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架空】《卑微情书》HE/校园/重修

楼主:璃夏_谓风 字数:10936字 评论数:3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主瓶邪副黑花!!!


璃夏_谓风2020-04-19 21:36:00 发布在 瓶邪
二楼说明:
①这是旧文重修,原帖炸了……本来也不想管了,但是最近看到一位朋友从而总会想起它,索性修改了重放上来。故事情节会增加,当然和原来的有丶不一样,那时候我写的什么玩意儿哈哈哈……
②不艾特了,估计几天就修改完了。先虐后甜,也不是很虐啦。

璃夏_谓风2020-04-19 21:36:00 发布在 瓶邪
0.
故事写在情书题外,
托青鸟寄给茫茫人海。

璃夏_谓风2020-04-19 21:37:00 发布在 瓶邪
1.
今天又看见他了。
他在市区举办的英语演讲比赛中得了第一名,真的好厉害。高三的师哥师姐们在今天晚上为他举办了庆功宴,就在学校边上的酒店,不知道摆了几桌,也不知道喝的红的白的。我也好想去看看他啊。好想亲自把礼物递给他,然后对他说一声“你很棒”。可惜我不敢,或者是说我没有资格,他可能连我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看着不远处坐在长椅上的人,我的思绪恍然间回到两年前的那个上午。
考进杭二中是初三狗最大的梦想。这个学校算市区最好的高中了。我三个志愿都填的杭二中,结果还真走了狗屎运,成绩就比这个学校的录取线高两分。
夏天热的烦躁,我自己来学校报道的。拎着行李箱找不到去宿舍的路,在路边停下刚准备给朋友打电话,抬头却看到对面的人。
张起灵。
这张脸我熟悉。他跟我是一个初中的,只不过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张起灵可是校长口中标准的三好学生,我呢,天天跟解雨臣还有胖子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形容都轻了。和他唯一见过的一面,也只不过是人在主席台领奖而已,他还没有看见我。
奇怪的是,我居然认出了他的脸并记住了他的名字。
他戴着小红帽,估计是当志愿者帮助新生。面前摆着张桌子,他就坐在旁边,手里翻动着一本书,我竟然不知不觉有些看了呆。正想去找他问问路,解雨臣就找到了我,把我拖到宿舍。边拖还边叨叨着我们三个人真是好运,都能考上二中就不错了,居然还能分在同一个宿舍。
我懒得理他,这挺正常,一个学校上来的人艰不拆好吗!反正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只是遗憾没和张起灵说上话。
晚上躺在床上居然想起了张起灵。就是今天那么匆匆的一面,他的样子居然就像是被我刻画在了心里一样。有一种不知名的情愫在不停发酵着,见不到他,心里就没由来的烦躁。我看了看窗外的梧桐树,晃着脑袋,想把张起灵的身影驱逐出去。
那一年,我高一,他高二。
——TBC——

璃夏_谓风2020-04-19 21:43:00 发布在 瓶邪
忘了说,本文以吴邪视角写的,ooc轻拍,双向暗恋

璃夏_谓风2020-04-19 21:44:00 发布在 瓶邪
2.
晚上七八点解雨臣和胖子去网吧打通宵了,我本来也想跟着他们去的,但感觉自己中午可能吃坏了肚子,现在疼的不得了。宿舍里另外一个也出去玩了,剩我一个孤家寡人缩在床上,疼的连下去开灯的力气都没有。
一直到十一点半,我才感觉好了一点儿,想着出去买盒药,套上外套就下了床。熟练的避开宿管阿姨,溜出了学校。
入秋的风居然还有些燥热,我忍不住哼起不知名的小曲儿,毕竟出了学校憋屈的心情刹那间就开阔了。一路来几乎没多少人,眼睛闲下来,所以第一眼就瞅到了那个身影。
我觉得我可能近视了,眯起眼睛看,又掐了掐自己大腿,直到确认那个人真的是张起灵的时候,我惊讶得差点把药丢到旁边的喷泉里。
三好学生这个点儿在街上瞎溜达?孩子脸这么红,得是被灌了多少酒?庆功宴开到这么晚真不是鸿门宴?
那道身影缓缓的朝我挪近,在我的面前似乎是停顿了一下,就在那一秒之内,我看清了他的眼睛。清澈的像是墨脱的天,又像是长白的雪。
又是匆匆的一面。回到宿舍的我坐在凳子上,就那么傻傻的想着张起灵。突然被窗口的风一吹,整个人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顺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小爷我才不是同性恋呢,我性取向很正常!只是最近没看到好看的妹儿!
我突然有点心疼自己的脸,低下头揉了揉,触碰的地方烫的像锅底。总感觉自己刚才想的什么都不对味儿。叭叭叭了一大道理自己都不信。
魂不守舍的翻开课本,却想起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我暗骂一声自己憨的像猪,熄灯上了床。拿被子盖住自己的眼睛,不再去想张起灵。
只是我被芯是白色的,被罩洗了忘套上了。
——TBC——

