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人的意识逐渐清醒,“这是哪?

楼主:雪无痕973 字数:51929字 评论数:8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为什么关注楼主的人少了呢?

雪无痕9732019-08-11 20:39: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卡卡西老师,我们该怎么办?”“先回去吧,我们要把这里的情况报告给火影大人,提醒她佐助已经成为危险人物了,就算是报仇但杀了自己的亲哥哥是事实。我们已经不能再给他留情面了。”卡卡西的眼神中充满凝重,“卡卡西老师!你要放弃佐助妈啊?!他不是坏人!没有坏心的。”听见卡卡西的话,小樱果然是第一个忍不住的,“我知道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宇智波佐助已经成长为你们不能匹敌的人,他是我们的敌人!即使他曾经是你们的伙伴,但是不要忘了你们的责任,你们是木叶的人,我们的任务就是铲除一切能够对木叶产生威胁的人或物,听懂了吗!”“是!”卡卡西看着众人脸庞上的迷茫之色褪去,但是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事情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现在还不知道鸣人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是敌是友,会不会插手木叶的行动,卡卡西心里充满了疑问,看着眼前没有忧虑的孩子,不禁缓和了眉眼。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控制那就顺其自然吧,想到这里卡卡西也不禁感到一阵轻松。
“走了!”卡卡西招呼其他人出发视线却不由自主的盯着一个方向看,他疑惑地望了望那个方向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等他们人走后,那个方向缓缓浮现出一道身影,“真不愧是我曾经的老师,来我的影分身都能发现,对吧,卡卡西老师。”鸣人似笑非笑地盯着身旁的树梢,“再不出来我可就没有耐心了,旗木卡卡西。”树上迅速跳下来一个身影,定睛一看果然是刚才离开的卡卡西。“鸣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卡卡西老师,你我现在都是影分身的状态,就算我不说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卡卡西的脸色变了又变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好了,该告诉你们的我一定会说的,如果你们没有一些先决条件的话那这场游戏也未免太过儿戏。”“鸣人!你。。”“那你想知道什么呢,太过分的问题我是不会回答的哦,例如我想干什么。”鸣人成功的打断了卡卡西接下来要说的话,也堵住了下面的话。“卡卡西,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你只有三次机会,那么,现在是提问时间。”犹豫了一会的卡卡西似乎决定好了要问的事情,“鸣人,你会组织木叶的行动吗?”“只要你们不妨碍我的计划或者是不打扰我看戏,一般情况下我也懒得找你们的麻烦。”卡卡西似乎是对这个答案感到吃惊,在询问第二个问题时明显的开始犹豫,“你。。你会对五影出手吗。”“这个要看情况了,要是能让我看一场年度好戏,不出手也是未尝不可。”“那你出手的条件是什么?!”卡卡西的语气带上了明显的急切,“哦哦,你的问题超纲了哦,驳回。”鸣人依旧是那副表情,似乎并没有对卡卡西的冒犯产生任何的不愉快的情绪,“你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想好了吗?”卡卡西沉默的时间好像更长了,“再不说你的影分身就该自行消散了哦,”宇智波鼬真的死了吗?“卡卡西的语气带上了明显的颤抖,可见他的情绪产生了怎样的波动,鸣人对于卡卡西的问题产生了明显的惊讶,”当然没有,他负责的内容很重要,我不会让剧本中的角色有能力决定自己的生死。“”那就好。“卡卡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基于你带给我的惊讶,附赠你一个有趣的消息吧,晓的尾兽已经快收集完全了哦,这个方面我是会协助他们的,那么你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鸣人的声音和身影逐渐消失在一片雾气中,只留下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久久无法回神的卡卡西,不久,卡卡西的身影也消失在原地,空气变得逐渐安静,天空很蓝,云层很厚,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

