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青茫 (F/ F)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白马090 字数:255026字 评论数:135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十月的秋季,已然转凉。深夜,路边一排排房屋,一丝微光闪烁着,弱不禁风似得,仿佛一眨眼便会被秋风吹灭。房屋里只有电脑散发着微光,画面是“快乐大本营”,主持人积极的说着营造的气氛,不断地说着笑话,电脑对面的人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听着,想着。思维却想着一周前的一幕幕
“我,我们分开吧”
“好”
“你有对我认真过吗,哪怕一丝”
“圈子就是游戏,游戏结束就是关系的终结,我不会付出真的感情,我们的游戏结束了”
“好,再见,一个大大的笑脸发过去”
。。。。。。。。
关掉视频,看了眼表,依然凌晨三点,已经一周了,每天都这么百无聊赖,每天便是吃了睡,看娱乐八卦,当初的画面一幕幕不断的在脑中闪现,心中一阵阵苦涩。游戏么,是啊,游戏。很想歇斯底里的大叫,却连说话都是苦的。轻轻一笑,叹道,游戏便是游戏,再不会投入感情,这种刻骨铭心再也不要体会第二次,拿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似是要把以前的种种回忆一饮而尽。
清早,阳光洒进房中,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环顾四周,房间很小,大约三平方米,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简简单单,有只书桌上堆着一堆的漫画书,故事会,和价值不菲的电脑。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步柒,人称“阿步”,情感失意大学生,乐观向上,与人合租两室一厅小房屋。当年误入圈中,潜水多年,终于决定出山,却发生着上述的“游戏”事件。真可谓是出师不利

白马0902015-03-10 05: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叮。。”,QQ闪烁着。
“阿步,要不要出来吃饭,这周天天迟到早退,不是我们步步的风格呀”
发此信息的不是别人,正是本人好朋友之一,“饭团”,据说是她当年以10岁之龄,吃了二十二个饭团,震惊全家,得此之名。
“好啊,想吃什么,说吧”
“待我想想,上次那家西冷牛排不错,我们去哪家啊”
看到这段,我眉毛一挑.”大饭团,牛排好吃是好吃,你得为我的下半个月的伙食考虑,一顿下去,我得吃大半个月的面条。”
。。。。。。。
最终,在饭团的撒娇攻势下,我被迫勉强不情愿同意了。
到了餐厅外,不得不感叹这果然不适合我,不同于一般餐厅的热闹,略显冷清,从外到内的装修都尽显简约。不远处,看到了大饭团缓缓走来,眉毛不自觉的跳动,因为我看到,我最最亲密的朋友,大饭团同学,是穿着紧身礼服,拿着小包缓缓向我走来。
“同学,你是参加婚礼吗”,我嘴角不住的抽搐
“嘿嘿,吃好吃的呢,一定要穿着恰当,尤其是和我的阿步吃饭,更要穿的好看,我可是挑了好久呢,好看吗?”,说着,原定转了一圈
不得不说,饭团虽然叫饭团,身材却是极好的,接近一米七的个头,微微有些婴儿肥的脸庞,却显得天真可爱。
“好看,不过,我是不是太随意了.”看了看子自己的格子衬衫,牛仔裤,略脏的帆布鞋。
“不会啦,这样子才能彰显我的高贵优雅,走啊,今天你请客。”说着便不顾满头黑线的我,拉着我的手朝餐厅内走去,她的手软软的,那是一双不论我在多么不如意的时候,都拍着我肩膀,不断安慰着我的手,她是在无数日日夜夜陪伴我的人。哪怕是在此时,也是她察觉到我的失落,约我出来
“哪次不是我付钱”,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饭团斜眼瞪我
“没,没什么,我说,请你吃饭好愉快”
她这才开心一笑,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餐桌

白马0902015-03-10 05:2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看着菜单,我的心脏已经不能再平静下来,上面的价格吓得我一颤一颤的快速合上菜单,怕再看下去心脏病会突发。
“怎么不看了,你吃什么”饭团问道
“不用了,沙拉就行,我最近减肥。”我无奈的说道
“哦,好吧.”
按了餐桌上的点餐铃,我拿起手机玩起了合金弹头,觉得的业界良心游戏,我也算个中高手,自己不由得想到,在这个游戏中,输掉了还能重新开始,可是,有些游戏再也不能重头再来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听着这个声音,玩游戏的手指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庞。是她,本想着结束了,不会再见,没想到。我俩的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什么,想问一问,还好吗,有没有对我有一丝想念,你可知没有你的日子是多么难熬,是多么苦涩。
“请问需要什么”她微笑的重复说道。将我拉回现实,动了动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我三文鱼沙拉,奶油蘑菇汤,菲力牛排,布朗尼蛋糕,奶香绵绵冰,摩卡,她就要一个田园最便宜沙拉。”饭团一本正经,强忍笑意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她淡然的说道
“等一下”我不知所措的说

