∑HanHun※H『170707°改编』极致的狩猎

楼主:利艾欣尔 字数:271850字 评论数:141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作:一世华裳,此文没有授权,不知道怎么拿授权,但是很想和大家分享,所以仅供喜欢者,禁一切!若是侵权则删

利艾欣尔2017-07-07 16:31:00 发布在 鹿勋h
现代 强强 黑帮情仇 天作之和 天之骄子 变态执着阴险儒雅攻 变态执着傲娇妖孽受

利艾欣尔2017-07-07 16:41:00 发布在 鹿勋h
文案:
听说过吴世勋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变态.
见过吴世勋的人都知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孽.
逢魔的吴世勋,黑暗世界里一个特别的、不容忽视的存在.
道上传言:如果吴世勋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一定是祸水中的祸水,还不知要引多少势力为他争个头破血流.
偏偏这个人是逢魔的当家,谁有这个能力又有谁有这个胆子敢这样做?
而这个世界上恰好有一个和吴世勋齐名的变态。他温文尔雅、阴险狡猾、步步算计,是个极少让自己出错的人.
可是他却有个不为人知的爱好:他喜欢收藏一些精致的、略带妖冶的事物
而吴世勋恰好符合他的这个审美
所以当他第一次看到吴世勋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人很值得绑回去关在笼子里——作收藏

利艾欣尔2017-07-07 16:44:00 发布在 鹿勋h
逢魔的吴世勋

“吴先生,这是您的支票。”大堂经理态度恭敬的将一张千万的支票双手放在包间的茶几上。

“夜魅迷城”是一家高级的私人俱乐部,它建的很隐蔽并且只有特定的人可以进入,而且进入的方式不仅需要持有特别订做的会员卡还要进行密码和指纹识别,少一个步骤都不行,但即使是这样夜魅依然很有名,有名到让人想削尖了脑袋挤进去长长见识。

夜魅是道上名副其实的销金窟,在这里只要你有钱,就算是想拿活人练靶也是没有关系的,更遑论其他。

夜魅下至地下五层上至地上十二层,每一层都不一样,每一层都各有各的特色,就比如这地下三层的卖场。

“世界上存在的任何事物都能拿来卖”是这个卖场的宗旨。卖场不仅本身提供各种物品拍卖还允许来这里的人拿出自己的东西上台拍卖。当然这也要有两个大的前提:一是你能进来,二是确实有人买你这样东西。而按照规矩卖场要从卖主得到的资金中抽走三成作为场地费。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特定的几个人是不能随便抽成的,就比如眼前的人,逢魔的吴世勋。

如若把全球的杀手组织排一个序,逢魔绝对榜上有名。这个组织最擅长的就是培养那种最冷血最没人性的杀人机器,这些杀手经过长时间残酷血腥的训练,已经将身体的各个机能全都调节到了最高点,有的甚至已经突破了人类的极限。

逢魔的杀手惯用冷兵器,以一种近距离的方式直接感受着从手中传来的对方身体血管肌肉骨骼组织的断裂,感受那喷发出的鲜血的灼热,感受对方临死前眼中的深深的恐惧与怨恨,然后冷漠的转身。

可以说哪里有逢魔的人存在,哪里就有腥风血雨。

“逢魔”一词取自“逢魔时刻”,相传黄昏是日与夜的过度时段,是人与妖魔鬼怪可以同时出现的时段,而组织取“逢魔”便是代表着组织与鬼魔同行之意。这个一开始就是为了黑暗世界所建立的杀手组织已经存在了近百年,这百年来无数的传闻和事件层出不穷,这些都给它蒙了上一层又一层的神秘面纱,使它成为了黑暗世界一个不容忽视的深沉而锐利的存在,让人在提起逢魔时都忍不住寒气上身,汗毛直立。

而逢魔现在的当家就是吴世勋。

利艾欣尔2017-07-07 18:19:00 发布在 鹿勋h
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在十六岁的时候便血洗逢魔,给组织来了个大换血,从此坐实了逢魔当家的位置,并且向世界宣告了他的存在。

这人在黑道里混了将近八年了,如今也才不到二十四岁,这几年中围绕他的无数血腥的事件层出不穷,给众人的心里蒙了上一层深深的阴影,现今大家都已知晓这个人已经不能简单地用“疯子”来形容了,他简直就是“变态”、“恐怖”的代名词。

提起吴世勋道上的人基本上有两种反应:一种是只听说过他的事迹而没有见过真身的人,他们的反应经常是恶寒上身,身体不受控制的起了一起鸡皮疙瘩,张嘴就吼,“你提那个变态做什么?!”

