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爱你,与你无关》by鹿小涂

楼主:鹿小涂tu 字数:527100字 评论数:38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我叫吴邪,你叫什么?”
“……”
“吴邪……”我回来了,可是...你在哪儿……
那个精致清秀的少年,笑起来像阳光一样暖暖的,眼睛里有星星。
现在,他的笑只留着了泛旧的照片上,他的无邪只留着了那十年之前,他自己留在了那些年的曾经...只有天真的他和他记得他的过去……




鹿小涂tu2017-09-03 12:39:00 发布在 瓶邪
重新来过

鹿小涂tu2017-09-03 12:39:00 发布在 瓶邪
预告剪辑衔接版1:

白色的T恤上血迹斑斑,精致的脸庞上,尘土混合着那苦涩的泪,眼中坚忍的悲凉在此刻显得他极其脆弱无助,像是个被所有一切抛弃的孩子,孤零零的站在差一步接近死亡的彼岸,中间只是隔着那一条能轻易被剪断的线。
想象着被这线封了喉,血液不受控制的涌出,直至他再看不见那个人的样子,再听不见任何声音,再不会记得他,就像他会不记得自己一样带入黄土中,没有下一个十年,没有谁在等待,没有我,爱过你……
“怎么着,张爷这是要杀我灭口吗?”努力着让声音平稳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那把匕首握的紧紧的,手指关节都泛着白色,鲜红的颜色蒙了双眼,眼前渐渐雾面朦胧。
这个强大的男人,左手持黑金古刀,冷漠无情,微微皱着眉:“吴邪,你在胡说什么?”
“瞎子、小花、胖子,都因为护着我受了重伤,而这伤的来源不是血尸粽子尸鳖,可是你要护着的我的仇人!”这个墓他不该来,但他并不后悔,为了这个人的安全和自由,花费了十年的时间守着那个承诺,即使他油尽灯枯危在旦夕又怎样!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人,可能会有一天,站在了他的对立面……
“他们现在还不能杀。”那些人知道他想要知道的一些事。
吴邪冷笑,手指拭去眼角的泪珠,他是吴小佛爷,动不动就哭算他娘的什么鬼。“爷今天就是要取他们的狗命!你要保护他们是你的事,如果张爷觉得我碍着您了可以把我杀了,倒省了一个麻烦。”
张起灵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无奈,“我永远都是你那边,这句话,曾经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吴邪愣了一下,嘴角勾起邪魅,那双闪着星星的眼睛里满是雀跃,暗中隐藏着早已丢了的那颗心,千疮百孔,还有那个狼狈、卑微的自己。“不愧是影帝,演技真好。好的我不得不信!”掀起衣服的一边擦了擦匕首上的血,苍白的脸色映在刀面上,“这个世界上啊,最可怕的不是鬼怪妖魔,是人心啊。”
“你不信我?”张起灵淡漠的神色泛起一丝波澜。
吴邪摇头轻笑,“我只信你。”就算是你亲自把那把黑金古刀刺进我的心脏,我也只愿相信你只是不小心而已。
似乎要杀人的心动摇了,面对这个人,他总是无法理智对待。“总有那么一颗心,等它凉透了,就再也捂不热了。”
张起灵莫名的觉得揪心的疼,那句话,极尽失望和痛彻心扉的悲伤,看着吴邪他想过去抱抱他,想说声对不起。
吴邪转身向着远处休息的三人走去,他还有胖子他们要保护,该死的人一个都不会让他们活着,敢伤他的人就要付出百倍的代价!
“小哥……”
“……”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明明想要回头,却倔强的不肯再去看那个他爱惨了的人。
张起灵怔住,剜心的疼痛刺激着他的大脑,手抚上心口,总感觉最重要的东西在慢慢失去……
吴邪走了五十步停住,因为知道那个人不会朝他走剩下的五十步。捂着眼睛哭到不能自己,他没有回头的路,即使再向前走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十年饮血,生死不定。他步步为营,盘算大局灭了汪家满族,在这个冷眼旁观的世界里身陷囹圄无法自拔。
他单单只想要接那个傻瓜回家,免于流浪免于张家束缚免于百年孤寂,可以安安静静的发呆,没有算计算有世俗困扰,是自由的是平安的。即使他下地狱,那又如何,一切都是值得的!
是暗恋,是一厢情愿,就连最后的一点尊严都被自己丢弃。
呵,我还能怎么办……

鹿小涂tu2017-09-03 12:41:00 发布在 瓶邪
预告剪辑衔接版2
“爷警告你!你既然是我的保镖就永远都是!要有听从主子命令的觉悟!我要你必须好好活着!如果你做不到,你很清楚后果!听见没有黑瞎子!”呆愣的抱着那奄奄一息的人,解雨臣泪无声的滴落,神情落寞悲痛不已。
黑瞎子嘴角勾起柔意,压制住喉咙里再次涌上来的腥甜。“花儿爷……放心,瞎子还没那么容易死呢…再说了,答应你保护你一生,我一定会做到。”还要和你长长久久,一直在一起。
那句话,让解雨臣崩溃痛哭,第一次将自己的另一面完全展现给这个人,还是亲眼目睹,“你这个混-蛋……”轻轻落在他嘴角一吻,“来世你也是爷的保镖,不准耍赖……”
黑瞎子反手把他颤抖的身体揽进怀里,安抚他的不安,“别难过啊,我会心疼的。”你的难过,都是我不愿提及的伤口。“好久没听曲儿了,花儿爷赏脸给唱个牡丹亭成吗?”
解雨臣哽咽着点头,我不愿回复你的感情怕牵扯你进解家乱世纷争,有多少人都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怎么还敢爱你。
殊不知,在那份温柔里心早已沦陷……
戏文的词儿美好却在此刻唱的凄凉,黑瞎子笑意首次没了其他,只有面对爱人的真心。
这场戏,谁添了笔墨画了格局,他在,眼前的人儿还平安,一切都还好。

