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夫君在上(微虐,训诫,甜宠)

楼主:紫冥的纪念 字数:69847字 评论数:104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祭天,先试试能不能发

紫冥的纪念2018-10-12 14: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从山上采了药草回来,画凉匆匆忙往回家赶,也顾不得身子难受,愣是快着步子,只因夫君杨煮酒定了时间,若是迟了便得受罚。
这上一桩的责罚还没过去呢,他可不想再添一桩。

进了家院子,将装草药的篮子往药房一搁,他便直接回了屋。
屋内整洁干净,初看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比普通人家多了一面宽厚的屏风。

画凉走至屏风后,利落的褪了里裤,跪倒在地毯上,上身伏地,将臀部尽量耸高,而后安静的等待那人的到来。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房门才再次有了动静。画凉闻声又压了压肩膀,消瘦的身躯呈现一个极好看的弧度。

男人和门进屋,缓步至屏风后,一眼瞧见跪伏于地,挺着翘臀等他的少年,不禁扬起了嘴角。

他也不说话,直接过去半蹲下身,将原本遮盖着羞处的长袍撩起,露出带着青紫的嫩臀。
这些伤,都是这几日他给添的,无法,家规既然立了,就必须遵守,饶是再疼他,也不能太纵着。

骨缝之间还顺着一根细软的流苏,他伸手拉过,只轻轻一带,这身下的人便起了一声低呼。
将流苏继续往外拉,本是藏在洞穴内的圆柱形玉势随即显现。

‘带着它上山,是不是很不舒服?’
他选的玉势并不大,也就将穴口撑开些许,只是身体里多了样东西,总归是难受的,何况,他采药时总得有个攀爬。

可他若因着难受自行将玉势取出,那先前的责罚就得全数作废,并且翻一倍从头再来,杨煮酒相信,他没那个胆子。

‘嗯……’画凉轻声应答,也不敢多讨委屈。

男人心里虽是不舍,嘴上却仍硬气。谁让他取了个不听话的小媳妇儿,总得使些小手段,才能将人驯服呢!
‘ 以后还敢不敢不顾自己的身体逞强了?’

说起受罚的原因,画凉也是一肚子苦水。

一月前,邻村突发瘟疫,他二人前去给那些村民医治,过程并不顺利,而他也因为研制药方亲身试水。

结果伤了肠胃不说,人还昏迷了整整三天,若非他家男人医术高明,他还指不定能不能醒来。
杨煮酒没有立马罚他,而是等他身子好些了才开始实行规矩,这都第七天了,还剩三天。

‘不……不敢了……’画凉认错态度素来良好,绝不给自己找任何借口,因为,找了也无用。

他认识杨煮酒得有九个年头了,这些年他也没白跟着人家,从最初的不懂一丝药理,到今天的已经能给人看病。
除却自己用功以外,最重要的还是杨煮酒教学严明,说一不二,学的好便好,学不好便罚。

跟他确定关系后,这层师徒间的教导全然演变成了夫妻间的规矩。
杨煮酒出身名门,虽然如今隐居山野,可他严谨严厉的性子从未改变。有时候虽也令他不好消受,他却,从不敢有怨言。

‘真不敢才好。’杨煮酒语气里透着无奈,当初若是知道他会为了救人不顾自己的性命,他或许根本不会教他学医。

起身坐矮榻之上,随手拿过搁书案上的三指宽竹板,在腿上轻拍了两下,画凉便知趣的跪移过去,而后乖乖趴人腿上两手撑地。

等他摆好姿势,杨煮酒才将竹板按他臀上
‘十日,每日三十下,罚你不爱惜身体,认罚吗?’

他每日例行惩戒时都会说同样的话,画凉也是一成不变的应答
‘认……是我不对,夫君要怎么罚,我都认……’

‘既然认罚就好好受着,疼可以喊出来,若是乱动或是挡罚,数量加倍。’这次他没再等人回应就直接将板子甩了上去。

画凉身形瘦弱,臀部却很是挺翘,二十岁的年纪,皮肤洁白如玉,嫩的好似能滴出水来。
只是可怜的小臀因连日来的责打失了原本的白嫩,青一块紫一块鲜有完好之处。

‘啪啪啪……’清脆的击打声应着画凉的闷哼响彻屋内。
两块臀瓣被打的一颤一颤,竹板扫过之处随即泛白,很快又恢复红紫,比着昨日又肿了一分,看起来着实可怜。

杨煮酒分为三组,每组打十下,为了让他得到教训,故意使了七分力道。他一习武之人,七分力足以匹敌常人的十分力了。

紫冥的纪念2018-10-12 17: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打过二十下,杨煮酒停下来,用空着的那只手抚上臀圌肉,摸着硬块,又使力将其揉开。虽是好心的行为,却令身下的人痛的更明显了。