璃夏_谓风2020-04-19 22:09:00 发布在 瓶邪
3.
自从昨天晚上的惊鸿一瞥以后,我脑子有点不清醒。张起灵的身影正在里面撞来撞去,他也不晕。大早上的真不知道这种情况到了医院以后应该是去看脑科还是去看精神科,所以我干脆直接去了教室。
高三学习很紧张,我们高二相比就好了那么一点点。教室里零零散散的没几个人,早自习的铃还有二十分钟才响,我嘲笑他们不爱学习,忘了自己昨天还是卡着点儿到的。解雨臣和胖子八成已经被教导主任逮住了,我选择袖手旁观,反正被逮住的人是他们又不是我。我偏过头,看向窗外。窗外的树真高,窗外的天真蓝,窗外的云长的真像张起灵。
早晨的阳光刚刚好,温暖又不刺眼,莫名其妙的又让我想起了高一。
与张起灵的第二次见面。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立刻狂拍自己脑袋,肯定是学傻了。现在快上早自习了,教室里的人都来齐了。我找到书立在眼前背,心想我学的是张起灵又不是课本。不对不对,我才不是学课本的……啊呸!真是傻了。我欲以头抢地,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的我没有办法,想都没想就把头朝墙上撞去,想用短暂的疼痛来换取长久的清醒。
砰————
别说,虽然挺疼,但是还真的挺管用。
疼痛使我头脑清醒,可是清醒之后的我看着全班人和班主任的目光不知所措。谁告诉我我究竟发了多久的呆?我淡定地抬手揉了揉脑袋,眼睛却朝手表瞟去。
居然已经快下早自习了!
老天作证,我真的只是发了个呆而已,而已!怎么感觉过去了一个世纪?苍天啊,大地啊!这个世界太恐怖了!我眼睛不安的在周围扫来扫去,果然没有人出来救我。
我假装淡定的再次翻开课本,却被后面的人揪住了头发。本来刚丢了脸心情就不好,我扭头,自以为一脸不耐烦和我很拽的样子:“干嘛?”
“吴邪,语文。”后面的哥们儿委屈巴巴的一指我手中的数学书。
——TBC——

璃夏_谓风2020-04-20 21:22:00 发布在 瓶邪
4.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终于又见到了解雨臣和胖子。看样子这两个人似乎还打架了,一个嘴角挂着伤,一个额头肿个包,让人看了就想笑。
我往嘴里扒着饭,心思早就飞到别人身上去了。胖子还在耳边叨叨什么“好汉不吃眼前亏,下次遇事儿把天真推出去。”猛地召回了我的魂儿,气的我顺手抄走了他碗里的排骨。
“哎哎哎,一碗土豆才几块肉?你给我收敛点!”胖子想抢回来,我先一步塞进自己嘴里,把不要脸发挥到极致。一时忘了胖子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结果解雨臣突然一拍桌子,声音都比刚才拔高了几个度。
“下次要是再遇到那个黑瞎子,直接打死,算我的!什么东西跟我对着干!先放两二踢脚送他归西!”
胖子居然还点点头。我还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听到解雨臣那句话顿时就呛着了,有些想吐。放眼看去,周围不少同学都把饭喷了出来,咳个不停,像是吃了苍蝇想吐又吐不出来一样。只有少数还在坚持背着“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我抽了两张纸,解雨臣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道:“怎么?这么快就怀上了,妊娠反应挺重啊!”
我无话可说。
胖子又扒拉了几口饭,抬头看了看我俩,然后大爷似的靠在凳子上,满嘴饭粒乱喷。“小天真啊,昨天你要是跟我们去了就好。”解雨臣也点头道:“我们遇到了百年难遇的神经病,你不凑过去打两拳就真是可惜了。”
我再次无话可说,我是个斯文人,我怎么可能动手呢?面前这两个人真的是够了。不过看着胖子的唾沫,我举起勺子,想了想又放下,不吃了不吃了。解雨臣倒是没注意这些,自己和胖子接着吃,我放好餐盘准备出去,却撞到了那个疑似他们口中的黑瞎子。
“媳妇儿~”来人看到解雨臣就大喊,挤开胖子坐在他旁边。我总感觉他还翘着兰花指,娘们儿一样往解雨臣身上蹭。我抽了抽嘴角,想吐的感觉如同墙裂,这还真是个神经病。我别开眼准备走,抬头却看到了一张让万千少女少男朝思暮想的脸。
哦豁,我在做梦?什么?是真人?
我觉得自己这运气去买彩票肯定能赢到店长怀疑有黑幕。
——TBC——

