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叽*温暖】我成了你

楼主:anna的橱窗 字数:4676字 评论数: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等我成了你,知你、懂你时,希望一切,都不算太晚。


anna的橱窗2019-07-08 22:33: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镇楼图源于“凯尔经的秘密”]
爸爸很忙,
平时很少和我一起玩,
有时他会摸摸我的头,
一直摸到天线。
妈妈说爸爸是个很厉害的人,
很多人都尊敬他爱戴他,
他也一样爱他们。
在我印象里,
爸爸就是一个大大的背影,
在等离子火花的光辉下照耀出来的剪影。

anna的橱窗2019-07-08 22:42: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爸爸很厉害,
这是妈妈说的,
妈妈不会骗我的,
她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爸爸很爱妈妈,
妈妈也很爱爸爸,
我都爱他们俩。
不过,我更崇拜我的爸爸,
他是宇宙警备队的队长。
宇宙警备队呐!我最想去的地方,
妈妈说我得变强才能实现我的愿望,
放心吧妈妈,我会成为像爸爸那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

anna的橱窗2019-07-08 22:48: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我交到一个玩伴,他是一只小怪兽
我们是在后山的训练场里认识的,
怎么认识的…
这……
嘻嘻,我能不说吗?
怪不好意思……
我告诉他我的梦想是打倒世界上所有的怪兽时,
他跑了,
说好要陪我练习的。

anna的橱窗2019-07-08 22:54: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妈妈拍拍我的脑袋告诉我,
怪兽也有好的坏的,
那我就只打坏的就行了,
只是…那家伙躲到哪里去了?
怎么找不到啊。

anna的橱窗2019-07-08 22:54: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唉,爸爸生气了,
妈妈告诉我爸爸不希望我变得和他一样,
我喜欢爸爸,为什么不能和他一样?
变得更强?
那好,我就变得更强,保护爸爸妈妈!
妈妈听我一说乐了,
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她很喜欢笑,
也很喜欢像个小姑娘似的扎着双马尾辫,
她说,
她每次见到爸爸,都像个小姑娘。

anna的橱窗2019-07-08 22:59: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爸爸受伤了,
妈妈坐在门外等着,
我趴在房门听着,
里面的声音我听的一清二楚,
尤其是爸爸急促的彩色计时器闪烁的声音,
像一颗不安的心,吓得我缩回妈妈的旁边。
爸爸是被一个叫安培拉的人打伤的,
不过那个人也被爸爸打得落花流水,
爸爸还是很厉害的。
妈妈妈妈,
你为什么不去治疗爸爸?
没事的妈妈,爸爸很强的。
妈妈搂住了我,
泰罗我的儿子你别怕,
你别怕你爸爸会没事的。
我躺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
感受到妈妈的颤抖。
我不怕我不怕,
我现在是个男子汉了,
妈妈你也不要怕。
可妈妈的泪水也让我感到害怕,
我好像也在发抖。
妈妈,
别怕,
有我呢。
扑通扑通扑通,
我听到了妈妈的心跳。

anna的橱窗2019-07-08 23:08: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受伤的爸爸更加亲近,
他可以躺在病床上听我讲学校里的事和哥哥们的事,
他也会和我聊聊天玩玩游戏,
他还笑了,
虽然是病态的笑但我还是很开心。
妈妈问我想不想让爸爸早点康复,
其实我还真的有点不想,
但我也希望爸爸能早日康复。
唔,我是不是个坏孩子啊。