鹿小涂tu2017-09-03 12:42:00 发布在 瓶邪
剪辑衔接版预告3:
杭州西湖旁,微风徐徐拂过脸颊,清晨朦胧的阳光洒在湖面上,空气清新纯净,眼前有些雾面的景色让人犹如身处幻境般脱离现实,周围没有人路过,一切都是那么安静平淡。
柳树垂着枝条,似要把坐在一旁长椅上的那人拥入怀中,想要化解他的迷茫无助,和那一份在此刻格外孤独的脆弱。
那双眼睛,原本清澈透明,天真无邪,像星空一样绚烂美好。在生死存亡的历练中磨炼的,只剩下了冷漠、嗜血、弑杀,满身的戾气。
百年的局,谁的阴谋谁的无辜谁的救赎,都只是在走向长生这条路上的一个个棋子,千年的谜现世的注定,生于何哀又死于何故?
那年的那个少年,死在了过去,只是过去,而已。
他没有未来,也不需要了……
“坐吧。”他没有转头,只听得脚步声便已猜出来人是谁。
深蓝色连帽衫,一把被包的紧紧的黑金古刀,面无表情的人慢慢走到他身旁坐下,默默无声。
他也没有说话,两人静静的坐着,呼吸声都一清二楚。
“吴邪。”
“小哥。”
两个人异口同声。
吴邪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似乎这样一起坐着,看着西湖享受着晨风的洗礼还是第一次。眼前模糊的一切在此刻瞬间觉得没有那么悲凉。
的确……他的双眼渐渐的在失明,他没有不安,反而整个人更冷静了。
一旁的张起灵将他的笑尽收眼底,只觉得不复从前不悔现在,无论是他还是其他人,要的除了知道事情的原委真相,还有便是在这乱世中,活着。
他来杭州之前黑瞎子找到他,只说了一句话:他在等你回家,但是,他却把自己弄丢了。
“一切都结束了,我回来了。”
吴邪应了一声,他虽容颜未老但已满头白发,双手的茧粗糙不如当年白皙细嫩,十三年了,年纪快到了半五十,他守的承诺做到了,他等的人也等到了,十三年像是过了大半个世纪,他经历的说不清楚,只有那一个执念相对来说明显一些。“回来就好……”
轻浅的呼吸弱的仿若油尽灯枯濒临死亡的人,无力的靠着椅背,轻轻拉拉张起灵的衣袖,“以后,要是再想走的话,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不会走了。”有你,有家,这就够了。
吴邪脸上露出难得的温柔,眼睛里闪耀着星光般灿烂。“借一下你的肩膀,我有点儿累…”依靠着那一份有了栖息之地的安全感,突然感觉像梦,肆无忌惮的贪图这一瞬淡淡的幸福。
“嗯……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即使……没有我了……
张起灵点头,手抚上吴邪的手握住:“你的手很凉,回家吧。”
“吴邪?”
“吴邪……”
“吴邪!”
寂静、沉默、没有人回答。
张起灵把他揽在怀里,还有些余温逐渐转凉直至消失,原本那轻弱的呼吸声早已不见踪影,心跳的验证让他失了神,丢了魂魄。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会是他的结局……
“吴邪……”
我喜欢你,比这个世间上任何一个人都还要喜欢你。
可是……如今迟来的表达,怀里的人再也听不见了……
原本清爽的早晨突然慢慢下起了绵绵细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西湖岸,凄凉无比。
当一个没有心的人有了心,有了爱的人,那他的悲伤,比起曾经是千百倍的疼,痛得窒息。
“吴邪,我们回家。”