璃夏_谓风2020-04-20 21:36:00 发布在 瓶邪
5.
张起灵看了我一眼,然后自顾自走到窗口打饭,当我根本不存在呢。我心里有气也撒不出来,特别还是对着张起灵这张脸。
我本来以为我对张起灵只是对强者的一种敬畏罢了,但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那些小女生。最初的感情不知道怎么的就变了味儿,让我自己都有些迷茫。看到他就感觉周围直冒粉色泡泡呢。
瞎想!肯定是我色盲。再去看张起灵,人已经打完饭回来了,依旧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似乎是察觉到我的视线,也只是微微偏过头来,嘴角连个弧度都没有。倒是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似乎注意到了我在看他,把身子凑过去,在张起灵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另一边的解雨臣已经收拾好餐盘,瞪了一眼对面的两人,示意我们跟他走。那个神经病还在后面乱嚷嚷着要媳妇儿,却没有跟过来。我浑身打了个激灵,忍不住想起原来见过的一精神病人,嘴里天天嘟囔着听不懂的话,眼神呆滞。有时候却突然像蚊子见了血一样兴奋,声音拔高了几个调,接着对空气嘟嘟囔囔。
在门口的时候我忍不住回了头,张起灵低着头吃他自己的饭,像是嫌弃黑瞎子一直废话一样,把餐盘往自己面前拢了拢。我把头扭回来,不是我不想看美男吃饭,只是解雨臣骂人的时候又一次cue了我。
当天下午的课我又双叒叕走神了。直到放了学,我才觉得自己对张起灵的感觉不对,很熟悉,莫名的想要亲近他。有了这个认知的我又是一阵惊讶,然后开始思考买哪个牌子的相机偷拍。
想桃子,我要那玩意儿干啥。
那我对张起灵到底是什么感情呢……兄弟情?一翻手机电话都没有,建议革命友谊第一步都失败了,诶,果然,我只适合当他爸爸。
解雨臣突然晃到我面前,眉目狰狞:“在想谁?出来打一架?”
我被吓的差点心脏骤停,脱口而出优美的中国话。但看面前人脸色不是很好,又住了口。
“你这什么表情,少女的心事?”我还没开口问,解雨臣先一步揪住我的脸。
“松手,想正经人呢。”我想拍开他的爪子,却不小心划到了自己。
解雨臣嫌弃的看着我,然后搬了把凳子坐到我对面,翘起二郎腿,眯起眼睛看着我。
“想张起灵?”
教室里人还多着呢,虽然解雨臣声音小,但我没由来的心一虚就捂住了他的嘴。
“你瞎说什么!”
好了,本来还没人注意我们的,现在全看到了,隔了两排的胖子震惊的差点坐垮学校的凳子。
“你早说,走,估计都在食堂吃饭呢,我给你要人家电话号码。”
我翻了个白眼,解雨臣不要脸了,我还要的好吗,虽然我也没脸。
到了食堂我才知道解雨臣那个“都”字用的巧妙,黑瞎子和张起灵坐在一桌,我差点怀疑他们从中午吃到晚上。解雨臣一招手,黑瞎子蹭蹭蹭跑过来,两眼放光,像是下一秒就可以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我俩利索的要到了张起灵的号码,期间我还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人,低下头接着悄咪咪打字,跟做贼一样。存完之后花宝宝带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
我看着手机里那串陌生的电话号码,很想打过去,但是又不敢,打通电话怎么说?我陷入了纠结,纠结着纠结着就困了,索性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说不定一觉醒来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TBC——

