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情之所至(古风耽美,重生甜宠,猫妖受)

楼主:咖啡玩偶 字数:73787字 评论数:326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老俗套的重生更百看不厌呀咪,
这是渣攻重生宠小受的狗血梗,
无文笔无逻辑,只为轻松一下博君一笑。


咖啡玩偶2017-07-25 17: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全文不会太长,随意写写,主要为了复苏文笔,大长篇等我找到感觉再说。
大体走向如下:
老俗梗的一堆就不多说了......吧啦吧啦......然后重生的攻君去救自家小受,没见到小受却救了小受的宠物猫(其实是本尊),然后带着宠物猫满世界找媳妇的甜宠苏文

咖啡玩偶2017-07-25 17: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自顶楼。

咖啡玩偶2017-07-25 17: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5 22: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被吞了N次,复制来复制去少了一段......我重码,发在第二章吧。
PS:如果又被吞了求告知,新版度娘不好惹。

咖啡玩偶2017-07-25 22: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咖啡玩偶2017-07-26 19: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写完了,我在想今天要不要更

咖啡玩偶2017-07-26 21: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既然有人反映重生文的打开方式不对(我也觉的剧情进展太慢......)因此我决定将前因后果省略了,直接洗白猫妖小受然后重生~~~有人想知道详细原因可以留言,我楼中楼里再解释~~~大家看文愉快~~~
第三章:
“墨离清!**!死了都不肯放过我!”女子茫然的双眸渐渐回神,扯开嗓子歇斯底里的喊道。
她知道这次,自己彻底输了......
沈玄迟听闻这个名字,忽然猛地推案而起,案卷茶杯乒乓坠地,化为片片锋利的碎片。
“你说谁?”沈玄迟大步走到女子面前,俯身压低嗓音低吼道。
女子不言,跌坐在地,只是仰天长笑,疯子一般的笑声在殿内回荡。
沈玄迟掰过女子的下颚,黑色面纱随着动作滑落,露出那夜夜伴眠之人的面容。
“婉儿......”沈玄迟虽然早有准备,但依然惊愕的瞪大双眸,手下的动作不由得加重。
“陛下早就怀疑我了。”婉儿满脸泪痕,自嘲的一笑。
“没有,朕料到是内宫之人,只是没想到是你。”沈玄迟轻声道,眼眸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悲情。
“呵呵,装什么深情。”婉儿轻笑,继而歇斯底里的大吼,“我在你心中,及得过墨离清半分吗?”
“为那**正名,天天望着那**的遗物出神,整日常住在将军府旧址,口中念念不忘的全是他......就连宠幸死人遗物的时间,都比宠幸我要长!”
“婉儿你恨他。”许是听不下去别人侮辱离清,也许是心痛眼前的女子,沈玄迟开口打断后,深深叹口气继续道,“可是你为何......你以前为朕做过那么多事,只是因为记恨离清,就要朕的性命?”
“呵呵......”婉儿似是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布满泪痕的的小脸张狂的笑起来,“为你做事?为你争皇位?那些都是暗羽阁做的!我没干过。”婉儿无辜的摇摇头,“你以为暗羽阁真的是我的势力?呵呵呵......那令牌是我向墨离清要来的!就是你要他找我磕头认罪那次,在西北战役的前两个月,我以令牌为筹码......没想到他真给!”
“以前没少受暗羽阁的束缚,本以为失了暗羽阁的庇护,墨离清武功再强也不过一人而已,取其性命易如反掌!可没想......”婉儿恶狠狠的咬咬牙,“不仅屡次刺杀未成功,连交给暗羽阁的任务都受牵绊,那**竟还有比暗羽阁更强的势力......连主子死了都不肯放过我!呵呵呵......”婉儿睁大双眼,瞳孔一再放大,近乎疯狂的笑着。
这些隐秘,都是沈玄迟闻所未闻的,此时宛如晴天霹雳一样,一道道直直击入心脏。
“你说什么?”沈玄迟甚至不知作何反应,只是紧紧握住婉儿的双臂,好像自己一旦松手,便会再次错过一切。
