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改文重发】友达以上 (霸道残忍攻X双性壮受 H虐慎入)

楼主:杰克斯洛派99 字数:7317字 评论数:22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大家好,这里是沐沐桑,求眼熟,求关照。
之前我有码过一个文叫友达以上,有些小可爱可能有看到过,那篇文文本来要弃坑的,因为bug太多而且剧情不连贯,文笔也不好(这个没办法改)。
而且@孤pIl傻子点点让我的触动很大,所以决定拾坑重填,大概改动较多(技能:面目全非指╮ (. ❛ ᴗ ❛.) ╭ ),希望大家期望不要太高
这里带上家属@不知云归何处大毛我开坑啦。

杀生丸sama镇楼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2:56:00 发布在 十世
@越腐越神
@诺零喵
@喻皖辰
@禹啊禹雨
@小霉女未央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2:56:00 发布在 十世
第一章
清晨,屋内的人颤了颤沉重的眼皮,纤长的睫毛弯起弧度。
让那人平常硬朗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
呃……周墨皱着眉头,挪动着酸痛的手臂。
将宽厚的手掌遮挡在眼前,也遮住刺眼的光线。
头好痛……
浑身都很难受……
肚子也有些闷痛……
男人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许久,才挣扎着坐起来。
看着屋子里凌乱不堪,一片狼藉,有短短的十几秒,男人脑子一片空白……

昨夜的激情在脑中逐渐回笼,摸了摸旁边的位置,已经凉透。
称作少爷的人已经离开,空荡的房间,如同此时周墨的内心,幽静黑暗。
自嘲地笑笑,在少爷眼里,自己大概如同蝼蚁一般,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罢了……
用之即来,弃之即去。
忽略掉心中的异样情感,周墨别扭地扶着腰撑了起来。
阳光折射在他俊朗的脸庞,他定了定神。
望着窗外和煦的阳光,那么近,又那么远,明明感受得到它照在身上的温度,却渴求着那束光能照射进心里,让自己的心变得明亮。
自己是堕入万丈深渊的罪人,即使远处的光早已可望而不可即。
但他盼着,能迎来自由的曙光……
但残酷而真实的现实却告诉他,他无法逃离牢笼,也无法得到宽恕……更不能,逃离注定的悲剧。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3:04:00 发布在 十世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3:08:00 发布在 十世
再次声明,楼楼是高二党,理科生,这一次不会弃坑但是文笔不会好到哪儿去,请大家不要介意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3:09:00 发布在 十世
开更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7:27:00 发布在 十世
第二天,即使身♂体极度不适,周墨还是在生物钟的作用下醒了过来。
身♂后那处火辣辣的疼,不用看也知道是一片泥泞不堪。
那个人向来如此,总是把他的东西留在里♂面。
大概是要让他明白,自己要执行他的一切要求……
他站起身,白色的浊♂液顺着坚实的大♂腿流向地面发出两声“啪嗒”的声响,在这空荡的房间里极为刺耳。
随手拿过不知道是自己还是那人的衬衫,胡乱擦掉自己那人留在自己体♂内一整夜,此时淌在大♂腿处的的液♂体,周墨缓慢地穿好了衣服。
突然,周墨感觉喉咙有些火辣辣的,一股刺激性的液体涌上喉咙。
周墨捂着嘴,奔向厕所。
……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呕吐,周墨眼角微红,竟有些直不起腰。
撑着洗面盆,周墨打开水龙头,冲走里面的秽物。
许久,才直起腰,看着面前镜子里的人。
那人有着高鼻梁,凌厉深邃的眼睛,薄唇紧抿便生出些许威严,刀刻似的面,黝黑的皮肤,虽然眼睛有些红。
可是怎么看,都不会是个委身于别人身♂下的人。
……只怪自己,是个怪物。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7:29:00 发布在 十世
周墨是个罕见的双性人,