白马0902015-03-10 05:4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还有什么需要吗”
望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波动,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感情吗,即便是再见也无话可说。算了,就这样吧
“没什么,谢谢”剩下的也只有无比的失落
看着对面饭团优雅的吃着她的大餐,不断地和我说笑,我也只是应付着,心思全在她身上。她叫文乐,我们相识在三个月前,随着一次次的谈天说地,最后确认彼此的身份,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那么水到渠成。我们只见过一次,没有传说中的实践,也是因为她要打工没有时间,短短五分钟收场,她很好,不冷不热,很多时候总是不知道要聊些什么,似乎每次都是我问她答,总感觉我们之间缺少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慢慢的,我开始质疑,多思,最终鼓起勇气,问出了一直以来的问题
“乐姐,你,一直以来,我都很认真的对待这份感情,可我总感觉我们之间的交流很少,我们可不可以改变一下交流方式”,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句“圈子是游乐场,时间到了就会结束,不会有人为此付出真的感情”,这句话一瞬间击溃了所有的堡垒,我懦弱,害怕,无助,失望,不甘,最后,分开。
一切就像一场梦,飘渺虚幻,我想要抓住,却总是在指尖间流逝,或许,梦该醒了,可是,我却宁愿一直睡着。
以去卫生间为由,避开饭团,站在文乐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她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转过身来,看着我,良久,说了一句“还好吗”。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眼泪不自觉的流出,“不好,一点也不好,没有你不好,想着你不好,做什么都不好,我是不是不好,你才不愿意”,她摸了摸我的肩膀,微微一笑“不是你不好,是你太好,对我太好,我付不起这份责任,承担不起着份感情,如果现在不扼杀住,到时我会伤了你,害了你。阿步,在这个圈子,没有谁会真心对别人,没有血缘关系的感情不堪一击,你要明白,别再这样毫无保留的付出,不值得。”
我的梦那一刻醒了,彻底的碎了。

白马0902015-03-10 06:1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去洗了把脸,回到座位,看着饭团吃着她的大餐,有些羡慕饭团的简单,只要每天吃的饱饱的,她就会很开心,总是想着,我如果也能这样便好了,却永远做不到,等到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已付款,回头看到饭团大大的笑容,不禁一笑。
“呆着干嘛呢,走啦,我可舍不得让你天天吃面条,不过,你要送我回家。”
“好”
饭团的家靠近着繁华的商业区,但小区内却极为安静,这可能就是大隐隐于市吧。整个小区是典型的日式建筑,据说,饭团的爸爸极为喜欢日式品牌,饭团经常打击她老爹,说要是在民国没准就是汉奸,她家是一个不大的别墅,院中种着各种品种的花草,最为显目的是一株罂粟花,极为漂亮美艳,望着那朵罂粟,俯下身抚摸着它不由想到,圈子就是这朵花,让人想要离开,却总是沉迷其中,腐蚀着我们,也让我们离不开它。在花的旁边有个小池塘,不过,里面一条鱼也没有,饭团说都被他老爹祸害死了,小鱼们去世的那几天,她老爹天天自责不已,极其难过。
看着饭团呆呆的小脸,我说道:“大饭团大人,小的任务结束,就此告辞了”。
饭团揉揉脑袋说道:“跪安吧,小步子。”
无奈的笑了笑,握着门把拉开大门,却听见饭团说了声“阿步”
“啊,大人还有何吩咐。”
“如果最近无聊了来找我吧,我也没什么事情,不开心的时候,伤心的时候,想哭的时候,我的肩膀都借给你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阿步最近很低沉,可是不论何时,饭团都永远是你的朋友,永远会给你一个怀抱。”
“谢谢”,那一刻,我什么都说不出,眼里含着泪水,给了饭团一个自己认为最为洒脱的背影,转身的那一刻,眼泪流出,有朋友如此,夫妇何求。