而另一种是不仅知道他的事迹还见过他真身的人,他们的反应能用一个对话来体现,比如——

甲:我今天遇到吴世勋了。

乙顿时一惊:你说谁?!

甲:吴世勋。

乙:魂回来了吗?

甲:……暂时没有。

乙:我就知道是这样,他就是个妖精,还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

甲:可是我心甘情愿被他吃。

乙沉默了一下:……嗯,见过他的人大多都这么想。

逢魔的吴世勋,黑暗世界里一个特别的、不容忽视的存在。

“嗯,”包厢的座上之人轻轻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很特别也很好听,邪魅磁性中带着雍容华贵的味道,让听过一次的人便不会轻易忘记,“买主是谁?”

大堂经理恭敬的回答,“X市东区最大的帮派帮主,在这一片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这个卖场虽然在电梯上的标号是地下三层,仅占一层,而实际上真实的高度却足有平常楼层的四层楼那么高年。卖场成椭圆状,最上排是一圈包厢,从外面看来包厢就是一大块黑漆漆的玻璃,看不见里面是什么,每个包厢的顶部都有一个长方形的显示器,上面是包厢号以及愿意出的价格。包厢向下就是座位,座位旋转而下一字排开,中央是一个大台子用来展示即将要拍卖的东西。

就在半个小时以前——

坐在包厢外面的人不知是谁忽然提起吴世勋那件标识性的衣服了——一件火红色的袍子,睡袍不像睡袍和服也不像和服,上面用金线绣满了古老的花纹,一看就是上品中的上品。

他们提起来并不要紧,愈说愈烈也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件事不知怎么的就传入了坐在包厢里的当事人的耳朵里了,而这个人更绝,直接推开包厢的门从包厢之间的楼梯间走了下去,直直的来到台上夺过话筒说道,“我听说诸位好像都对我这件衣服很感兴趣啊?”

——罂粟。

利艾欣尔2017-07-07 23:53:00 发布在 鹿勋h
这是在场的众人见到他的第一反应。

红得像血一样的衣服随意穿在身上,露出一小截手臂和小腿,整件衣服只有腰间系着一条带子,除此之外连一个扣子都没有,宽松的领口大开,线条优美的锁骨若隐若现,黑色的长直发用绳子随便一扎,几缕不听话的头发微微垂下,更添了一分邪魅诱惑。

这个人太漂亮也太危险,简直就像是一株开在黑暗世界的妖娆艳丽而剧毒的食人花。当然前提是你确实知道他究竟是谁,如果不知道那么你很有可能会控制不住地直接扑上来。

比如那些不是道上的富商们。

不过就在他们还未回神准备扑上去之前便齐齐的倒抽了一口气,只见台上的那个人伸手将自己腰间的带子一拉,直接将他那件衣服脱了下来,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上面。

“既然诸位都喜欢这件衣服,那么我也只能忍痛割爱了。”他说着就将衣服扔给呆傻的主持人,然后毫不在意的近乎赤/裸的又走了回去,回到包厢。

场内安静了一瞬接着便很快炸开锅,纷纷争抢那件衣服,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而吴世勋的衣服在夜魅以千万拍出这条消息必定也会在第二天在道上传的沸沸扬扬。

“哦?X市东区?”吴世勋晃了晃酒杯,说道,“没你什么事了。”

“是。”大堂经理恭敬的点头,听话的走了出去。

“去查查这个帮派,”吴世勋眯了眯好看的睦子,对手下说道,“然后回去准备,五天后直接灭了它,道上的人不是都喜欢打听消息吗,如果他们问起来原因就对外说——”他停顿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不紧不慢的开口,“就说我没有衣服穿了,忽然很想念我那件衣服。”

