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171013|转载|欲望期h

楼主:爱笑的Anliy 字数:15250字 评论数:53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节选:
朴灿烈靠着沙发盯着电视,好像看得很认真。
星期日的下午,电视里放着前两个晚上的综艺重播,时不时爆出奇怪的音效。
虽然夏末,白天温度还是很高。
小而乱的房间里,陈旧的空调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边伯贤坐在他怀里,难耐地扭动。
朴灿烈手指掐着他从背心里露出来的乳头,无聊似的捏来捏去。
捏得边伯贤胯下都硬了。
他雪白的身体上除了一件松垮的背心,什幺都没穿。张着两条长腿,背靠着朴灿烈,朴灿烈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变化。
“你是不是变态,喜欢被人玩奶/头。”
明明是被你强迫的!
可是这种话,边伯贤不敢说。
朴灿烈把他那小奶头揪起来,使劲儿一掐。
边伯贤吃痛,大声哀叫,听得朴灿烈嗤嗤笑。
“浪什幺浪。”
边伯贤不敢反抗,噙着眼泪忍耐。
从高中二年级同班开始,被朴灿烈盯上已经有一年了。


原文地址:龙马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1:5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01章 :某个星期日的下午,性致大好(高H)。
朴灿烈靠着沙发盯着电视,好像看得很认真。
星期日的下午,电视里放着前两个晚上的综艺重播,时不时爆出奇怪的音效。
虽然夏末,白天温度还是很高。
小而乱的房间里,陈旧的空调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边伯贤坐在他怀里,难耐地扭动。
朴灿烈手指掐着他从背心里露出来的乳头,无聊似的捏来捏去。
捏得边伯贤胯下都硬了。
他雪白的身体上除了一件松垮的背心,什幺都没穿。张着两条长腿,背靠着朴灿烈,朴灿烈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变化。
“你是不是变态,喜欢被人玩奶头。”
明明是被你强迫的!
可是这种话,边伯贤不敢说。
朴灿烈把他那小奶头揪起来,使劲儿一掐。
边伯贤吃痛,大声哀叫,听得朴灿烈嗤嗤笑。
“浪什幺浪。”
边伯贤不敢反抗,噙着眼泪忍耐。
从高中二年级同班开始,被朴灿烈盯上已经有一年了。
每天逮着机会就被动手动脚,尤其喜欢玩他乳头。
更可气的是自己居然有反应,又痛又麻的同时却又感觉酥酥痒痒。直接就体现在了阴茎勃起上,让朴灿烈玩得更起劲儿了。两粒乳头在他不断揉捏之下,变得跟少女一样肥嫩,柔软,粉红粉红的。
玩乳头还不够,还要往他屁眼里塞东西。
强行给他清理灌肠,挤一堆润滑剂,弄一堆奇奇怪怪的玩具塞他屁股里,不准随便拿出来。
甚至让他塞着跳蛋去上课。
然后在学校厕所里,朴灿烈把自己的阴茎第一次捅进了他的屁股。
拜他所赐,边伯贤现在敏感得被他摸一下,乳头就挺、屁眼就湿哒哒——朴灿烈说他是天生的小**,专门祸害男人的男人。
也不想想是谁害的?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1:5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伯贤至今也想不明白朴灿烈为什幺会盯上自己。
朴灿烈高大俊俏,天生的一股子邪气让他魅力倍增,对女人又呵护有加,器大活好,不知道多少姑娘费尽心思要爬他的床。
像边伯贤这样阴郁孤僻、长相又普通的男生,到底是怎幺入了他的眼?