当年的暗羽阁,原本是在背后为自己做事,有一次被自己的暗卫抓现行,那人说是奉阁主之命协助信王殿下。经过长时间调查监视,发现他们屡立奇功,而且别无二心,也便听之任之。
在西北战役的前两个月,沈玄迟发现婉儿身上的暗羽阁符令,便认定她是暗羽阁阁主,万分感激,从此无条件庇护婉儿,便在登基之后立其为皇后。
至于在发现令牌之后,暗羽阁再未擅自行动,都是听令办事,且没以前尽心尽力,这些沈玄迟倒是没太在意。
现在想来,多么明显的换主!
沈玄迟看着眼前狂笑的女子,双目锃圆眼眶欲裂,双手一再收紧,手臂竟止不住颤抖:“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哈哈哈......我笑你蠢,我笑你笨!”婉儿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痛疼,今日已栽,便是万劫不复。倒不如临死前,让这人悲痛欲绝,也不妄白走这一遭。
“哎,陛下,哈哈哈......叛国之罪,我都不知道是怎么搞来的。”婉儿摇着乱糟糟的满头黑发,已是口不择言,“陛下,我的陛下。你以为你真的神通广大,盖世无双?西北边疆动乱二十年,三次出兵均无功而返,你怎么就能打下来?”
“专门为你准备的?”
“哈哈哈......”
“墨离清一直消失两月,用他背后那不知什么鬼怪势力,竟硬生生的将坚不可摧的西北军力,从内部瓦解了!哈哈哈......你说怪不怪?”
“陛下到战场时,主力军早就所剩无几,要不您怎么那么神通广大呢?”
婉儿眨眨眼睛反问,忽而又笑道:“哦哦,神通广大的是墨离清。可惜啊,不知怎的就成叛臣了!哈哈哈......”
沈玄迟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能相信今天的所见所闻,甚至不敢断定......自己还清醒着。
——墨离清曾不止一次要自己小心婉儿......
——墨离清屡次进言要自己放弃西北战役......
——墨离清身处敌方军营,是自己抓获的......
——墨离清是叛臣,也是自己上报的......
婉儿的笑声格外刺耳,仿佛化作把把利剑,带着冰霜直刺心脏,化作血淋淋的一片......
墨离清,
在被自己领兵包围时,
淡笑着,说的唯一那句话,依然历历在目——
“我本就没想全身而退,能死在你手里挺好。”那迎着朝阳的笑容是那样温暖,“恭喜殿下。”
此举的一切后果,墨离清都料到了——
沈玄迟之后的路,便会畅通无阻。
也就不再需要他了。
夜夜回梦,如今再想起这些,沈玄迟感到从未有过的剧痛,几乎将自己贯穿。
当时以为他是死不悔改,其实......他只不过想要个痛快。
然而自己连这个要求都没能满足他。
为了让他供出那莫须有的同党,将他押入皇宫天牢......
看着沈玄迟几乎僵住的面容,婉儿的笑容更加灿烂放光,这次是发自内心的笑:“你以为我可怜?真正可怜的是你!”
“墨离清死了,我本以为他能力已尽,以无力自保。可没想今天......哈哈哈......”
“经过整整十年的损耗,还能将林王殿下募集的绝世高手一举歼灭,哈哈哈......这势力依然强的很嘛!”
“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过为主子报仇的心思!”
“你住嘴!”沈玄迟一把抓住婉儿的喉咙,而后又软弱无力的放开。
是啊,为墨离清报仇,确实应该为墨离清报仇。
应该杀了自己这负心人,为墨离清报仇......
“咳咳......陛下,当年墨离清压根就没想活,可见你这所谓的痴情,人家压根就没感受到!白白耗神,竹篮打水一场空!”
沈玄迟眼中寒光一扫,婉儿跌坐在地黯然,嘴角上扬:“我知我以无活路,可是我并不是败给你,而是败给墨离清,败给一个死人!”
“你住嘴!别再提他的名字,你不配!”沈玄迟将女子整个提起,猩红的眼眶中掩饰不住的怒气。
“你就配?呵呵......”
沈玄迟攥紧拳头,不言。
是啊,我就配?亲手毁了自己珍视之人,亲手毁了真心待自己之人,而后又抱着他的遗物痛哭流涕。
从没见过如此差劲,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陛下。”婉儿轻笑,“看在婉儿与你青梅竹马的份上,可否给婉儿一个痛快?”
婉儿知道他会答应,
因为当年墨离清也有过同样的请求。
——此时眼前灯枯水尽的女子,仿佛和当年军营中的身影,重叠。
片刻的宁静。
须臾。
沈玄迟背手走出大殿,挥手间,快速的刀剑声响彻,殿内已是一片平静。
——————————————————————————————
第三章END。
PS:嗯嗯......我果然应该省略那些,如果连皇后有异心的原因都解释,直接转接下一章。
不闹了,没有别的剧情了,攻君哀伤一阵就重生了,下章开始满世界找小受~

