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请别离开我【父子 兄弟训诫文】

楼主:庾花花认 字数:38105字 评论数:1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第一章
“爸爸,我这样的生活,你可曾满意。”
“不,如果还有重来的机会,我宁可你不是我儿子,”
“哥哥,放弃吧,我和妹妹都没有你这么低贱的兄长”
“刘弃,我的好哥们,我上官宇发誓会陪你一辈子,为了我别放弃,想想你母亲”
“乖孩子,替妈妈照顾好他们好吗,妈妈知道你是最乖的孩子”


庾花花认2018-12-25 1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刘弃,你小子说好的今天晚上陪我去过平安夜的,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上官宇说到
“宇,今天我妹妹生日我必须得回去,不好意思呀,等下回我补给你。你吃什么我请。”一名瘦弱温柔的男孩说到。“诶,算了谁让你是老子兄弟呢?就你那点钱你自己攒着吧,等有一天离开那个牢笼”上官宇摇头说到。“宇,我当你是兄弟但是我不会离开家的,我会好好的总有一天爸爸会喜欢我的,可能是我不够乖,爸爸生气了而已”。男孩掘强的摇摇头想家的方向走去

庾花花认2018-12-25 13: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走在路上,刘弃想着回家后的惩罚,不由得打个冷颤。“二少爷你回来了,老爷今天心情不太好,你自己注意点还有今天四小姐过生日,你注意着点啊”一位老者温柔的说到,“谢谢你,李叔,我会注意的,给妹妹的礼物我都买好了,不会有事的,放心”少年笑着说道,李叔摇摇头说“多好的孩子,老爷怎么就不喜欢呢?诶这孩子也是命苦呀!”“行了,老李头,你可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二少爷,夫人怎么会死,三少爷,四小姐怎么会生下来就没妈呢?这种不孝的人,活该”一位中年妇女鄙夷地说道。“小张呀,你别胡说,当初的事情你又不知道,二少爷没杀夫人,当初的事情我不泄露,也是为老爷好,而且夫人死前也说明了,谁知老爷还是在怪罪二少爷呢?”老人向天问到,“夫人,这样做真的对吗?我觉得对二少爷不公平呀”

庾花花认2018-12-25 13: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爸爸,我回来了”男孩颤巍巍地说道,之间一身西装眉眼间满是严肃的刘振宇走来,一巴掌扇到了少年的脸颊之上,那白皙的脸庞瞬间出现了红红的手指印,显得格格不入,“为什么回来这么晚,你不知道你妹妹今天生日是吗?还是你故意给我难看,刘弃,我告诉你今天晚上新账旧账一起算。”“爸爸,今天是媛儿生日,哥哥还是晚了,你可要给媛儿做主呀?”稚嫩的声音想起。刘振宇的脸色瞬间温和下来,抱住那娇小的身体轻声说道“好一会爸爸给你报仇好不好?爸爸的小公主,可不要生气呀,生气就不漂亮了,爸爸会心疼的。”刘弃看着这一幕不禁自嘲到“爸爸何时对我如此温柔,也许等我死后父亲会笑的这么开心吧,没有我妈妈就不会离开,妈妈你交代我的事我会做完的,会照顾好大家,来赎罪”“呦,这谁呀?好狗不挡道知不知道”刘峰站在刘弃旁边鄙夷的说到,刘弃不想做无谓的反抗淡淡的走了,因为在这个家就连一个杯子也比自己金贵,在这个家里哪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为了不挨打只能如此过活

庾花花认2018-12-25 18: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随着音乐的开始宴会开始了,只见刘心媛打扮的像极了小公主,刘弃看到这里心中想到“我的妹妹真漂亮,要是妈妈再也一定喜欢极了。”“欢迎大家参加小女的生日聚会,在这聚会上我有两件事宣布,第一件事,刘禅我的大儿子将会进入酷影集团担任总经理,还望大家今后多多支持,第二件‘刘弃你上来’那极尽温柔的声音让刘弃认为那一定不是在叫自己,但是看着父亲看像自己的眼神就知道那是再叫自己,随后刘弃走上了台阶,刘振宇一脚将刘弃踹翻在地说到‘跪好了‘从今往后刘弃不再是我刘振宇的儿子,我今天晚上将他送入奴隶岛,训练为狗奴送与我女儿,我女儿狗毛过敏,这便是我的贺礼”“父亲,求你不要,弃儿会听话的会少吃多干不会惹你生气了”刘弃哭喊到,在外人听来急剧可怜的声音在刘振宇那里去什么也不是,“你若一个星期完成狗奴训练我便让你回来,再也不讲你赶出家门”刘振宇淡淡的说到“爸爸,你真的要送给媛儿吗,媛儿最喜欢你了”说着便一头扎进了刘振宇怀内,就这样刘弃呆呆的站在外面一晚上没有任何人和他说话,嘲讽他,欺辱他,也许上天怜他不忍让他在受伤可他却不知道狗奴的训练又有几人能熬下来那伤痛是终身的,也许正是因为这件事刘弃的笑容消失了