anna的橱窗2019-07-08 23:22: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我一直向梦想出发,每天和我的怪兽朋友一起练习,
有时候我也只能一个人对空气拳打脚踢,
但也不是没什么长进,
看,我自创的“燕式飞踢”,
厉害吧!
妈妈说,做“奥”不能自满,
要想做一个又咸又香的“咸蛋”,(字幕君的锅
必须得不断完善自己。
现在,我长大了,
身上也有了和哥哥们一样的肌肉,
当我展示我的肌肉时,
他们还是笑我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
哼,等着瞧。
我兴致勃勃的展示我的“燕式飞踢”,
和我这些年来的格斗技能,
但父亲居然不高兴。
三哥说我这样子已经不错了,
但父亲还是把我拉到后山,
对我进行训练。
我瞬间发现原来我与父亲的实力相差这么远。
父亲问我,知道为什么输给他吗?
不是因为我年纪小,也不是因为我实力不够,
而是因为我没有技巧,
不懂得如果利用对方的弱点,找出对方破绽。
这样下去,我只能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
永远进不料宇宙警备队。
母亲说我还小,
可父亲却执意要我去地球历练,
他说我现在长大了,
就是还没成熟。
慈母多败儿。
父亲是这样对母亲说的。
如果不希望我成为温室的花朵,就去让我去地球历练吧。
这一句话,连母亲也不多说了。
我也对地球充满了憧憬,
听哥哥说地球人是我们曾经的模样,
从他们身上能感受到强大的能量。
母亲,
请让我去吧。

anna的橱窗2019-07-08 23:45: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上面有点水,接下来开始就好看了(。・ω・。)ノ♡呵呵照样水(ノ_ _)ノ』
我在地球学到了很多,
哥哥们和母亲也会去看我,
但我很少看到父亲,
除了几次很重要的事,我都没怎么和他见面,
太忙了吧,他一直都很忙。
二哥说他现在担任“总司令”这个职业,
他应该更忙了。
我地球历练回来直奔宇宙警备队。
我一眼看到的父亲,
身披红色披风,
头上的奥特天线在等离子火花下泛着淡淡的光晕,
像极了我小时候熟悉的英雄。
母亲唤我一声我才看到她,
我这时候才发现,
母亲好像变小了,
像被洗衣机洗过的毛线衣一样缩水了,
以前,看母亲我会很熟练的把头抬这么高,
现在,同样把头抬那么高
眼前的人却是父亲。
我长高了,
母亲说,
也瘦了很多。
妈妈还是那样,
扎着双马尾,
像个小姑娘。
父亲还是老样子,
不说话,但我感觉到他在看我,
像看一个新生儿。
看来你在地球上学到了很多啊。
父亲很少和我聊天,
这让我很意外。
然而,
我只是嗯了一声。
我突然感觉我们之间好像突然多了层隔阂,
冷冷的把我们隔开,
彼此遥望,
遥远的不知道如何靠近。
我真的长大了,
不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
那样纯真,那样快乐,
不会和父亲一番较劲,
坐在后山的最高处嘟着嘴抱怨父亲。
母亲带我到她们银十字那里洗个光子沐浴,
缓解缓解身上的疲劳。
父亲则送我一程。
一路上,我们彼此沉默,
父亲要去司令部才送我一程的,
分开时他又和我说话,
只是一句问候:
照顾好自己,别太累。
我笑着对他说:
你也是。
我没有说出那两个很久没叫的字,
“爸爸”。

anna的橱窗2019-07-09 06:17: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宙达,
这个父亲曾经的对手复活了,
父亲把这个重任交给了我,
母亲很担心。
泰罗不可能一直受到我们的保护,
他总有承担自己未来的一天,
而且,他已经长大了。
父亲说得没错,
燕子小的时候父母会为它遮风挡雨,
但总有一天它会羽翼丰满,
用它剪刀般的尾巴剪开雨丝迎接风雨。
母亲深情地看着我,
仿佛我下一秒就会消失。
她是大公无私的银十字队长,
同样也是个疼爱
甚至有些偏爱孩子的母亲。
我等你的好消息。
得到妈妈的肯定,我出发去找宙达,
走之前,我感觉到肩上一热,
父亲把手放在我肩上。
要小心啊,泰罗。
我心头一暖,
嗯,我知道了。