鹿小涂tu2017-09-03 12:43:00 发布在 瓶邪
【十年江湖,无关风月,谁遇故人归】篇


1

一根烟蒂腐朽了灵魂,灼伤了漫漫十年的岁月。那双清澈透亮,无邪烂漫的眸子里在生死中磨炼,变得淡漠、邪魅、深邃、苍凉。孤独似乎成了现在的他的写照,冷眼相待推翻的过去,却还仍残存着那一丝的思念与眷恋。当年的人啊,可知道这世上最苦的便是,何苦……
那僧人说,愿你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
他说,这世界上,没有谁能落笔无迹,伤过无痕,遗落而永远忘却曾经。你的看客若只是路过,那还为何他会为了你而驻留在时光里,不死不休。
“老板,一切都准备好了。”一年轻男子轻悄踱步,看向书房窗口站着的男人眼中不免觉得心疼。白发给了他不是那个年纪的悲哀,身形清瘦,黑色衬衫更显他的苍白,多余的掖在裤腰里,三十几岁看着像是活了百年的老人。
精致的脸上布满了淡然清冷,手指间的香烟已燃烧殆尽,声音有些沙哑,“嗯,知道了。”
那片天空湛蓝晴朗,在他眼里毫无色彩,这步棋,既然走了,就不怕后悔,何况是为了那个人。
……
长白山路,白色一望无际,满地白雪上覆盖了原本面目只留了几人离开路过的脚印,冷风正面袭来不禁让人裹紧了棉衣。
胖子拍拍有些冻僵的脸颊,口中呼着热气暖暖手,回头看看身后的人苍白的脸色担忧:“天真,你还好吧?”
“我一大男人没那么矫情,你别磨磨唧唧的,赶紧走,这话你都问了我八百遍了!”嘴角勾起,推搡着胖子别挡路。
“嘿!你丫个没良心的!好心当作驴肝肺。再说了,我什么时候说八百遍了,你数学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胖子拍了他肩膀一下笑骂。
“没有吗?四舍五入下应该有了。”
“有你妹!你这么说你数学老师知道吗?”
“我有没有妹妹你不清楚吗?”
“你这么傲娇小哥知道吗?”胖子翻个白眼瞪他。
他轻浅一笑,绕过胖子走在最前面。
那个称呼,是十年刻在骨子里的烙印,生死相忘于江湖,腥风血雨,若非一个执念,他早已被这个世界挫骨扬灰了。
执掌老九门翻手覆灭间的王者,设计灭门汪家全族的主谋,面对敌人不留活口的残忍弑杀,统统都是曾经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年,现在是满手鲜血人称:吴小佛爷。
吴邪,本就不是天真的意思。早在那年爷爷坟前,他就明白,这一切除了是他自己选择的,同样也是已经注定的。

鹿小涂tu2017-09-03 13:11:00 发布在 瓶邪
胖子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这天真啊,什么时候再天真一些可能会轻松一些吧。”
“他的性格本来就倔,何况已经决定好的选择。”解雨臣继续往前走跟上吴邪。
黑瞎子拍拍胖子,“胖爷还不走吗?”眼里的痞笑不同于市井混混,帅的有格调。
胖子瞥他一眼,这货的墨镜简直亮瞎他的狗眼了。“大花走远了。”
“哦对!”屁颠儿屁颠儿快步走向解雨臣,“花儿爷,等等我!”
胖子无奈的摇摇头,想起解雨臣刚才的话,天真的确是很倔,什么事只要做了决定就绝不回头,即使可能会后悔也会去做。但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能让天真改变决定,而这个人,就是小哥。
那扇青铜巨门,古老的花纹彰显了前人的智慧也让人带着仇恨、贪婪、自私去看待它,物本无辜,可怕是利用它的人心罢了。透着历尽沧海桑田千百年的孤寂,岁月匆匆,时间悲凉,已紧紧关闭了十年,那人的归期,似乎只有吴邪一人执着,这个执,像是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使命,活着除了为了活而活,为了死而活,更多的是为了那人能够脱离宿命而活。
佛说,今生的苦难是前世欠下的债,今生的因果是来世注定的命运。
他说,他可以死,那人能活着,就足矣。
“咯噜~”尖锐的叫声突然出现刺耳,因着人气的靠近,不远处的悬崖下飞起一只只人面鸟,盘旋在半空中,目光凶恶的盯着青铜门钱几个渺小的人类,当作饱腹的猎物。
“天真,你去开门,这些小杂碎交给我们了。”胖子示意吴邪,动作利落的拿出枪上膛。
解雨臣举着枪冷冷的面对着空中的人面鸟,把吴邪护在身后。
黑瞎子啧啧两声,唉,媳妇儿还不是自己家的,他眼里除了解家,就是自个儿那小徒弟了。革命尚未成功,还得继续努力啊!哑巴可欠他一个大人情呢,回头得好好算算帐。

鹿小涂tu2017-09-03 13:12:00 发布在 瓶邪
后来张起灵的确跟他好好的算账了,作为他训练吴邪的时候吃豆腐揩油的报酬,至于这个账怎么算,只能说,老黑不作不会死。
吴邪慢慢走近青铜门,那些人面鸟已经准备蓄势待发。
一个鬼玺,一把匕首,冷冷的看了眼盯着他的那些人面鸟,早晚,他要让这些东西彻底灭绝!
门上的凹槽正是钥匙开启的所在,吴邪把鬼玺放进去拿起手里的大白狗腿便划破了手掌,血液顺着鬼玺上的纹路慢慢爬满吸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见血液不断的被吸收,却不见青铜门有任何动静!
吴邪身体有了一些摇晃,咬着牙忍耐,突然!青铜门缓缓开了一条缝隙,一股劲风将他强制打翻隔离!
吴邪只感觉喉咙里涌上腥甜,直接吐在地上一大口血!
人面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恐怖的危险,慌乱的赶紧逃走!
胖子三人看那些人面鸟落荒而逃有些摸不着头脑,“还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一回头就看见吴邪面色苍白的瘫倒在地上,还有地上的血。
青铜门大开,里面冒出一阵阵阴风让人毛骨悚然,胖子和解雨臣着急的跑向吴邪却被黑瞎子拉到一旁。
微蓝色的光芒是一个个门内出现的阴兵,吴邪就在它们正前方不远处,没有眼睛的空洞却是不容侵犯的威严!
队伍之中,一件深蓝色连帽衫,背后一把被包裹的严实便是他们熟知的黑金古刀,那个人,时隔十年,终于再次出现了!
吴邪眼中一抹不易察觉的柔意带着酸涩,他守着那个承诺,整整十年了。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其实原话是,十年后若自己还记得他,便带着鬼玺,来接替他。是啊,是接替,也该是这个词,因为本该是他的十年,是这个人替他守了。
阴兵穿过吴邪再往前逐渐消散,到了队伍的最后,青铜门也随之关闭。
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吴邪支起身体站起来,面露浅笑,维持着自以为天真的那个笑容,“小哥,好久不见。”
沉默,没人说话,也都在期寄等待。
吴邪稍稍平复了下内心的幻想,大概是失忆症吧,十年一个人生,十年一个轮回,不停在未来和过去之间寻找他的记忆,他的身世,还有他的使命。
拿着手里满着血迹的鬼玺让他看,“吴邪,我来...接你回家。”大概……接替更合适吧。
鬼玺的出现张起灵神色有了一丝动容,冥冥之中他更相信最后的六个字,虽然眼前的这个人,陌生。
好像那张照片背后,似乎也有这个名字:他叫吴邪,他是你一直都要守护的人。
吴邪?相貌一样,眼神不像、笑容不像、气质不像,现在的这个人眼中的戾气与阴冷不是照片中的那个天真无邪的样子,笑的很暖很善良。很显然,这个人冒充的可能性很大。
薄唇淡漠开口:“你不是吴邪。”