璃夏_谓风2020-04-22 22:26:00 发布在 瓶邪
baby们举起你们的双手,让我知道我不是单机!

璃夏_谓风2020-04-25 00:23:00 发布在 瓶邪
6.
日子还是接着过,张起灵的手机号就静静的存在我的手机里,我始终没有拨通,每次看见就觉得心窝被人戳了一下。
直到那一天。
星期日,好心情的我抄完了我的作业,打算在家睡他个天昏地暗,却在中午意外的接到了解雨臣的电话,叫我在车站等着,一会儿一起去电玩城耍。
外面太阳有点毒,但这阻挡不了我出去浪的脚步。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倒是我隔老远就看到车站下一道深蓝色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穿连帽衫就算了,这么个大热天你还把帽子带上,怕不是被晒坏了脑子。结果等我走近,我才发现那个人是张起灵。
张起灵!哈哈哈哈哈年度最好笑笑话top.1,我居然觉得张起灵脑子晒坏了!怕不是我的坏了吧,真吓人。我记得他跟黑瞎子应该有一腿,不不不,跟黑瞎子关系不错,那估计就是解雨臣叫来的了。
反正现在也没有人陪我聊天,我走过去,揪了揪他的袖子。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展开聊天内容,寻思半天终于开了口:“小哥,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张起灵乜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把我当傻.逼。
“呃……那个啥……那个小哥啊,我叫吴邪,我知道你叫张起灵。”我挠了挠头,没想到我吴邪还会遇到像今天这样尴尬的场面,活久见啊活久见。
张起灵还是没有说话,在我的印象中还没有听过他说话呢。这个人别真的是个哑巴……吧?
完了完了,有那个画面了,打南面来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打北边来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
吓人,我觉得身边越来越冷,不禁往旁边站了一点,有这个闷油瓶子夏天都不用靠风扇。
虽然拉开了距离,但我还是忍不住偏过头去看他。就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偷偷关注着自己心上的少年郎。
这什么破形容。
——TBC——

璃夏_谓风2020-04-25 00:23:00 发布在 瓶邪
7.
冻了十分钟,我终于看到一团骚气的粉色冲我逼近,带上了眼镜细看,黑瞎子果然跟在解雨臣身后。
解雨臣到了我旁边,看着跟我隔的老远的张起灵,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瞪着我。把一直往他身上蹭的黑瞎子踹开,压低声音对我说:“你是不是个傻子?我给你创造那么好的机会你居然不珍惜?”
“那你能不能给点阳间人的机会!”我掐他一把,有点担心他粉衬衫掉色。
“傻人有傻福,傻.逼没有!”解雨臣扒拉开我的手,侧过身把我往旁边带。
“谁说傻.逼没有福气?**的福气在脑子里,可惜傻.逼没有脑子!”我急于反驳,没注意到解雨臣在骂我。
“也就你没脑子!你不是喜欢人家?你去追啊?还要我教你吗!”解雨臣往我腰间一戳,我差点痒的叫出声儿。
“谁跟你说爷喜欢他!我是直的!直的!straight!”
完了,我喊出来了。
黑瞎子扭头看我,笑的意味深长。张起灵依旧在旁边不置一言,直勾勾地看着天,好像忧郁天会掉下来一样。我试着学着他的样子抬头看,却觉得脖子生疼。
“花儿~我们去哪儿?”黑瞎子没搭理我,直接把我略了过去。
“去火葬场,我送你一程。”解雨臣头都没抬起来,也懒得教训我,打开手机像是在给胖子发消息。黑瞎子捂着心口,委屈巴巴的眼神一直往我这边扫。
我又看了看张起灵,总感觉心虚的不得了,像是出轨的丈夫被妻子捉奸在床那种心虚。
身体一向比大脑诚实,想到这里我已经拽住了他的衣袖。
“有事?”
呦,这声音挺好听啊,像是雪山下清冽的小溪,缓缓地趟过我心窝子。我知道自己现在肯定是一脸花痴,说不定还流着口水。但我一向不要脸,也没在意过形象。张起灵又皱了皱眉头,我赶紧伸手擦嘴角,结果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
抬眼间总感觉面前的人嘴角好像咧开了一点弧度,但马上又不见了,像是我的幻觉。幻觉就幻觉吧,想想也挺开心的。解雨臣估计是看不下去我那傻样,拽着我上了公交车,然后把我摔在爱心座位上,屁股撞到了,疼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解雨臣坐在我对面,阴恻恻地笑。我冲他竖中指,人瞟了我一眼,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图,看向张起灵。
“吴邪是个智障,你别介意。”
我满十六岁了杀人犯法杀人犯法杀人犯法。
——TBC——

