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属于(F\/F)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Only_Double 字数:200779字 评论数:1794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给百度

Only_Double2014-12-27 13:2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属于风的 那就去飞翔吧
属于海洋的 那就汹涌吧
属于我们的幸福 该来的 终会来的
谨以此文祝福圈里的小盆友大盆友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Only_Double2014-12-27 13:3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一】
“潘老师,我下学期要出去实习了,我想差不多该把手头上的工作交接下了。”院系辅导员办公室里,一个清丽的声音打破了原有的宁静。
“子凌啊,你也不知道帮帮我,打你电话不是不在学校就是你说很累…难得出现就说要交接工作。”潘老师无奈地停下手头上的活,抬头看着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一般找不到的学生,“那程书记找到接班人了吗?”
“纪尧。”程子凌的回答十分简洁。
“她是不错,可毕竟不是我们专业的,而且她今年也大三了,我可不想过几天又要交接工作了。”
这是潘老师头一次否决程子凌的意见,程子凌心里虽有些不悦但也并未表现出来,只是回问:“那潘老师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潘老师拿起笔在A4纸上写下了一个名字和一个短号,笑着递给程子凌。
“叶羽?怎么没听说过,我们专业大三有这个人吗?”
“她今年刚升大二。”
“这…不太合适吧,一般都是大三接班,大二,很难服众。而且,她还不是团委的人吧。纪尧是众望所归。”程子凌皱了皱眉,如实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明晚你们不是有招新面试吗?能不能服众就看你程书记怎么培养咯。”潘老师笑呵呵地说。
程子凌是明白老潘这么做是有私心的,但以她对老潘的了解,她是个很有原则说一不二的人,能让她如此推荐,程子凌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那行,明晚我亲自给叶羽面试,若她过不了的话,那么潘老师你就别怪我了,毕竟纪尧才是众望所归。”
“成。”

“叶羽,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啊?我不在Y市潘老师。”
“你又跑哪去了?!”
“今天下午没课我出去玩了呗。”
“你以后离开Y市境内必须向我汇报。”
“哦~”
潘老师无奈的挂了电话。

Only_Double2014-12-27 13:38: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之前格式似乎有点问题,删掉重发了下,前排回复的童鞋不好意思啦

Only_Double2014-12-27 13:4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二】
周一课上,叶羽收到了一条团委的面试短信,心想我又没报名干嘛发我,便回了一条:同学发错了吧。刚显示发送成功,电话就来了,正是刚刚发短信的号码。还好提前调了振动,不然就等着被行注目礼了。本不想理会,可电话势有你不接我就一直震的架势。叶羽弯下腰用课桌当掩体按下了接听键。好在是大课,不容易被发现,
“喂你好!”虽然有些不爽但该有的礼貌叶羽还是会做到。
“你是叶羽吧,我是程子凌,潘老师之前应该跟你提过吧。晚上7点来团委会议室。”
“可是我晚上有选修课。”叶羽还没说完对方已挂了电话。
“小羽,谁给你打电话啊?”坐在一旁的室友好奇地凑过来问。
“团委的,说是叫程子凌。”
“程子凌,我们学院的团委书记哎!”坐在后排在团委任职的同学凑了上来。
“团委书记又如何,很了不起吗?”叶羽想起自己大一面试学生会时的情景,那些所谓的学长学姐也不过是比我们虚长几岁而已,面试的时候只会问你为什么要进学生会的无聊问题。叶羽当时就因为直接反问他们有没有别的有价值的问题而从此与学生会呈现两条平行线。她玩过社团,做过义教,编过杂志,接触过不少学长学姐,但大学一年多,至今也没谁能让她打心底佩服过。这些最终也没激起她的任何兴趣,不过,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在叶羽的大学生活里基本每月都上演。也为此,叶羽目前在学校里无任何职务,这样自由自在的状态她很是享受。
“你不知道吗?团委书记向来都是老师担任,这是我们学校头一个由学生担任的团委书记!”后排同学再次出声把叶羽从思绪纷飞中拉了回来。
“是吗?”叶羽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改了主意,她决定选修课结束后去趟团委会议室。