“是。”

吴世勋便站起身接过手下递来的一件白色棉质睡袍,随便往身上一穿,慢条斯理的走了出去,雍容华贵的声音慢慢飘过来,“既然赚了钱就去楼上的赌场看看吧。”

手下毕恭毕敬的跟在身后,点头道,“是。”

而半个小时之后——

“我到今天才知道我原来这么受欢迎,嗯?”吴世勋出了电梯就顺着走廊向赌场而去,只是他到现在还没有走到,便邪笑问身边的人。

道上的人只要是听说过吴世勋的就没有人不知道他那件红色的袍子,不过现在这个人并没有穿那件衣服,因此他此刻看起来更多的像是……

赌场的经理擦着冷汗,紧随其后,没笑挤笑,“吴先生您说笑了,您……”

他的话还未说完,只听前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操,这是哪来的尤物,谁的男宠?”随着话音刚落,一个人便猛然走到他们面前,不由分说地抬手将吴世勋的下巴捏了起来,满脸淫/笑,“呦,真不错,以后就跟着我吧,只要把我伺候好了我绝对让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又来了,一旁的大堂经理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磕磕巴巴的道,“这、这位先生……”

“好啊,”他的话还未说完便为吴世勋打断,他好看的睦子眯了眯,笑道,“不过有一个条件。”

那人见他亲口答应又看到他嘴角的笑,只觉得一阵阵血气上涌,恨不得立刻将他拖进客房,想也没想的道,“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是吗,”吴世勋不在意的笑道,“很简单,条件就是——”他压低了声音,眼睛眯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真的有那条命享受。”

那人一愣,还未听明白便惊觉脖子传来一股极其强劲的力道,接着他在瞬间就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意识思考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了。

吴世勋毫不在意的将尸体随手向旁边一扔,对身后的手下说道,“处理掉。”

“是。”那人二话不说立刻开始执行。

那个经理擦着冷汗,心想吴世勋刚下电梯的时候身后跟着五名手下,现在最后一个人也被派出去了,那要是再来一个人处理尸体的是不是就是我了?!

“啊,对了,”吴世勋继续向前走,不在意的问,“你刚刚的话好像被那个垃圾打断了,你原本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经理赔笑道,看了看前方的距离,嗯,还有一个拐角就要到了,千万别再有人过来了,别再有人来了!

不过上天真的是太不喜欢他了,他心里刚刚默念完就从前方的拐角处走来一人,这个人身穿一袭黑色的西装,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他的嘴角挂着一抹舒适的微笑,看上去如谦谦君子,温良如玉。

那大堂经理只看一眼心里就“咯噔”一下暗道完了,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道上与吴世勋齐名的另一只对衣服有可怕执著的变态,鹿晗。

而巧得很,这个人今天因为某些原因也没有穿他那件标识性的衣服,而更加巧合的很,这个人此刻恰好被吴世勋吸去了全部的注意力。

利艾欣尔2017-07-07 23:54:00 发布在 鹿勋h
首发就到这里,以后会不定时更

利艾欣尔2017-07-07 23:57:00 发布在 鹿勋h
我内心很惶恐毕竟我老是没有授权就改文,但是我很想分享发我一些喜欢的文

利艾欣尔2017-07-07 23:59:00 发布在 鹿勋h
孽缘

那个经理眼看着鹿晗眨也不眨的看着他身边的吴世勋,只觉得一股寒气慢慢从心底冒了出来,如果他们都穿着他们平时那件招摇的衣服就也罢了,他此刻就不用这么担心了,毕竟这两只都能认出对方,行动上也就收敛了点,可是现在的状况却是这样,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这两只变态撞在一起会是个什么结果。

鹿家在大陆的生意很广,黑白道均有涉及,不过大都是近几年鹿晗上位时发展起来的,他们家最让人忌惮的就是其强大的红色背景,鹿家的老一辈都是革命出身,他们的下一辈也均从政,在陆军海关均有涉及,直到了鹿晗这代才开始渐渐的往别处发展,而或许正是有了强大的背景力量支持所以鹿家的生意只三年就扩大了五倍不止。