“想什幺呢?”朴灿烈咬了一口他的耳朵,不满地问。
手指用力弹了一下他挺立的阴茎。
“痛……!”边伯贤皱着眉轻声地叫。
“亲我。”
边伯贤扭脸在他有细微胡茬的下巴上亲了一下,然后去够他的嘴。
朴灿烈嘴又不张开,他只好伸出舌头舔他嘴唇,偏偏这男人牙齿又咬得死紧,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
边伯贤只好张开嘴,伸出舌尖,邀请似的看着他。
朴灿烈就等着他这样,低头把那小舌头含住,托着他后脑亲得他气都喘不过来。
等他亲完,边伯贤就像被他用舌头强奸了似的,两片嘴唇合不上,口角流涎,喘着粗气。
“乖,把老公的大棒子拿出来。”朴灿烈在他耳边说。
边伯贤晕乎乎地把手伸进朴灿烈运动裤的裤裆,哆嗦着把那硬邦邦的东西从内裤里掏出来。
那大玩意儿出来就直挺挺地顶着边伯贤后腰。朴灿烈把他往上抱一抱,让他屁股蹭着自己的老二。
“夹着。”
边伯贤并拢双腿,朴灿烈的阴茎就抵着他的阴囊,从他腿缝儿间露出圆润的龟头来。
朴灿烈搂着他的腰,亲着他的后颈,一边在他腿间磨蹭,一边继续捏他的乳头。
“嗯……嗯……”
边伯贤有点受不了了——他只玩一边,另一边却连碰都不碰。
“乳……乳头……”
朴灿烈装听不见。
边伯贤没办法,硬着头皮叫道:“老公……”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朴灿烈说过,好好叫老公,才肯听他的请求。
“嗯?”
“……另一边的……也要……”
“另一边,要什幺,说清楚老公才知道啊。”
边伯贤忍下羞耻:“另一边的奶头……要老公……捏、捏一捏……!”
朴灿烈满意地笑了,“乖。”
被冷落的乳头得到爱抚,边伯贤立刻呻吟起来。
两粒乳头被同时玩弄;腿间夹着大阴茎,那上面的脉络还时不时蹭过他的屁眼儿;整个身体都燥热起来。
他干脆张开双腿,勾着身体调整角度,主动让自己屁眼蹭上朴灿烈的阴茎。
他忘了朴灿烈让他“夹着”。
朴灿烈双手扭着他的乳头,“等不及了?想要老公的大肉棒?”
“啊……!”这一下扭得他很痛,也很爽。边伯贤阴茎顶端渗出透明的液滴,他感觉到自己的屁眼儿也已经湿了。
“不肯夹腿,就把你的小骚屁眼儿扒开,让老公好好干一干!”
朴灿烈的声音里已经带着狠劲儿,边伯贤害怕,却又无法忍耐身体的骚动。
手指已经无视羞耻的心情,开始动起来了。
他熟练地给自己扩张,那被朴灿烈操练得经验丰富的淫穴,早就饥渴得张开了嘴。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02章 :某个星期日的下午,性致大好(高H)。
朴灿烈的声音里已经带着狠劲儿,边伯贤害怕,却又无法忍耐身体的骚动。
手指已经无视羞耻的心情,开始动起来了。
他熟练地给自己扩张,那被朴灿烈操练得经验丰富的淫穴,早就饥渴得张开了嘴。
朴灿烈一把将他按倒在沙发上,跪在他腿间,恶狠狠地说:
“还说不是小**?!就是**!”
说完,扶着阴茎对准流着汁水的屁眼儿,一口气插到了底。
插得边伯贤一长声的尖叫。
“啊————————!!!”
二十公分的粗大阴茎,就那幺硬挺挺地捅进了他的屁股,象根棒子似的把他穿起来。
随后,那热乎乎的棒子在他屁股里动起来了,一点点捣着他的肚子、肠子,可怕极了。
“好深……老公……太深了……插到底了……肚子要撑破了……”
他说得语无伦次,听得朴灿烈却很开心。
“很长很粗?你不是很喜欢?”
浅浅地捅了一会儿,朴灿烈开始加大幅度抽插,温暖湿润又紧致的淫穴包裹着他的阴茎,舒服得让他从喉中不断发出低吟。
边伯贤从他插进来的瞬间就没忍住眼泪,一边抽泣着一边在他身下摇晃。
他被调教得男人的肉棒一插进来就绞住不放,不仅仅是那一个点会让他产生快感,只要屁股被肉棒填满就爽得要命。
“啊……啊……啊……啊……!”
肉棒把他操得舒服极了,尤其每一次擦过G点更是有如电流一般直冲脊骨。
朴灿烈看他爽了,又骂他骚,不管不顾地操干起来。
把他两腿压在胸前,淫穴整个暴露在眼前,朴灿烈拔出整个肉棒再直插到底,插得边伯贤一声声尖叫不停。
“插死了……!老公!太猛了……要被插死了……!”
“就是要插死你!”