Only_Double2014-12-27 13:4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三】
“请问这是团委办公室吗?”叶羽推开门问道,本来嘈杂的办公室顿时安静下来,叶羽“很荣幸”地被行了注目礼。
“我之前收到短信来面试,我是叶羽。”叶羽被看得很不自在,出声回答了所有人的疑问。
“面试早已结束了。”叶羽还未看清发声的本尊,就被一只手拉着向外走去,“你们都散了吧。”身旁的人抛下这句话后就拉着叶羽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楼道口,身旁的人停下了脚步,叶羽这才看清了眼前的这个人,灯光虽然很暗,但也能看出她皮肤很白,五官很精致,长发盘了起来,叶羽头一次觉得,原来长发,也能给人干练的感觉。
“我应该说得很清楚,面试是7点。”程子凌的话让叶羽收起了打量的神色。
“你是?”
“程子凌。”
“我在电话里说了我晚上有选修课,但你已经挂了电话。”叶羽不喜欢别人用这种语气跟自己说话,即使面前这个人让她觉得很舒服。
“现在事实是你没跟我请假并且迟到错过面试。”
“我没打算要面试,我没报名。”叶羽也不甘示弱,可话说出口却明显少了几分底气。
“这些你回去整理成电子稿,我明天一早要。”程子凌并未理会叶羽的话,将一叠写满字的A4纸塞到叶羽手里,“模版我会叫人发你邮箱。”
“现在已经晚上9点半了。”
“我知道。”
叶羽本想说我凭什么要听你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是刁难,但面前的这个人散发出的气场让人无法拒绝也不想拒绝。叶羽突然很想向眼前这个人证明自己。
“好!”
程子凌笑了,很漂亮,和之前的凌厉的感觉判若两人。
熄灯后,女生宿舍里,一团从电脑屏幕里发出的微光从天黑亮到了天亮。“程子凌,你写的这是什么字?!”上帝是公平的,是人都有缺点,看似完美的程子凌却写了一手大概只有她自己才能解读的汉字。对此,叶羽的心理状态可有四个字贴切形容:怨念爆棚!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于搞定了!一看时间已经是早上6:10。叶羽活动了下僵直的脖子,竟疼出一阵虚汗。
大学第一次通宵,不是因为聚会,不是因为备考,只因为一个见面不到12小时的人:程子凌。
上午一二节还有课,叶羽索性不睡了,室友们都还在睡觉,简单梳洗了下,叶羽就出了寝室打算去操场晨跑。
十一月的清晨已经有些冷了,叶羽一夜未合眼又只穿了一件单衣,即使跑完步还是觉得浑身发冷。再加上没吃早饭,脑袋都有些发晕。最糟糕的是出寝室时忘了带钱。时间还早,同学们大多还在熟睡,也找不到人借钱去买早饭。此情此景,请自行脑补一排乌鸦从头顶飞过…
叶羽想快些跑回寝室,可已然没了气力,只得咬着牙慢慢地往回走着,恍惚间都未察觉自己一直在发抖。
“早上出来怎么不多穿点?”抬眼一看竟是程子凌。
“东西我已经发你了。”叶羽回了一句便继续往前走,但很快被眼前的人拦住了去路。
“你一夜没睡。”程子凌用的是陈述句,她自己给的材料知道有多大的工作量,若非通宵绝不可能做完,而眼前这个丫头眼眶通红,脸色不好更是证实了她的想法。
叶羽没有回答,她只想快点离开。
“你不在寝室睡觉跑出来干嘛?”
“我一二节有课。”
“走,去吃早饭。”
“我吃过了。”
“哦?是吗?撒谎可是要被打屁股的。”说着叶羽身后就被拍了一下。
叶羽心中一颤,比起程子凌的举动吓到她的是自己心底的想法:程子凌,你,会是主动吗?

Only_Double2014-12-28 01:0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四】
“发什么呆。”
“没…没什么。”
时间尚早,食堂里基本没什么人,叶羽仍因自己刚才的想法而心跳加速,深呼吸一下,告诉自己别瞎想了。
“吃什么?”
“嗯,白粥就行。”
程子凌买了两碗白粥、两个包子和一叠咸菜,放在就近的位置上,招呼仍傻傻杵着的叶羽,“赶紧坐下吃吧。”
叶羽的反常在程子凌眼里的解读是一夜通宵累傻了。
“多少钱,我下次还你。”
“不用你还,赶紧吃。”
“那…谢谢你。”
程子凌伸手拍了下叶羽的额头,“你什么你,叫学姐,没大没小。”
“……”
“好了,你在这慢慢吃吧,我赶时间先走了。”程子凌看了看表,喝了口粥拿起一旁还用纸袋包裹着的包子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哦好。”
看着程子凌远去的背影,叶羽莫名的有种失落感,只是她自己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期待再见。
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已经起来了,对于叶羽通宵这件事,她们的反应就像听到了爆炸性八卦新闻般异常兴奋。然后发挥了当下自媒体的强大传播功能,见人就说,俨然一幅“奔走相告”的“美好”景象。
“unbelievable~小羽,你太牛了!什么事值得通宵啊!”叶羽的耳旁一直回荡着此类话语,如同催眠一般,叶羽在强撑了半小时后,妥妥地睡着了。
“小羽,下课了,回寝室睡吧。”一觉醒来,便已是下课了。
回到寝室,叶羽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早上与程子凌相遇的情景。她打开小号,在各个同城群里搜寻程子凌的名字,然后又顿时醒悟,发现自己很可笑,有谁会拿自己的真名当网名啊?!
正当她想关掉群窗口时,群下方一个熟悉的字眼让叶羽的动作瞬间停滞:凌!群名片里写着“女主”二字。
叶羽一边嘲笑自己别傻了一边却点开了那个头像。头像是灰色的不在线,打开对方的个人资料竟还同在一个区,“会是她?同名同姓的何其多更何况是网名。”
盯着寝室白白的天花板看了足足有5分多钟,叶羽发送了好友请求,验证信息是:找女主实践。

Only_Double2014-12-29 12:12: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五】
消息发出去了,可到傍晚都没有回应。叶羽越发觉得自己的举动十分可笑,劝自己别再胡思乱想了。
手机响了,是个短号,看着有点眼熟,“喂,你好,哪位?”
“休息得怎么样了?”是程子凌的声音。
“嗯还行。”
“恩,明晚七点来团委会议室开会,明晚总没选修课了吧。”
“没…”
“那晚上早点休息,材料整理得不错。”挂电话前程子凌还不忘补上一句,“记得把我号码存了。”
“哦。”