鹿小涂tu2017-09-03 13:15:00 发布在 瓶邪
2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给了他重重的一击。连胖子他们都愣了神,知道张起灵有失忆症,每十年一个记忆,可是他这句话,到底还记不记得他们?还记不记得吴邪?这么扑朔迷离的一句话就没下文了?
黑瞎子一旁看热闹的表情坏笑,“我说哑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你不记得吴邪了但是你也不能认错吴邪呀?你自个儿媳妇儿都认错等你想起来了哭都没地儿哭!”
“闭嘴!胡说八道什么呢!”解雨臣狠踢了黑瞎子一下,瞪他一眼。
“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立马赶紧赔笑。
胖子看看张起灵又瞅瞅吴邪,一脸正经,“还别说,你们俩还真有夫妻相。”
吴邪直接踹了胖子屁股一脚,笑脸盈盈,“胖爷皮糙肉厚的最适合当沙袋了。”
“**!天真这么狠小心小哥不要你了!”胖子呲牙咧嘴的捂着屁股白他一眼。
张起灵全程冷漠脸。
吴邪眼底暗了暗,内心慌乱苦涩表面故作镇定,“小哥,他们胡说的,你别介意。”
张起灵漠然,随即点下头。吴邪嘴角隐隐的苦笑映入他的眸子里,无奈又无助。
“额……”这尴尬的气氛是肿么回事,胖子暗暗瞧了眼吴邪的表情,轻轻推了他一下。
“……小哥…,你……咳咳!”吴邪话还没有开始说,一阵咳嗽,像是有一瞬被人掐住了喉部失去了氧气。
“吴邪!”胖子、解雨臣、黑瞎子脸色瞬间紧张!
吴邪背过身松开捂着嘴的手看着,眼里闪过一抹异样,随即攥起手掌伸进裤子口袋里,向身后淡淡瞥了一眼,“没事。”等转过身嘴角的血已经拭去,脸上风轻云淡。
“小哥,你先跟我们回杭州怎么样?你想知道什么或者想找谁,我们都是兄弟可以帮你,到时你再走,我不会强留。”
张起灵眼神淡漠,看了眼他在裤子口袋的手,淡淡的血腥味袭进嗅觉,伤的不轻但是能这么忍,恐怕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
吴邪见他没有回答,似乎在犹豫,笑意弯了眼睛:“你放心,我永远都是你这边的。”

鹿小涂tu2017-09-03 13:16:00 发布在 瓶邪
一句话让张起灵冰封的内心出现了裂痕,这句话很熟悉,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更熟悉,他跟这个人似乎似曾相识,是因为他跟那张照片里的人长的一模一样吗?还是因为他们都叫吴邪,同名而已?还是原本他和他就如他所说是认识的?
所有一切都是未知的他无法做出判断,但是唯一从面前的人眼中看出,他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像是,老朋友好久不见。
微微点了下头,依旧面无表情。
吴邪心底松了口气,这只闷油瓶子万一要是不答应跟他一起回去,他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走吧。胖子,拎着背包走了。”刚走出两步,眼前一片灰暗,就只听见身后几人是惊呼,只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里,然后失去意识。
张起灵本能的快步上前接住了就要倒在地上的吴邪,眉头皱了一下,他太轻了。同时又察觉自己的行为下意识的就要去护着他不被摔着,他们明明才是第一次见吧,为什么,感觉已经认识很多年了……
你到底是谁?
……
入目满是白色的天花板,周围的医疗器械和消毒水的味道已经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老板,你醒了!”一旁放大了的脸吓了吴邪一跳,差点一巴掌拍了上去,“凑这么近干嘛啊!神经病啊!”
“老板!”王盟一脸的怨妇的样子,“老板你这么说话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吴邪甩给他一个白眼,有些头晕的按按太阳穴,“你怎么在这儿?”
“九爷让我来的。”
吴邪动作一滞,眼底微冷,“小花他们人呢?”
王盟对吴邪突然转变的态度有些愣神,“九爷、胖爷、黑爷他们有事先走了,明天一早起来。”
有事?小花有事瞎子跟着正常,胖子为什么也一起走了?小哥……,“小哥呢?”
“他们一起走的。”王盟有些躲避吴邪的眼神。
“……”吴邪沉默了一会,神色平静:“我睡了多久了?”
王盟手有些抖的伸出三个手指,“三、三天。”
吴邪叹了口气,“去办出院手续。”
“啊?办出院手续!?可是老板你的伤还没好!九爷吩咐了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老板要是出院了他怎么跟九爷和胖爷他们交代?
吴邪淡漠的看他一眼,“你是我的伙计还是小花的手下?”
王盟只好妥协点头,“我去办,您先再休息会儿。”唉,老板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容再拖了,希望胖爷他们尽快吧。
“额!张、张爷……”刚打算往外走抬眼就看见病房门口站着的人,目光冷漠,面无情绪,一把黑金古刀煞气凌凌。