璃夏_谓风2020-04-28 23:24:00 发布在 瓶邪
8.
车上人不多,双休日这么热的天还出来的确实少。我自诩像七大姑八大姨一样能扯,准备去找张起灵聊聊哲学。
我离开了那显得我十分智障的爱心座位,坐到张起灵旁边,他没理我,戴上了耳机。
“……”
也许是我的眼神太过幽怨,张起灵还是摘了下来,侧过身看着我。
“说。”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他叫我说什么,嘴皮子自己就张开了。
“南边提拉着鳎目的喇嘛要拿鳎目换北边别喇叭哑巴的喇叭,哑巴不愿意拿喇叭换喇嘛的鳎目,喇嘛非要换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我发音挺标准。
张起灵还是看着我,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呦呵小兔崽子还挺沉得住气,我来了劲儿,一撸袖子拍上他的肩膀。“不爱说话的人,我猜是闷骚。”
张起灵抬手盖在我额头上,叹了口气。
他明明没说话!但我觉得他在心里骂我智障!
“小哥你多说说话,不然智力会退化。”
我可以来一段rap。
“要不给你一喇叭?”
张起灵又默默戴上了耳机。
“别啊小哥,咱聊聊人生啊,你喜欢看什么书?金瓶梅?”我扯起劲儿了,拉着他从天文聊到地理,警察局聊到宇航局,差点跟他聊到太平间去。虽然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抗下了所有,但他至少没让我闭嘴。
快到终点站的时候,张起灵终于对我说了第二句话。
“吴邪。”
我一个靓仔撩发。
“你挺能说的。”
——TBC——

璃夏_谓风2020-05-01 13:33:00 发布在 瓶邪
你不评论我不评论,道德和人性在沉沦。

璃夏_谓风2020-05-01 13:35:00 发布在 瓶邪
9.
解雨臣来的这边我没来过,跳舞机边还有几个赤橙黄绿蓝靛紫发的非主流。跳一下头发甩一下,我总感觉甩了我满脸头皮屑。
进去没走多久,看到胖子在赛车,一个弯道回到解放前。见我们来了随便招招手,接着玩他的。我一向对这些不是很感兴趣,倒是觉得抓娃娃好玩,主要是因为我从来没抓上来过。张起灵似乎是感觉到我想玩,凑到我耳边说:“我帮你?”
祖宗,话要说清楚,小学没学过病句类型之一有歧义吗。
说完张起灵就往我手里塞了十几个游戏币,自己朝抓娃娃机走去。
幸福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我觉得自己可能要被吹飞了。张起灵站在机器旁边冲我勾手指,示意我过去。我隔着几米没动,我感觉这是一个圈套。张起灵也不生气,缓缓开了口:“要哪个?”
他的嘴唇很薄,颜色很淡,让人看了想不自觉的吻上去。我总记得之前有人跟我说薄唇的人薄情,不知道张起灵是不是。
我又傻气的擦了擦嘴边不存在的口水,指了指里面的小黄鸡。
张起灵扭过头,投了币按下按钮。
中了。
我看他弯腰去窗口拿娃娃,突然由心而生出一股欣慰的感觉。
张起灵把小黄鸡朝我丢过来,我伸手接住,见他又投了一个币。
我突然就明白了,他这是帮我抓,估计偷了我的欧气,害的我越来越非,良心过不去了。
我把小黄鸡往兜里一塞,还露出半个胖胖的屁股塞不进去。也没什么关系,张起灵抓一个中一个,这个游戏结果对他来说毫无悬念,我思索了两秒,果断丢下张起灵朝保龄球走去。
——TBC——