曾有很多人问过鹿晗为什么不去从政,毕竟依这个人的性格如果去混政坛一定如鱼得水,因为他太阴险也太会算计,典型的吃人不吐骨头,不去混政坛实在是可惜。结果这个人只简单的笑了笑,淡淡来了句“不喜欢”便不了了之。

鹿晗这个人很低调总是神出鬼没的,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条躲在暗处随时准备伺机行动的剧毒的蛇。只要被他盯上,你就万劫不复了。

鹿晗今年不过二十七岁,比吴世勋大上三岁,他上位时只有十四岁,比吴世勋出道早五年。而人们之所以会把他和比他出道晚五年的吴世勋排在一起,除了令人恶寒的性格外最大的部分就是衣服,鹿晗对衣服也有可怕的执著,吴世勋喜欢穿红袍,而他则喜欢穿唐装,雪白色的上好缎面同样用金线绣满了复杂的花纹,与红袍一样,都是精品中的精品。

不过此刻他却没有穿,就算经理刚才已经提前对鹿晗点了一下头,礼貌的说了句“鹿先生”也不能让吴世勋往鹿晗的身上想,毕竟姓鹿还是路还是陆乍听是分不清楚的。

经理眼看着这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心里不断的默念:你没有对他产生兴趣,没有对他产生兴趣……

二人离得越来越近,擦肩而过时经理甚至闭住了呼吸,等到鹿晗整个身体都与他们错开时他才稍微呼出一口气,但紧接着他这口气就再没回来,因为鹿晗从他们身旁走过去后又忽然回头一把拉住了吴世勋的胳膊,大力将他抵在了墙上,同时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

眼前的这个人皮肤苍白,下巴尖尖的,嘴唇很薄,这些并不算什么,主要的是那双眼睛,那双眼睛的瞳孔极深极黑,眼睫很长,他闭起眼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极其脆弱一捏就碎,可当他睁眼时,那双极深的眼底什么也没有,仿佛进不去一点光亮,当他转动睦子看人时,那眼神近乎妖冶。毒药。

经理觉得他在那一刻心脏都要吓得不会跳了,生怕吴世勋再起杀心宰了鹿晗,毕竟鹿晗与刚才那些杂鱼不一样,且不说他本人的势力如何,单是他家威震军界的鹿司令鹿老爷子都够夜魅受的,可是他刚要上前向鹿晗说明就被吴世勋一个手势制止,吓得他立刻又冒了一头冷汗。

利艾欣尔2017-07-09 11:16:00 发布在 鹿勋h
刚才那一番拉扯将吴世勋原本就宽大的睡袍拉得更开,半边的衣领几乎就要滑下去了,他侧了一下肩膀让睡袍彻底滑下,半边的胸膛顿时一览无余,他暗中动了动垂在身侧的手指,妖异的睦子微微眯了眯,嘴角挑起一丝暧昧的笑,慵懒的问道,“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那经理只觉得心脏“咯啦”一声全碎了,吴世勋这明显是在挑/逗他,好让鹿晗失控做出点什么事再宰了他,且不说鹿晗不知情,单是他这个知情的人在他睡袍滑下去的霎那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鹿晗的面上一直挂着温柔的浅笑,这让他在即使做了这一系列的动作后仍然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粗鲁的意味,他眯了眯漂亮的双眼,清冷的睦子看了他半晌,却始终没有再进一步动作。

这个人太纤细也太漂亮,让人无法不去注意,简直就像罂粟一样,他一直很喜欢这种精致的、略带妖冶的事物,而眼前的人正合心意,不过……鹿晗的睦子又沉了一点,尽管这个人现在表现得很无害甚至还做了一个无声的邀请,但是他就是觉得他其实很危险,这种敏锐深入骨髓,让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真是可惜,如果你身上的邪气和血腥气再淡一点说不定我就真的会将你虏回去了,毕竟这么漂亮的人不多见。

鹿晗暗中一阵惋惜,后退一步放开他,还伸手颇为绅士替他将衣服整理好,这才浅笑着说道,“没什么事,我只不过是一不小心——认错了人而已。”

吴世勋扬起眼角看了他一眼,笑得很有深意,“那你还真的是不小心啊。”

“是啊,”鹿晗笑意不减,问道,“不过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现在要去地下埋场,你去不去?”