鹿小涂tu2017-09-03 13:16:00 发布在 瓶邪
吴邪淡定的瞟了眼,手上拔了针慢慢坐起身,“还不去?”
王盟使劲儿点头,“去去!”侧过身绕开张起灵赶紧溜走。
吴邪听到了一声关门声,就看见张起灵出现在面前。大抵是想从自己这儿知道些什么吧,否则也不会在走了后再回来。
两个人,相顾无言,对视了很久。
“……你,不是走了吗…”吴邪无奈开口问道。
“你,是否认识这个人?”一张泛旧的照片,一个一笑眼睛里有星星的少年,天真无邪。
吴邪看着他手里的照片宛然一下,如沐浴着春风般,“认识。”
“他现在在哪儿?”语气中有一抹淡淡的期望。
“照片中的他,十年前死在了长白山。”声音有些颤抖,眼眸里泛起光。
张起灵冷冷的盯着他,“你在撒谎。”
吴邪摇摇头,认真的看着他,“那是十年前的他,的确死在了长白山青铜门内。现在的他,站在你面前,只是你不认得,也忘记了。”
“……”那胖子说的有八分可信,剩下的的确是因为自己什么都忘记了。
“你去哪儿?”张起灵突的抓住正要走的吴邪的手腕。
“洗手间换衣服。”吴邪手里拿着两件衣服让他看看,嘴角勾起浅笑,“难道你要看?”
张起灵松开手转过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
吴邪有些愣,所以让他就在这换…?虽然都是男人…
“要帮你吗?”清冷的声音让吴邪回了神,“啊?什么?”他、他听错了!?
张起灵看他一眼,呆愣的表情有些可爱,“要帮你吗?”
吴邪见他靠近瞪大了眼睛,双手抓紧了身上的病人服摇头:“不、不用!我自己可以!”
张起灵瞥了眼他绑着绷带的左手,那是之前开启青铜门时划伤的。
吴邪赶紧把左手藏在背后,尴尬的笑了笑,“小哥你转过去,我自己可以。”
张起灵默然,远离了一些背对着他。
“这闷油瓶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吴邪松了口气又皱着眉。
嘴里嘟嘟囔囔着,慢吞吞的把病服脱下,先换上了黑色的裤子,这才将上衣脱掉就感觉有一道目光在看着他。
病房的窗户玻璃将他的后背映的清晰,白皙清瘦,背窝勾勒出清妩妖冶的感觉,双肩不宽但看似能撑起一片天地。
那清冷的眼神目不转睛,“还好吗?”

鹿小涂tu2017-09-03 13:17:00 发布在 瓶邪
吴邪慌张的抓起衬衫就往身上套,左手不小心碰到床边一阵刺痛!
“我帮你。”看着他紧皱起的眉头,不方便的左手,不容拒绝的直接给他穿好,扣上扣子。
吴邪僵硬的站着,眼睛不由自主望着眼前的那张脸,小哥的五官原本就很好看,棱角分明,墨色的瞳孔像黑耀石般深邃。
“你!”脖子上的触感让他突然如梦惊醒!迅速后退一步!脚下未稳就向后倒去!
张起灵一把揽住他的腰,另只手撑在病床上,免去了吴邪撞上床边会再次受伤。
“……”姿势暧昧的让人容易浮想联翩。
吴邪在张起灵怀里一脸懵圈的看着他近的不能再近的脸,衬衫半褪肩头,形似蝴蝶般的锁骨清媚禁欲吸引着那双淡漠的眼睛。
“那个伤,是怎么弄的?”伤口是长好了,疤痕永远也不会再消失了。
伤?吴邪下意识去捂住脖子,面色平静,“没什么,几年前的事了。”我能说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是你的族人吗?你是会选择张家还是我,结果无非是徒增伤悲而已。
张起灵眼底漠然,松开他起身:“我的记忆,你知道多少?”总归跟他还是陌生人,自己暂时留在他身边也只是因为那张照片,他记忆里只想起一些片段,而有关于吴邪的却少的可怜。
吴邪平淡的看他一眼,穿好衬衫扣好,掖了一些在裤子里,挽了挽袖口轻笑:“胖子跟你说了什么?”他昏睡了三天,小花和瞎子不会跟他说什么,胖子却一定会。胖子聪明,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估计把十年前所有的事都说的差不多了。
“十年前我未去长白山的时候,和你们一起下墓的所有事。”这十年,胖子闭口不提一个字。
吴邪唇角扬起,“胖子跟你说的也是我知道的,其他的应该很快就会有人告诉你,只不过该告诉你的人不是我。”
病房门口随即响起了两个声音,“族长!(老板!)”
吴邪暗暗看了一眼张起灵走到一旁去收拾自己的衣物,转过身满目的凄凉与忧伤只有他自己知道。
等到你又如何,你还是你,十年了,我已经不再是天真的年纪,无言善良。
而对你,现在的我似乎也少了可以与你并肩站在一起的资格......