璃夏_谓风2020-05-02 22:32:00 发布在 瓶邪
10.
那天倒是收获了十几只小黄鸡,估计小黄鸡产业被张起灵垄断了。我还找前台要了一塑料袋才提回家去。
事情过去了很久,关于张起灵也在日后琐碎的学习任务中遗忘了。毕竟再过一个月就六月份了,不知道张起灵会考到哪所大学去。
想跟他在一起,是那种距离上的在一起。但想想自己的成绩,跟他考到一所大学八成是不可能,还有一成九是绝对不可能。
有时候中午我会在食堂和张起灵遇到,两个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偶尔随便闲聊几句,这样的日子我就觉得过得很幸福了。黑瞎子坚持不懈的追着解雨臣,胖子也天天缠着人家云彩,现在就剩我一个人无所事事,跟同样形单影只的张起灵凑一起。
解雨臣抽了空给我指点迷津,说我俩这叫暧昧。我笑的直接正道的光。要我俩这叫暧昧,那我跟解雨臣都能直接领证去了。
就这么拖拖拉拉的过了一个月,张起灵要高考了。前一天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着,莫名其妙的瞎操心。硬生生熬过了一夜,还好第一天考试在周末,我四五点爬起来替人烧香拜佛。然后去了张起灵家小区门口,陪他去考点。我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烦。结果发现张起灵比我还淡定。估计是看我傻了吧唧的,他揉了把我的头发,自己走进考场了,只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
矮十厘米。
现在像我这么大的孩子估计都在家里吹着空调睡觉打游戏,就我一个蹲在花坛边喂蚊子。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又有人薅我头发。抬头一看,张起灵站在我面前。他这回绝对是笑了,看着我,有点像看智障的样子。
我想开口问他考的怎么样,他却说:“走了,去吃饭。”
我比了一个OK,跟着张起灵也不知道要到哪儿去,反正他不太可能拐卖我。
走了有一会儿,他找了家粤菜馆。我突然有点叛逆,想吃辣子鸡。点完菜的时候,门口又进了对夫妻,身后跟着个小姐姐,我估计也是刚下考场的。凑到窗边往外看,考生挺多的,身边都有人陪着。反观我和张起灵,突然有点悲伤。
“小哥,叔叔阿姨呢?”
张起灵用湿纸巾擦干净手才抬头看我:“几年前就走了。”
我目瞪狗呆,但张起灵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一样,淡定从容的给自己倒了杯酸梅汤,就连神色都没有改变一点。
“呃……那个小哥,我……我不知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自己说到后面都没有了底气,毕竟这种事谁说出来都会难过的,但是张起灵的反应真的是太平静了,平静的让我觉得有点可怕。
“没事。”张起灵摇摇头。
我总感觉这时候说这个不对,人家下午还要考试,提起这个心里不得悲伤,一悲伤万一发挥失常了,我简直就罪该万死啊。
我不知道张起灵心里面在想什么,我也不想去问,但心疼的情绪压不下去。此时此刻就特别想对他好,那种掏心掏肺的好。虽然我并不知道他过去经历了什么。
我夹了一筷子白切鸡放进他碗里。张起灵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接着吃饭。
——TBC——