咖啡玩偶2017-07-27 15: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走过路过的朋友们吱一声,人多的话今天有双更
PS:文字竟然能发了吓哭我我今天删帖达到上限,那些乱七八糟的图片明天再删大家看文字版就好~图片不全,文字全~

咖啡玩偶2017-07-27 15: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要说以前皇帝思念墨将军,还有理智尚存,从不耽误朝政。那么现在就是失魂落魄,整个人就像个空壳,不理朝政,毫无理智可言。
整日将自己关在乾清宫内,不接见任何朝臣的进谏,对身边太监的劝说充耳不闻。只是因为某个小奴才提了墨离清的名字,便勃然大怒发难了满屋子的奴才。
而后几日直接将墨离清的遗物搬回将军府,卧在墨离清的屋内日日宿醉昏昏沉沉。
沈玄迟再不排斥梦到墨离清,夜夜念着他的名字入睡,又念着他的名字惊醒。
墨离清的模样,墨离清的声音,墨离清的味道......因为这些年的思念,竟一刻都未能忘怀,就仿佛还在身边一样。
梦中忍不住狂奔过去拥他入怀,却只是抱到一团泡影,连幻境都消失不见。
现在想起过往的种种,悔恨万分。如此明显的破绽,自己竟从未在意。......暗羽阁是墨离清的,自己办的案子都有他的功劳,就连西北战役都是他打下的......
细细想来,从自己母妃过世开始,他整日为自己的事情操劳。而自己却对他动辄打骂,从未给过一次好脸色,从未有一次与他好好交谈,从未有一次静心听他说话。
在人家死后装什么痴情,再怎样心痛欲裂也是活该!
沈玄迟轻抚墨离清盖过的床被,手臂像棉花一样温柔而又小心翼翼,好像在触摸那个日思夜想的人一般。
墨离清的悲,墨离清的苦,自己从未体会,又怎好意思说爱他。
深知自己不配。
也便只能在梦中寻求安慰。
今天想梦到小时候的墨离清,在自己母妃过世之前,与自己一起嬉戏玩闹,天真无邪,亲密无间的墨离清......
因为想念墨离清的笑容,特别想,想到快心碎......
墨离清,如果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背叛世间万物,我绝不负你。
——————————————————————————————
悲痛欲绝中沉睡,又在头痛欲裂中沉睡。
墨离清的音容笑貌,近在眼前,却无法靠近,触摸不到。
沈玄迟的手臂孤零零的伸在空气中,似是想抓住什么,梦醒时分才发现不过是一场空。
衣衫已经尽数被汗水浸湿,身体钝痛到几乎没有直觉,双眼出神宛如雕塑,直至半柱香才逐渐回魂。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不由皱眉,翻个身子蒙住头打算继续睡,因为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他......
就算有来世,墨离清大概也不想再见到我。
门外的奴才可不知殿下身心俱疲,只是想往常一样推门而入,喜笑生花的言道:“殿下,林府三小姐来了。”
用的是“来了”而不是“求见”等词,可见这三小姐地位之高。
林婉儿作为王爷心爱的女子,每次来王府都是一片喜悦之色,王爷开心王府上下自然过的舒适。不像那死皮赖脸的墨将军,每次都能惹得王爷大怒,还得王府上下都心惊胆战,生怕被怒火波及。