鹿小涂tu2017-09-03 13:17:00 发布在 瓶邪
3


“老板!发现了一些鬼鬼祟祟的人,还带了不少装备,我偷听到他们说让我们回不了杭州,看来早有准备。胖爷,九爷和黑爷还没回来,咱们怎么办?”王盟担心吴邪的身体,这还没好,那些人已经备好一切要杀他们了。
吴邪淡定的神色毫不在意,“当作不知道,让他们尽管来吧。”那眼中的邪魅凛然,杀机暗存。
“嗯?张海客你们还不走吗?”既然是特地来找小哥的,应该没有理由再留在这儿了。
“……族长不走,我敢走吗?”张海客看了眼自家族长一听见王盟说有人要暗杀吴邪,脸色冷的吓人!吴邪受的伤还没好,这个时候走了不就是属于见死不救了!万一族长想起来关于吴邪的事情,他绝对第一个遭殃好吗!
吴邪轻挑起眉,“是吗?”你们何时拿他当作族长呢?为了长生的秘密,十年一个记忆,次次生死为了宿命浴血重生,他失去的要比他拥有的多的多,表面赐予的长生却是轮回的孤寂。
“呦!这不是那张二货吗!怎么,是来看我们家天真的还是另有所图啊?”胖子突然出现惊喜的拍拍张海客的肩膀,那力度看张海客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轻。
“吴邪!你伤还没好呢!赶紧回病床上躺着去!”解雨臣看见吴邪已经换掉了病服脸色不悦,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岌岌可危,已经不容他再任性了。
吴邪淡然一笑,“放心,这点儿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杭州还有很多事等着处理,老狐狸的尾巴太多,留着碍眼还麻烦。”
解雨臣眼里闪过一抹阴冷,那些人一个都不能留!“既然你收拾好了那就走吧,车在外面。”
“好。”吴邪看了眼张起灵,不知道要说什么,多说什么都感觉不适合还不如就这么着吧。
张起灵拉住正要走的吴邪,“我跟你一起。”
吴邪眼含笑意点头,“好,一起。”
黑瞎子感叹,沉默的闷骚哑巴终于知道主动了!小徒弟终于有望嫁出去了!
“干嘛呢!笑的那么欠抽!人都走了还愣着!”解雨臣嫌弃的踢他一脚。
“好嘞好嘞!”黑瞎子狗腿的赔笑,打是亲骂是爱,媳妇儿还是挺喜欢他的。
解雨臣对自个儿有这么一个保镖表示很无语。
一辆黑色的越野悍马,六个座位,黑瞎子果断踢掉张海客,自个儿坐了驾驶座,副驾驶留着解雨臣,吴邪和张起灵坐在最后面的位子,胖子和王盟坐在中间并不想当身后两人的电灯泡。
他们身上带有枪支,所以选择走高速,从长白山到杭州需要一天半的路程,至于那些尾巴他们只是提供了方便,顺便也告诉那些人,不自量力是什么样的下场!
吴邪倚着车窗,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等的人已归坐在身旁,心里却还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是习惯了他不在?还是怕他看到自己的另一面?算了,他平安就好,自己的感受也就不重要了。

鹿小涂tu2017-09-03 13:18:00 发布在 瓶邪
“有尾巴跟上来了,几位坐好了!”瞎子通过后视镜看到了后面两辆紧跟着的车,嘴角扬起玩味的笑猛踩油门!
“黑瞎子***的!”胖子一声哀嚎。
吴邪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上前面的座椅,腰间出现一只手被紧紧揽在怀里。“小心。”
“…谢、谢谢……我没事。”吴邪十分尴尬的坐在张起灵的怀里,想坐回座位无奈那只手不放,美其名曰,他要是放手了自己会直接被甩飞。
黑瞎子只顾玩飙车,只要车上的人没被甩出去那就没事。偷瞄了眼后视镜,勾起坏笑,哑巴我做的好不,欠我个人情哦。
突然一声枪响!车子后窗玻璃破了一个洞,所幸张起灵反应快抱着怀里的吴邪压低了身子躲过。
胖子破口大骂,拿枪开了车窗看准了后面跟着的车的车轮打了一枪直接爆胎!车子失控撞上了公路的护栏。“他娘的,那些人是不是出门忘带脑子了!在高速公路上一言不合直接开枪不怕把警察叔叔招来啊!”
“胖爷,您不是也开枪了吗……”王盟默默提醒道。
胖子白他一眼:“没看见我装消音器了吗,即使有声音也没他们明目张胆开枪来的响。笨!”
“**!这么紧急的情况,你俩还有空秀恩爱!要不要这么丧心病狂?”小天真被小哥抱在怀里,画面多美好!就是表情怎么那么出戏?
吴邪白他一眼:“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看你跟小哥恩恩爱爱的,羡慕羡慕。”胖子笑的别有深意。
吴邪皱眉,“你再说一次?”
胖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呦,难道胖爷说对了?你俩在一起了?”
这话一出张起灵神色微变,依旧淡漠清冷,也不反驳。
王盟是看好戏的认真样儿,解雨臣一脸黑线,黑瞎子痞痞的笑着。
吴邪隐隐觉得不对劲,他为什么听不清胖子说什么了?“胖子,你声音大一点儿,我听不见你说什么!”
“啥?”胖子看吴邪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瞬间认真了起来,大声说道:“我说,你跟小哥是不是早就暗度陈仓了!”
吴邪放弃了再验证的想法,,“我听不见你说话……”那声枪声虽然很响,但并不会导致耳鸣,耳朵为什么会听不到声音了他无从得知。
一句话让其他人瞬间陷入担忧!吴邪听不见了……
“老板!你耳朵流血了!”王盟惊喊。
吴邪摇摇头,“我听不见你说什么,用手机打字给我看。”
张起灵漠然,抱着他没有松开,用手拭去吴邪耳边的血迹看向黑瞎子,“离开公路找个能休息的地方。”
“好。”
解雨臣有些不安的看着吴邪,这是不是费洛蒙带来的后遗症……
吴邪感觉不到自己耳朵在流血,任由张起灵抱着,只是脑袋有些昏沉。