白马0902015-03-10 06:3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接下来的日子,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前几日的不快,不再忐忑,不再不安,但自己知道,心中已经有了一道不浅不深的伤疤。生活回到正轨,每日也不再思念着他人,上课下课,似乎生活的忙碌可以填补内心的空虚,但自己知道,我依旧寂寞。自打那件事后,有了失眠的毛病,人家说喝牛奶有助于睡眠,可不论怎么喝都不管用,每晚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也只有在那一刻,所有的痛苦一涌而上,占据着心灵,可我却享受着,也只有这样,才会知道自己以前也有过一段不易忘却的感情,这个圈子有自己留下的痕迹。有时候会想,如果一直潜水,只是像旁观者一般的注视着,我就不会再被痛苦支配,或许,一入圈子深似海,这句话曾听一位前辈说过,到今日才体会到。
手机的铃声将我从自我感叹中拉回,饭团大人来电。
“喂,小步啊,明天,明天你得帮我去机场接个人,她叫左青桐,是我老爹好朋友的老婆的孩子。”
“干嘛让我接,你干嘛去。”我弱弱的说道
“明天我要去相亲,相亲知道吧,都订好了,我要在毕业那天把自己嫁出去。”饭团用着她的狮吼功朝我吼道。
还是先变成淑女,再想着嫁人,却是在心中摸摸的念到。饭团有着淑女的外表,汉子的心,一说话绝对破功,这也是她谈N此恋爱都失败的最大原因。
“好吧,体貌特征。”无奈的说道
“不用不用,明天上午十点,你只要去接,里面最好看的就是,她可是才女,美国南加大毕业本科教育学毕业,是女神,让你去便宜你了。”
“。。。。。。。。。谢。。。。。谢,我只关心明天的懒觉没有了”。
(主角出场)

白马0902015-03-10 06:5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一大清早我便早早的起床,既然饭团说是美女,我怎么也要穿着得体,挑出最干净的帆布鞋,忘了介绍,我有六双一样的帆布鞋,一双红色,一双黑色,一双蓝色,一双绿色,两双白色。洗漱完毕,楼下全家便利店买了大肉包,找了找橱窗的,无比的帅气,大太阳都在对着我笑,坐上了去机场的大巴,不过,貌似。。。堵车了。看了看手机,9:30勒,照这个情况,没有半小时是不行的,接人迟到也不太好,想起来没有那个叫左青桐的电话,便打电话给饭团,却被告知已关机,这货必然在睡懒觉,这时我才察觉,相亲是个幌子,她,她这个坑货,明明是自己不愿意早起。看着前面堵成的一条长龙,可真是欲哭无泪。

左青桐站在机场门口,看了看表,已然10:45,不禁皱了皱眉。昨日被告知10:30便会有人来接,不曾想竟然没有人,应该是迟到了吧,无奈的走回机场内,去了星巴克点了杯摩卡,做下消磨时间。

大饭团同学醒来开机,发现有28个来自阿步的未接电话,不禁暗自说了句死了。淡定的拨了回去。
“喂,阿步啊。”
听着那睡意未醒的声音,阿步恨不得给她泼盆冷水。
“堵车,要接的那个人的电话,给我。”
“哦哦,我忘了,小步步不会生气了吧,回头姐姐请你吃大餐哈,乖,发给你,我家信号不好,先挂了。”
嘟嘟嘟嘟嘟
步柒无语的望着手机,误交损友啊。

“喂,你好”左青桐淡淡的说道
“你好,请问是左小姐吗,我是步柒,是饭团,不是,是章驰的朋友,我到机场了,请问您在哪里。”
“你到星巴克来,我穿着蓝色裙子,戴着墨镜,就在星巴克门口。“
“好的好的,谢谢。”
左青桐老远看到一个身影,以百米比赛的速度朝她这边跑了过来,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你,你是左小姐,我,我,我,我是步柒。”步柒边擦汗伴随着不均匀的呼吸说道。
“52分钟。”
“啊?“
“你迟到了52分钟”,左青桐不急不慢的说道
“不好意思,堵车”
“堵车应该在你的计算之内,算了,走吧。”似乎是不想多说,左青桐拉着行李箱大步向前。
我撇撇嘴,小声嘟囔着:脾气挺大。却看到左青桐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吓得马上闭了嘴,小跑过去,说道:“左小姐,我帮你拿行李。”