“咚咚”QQ消息提示:凌已通过您的好友验证。
“?”凌的头像亮了,发来了一个问号。
叶羽顿时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思虑再三,回复道:“你好!我想找女主实践。”
“既然同区,那现在出来见一面吧。”
“啊?这么快?”
“不是你想实践吗?”
“嗯…或者明晚?”叶羽被自己的回复也吓了一跳,但,她想赌一把。
对方一直没有回应,叶羽心跳得越发快了,两分钟后,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明晚不行,我有事。”
“加班?”叶羽赶紧追问。
“开会。”
“晚上还开会?”
“嗯,校团委开会。”
叶羽盯着屏幕看了一遍又一遍,生怕是自己看错了。
“人呢?”
“哦在。”
“怎么不说话了?”
“那这周六行吗?”
“可以。”
“时间地点?”
“周六早上七点N区公园见。”
“七点这么早?”
“来不了?那别见了。”
“等等,我会准时到的。”
“嗯。”
叶羽长舒了一口气,刚才那番看似简短的对白,却消耗了她太多的脑细胞和体力,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Only_Double2014-12-30 14:3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六】
次日晚,叶羽提前15分钟便到了团委办公室。推门进去,程子凌已经在了,被好几个人围着,相聊甚欢的样子。
身后的叶羽正想找个角落坐下,却听到有人叫自己。
“小羽,你怎么会在这?”
叶羽回头一看是自己班的同学和几个隔壁班的同学。
“我来开会。”
“你也进团委了?真没想到。”
“没有,我…”叶羽话还未说话,就被一个清丽的声音打断,“叶羽,过来坐我旁边。”
那几个同学会意的笑了下便走到一旁的位置坐下了。叶羽想要解释却又觉得没什么意义,便走到程子凌旁边坐下。
“待会做下会议纪要。”程子凌将纸和笔推到叶羽面前。
“我知道了。”
“不乐意?”
“没有。”
叶羽不喜欢开会,对于团委也没什么感觉,她还是喜欢自由自在的过自己的生活。可是,短短几天,她却一次次妥协了,她想见到程子凌,更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在心底发芽……
原来今晚是团委的迎新会议,叶羽的通宵奋战显然是入了程书记法眼。新人们因为能进入团委而兴奋不已,期间免不了窃窃私语。而程子凌一开口,会议室顿时就安静下来,领导者的气场充斥着会议室的每个角落。简单的开场白从她嘴里说出来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如果说初见时叶羽对程子凌是好感,那么这一回,就是完全的仰慕了。气场十足,且收放自如。大学以来,叶羽有了第一个令她敬佩的人。
会议中有老成员和新人们的自我介绍,但叶羽由于一直埋头做会议纪要,除了几个熟面孔,其他人都没让叶羽留下什么印象。
会议结束后,叶羽随程子凌一同出了会议室,可出了楼道,程子凌却走向了寝室的反方向。
“学…姐,你不回寝室吗?”叶羽终是开口叫出了那声学姐。
“我在外面有租房,有事才回寝室。”
“你住哪啊?”话说出口,叶羽觉得自己问得有点多了。
“不远,就在N区公园那边的S小区。”程子凌的声线通过空气载体精确无误地刺激了叶羽的听觉神经。
“N区公园…”叶羽低声自语,却还是被程子凌听见。
“怎么了?”
“没什么。”
“不早了快回寝室早点休息吧。”说着伸手拍了拍叶羽的手臂。
“嗯好。”

周六叶羽起得很早,准确的说一晚上都处于浅睡眠状态,但亢奋的心情扫去了本该有的困倦。出门时宿管阿姨才刚打开寝室门,她惊异地看着叶羽出门,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日历。
到达N区公园时才早上6:30,有不少晨练的大爷大妈,叶羽找了个石凳坐下,发QQ消息给凌说自己已经到了。
“嗯,你等等,我过会就到。”
“我坐在公园门口的石凳上。”
“好。”
叶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跳得越来越快,她试图用深呼吸来放松,却不慎将手机掉在了草地上。正当她弯腰去捡的时候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
“叶羽?!”来人的声音显然有些诧异。