鹿小涂tu2017-09-03 13:19:00 发布在 瓶邪
胖子看了眼张起灵怀里昏睡过去的吴邪,原本的表情变得严肃,没有心情再开玩笑,满脑子都是吴邪身体里的费洛蒙附带的种种后遗症,往后的日子不知道还有多少并发症会出现。
而张起灵抱着他的手有些微微颤抖。
吴邪……吴邪……

鹿小涂tu2017-09-03 13:19:00 发布在 瓶邪
4



他们在路上开了好久也没有看见哪有人在的房子,于是把车暂且停在了路边先看看吴邪的情况。
昏睡着却紧皱着眉头,额头出着细汗,脸色苍白嘴中喃喃自语,似乎坠入了恶梦难以醒来。
“小哥……别走……”
“别去青铜门…求求你……”
“别走……”
吴邪梦话让张起灵淡漠的眼神泛起涟漪,轻轻拍拍怀里的他安抚。
胖子静静的看着他们两个,突然觉得吴邪十年的付出总算得到了一些回报,至少小哥没有再失踪,至少他还担心着天真。
王盟一旁侯着,等着帮忙。
黑瞎子站在车边看向过来的方向那些人有没有追上来,解雨臣联系完手下向后看了眼吴邪,随后下车透透气。
“花儿爷,你怎么下来了?”黑瞎子笑的一脸荡漾。
解雨臣淡淡的瞥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次?”
“在你面前我一直都很正经啊!”什么时候…你能正式的好好看我一次呢?
解雨臣扶额,“那个人有消息了吗?”
黑瞎子点头嗯了一声,表情有些无力吐槽的感觉,“但是要请他出山,不是件容易的事。”
“……为什么?”解雨臣看向黑瞎子。
“那家伙已经很多年不给人看病了,除非是他的故人或者亲人,他看病有几个不成文的规矩,一、不给陌生人看,二不给不顺眼的人看,三不给将死之人看。这年头哪有世外高人没有几个怪癖的,比如说我,嘿嘿。”痞痞的笑着冲解雨臣挑挑眉。
“病得不轻!”甩给他一个大白眼。
“有花儿爷在瞎子什么病都好了!”一步步挪着靠近解雨臣眨眨眼。
“……滚,那凉快哪待着去。”
“花儿爷身边儿凉快!”张开双臂兴致冲冲的抱住解雨臣。
“…松手。”
“好的。”
接着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来,胖子和王盟扒着车窗赞叹的看向黑瞎子。
“老黑,扎心了。”胖子伸出大拇指点赞。
王盟笑的别有深意,“黑爷,没想到您妻管严这么严重,简直让小的刮目相看!”
解雨臣一脸黑线。
黑瞎子却一脸严肃的看向他们车后方,那些人还真是锲而不舍,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张起灵瞥了眼冒出影子的两辆车,看了看怀里的吴邪半睁着眼睛,目光呆滞无神,像是丢了灵魂一样。“吴邪?”
“……”
“吴邪?”
张起灵莫名的有些慌,眼底冰冷的看着那些人已经快到跟前,黑瞎子和解雨臣淡定的站在车旁,没有要赶紧走的意思。
“胖子。”
“明白。”不用问就知道小哥叫自己的用意,有些很多东西不用说一个眼神就懂了,这是兄弟之间的默契。
张起灵轻轻的把吴邪扶坐好,盖了件衣服后才下车。
胖子和王盟左右护着,张起灵的强大足以对付那些人,何况还有黑瞎子,道上的南瞎北哑早就让人如雷贯耳,在绝对实力面前再多的阴谋也会被轻易瓦解碾压。
“啧啧,就你们这几个人就敢跟踪我们,哪儿来的自信?”黑瞎子不屑的看着把他们包围起来的八九个人。
“都死到临头了还夸大其词,你的自信又是哪儿的?”一个人拿着枪十分的嚣张,就吴小佛爷这六人,在人数上就已经输了。
“谁派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解雨臣一旁悠闲的站着,看来这些人应该不是道上的,否则即使不认识张起灵,也不会不知道黑瞎子。
那人冷笑,上下看看解雨臣,粉色的衬衫极具标志,长相妖孽眉眼清媚,极品的美人相却是男儿身,啧啧,可惜了。“没想到你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都要好看,要是个女人说不定我们还会怜香惜玉放过你一马,可惜你跟吴小佛爷是朋友,也必须死了。”
解雨臣眼含冷冽的邪笑,“这么说你们的目标是真的是吴邪了,胆子倒不小,就是太蠢了。瞎子!”
“花儿爷有事儿吩咐。”嘴角勾起,双手摸着腰间的枪已经蓄势待发。
“不留一个活口,打死的算爷的!”眸子里的冷意满是杀气。
“得嘞!”嘴角的笑肆意狂妄,放荡不羁。