雪无痕9732019-08-26 23:0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这边赶路中卡卡西——————————————
卡卡西在收到影分身获得的信息时,眼神明显的呆楞了一下,但是又迅速地陷入思考。看来鸣人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而且保持着旁观的态度,看鸣人的意思接下来一定要有大事发生,甚至关乎整个忍界,看来回程的脚步要加快了。“全员提速!我们要尽快返回木叶。”想到这里卡卡西不再犹豫,全速的向木叶的方向前进。
————————————————同样赶路的佐助和鸣人——————————————
“鸣人,你刚才的影分身是去见卡卡西了吧,”佐助终于开了他尊贵的金口,“对,只有这样游戏才能进行,剧本才不会完结,而且,这样会更好玩。”鸣人一点也没有隐瞒佐助的意思,直接的说出了他的目的。对于他的直白佐助也是明显的愣了一下,但是随即恢复了正常,仿佛那一瞬只是众人的错觉。但是一直观察佐助的鸣人却没有错过他的脸上一瞬间的怔愣,不禁心情愉悦的勾了勾嘴角,“我们也快回去吧,鼬现在的状态是撑不了太久的。”“什么?!你一开始不是这样说的?!”“冷静点佐助,我又不是说救不了,你激动也没有用,毕竟他是死过一次的人,就算是我的医疗忍术也不可能在没有任何条件的情况下将一个完全没有求生欲望的救醒。”听了鸣人的话佐助也意识到他现在的状况有些许不对劲,努力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看向鸣人,“你最好现在给我一个解释,”佐助的语气透出森森寒意。“有什么好解释的,宇智波鼬确实曾经失去生命体征,要救活他并不容易,你可是知道整个忍界也就只有我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现在你还想在这种情况下和我聊聊吗。”佐助轻易的被鸣人的回答噎住,他的理智让他选择住嘴。“这样才对,不要以为我找你合作是因为我做不到,只是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对你的态度好点也不要以为你在我这里的地位有多高。”鸣人对于无话可说的人也没有了继续交谈下去的欲望,“走吧。”佐助不得不妥协。

雪无痕9732019-08-26 23:37: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跟在身后的鹰小队似乎对于佐助的妥协感到震惊,“停下来干什么,走了。”佐助回头望了一眼落在后面的鹰小队,不得不提醒他们。似乎终于反应过来的鹰小队赶快跟了其他人的步伐。
“我们快到了,前面就是我暂住的地方,希望你们在接下来的三天都不要打扰我,我与那血殇宗主有事要谈。”鸣人看着眼前的小镇提醒道,“那鼬怎么办?!”“不要担心,三天后他会脱离生命危险的。”佐助不自觉地松了气。“轩、雨,你们守在这里,任何人都不要放过去,听懂了吗。”说到这里鸣人的语气也不禁的带上了严肃。“是!”
“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我之后会在鼬痊愈之后告知你,至于他的选择我想你们需要亲自谈谈。”“鸣人!”“现在请你们离开。”

雪无痕9732019-08-27 23:01: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emmm.今天的楼楼没有灵感啊。

雪无痕9732019-08-27 23:02: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为了我的小可爱们楼楼加油!