白马0902015-03-10 07:2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坐上出租车,说了目的地,我才仔细打量坐旁边的左小姐,高鼻梁,大眼睛,符合当代审美的尖下巴,长发及腰,身材纤细,真的如饭团说的是个大美人,再看看自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
“你和章驰是朋友吗”淡淡的声音传来
“啊?”反应慢半拍的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你和章驰是朋友吗?”她看了我一眼
“嗯嗯,是,好朋友。”我赶紧说道
“下次别人说话,反应要快,知道吗。”
“哦哦,好。”
一路无话,和她坐了一路,一身的不自在,气场太强,加上初次见面的尴尬,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到了”,随着司机师傅的一句话,简直是救我于水火之中啊,看着她想要付账,马上掏出钱包,这个时刻可不能丢了面子,我要挽回自己的形象,看了一眼计价器上的数字,我石化勒,包里的钱不够啊,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掏出了200大洋,给了司机师傅,灰溜溜的下了车,看了看目的地,貌似是一家很高档的酒店,跟着她进去,东瞅瞅西看看,谁叫咱是穷人家的孩子,没怎么见过大世面,像个小孩子到处乱逛,等她办完入住手续,将她送进房间,我也算是圆满勒,起身告辞。
“不早了,一起吃个午餐再走吧,也算是谢谢你来接我。”
看了看四周,想起今天的囧状,虽说她是个美女,但还是急急忙忙的说道
“不用了,我回家了,再见哈。”
说着一路小跑的逃了出去。

白马0902015-03-10 07:3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回到我的小屋内,室友好像还没有回来,去厨房翻出了仅剩的一包方便面,对不起啊室友,就一包了,让给我吧,在心中默念道。边吃着泡面边想,本来中午有大餐的,现在却在啃泡面,死要什么面子,受罪了吧,受罪了吧。不过,那个左青桐凶巴巴的,一脸严肃,不好嫁啊,我在想什么,人家嫁不嫁的出去,关我啥事。看了看钱包,还有半个月到月底,这个月的生活费就快用完了,看来又要发宣传单去了。果然不能打游戏啊,真是烧钱的主儿。
不像其他学生参加各种社团,学生会,每天的我除了上课,便是游戏,或者漫画,怎么看都是一个颓废青年。或许是从小便样样不如别人,学习也不好,不被老师喜欢,后来,为了改变那种现状,强迫着自己不断与别人说笑,总是虚与委蛇,希望着自己被关注,再慢慢的,过上了在别人眼里极为洒脱,自由,自己却并不开心的生活。现在的我极为迷茫,找不到真正的自己,极为痛苦,极为难过。明明内心深处急切的想要证明,却踏不出那一步。自卑往往被扩大,我也不愿参加社团活动,只有着为数不多的朋友,或许,我的幸运便是遇到了这几个不离不弃的朋友。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今天的我是自己所不喜欢的

白马0902015-03-10 08:0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为生活所迫,寒风瑟瑟,我却在大马路上发着传单,传单传单就是传到你手上便落单,它会被你无情的扔到垃圾桶里,不过还是很开心的,一天30大洋,管午餐。看着所剩不多的传单,不由一阵欣喜。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有着自己忙碌的生活,想想自己单调的生活,失落感涌上心头。
“阿步,阿步。”这个声音,必然是大饭团。
抬头望去,看见饭团和一个女生手拉着手提着大包小包的在远处站着,我忙跑过去,才发现那位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左青桐。看见她,本来准备和饭团的一堆话化为了
“哈哈,好巧,逛街哈”
“阿步,这是青铜姐,人称左大人,青桐姐,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阿步,你俩应该认识的哈。”
“认识,她可是少数拒绝和我共进午餐的人啊,怎么能不认识呢。”左青桐淡淡的说道,脸上也毫无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开玩笑还是生气。
我只能摸摸头尴尬的笑着。饭团马上提议一起吃饭。
被饭团领着,一行人莫名其妙走到了那家牛排餐厅,心里狠狠的揪了一下,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见到文乐,又是上次那个餐桌,来的确实另一位服务员,松了一口气却也有着一丝遗憾,饭团一边点餐一边对我说,“阿步,放开吃,左老大请客。”这家话果然喜欢到处蹭吃蹭喝。这顿饭,绝对是最为辛苦的一顿,她们俩聊着各自的家事,完全插不上话,加上对面坐着的人冷冰冰的,让我更没有说话的欲望。
吃完近几天最为丰盛的午餐,饭团说学生会有事情,先回学校,由左老大送我回家,本来想拒绝,看着那张冷冷的脸,怕说出来惹别人生气,便答应了。
“那个,车不错啊。”坐在车中,实在是没有话聊
“恩。”
她打开音乐,怕是不想和我聊,放的是《蜗牛》,还以为这种海龟喜欢英文歌。
“那个,歌挺好啊。”我又说道
“恩。”
“那个,你心情不好吗?”试探的问道
她转头看了看我,
“我开车不喜欢说话,别介意。”
“右拐,右拐,到我家了。”急忙说道
“好,你家还挺偏僻。”
“额,恩,离学校近,便宜。”
“谢谢左大人。”我客气的说道
“左大人?”她轻轻一笑
“下次见”,她又说道。
随着车子的离去,我依旧呆在那里,她,笑的可真好看。。。