然而今日似乎和往日不同——
“滚!我说过谁都不见!让他滚!”沈玄迟一卷被子怒吼道。
那小奴才愣是半天没回过劲来,两眼傻愣愣的盯着地板,一脸茫然。
今日特意积极来报喜讯,本是想趁王爷心情好,讨些奖赏的,莫名其妙被吼了,小奴才摸不到头脑,便堆笑着又轻声重复了一遍:“殿下,您可能是累了,婉儿小姐找您。”
“滚!”
“......”
好吧,小奴才死心了,告罪后默默离开。
却在大门关上的前一刻,被突然卷铺而起的王爷叫住:“你说谁?”
“回殿下,是婉儿小姐。”
“谁要来?”
“婉儿小姐。”
“你说谁?”
“婉儿小姐”
“谁?”
“......”
......王爷你还没睡醒晚安好梦。
——————————————————————————————
沈玄迟也是在起身后,才后知后觉发现环境变化,他记得自己夜夜醉宿在将军府,周围应是被折腾的一片狼藉。而这里干净整洁的不像话,宛如日日奴仆打扫的宫殿一般,却又不像皇宫那样金碧辉煌。
这是信王府,自己封太子前住的地方。
在登基后便再未回来过,在梦中也只能看到一部分,仅允许墨离清踏入的外院,以及墨离清受刑的冰冷刑堂。这些对于偌大的信王府来说,不过是冰山一角,极为萧瑟不堪的一角。
今日陪着林婉儿故地重游,十年来再一次游览自己的府邸,沈玄迟依然昏昏沉沉,甚至不知自己是沉睡还是清醒。
婉儿前些**在乾清宫中,被自己亲自下令斩首,所以这应该是梦境没错。
沈玄迟美人在侧,却心不在焉,盯着眼前的翠柳沉思。
可之前的梦境,从没有这样真实过。
不过这些无所谓,重要的是......墨离清在哪?
自己也就在梦里能看看他,也就能在梦里寻求安慰了......
身边林婉儿满面微笑,叽叽喳喳的说了很多,找各种话题逗沈玄迟笑,可不知为何今日的殿下格外冷漠。
林婉儿内心微微不高兴,转念一想便是轻笑——无所谓,反正你很快就会成为我的掌中物。
欢笑言语间,林婉儿装作不经意碰掉腰佩,柔软娇弱的“咿呀”一声,捏着手帕弯腰去捡,还不忘选出最好的角度,让王爷能清晰的看清那腰佩。
沈玄迟也是随意一瞥,却被那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令牌刺痛双眼,忙的伸手紧握住林婉儿手臂,先她一步拾起腰佩打量。
林婉儿吃痛的娇喊一声,满脸委屈的看向沈玄迟,轻声道:“殿下......”
“这令牌哪里来的?”沈玄迟满脸不可置信,瞪大双眼,瞳孔紧缩,然而这一切却真实的不像样。
就仿佛......
真的回到了过去......
“小女子的一个小配饰而已。”林婉儿掩面微笑道,心中却早已得意万分——王爷果然知道暗羽阁的事情,墨离清,放弃这令牌是你的重大失误,是你自寻死路。
“你把墨离清怎样了!?”沈玄迟的双手一再收紧,几乎要将令牌生生期掐碎。
林婉儿手臂也被窝的生痛,本能的皱眉小幅度挣扎间,对王爷的问句疑惑了一声:“啊?”
沈玄迟恶狠狠的盯着她,空气一下子仿佛凝结一般,令牌边缘陷进肉中的痛感,提醒着他这一切都不是梦,环顾四周的景象,都是真实的......
林婉儿临死前的话再次浮现——
——“你以为暗羽阁真的是我的势力?呵呵呵......那令牌是我向墨离清要来的!就是你要他找我磕头认罪那次,在西北战役的前两个月,我以令牌为筹码......没想到他真给!”
