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Baek|2020.3.3|【改编文】(落池)网络文

楼主:酸菜鱼啵啵虎 字数:3753字 评论数: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ChanBaek|2020.3.3|【改编文】(落池)网络文未授权侵权删(长篇he副cp勋鹿)(绝世好攻x傲娇少爷受)渣受追攻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2: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一)
喏,就他。”边伯贤一口水刚下肚,被旁边的吴世勋用胳膊肘碰了一下。他眯着眼睛,透过店里的玻璃窗往外看,瞧见一个身穿白T黑裤的高个子男生从货运车上往下搬矿泉水,三箱叠在一起,毫不费力地抱起来往店里走。边伯贤伸出舌头,把残留在唇珠上的一点水渍舔净,不着边际地问:“孙怡然……想坐在货运车副驾上笑?”吴世勋愣了会儿,反应过来后拍桌子道:“哪儿能呢?这小子是隔壁班的,在这儿打零工挣钱,不是什么正式的搬运工。”边伯贤的视线追随着搬东西的男生,看着他将三箱重物放在地上,利落地打开箱子,一手两瓶,把矿泉水往货架上码。正午炎热,他身上却好像没怎么出汗,不像学校里那帮男生,操场上溜达一圈就后背心冒汗,衣服都黏在身上,脏兮兮的。又喝了一口矿泉水,边伯贤咂咂嘴,皱着眉问:“他是咱们学校的?”“是啊,不都说了吗,师大附中的高材生,这学期刚转来的,为了奖学金,说是到时候如果考个清北什么的,学校还有六位数的奖励。”吴世勋啐了一口,“为了这点脸面,校领导也是不容易,上个月他在校外打工的事儿又被举报了,你猜怎么着,被教导处以‘未影响出勤率’给搁置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什么校纪校规,在这种学霸跟前都是狗屁。”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二)
吴世勋对那个男生怨气很重,原因无他,吴世勋最近在追的那个叫孙怡然的姑娘,在吃了他七七四十九天的早餐后,绞着手指拒绝他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吴世勋当场暴走,问出孙怡然喜欢的是谁,立刻来找好友边伯贤,扬言说要揍这小子一顿。边伯贤不急,慢条斯理喝完水,用空瓶底敲敲桌子:“我问你,那家伙跟孙怡然交往了吗?”吴世勋摇头:“还没有。”“那你叫我来干什么?”吴世勋刚才怒火攻心,心急火燎地就把边伯贤抓过来,现在自己一脸懵,挠了挠头发,想不起为什么要叫他来了。边伯贤被好友的情商打败,撇撇嘴:“也就是说,孙怡然单方面喜欢他,你单方面喜欢孙怡然,那你还有机会啊。”“可是……”吴世勋语塞。边伯贤站起来,用半空的矿泉水瓶敲了一下他的榆木脑袋:“可什么是,两条路,要么一鼓作气抢回来,要么甘拜下风换个姑娘追,我帮你扔个硬币做决定?”说着手就伸进裤兜里掏,被吴世勋按住,扭捏道:“这个我自己来就行……我自己来。”边伯贤扔了拿空瓶子,拍拍屁股站起来:“我先走了啊,下午老孙的课帮我挡一下。”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三)
吴世勋急眼,腾地站起来:“你去哪儿啊?老孙的课我没那个胆子,上回差点被请家长。”边伯贤从兜里摸出车钥匙在手上抛了两下:“昨天是谁跟我借车来着?刘扬帆还是赵跃……”吴世勋忙不迭举手,苦着脸妥协道:“是我是我,我约了怡然下周去京郊玩儿,我帮你挡,挡几次都行。”边伯贤满意了,握住车钥匙,在吴世勋的肩膀上擂一拳头,安抚他道:“我说,孙怡然既然接受了你的邀请,代表你还有机会,加把劲啊别灰心。”小超市的矿泉水涩得很,边伯贤走到门口嘴里还觉得不舒服,拐个弯准备走学校后门开溜,视线不经意从超市玻璃窗里掠过,瞟到吴世勋那个情敌,还在搬东西。边伯贤视力好,隔老远还能看清楚他短袖下结实流畅的手臂线条,有个姑娘跟他说话,他微微低头侧脸,露出高挺的鼻梁和弧度自然的薄唇。边伯贤品了品,心想,一点儿都不像个学霸。