璃夏_谓风2020-05-12 22:35:00 发布在 瓶邪
11.
第二天我就没跟着张起灵去了,毕竟要上学。早上给他发了条短信加油,然后才去的学校。
后来十几天没联系,成绩出来一段时间才约了他出去走走,结果绕着文三路转了三圈。转了多久我也没有记得,直到感觉天气有点冷了,才问张起灵志愿填的哪个。他停下脚步,看着我没说话。
好了我猜到了我肯定不配。
“浙大,金融。”
我不配啊我不配。
像考高中那样的狗屎运不会再有第二次,要想考进浙大,我估计得先换个脑子。毕竟有点想和张起灵靠的近一点。
就一点点,亿点点。
我突然有点迷茫,要不是因为黑瞎子,我现在和张起灵估计也没什么关系,张起灵也不会记住一个叫做吴邪的名字。本来就是不该相遇的两个人,他样样好,我除了模样好没一点长处,诶,头疼。
突然有点迷茫,就像梦到自己死之后突然醒过来一样,一时分不清梦里梦外。自己对张起灵什么感情呢。我转过身靠在路灯边,不去看张起灵。
我对解雨臣,那是真真关系好,好的打了架也能接着做兄弟。但他以后和别人谈恋爱结婚生孩子,我想想就替他开心。而对张起灵呢,一想起他牵人妹子的手我就想吃泡椒凤爪。
糟糕,是心动啊。
难道我弯了?
我想跳湖。想完跳湖之后认真思考了一下,如果我是弯的,张起灵是直的,那他就会娶妻生子,还会有个小闷油瓶子。那就没我事儿了。
张起灵有些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突然心跳加速,噗呲打次。
糟糕,这是心脏病啊。
我尴尬至极,一拍张起灵的肩膀,努力哈哈哈。似乎这样就能掩饰我的小心思一样。“小哥还是小哥!绝!”
张起灵低下头,没有再说话。
我们那天就是在这么尴尬的气氛中散了的,我还要死回去上学,天天听着解雨臣叨叨黑瞎子,胖子说云彩怎么好怎么好,我也很想凑过去跟他们唠会儿张起灵,但是又觉得不妥,听他们在那滔滔不绝,然后再累的倒头大睡。
我下了一点决心好好学习,身边解雨臣和胖子睡的正起劲,剩我一个人发愤图强的做着笔记,事实证明赶几天还是有用的,这次期末考试年级名次上升了二十好几,这就是考进浙大的第一步。
第一步:厚脸皮。
考完试我跟解雨臣又出去玩了一次,这次张起灵没有来,他们几个玩的固然开心,我一个人在旁边抓小黄鸡,心早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一天都心不在焉的,就连旁边的人朝我嘴里硬塞狗粮我都当做视而不见,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几天,我突然想起张起灵放假了闲着,不管我妈叫我回家吃饭的喊声,我窜到张起灵家门口,疯狂按门铃。我感觉门铃要是能说话,开口就是:“你干啥都被你按秃噜皮了你个山雕。”
张起灵很快就开了门,不跟我说一句话就揪着我的领子把我拎进去扔在沙发上,抱着胳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挠了挠头,看着张起灵眨巴眨巴眼睛,然后眼神不自然的到处飘,直到他开了口。
“有事?”
我愣愣的点点头,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好。
“约个早饭午饭晚饭?”
然后我们俩又一次的陷入了沉默。
——TBC——