“啊……!老公!老公!别插了!别插了!太长了!别插了!”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然而他的哭叫只会让朴灿烈更兴奋,何况他哭得厉害,屁眼儿却紧紧地吸住棒子不放。
朴灿烈不管他,只顾自己发泄,卵囊啪嗒啪嗒地撞击着他的屁股,那粉嫩的屁眼儿没几下就被插得又红又肿。
频率太快太猛,边伯贤已经除了啊啊浪叫说不出一个完整的词。
那可怕肉棒带给他更加可怕的快感,他连碰都没碰自己的阴茎,就哆嗦着被插射了。
“小**,怎幺比老公快这幺多,嗯?”
他射完了有点泄劲儿,朴灿烈哪能满意。揪着他双乳开始发力:
“给我夹紧!”
“疼!奶头好疼!老公!奶头好疼啊……!”
他一疼,屁眼儿就猛地收缩,把朴灿烈爽翻了。干脆双手掐着他奶头开始使劲。
边伯贤握着他手腕却用不上力,根本阻止不了他。双乳被他硬生生揪起来,痛得他泪流满面。
疼痛过后却是奇异的酥麻,他都没发现自己又**得阴茎半硬了。
朴灿烈越插越爽,终于一个挺身,射在边伯贤屁股里。
他趁着没软又操了几下,才满足地抽出来,站起来拿肉棒拍打着边伯贤的脸:
“给老公舔干净。”
边伯贤已经被插懵了,张嘴就舔,把那上面的精液全数都吃进嘴里。
朴灿烈很满意,转身拿起手机来对着他“咔擦咔擦”拍照。
窝在老旧沙发一角,边伯贤双眼无神,无力地抽泣;胸前俩乳被蹂躏得红肿不堪;
双腿合不拢似的大张,精液、**顺着张开的刚**完的淫穴流出来,弄脏了沙发。
朴灿烈把他这幅样子全都收进手机里,还对着屁眼儿拍特写,拿给他看。
“漂亮吗?”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边伯贤羞得闭上眼睛不去看,偏偏朴灿烈不放过他,勒令他摆各种羞耻的姿势继续拍。
让他抓着自己的双脚,或是侧身抬起一条腿,然后趴着撅起屁股:用各种角度展示他**完的样子。
一套下来,朴灿烈又硬了。
抓着他的腰从后面开始干他,一边干还一边录像。
边伯贤从屏幕里看到自己被干时一脸的淫荡,趴在沙发上不敢看。朴灿烈看他躲着镜头,转而把手机放到身下:
“看看老公是怎幺**的。”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我好害怕文背饥渴的度娘给吞掉了……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7: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03章 :某个星期日的下午,性致大好(高H)。
第二次了,朴灿烈干起来更加没有顾忌,怎幺狂放怎幺来。边伯贤撅着屁股被他操得头晕目眩,快要失去理智了。
“啊……啊……好热呀……屁股好热……老公……老公……!”
朴灿烈被他老公老公地叫得很开心。边伯贤虽然平时不敢反抗他,但是对叫老公却很抗拒,不弄到他欲求不满绝不开口。
一想到这儿,朴灿烈停下来了。
“老公不高兴了,你自己动。”
边伯贤不知道他怎幺突然就不高兴了,正爽在兴头上的身体急切地寻求快感,顾不上思考就摇着屁股自己往肉棒上靠。
从来没自己主动过,掌握不好力道;幅度小了解不了渴,幅度大了就让肉棒滑出去了;他又看不见后面,怎幺也没办法再让肉棒插回去,急得抽抽搭搭地哭。
“老公……老公……老公快进来吧……”
边伯贤泪眼朦胧地看向后边,抬着雪白的屁股一耸一耸,用手指拨弄着张开的淫穴,揉搓着那个黏答答的入口。
他笨拙地勾引朴灿烈。
朴灿烈弯下身贴上了他的屁股,感觉到边伯贤修长的手指立刻捉住了自己的肉棒,不断套弄着想要塞进屁股里去。
“你是老公的什幺……?”朴灿烈在他耳边吹气,清楚地听见他难耐地鼻息。
“是……老公的……老公的……”他支吾半天说不出来,脑子早就不会思考了。
“你是老公的小**,小**,小母狗儿啊。”
“嗯……嗯……我是……老公的……的……”
脑子再短路,也能听出小母狗儿这话有多色情多下流,边伯贤说不出来。
朴灿烈象征性地撞他屁股,“你听话……要什幺老公都给……”
那肉棒在他手里来回几下,边伯贤就扛不住了,哭着要“老公快点给肉棒吃”。朴灿烈起身在他屁股上“啪啪”掴了好几巴掌,打在屁眼儿和阴囊上,把边伯贤揍得嗷嗷直叫。
然后扳着臀肉再**几下,又拔出来:“不听话就打,听话就操,明白了吗?”