那次,自己是重罚过墨离清后,有命令他去给林婉儿道歉......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墨离清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
片刻后沈玄迟慢慢回神,眼神也逐渐有了焦距,甩手丢开娇滴滴的林婉儿,起身运功飞起而去。
——————————————————————————————
原本安静祥和的将军府,迎来了以为精神不太正常的大人物。
信王殿下驾......飞来,将军府的侍卫自然是不敢阻拦,任由他发疯将整个府邸翻了个遍。
沈玄迟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甚至是从未有过的激动,喜悦,而又心痛万分......
心痛墨离清的伤势,心痛他为自己做的一切,为自己不甘屈辱......
想要拥他,抱他,保护他......想要补偿他,给他他想要的一切。
就算醉死在梦中又如何,自己什么都不要,只是想再次拥有他!
沈玄迟就这样在将军府发疯了大半天,累的气喘吁吁却依然一无所获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府内还有活人。
“你们主子呢?”沈玄迟喘着粗气厉声道。
看了半天“好戏”的家奴们大眼瞪小眼互相对望。
“墨离清呢?”沈玄迟提高语气又问了一遍。
一个小奴才颤颤巍巍的跪地答道:“回殿下......主子,不在。”
“废话!我还看不出来?”沈玄迟指着被自己翻乱的府邸怒吼,“我问你们他去哪里了!?”
“这......这个......”小奴才被吓得一颤,“奴才不知......”
信王殿下果然好恐怖,难怪主子每次去过王府,都会伤痕累累的回来......
“要你们何用!?”沈玄迟只是发着脾气,还真不敢把墨离清的家奴怎样。
反而还生怕自己做的过火,惹得墨离清生气,这一切便会消失不见......醒来还是那个清冷空寂的将军府......
在沈玄迟发疯的时候,信王府的护卫和陆续赶到,此时都静静的侍立在一旁,不敢打扰喜怒无常的殿下。
沈玄迟则是心急如焚,汗水已经浸湿了衣襟—墨离清带着那么重的伤,能去哪里?除了信王府和将军府,他还能去哪里?
自己竟对墨离清的生活一无所知......该死!
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忽而又闪现婉儿的话——
——“陛下,我的陛下。你以为你真的神通广大,盖世无双?西北边疆动乱二十年,三次出兵均无功而返,你怎么就能打下来?”
——“墨离清一直消失两月,用他背后那不知什么鬼怪势力,竟硬生生的将坚不可摧的西北军力,从内部瓦解了!哈哈哈......你说怪不怪?”
沈玄迟低头看向右手,盯着那块被鲜血浸染的令牌,片刻出神,似是想到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
不会吧!
墨离清现在已经......
不!婉儿刚得到令牌不久,算时间应该还来得及!
“来人!备兵!出城!沿途前往西北边境,阻拦墨离清!不惜任何代价!绝对要把人给我带回来!”
——————————————————————————————
第四章END。