白马0902015-03-10 08:4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周一,距离左大人送我回家已经两周零四天,早晨连早餐没吃,火速骑着单车感到学校,谁让昨夜通宵打游戏,你问是什么游戏,那边是4399上面的《金庸群侠传》,谁让咱玩正儿八经的游戏把钱都花的差不多了,不敢再碰,游戏害人啊。
赶到教室,找到另一死党——白聪,不是白葱,是聪,义气的给我站好位,拿出带给我的至尊豪华手抓饼,这可是价值22元啊,里面有两个鸡蛋,里脊肉,培根,总之是应有竟有,正当我准备往下咬的时候,旁边的葱葱捅了我一下,正准备享受美食的我自然是不满,嘟囔着说:“干啥,都给我了,不还你,我的,我的,是我的。”她却没有看我,直直的盯着我的后背,顺着她的眼光看去,手里的手抓饼掉在了桌子上,是,是左大人。
“同学,你好,我是刚来的英文老师啊,初次见面,多指教啊。”她笑呵呵的说道
“指教,你指教,指教就好。”不由感觉好温柔啊
“同学,上课不可以吃东西哦。”她柔柔的说道。
却突然语气一转,极为严肃的说“快点给我扔掉,等着我帮你呢。”
“哦,哦,马上。”女人变脸可真快。
她在讲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左青桐,不由感叹字真好看。
“以前不管你们怎样,我的课可以不听,可以不来,只要考试及格,我也不说什么,但是,绝对不可以吃零食,还有所谓的早餐,弄得满教室全是异味。总感觉她是看着我说的,不由背后一阵发凉。
终于下课了,我拉着大葱葱就想跑,却听见一声
“步柒同学,留一下。”一阵苦笑

白马0902015-03-10 09:0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左大人,不不,左老师,我错了。”
“我还没问你呢,就知道错了,觉悟挺好啊。”她笑盈盈的说道
看着她的笑容,不自觉的盯着她发呆。
“你离我那么远干嘛。”她问道
“啊?”
“跟你说了别人说话要认真听。”她慢慢的朝我走来
“哦,哦”每次和她说话,都感觉自己的智商为负
“老师,没事我先走了。”
“这就急着走了?我人生第一堂课,你就上课吃东西,本来觉得挺听话的孩子,看来不行啊”说着叹了叹气。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我莫名的紧张不安
“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说着摸了摸我头。
不争气的心跳加快,嘴唇发干,我紧张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呀,只是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是在黑暗中的光,温暖安心。
“走吧,赔你的手抓饼,以后不叫老师,叫大人。”
“好啊好啊”听到手抓饼三个字我两眼放光的看着她
惹得她一阵白眼。
“我要校门口左边的那一家,那家给的料多。“
“好。”
“还要一杯coco奶茶,丝袜奶茶,大杯,不对,超大杯。”
“好”
“你让我扔的是至尊豪华版,要买那个。”
“好”
“算了。我要宇宙至尊豪华,44元的那款”
“没了。只给买5块钱的,得寸进尺。”
“别啊,我不要宇宙之尊豪华,要至尊豪华。”
“奶茶也没了”
“我。。。。。”
“再说五块钱的也没了哈”
“哦”低耸着脑袋应了一声