庾花花认2018-12-25 19: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亮了,刘弃知道他是时候离开了,就在他要走出门口时,刘峰走来说“狗奴,很适合你,从今往后终于不用再叫你哥了”“刘峰,注意你的话,再怎么样他是你哥”刘禅走来不紧不慢的说到,“大哥,你不怪我吗?”刘弃眼神中有了一丝希望的光芒,“不,我不怪你,我只是恨你,我只是恨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凭什么你做了那么恶略的事情还活着,我之所以让他对你尊重,是因为我想看你付出代价”刘禅阴森的说到。“呵呵!对呀我怎么会奢望你们不恨我呢?是我想多了,对不起”刘弃忍住眼眶的泪水不让他留下,刘振宇这是走来,刘弃抬头看见款款而来的父亲,心里不由得一颤,他怕,他怕父亲给他最后致命的一击,他害怕父亲真的送他去奴隶岛,他还在幻想那只是父亲说着玩的。然而,天不遂人愿,可能昨天晚上的怜惜,是为了今天的打击。“你还不走,等什么,等我送你去吗?我不想你脏了我的车,来接你的人你跟着走就行了,我都交代好了,记住我们的约定,一个星期”刘振宇说完拍拍大儿子的肩膀说“走爸带你去见识一下,咱们家的企业”刘弃看着大哥和父亲的背影觉得那才是真正的父慈子孝,可在自己这里为什么就变了呢?为什么父亲一丝怜惜都不给自己。任由来带走的人为他系上脚镣锁拷,任由那人推搡自己,其实他们谁也没看见,从不轻易落泪的刘弃,哭了那种不敢出声的哭泣,那种痛彻心扉无声的哭泣,那种绝望跌落悬崖的哭泣,“妈妈,弃儿想你了,弃儿想回家,想回那个有你的家,温暖的家,他们谁也不喜欢弃儿”随着车子发动机的声音想起,刘彻知道,从今往后自己在也没资格叫一声父亲,再也没资格承欢膝下,孝顺长辈,再也没资格说自己有家有名有姓有人要

庾花花认2018-12-25 22: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从飞机的窗口看见那做孤立的小岛越来越近,心也就越来越痛,痛到呼吸困难,“老大,人带来了,要求一个星期成为最合格的狗奴,否则就做最下等的艳奴”那人弯腰说到,显得格外谨慎细微说话滴水不漏,规矩使然。
“我的规矩,你需要知道,在这里我是老大我的话就是法律,在我的岛上,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进了我的岛,我不管你以前是少爷也好,是富贵子弟也罢,在我这就只是没名没姓,没爹没娘的奴隶,你的名字在进岛那一刻就没有了,从今往后,你只能是1738号,记住了吗?”长相很妖孽,说话很有磁性的男子轻声说道。“知道了”刘弃说到。“啪”一个耳光扇去“在这里,你只能说主人,贱奴知道了,看来规矩你差很多,今天晚上我给你补补”男子笑起来很好看,可是现在的刘弃那还顾得上那笑容,他只是在想自己如何一个星期内回去呢?这一个星期父亲 哥哥 弟弟 妹妹会有危险吗?
刑室里传来棍子,鞭子,藤条打在身上的声音,听的让人毛骨悚然,“这跪资,记住了没有”说完有事一鞭,刘弃吃痛的说到“记...记...记住...住了,主...主人...我...我记...记...记住...住...了”刘彻因为疼痛说出的话也是断断续续,那种跪资实在是屈辱极了,屁股对着天,头紧紧的贴着地,身体缩成一团,像极了狗,不知不觉间刘弃已经在这间刑室内5天了,该学的规矩他以学的很好,可唯独一样没有学会,那就是放弃尊严,成为真正的狗奴眼看就快7天了,“1738号,今天枫主人带你把最后一项补上可好!”那妖孽的痞痞地说道“贱奴,任由主人做主”刘弃用他那不知挨了多少刑法才换来的跪资,规矩回着话“凌奇,把3区开放吧,我带我的小狗奴去看看”凌奇听见后先是一震,但还是做了,其实在这几天中凌奇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了这个坚强的孩子,不会喊疼,不会哭泣,默默无闻的孩子,看着让人心疼。“我的小狗奴你看好了”玉枫踢了踢刘弃的肩膀示意他看下面的场景,刘弃看到后,不由得胃气上涌,差点当场吐出来,没错这3区便是艳奴的训练场地,看着台下被折断手腿的人蠕动着,身后是各种刑罚,甚至还有凶狠的狗在人们身后做着那种事情,不由得让人反胃“1738号,你来时,你父亲说了如果7天成不了狗奴,那就做艳奴,你自己选你要怎么样,如果你不想变成这样,就给我把你那自尊丢掉,记住狗奴的世界没有自尊这种高傲的东西。”玉枫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只剩下呕吐的刘弃“主人,一定要这样吗?估计自尊是那孩子还是人的唯一证明了,凌奇求您,饶了他吧!”凌奇双膝跪地乞求到,他不在想这样的要求会为他带来一场刑法,他只是心疼这个孩子“你以为我不喜欢这个孩子吗?我在奴隶岛这么多年,你几时见过我亲自教人,我的刑法足够将他的自尊打碎,可是我不想那么做,今天我听你的放过他,他父亲呢,会放过他吗,还是说你希望他变成艳奴,狗奴没有尊严,才能活得更长久,你不知道吗?”妖孽的男子生气说到满是严肃“对不起主人,凌奇错了,不该质疑主人的决定的”“算了,自己去领罚即可,明日最后的训练,就该送她走了。”妖孽男摇摇头叹息到“孩子,还是不死心吗?守着最后的尊严为的是有一天可以站起来吧!可是在你跪下那天你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第二天果不其然,刘弃蜕变成了完美的狗奴,“1738号明天你最后的认主仪式就要开始了,撑过去就可以回去了。”说完边走出了门,这是刘彻淡淡说到“回不去了,我再也回不去了,从今往后我只是狗奴,没了尊严我还是人嘛?父亲最后一次这样叫您,您看着现在的我满意吗?”