鹿小涂tu2017-09-03 13:20:00 发布在 瓶邪
张起灵依旧面无表情,手中的黑金古刀煞气慑人,带着嗜血的冰冷,看着那些人如同不自量力的蝼蚁。
两人的气势让他们有些退缩害怕,雇主是不是隐瞒了什么?这两个人他们事先为什么不知道?
枪声响,刀光闪,张起灵和黑瞎子自由游走于子弹雨之中毫发无损,只见那几个人一个一个倒下。
“他们!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傻眼的看着那两个男人躲的过子弹,还能重伤他们的人,那两人是人吗……
能被雇来杀吴邪的人自然都不是善茬儿,只不过在张起灵和黑瞎子面前,原本很强的他们变的不堪一击!
胖子和王盟看的都快给跪了!黑爷持枪容易些,小哥拿的只是把古兵器就是秒杀的等级了,开挂都没这逆天!
“握~草!竟然敢偷袭你胖爷!”一不留神差点着了道,他们车边又莫名出现几个人,解雨臣已经和两人出手打了起来,胖子身手敏捷但是有些不敌对手,这些后出现的人明显实力比那几个人更强些,有武功底子,一个个一身白衣手里就拿着一把匕首。
王盟直接被一人夺了枪拽出了车,目标转向了还未清醒的吴邪。
“小哥!”胖子看了眼被挟制的吴邪,有些急了。
张起灵瞬间结束了刀下人的性命,直冲着要带着吴邪离开的那个白衣人,目光冷厉。
黑瞎子去帮了解雨臣,不能让任何人欺负他们家花儿爷!
胖子躲避着白衣人的攻击往吴邪靠拢,张起灵已经直接杀了抱着吴邪的白衣人,还未醒的人儿到了自己怀里心才稍稍放了下来。
王盟不足威胁白衣人就直接把他忽略了,所有的白衣人开始主要袭击张起灵和吴邪。黑瞎子眼底闪过一抹异样,这些人的目的是吴邪?实力强横,一身白色长衫,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几人围攻着张起灵,想要把他和吴邪分离开来,但是却又极难实现,眼前那强大无比的男人即使带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吴邪实力还是不受影响,看来这次的任务完成要花费更多的功夫了!
黑瞎子、解雨臣和胖子把吴邪和张起灵围在身后,白衣人又把他们围住,也就形成了暂时停手的对质场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解雨臣冷冷的看着他们。
“你们没有资格知道。”一人面无表情的回答道,看向他身后抱着吴邪的张起灵,“张大族长何必为了保护一个男人而与我家先生为敌,张家可不会让一个男人做族长夫人。”他们了解的消息基本也没有多少,唯有比较有用的是张起灵替吴邪守了十年青铜门,而吴邪似乎喜欢他,其他的没什么用。
张起灵神色有一抹异样,“你认识我?”吴邪是族长夫人?这是他不知道的?
“我家先生与张家颇有渊源。”
胖子嗤之以鼻,“哎哎,你打古代穿越来的吗,说话这么咬文嚼字的不累吗?我们家天真就是张家族长夫人怎么着吧,人族长都没意见,你这条别人家的狗在这儿乱叫啥!”
“你!”身在俗世的人就是愚不可及!
胖子甩个白眼给他,“你什么你!你胖爷今儿就把话撂这儿,我看你敢动我们家天真试试!”枪上着膛,手指扣着扳机。
张起灵把吴邪抱起来,霸气冷傲,气场全开。一脸漠然的看着他们。
“想夺吴邪,你只有死路一条。”

鹿小涂tu2017-09-03 13:21:00 发布在 瓶邪
八点后还有,有人看的记得看了举手点赞哦

鹿小涂tu2017-09-03 18:22:00 发布在 瓶邪
5


风起,拂过头发,更显了画面的冷硬和让人臣服的气势。
一只手拉拉他胸口的衣服,声音轻弱:“小哥,放我下来。”
“还好吗?”看他脆弱无力的样子怕是松了手会站不稳。
吴邪点头嗯了一声。“没事。”
张起灵把他放下来倚着怀里些,吴邪看着他愣了一下,明显的对他直接的抱着有点紧张,眼神看向那些白衣人,“你们是谁的人?”
“吴邪先生去见我家先生就知道了。”无意半路抢夺,只因他身边护着的人太多。
“见什么见,你以为你是谁啊?刚才还想要我们命的,一看到小哥就怂了!再说了谁知道你家那什么先生的是不是要对吴邪不利,信你不就完蛋了!”胖子直接开怼。
“说的对!”黑瞎子一旁附和。
胖子对他使个眼色,皮皮瞎你总算明智了一回!
解雨臣对这俩人无语,这俩货在画风总是莫名其妙的不对。
吴邪平淡的看了眼公路上遍地半死不活的人,“去什么地方?”
“您去了就知道了。”事情看来有眉头。
吴邪咳嗽了几声脸色不好,说道:“可以。那些人你们顺便帮忙处理了吧。”
白衣人微微颔首:“应该的。”
胖子没再多话,吴邪那几声咳嗽暗传递着让他不要轻举妄动,随机应变。
黑瞎子和解雨臣相视一眼达成了某种共识,有些话不能明说,但他们懂。
车子启动跟着前面的车行驶,后面跟着一辆。胖子有些摸不着头脑看向后座的吴邪,“你说他们会把那些人放回去吗?”

鹿小涂tu2017-09-03 20:08:00 发布在 瓶邪


鹿小涂tu2017-09-03 20:10: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