Only_Double2014-12-31 11:4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七】
叶羽抬起头,一张陌生又似曾相识的脸映入眼帘。
“你是?”
“我是凌。”叶羽极速跳动的心脏好似被这三个字绊了一下,漏跳了半拍。
“嗯,你好。”叶羽极力掩饰着,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平静些。但眼里那一瞬的黯淡却没有逃过眼前这个人的眼睛。
“你怎么会知道我名字?”叶羽这才反应过来。
“我们见过,就在昨晚。我是纪尧。”纪尧淡淡地说。
“你是团委的?!”这下轮到叶羽诧异了。
“嗯。”
叶羽被多种情绪交织着应接不暇,一时词穷,不知该说些什么。
“还实践吗?”纪尧直接了当。
叶羽迟疑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既然是自己要求的,事到临头反悔不是叶羽的风格,况且,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啊,本来就只不过是自己傻傻地对号入座而已。
“那走吧,先去吃早饭。”
“不用了,我不饿。”
“吃饱了才有力气挨揍。”
纪尧未等叶羽答复便抬步往前走,叶羽也只得跟硬着头皮跟上。
“吃什么?”
“都可以。”
最终叶羽跟在纪尧走进了一家港式茶餐厅,纪尧点了锅窝蛋牛肉粥和一笼虾饺,早餐配置堪称豪华。
纪尧用公勺将粥里鲜嫩的生蛋黄拌开,散开的蛋黄迅速被粥的温度焖熟,蜕变成淡黄色,点缀在粥里煞是好看。纪尧先盛了一碗给叶羽,“吃吧,小心烫。”
“哦,谢谢。”
两人各自喝着粥,气氛陷入了沉默。
“吃完了?”
“嗯。”
“走吧,去我家。”
“你家在附近?”叶羽本以为会是去宾馆,对于这一地点倒是完全出乎意料。
“嗯,就在前面转角。”
“S小区?!”看见小区的名字叶羽不禁喃喃自语。
“来过?”
“没…”
“到了,就前面第一栋。”
跟着纪尧进了一个单元楼,一梯一户的精品LOFT,电梯至顶层22楼方才停下,一进门,叶羽就被房间清雅舒适的地中海风格所吸引,充满了自然的气息,与主人的气息十分贴合。宽敞明亮的落地窗,校园、公园、尽纳眼底。

“裤子脱了。”从吃早饭到目前这一刻,叶羽一直在走神。直到被身后一下尖锐的疼痛拉了回来。

Only_Double2015-01-01 13:10: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八】
“啊!”叶羽从未挨过打,毫无防备忍不住喊出声来。条件反射转过身正欲发作,看见纪尧手里正拿着根藤条,表情虽似之前般平静,但屋子里的气压却明显低了不少。
“你在想什么?”纪尧的语气依然淡淡的。
“没什么…”叶羽觉得有些心虚,不敢直视纪尧的目光。
“第一次实践?”纪尧用的是问句,却用了陈述的语气。纪尧入圈数年,不说资深,但起码也算是经验丰富。
“我最后问你一次,想好了再回答我,还要实践吗?”
“嗯。”叶羽点点头。
“那裤子脱了,手撑沙发上,藤条100下。”
藤条…100下…叶羽被这个数字有些吓到,站在沙发旁显得有些不安,纪尧也没再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一分钟后,叶羽终是褪去牛仔裤将手撑在沙发上。
“还有。”纪尧用藤条点了点叶羽身后最后一层保护。
此时叶羽已涨红了脸,反手慢慢地褪下了最后一层保护,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一条浅粉色印记贯穿左右,呈现着之前那一下的成果。
纪尧挥动藤条,划破空气,准确无误地盖在了之前那一下的位置,一条棱子迅速凸起。五分力,只是想试试叶羽的反应。叶羽的身体因受力而微微向前倾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之前的姿势。
100下,本是随口一说,纪尧没想到叶羽真能撑着挨完,更没想到整个过程中她竟一声不吭。姿势几近一动不动,若非身后一条条红紫交错的棱子,会让人觉得实践尚未开始。
不过身体的反应是骗不了人,叶羽紧绷到有些颤抖的皮肤,额上渗出的细密汗珠,因用力而有些泛白的指节,都暗示着其主人在极力忍耐着疼痛。
“结束了,裤子穿上吧。”纪尧看着叶羽的伤暗自叹了口气。叶羽慌忙提起裤子,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嗯,问。”
“你的网名为什么要叫凌?”
房间里沉默了三秒后,响起纪尧的回答:“那你为什么要叫叶羽呢?”
叶羽笑了笑,这确实是个傻问题,很多时候事情就是那样,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那换我问你个问题。”纪尧倒了杯水递给叶羽。
“哦谢谢,什么问题?”叶羽接过水喝了一口,温温的,不冷不热刚好。
“为什么不求饶?”
“啊?我不知道…可以求饶。”
“哈哈好吧。”纪尧揉了揉自己齐脖的短发,看着叶羽的表情大有发现外星人的感觉。
“那…我先回去了。”
“好,我送你出去。”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的。”
见叶羽坚持,纪尧也不做勉强。
离开纪尧家,叶羽看了看表,也不过上午9点,之前亢奋的精力早已消耗殆尽,困倦的感觉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揉了揉眼睛,决定赶紧回去补个觉。
可刚走到小区门口,却因一个身影停驻了脚步:“学姐…”

Only_Double2015-01-04 14:5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九】
不远处程子凌正背正信步走来。
要不要避开?叶羽心里犹豫着,脚上却迈不开步子。
“叶羽,你怎么在这?”小区进门就一条路,周末的早上人又少,程子凌很快就发现了站在路边的叶羽。
“啊?我有朋友住这。”
“哦这样。”程子凌笑了笑,便未再追问,这倒让着急忙慌不断在心里打着腹稿准备应对的叶羽,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那我先走了,bye。”
“嗯,bye。”看着程子凌从身边走过,叶羽的心底有一种叫失落的情绪迅速蔓延开来。
“对了,你今晚有空吗?”程子凌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回身问道。
“嗯有。”叶羽的失落感瞬间被击散。有时候,有些人,简单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就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牵动着你的情绪。
“晚上6点我有个聚会,有空的话就来参加。”
“嗯是什么聚会?”
“我的生日趴,记得穿裙子来。”
“啊?为什么要穿裙子?”
“我订的规矩,来的人都要穿裙子。”
“可是我没有这个季节穿的裙子…”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
“这……”
“那下午5点学校门口见,一起过去。”
“哦好。”
看着程子凌潇洒远去的背影,叶羽的心情可用四个字形容:悲喜交加。
哎,不必回去补觉了,赶紧抓个壮丁一起买裙子买礼物去吧。
奋战到下午四点,礼物是买到了,怎奈裙子依旧下落不明,叶羽最终只得硬着头皮穿着牛仔裤去赴约。叶羽心想应该不至于所有人都穿了裙子吧。
晚上6点,程子凌如约而至,一袭白色长裙显得格外清雅动人,但在看到叶羽的牛仔裤后程子凌的笑容顿时不见了,“你怎么没穿裙子?”
“额,我逛了好几圈,都没买到合适的。”
“那你晚上得表演节目。”
“啊?”