雪无痕9732019-08-27 23:51: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好,我们会暂时离开,只是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佐助不得不同意鸣人的要求,”鹰小队,我们走。“佐助转身离开,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们也走吧。“轩和雨跟上鸣人的步伐,在确认周围确实是没有人之后,正要开口,鸣人却打断了他将要说的话,”安静,宇智波佐助还在我们身后跟着。“鸣人随手设置了结界,雨看完老大收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老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要救他啊,他可是木叶的人啊!“”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还有老大,你自己要跟自己谈什么啊,你要跟自己的分身谈天谈地吗。“”雨,你的话怎么越来越多了。“鸣人对于与的话痨属性深深的无奈。”老大,你还没说为什么你。。“”雨,安静!你吵得我头疼。“鸣人皱了皱眉头。看到老大不耐烦的样子委屈的闭嘴了。
”所有的事情之后我都会和你们说清楚,但是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陪我演一场戏。轩,把你的眼神收一收,你的攻击性太强了。“”是。“”雨,你真是应该向轩学学,保持安静多好。“雨撇了撇嘴,不敢吭声了。
随着鸣人的话音落下,他们就来到了一座庄园门前,不一会儿就有一位老妇人出来迎接。”轩、雨,看好这里,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感受到身后熟悉的气息,鸣人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跟来了。佐助看着鸣人进了前面的庄园,但是在选择进去与否产生了犹豫。门内的鸣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犹豫,但是他依旧没有放慢脚步。感受到逐渐接近的气息,鸣人神色如常的继续前进。佐助看见一位身着和服又带着面具的人出来迎接,他猜测这应该就是血殇宗主了。”鸣人君,真是好久不见,不知道我的要求你完成了没有。“”那是当然,你要求的。。“之后的佐助救没有办法知晓,血殇宗主周边的气场太过强大,他不得不高看鸣人的能力。既然之后不能够继续探听下去,佐助这边也准备离开了。
屋内
”好了,回来吧。“语音刚落,身着便服的的鸣人化作一缕白烟消失。”佐助,看来不得不用这个身份警告一下你了,好奇心是会害死猫的。“话音刚落鸣人在屋内就失去了踪迹。
屋外房檐
”这位客人远道而来,有何贵干。“佐助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额头上缓缓的流下一滴冷汗,”实属抱歉,在下无意冒犯,还请血殇宗主见谅。“”你应该就是宇智波佐助吧,我听鸣人说起过你,真是不知道他是什么眼光。“”。。。。。“”我现在不会要了你的命,你是他的重要演员,杀了你鸣人该不高兴了。“佐助猛地抬头问道,”你和鸣人是什么关系?!“”我们的关系你无权过问,做好你分内的事,我不会告诉他你跟他来的事情,希望你也绝口不提。“”你怎么能确定鸣人没有让我跟来呢。“”你说呢,走吧,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不要逼我动手。“佐助咬了咬牙转身离开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

雪无痕9732019-08-28 00:3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自己的势力还是太弱了。”佐助不得不在鸣人的警告下离去,看着佐助的背影,鸣人也是松了口气。“九喇嘛,这里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现在需要三天的时间。”“小鬼,跟老夫说话是什么口气。”尽管九尾嘴上是这样说的但是他的行动却是出卖了他,九尾老老实实的按鸣人的话行动。看着九尾的动作鸣人也不拆穿他,就静静的看着。
“九喇嘛,真是谢谢你陪着我,之后还需要你贡献查克拉呢。”鸣人心情甚好的开起了玩笑,看着九尾变了的脸色他十分有眼色的住嘴,“不跟你闹了,办正事。轩、雨,你们进来。”他们听到鸣人的吩咐立刻赶来,“你们现在的实力还是有所不足,回去把你们的训练难度加大,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会把鼬带走,毕竟交易的内容还是要完成的。”话音刚落鸣人就消失了。轩、雨看着脸色不是太好的九尾,眼角不禁抽了抽,“老大,你坑我们,会死的!”这次连轩都不禁同意雨的话,“不会的,九喇嘛下手有分寸,最多半死而已。”“。。。。。”
刚刚坑了手下的鸣人心情明显的好转,“鼬哥,现在你已经醒了吧,不知道装昏迷有意思没有。”鸣人停在一棵树上,看着被自己拉着的‘尸体’,“鸣人,血殇的宗主是你吧。”“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还问吗。”“鸣人!为什么你。。”“鼬哥,你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你说你理解我!那你可知从小被当作怪物的我的感受!”“我。。”“你不懂!你从小被誉为天才、家族继承者,怎么会理解我一个孤儿的心情,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你是我与佐助交易的内容,我会治好你的身体,带你去看木叶的做法,之后选择权交给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鸣人打断了鼬接下来要说的话。
“鸣人,你变得和小时候不一样了,你。。”鸣人依旧没有让鼬的话说完,“鼬哥,你那么聪明,你应该知道木叶的人的本性,人都是会变的,长大了就变了。”
“现在不是说个的时候,你的伤势已经拖不下去了,我会给你疗伤,希望你配合我。”
——————————————————————————————————————————————————————————————
“佐助,我们就这样走了?”香磷有些许不服气,“丑女人,你难道不清楚我们打不过他们吗。”“你叫谁丑女人呢?!”说着他们又开始打起来了。“重吾,阻止他们,我们现在距离最近的晓基地还有多远。”“还有一天的时间。”
“看来要加快速度了,再不动手我。。。”佐助阴沉着眼,散发的气场令人不寒而栗。
——————————————————————————————————————————————————————————————
一处居所内
“鼬哥,接下来我会为你疗伤,不要反抗。”“嗯。”时间逐渐流逝,转眼间一天就结束了。“今天我们的治疗到此为止,不能继续了。”“没关系,我还能。。”“不行,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
晓基地
“阿飞,接下来是什么任务。”“呀呀呀,火气这么大,五影会议马上就要召开了,我们去闹一场怎么样。”“这是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那么希望没有让你失望啊,鸣人。”佐助的声音越来越阴沉,香磷看着这样的佐助,不知道该说什么。