白马0902015-03-10 09:2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笑眯眯的盯着老板,看着正在做的宇宙版至尊豪华手抓饼,至于左大人,去买好喝的超大杯丝袜奶茶了,果然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姑娘,好了”,老板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那么多东西包到一张饼内,老板厉害,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人间美味不过如此
“给你。”
“大人好速度,这就买回来了。”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可知省吃俭用的我多长时间没有喝到它勒。却不知,让我一大口吐了出来,好久没喝,忘记了它炙热的温度。疼的我直跺脚。
“别动,让我看看”
不过身体的自然反应不受控制
“再说一次,别动。”那冰冷的声音连嘴里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张嘴”。
“啊”乖乖的张开我的小嘴,她探头看了看,说道
“没事,一个小泡,忍一忍就过去了,大街上那么多人,不知道注意。”
“又不是你烫着勒”。委屈的说道
“那是我让你烫着的,你还有理勒。”又是那严肃的语气
“不是,我不对。”蔫蔫的说道
“走了,等凉了再喝。”接过奶茶,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去。那一刻,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子跟在后面。

白马0902015-03-10 09:4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学校图书馆附近的百年古树下,坐着两个身影,一个手里拿着奶茶,另一个靠着树背啃着手抓饼,眼睛一直盯着对面人手中的奶茶。
“可不可以喝了?太干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恩”说着递出了手中的奶茶。
鉴于前面的经验,我先喝了一小口,紧接着来了来了五连吸,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真像小孩儿”她淡淡的说道
顾着喝奶茶的我没注意听,下意识的回了句“啊?”
随后肚子上一阵剧痛,有只手,不对,是爪子掐着我肉肉的小肚子
“疼,疼,松手”扭动着身体
“跟你说了多少次,要认真听别人讲话,忍着。”
听了她的话,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拿着手抓饼,一动不敢动,还得忍着肚子上的疼痛。只是愣愣的看着她。良久,终于放过了我的小肚子。赶紧放下手中物件,掀起衬衫看了看我可怜的小肚子,红了一大片,有点发紫,想要揉揉,却听“啪”的一声,手上挨了一下,不准揉。瞪着不大的眼睛看着她。
“看什么看,不准揉。”她回瞪过来
委屈的地下了头,默默的吃着我的早餐。
突然,一只手放在了肚子上,轻轻地揉着。“还委屈了,不疼了哈,就是小孩儿,穿的太少,下次多穿些。”
“哦”,低着头回应一声,怕她看到我红了的眼眶,除了饭团和葱葱,好久没人对我这么好,这是一种与友情不一样的情感,在慢慢的滋润着我那颗已然受伤的心。
“怎么还低着头,下次不掐了。呦呵,还哭了,爱哭的小鬼头。”她打趣道
“才,才没有呢,我才没有。是眼睛太涩勒.”
就那样,我吃的极慢,只怕这样的时光一闪而过。

白马0902015-03-10 10:1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今天更了14章啊,刚开的,大家支持啊

白马0902015-03-10 10:13: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打那次之后,好几天我和她都没有联系,有过两次她的课,不过也没什么交集,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起那天树下的情景,不自觉的有着笑意,弄得大葱以为我看上那位帅哥,花痴了。QQ响了,我看了看,原来是由于长时间不言语,被踢出了某群,自己确实是万年潜水党啊,我只加一个群,因为没有申请小号,总是觉得好麻烦,为了避免个人信息泄露太多,每次只加一个群,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再申请了,登上贴吧,有一个叫“谁的青春不迷茫” F/F管教群,群名字及符合我现在的心情。进去之后便是验证,需要语音,随意的说了两句,便通过验证,群主催促着我赶紧找管教的主动,不过,淡定的我倒是不着急,也不愿意找,打探清楚再说。于是,便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在群中混的风声水起,我的QQ名叫“步说”,佛曰“不可说。”在群里谁见面不得叫个“步哥”,其实我并不善于说话,也只有在虚拟的世界,才会展现自己那隐藏的交际手腕,不停地说,和我的QQ名画风不符。也只是一种情感依托而已。我叫步说,不是不说,有时候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白马0902015-03-10 10:2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同学们,咱们有个英文板报活动,想要参加的同学举下手,我统计下人数。”左大人在讲台上淡淡地说着。
环顾下四周,只有两三个人举手,不行,这不是拂了大人的面子,瞬间,我把手举的老高,顺带把旁边大葱的手也强制性的举起,大葱呆萌萌的看着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灵机一动对她说,举手管午饭,悄悄地,别人都不知道,她双眼发光,把手举得和我一样高。看着她傻傻的样子,心中不由一阵得意,也不由一阵同情,这种话,也只有她信。
“那么举手的同学留一下。”左大人说道