到达聚会的西餐厅,十几个人中除了三名男生,竟果真只有叶羽童鞋没穿裙子。
“程子凌,我五年没穿裙子了,看,很给你面子吧。”其中一位稍有些胖的女生穿着一条民族风的长裙朝程子凌走来。
“嗯~”程子凌笑着点点头。
“这位小妹妹是?”

Only_Double2015-01-06 15:35: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
“这是我学妹,叫叶羽,接我班的。”程子凌这样介绍到。
叶羽还来不及诧异,就被热情的胖学姐一把搂住了肩,“厉害呀!”
“快叫学姐。”程子凌从胖学姐手里“解救”出了叶羽。
“学姐好!”叶羽赶紧打招呼。
“别站那了,快来坐吧。”包厢里坐着的一位女生站起来叫她们。
“来了。”程子凌应了一声,又在叶羽耳畔轻轻地说了句:“他们都是很有意思的人,不必太拘束,放松点。”
“嗯。”叶羽点了点头,心里洋溢开一点小喜悦。
“小学妹,今天就你没穿裙子,是不是该先罚杯酒啊。”热情的胖学姐又拿叶羽打趣了。
叶羽之前喝了口鸡尾酒,觉得甜甜的像饮料,便爽快地答应了,“嗯那我敬各位学长学姐一杯,也祝子凌学姐生日快乐!”说着拿起鸡尾酒一饮而尽,程子凌想拦着却为时已晚。

学校附近的小酒吧里,纪尧和蒋茗正在喝酒。小酒吧基调温馨,放着安静的音乐,20块钱一位啤酒随便喝。蒋茗是纪尧的圈中好友,比纪尧大三岁,已经工作两年了,最近刚升了主管,事业也算有所小成。在蒋茗眼里,纪尧有着超出同龄人的成熟与稳重,有些在蒋茗看来都甚是棘手的问题,纪尧都能“淡淡地”给出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今天不是你学姐生日吗?你怎么没去?”
“不是你提前一个星期约了我嘛。”纪尧没好气地送了蒋茗一个大白眼。
“哈哈我面子真大。”
“对了,我打算新收个妹妹。”
“哪里的?”
“学校的。”
蒋茗一口啤酒刚入口差点喷出来。
“你激动什么?”
“学校的?这也太巧了吧,不过你不是从不收同城的吗?”蒋茗拿了张餐巾纸擦了擦嘴。
纪尧想起早上见面时叶羽的神情,“还不一定。”
“为什么?”
“没什么。”
见纪尧不愿再多说,蒋茗也就不再多问,两个人默契地转到下一话题。
“不过说起来你那位子凌学姐倒是很有女主气质,你猜她是不是圈里的?”
“我不知道。”
“你就不好奇吗?”
“不好奇,你那么好奇你去问问她。”
“纪书记,您今天状态不对呀?您是诚心出来陪我聊天的吗?”蒋茗打趣地说。
“怎么不对了?还有我不是纪书记。”
“不是快了吗?你那位子凌学姐也快要实习了。”
“我跟她说过,我不接班。”
“你这是要归隐山林的状态啊,你……”
“你的妹妹们最近怎么样了?”纪尧特意加重了“们”的发音,蒋茗顿时像霜打的茄子般,完全没了之前的兴奋劲。
神奇的蒋大主动共有五个妹妹,一个外地,四个同城,方圆五里有一个,方圆十里有一个,方圆二十里有一个,方圆三十里还有一个。蒋大主动的休息时间完全排不过来,如同生意火爆的餐饮店,长期处于排号等位状态。
此招一出,百试不爽!话题成功转移到了蒋茗身上,纪尧悠哉地磕着瓜子,开始听蒋茗讲那妹妹们的故事。