‘嘶……’好疼……

杨煮酒闻声顿了顿动作,又仔细盯着红紫的臀圌肉看了许久,这次罚这样重,恐怕得好些日子才能恢复白圌皙了。
可他并没有因此心软,再次扬起竹板打完了剩余的十下。

他没再给他揉,而是将人提了起来,他知道连着十日的三十下定是不好受的。

画凉这会儿额间已泛起了一层薄汗,发梢粘在鬓角,竟然添了几分娇圌媚
‘去墙角跪着,记得把你那不听话的小臀露出来!让它来帮你警醒自己,以保下次不敢再犯!’
前一句还是严厉的口吻,后一句便彻底软了下来
‘一个时辰后出来吃饭。去吧。’

画凉也不扭捏,一步一挪的过去墙角屈身跪下,两手提起衣摆,垂着脑袋也不知在想什么?
杨煮酒就这么原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走出房门,去到药方,将画凉采回来的草药分配完毕,该采撷的采撷,该晾晒的晾晒。

处理完药材后才进了厨房,开始准备二人的晚餐。待画凉出来时,杨煮酒都已经将菜烧完了。将乘好的饭端他面前
‘坐下,吃饭了。’

画凉似乎有些为难,却还是硬着头皮坐桌前。可这顿饭注定吃的不安稳,屁圌股太痛了,再蹭着坚硬的木凳,着实难忍。

杨煮酒不断往他碗里夹菜,却发现他只扒楞着饭粒,根本没动几口。
瞧了瞧他倾斜的身子,一半屁圌股是直接挂在凳面外,想是没处理过的伤处太疼了。
罢了,他的目的只是让人不敢再随意折腾自己,可不想再给他饿出病来。

搁下筷子忽的就站了起来,画凉惊恐的望着他,似乎是被吓到了,却听他说
‘先不吃了,回屋我帮你上药。’
见人还呆愣着是直接一把将人抱起,踏着稳健的步子再折返屋里。

床上,一人坐着,一人趴着,一人衣冠整齐,一人只着单薄上衣。
坐着的男人面容冷峻,一双不大的眼睛此刻却尽是柔情蜜圌意,趴着的少年看不见他的表情,只一心感受来自于身后的痛楚。

‘饭菜都凉了,你想吃什么,等会儿我去做。’他的手覆在人臀圌肉上,不停给揉着,刚上了药,必须将它揉开,这样才能充分吸收。

画凉觉得味里苦涩,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
‘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听起来可真是敷衍!杨煮酒半俯下圌身凑近他耳朵
‘看来我们画儿是上山采药还不够累呀?不如,我们把晚上要办的事提前做了可好?等运动完了,你自然就知道想吃什么了!’

画凉还没想明白,就已被人整个捞起来摆在床上,跟着就有什么坚圌挺顶在了自己的后圌穴,没有润圌滑,没有前圌戏,杨煮酒就这么进来了……

虽是戴了一日的玉势,杨煮酒这么硬圌挺着进去还是弄疼了画凉。
可杨煮酒什么时候想要,给不给他润圌滑,从来都是由不得他的。
从十年前,他把自己从垃圌圾堆里捡回家起,他就是他的人了,他的一切,都是他的……

紫冥的纪念2018-10-12 17: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啊~一上来好感动啊!第一次写这样的类型,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喜欢那~

我会加油的嗷~今天有文哈,emmmm ……还会有那么一拍

紫冥的纪念2018-10-13 16: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先说一下哈,这两章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写的,所以可能有点,嗯……虐?以后会好的,要相信我,我是善良滴娃儿……

紫冥的纪念2018-10-13 19: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被吞啦,好烦啊

紫冥的纪念2018-10-13 19: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紫冥的纪念2018-10-13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紫冥的纪念2018-10-13 20: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还有一部分小虐……有人要看吗,小心脏能承受吗