“步柒,你负责将各种素材编辑成文章”左大人看了看我说。心中一阵凉风吹过,对着我这种考试踩着及格线的学渣来说,还编辑,能写出一篇看得过去的中文就谢天谢地了,本想要拒绝,看着她的眼神,还是没有说出口。望了望旁边还没有回过神儿的大葱,我心中狂笑,大葱大葱,考试不愁,人家有书,我有大葱,整个学校英语排的上号的大葱,哈哈哈。
“没问题,左老师,保证完成任务。”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最后,以两份宇宙至尊豪华手抓饼,贿赂了我可爱的大葱同学。最后交上了那篇我看都看不懂的文章。还被左大人好一顿夸,说我英语功底扎实,语法运用娴熟,四级没问题,六级没准儿也能过,让我心中一阵狂汗。

白马0902015-03-10 11:4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早晨醒来,便觉得浑身无力,四肢发软,不禁将被子捂得更严实,可能感冒了,最近天气反复,为了风度,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就那样沉沉的睡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左青桐看着手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今天说好的将最终稿的文章上交,怎么不见人呢。略微沉思,拿起包便向外走。
应该是这里,上一次是送到这儿,看了看四周,左青桐拿起了手机再次拨打,索性,这次通了。
“喂,找谁”电话那头传来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
“是我,左青桐,你家在几单元,几号房间”
没有多想,便报了门牌号码。不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本来不想搭理,无奈一直在敲。
“等一下,来了,等我穿上衣服。”我尽自己最大的声音喊道
谁啊,这是,敲门不知道慢慢敲,额,左,左大人。。。。。

白马0902015-03-10 12:0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怎么那么长时间”左青桐略显不满的说道
“这不是开了么,都没有耐心。”迷迷糊糊的说着,“你来我屋吧,客厅有些冷”
“怎么不进来,小是小了点,但还是很温馨的”我满是自豪的说道
“太乱了”左青桐直直的看着我,这一次,完全可以看出她的不满
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赶紧捡起来塞到衣柜中,未曾想,一打开衣柜一堆衣服哗的一声全落在地上
“衣服太多,太多,地方小,见谅,见谅”陪着笑脸,可是丢死人了,一边说一边捡着地上的衣服,谁曾想越捡越多。
“放下,我来”左青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感到一丝寒意,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像变戏法似得将每件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进了衣柜,我不知所措的就在旁边看着。
“好棒”一记马屁拍了过去
“女孩子的房间能这么乱吗?”左青桐直直的看着我,样子有些吓人
许是神志不清,点了点头,左青桐作势要打,我赶紧改口“不能不能,怎么能这样呢。”
“最终稿呢?”
额,大葱还没给我,你问我,我问谁啊,正想着怎么圆过去,却听到她说“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舒服吗?”,说着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不知怎的,我万分不好意思,心跳又迅速加快,可能是不经常被别人碰触,导致的不自然反应。
“头很烫,走”
“啊,去哪?”
她给了我一记白眼,蹦出两个字“医院”

白马0902015-03-10 12:1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坐在她车里的我,东望西望。“你就不能安分点,上次不都看过了。”她看了看我笑道
“上次不好意思乱动,这不是和左老师熟了,我瞅瞅”说着摸了摸车顶的感应灯
“左大人,还有电视耶,好厉害,能看吗?”
“不能,你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把座位调低,躺下睡一觉,醒了就到了。”她淡然的说道
看她说话又回到了冷冰冰的样子,我也只有照做。
到了医院量体温——39.9℃,医生看我穿的如此单笔说,要多穿衣服,最近天气反复,很多人都生病。我拿着体温表笑了笑道“好像快爆表了。”却发现没人回应,抬头一看,那是一双冷的可以冻死人的眼睛。
“真不像生病的,还笑的出来”
“那是步哥生性乐观,阳光向上”我说。左大人眉头略微一皱。
“我带你打退烧针”

白马0902015-03-10 12:5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