Only_Double2015-01-07 14:4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一】
“霸气”地喝完了一杯鸡尾酒,叶羽觉得并没什么不适,此时她还未体会到:什么叫做后劲。
“没事吧?”程子凌显得有些担心。
“没事。”叶羽冲程子凌笑了笑。
“小学妹好酒量呀!”在场的人在胖学姐的带动下开始起哄。
“好了,赶紧吃吧。”好在这时候服务员端上了主菜,在程子凌的引导下,大家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自己盘子里的牛排鱼排。
可是慢慢地,叶羽觉得耳边嗡嗡的,有些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了,切牛排的刀叉也差点掉地上,视线开始晃动。最后,餐后甜点还未上,叶羽就“光荣”地趴桌了。
“子凌,这…怎么办?”大家看着喝高了的叶羽有些犯难。
“我带她回去,你们去KTV吧。”程子凌叹了口气。
“可是你这主角不在我们去做什么?”
“你们就当聚会吧,反正房间已经订好了,你们好好玩,我们改天再补上。”
于是叶羽在众人的搀扶下同程子凌一起上了出租车,程子凌本想送叶羽回学校,但一想若被宿管看到肯定会惹出麻烦,权衡之后,最后还是决定带叶羽回自己租的地方。
“把睡衣换上。”程子凌本想把睡衣递给叶羽,可是眼前这丫头显然醉得不轻,已然歪斜地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来,起来把睡衣换上。”程子凌扶起叶羽,将一套睡衣塞到她怀里。
“嗯…”叶羽晕晕乎乎地答应着。
“我去给你烧点水。”说着程子凌离开了卧室。
叶羽觉得全身酸胀无力,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换好了睡衣,起身换睡裤时,却一个重心不稳,撞在了床沿上,而闻声跑来的程子凌却正巧看到了这样一幕:叶羽弯着捂着膝盖,睡裤提到膝盖处,哆啦A梦小内裤显得有些紧致,外围未包裹住的皮肤至臀腿交接处排布着一条条红肿的棱子,有些已泛出青紫色。
程子凌本不是个多管闲事的人,但这一幕,显然极大地刺激了程子凌的视觉神经,但凡不是高度近视,都能看出:这是新伤,而且绝不可能是摔的亦或是撞的!
“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程子凌沉声问到。
叶羽觉得身子一紧,赶紧拉上睡裤,继续表现出酒醉未醒的状态。
“去洗澡,清醒了回答我的问题。”程子凌将叶羽连拖带拽推进了浴室,其实这一刻叶羽即使不洗澡也完全清醒了。打开花洒,水珠划过身后的伤传来阵阵疼痛。第一次总会显伤些,其实纪尧下手并不重,但毕竟是藤条,毕竟数目也不小,已足以令从未实践过的叶羽好好消化一番了。
叶羽仰起头任水珠打在脸上,怎么办?怎么办?叶羽不停地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在浴室里足足待了半个多小时才“艰难”地走出来。

Only_Double2015-01-08 13:5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二】
叶羽小心地推开卧室的门,紧张得手心直冒汗。经过半小时的纠结,叶羽决定一口咬定是撞的,就说是撞在了某种奇怪的东西上。嗯,就是这样!她心虚地给自己打着起,故做镇定地走入房间,“学姐?”
“学姐?”叶羽提高音量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却依然未见程子凌。
叶羽跑到门口,见只有自己的一双鞋,想必程子凌是出去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要不趁现在走吧?在遇到无法应对的问题时,逃避似乎成了大多数人的一种本能,叶羽挣扎了30秒,最终在这个想法前妥协了,迅速换好自己的衣服,穿上鞋冲出了门,按下了向下的电梯按钮,看着电梯楼层数字的不断接近,叶羽感到一丝丝不安,她又按了下向上的电梯键,然后转身向应急通道跑去,好在程子凌家住在6楼,走楼梯下楼也不算累。跑出单元楼,叶羽长舒了一口气。
电梯门在六楼打开,程子凌拿着一盒云南白药、一瓶消毒酒精和一包医用棉花棒走了出来,打开门便颇觉得有些不对劲,“叶羽!”
房间里无人应答。
程子凌拿出手机指尖走风拨了叶羽的短号,紧接着卧室里响起了铃声,程子凌看着躺在床脚的背包,眉头微蹙了下,从包里翻出了那只响着铃声的手机。
啊!包忘在程子凌家了,身份证手机钱全在里头,跑到小区门口的叶羽顿时回过神来,本想找家快捷酒店住一晚然后明天一早回学校,现在可怎么办?难道要回去吗?不不!不能回去!“去洗澡,清醒了回答我的问题。”想起程子凌的话叶羽兀自摇了摇头。
“你怎么在这?”有点耳熟的语调,淡淡的,却又仿佛流露着一丝关心。
————————————————
“师傅,有没有见到一个穿着牛仔裤,米黄色针织衫的女孩子从这走出去,个子这么高,长得挺清秀的。”程子凌一边比划着一边向门口的保安询问。
“没太注意,这边进进出出人也不少。”
“那好,谢谢!”
————————————————
“进来吧。”
“嗯。”
“楼上还有间卧室,你睡楼上吧。”
“谢谢,我……”
“嗯?”
“你不问我原因了?”叶羽搓着手,声音又低了些。
“你想说的话,在小区门口就告诉我了不是吗?”
“谢谢你,纪学姐。”
“不早了,先上楼休息吧。”
看着叶羽上了楼,一直处于围观状态的蒋茗开口问道,“就是她吧?”
“什么?”
“什么什么,你说打算收的妹妹呀。”
“说起来你为什么非要晚上住我这?”纪尧不愧为转移话题的高手,蒋茗无奈地摆摆手,“钟琪晚上非要说去我那住,我只能告诉她我不在家住你这了,让她回学校去。”
“她会不会来我这?”纪尧的语气已如沉石入水起了涟漪。
“不会…吧…”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
程子凌找了一圈皆未发现叶羽的踪影,已显得有些焦虑,权衡一番还是决定打开叶羽的手机,找寻一些蛛丝马迹。