庾花花认2018-12-25 22: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认主仪式开始了,刘振宇身穿黑色的西装,怀里抱着熟睡的刘媛,刘峰跟随在旁边,玉枫牵着刘弃走出来说到“刘老板,你要的狗奴,您过目,如果满意那么我们开始认主吧!”刘振宇看着跪在底下的人点点头说“好,开始吧”说完刘弃被高高抬起放在刑台之上,玉枫拿着剪刀走来说到“1738号,认主仪式开始第一项,除去利爪,为了避免抓伤主人”就这样刘弃的手指甲 脚趾甲都被拔去,那种疼痛十指连心但是刘弃多日的规矩告诉他不能喊否则会死无全尸“第二项带狗圈”脖子上双手双脚被带上了铁圈“第三项,认主”刘弃被放置地下,一步步爬向刘振宇,头磕在地上生生作响“主人1738号狗奴见过主人请主人赐牌”刘振宇看着匍匐在地下的人淡淡说到“那就叫弃余吧”“弃余,多谢主人赐名。”“你调教的我很满意,你有什么要求”刘振宇向站在海边的玉枫说到,玉枫只是笑笑说“如果有一天,你把他玩坏了,我不想我的作品死在外面”玉枫说完便走了,转过身又说了一句“刘振宇,你会后悔的,你配不上我妹妹,我是恨他害死我妹妹可是我也知道我妹妹不会像看到自己的儿子变成如此模样”“我绝不后悔,如果我后悔了,我便一步一跪倒他面前求他原谅”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玉枫淡淡的说到“我是怕你到时候会痛不欲生,狗奴你可知全身的骨头被打断又接上的滋味,心伤了可没办法补救呀!”“主人,他们走了”凌奇说到“凌奇,你说这会我是对还是不对呢?我该不该这样,妹妹会不会怪我呢?”玉枫看着远去的飞机问到“主人,小姐不会怪您的,小姐会理解的”凌奇安慰道。不知不觉的刘弃已经回去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中刘家很为安静,没有人为难他,没有人欺辱他,但好景不长他的灾难真正的来临了。