璃夏_谓风2020-06-09 22:02:00 发布在 瓶邪
12.
一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张起灵去浙大报道的时候我在家里睡的正香。空调十七度,爽。要不是黑瞎子突然给我打了电话,我可以睡到胖子追上云彩。
接起电话的时候孩子不是很清醒,接完了就把手机扔出去,躺在床上接着睡。
爹娘都出差了,家里乱的很,特别是我的屋子,不像是人住的。没办法,我现在天天睡了吃,吃了再睡,但是我就是长不胖,这一点我倒是很满意。
我又躺了一会儿,突然垂死病中惊坐起,起灵要离我而去。整个人从床上蹦起来,在地上的一堆破烂中找到一件勉强能穿的衣服,下楼拦了辆出租车说去浙大南大门,师傅看我的眼神都瞬间不一样了。
结果我不小心睡着了,还睡的特别死。司机师傅把我摇醒的,场面一时间尴尬至极,我挠了挠头发,嘿嘿嘿傻笑几声付了钱,匆忙下车。张起灵在哪儿我也不知道,就站在门外给他打个电话。
他问清楚我在哪里之后叫我别动,我还真的就傻站在路中间没有动,做一个沐浴阳光的好少年。话说起来我当时还真的没有想过要到一旁的树荫下去站着,果然恋爱中的男孩子智商都很低,虽然我这不是恋爱,是单相思。
张起灵很快就过来了,看到我站在太阳下面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递给我了一瓶可乐,然后朝前走去。不得不说这闷油瓶子的腿还真的很长,他在前面走的快及了,我还要小跑才能跟上。我跟着他在校园中绕来绕去,绕了有十几分钟,才到了他宿舍楼下。我想着男生宿舍会不会乱的吓人,大裤衩子和衣服乱扔,满地都是外卖盒。
毕竟我自己就是这个德行,所以我做好准备推开们,突然开始怀疑我们两个走错了。
这宿舍简直比女生的闺房还要干净,课本电脑摆的整整齐齐,衣服平平整整的挂在柜子里,好像还有几件没收拾完。四个床铺,只有一个铺了被子,看来现在这里只有张起灵一个人在住,不过我还是觉得干净的有点毁三观。这闷油瓶子上辈子莫不是个女生,这辈子投错了胎?
等到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张起灵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让我莫名有点心慌,那个眼神挺可怕的,就像猎食的狼,感觉能发光似的。
就在我们两个默默无言的时候,我的肚子很适时的叫了。
“饿了?”
我点头,收工,吃饭!
张起灵拿起桌子上的饭卡,自己朝门口走去。我已经默认了这是让我跟上去的意思,虽然人家走的决绝,但我觉得有饭吃就好。屁颠屁颠的跟上去,现在张起灵都快成我的饲养员了,每次跟他出去都是他请我吃饭,虽然我们没有一起出去过几次。
到了食堂人还不怎么多,可能是因为现在上午十点整。这不能怪我,我一暑假硬是把日子倒过来活了。张起灵打好了饭菜,然后把他碗里的肉一个劲的往我碗里夹。
真香。
我抬头,赏给张起灵一个赞赏的眼神。张起灵看我一直愣愣的看着他,抬起头来也看着我,他额前的碎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我突然觉得心跳加快,然后脑子里蹦出一句话。
糟糕,又双叒叕是心动啊。
——TBC——

璃夏_谓风2020-06-14 22:31:00 发布在 瓶邪
佛了,突然跟我说28号开学,多少有些问题

璃夏_谓风2020-06-21 22:33:00 发布在 瓶邪
14.
放假食堂人不多,我俩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张起灵去打饭,我混吃等死。
人少是少,但也足足排了五分钟才打到饭。我回了解雨臣几条消息,再抬头突然看到张起灵身边有个妹子。
……妹子?
两个人已经走到桌子边上了,我听见一句像是裹了蜜的“起灵”。
有一股酸酸的味道,我们坐在柠檬上。
起灵?我摔盆!今天我就给你抬出去。
张起灵把餐盘放我面前,心心念念的糖醋里脊都看起来不好吃了。
那个妹子也缠了过来,我感觉她的手要穿过张起灵的臂弯了,不行!真的是活久见,狗皮膏药都这么多了!
她开始说起毛概。
我开始吃起饭菜。
妹子说了半天终于注意到了我这个大活人,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道:“对不起啊,刚才进来还没看见你,我叫霍玲,你呢?”
我把饭塞进嘴里,懒得抬头看他。“吴邪。”
霍玲,我还杠铃。
张起灵一直把霍玲当成空气,这一点让我很满意。单相思不可怕,自作多情才可怕,不是我夸,更不是我吹,事实就是这样。
其实是我太过敏感,后来才从黑瞎子那里知道三人都是朋友。看我松了口气,他有些疑惑,还想再说什么,我却没注意。
一顿饭吃的不愉快极了,本来我和张起灵之间融洽的气氛全被这个杠铃给搅和没了,我告诉自己不难过,反正张起灵早晚还会是我的。
下午和张起灵的约会泡汤了,我受不了霍玲,跟张起灵打了个招呼,自己先回到了家。爸妈又出差了,看着空荡荡的卧室,心情没由来的烦躁。我抓抓头发,去冲了个冷水澡,但还是压不下我烦躁的心情。
手机在墙角里响了起来,我不耐烦的伸手抓过,是一条短信。
“有时间请你出去玩。”
这是张起灵发给我的。
——TBC——

璃夏_谓风2020-06-22 22:26: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