Only_Double2015-01-10 13:27: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三】
程子凌划开屏保,打开最近联系人,基本都是些学校短号,现在已经过了门禁时间,叶羽不可能回学校,打这些电话根本没什么用处,身份证在包里也住了宾馆,那丫头到底还能去哪?
这时叶羽的手机弹出一条消息,来自Y市同城sp群:“有没有Y市的女主?”程子凌的指尖在半空中停滞了数秒,点开了叶羽的QQ。
所以说,手机还是该设置密码的,APP的推送消息能关的也是该尽可能的关掉的,尤其是…企鹅号…
————————————————
纪尧打开玄关处的可视系统,朝蒋茗做了个招呼的手势,“说曹操,曹操就到,你自己来看吧。”只见钟琪正拎着大包小包站在门口按着门铃。
蒋茗颇觉歉意,正欲开口,便被纪尧截住:“这么晚了,你也别带她回去了,我去楼上睡,楼下的房间就归你们了。”
蒋茗的心思被纪尧一语中的,“改天请你吃饭。”语气中满是谢意。
“你这魅力四射的还是别改天了,明早来个蒋氏豪华早餐就行。”纪尧笑着打趣道,“书房的画筒里有工具,可以~友情赞助给你。”
“知道了。”蒋茗叹了口气抬手去开门。
————————————————
同城群里不断有新的消息跳出,群成员的名称很是整齐,都有个前缀,性别+主/被+昵称,而叶羽的群名片前缀是:女被。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群里反复提及的实践总感觉有另一层意思。程子凌有一种直觉,自己很快便能揭晓答案。
百度搜索栏,程子凌的指尖键入了“S”和“P”两个字母,百度百科果然没令她失望,给予了全面的释义,虽然有多种解释,但程子凌心里已大致有了答案,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动,握了握又上了一分力,以此极力平复着内心的波澜与震惊。
返回叶羽的QQ,最近的聊天是与“女主—凌”的,迅速点开那个灰色的头像,简短的一段聊天记录尽数呈现,证实了程子凌的推测,所有信息和疑惑都串起来了:为什么叶羽会出现在自己住的小区,为什么她身后有伤,以及为什么……

Only_Double2015-01-11 15:4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四】
蒋茗打开门,接过钟琪手里的东西,调整后的情绪里并未显露出她的不悦。
“姐姐~”钟琪开心地进门,甜甜地叫了一声蒋茗。
“恩,你怎么到这来了?”
“我想你了姐姐!”
蒋茗微微笑了笑,指着提进来的两袋东西问:“这些是什么?”
“我从家里给你带的好吃的。”
“你昨晚回家今天就回来了?”蒋茗脸上还依然带着微笑,语气却冷了下来。
————————————————
纪尧走上楼时看见叶羽正站在床边有些出神,“怎么了?”
“啊,没什么。”
纪尧从柜子里抱出一条被子在床上铺好,“这条是新的,你盖这条,晚上有朋友在,我们得睡一张床了,不介意吧?”
叶羽正欲开口就被突如其来疑似竹笋炒肉的声音所惊到,“这是?”
“蒋茗的妹妹来了,她们在实践。”纪尧顿了下,笑道,“想旁观吗?”
“不不不。”叶羽连忙挥手表态。
“那裤子脱了趴下。”纪尧拍了拍床淡淡地说。
“不…我…”叶羽忙往后退,却被纪尧拽住了手腕一下顺势按在了腿上,叶羽按住牛仔裤不肯松手,但因为反手的关系根本使不上力,裤子被纪尧毫不费力地褪下,纪尧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叶羽身后的伤,已经消肿了不少,感觉到这丫头绷紧的神经,纪尧移开了手,“别紧张,给你上点药。”
叶羽本想说不用了,但折腾了一天,仅睡了几个小时,着实也累坏了,身后也确实是疼,就乖乖趴着不做反抗了。
纪尧的动作很轻,叶羽也渐渐放松下来。
“做我妹妹吧。”纪尧的声音如月光般温柔,足以令总多小被为之倾折。
可那说话对象予之回应的是…轻轻的呼吸声。发现趴在腿上的人儿已沉沉睡去,纪尧淡淡地笑了笑,将叶羽扶到床上躺好。
————————————————
一觉醒来已是次日早上七点多,婉言谢绝了纪尧的早餐邀请,叶羽匆匆往学校赶,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要如此着急。
由于还是周末的关系,校园里几乎见不到什么人,静得甚至可以听到叶子飘落的声音,风从枝叶间滑过,“唦唦唦唦”的很是好听。叶羽贪婪地吸了口带有青草香的空气,便向寝室楼跑去。
室友们都还在睡觉,叶羽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的位置,慢慢挪出凳子坐下,正犹豫着该干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个铃声响起,叶羽慌忙开始翻找手机,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手机还在程子凌家呢。
“喂?”声音从斜对床的孙贝贝那传来,贝贝同学平时就有起床气,被吵醒更是“气”吞山河,曾一怒之下把手机直接扔到了水槽里……
孙贝贝突然坐起身朝叶羽的位置看了看,倒是把叶羽吓了一跳。语气180度大转变,竟是难得的温和:“小羽她刚回来,要不要让她接电话?”
电话那头好似又说了几句什么,孙贝贝依然耐心地听着,“啊好,学姐再见。”
“贝贝,是谁啊?”叶羽心里咯噔一下,开口问道。