紫冥的纪念2018-10-14 15: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次了


紫冥的纪念2018-10-14 19: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再吞我死给你看


紫冥的纪念2018-10-14 19: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骚瑞,今天没憋出来文,明天看看波

紫冥的纪念2018-10-15 22: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来更文啦,有银不

紫冥的纪念2018-10-16 18: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日之后杨煮酒的心情总是很阴郁,因而使得养伤中的画凉也过得战战兢兢。
杨煮酒暂时关了药铺,整日窝在药房里,不知在研究些什么。

过了两三天,画凉便不赖在床上了,本也没伤的多重,只是那日耗费精力太多,他的身体一直也不是太好,所以杨煮酒才让他多躺两天。

画凉不擅厨艺,可杨煮酒没空的时候,他总也得做,总不至于出去吃。
在厨房里倒腾了好一阵儿,才端着一碗面相看起来有些恐怖的面条走药房门前,半天都不敢敲门。

一是怕叨扰,杨煮酒做什么事都特别认真,一头扎研究里时更讨厌有人打扰,二……他怕他烧的这个面会吃坏人肚子。

犹犹豫豫许久,正想转身回厨房再烧一碗,门便开了,杨煮酒一脸倦容的盯着他,以及他手上的面?
‘你煮的?’

‘嗯……’ 小脑袋垂的低低的,说话时都不敢看人眼睛。

‘拿来吧。’等了许久那人都不给,杨煮酒干脆自己上前端过来,一屁股坐台阶上便开始吃。

画凉站一旁惊愕的看他不下片刻就将一大碗面都扫干净了,不禁咽了咽口水。
待碗底朝天,他才蹲下身将自己的帕子递过去,又顺手将空碗拿回来,喏喏的问
‘杨哥,好……好吃吗?’

‘难吃!’实话实说,太难吃了。这孩子定是把糖当盐放,把醋当酱油了!又酸又甜……说不上来的口味。

‘那你还……’整碗清空了?

‘因为我饿。’
杨煮酒似笑非笑的瞅了眼他,直起身拍了拍袍上的灰尘,突的一把拽过他胳膊拉近自己
‘怎么又喊我哥了?那天叫夫君不是叫的好好的?’
别扭孩子,收他当徒弟时不肯喊师父,都是夫妻了还天天喊哥,他是收了个弟弟入房是怎么的?

画凉脸颊微红,想起那日的放浪就整个浑身不自在,他本就不是特别主动的人,都快叫杨煮酒给训成荡夫了!
‘你忙吧,我去收拾屋子……’

‘等会儿!’拉回欲走的人, 将衣袋里的一张薄纸放他手里
‘屋子先别收拾了,你上山去给我找这些药材,很重要,现在就去。’

画凉摊开纸张来看, 白花蛇草、地丁、败酱草、土茯苓、山豆根、天葵子、穿心莲、半枝莲……
这些都是解毒用的,莫不是……有人中毒了?

将纸合起来收进衣袋里,又听杨煮酒吩咐
‘天黑前回来,不许贪玩,听到没有?’
这孩子性情温和,行事慢悠,贪玩是不会,就怕他动作太慢误了时间。

‘知道了。’画凉应了一声便去院子拿了药篮子出门。
其实,杨煮酒写的这几味药都是极其普通的药草,只是这个时节不一定都能找见。

因而, 他还是费了好些时辰才给找齐其他几味,除了天葵子。
这味草药初夏盛长,如今已快入秋了,恐怕多数都已枯死,他都快将整座山给翻遍了仍是没找得。

抬头看了看天色, 再不回去天就要黑了,回去晚了杨煮酒又得不高兴,可是……他说这些草药非常重要,如若少了一味,会不会影响救人?

他也没顾得多犹豫,就是回去挨罚,他也得把药材找齐了。又翻了一座山,最终在山背后的一个山坡前发现了天葵子。

他几乎是跑着过去,将那药草小心的从土中挖出,放进药篮,起身正准备走,却突闻人声。 哀鸣声,很微弱,很低沉……

他顺着人声寻到坡底,远远看着似是有人倒在那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过去救人,步子都已迈出了,却想起来杨煮酒的教训,瞧瞧时辰又这么晚了……

反正已经晚了,不妨救完人啊?而且,这也不算……私自给人瞧病吧?
他这么说服自己,猫着步子靠近那人,乍一看险些给他惊出魂来。

衣服上,袖子都是血,腿上也有一个大窟窿,脸被血蒙的看不清长相,看身形当是一个青年男子。
画凉蹲下身,探了探他鼻息,还有气,试着叫唤
‘诶?你还醒着吗?能听到我说话吗?’