庾花花认2018-12-25 23: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庾花花认2018-12-25 23: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刘弃没有一句话只是乖乖的跪着,听着。“刘弃,你给老子出来,你们家二少爷呢?让他给老子滚出来,听见没有今天老子非得让他知道消失的代价。”之前一身球衣头上满是汗水的男子站在门口对着刘家大门破口大骂,不错此人正是上官宇,上官宇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听到刘弃的消息了,打电话关机,发短信不回,来找人又说不在,自从那一晚分开之后,上官宇很是着急,他不知道那天晚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刘弃会跟消失了一样,没有半点消息。“上官少爷,别喊了,这个家没有二少爷,只有大少爷,三少爷,四小姐,还有一直狗奴弃余,不知你找谁。”李叔无奈地说道。“狗奴,谁是狗奴不会是...”上官宇不敢确定的问到,他多希望李老头说的回答不是他脑海中的名字。“刘弃,原刘家二少爷,在两个月前已经被弃为狗奴,赐名弃余。”李叔眼中不由得泛起泪花“刘振宇,你个***,你怎么舍得”上官宇愤恨的骂到。“你是为了弃余那个狗奴,在骂我吗小宇,我不记得你父亲是如此教你规矩的”刘振宇冷冷的说到,款款走来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变再次说到“老李,送客,将上官少爷送回家告诉上官逸枫他的儿子是多么的没有规矩,请他好好调教。”说完边走进家门只听见上官宇在身后骂到“刘振宇,你不配为人父,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这么做,那是玉婶婶想要守护的人,你凭什么这么对他,日后,你会后悔的,你不得好死”‘啪’一声,上官宇觉得自己的头都是懵懵的“我最后说一遍,哪都是他活该,在他害死玉襄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是如此地步,还有今天你犯的错我不介意让你在我这里记住教训,来人,将上官宇给我带进去,我要给他长长规矩”说完上官宇便被拉扯的压进去,在进入家门的那刻,他看到了那两个月不见有更加消瘦的人,跪在地上仿佛没有生命一般,“弃儿,哥在这呢?你和我说说话,你可是好久没见我了,没话和我说吗?你是不是也有很多话要和我说”上官宇轻声问道。“弃余,上官少爷跟你说话呢?怎么哑巴了,规矩就是如此学的吗,是不是要回去降成艳奴再学一遍规矩”刘振宇坐在沙发上说到,“主人对不起,贱奴错了,贱奴会守好规矩的不会再犯了。上官少爷贱奴没事,贱奴怎么敢让您担心呢?贱奴这么低贱”弃余连头也不抬的说到,依旧是那个跪资,依旧是那个声音,声音中流露出轻微的委屈,害怕,不屈。“上官少爷,你刚才为了他辱骂我,是不是觉得他还是可以变成站立的人呀!”刘振宇手中端着猫屎咖啡,咖啡的味道充斥着客厅,香香的,略微苦涩的滋味。“那既然如此,我便完成狗奴最后一步吧!其实就算玉枫不跟我说,我也知道但我默认了,可是我今天发现,如果不彻底断了你们的心我估计你们不会屈服的,来人拿狗尾,给我们小狗奴带上。”话音刚落,刘弃止不住的颤抖哀求到“主人,求您了,别为我带狗尾,我会听话的,我不会再出错了,我不会再妄想了,求求您”看到刘弃的哀求,上官宇忘记了自己的尊严跪在刘振宇面前说到“刘叔,小宇错了,别这样,你怎么罚我都可以只求别这样对弃儿。”“弃余,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按狗尾要不回去当艳奴,你自己选。”刘振宇不带感情地说道。“奴...奴...选安...安...狗...狗尾”刘弃知道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忍住颤抖的声音说到,即使克制着颤抖,可还是颤抖不止。看着那人将自己摁倒在地,看着那人手中的狗尾想自己身后越来越近,刘弃的心快要停止了,他以哀求的眼神望着刘振宇,他多么希望听见一声停止,可是天不遂人愿,伴随着身后的剧烈疼痛,刘弃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响,可就算这样也没有抑制住那一声惨叫‘啊......’上官宇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就这样被活生生的插入了狗尾,身后鲜血直流,看着他晕倒在地,歇斯底里的叫着“刘振宇,我杀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上官宇我告诉你,你如果再对我不敬,我还有更残忍的,不信你可以试试,你们把他给我扔到院子里,别让他的血弄脏了我的地板。”说完便揉着额头走向二楼,刘弃像极了被丢弃的破旧娃娃走过去抱住那瘦弱的身体,那身体摸起来骨头隔得人难受“哥...哥...弃...弃儿...乖...不...乖...弃...弃...弃儿...不...不...不疼...对...对...对不起”刘弃疼的痉挛,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没有,弃儿乖,哥以后会保护你的。”上官宇看着怀中的小人,流出了眼泪。‘咚咚咚咚’“进来”“刘叔,从今往后我不会再靠近弃儿,但是我的要求是留他一命,你不就是想让所有可怜弃儿的人疼弃儿的人都抛弃他吗?如果你可以留他一命,我便从今往后只把他当陌生人看待,不在管他,呵护他,疼他如何”上官宇稳重的站在书房之中,刘振宇笑了说到“不愧是上官大哥加的孩子,聪明,好知道你弃他,辱他不要他我变留他一命”刘振宇用手敲着桌子。“刘叔,我希望有生之年你不会后悔,现在的弃儿如果你在不疼爱,我不知道还能有多长的时间。”自从插上狗尾之后,刘弃彻底沦落成了一条狗,就在那天刘峰和刘媛逼迫刘弃吃掉呕吐物,刘弃毫不犹豫的吃下去。

庾花花认2018-12-26 08: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刘振宇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头一怒,朝着那人便一脚踢了过去说到“你就这么作践自己是吗?你是在控诉我连个狗奴都养不起,让你吃这种东西吗?”刘弃跪爬在地上不说话,微微颤抖的身体体现出了对刘振宇的惧怕,在他这里这个家所有的人都像极了豺狼,每个人都从不把他当人看。“锋儿,媛儿,这会你们做的太过了。”刘振宇轻生的说倒。“三哥,爸爸怎么了,以前我们让他被狗咬,吃狗狗的排泄物,爸爸从没说过什么还说我们做得对,这回事怎么了”刘媛不解的问道。刘峰踢了刘弃一脚说到“可能父亲想到了更好玩的,我们进去吧!外面冷。”刘弃这是似乎有了感情抬起额头望向天空说到“主人,你还想让贱奴如何,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刘振宇坐在桌子上说到“我今天怎么了,我是可怜那畜chusheng生吗?不可能我怎么会可怜他,要不是他我的妻子,孩子的母亲怎么会没有呢?”其实刘振宇忘了他的孩子还有父亲,他还有孩子可以相互依偎,但是他已经将刘弃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人都剥夺了。

庾花花认2018-12-26 08: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咚咚”“爸爸我可以进来吗?”刘峰敲着门问到,“进来”,刘振宇甩了甩头点上一支烟说到“爸爸,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可是我们做的不好吗?”刘峰站在桌子旁边说到。“没有,今天可能是累了,不碍事的,对了明天不是说有郊游吗,你去给你妹妹准备一下东西顺便给他带几个暗卫,务必保证媛儿的安全,晚上我会去和媛儿交代一些事情,如果没什么事先下去吧!我还有事处理”刘振宇点着烟说到。“好的爸爸,峰儿知道了,对了哥哥说想今天晚上借弃余用一下,让他帮忙做点事情。”“好,你告诉禅儿随便用只要留他一命就可以,我答应过一个人留他一命的”刘振宇头也不抬的办着工作