Only_Double2015-01-15 12:44: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五】
“子凌学姐说一会来把手机和包还你。”孙贝贝边说边钻回了被窝。
叶羽愣了一下,还想发问,孙贝贝已进入了回笼觉状态。
叶羽跑到阳台张望,楼下已有一些同学陆陆续续出来吃早饭了,但却未见程子凌的身影。
叶羽的脑海里又开始循环该怎么办这个问题,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叶羽盯着寝室门发怵。
“咚咚咚!”门外的人见没有动静再次叩了叩门。
担心吵醒室友叶羽还是硬着头皮去开门,叶氏法则:以不变应万变,船到桥头自然直。
“早啊学…”叶羽话说到一半才发现来人竟是个生面孔。
“你好!我找叶羽。”
“我就是。”
“子凌学姐让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她还有说什么吗?”叶羽接过自己的包,语气中略带期待。
“没有啊,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好,谢谢!”
“没事儿。”
她竟什么也没说,是生气了吗?昨晚就那样不辞而别换谁谁都会生气的吧…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她?唉,算了,打了又该说什么呢?可是…啊,或者发个短信吧,嗯,就发短信。
短信键入框内,叶羽打了删,删了打,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终发出的内容是:学姐,包和手机拿到了,谢谢!
本还想说昨晚的事对不起,但最终还是删掉了。
短信发出后,叶羽就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等回复,但直至晚上都没有收到回复,叶羽终于按耐不住拨打了那个在脑子里绕了一整天的短号。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播。”
叶羽心有不甘,再次拨打,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依旧如故。
“小羽,你怎么了?盯着手机发了一天呆了,好像连晚饭也没吃。”对床的室友关切地问道。
叶羽抬头回以她微笑,“没事,我不饿。”
“好吧,那我上床了,你也早点睡吧,明早还有课呢。”
“嗯好。”
叶羽从未见程子凌来寝室开始心情就陷入低沉,目前已算是跌落谷底,人总是复杂而纠结的,不来想念,来了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叮咚!”叶羽欣喜地低头看手机,却是一条QQ推送消息:“还疼吗?”
叶羽抿了抿嘴,深吸一口气,回复道:“好多了,昨天谢谢。”
“嗯。”
“纪学姐…”
“嗯?”
“团委最近还会开会吗?”
“前些天刚开过,最近不会了,怎么了?”
“没什么,就随口问问。”
屏幕那头的纪尧看着这句口是心非的回复,淡淡地笑了笑,按下了一串短号,很快电话接通了,“喂?”一个清丽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Only_Double2015-01-16 15:51: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十六】
“学姐,是我。”
“难得你给我打电话,怎么了?”
“下个月有个活动,我们是不是该开会讨论下。”
“不是时间尚早吗?”
“早做准备不是更好吗?”
“纪尧我没听错吧?一向视开会如糟粕的你这是怎么了?”
“我关心团委事务不好吗?”
“我求之不得,那行,明天我让人通知下。”
“好的,那我先挂了学姐。”
“嗯好。”
程子凌挂了电话,看了眼那几个未接来电,揉了揉太阳穴,打开了贴吧潇湘汐苑,有太多东西需要消化,自己需要有一定的了解方能做出选择。
周一上午叶羽收到了团委的开会信息,低沉了24小时的叶羽终于露出了笑容,头一次觉得开会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叶羽看着手机傻乐。
“小羽,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快给我看看。”孙贝贝凑过来,眼睛一个劲地往叶羽的手机屏幕上瞄。
“贝贝,老师在看这边,你低调点。”叶羽沉浸于开会的喜悦中,这才发现了离自己仅1cm距离的孙贝贝。
“那你快给我看。”好奇心能杀死一只猫这话着实不假,孙贝贝无视讲课老师的目光继续大幅度动作。
“只是团委的开会通知而已,你快坐好。”叶羽无奈地压低声音为贝贝同学答疑解惑。
“就这事儿?”孙贝贝伸手探了探叶羽的额头,“小羽,你没发烧吧?你不是最烦开会的嘛?自从进了团委你好像整个人都不正常了。”
“没有,你才发烧呢。”叶羽将嘴角的弧度拉回正常值,故做平静地说。
孙贝贝看了眼上帝,继续玩她的手机小游戏。
当晚,叶羽匆匆吃完晚饭,果断翘了晚上的选修课,早早来到团委办公室驻扎。根据以往经验,程子凌总会提前来的,虽然见面了依然不知该如何开口,但…总归该当面道谢和道歉吧…
有脚步声,叶羽期盼地朝门口望了一眼,感觉靠近了,又赶紧转过头有些不敢看。
“怎么来这么早?”齐脖的短发,淡淡的语气,不是纪尧又是谁呢?
“纪学姐…”看见是纪尧,叶羽顿时涨红了脸,不过也成功掩盖了失望的神情,“纪学姐昨天你还说最近不开会呢,结果今天就开了呐。”
“是啊,失算了。”纪尧浅浅地笑了笑,柔声答道。
此时,有几个同学进来了,上前与纪尧打招呼,叶羽就不再插话,一心等着那个人的出现…

Only_Double2015-01-17 13:46: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楼主晚上得先陪周公了~晚安咯童鞋们~

Only_Double2015-01-18 14:39:00 发布在 潇湘汐苑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