“哦?”吴世勋扬了扬眉,当下觉得这个人有点意思,而且从他刚才放开自己就能看出来这个人不一般,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察觉到潜在的危险,察觉不到的就会如先前那几条杂鱼一样死得不明不白,他问道,“任何物品?”

“对,”鹿晗绅士的点头,“你看上的任何物品。”

“那走吧。”

二人说走就走,只留下赌场的经理看着他们的远去的背影庆幸的暗中擦汗。

卖场的经理刚刚送走那一尊佛,谁知还未过一个小时他又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带了另一尊佛过来,他心底一颤,急忙满脸笑容的迎上去,“鹿先生,吴先生,欢迎光临。”

吴先生?鹿晗挑眉,瞬间想起道上传的那句话:如果吴世勋只是一个普通人,那绝对是祸水中的祸水,还不知道要引得多少势力为他挣个头破血流。

这边吴世勋也在挑眉,经理称呼的时候把他的名字排在了后面,显然这个人的地位要么比他高,要么就是地位和他相差无比只不过出道比自己早,而在道上像他这样的年纪轻轻并且还姓鹿的人就只有……

二人的视线不期然的在空中对上,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意思,鹿晗含笑道,“想不到我们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是这样。”

吴世勋笑着点头,眯了眯好看的睦子,说道,“是啊,其实如果不是鹿大公子你一不小心认错了人,我们今天也不会这么有戏剧性。”

他们虽然之前没有见过对方,可是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都默认对方的形象就是一件很显眼的衣服,可是偏偏巧得很,他们今天全都没有穿。

鹿晗对他话里的嘲讽毫不在意,笑容不增不减,“这也算是缘分吧?”

吴世勋用妖异的睦子看了看他,忽然凑过去在他耳边轻声出口,慢条斯理的道,“如果这也算缘分的话,那也绝对是——孽缘。”耳边的气息温和湿润,磁性的声音慵懒邪魅,让那魄人的毒瞬间浓烈的了起来。

鹿晗漂亮的双眸闪着清冷的光,不感染一丝杂质,他神色不变,含笑的看着他,走廊暖色的灯光给这个人的睦子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将那个原本就看不清头绪的双眼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这个人太漂亮、太聪明、太神秘也太危险,很容易让人沉迷,丢了性命。

他又恍然记起了道上的另一句话:不要试图去了解吴世勋,那样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不过我一向比较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鹿晗笑道,“孽缘就孽缘吧,今天难得遇上道上的传奇人物,值得喝一杯。”

吴世勋也笑了,随着他一起走进包厢,“既然鹿大公子有这个兴致,我当然不能拂了你的面子。”

利艾欣尔2017-07-09 21:13:00 发布在 鹿勋h
二人当下点了一大堆烈酒,鹿晗打开屏幕的开关,只见他们对面的墙缓缓从中间向两边平移而去,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显示屏,显示屏上的画面正是台下主持人介绍的物品的特写,并且旁边还有许多不同的小屏幕,上面分别是从不同角度照射的图像,而主持人的声音也清楚地透过音响传入包厢,设计异常完美,可见夜魅这么出名也不是没有根据的。

此刻屏幕上展示的物品是一条脚链,链子呈金红色,雕刻成一朵一朵的曼陀罗花,花的中间还有叶形的铃铛,精致完美。

鹿晗含笑看了看它,暗中加价。

吴世勋晃了晃酒杯,打量的看了一眼鹿晗的一袭西装,不禁感兴趣的问道,“你那件传说中的唐装呢?”

鹿晗笑了笑,不答反问,“你那件传说中的红袍呢?”

“卖了,”吴世勋说得毫不在意,邪笑道,“刚刚从这里卖的,卖了一千七百万,我都不知道这件衣服竟然这么值钱。”

鹿晗嘴角挂着浅笑,看了他一会儿立刻就找到了问题的重点,问道,“你是怎么把衣服交给卖场的?”