庾花花认2018-12-26 13: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咚咚”“爸爸我可以进来吗?”刘峰敲着门问到,“进来”,刘振宇甩了甩头点上一支烟说到“爸爸,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可是我们做的不好吗?”刘峰站在桌子旁边说到。“没有,今天可能是累了,不碍事的,对了明天不是说有郊游吗,你去给你妹妹准备一下东西顺便给他带几个暗卫,务必保证媛儿的安全,晚上我会去和媛儿交代一些事情,如果没什么事先下去吧!我还有事处理”刘振宇点着烟说到。“好的爸爸,峰儿知道了,对了哥哥说想今天晚上借弃余用一下,让他帮忙做点事情。”“好,你告诉禅儿随便用只要留他一命就可以,我答应过一个人留他一命的”刘振宇头也不抬的办着工作

庾花花认2018-12-26 13:5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弃余,今天你随我去参加一个聚会,记住不要说话,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否则后果你知道,你承受不起的。”刘禅无情地说道弃余点点头说到“大少爷,贱奴知道了,不会越级的,会紧守规矩的,您放心”“好,你记住如果今天晚上你做的好回来以后我给你吃一块生日蛋糕可好,我的小狗奴。这么多年没过过生日,是不是很开心。”刘禅温柔的说到,但那是种笑里藏刀的温柔,他说的话一句一句扎在弃余的心里面。“贱奴,怎么配吃这么高上的东西,贱奴不敢多想,还求大少爷不要多心,主人能让贱奴活着已经很好了。”弃余趴伏在在地上说到。“凌奇,我让你查的事你查到没有,他过得怎么样?”玉枫站在海边,海风吹起他的头发,远远的看多么温润如玉的一位少爷。“主子,弃余被钉上了狗尾,而且各种刑法都受过一边,而且还和**一样吃过排泄物,呕吐物甚至不曾站起来过一直是趴伏在地的姿势。”凌奇不忍地说道,声音有些颤抖。“刘振宇,这个wangbadan他是疯了吗?他怎么舍得。”那温润的少年瞬间像极了地狱的恶魔,“凌奇,收拾收拾,我们下个月去看看我的小狗奴。”一转凶狠的眼神又变得温润如竹。夜幕降临了,弃余被拴上了链子像只狗爬了出去,刘振宇站在屋内看着这一幕,淡淡的撇过眼眸,心中久久不能平静“襄儿,他害死了你,我怎么会心疼他,我到底是怎么了,要是没有他我们一定很幸福。”刘振宇倒上一杯红酒,慢慢品了起来。“呦,这就是你们家的狗奴呀!这尾巴是真的吗?”“刘总,你们家还有这样物色的奴隶呀!”“刘禅,你们家的狗奴好像你弟弟呀?”“滚,他不是我弟弟,我弟弟是刘峰,他只不过是个狗奴罢了,你们别胡说,一会有表演咱们到时候见。走吧弃余”刘禅不耐烦的踢了踢弃余的身体,弃余慢慢爬起跟着刘禅爬动。宴会已过半,这是刘禅走向台子拿起话筒说到,你们想不想看看狗奴是如何生活的,还有我给你介绍一下成为狗奴的过程。“你们听好了狗奴是罪大恶极之人的归宿,他呀害死自己的母亲,这是他活该,进入奴隶岛,先要受100桃木棍,棍棍挨骨,棍棍见血,受过100桃木棍后他从此之后不论是富贵子弟,还是千金大少爷,都不是他的身份,他就只是也只能是狗奴,在训练的过程中,他的膝盖骨会被敲断,等真正学会骨资之后,在敲断任其长好,手上的,身上的骨头都是断了在长上,指甲也是要拔出的,为了不伤到主人,还有就是你们不知道吧这狗尾一旦插上拔下来就跟将脊椎骨拔出身体无疑,一旦插上狗尾便真的是狗奴了,这辈子也洗不净,弃余,你说对吗?”刘禅邪魅的看着跪在旁边的弃余,“是,大少爷说的对,贱奴不敢奢望拜托狗奴的身份,弃余只想作为狗奴活下去。求大少爷成全”弃余死命的磕着额头,不顾留下鲜血的额头。但这只是刚刚开始,“弃余你过来,弃余刚刚爬倒刘禅身前就看到刘禅蹲下身邪魅的一笑”拿起自己的手递给自己一把刀子向自己的胸前刺去,那速度像极了弃余自己的刀子,轻声说道“弃余,你说爸爸会怎么罚你呢,艳奴吗?”又大声说到“弃余,你居然敢。”弃余呆呆的站在那里,瞬间被打翻在地,刘振宇站在刘禅旁说到“弃余,你太让我失望了,我本来是来带你回去的,没想到你,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说完抱起刘禅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了呆呆的弃余。