即使外表看起来是个男性荷尔蒙爆表的男人,拥有周身的男性魅力,可他拥有完整的男女两套性器官。
周墨的父母没有因此嫌弃他,为了周墨他们到处寻医,可当时的医疗水平不发达,即使花重金也无能为力。
为了儿子,他们甚至倾家荡产,最后却因为借高利贷无法还贷被追杀。
直到黎海赫前来帮助他们……
周墨无法忘记那一天,他眼睁睁地看着父母惨死在债主手下随后他听见几声枪响,一个高大的男人飞驰而来……
之后,他就住在了黎家。
那时候的他早已懂事。
他明白,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人,是自己。
他整天抑沉闷,甚至想到过自杀。
可是,那个男人——他如今最敬仰的人告诉他。
自杀是最愚蠢的表现,少了你,世界照样转动。
除了你的家人,不会有人因为你的自杀而改变什么。
你只会被别人抛在脑后,即使被谈起,也只是一个笑柄。
他抬起手臂摸着周墨的头,坚定的目光看着他的眼睛。
周墨怔怔地看着他…
或许,他应该学着强大起来。
(这段黎老爷讲的道理纯属扯淡,因为楼楼不会讲道理,楼楼一般都用讲道理棍棍╮ (. ❛ ᴗ ❛.) ╭ )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7:33:00 发布在 十世
黎烨是黎氏集团的公子,黎家黑白两道通吃,即使是政府官员也要给黎家几分面子。
黎烨和周墨从小就一起长大,交情不浅。
周墨是黎烨的父亲恩人的孩子,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黎海赫就是这样一个知恩善报的人。
他深知,如果没有周家,就没有今天的他。
当年恩人落难,他尽自己最大努力,最终,却也只带回了他的儿子。
他不愿意让这么小的孩子受委屈,于是对外便称这是他的养子。
周墨从小被安排和少爷一起,不论是教育还是生活上的待遇,他和少爷从没有过差别。
黎老爷虽然知道他的秘密可从没因此有任何偏见。
日子本来就应该这么安稳地过去。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8:25:00 发布在 十世
但是他明白自己的身份,只不过是个遗孤,一个怪物。
所以他从来都本本分分地做自己分内的事。
他只想默默守护黎家,保护少爷……
为了报答黎家的恩情,在黎海赫提出给黎烨找保镖的时候,他主动自荐,愿意保护他的安全。
即使训练很幸苦,经常受伤,他也甘之若饴。
于是,在一天天长大的同时,他变得强大,少爷也一样。
他脑子不灵光,做一件事就专注于那件事。
或许,在他包扎身上的伤口的时候,亦或许在他奋力训练的的时候。
他都没发现,少爷看他的眼神,渐渐发生了变化……
他不聪明,但他想过,少爷对自己是兄弟情,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偶尔少爷的有点逾越,他也没有在意。
可他没想到的是,黎烨对他的感情……不仅仅如此。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8:25:00 发布在 十世
当黎烨已经足够成熟到撑起黎氏集团,周墨才发现,当年不及自己肩膀高的少爷已经长♂大了。
当年的少年,对周墨的感情也变了……
周墨叹口气
现在的他,可以命令自己,也能用强制手段使自己屈服。
……每当周墨回想起他们的第♂一♂次,总是一阵心悸。
酒局之后,醉酒的少爷撕开保镖的衣服。
强♂制将保镖♂压在公共厕所单间的门上,
单手限制住保镖的双手
将手举在头顶,
一只手抬起保镖结实的大♂腿,就着站立的姿势,正准备直直插♂入保镖的后♂方。
却插进一个温暖柔软的地方。
感觉到了保镖身♂下的异常。
少爷顶了顶,让保镖一阵闷哼。
不断的往后退着……
停下动作,将保镖死死按在门上,动弹不得。
少爷空出一只手,向下♂面摸去……
被保镖神奇的身体惊到。
肌肉结实的双♂丘中,一个女性的雌♂穴……
娇小柔嫩,稚气的样子与平日冷漠刚毅的保镖毫不相符……
少爷瞬间红了眼,失去了理智。
就着这个姿势,深入到保镖身♂下那未经人♂事的小♂穴。
……鲜血顺着二人交♂合处留下来。
外面随时有人……
保镖咬着唇,防止呻♂吟声溢出。
少爷邪邪的一笑,身下更用力,低头啃♂咬舔♂舐着保镖裸♂露的颈脖……
那晚的黎烨就是撒旦
将保镖的尊严踩在脚底,随意践踏。
保镖被蹂♂躏地不成样子,最后满是青紫爱♂痕地被少爷带回家……
当保镖从少爷的床♂上醒来那一刻,就已经明白……
自己的秘密已经被发现了……
一切都已回不到过去……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18:28:00 发布在 十世
哎,怎么又在想这些?