雪无痕9732019-08-28 23:21: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又是两天的时间过去,“鼬哥,你的伤基本上痊愈,收到消息说是现在佩恩应该正要出发去木叶,要去看吗,牛哦的任何选择我都不会进行干预。”“六道佩恩?!他怎么会去木叶?!”鼬惊讶的看着鸣人,“那里应该没有了他想要的东西才对。”“那谁知道呢。”鸣人好像对鼬的反应一点都不惊讶,而看着鸣人没有一点反应的脸,鼬也知道了佩恩之所以会去木叶怕也是鸣人计划中一环,鼬知道自己没有阻止他的能力,“鸣人,你变了好多,第一次见你还是在暗部的时候,你还。。”“鼬哥,人都是会变的,你没有办法体会到我的感受,自小被誉为天才的你怎么可能理解我这种吊车尾的感受,怎么可能被别人当作怪物的感受,你说我变了,是你们逼得我不得不变!”鸣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不能明白为什么鼬能够没有任何负担的自愿被木叶舍弃,因为那在他看来是没有任何价值的。鸣人平复了一下心情,面部表情终归于平静。
“最近佩恩就要出发,我们会在他之后赶到,我就让你看看你所保护的、守护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不让你亲自看到你永远不会明白,你为了他们舍弃了家人,背叛了家族是多么的不值得!”“鸣人,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难道佐助也。。”“是啊,他已经知道了,真是不知道你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鸣人仿佛没有看到鼬脸上的挣扎,直接离开了。“我们一盏茶后出发,你好自为之,我现在暂时不会让你见佐助。”
此时的晓基地
“佐助,你真的要去吗?!那可是五影!·”“香磷,怕了就不要跟来。”佐助不理会香磷的劝告依旧自顾自地收拾所有需要的东西。“走了,该轮到我们了。”

雪无痕9732019-08-29 23:36: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抱歉啊楼楼最近军训,实在是太累了。

雪无痕9732019-09-24 13:2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假期三天一更保质保量

雪无痕9732020-05-02 01:52: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现在佐助也要去五影会议了,所有的演员又已经到位,佩恩现在也应该抵达木叶,接下来木叶究竟会做什么样的选择呢,真是令人期待。
想来没有我木叶可能要被佩恩团灭,还是去看看,要是现在就被团灭我的终场戏就没有看头了,我亲爱的师兄,这次你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上一世改变了想法不知道这一世你又会怎么做呢。
鸣人似是期待长门的选择,有似乎是看到了他的选择,既没有惊喜也没有意外。没有继续想下去,叫上了轩、雨直奔木叶。
此时的木叶早就变成了一个深坑,没有去管木叶的死活,只是在深坑中央就下了几个重要的演员,再让他们看清是谁救得他们,鸣人就直接找上了长门。
“你来了。”“看来师兄是已经预料到我会来了是吗。”“你的气息我绝不会认错,木叶毁灭不就是你想要看到的吗,现在来找我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呢。”“六道轮回之术,复活他们。”身旁的小南看不下去了,“你知道那个术他要付出什么代价吗?!”“就算不施展这个术,你应该也知道他已经活不下去了。”“你!”“小南,他说的对,我的身体情况我在清楚不过,你就算瞒着我也是没有用的。”“长门,你已经知道了是吗。”并没有回答小南的话,长门反而又把目光放在了鸣人身上。
“在你身上我能感受到同类的气息,如果复活他们能达到你我的目的,我可以答应你提出的要求。所以身后的两位朋友,把你们的杀气收一收如何,以我现在的身体也没有办法对你们的宗主做什么。”
“真的是什么都瞒不住师兄呢,轩、雨,收回去。怎么能对身边的美人气杀意呢。既然合作已经达成,我也不多逗留,你所期待的世界会实现的。”鸣人并不担心长门会违反约定,以他的执念,就算这次的额合作付出的是他的生命,他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雪无痕9732020-05-02 16:13: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没人吗