庾花花认2018-12-26 19: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主上,不好了,有消息说弃余想杀了刘禅被发现了。”凌奇喘着粗气说到。“你说什么,弃余不会的,他是他母亲多一些,如果他要是反的话,早就反了”玉枫不可质疑的说到。“不行,凌奇去开飞机咱们马上去,再不去我怕再也见不着弃余了。”玉枫焦急的说到。“是,主人,我马上去弄”凌奇急急忙忙的跑出屋子,医院里“上官,我儿子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刘振宇焦灼地说道,满脸的担心。“没什么大事,好在没有刺刀心脏,刀子扎不深。”上官逸风疲惫的说到。“那就好...那就好...我总算替襄儿保住了孩子。”刘振宇像泄了气的皮球说到。“刘叔,我都答应过你不会再管弃儿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只见满脸倦容的上官宇跑来说到,“混账,怎么跟你刘叔说话呢。”上官逸枫严肃的喊到。“上官宇,我告诉你,是那个小chusheng上了禅儿,不是我们伤了他,你知不知道?”刘振宇坐在椅子上冷漠地说道。“不,不会的,弃儿不会如此做,他是很喜欢你们得,不会伤害你们的。”上官宇死命的摇着头说到。“喜欢,他不还是杀了他母亲吗?他不还是伤禅儿吗?他就是个喂不熟的狼崽子,我真后悔为什么当初让他活了下来,祸害别人。你们都说他善良像极了襄儿,可现在呢?他一次一次的伤害我最重要的人,我不能留他了”刘振宇一跃而起指着上官宇的鼻子质问。“刘叔,弃儿不也是你最重要的人嘛?这会一定是误会,别杀他,我求你,你不要他,你可以把他给我实在不行赶他走也可以。”上官宇跪倒在地。上官逸枫看着这个从小到大高傲如皇帝般的儿子竟为了一个狗奴下跪,上官逸枫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儿子,会为了这个狗奴做任何事哪怕付出生命,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虽然他会对上官宇严厉,那是为他好,没有那个父亲会看着自己的儿子深陷火坑,因此他做了一次残忍的决定说到“刘振宇,我拿你当兄弟,请让你家那位狗奴离我家宇儿远些,否则你大儿子得病也许就好不了了。”说完不顾上官宇的质疑变头也不回的进入了急救室的大门。“上官少爷,你听见没,为了禅儿,那狗奴我会留他一命让他慢慢偿还他的债务,但从今往后,你同他说一个字我便打他10棍,两字就20棍,成倍增加,你如果帮他我便废他一只手,你记住了,我说到做到。”刘振宇满身散发着魔鬼的气息。“你为什么要杀我大哥,你凭什么,你真讨厌害媛儿没了妈妈,也没了哥哥,媛儿讨厌你。”稚嫩的声音叫喊着,弃余跪在大理石子的通道之上,听着所有人的指责骂喊,“不对呀,我怎么会伤大少爷,我怎么敢伤,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能想完成妈妈的嘱托照顾好你们,我已经倒退到这种地步,活的连人也不如,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我现在不能死,死了妈妈会怪我没照顾好你们的,但你们真的那么恨我吗?”弃余强忍眼中的泪水,这是自从当上狗奴之后弃余第一次双眼湿润,以前他总说自己没资格哭,可是这会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但是弃余又不敢让别人瞧见,好像自己的眼泪跟犯了滔天大罪一般。“chusheng,你还有脸在这哭,你委屈吗?我才委屈当初为什么留下你,留下你祸害我儿子”刘振宇一脚将弃余踹翻在地,充满血丝的双眼仅仅瞪着弃余,弃余知道这会可能真的万死也不能赎其罪,说到“主人,您打贱奴吧!贱奴该死没有保护好大少爷,但主人求您饶贱奴一命。”弃余认命般的褪去身上仅剩的黑色衬衣,露出瘦弱的后背,刘振宇气急败坏的抽出皮带便冲着弃余劈了过去“啪”一声,皮带落在身上,那声音响亮急了,随着声音后背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檩子,那种疼痛犹然而感,恨不得昏过去,第一鞭变如此,接下来会如何呢?也许会死的很惨吧!