重伤中的人似是有了意识,使力睁眼看了看他,却是没能说出来一句话便又昏死过去。

‘诶……’罢了,先给人治伤罢。画凉放下药篮,就近找了一些止血的草药给他敷好,又撕了自己袍子上的布料给他包扎上。

胸口,右腿,左手,均是刀伤,伤口不浅,但还不至于丧命,就是失血过多,才致人昏迷。
他拿过人手腕给把脉,这才发现,他似乎除了外伤还中了毒,至于是什么毒,他一时间也探究不得。

这么一折腾,天早已黑了,这附近也没个人家,画凉只得给人拖进他过去常用来躲雨的山洞里,给烧上柴火,才不放心的离开。

杨煮酒本是在药房里一心钻摩没顾得上画凉,只是中途肚子不舒服上了趟茅厕才发现,这孩子都这个时辰了还没回来。
他焦急的在门口踱了许久,正准备出门寻人,便看那熟悉的身影晃晃悠悠小跑着靠近。

本还存着侥幸,希望没让发现的画凉,在门口瞧见杨煮酒时心便凉了半截,完了完了,又要挨打了!
‘杨……杨哥,你……你怎么出来了?’

原本的担心在看清画凉这小模样时,心火整个就直接被撩了起来。
小脸尽是泥泞不说,这衣服也破了,鞋子也湿了,两只手上黑不溜秋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给挖煤去了!
采药能采成这个样子,他还是第一次瞧见。

‘进屋!’杨煮酒低呵一声扭头就走。画凉只得乖乖跟他身后。

>>>>>>>>>>>

打不打呢?#(你懂的

紫冥的纪念2018-10-16 19: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就是上来溜一圈,然后就溜走了……

紫冥的纪念2018-10-18 12: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要出远门,收拾完行李就来更文,稍等我会儿

紫冥的纪念2018-10-18 18: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来啦,感谢关心嗷,我会注意哒

接上

>>>>>>>

进了大厅,画凉仍背着药篮,垂着脑袋搅着双手,大气不敢出。

杨煮酒就站几步外瞪他,瞪着瞪着便忍不住上前,一把拉下他肩上的药篮子,把人一带摁茶几上就开始揍。

画凉趴那儿动都不敢动,更别说求饶。他一直纳闷呢,杨煮酒练的也不知什么铁砂掌,手打起人来永远比板子还疼!
再加上气头上没收住力,这没几下,他便觉得自己的屁股马上就要熟了,可以上桌了。

眼瞧着隔着布料的小臀都已明显肿起,杨煮酒才止了动作,给人提溜起来,开始问话
‘说,这么长时间干什么去了?’

画凉吸了吸鼻子不让鼻涕流下来,虽是委屈却仍硬憋着没让自己哭出来
‘找……找药材……’

‘就那几味药能找这么久?’

‘天葵子……都枯了,找了很久才找见……’

‘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天太黑看不清山路……摔……摔沟里了……’

杨煮酒瞥了眼躺在药篮最上方的天葵子,心想着孩子应当是没骗他,又拉着他左右上下查看一遍确定没有摔伤,这才松了口气
‘出门前我怎么说的?’

‘天……天黑前必须回来……’画凉两手不停挫着衣摆,硬生生给布料搓出了一层褶皱。

‘你怎么做的?’见人没了声,又是一身的邋遢样,杨煮酒顿时没了收拾他的心情
‘今天这账我先给你记着,回屋去把自己收拾干净, 然后乖乖睡觉,我还要忙一会儿,不用等我了知道吗?’