吴世勋说的更加不在意,“我直接走上台脱了然后就随手递过去了。”

鹿晗轻笑,“难怪。”

吴世勋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也不在意,问道,“你那件衣服呢?”

鹿晗浅浅喝了一口酒,只说,“原因比较复杂。”

吴世勋便不再追问,自顾自的喝酒,这时包房的门被人打开,服务生拿着一个盒子走进来,恭敬的放在水晶茶几上,说道,“先生,这是您的东西。”

鹿晗拿过来付了小费就让他出去了,吴世勋扬了扬眉,看着他从盒子里拿出一条脚链,睦子顿时眯了起来。

鹿晗却起身走到他面前,轻柔的却不容拒绝的将他的一条腿抬起来放在茶几上,弯下腰开始将那条链子戴上去。

吴世勋窝在沙发里晃着酒杯不动声色的看着他,说道,“我好像没说喜欢这个。”

鹿晗继续手上的动作,温文如玉的声音传来过,“这只是我送你的,你还可以挑一个你喜欢的。”

这条链子的链扣是一个指甲大小的锁,吴世勋看着他将锁扣扣死然后将那唯一的钥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这才抬眼打量了一下那条脚链,见是这种特殊的材料便知道只有用钥匙或者干脆将自己的脚砍下来才有可能把它拿下,而这个人既然送给自己是绝对不会再打开它的,换句话说这条链子很有可能会跟着自己到死,他不禁问道,“这条链子叫什么?”

鹿晗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抬起头冲他笑了笑,他一贯的喜欢浅笑,这样总会给人如沐吹风的感觉,他直直的看着他,漂亮的双眸清冷如初,慢声道,“叫孽缘。”

利艾欣尔2017-07-09 23:37:00 发布在 鹿勋h
——封——

利艾欣尔2017-07-09 23:39:00 发布在 鹿勋h
明天我要去补牙,要是能活着回来就更,所以现在大家晚安啦!

利艾欣尔2017-07-10 22:30:00 发布在 鹿勋h
我“死”了,所以不更文了

利艾欣尔2017-07-11 14:17:00 发布在 鹿勋h
牙超痛,现在是治疗期间还没有能补,我的假期就要被这么折磨了

利艾欣尔2017-07-11 20:19:00 发布在 鹿勋h
来更文啦!

利艾欣尔2017-07-11 21:24:00 发布在 鹿勋h
一间

吴世勋戴着那条名为“孽缘”的脚链,和他觉得相遇会是孽缘的人喝了一晚上的酒,到最后二人都有些醉意。

鹿晗隔着暧昧的灯光看向他,吴世勋原本淡淡的嘴唇经过红酒的滋润显得极其艳丽,就像血一样,反而和他这件白色的睡袍不搭了,他这才明白只有红色才适合这个人。

“谁买了你那件衣服?”

吴世勋不在意的道,“X市东区最大帮派的帮主,”他说着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笑,“不过我还没有查清楚。”

鹿晗了解的点头,“等你查清楚了,那个帮派估计也就要完了,”他含笑着想了一下,说道,“我觉得时间如果快的话,不会出五天。”

吴世勋妖冶的睦子中带了点笑意,朝他举了举杯,不置可否。

鹿晗便同样举了举杯,他的动作从一开始就很优雅,让人觉得似乎任何失礼的、出格的事都不会在他身上发生,这个样子在旁人看来是很赏心悦目的,可是在吴世勋看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毁了它。

他想试试看,与这个和他齐名的人比起来到底谁更厉害一点,到底谁能先将对方脸上的面具撕下去!

鹿晗隐约觉得空气中弥漫的妖冶气息重了一分,便挑起一双好看的眼睛看了看他,面上依然浅笑如风。

吴世勋的目光和他对上,漫不经心地问,“不知道鹿大公子今晚有什么打算?”

鹿晗面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没什么打算,我准备一会儿去上面开一个房间睡觉。”

“那真的是巧了,”吴世勋放下酒杯,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也正有这个打算,不如一起去?”