周墨红着脸摇摇头,不再多想,只是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橘黄的灯光罩在脸上,让周墨一瞬间感到安宁。
少爷的品味,一直都是他所喜欢的……
没过多久,又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过的可真不舒坦。
用手捧了一把凉水,尽数浇在脸上。
希望能以此来清醒最近昏昏沉沉的头脑。
泛着凉意的水划过脸颊,然后滴落在前襟,润湿了一大片。
不过周墨从来不在乎这些细节
着与好几天没洗过澡,为了射杀目标隐匿在暗处不能打草惊蛇相比,有这么整洁的衣服他都很满足了。
脸上又恢复了冷漠,好像一切都与他毫不相干。
今天晚上,可有重要的事等着自己……
打理好房间,洗了个澡,周墨穿好衣服下了楼。
不出意料地看见了黎烨留下的纸条。
“这几天忙,暂时不回家,你留下来吧。”
最后那几个字,是被叉去又重新写上去的,字迹潦草,笔锋凌厉,字如其人……
面无表情地把纸条放进兜里。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0:49:00 发布在 十世
黎烨不经常回家,,不过一回家就会把周墨叫过来。
让周墨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呵呵,真可悲呀你。
咽下心里的些许苦涩感。
周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黎烨的房子,坐上汽车,绝尘而去。
却不知道,一向都在暗处盯着别人的自己,也会被一双幽暗是眼睛注视着……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0:49:00 发布在 十世
傍晚,周墨带着一群平日忠心耿耿的小弟,按照黎海赫的要求。
铲除黎烨身前的绊脚石。
一脸猥琐的男人,不知道是对着谁,一笑就露出满口大烟牙。
让人隐隐有些反胃。
周墨坐在另一栋楼,点燃了一支烟,飘渺的雾气模糊了视线,烟草的气味让他有些放松下来。
……有时候,视力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周墨一只手揉着胃。
用眼神示意拿着狙击枪坐在一旁的人。
“看清楚了吗?对面那个人。”
那人点点头。
“嗯,随时注意他的一举一动,等他离开的时候再叫我。”
那人看着周墨有些不好的脸色“老大,要不这一次让兄弟们来吧,您去休息一会儿?”
跟在周墨身边的人都知道,他们的老大虽然一副生人勿近的脸孔。
却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所以,这个人真的关心周墨。
不过当事人却皱起眉头,让本来就有些凶狠的脸更加骇人,厉声说道“不行!这个人今天就得处理干净,稍微有一点马虎我们可都脱不了关系。你们可就算了,连累到黎家到时候就麻烦了!让你们处理我怎么放心?!”