‘哦……’画凉还有些惊讶,今天就这几巴掌就放过他了,看来杨煮酒是真忙,还好他没往细了问,不然,他真怕自己招架不住。

结果等了一晚杨煮酒都没有回来,屁股让揍的那几下生生疼了他一晚上,没杨煮酒允许他也不敢上药,就这么疼着迷迷糊糊睡过去。

第二日清晨醒来, 大老远从街上买了早餐,准备给人送去,才走至门口,杨煮酒就出来了。
又丢给他一张药单子,画凉正愁该找什么样的借口上山,如此反是省事,二话不说便上了山。

他没急着采药,而是先去了山洞,可进到洞里却发现,那人竟不在?
伤的这样重应当走不了太远,可这人……
‘啊!’他正奇怪呢,脖子就突然让人给掐住了。

那人身形高大,比他不知壮多少,一个锁喉就直接给他固定在石壁上,动弹不得,上头传来一阵低沉沙哑的质问声
‘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

画凉让掐的透不过气,脚尖都快离地了,他扑腾两下无果,两只手抠着人一只手都起不了一丝作用,就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断气时那人终于松开了钳制。

‘咳咳咳……’画凉捂着脖子躬身直咳嗽,好家伙,差点折他手里。

那人等着他喘匀了气才极其不耐烦的再次问道
‘说,你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

画凉顶着一张泛红的脸瞅他,心想着他定是把自己当成坏人了,忙解释来
‘我是一个大夫,上山采药时发现你的,是我把你带到这儿……这儿的……’
他还是有些喘,甚至觉得下一口气都快接不上来了。

那人盯着他细细看了许久,清秀好看的模样,纤瘦却并不矮小的身形,肩上背的应是药篮?这么看到也不像是个习武之人,随即松了紧绷的心绪
‘是你救的我?’

‘嗯……’画凉让掐的两眼直含泪,却没想和他计较,一心还是记挂着他的伤
‘你坐下,我来给你看看伤。’

那人犹豫片刻,依声靠着岩壁坐下。
画凉蹲他跟前,查看了他胸口,手上以及腿上的伤,血是止住了,但要痊愈,待在这儿恐怕不行
‘我看,你还是下山吧,去城里找个大夫看看,这里环境不好,不适宜养伤。’

‘你不是大夫吗?’那人明显有些不耐烦,半句废话懒得多说
‘有你给我治就行了,等我能走了我就离开。’

画凉心下琢磨着,这人说不定是给人追杀才逃这儿的,进城确实不太合适,他也就没再多言。
出去给人弄了点水,用沾湿的帕子替他擦了擦脸,画凉才算看清这人的长相。

五官端正,眉眼俊俏,棱角分明,年纪与他相仿,就是有种天生的气场,目光带刃,想必不是一般的主儿。

那人看画凉盯自己看了许久,才半带威吓的说
‘把我的相貌看清了,就不怕我杀了你灭口吗?’

画凉闻言惊了惊,却又很快稳下来
‘我又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你干什么的,你杀我干嘛?’

那人竟是觉得这孩子很是有趣,不自禁的便笑出声来
‘如果你知道了,恐怕你就不敢救我了。’

‘我是大夫,大夫就是救人的,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我都不可能见死不救。’他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递给他
‘这是内服的,每日一颗。’
扭身又从药篮子里拿出一袋馒头,这还是他偷偷买的
‘如果你不下山就在这儿养伤,我能出来就来看你, 其他的我不会问,你当然也不会告诉我……’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突然问话,止了画凉的碎碎念, 脸上的神情也温和了许多。

他不凶神恶煞了,画凉也就不那么紧绷了
‘画凉。’简单二字,回问
‘你呢?’想想,问名字似乎也不太恰当
‘如果你不愿意说……’

‘你可以叫我游龙。’

游龙……好特别的名字。画凉点了点头,起身准备离开,今日可不好再耽搁了,却才走两步,就让那人拽住了衣袖
‘你明天还会来吗?

紫冥的纪念2018-10-18 20: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画凉回过身看他,对上他眼里的期待时竟有一丝恍惚。这人可真奇怪,一会儿凶巴巴要吃人的样子,一会儿又可怜兮兮羸弱的不行,无奈撇了撇嘴
‘我尽量……’ 之后便离开了。

之后的几日皆是如此,画凉借着采药的名堂每日都会去山洞看他,带去吃的,穿的, 用的。

渐渐的,游龙也彻底卸了对他的防备,甚至,还有些喜欢这个年轻好看的小大夫。
直到有一日,他等了一天一夜,没等来那人……

>>>>>>>>>

下一章小画凉要落难惹……

紫冥的纪念2018-10-18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楼楼还再外面还没到宾馆,楼楼下一章还没写完,如果晚上能搞定我就放出来,如果不行可能要明天或者后天惹

紫冥的纪念2018-10-20 20: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不着急啊,楼楼今天凌晨才回到家里,白天折腾折腾,晚上一定来更,等我哟

紫冥的纪念2018-10-23 12: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