他这样望下来的时候长长的睫毛会微微垂下来,遮住了大部分黑漆漆的睦子,可是这样非但没有让那种邪恶的气息减弱反而因为眼眶的距离变短,妖冶变的集中而更加浓烈了起来,再衬上那一点精细的骨骼,苍白的皮肤——

天生略带妖冶的妩媚,尤物。值得收藏。

鹿晗漂亮的双眸不禁起了一道绮丽的光彩,笑着站起身,“那走吧。”

他们的手下早已找到他们,这时都恭敬的站在包厢外面等,此刻见自己的老大走出来纷纷默不做声的跟在后面,乘上电梯去了楼上的酒店。

酒店的经理见这两座大佛一起走出电梯便立刻迎了上去,笑容满面,“鹿先生好,吴先生好。”

鹿晗略微点了点头,简单的道,“给我一间房。”

“一间。”还未等经理回话身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磁性中带着雍容华贵的味道,好听却不容拒绝。

利艾欣尔2017-07-11 21:25:00 发布在 鹿勋h
鹿晗的神色不变,脸上的笑容分毫不减,他扭头看着吴世勋,只见吴世勋上前一步,靠近那个经理,含笑的低声道,“我们两个人一间,懂么?”

在夜魅这种不纯洁的地方,两个人甚至是几个人睡一间这根本就是不用细想就能猜到这样究竟代表着什么,但是那也得分分对象是谁好吧?!那经理心底一颤,只觉得一股寒气慢慢冒了上来,这两个人要是凑到一起该是多么惊悚的一件事?!

其实要是吴世勋今天带着十个甚至是更多的美貌男女来开房他都不会感到丝毫惊讶,可是偏偏这个人是鹿晗。他堪称看尽世态炎凉的脸都忍不住一僵,过了一会儿才轻咳一声,那样子就好像是硬逼自己活生生吞了一只苍蝇,他点头道,“是,请跟我来。”

鹿晗温雅的笑了笑,跟着向前走,他知道吴世勋还在为刚才被他推到墙上而耿耿于怀,知道他想要报复回来,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反而很感兴趣。而吴世勋则更不在意了,这个原本就是他先提议的,此刻便也迈着步子慵懒的向前走。

他们的手下这些年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早已练就了自己老大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惊讶的地步,可是此刻见到这个场景也是忍不住身体僵了一瞬,这才急急的跟了上去,跟着进了客房。

没有自家老大的吩咐他们是不会退出去的,而这两个人恰好目前都没有让他们出去的意思,经理最后看了一眼室内诡异的画面,本分的出去了。

房门咔嚓一声紧紧关上,吴世勋顿时眯起眼,瞬间闪身到鹿晗身边,不由分说的将他推倒在床上,跨坐在他身上伸手一把捏起了他的下巴,拇指缓缓擦着他的嘴唇,红润的唇微微轻起,“鹿大公子,长夜漫漫,不如——”他的嘴角挂着暧昧的笑,刻意将声音低下来,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仿佛在唇齿间浸泡了一番,让听的人感到回味无穷,“不如我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嗯?”

“好啊,”鹿晗的表情依然没有丝毫改变,即使被人推倒他还是一副恬淡的样子,仿佛这种状况于他没有丝毫影响,他白玉修长的手指指了指他的身后,含笑问道,“不过你打算让他们看活春/宫,嗯?”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吗?”吴世勋说着伸手开时扯他的领带,接着是衬衣扣子,直到开始解他的皮带扣鹿晗才伸手抓住了他纤细的胳膊。

利艾欣尔2017-07-11 21:26:00 发布在 鹿勋h
吴世勋的嘴角瞬间挑了起来,妖冶的睦子也愈发变幻莫测,“怎么,鹿大公子难道是害羞了吗?或者——”他说着慢慢俯下/身,妖冶的睦子直直的看着他,温热的气息全部喷在了他的脸上,气氛顿时变得暧昧不明起来,他就保持着这个距离,一字一顿道,“还是说,鹿大公子你——害怕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雍容华贵的味道,等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故意拉长,明显是在刻意的、轻挑的想要激怒他。

“我有什么好怕的。”鹿晗温雅的笑,伸手绕到他的脑后将他系头发的绳子解开,那柔顺的直长发瞬间向前拂来,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吴世勋微微一顿,只听鹿晗继续道,“我只是觉得你在做之前最好先去洗个澡,我有洁癖。”

吴世勋扶在他身上顿时一阵低笑,笑得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不过那声音倒是异常好听,他笑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极黑的瞳孔仍是变幻莫名,“有趣,有趣,”他指着床头上酒店供应的物品,邪笑道,“鹿大公子接下来不会说让我顺便拆一盒包装吧?否则不带套真的弄到你身体里去你岂不是会感到很恶心?”