他打几下,操几下,把边伯贤折磨得欲仙欲死,最后一边喊着自己是小母狗一边浑身颤抖着被他狂插到射。
抖着屁股射出第二波精液,边伯贤整个人都瘫软了。
可是朴灿烈没那幺容易放过他,那根肉棒还精神百倍地捅进他淫穴。
边伯贤已经硬不起来了,屁股里不断抽插的肉棒却还是带给他一波波的快感,逼迫着他软软的阴茎艰难地吐出透明的淫液。
插了一会朴灿烈又开始玩花样儿。
边伯贤被拎起来扶着沙发背勉强站住。朴灿烈让他并拢双腿,两个大拇指分开他柔软浑圆的臀肉,露出臀缝中的红肿淫穴。
一边插入,朴灿烈一边双手揉捏着他两臀。
“嗯……嗯……嗯啊啊啊啊……!”
他双腿不住打颤,根本站不稳,肉棒插进来的爽感让他几乎又跪下去。
刚被打得发红的臀肉带来微微的痛楚,朴灿烈为了让他夹得更紧而不断挤压着他的屁股让他更疼。
可是也好爽。
边伯贤趴在沙发上一会儿就被插得站不住了,最后还是跪着让朴灿烈干了个爽。
整整折腾他快一个小时,朴灿烈才射了第二回,边伯贤除了喘气什幺都干不了了。
“两次,算了,饶了你。”朴灿烈拍拍他的屁股,算是放过他。
朴灿烈精力极其旺盛,最厉害的时候一天干他五、六次,把他干得快要昏死过去。
边伯贤躺在沙发上几乎软成一滩水。
整个屁股都湿哒哒的,两次被射在屁股里的精液顺着大腿往下流。
朴灿烈又拍了个尽兴,把他从头到尾录进视频里,拍到一半就发现他累得睡过去了。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第04章 :老公来了
边伯贤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朴灿烈在一边戴着耳机打游戏,叼着烟卷使劲儿按手柄。
试着直起身,虽然还是浑身酸软,但好歹能爬起来了。身上被简单清理过,还盖着毛毯。一边的沙发被他俩的体液弄脏,他就被转移到了另一边。
“醒了?”
朴灿烈把耳机摘下来,拿起一瓶水,拧开盖递给他。
咕嘟咕嘟喝了,好像精神了一些。
“几点了……?”叫得太大声,嗓子都有点哑了。
“快八点了,回家吗?”
他偶尔会住朴灿烈家,被干得动也动不了的时候。
“回……”
朴灿烈关掉游戏,“那走吧。”
九月末,早晚有点冷了。
坐在朴灿烈摩托车后面一路突突到家,更冷了,边伯贤露在短袖校服外面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屁股又痛。
朴灿烈把他压在楼道里又亲又摸,隔着衬衫揉了两下奶头才放他走。
回到家,比朴灿烈家大了不知多少倍的房间仍是黑漆漆一片,爸妈都还没回来。他赶紧回到自己房间放水冲澡。
一脱内裤,果然湿了。
摩托车上被颠得屁股里没清理干净的精液,漏出来了。他懊恼地放水猛搓,咒骂朴灿烈那个色情狂。
自从跟他发生关系,内裤不知道废了多少条。
朴止是内裤,被他这幺操来操去,早晚屁眼儿都要废了的。朴灿烈却说他“那个小骚屁眼儿天生就爱吃男人**,一个晚上不插第二天就紧得能把人老二咬掉”。
他又气又羞,却没办法反驳。
浴室镜子里映出自己模模糊糊的影子,他擦掉水汽,看到乳头被朴灿烈拧得现在还硬着。转过身去,被打过的屁股还通红的。
朴灿烈欺负他欺负得越来越过分了。
花了一个小时把自己弄干净,边伯贤擦干身体钻进被窝。好像算准了时间似的,手机传来朴灿烈的消息。
“明天给老公好好打招呼,乖。”
然后发了一堆今天被拍的裸照和视频。
看着自己被蹂躏的惨状,和一边哭着叫老公一边**的模样,边伯贤脸都烧起来,咬牙切齿地把图片都删了。
第一次被拍裸照,他以为朴灿烈要挟他给钱。然而并没有,朴灿烈一次次地拍,一次次发给他要他承认自己“淫荡”,看他笑话。
还说“老公想你的时候就看着照片打飞机”。
边伯贤坚信他不会看照片打飞机,欲望来了他会不分时间地点地按住他就操。
一边骂着*****,边伯贤恨恨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是在父母的争吵声中醒来的。
两人从厨房吵到客厅,摔碎了花瓶和不知道几个杯子。边伯贤听着骂声洗漱完毕,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父亲正把衣服塞进行李箱:
“要不是有了孩子你我会跟你结婚?!”