后门开了扇只够一人通过的小侧门,午休时间门卫大爷在里头打瞌睡,边伯贤熟门熟路地跨出去,迎面撞上在停自行车的真学霸,班长鹿晗。边伯贤所在的六中勉强算个区重点,为响应国家素质优先、百花齐放的号召,学生既有统招来的也有拿钱集资进的,还有像鹿晗这样用奖学金请来的,其主要作用就是撑场面,保证每年高考结束后,学校能喜气洋洋地挂起“祝贺XX同学考入某知名高等学府”横幅。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3: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四)
上这所学校的学生和家长们或图钱或图利,而边伯贤不一样,他上这所学校是因为离家近。比方说现在,他从后门钻出去步行一刻钟就到家门口,比那劳什子国际学校近多了,一日三餐都可以在家解决,还能抽空多睡会儿觉,加之学校管理不紧不松,节奏缓慢舒适,当年初升高的边伯贤据理力争行不通就跟父亲胡搅蛮缠,哭着闹着非要上六中,就是因为自觉找不到比六中更适合他的去处。然而再完美的地方也有缺陷,比如不幸分到一个比班主任还负责的班长。鹿晗绰号鹿圆圆,除了自己学习、协助老师鞭策同学们学习,几乎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关心同学们的生活上,连班上女生什么时候来例假他都牢记在心,体育课时主动给她们请假,妥妥的奉献型人格。可对于十七八岁的叛逆期少男少女们来说,他这个特征就很招人嫌。比如当下,鹿晗锁了车,看清楚边伯贤,抱着书一路小跑着到他跟前:“边同学你去哪儿?还有三分钟就打预备铃了。”后门路窄人稀,一眼能望到头,边伯贤干脆没躲,信口扯谎道:“回去拿本书,下午要用。”鹿晗正色道:“哪本书没带?物理还是生物,我去隔壁帮你借。”边伯贤简直要翻白眼,面上却笑着:“都没带。没事啊,不用这么麻烦,我昨天还借了孙怡然的笔记,也落在家里了,不回去拿她下午可能会杀了我。”鹿晗推推眼镜:“这样啊,那你快去快回。下午我跟隔壁班的朴同学借化学笔记,也给你复印一份,上周小考你又下降五名。”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五)
边伯贤不认识什么朴同学,他着急走,笑嘻嘻地谢过班长,应付完扭头就跑。因为吴世勋的感情问题耽搁了些时间,边伯贤今天又没开车,亏得手长脚长跑得快,路上还来得及去店里取了一早定好的花和蛋糕。到家的时候母亲罗秋绫正要午睡,见儿子回来,立刻把外套穿回身上,吩咐阿姨把刚放进冰箱的鲜奶小方拿出来,拉着边伯贤到桌边坐下:“半上午就做好了,左等右等不见你回来,快吃吧,再放一会儿就不新鲜了。”罗秋绫说话柔声细语,好似一阵轻缓的风,将边伯贤心里因为父亲不在家产生的烦躁感吹散些许。他捏起一块鲜奶小方扔嘴里,边嚼边夸:“好吃。”罗秋绫笑得温柔:“你呀,不是让你中午不要赶回来,晚上也是一样的。”边伯贤拍拍蛋糕盒:“等到晚上,花和蛋糕也不新鲜了呀。”生日蜡烛上没刻数字,旁人也看不出罗秋绫已经四十岁了。她双手合拢,下巴支在手背上闭眼许愿,正午的阳光落在她身上,犹如笼上一层细腻朦胧的光晕,边伯贤眯了眯眼睛,恍惚间时光回溯,眼前身着白裙的女人变回老照片上的少女模样,懵懂天真,不谙世事,唯有眉眼间的温柔一如往昔。既然托了吴世勋帮忙,边伯贤下午自然不会去学校。他没开车,把车库里落灰的单车拎出来胡乱擦了擦,便踩着出了门。兜里的手机设置了导航,他跟着耳机里的声音指示左拐右拐,远远地看见玉林小区的门牌,才捏刹车减慢速度。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原文(落池by余醒)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2:5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六)