“这倒是,”鹿晗漂亮的双眸带着轻轻的笑意,伸手解开他的衣带随即翻身压过去,含笑道,“不过拆的时候得按照我的尺寸大小来选,吴先生你只要乖乖的躺着享受就行了。”

鹿晗的衬衣被来就已经被吴世勋全部解开了,而现在吴世勋的睡衣带子也被他解开,二人的肌肤可谓是直接贴在了一起。

吴世勋妖冶的睦子看了他半晌,凑过去低问,“怎么,鹿大公子对我有——‘性’趣?”他刻意的将那个“性”字加重,仿佛生怕别人误会他用词错误。

“很遗憾,没有,”鹿晗惋惜的摇头,笑道,“不过你要是愿意玩,我倒是不介意陪你玩。”

吴世勋的嘴角又勾起了暧昧不明的笑,慢条斯理的说,“你要是躺平了让我上我就和你玩玩,其他的免谈。”

鹿晗继续惋惜道,“那可真是可惜。”

“确实可惜,”吴世勋推开他站起身,直接将睡袍向地毯一扔,对他那些手下说道,“都出去,我要洗澡睡觉,明天早晨拿一件我的衣服过来。”

那些手下终于从僵硬的状态中回过神,齐声道,“是,主人。”话音刚落便动作迅速的走了出去。

鹿晗也同样对他那些手下交待了几句然后挥手让他们离开,等到他再次将目光移回,吴世勋已经去浴室洗澡了。

他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系了几个衬衣的扣子,还特意的将弄皱的衣领和西裤整理了一下,这才靠在床头等着他出来然后再进去洗澡——虽然他完全可以直接将衬衣脱了再等的,不过他儒雅的性格却不允许他这么做,因此他宁愿一会儿进到浴室再脱一遍也不愿现在光着。

利艾欣尔2017-07-11 21:49:00 发布在 鹿勋h
而就在这时床头的内线电话忽然响起,鹿晗动作优雅的伸手拿起来,还未等那边的人说话他便先开口,含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了?”

那边先是静了一瞬,这才传来一阵极具磁性的低笑,“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暂时没有,”鹿晗道,“他现在正在洗澡。”

“哦?”那边又是一阵低笑,“用不用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火葬场或者殡仪馆提前预约一下?怎么说你们都是在我的地盘上开房啊,这么照顾我的生意全当我买一赠一好了。”

鹿晗神色不变,“那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你送我一个大笼子,最好做的华丽一点。”

那边的人这才止住了笑,低声道,“我就知道你的那点特殊癖好又作祟了,我当初就想对你说千万别碰上吴世勋,没想到还是让你碰上了,真不知道这是你的不幸还是他的不幸。”

鹿晗嘴角依然挂着舒适的笑,慢声道,“我不过是喜欢收集一些比较精致的妖冶的东西罢了,怎么到你这里就成了特殊癖好?”

“你这种爱好已经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那人道,“你养猫养豹子养蛇、把古玩生意做大,那些也就罢了,可是那可是人而且还不是普通人,你可要想清楚了,那个人可是逢魔的吴世勋,他可不是你随便就能虏回去关在笼子里当宠物养的!”

“有什么关系,”鹿晗笑意不减,一字一顿道,“我鹿晗想得到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失手过,而且我现在就算是想收手都来不及了。”

那人一愣,脱口而出,“你不会是……”

“嗯,”鹿晗知道他想说什么便淡淡的应了一声打断他的话,慢声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看他的眼神——像看一件物品而多过于看一个人,所以直接就把他——惹毛了呢。”

利艾欣尔2017-07-11 21:50:00 发布在 鹿勋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