anna的橱窗2019-07-09 06:43: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现在我成了奥特竞技场的教官,
也是宇宙警备队的一员,
很母亲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
母亲也不好意思像以前一样
拍着我虎头虎脑的脑袋,
而是拍着我的肩膀。
泰罗啊泰罗我的孩子,
你现在已经很出色了,
你父亲一定为你骄傲。
父亲他,
从来没有叫过我儿子,
现在,
我已经把这种寄托放在母亲身上。
我爱的慈母。
万万没想到的是,
再次见面竟是这种情况,
贝利亚入侵光之国。
我看见父亲倒在我面前,
在光线即将伤到母亲时
我冲了上去,
挡住这股冲击。
泰罗!
母亲叫得甚是悲痛。
我现在还记得
我还听到父亲在叫我。
贝利亚真的太强,
等离子火花还是被他带走了,
我守住最后的光芒时好像还听到一句:
我们的儿子守住了最后的光芒………

anna的橱窗2019-07-10 10:07: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肯他
不善言辞
但他确实是个好父亲
母亲对我说
你呀
和他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_____
时间似流水
我也成了父亲
我给他取名叫“奥迦”
从医院里报出他
我就悄悄的
悄悄的叫了他一声“儿子”
我平时这个被哥哥们戏称的“三寸不烂之舌”
竟然在这个肉嘟嘟的小光球面前打了结
绕了弯
鹅叽?
什么鬼……
哎哎哎好好好不哭不哭!
不哭哈
最后还是母亲跑过来抱他
把他哄好
哄睡了

____
你这带娃技术和你爸有的一拼
妈妈笑着戏我
她还是扎着双马尾
还戴着那个恶魔角发绳
你爸爸送我的
好看吗?
虽然老了
但妈妈还是那么光彩照人
而父亲
还是老样子
就是变得更犟
更加孩子气
和头牛似的看着你
用鼻子吹气
更悲剧的是他一抱小泰迦就不肯放下
你完全可以想象
一个快步入六旬的人抱着一个嫩嫩的肉球
摇啊摇啊摇
就像一个人工摇篮
阿不
是奥工摇篮
还哼着小调
抱出去溜娃还不让人碰一下
大家都说
奥特之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傻乐傻乐的
我呢…
心里总时不时的有些酸
又有些暖

anna的橱窗2019-07-10 12:57: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肯他
不善言辞
但他确实是个好父亲
母亲对我说
你呀
和他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_____
时间似流水
我也成了父亲
我给他取名叫“奥迦”
从医院里报出他
我就悄悄的
悄悄的叫了他一声“儿子”
我平时这个被哥哥们戏称的“三寸不烂之舌”
竟然在这个肉嘟嘟的小光球面前打了结
绕了弯
鹅叽?
什么鬼……
哎哎哎好好好不哭不哭!
不哭哈
最后还是母亲跑过来抱他
把他哄好
哄睡了

____
你这带娃技术和你爸有的一拼
妈妈笑着戏我
她还是扎着双马尾
还戴着那个恶魔角发绳
你爸爸送我的
好看吗?
虽然老了
但妈妈还是那么光彩照人
而父亲
还是老样子
就是变得更犟
更加孩子气
和头牛似的看着你
用鼻子吹气
更悲剧的是他一抱小泰迦就不肯放下
你完全可以想象
一个快步入六旬的人抱着一个嫩嫩的肉球
摇啊摇啊摇
就像一个人工摇篮
阿不
是奥工摇篮
还哼着小调
抱出去溜娃还不让人碰一下
大家都说
奥特之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傻乐傻乐的
我呢…
心里总时不时的有些酸
又有些暖