这地方边伯贤没来过,开车的时候偶尔经过也懒得看一眼,几幢灰扑扑的五层小楼紧巴巴地挤在一起,初步目测里头住着至少三百户人家,占地面积却还不足叶家京郊别墅花园的一半大,边伯贤轻蔑地“嗤”了一声,心道这样的破房子居然能金屋藏娇,老头子真是厉害了。小区门口没有保安,边伯贤一路骑行进去,老楼房所谓的楼号早就在风吹日晒中磨灭干净,边伯贤问了在楼下散步的老爷爷,才得知3号楼就是面前这一栋。边伯贤仰头看,除了各家阳台上晒着的五颜六色衣服,其余什么都看不见。夏末初秋的天气仍旧有些燥热,老爷爷摇着扇子,顺着他的视线往上瞧:“小伙子在看哪家啊?”楼下没盖的垃圾桶散发着食物腐烂的臭味,边伯贤下意识拧眉,摇头说“随便看看”,接着调转单车,往小区大门行去。骑了不到二十米,边伯贤又折返回来,单脚撑地,下巴微抬,用倨傲的表情掩饰内心的不安,问立在原地的老爷爷:“请问这栋楼里,有没有一个姓朴的女人?”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3 23:1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七)
边伯贤想象了下那画面,浑身一哆嗦:“行了行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这个月如果没被扣考勤分,我请你吃饭,地方随便挑。
”吴世勋笑得谄媚:“吃饭就不必了,车能再借我开一次不?下个月怡然过生日。”他们这群狐朋狗友中,只有边伯贤身份证上年满十八并且拿了驾照,车是边伯贤的父亲送给儿子的成人礼。
作为正经的有车人士,边伯贤的车成了少年们眼中的香饽饽,他平时就大方,更没有把车当老婆的习惯,只要理由正当,偶尔借去也没什么大不了。得到首肯,吴世勋乐呵呵地掏出手机在桌子底下发短信,然后伸长脖子往教室前排看,孙怡然捧着书纹丝未动。吴世勋等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用胳膊肘撞书都拿反在打瞌睡的边伯贤:“欸,你那事儿打听得怎么样了?”
边伯贤稀里糊涂:“什么事儿?”两人的座位靠窗,窗外偶有巡视的老师经过,吴世勋靠近他耳畔,压低声音道:“就是你让刘扬帆帮你找的私家侦探,顶不顶用啊?也给我个联系方式呗,让他帮我查查隔壁班那个学霸的底细。”
大概是捕捉到“学霸”两个字,前排的鹿晗转过来,推了推眼镜,狐疑地打量吴世勋。
“没喊你。”吴世勋推了下他的肩膀,让他转回去,“念你的书吧,别多管闲事。”边伯贤继续用书挡着脸,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半睁,慢吞吞地说:“这点破事就别浪费资源了,去隔壁班问下不就知道了?”吴世勋咬牙切齿:“我要他的家庭住址,生辰八字,上至祖宗八代,下至鸡毛蒜皮……”“干嘛,你要做小人扎他?至于吗,中午白开导你了。”边伯贤打断他,懒洋洋道,“就那种穷鬼,用得着费这么大劲搞他?下个月不是孙怡然生日吗,到时候你送个包,里面塞个香水,他呢,一个搬运工,指不定拿出个什么玩意儿,孙怡然那么挑剔,能受得了?”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4 17:2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0: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没人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1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2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3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4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4: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
5

酸菜鱼啵啵虎2020-03-05 22:15:00 发布在 灿白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