士兵:殿下说,不论死活,都要把你带回去。所以墨将军,得罪了。
墨离清:(泪目)殿下已经容不下我了吗......

咖啡玩偶2017-07-27 20: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踊跃发言,我明天就考虑把小猫妖放出来

咖啡玩偶2017-07-27 20: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个……大家抱歉。
今天楼楼出去玩了一天,刚到家,累了。
所以今天停更一天。
明天可能一更也可能双更,看码字进度。
爱大家~

咖啡玩偶2017-07-28 20: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三日,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沈玄迟渐渐明白,自己真的是回到了过去,心也逐渐安定了下来。
至少在这个世界中,墨离清还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一次,要不惜一切代价,护他一世安宁。
然而似乎,这第一步,就艰难万分——
信王府内殿中,随着茶杯粉碎的声音,侍卫奴才跪了满地,空气仿佛都在颤抖。
“你说什么?”沈玄迟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怒吼。
“回......回陛下......”侍卫长颤颤巍巍的回答,“前日已寻到墨将军踪迹。可臣所带的精兵数百,中了墨将军的埋伏,伤亡惨重,被迫撤离......”
沈玄迟嘴巴长得老大,愣是半天没回过神来。
信王府培养的精兵,都是能一顶一的高手,能将这些人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墨离清......究竟是养了一群什么样的怪物。
沈玄迟眼中充满惊愕,却没有恐惧与忌惮。
因为他深知,这人是属于他的,而且只属于他。
沈玄迟闭嘴轻笑,挥袖而起。
至少这家伙现在还有能力自保,应该暂时出不了什么大差错。
既然不想回来,那么便由自己亲自去接他吧。
——然而他没有料到的是,墨离清现在面临的最大麻烦,便是他派去的追兵带给他带去的。
——————————————————————————————
京城外,出了一座落魄小镇,有一片荒凉寸草不生的石岩路,这也是通往西北的必经之路。
星星血迹时隐时现,滴在枯黄的土地上,蔓延了长长一路,血迹前缘便是两个孤寂的身影,行在这荒无人烟的土地上,四面寒风呼啸卷土扬沙。
似是单薄的衣服不足以御寒,墨离清单手按住胸部的伤口,双腿发软一个踉跄向前跌去。
身边的女子手疾眼快,伸手扶住他,担心道:“公子伤重,不要勉强,我们还是回去住旅店吧。”
墨离清大脑完全被剧痛侵蚀,蜷着身子颤抖半天才缓过劲来,喘着粗气勉强道:“不可,血腥味太重,会被追兵发现......”
本以为留半数人手在京城,以保护信王殿下周全。自己带半数人前往西北,只要计划有序,当可完成重任。
却没想,半路追来的一批人,到杀的自己措手不及。
诗画泪目,显然心有不甘:“那些人......是信王府的人,公子为殿下尽心尽力,殿下竟要取公子性命......”
墨离清轻叹,呼出的气体形成白雾,在冰冷的空气中化作冰渣,随风划过皮肤生生痛入心。
片刻后,墨离清咬了咬毫无血色的嘴唇,轻声道:“不可能,殿下不会想杀我......想杀我也没这么麻烦。应该......是林小姐,她深得殿下信任,又有暗羽阁为筹码,能驱使信王府的人不足为奇......她这是想杀我灭口......”
说着,墨离清身体又是一阵轻颤,手掌深深的按进伤口中,滚疼的液体顺着指缝流下,转眼间衣摆已是鲜红一片。
“公子,公子......”诗画焦急的搀扶着墨离清,眼神慢慢的扫过伤口部位,一片深红发黑的颜色刺入眼底,不由捂嘴惊呼,“剑上有毒!公子......”
那些人真的没想让他们活命!
失了助力墨离清一下跌倒在地,单薄的身子因剧痛蜷成一团,面色煞白几乎毫无血色,头脑昏沉,汗水逐渐模糊了视线......
“公子......”
“不行......”墨离清以听不清诗画的言语,深入脑髓的剧痛也逐渐迟钝,仿佛身边一切都会就此消失......
“我不能死在这里,不能......”墨离清狠力咬破嘴唇,鲜血顺着嘴角流下,剧痛却不能再让他清醒半分。
不能在这里就到了......
还没有帮殿下......
摆平西北战役......
不行......
恍惚间,已是昏暗一片。
——————————————————————————————
昏暗中发生的事情,墨离清自然是一无所知。
等他再次回神之时,周围已是一片暖意,淡淡的香甜萦绕周围。
有要紧事在身,墨离清自是无暇顾及其他,立即大脑亢奋想翻身爬起。却不料原本身下的冰冷石地,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软滑万分,他这一下仿佛按在棉花上,顿时双手失力,整个身子翻滚而下,身体“咚”的一声摔在水泥地板上。
墨离清原本就有重伤在身,这一下又摔得着实不清,刚有些清醒的大脑又是一阵蒙圈,唇嘴间压抑不住流出一声痛呼——
“喵!”

??
???
(0V0)???
——————————————————————————————
第五章END。

沈玄迟:好想离清......
墨离清:喵~(我这里!)
沈玄迟:好想你主人,想到心碎......
墨离清:喵!(我就是!)
沈玄迟:你主人是不是生气了,不想理我了?
墨离清:喵喵~!(没有没有,我不生气!)
沈玄迟:呜呜......我就知道他不会原谅我的......
墨离清:喵喵......( 0V0 别哭呀,我不是在这里吗?)
沈玄迟:呜呜......没有你主人的世界我呆不下去,倒还不如再重生一次。希望这次重生的早些,来得及救你主人。(举刀欲自尽)
墨离清:喵喵喵!(不要啊!!!你会害死喵的!)

咖啡玩偶2017-07-29 15: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别都不回复光赞行吗?人多日双更,再没人弃文啦!

咖啡玩偶2017-07-29 22: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