anna的橱窗2019-07-10 12:57: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最好笑的是在奥迦快会说话时
全家人都想知道奥迦小宝贝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父亲还总是念叨
快叫我爷爷呀
爷爷爷爷爷爷
活脱脱的一个老顽童
母亲时常抱怨我
说我不要总是忙着工作
多看看奥迦这个小娃娃
不然
原本还没有猫大的孩子
一转眼就快有你半个身子高了
而父亲则说
好好工作吧
照理好光之国
光之国是我们的家
这个家里还有我们呢
这句话我以前听过
那时候是母亲对父亲说的
好好工作吧
家里不是还有我嘛
管理好光之国才是大事啊
回到家父亲儿子都已经睡去
妻子则高兴的告诉我
泰迦说话了!
我笑着问他说了什么
她说
是爸爸
____
那天
我突如其来的回来的早
给了母亲一个大大惊喜
我没看见父亲和泰迦
问他们在哪里
他俩去公园玩了
母亲笑着
泰迦已经会走路了吗?
我居然还没有意识到
走到奥特拟态公园
正好赶上西边的晚霞
太阳藏在云朵里
把光线压的极低
彩霞散在天边
橘光照耀着整个世界
仿佛这个世界都是温暖的
公园里
一老一小
手拉着手
走在干净石板路上
晚霞的光照在他们身上散发着一圈温暖的光晕
美丽的让我只想静静的看着
心里涌现出一股十分复杂的心情
我走过去叫了一声

老人转过头
泰迦高兴地跑向我
老人的眼里闪着温柔的光芒
我们就这样牵着手走着走着
仿佛投入在温暖的夕阳下
与它融为一体
______
这是一篇简单的父子文,沉默的父亲,沉默的儿子,却是一样的爱,希望你阅读愉快。

anna的橱窗2019-07-11 19:04: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70是两代人,但三代人之间的情感更加微妙。
一个父亲往往会对自己的孩子严厉而对自己的孙子很温柔,很温柔。这一点在很多人身上实践都过,就像是为了挽回他们曾经对自己孩子缺失的爱。还有可能是老人的生命力开始薄弱,而新生儿的生命力非常活跃,一个老人面对自己的孙子,可能是他重拾童心的最好方式。
父亲除非是在紧要关头,否则不会那么轻易的关心你,照顾你。有时候你受了轻伤,大哭的时候,他也只告诉你,他自己曾经也这样子,也受过比这更严重的伤,但是他什么事都没有。还告诉你,不要怕,不要伤心。但有时候他也会软下心来给你上药,稍稍的安慰你,但是语气不会多么温和,尤其是当你长大了。
现在我长大了,这些事情也应征在我身上。爸爸教我独立,独立的我学会观察。从我的上代,上上代,还有的同代弟弟来看,三代父子之间就是这样。
我不知道,在苗语中有没有“父亲”这个词。但是每次回到乡下我爸从来没有叫我爷爷“爸”,他们恐怕也不好意思当着我爸的面说“儿子”。但这都不重要,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彼此是家人。
_______
(写后感来也!作文警告
主角是泰罗,但我只写他幼年和他成年时的情况,没有他老年时的情况。其实我还想着再写一下奥特之父和泰迦的情况,后来想想还是没必要。因为他们两对父子,三代人,彼此情况都很相似的。
泰罗的童年可以影射出泰迦的影子,而泰罗的成年可隐射出奥特之父的年轻时的样子,而当上爷爷的奥特之父,他自然隐射出泰罗未来的样子。
既然都已经告诉你们了,那么重复笔墨又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最主要的一点是因为我还没看过泰迦(●—●))
原本这种写作手法类似于日记,但是后来想想,这种日记还是不要记在本子上好,而是在心里。虽然这样做,时光会流,笔迹会淡,但是他所留下的韵味却很难忘记,就像残破画卷里的墨香一样那么清晰,一样的好闻,不减当年半毫。
后来就成自述了,这样可能比较有点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写的怎么样?但是我被自己感动了,一个被自己感动的作品肯定不是什么坏作品。
而且,70我也很喜欢

anna的橱窗2019-07-12 07:31: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
打错了(#-.-)

anna的橱窗2019-07-12 14:13:00 发布在 m78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