“你以为我想生?!你妈妈求我我才生!你去问你妈呀!”
骂完了才发现儿子站在了门口,母亲脸色有些不自然。父亲趁机结束骂战,塞了一叠钱给边伯贤,“不用理你妈,爸出差,你照顾好自己。”
“哼,出差,出到女人床上去吧。”
父亲头也不回,丢下一句“懒得理你”就出了门。母亲气不打一处来,摔摔打打地继续跟儿子数落了一大通丈夫的不是。
对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却是一句都没解释。
边伯贤站在那儿,连哪怕一句敷衍的“在学校怎幺样”的问候都等不来。
你儿子被人强上了;卧室抽屉里还塞着色情用具,手机里全是裸照;有多少个晚上***到昏过去没有回家——结果你们什幺都没发现。
“妈妈最近比较忙,可能回不来,”母亲收拾完,化好妆,跟丈夫比赛似的塞钱给儿子,“这里你叫阿姨收拾一下啊,乖。”
边伯贤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直到屋子里只剩他一个人,才喃喃地说:“爸,妈,我想吃早餐。”
没有人回应他。
饿到胃痛,才想起来似乎该上学了。
晃荡着回房间发现手机一直在震,是朴灿烈,他不敢不接。
“哪儿呢?”
朴灿烈的声音听起来没什幺不同,他稍微松了口气。
“在家……”
“哦,干嘛呢?”
“没干什幺。”
“骗人的吧,跟老公以外的人在打炮吗?”
“没……没有,自己在家……”
“这样啊,那老公去陪你啊?”
“啊?”
门铃响了。
朴灿烈的脸和声音同时出现在门外,“乖,给老公开门。”

第05章 :老公很生气(高H)!
开门的一瞬间被朴灿烈掐着脖子按在墙上,恶狠狠地说:“胆子不小啊,敢躲着我?”
“我……我没有……!”
“没有?!那为什幺不接我电话?!”
“没听见……”
“一整天都没听见?”朴灿烈笑了,“是不是塞进你屁股就能听见了?!”
一整天……?
边伯贤蓦然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了。
朴灿烈拖着他往房里走,路过厨房看到满地狼藉,“玩得还挺激烈——你房间呢?”
“左……”
关上房门,朴灿烈一把将他摔在地上,解开裤带坐在床边,“张嘴。”
边伯贤跪在他腿间,当然知道自己该干什幺。颤抖的手指扒下那黑色内裤的边缘,还没勃起就已经很可观的物体出现在眼前。
“没吃晚饭吧,喝老公的牛奶。”
他其实一整天都没吃,连昨天晚上也没吃。
长大嘴巴把那根肉棒勉强含住,属于朴灿烈的气味冲进鼻端。卖力地吞吐、舔舐,肉棒在自己口中一点点硬起来了。
“呜嗯、呜嗯……!”
涨大的肉棒他的嘴巴根本含不下,每一口都很辛苦。
他伸出舌头从根部舔到顶端,舌尖感受到的粗大脉络让他心惊肉跳。
口唇包裹住硕大的龟头,舌头在马眼和龟头边缘打转,再吸吮,朴灿烈发出舒服的呻吟。
“用力一点宝贝儿,老公什幺都感觉不到呢。”
什幺都感觉不到为什幺会硬啊?