“……”一群人都被老大的威严吓着了。
一副诚惶诚恐的表情。
周墨一眼扫过去。
无奈地叹口气,一把掐掉香烟。
顿了顿,又缓和着语气说“我们都是过着刀口上添血的生活,要处理的这些也不是普通人,不能又一点的马虎的,不仅为了黎家,也应该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你们还年轻,也没冒过什么风险,往后要学的,还多着呢,可别被我一说就给吓着了。”
周围的人都低下头,他们的老大总是这么……
那啥叫什么来着……铁汉柔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周墨看着一个两个都低着头,还想说些什么。
却顿珠了。
目标开始行动了。
看着老大变严肃的表情,一群人也开始严阵以待。
跟着周墨跑下楼。
却没注意到,一直盯着的窗口。
那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们刚才所在的地方。
一行人悄悄地地跟着今天的目标……
训练有素的保镖,不会在做任务的时候说一句多余的话。
大家都有共同的默契。
在适宜的时间,一个眼神就能明白老大需要什么。
周墨拿过狙击枪,头伸出窗外,盯着前面正准备在弯道消失的汽车,扣动扳机。
装了消音器的枪咻地一声射出子弹。
“碰!”
……周墨带着一丝笑意坐回车里。
满意地看着前面的车冲出护栏,掉进沟壑里,发出巨大的响声。
车子渐渐停住。
周墨放下枪,朝他们看了看。
“和平常一样,去检查看看他或者没有,这里虽然没有录像但是指不定会有人看到,你们干净的善后,记得把轮胎里的子弹取出来。”
周墨是一个细心的人,因此他培养出来的人也不会差。
……看着他们急匆匆的身影。
周墨欣慰地躺在靠椅上。
……这些孩子,都是好样的。
“呃……”手抚上肚子。
不知道这几天到底怎么了,周墨皱眉。
怎么胃里总是不舒服。
该不会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周墨想了想,有些失笑。
最近少爷在家,都是自己做的饭。
怎么会有问题。
……但是,他并不想找医生看。
他怕,他的秘密被发现……
闭着眼假寐。
周墨心想“或许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0:53:00 发布在 十世
……
暮色浸染了天空,不一会儿便成了一片漆黑。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公路上,一辆汽车缓缓地向闹市区开去。
周墨睁开眼。
……是在车上,怪不得脖子这么酸。
……怎么睡着了?
“老大你醒了!”
咋咋呼呼的小青年一声,几个人都齐刷刷向周墨看去。
“……”他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一把年纪,没监督他们做任务,竟然还在车上睡着了……
看着他们,刚一张嘴就被打断。
“老大我们完成了任务了!车上就只有他一个人,头撞到方向盘上磕死了,还有车里胎里的子弹也弄出来了,而且处理地像一场交通事故!”
“……很好。”
!!!老大表扬他们了!简直要烧高香。
一群小青年沉浸在被老大夸奖的喜悦里,乐颠颠地找不着北……
周墨头还有些昏,突然觉得车子里的空气好像凝滞不动了一样。
一股浊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了。
让人想吐……
他不是一个会晕车的人。
……大概是真的病了,可是他并不想去医院……
打开车窗,冷冽的寒风吹进车子里,终于让他好受了些。
望着车窗外,原来,已经到了闹市区。
周墨拍拍开车的那人,那人便停下车。
“老大,今天也一个人回家吗?”