雪无痕9732020-05-02 16:32: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如预想中的样子,木叶的人复活,也知道是一个叛忍救了他们,即使自己的亲人复活,也没有显露出明目张胆的兴奋,反而满脸复杂的看向深坑上空停留的人影。
“鸣人!我知道是你来了,是你救了我们,叛忍不是你真的想法对吗,你还是爱木叶的!”在安静的氛围下没有任何负担开口的只有春野樱,“春野樱,过去了那么多年,我当了几年的叛忍,你现在跟我说我还爱着木叶,你是没长脑子吗,还是说只是因为看到了强大的实力想利用。”鸣人一语道破的小樱的真实想法,丑陋的嘴脸猝不及防的暴露在众人之下,小樱显然失去了冷静,直接被鸣人的话激怒。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木叶把你养大,你就需要报答,救我们本来就是你应该做的,不要想着挟恩图报,不可能!”
“春野樱,你真是没有下线,你再次刷新了我对木叶的认知。救?不不不,剧本缺少演员,主演可不能少。”鸣人走到小樱的面前,表情并没有因小樱的话有丝毫的变化。
小樱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身体止不住的颤抖,那是对绝对力量的恐惧,即使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鸣人,随随便便就可以夺走自己的性命。
“呵,你也不过如此。”看着颤抖的人,鸣人却感到有些许的空虚,他突然不明白自己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复仇吗?似乎已经不单单是这样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掺了进去,让他的行为变了质。
没有继续纠结,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到,血殇的成员还在等着自己,还有一些布局需要处理,鸣人没有继续在木叶逗留,直接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原地的人经历了绝望,鸣人给了他们活下去的机会,但是并没有人是真正的喜悦,被一个叛忍救,这是耻辱。

雪无痕9732020-05-02 16:37: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我是不是弃坑太久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雪无痕9732020-05-02 16:40: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
这边的五影会议因为佐助的到场,惊起一片片的浪花。
“宇智波佐助?木叶的叛忍,你来这就是找死!”雷影第一个忍不住的出声,“是不是找死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哼,黄口小儿也敢出此狂言,现在就要替火影好好的收拾你。”话音刚落没有留下任何的反应时间直接就攻了上去,佐助也直接迎了上去,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影就退缩。
“我来这不是来闹事的,我要找火影好好地算一笔账,不过既然你先攻了过来,那就把算私账改为闹事也不错,呵。”似乎是被佐助嘲讽的语气激怒了,“狂妄,你要为你的话付出代价。”说话间又过了几个回合,佐助并没有明显的落败之势。佐助暗暗心惊雷影的力量,深知再打下去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就是在这是异变突生,阿飞来了,他来的一瞬间就带走了佐助,并告知众影,这个罪恶的世界终将结束,我们要创造一个没有任何纷乱与争夺的世界,所以这个世界需要毁灭。
刚回到晓基地,发现全部的成员都已经到齐了,黑绝也在此时适时的出现,“现在一切都准备就绪,尾兽查克拉也都已经收集完毕,可以开始了。”
“是吗,多年谋划只为这一天,终于。。”
鸣人并没有参与,他的人物就是控制整个局面的发展,秽土转生的忍术也已经掌握了,这些人也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而且他也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这个时候也该忍不住来找我了吧。
真是期待他们看见血殇宗主是个毛头小子,而且还是一个叛忍的表情,想必是相当的精彩。这边正想着,就接到了九喇嘛的传音,“小子,你猜的不错,他们来了。”“果然,让他们等着,也不必怠慢他们,走正常流程,看好他们,他们也是不容易,能找到那个地方。”

雪无痕9732020-05-02 20:43:00 发布在 黑化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