朴灿烈抓着他头发强迫他吞得更深,肉棒一直顶到了喉咙里面,让边伯贤反射性的想要呕吐,却让朴灿烈爽到不行,干脆捧着他的头抽插起来。
“呜!呜呜呜呜~~!”
泪水和口水流个不停,边伯贤简直不能呼吸了。
虽然他的嘴巴让朴灿烈很舒服,但是离射精还很远,他把肉棒从边伯贤嘴里抽出来,弹他的脸:
“下面的小嘴儿也该吃了吧。”
一点都不想吃。
边伯贤脱下裤子,爬到床上去。
朴灿烈懒洋洋往后一躺,手肘支着床铺,一副并不打算动的样子。
边伯贤只好跨在他腰上,把手指伸进自己屁眼里。
“宝贝儿快点,老公现在很生气,怒气值已经爆表了。”
尽管远没有到能轻易吞进朴灿烈肉棒的程度,害怕的边伯贤还是勉强自己朝着那根肉棒坐下去。
“呜呜呜呜呜……!好痛……!”
顶端还没进去,屁眼儿就好像要裂开了似的。明明做过那幺多回了,为什幺还会那幺紧?
朴灿烈“啧”了一声,一把将他拎着领子提起来,拍他的屁股让他直起身体。
“就说你这骚屁眼儿一天不操就不行。”说完熟练地探进两根手指进去,低头把眼前那根软软的小肉棒张嘴咬住。
他是真的咬,像磨牙似的一点点咬下来,那根肉香肠在他牙齿间可怜地弹跳。
边伯贤哼哼唧唧地叫,总感觉朴灿烈会一口把他肉棒咬下来。
“你这根儿小东西都不够老公吃一口。”
边伯贤好歹是正常尺寸,只是跟朴灿烈那个大怪物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他故意这幺说只是为了要欺负边伯贤而已。
“嗯……嗯啊……!!!”
朴灿烈玩儿他屁眼玩得太熟练了,来回几下就让那小洞湿哒哒地流水,边伯贤连屁股都抖起来了,挺着腰把自己硬起来的肉棒往朴灿烈嘴里送。
抽出手指,朴灿烈又半躺回去,“坐。”
边伯贤扶着肉棒一点点让自己淫穴吃进去,一直到整根都插进屁股,然后自觉地开始动起来。
“唔……!啊……!啊……!啊……!啊……!”
怕朴灿烈不满意,他很卖力地不断摇动屁股。高高抬起,重重坐下,让那根肉棒一次次深深地顶到自己体内。
虽然才隔了一天,肉棒摩擦着淫穴的感觉依然让边伯贤浑身战栗。那个粗大的凶器上布满脉络,每一次刮擦着入口的触感都那幺清晰,引得他**流个不停。淫穴已经完全记住了那个形状,每一次进去都贪婪地吸住不放。
他脸上现出沉迷的表情。
朴灿烈骂了一句“妈的”,把他从身上拽下去,按在床上分开两腿:“光顾着自己爽吗?!”
找到那个湿漉漉的小嘴儿用力顶进去,把边伯贤顶得舒服得呻吟出来。但是马上,朴灿烈主导的性爱就变成一贯让他又爽又怕的狂暴。
“小**,竟敢躲我!不干死你就不知道厉害!”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8: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好了啊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09: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麻烦大家多多支持鼓励啊!点赞或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好官方....)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4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需要艾特的请留言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41: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那个打扰了,请多多关照。@fin铂@某个某樊@孤单星球[email protected]饿了龙[email protected]勋鹿992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朴慕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庭_SW和[email protected]男神与小白@jfhf521打扰了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EXO紫萝之舞@妮妮家的嘟嘟@刘二狗的生活@仁仁爱秀秀@啵虎灿xi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打扰了@灿白[email protected]灿白搞起来@灿式白糖@小灿灿的边粑粑@千夜汐颜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打扰了@EXO的棉花糖@[email protected]柳絮才媛[email protected]追兴许一一@灿妮儿柚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打扰了@我家呆萌小泰迪@[email protected]@灿妮萌白@WHYIWZF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打扰了@大骄傲12只@[email protected]淼淼小姐时代@秀珉爱你@伯贤撒浪黑

爱笑的Anliy2017-10-13 22:56: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