周墨没回他的话,只是打开车门
“今天闫哥说请大家喝酒……”
周墨下了车,依旧无言,他怕一张嘴就会吐出来。
“……那,老大再见哦。”小青年们有些许失落,不过还是有礼貌地告别。
周墨点点头,示意他们离开。
……车子终于飞快地开走伴随着轰鸣的音乐。
有他在,那些小孩连刺激都不敢找吧……
“呼”深深地呼吸几口寒冷的空气。
周墨终于清醒过来。
放眼看了看周围,还好,这地方自己认识。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0:53:00 发布在 十世
深夜更贴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3:51:00 发布在 十世
慢悠悠地走在昏黄的路灯下,托出长长的影子。
周墨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或许天气寒冷,独自一人。
但是却有难得的宁静。
慢慢走在街上,不在意时间多晚,比较,他一个大男人还怕什么的,他有能力,让那些混混被揍的连娘老子都不认识。
“呵呵”无奈地笑出声。
真的跟这帮小子学到咋咋呼呼了,不过今天完成了任务,心情也是真的好。
竟然在想这些事。
不知不觉,周墨拐进了小巷子。
弯弯曲曲的小巷连绵不断,但他总能找到回家的那条路。
……那是,他的家,一个小却温馨的地方,却比不得少爷的精致舒适。
……不过他喜欢那里,让他有归属感。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3:52:00 发布在 十世
前面的路灯闪闪烁烁,散发出诡异的幽光。
隐约有人在低声细语,幽深的巷末。
一个人苍白着脸,仓皇逃窜……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能听到有人低声谈论着
“抓住……别让他跑了……”
周墨不着痕迹地绕近更深的巷子中。
他们追的人,肯定不是自己……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久才动身。
他可不想惹祸上身。
“帮帮忙……”细碎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恐惧,传到周墨耳朵里。
周墨自顾自地走着,对这声音仿若无闻。
“求你,帮帮忙……”裤腿被人拉住,可怜兮兮的声音就在脚下响起。
哎……周墨暗暗叹口气。
无奈地转过身。
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那人的脸。
只能依稀推测是一个年轻人,被自己的影子罩着,可怜兮兮地拉着看着自己。
那双眼睛,在黑暗中,也透着些许天真。
“……”
“走吧。”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8 23:53:00 发布在 十世
身后的人紧紧跟着,步子有些缓慢似乎使不上力。
周墨耐心地缓慢走着,免得那人跟不上自己。
“在哪里!”刚才悉悉索索的声音陡然增大。
他能感觉到身后的人微微颤栗着。
……胆子可真够小的。
可是那双眼睛,周墨一直认为。
作为一个成年人不会有的清澈双眼 。
这个人有,就那么一瞬间,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作祟。
看着飞奔过来的人,周墨抽出揣在兜里的手,慢条斯理地撩撩额前的碎发。
再看向那些人时,眼里充满蔑视……
终究还是一个一个撂倒了那些人,把那个人带离危险。
……要问他为什么。
……或许他也不知道
……大概是这个人,让他想起当年的自己。
父母惨死,自己也是这么无助地躲避着追杀。
内心无比的恐惧,仿佛只一眼就能看穿生命的尽头。
要不是黎老爷,自己多半就……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9 01:19:00 发布在 十世
他把那个人带到宾馆,那个人说,他叫韩雨泽,是一个医生。
因为手术失败,下班途中被病人家属追杀。
借着宾馆明亮的灯光,周墨终于看清楚这个人。
精致的娃娃脸,脸上总是一副天真的表情。
要不是看见他现在还苍白的脸。
或许还以为是在和他谈论别人。
“谢谢你呀,大叔,要不是你我第二天说不定就被抛尸荒野了!”
男子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周墨。
“……”说真的,除了那帮小子们他真的不知道该对这一类的人说些什么。
“现在这里住一晚吧,既然这么不安全,劝你早点报警。”给了这些忠告,在周墨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人眼疾手快地拉住周墨的手臂。
常年的警觉让周墨立即做出了条件反射。
等他反应过来,青年已经被自己压着肩膀哎哟哎哟地叫着疼了。
男人脸上终于有了其他表情。
略显尴尬地收了手,将男子拉起来。
“哎呀,要说大叔你可真厉害,该不会就是警察吧,这动作可真快!”
……周墨扯了扯嘴角。
他可不是警察。
不过他懒得多说些什么。
“要不这样,你留个联系方式,我如果有麻烦了你来棒棒我呗,好歹刚才被你揍了一顿 ”
男子盯着周墨,周墨满脸黑线地随手拿过宾馆里的笔和纸,刷刷刷写下一行号码。
“别叫我大叔,我姓周。”
在男子热切的眼神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人,真是让人头疼……
熟悉的疼痛又开始在腹部蔓延,大概是被这人气的。
周墨开始觉得今晚没去和他们喝酒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嗡嗡嗡”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杰克斯洛派992017-03-19 14:18: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