庾花花认2018-12-27 13: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刘振宇不知疲倦的鞭打着身下浑身血迹的人,弃余只觉得那种感觉好像要把自己打死了,那种痛像极了插入狗尾的痛楚,好像活生生的在一点点将他的皮拔下来,身体被凌迟一般痛苦,弃余第一次觉得父亲如此恨自己,就连当初被送去当狗奴,差上狗尾,强迫自己做一些丧失人尊严的事,他都不觉得父亲如此恨他,但现在他觉得父亲恨不得他死去,自己是否还要停留在这世上,但是转念一想,对呀我还有宇哥,宇哥不会不要我的,瞬间觉得身体充满力量,告诉自己只要熬过去,就可以见到宇哥了,可以在他怀里体会一点温暖,不由得脸上出现优雅的笑容,知子莫若父,刘振宇怎会不知,但是这会刘振宇下定决心要弃余生不如死,“你以为上官宇还会理你吗?他为了自己的父亲决定在不和你往来,弃余我告诉你从今往后这个世界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承受着漫无边际的黑暗痛苦。”弃余抬起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的脸颊,坚定的摇摇头,这是他第一次对刘振宇说不,刘振宇却也不生气,放下断裂的皮带气喘地说道“老李,去接上官少爷来,断了他的念头。”李叔也不信,他走在去的路上是那么坚定,可见到上官宇后,他犹豫了,我是否要带上官少爷去,如果老爷说的是真的,那么弃余会怎么样?“李叔,我知道你来干什么,我们快去快回,我还有事呢!”上官宇一副痞子相说到。李叔听见后绝望了,可是不去又能如何。在路上两人一言不发,各有心事,看见上官宇走进来,弃余笑了,不管自己身上的血渍,他想放肆一回,就一回,因为身上太疼了,抱住了上官宇,刚想向父亲证明什么,只听见头顶传来冷漠的声音说到“放手,你弄脏我了”弃余呆住了,他不敢相信那个曾经那么疼自己的好哥们,那个说着不会离开自己的好兄弟居然说出这种话。上官宇一看身下的人没有移动半分,用脚将其踹开。刘振宇这时走过来蹲下说到“如何,还觉得有人陪你吗?连自己的好兄弟都嫌自己脏,怎么你觉得禅儿死了我会让你回来吗?”刘振宇用手强行掰起弃余的脸颊“不,贱奴不敢,主人放手吧!弃余脏,别弄脏了您。”弃余面无表情的说到。“嫌自己脏是吗?我给你洗洗呀!还是我对你好吧!”刘振宇冷笑道“来人,拿酒精来,给我们小狗奴好好洗洗。”说完便甩开弃余的脸颊。“刘叔,若没事小宇就先回去了。”上官宇一刻也不想停留,再留下去他会疯的。就在与弃余错身那瞬间听见微弱的声音“弃余不脏,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又夺去,我恨你。”上官宇加快脚步走出门口,眼泪留下说到“弃儿对不起,你不脏,只要你活下来,恨我也可以只要你好好的,襄姨,对不起,没守好您的宝贝。”屋中弃余被强行按入酒精中,伤口又疼又辣,可都抵不过心中的痛。原来心还可以这么痛

庾花花认2018-12-27 18: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余弃 12

庾花花认2018-12-27 22: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经过昨天的酷刑,弃余睁开眼睛看见面前一片黑暗,弃余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别碰我,脏”这句话,弃余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自己不脏,可是现在连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不脏,“对呀,如果我不脏,为什么所有人都弃我,伤我,辱我,这样的人生真的悲哀!”尽管自己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如此不堪的境界,但是弃余还是想守着自己的父亲,为了年少拍着胸脯答应的承诺,无论如何都不想打破。“刘振宇,我的小狗奴呢?”一声貌似不在意但只要细心去听的话,会有轻微的颤抖,喘息,尽管如此掩饰,还是无法掩饰声音主人的担忧,紧张。“在地下室。”刘振宇喝着牛奶漫不经心的说到。玉枫马不停蹄的快步走入地下室。弃余听见脚步声,强迫自己规矩跪好,“也许,今天不会好过了。”听见那人的脚步越来越近,“主人,昨日受罚,贱奴晕倒了,请主人责罚。”弃余颤巍巍的跪着,用尽了力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弃余,你看好了,我是谁!”玉枫妖孽的声音响起。“枫主人,您怎么来了,可是主人不要我了,让你来带我走嘛?我会听话的贱奴劳烦枫主人别把我带走”弃余抬起疲惫的脸看着玉枫那张熟悉的脸。玉枫想要碰触那张脸颊,手轻轻附上,弃余原以为玉枫要打自己,不敢躲,但是发现玉枫只是附上脸颊轻抚,便躲开了,玉枫的手现在看空中,看着磕头如捣蒜的人,听着他嘴里的话,“枫主人,贱奴脏,别脏了您的手,您要是罚贱奴,贱奴给您拿皮带,别脏了您的手”玉枫听着这话一时间竟无语凝噎,他看着弃余身后的狗尾心中想到“他最终还是如此对你,我本来想给你们留一丝回环的余地,没想到现如今退路已经被封死了。”玉枫站起来说到“弃余,你记住,从今往后要恪守本分,别再想那些不该想的东西,好好的,等到时候了,我来接你回去。”说完就走了,玉枫知道,如果再待下去,他会毫不犹豫的,不顾后果的将弃余带走,但理智告诉他不可以,他就算带走又如何,弃余现在的样子就算带他回去也只能是奴隶,自己面对着如此会崩溃的。弃余看着走出去的玉枫顿了顿“有逃过一劫吗?”疲惫的闭上眼睛。“刘振宇,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就一点希望都不能施舍给他吗?”玉枫打饭了牛奶杯说到“给他希望,凭什么,凭他要杀我儿子,凭他杀了我妻子吗?他为什么一点希望也不给我。”刘振宇踹翻板凳“他就不是你儿子吗?他身上流的不是你的血液吗?”玉枫一拳打再刘振宇脸上,刘振宇踹了玉枫一脚说到“不是,他不是我儿子,如果我可以选,我根本就不想要他出生在这个世上。我现在恨不得他死,他死也不能偿还清他的罪孽。”刘振宇的声音响彻整个别墅,弃余刚刚从地下室爬上来,想为昨天的事请罪,可是却听见这一番话。“原来,我的出生也是不被期望的,我本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弃余觉得自己好像深处寒冰地狱一般,刺骨的凉意。弃余每天都承受着责打,“小张,你说这么狠的惩罚,弃余为什么一声不吭,一滴眼泪也不曾留呀?”李叔和张婶说到,只见张婶愤恨地说道“他凭什么哭,他没资格掉眼泪,害死了夫人还害了大少爷,老爷绕他一命已经是很善良了,他怎么感哭呢?”李叔听见后摇摇头说“你错了,这孩子现在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到时候你们所有人都会觉得自己报复起人来是那么不管不顾,这孩子是个好孩子,懂的守护男人的誓言,可有的人却被冲动蒙蔽了双眼,忘了誓言。”“老李头,你说什么呢?”张婶听的迷迷糊糊的。“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事”李叔摇摇头走了。今天是刘禅出院的日子,整个家里喜庆极了,弃余听见天还没亮就起来的刘媛和大家再说这话,刘媛这个小公主,还没有睡醒就让刘峰抱着她在沙发上等大哥,家里所有人都高兴极了,弃余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是那么不容易被察觉,“大少爷,你终于回来了,这个家终于和以前一样了。”弃余笑声的低估到。可能是刘禅的归来,刘振宇破天荒的免了今天的刑法。弃余满身的伤痕,疲倦的身体在向他控诉。其实所有人都不知道,就在前两天,弃余的双眼已经如同摆设,再也看不见了,可是他不敢说出来,他怕刘振宇会真的不要他。原来没有眼睛的世界居然是如此的美妙,不用看见人们嘲讽的笑容,不必看见人们嫌弃的眼神,尽管没有色彩,可还是很开心,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可以骗自己,原来他们已经不嘲笑他了。“爸爸,哥哥你们回来了!”弃余听见进门的脚步声,以及刘媛的喊声“媛儿,哥哥不在,有没有调皮呀?有没有好好吃饭。”刘禅抱住飞奔而来的妹妹宠溺地说道。“媛儿有好好吃饭,哥哥你怎么才回来”说着便掉下了泪水。刘禅给妹妹轻轻擦拭这泪水说到“对不起,媛儿哥哥让你担心了。下回不会了,别哭了,哥哥会心疼的。”“禅儿,你回屋去歇会吧!一定累了吧!媛儿爸爸抱,别累着哥哥。”刘振宇伸过手要接过刘媛,可是刘媛却死死抱着刘禅,刘禅笑到说“爸,没事,我去抱媛儿再睡会,她一定还没睡醒,闹脾气呢?”说完便走向二楼,看着跪在地上又消瘦不少的弃余,不经意间有了胜利的感觉。

庾花花认2018-12-28 08: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媛儿,哥哥问你,这几天咱们家发生什么事请了,为什么气氛不太对呢?”刘禅抱着昏昏欲睡的刘媛,温柔的问到。“有呀!就是那个狗奴,被打的好惨,而且好像上官哥哥说嫌弃狗奴了,还有那个狗奴最近好怪,媛儿打他,他都不躲的痛极了也不躲。哥哥,咱们不说他,你哄媛儿睡觉好吗?媛儿想死你了。”刘媛稚嫩的说到。“好,咱们不说他,哥哥哄你睡觉。”刘禅温柔体贴地说道。“弃余,这回你没死,下回呢?”邪笑到看着怀里的熟睡的小人,刘禅走出了门,看见在门口一点点走进弃余,弃余听见脚步声,连忙转过身,可能因为眼睛看不见,听力格外的好,但是由于很紧张,不小心跪错了方向,自己而不觉但这是刘禅传来邪恶的声音“怎么,我的小狗奴眼睛是看不见了吗?”“没,没有,贱奴真的没有”弃余拼命地狡辩,“那么,你告诉我这是几”刘禅蹲在弃余身旁说到。“贱奴,贱奴,看不见。求大少爷别告诉别人。”弃余跪附在地。“好呀!我可以不告诉别人,答应我一件事,我便不说出来。”刘禅说到。“大少爷,你想让贱奴做什么。”“弃余,你听好了,我要你这辈子也不能靠近,伤害媛儿以及锋儿,还有就是请你明天早上跪在外面的青石板上大喊十声你是世上最贱,最脏的狗奴。如果你做不到,你就等着你眼瞎这件事公布吧。”刘禅说完站起身想走出门。“哥,你真的这么狠我吗?连一丝的希望都断绝了,你以前最疼我的。”弃余淡淡的说到,刘禅一脚揣在弃余心窝上,一口血喷了出来,“你有什么资格喊我哥,如果不是你我会这么早接班,我会丧失我的兴趣学管理吗?,我是恨你,恨不得你死,不你死多少回,都不能弥补我的恨。”刘禅现在的模样像极了来讨命的阎王。“对...对...对不起...贱...贱奴...不...不敢...敢...了”弃余断断续续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好记住就行。”说完便走了。“主人,我们不帮帮弃余吗?”凌奇看着站在门口的玉枫无奈地说道。“我怎么帮,我带他走,他走嘛!既然如此,就不管他,知道疼了就放弃了。”刘振宇本想下楼喝水,看见躺在地上吐血不止的弃余,一瞬间不由的有些失神。“老李,你给上官打个电话,别让他死了,死了就不好玩了。还有去外面等着,别弄脏我的地摊”说完就走了。李叔抱起弃余说到,“这么轻,连我这老头都抱的动。”赶忙抱着弃余出去,再多呆一秒,老爷要是发火了,这孩子又得受罪。

庾花花认2018-12-28 21: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更得少,有些感冒发烧,明天早上会多更些。

庾花花认2018-12-28 21: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