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男童教养所 (PG16)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SaySorry003 字数:8927字 评论数:20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查尔斯经营着一个男童教养所,与其说是一个教养所,更不如说是一个收容所,住在里面的男孩出身各异,从小乞讨的流浪儿、因家庭贫困而被卖出的弃子、被嫌弃的私生子…全是没人要的孩子。

查尔斯年近中年,手头极为宽裕,足够几代人富裕地生活,但他却无眷无子,独自一人。几年前他在偏僻无人的山谷中雇人修建了这所查尔斯男童教养所。查尔斯不算是个正直的人,修建教养所非只是出于好心,也是为了满足他那见不得光的癖好罢了。当地议员们也并非毫不知情,但他们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有人自愿花钱收留那些终日在城市中偷摸扒抢的流浪儿和败坏风气的私生子,何乐而不为呢。


SaySorry0032017-07-26 16: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背景】

查尔斯经营着一个男童教养所,与其说是一个教养所,更不如说是一个收容所,住在里面的男孩出身各异,从小乞讨的流浪儿、因家庭贫困而被卖出的弃子、被嫌弃的私生子…全是没人要的孩子。

查尔斯年近中年,手头极为宽裕,足够几代人富裕地生活,但他却无眷无子,独自一人。几年前他在偏僻无人的山谷中雇人修建了这所查尔斯男童教养所。查尔斯不算是个正直的人,修建教养所非只是出于好心,也是为了满足他那见不得光的癖好罢了。当地议员们也并非毫不知情,但他们宁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有人自愿花钱收留那些终日在城市中偷摸扒抢的流浪儿和败坏风气的私生子,何乐而不为呢。

SaySorry0032017-07-26 16: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突然发现了标题里的一个硬伤…还没法改…发的时候可能脑子比较懵,本来括号里应当是“NC17”的,结果成了莫名其妙的“PG16”,真是尴尬。

SaySorry0032017-07-26 17: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面这篇是楼主以前的文,欧美翻译腔,已完结,感兴趣的可以点进去随意看看。
http://tieba.baidu.com/p/5212561139

SaySorry0032017-07-26 17: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去查了一下吧规。

如果根据既有吧规,那么我的镇楼图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当然,我把吧规当法律,以吧规为准。不过如果本吧有私法,那就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了。


SaySorry0032017-07-27 14: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图中的小男孩和楼主脑海中的利奥很接近

SaySorry0032017-07-28 05: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最近开始收到催更了
这篇文还没有被弃,只不过最近我在翻译另外一篇文,所以没有时间更新这篇。
刚刚终于把那篇翻译完了,明天应该就能继续更新这篇了。
附上那篇翻译文的地址,想看的可以去看看
http://tieba.baidu.com/p/5259346115

SaySorry0032017-08-07 19: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重新改了改前面几段,然后把利奥的短篇写完了。决定把之前发出来的重复的几段删掉,虽然有百多个赞不太忍心,但我相信大家会赞回来的

SaySorry0032017-08-08 15: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利奥】

利奥八岁,他来到查尔斯男童教养所已接近一年。他七岁那年被他的母亲——一个潦倒的妓女,以低廉的价格卖到这里,被抚养员(一些只负责男童们吃穿洗漱的员工)从头到脚搓洗了一遍,换上印着姓名的宽松衣裤,修剪了过长的指甲和杂乱的头发,成为查尔斯男童教养所的一员。

利奥是个很漂亮的小男孩,金色的软发服服帖帖地垂在圆圆的小脑袋上,阳光下泛着晃眼的白光。利奥的皮肤又白又薄,健康地泛着一层粉红色,胳膊肘和膝盖总是因为玩耍时的摩擦而显出淡淡的红色。一双蓝眼睛精致地镶嵌在柔嫩的眼窝里,金色的睫毛不算浓密,但又长又整齐,翘乂起一个美妙的弧度。总而言之,这是个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的漂亮的小男孩。

但和乖巧的外表相反的是,他总是不断的闯祸,尽管看上去利奥并不是真的淘气,相反,还有那么一点羞涩,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利奥总是惹上一连串的麻烦。

比如这次。

查尔斯先生和教养所中的超过半数的抚养员搜寻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终于在十里之外的一块不算平坦的草坪上找到了正趴着呼呼大睡的利奥。天知道他是怎么在自乂由活动的玩耍时光中避开其他人的目光,跑到如此远的地方来的。

查尔斯先生紧皱着眉头,半跪下去,一只手摁住利奥软软的小乂腰,另一只手狠狠的扇在男孩的圆乂滚滚的臀峰上。

可怜的小利奥惊慌地从梦中惊醒,看到查尔斯先生愤怒的目光后更是挣扎了起来,但这只会让查尔斯先生更加愤怒,索性拽下了利奥的小短裤和小内乂裤,羞耻地挂在膝盖处,毫不留情地继续抽打着男孩的屁乂股。

直到男孩真正地放声大哭了起来,查尔斯先生才停了手,冷冷地说回去后才让男孩知道真正的厉害,然后拽着利奥的胳膊将他“拔”了起来,接着从不远处的林木上折下一根黑哑哑的却富有弹乂性的枝条,撸去上面绿油油的叶子,就成了一根称手的藤条,赶羊似的赶着男孩往回走。

利奥狼狈极了,藤条毫无规律地抽在他已经滚烫发热的屁乂股上,既要擦眼泪又要捂屁乂股,还得挡一挡自己的小鸡,毕竟除了查尔斯先生还有好几个抚养员在看着呢。利奥的小内乂裤和短裤都滑倒了脚踝处,走起路来磕磕绊绊,查尔斯先生见状索性把男孩的下乂身扒了个精光,只剩红色的小T恤松松垮垮地穿在身子上,从腰间到脚趾都被一览无余。

利奥哭叫着被赶回了管教所。

查尔斯教养所四周景色极为优美,绵延的山坡长着青翠的草地,偶尔不规则地缀着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小溪在山间开阔的平地上缓缓流过,河底的鹅卵石平滑扁圆,玩耍时间时,教养所中漂亮的男孩们在河中光脚淅淅哗哗地踩着水花,小一些的孩子甚至脱得只剩下白白的内乂裤,愉快地在浅浅的水中玩耍。

SaySorry0032017-08-08 15: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和缓的山坡和平坦的谷地也使得利奥的哭叫远远地传到了正在午休的孩子们耳中,一颗颗可爱的头颅从窗口一个挤一个地探了出来,争先恐后地看利奥是如何一路光着屁乂股被查尔斯先生用一根黑黝黝的树枝抽回来的。

教养所是正方形布局,三面是古典式的排楼,分别为学生的食宿楼、学习楼和员工的生活楼,外面大多有着窄窄的走廊,可以随心所欲地趴在栏墙上往下打望。剩下的一面自然是教养所的大门了,矮矮的红砖墙、黑色的低铁门,使得整个教养所更像是一座别致的庄园。正方形的中间是一大块平坦的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这里即是孩子们玩耍的乐园也是犯大错者公开受罚的地狱。

当查尔斯先生推开铁门,捏着利奥把他拽进草坪让他规规矩矩站好时,几乎所有毛茸茸的小脑袋都挤在了走廊上,看着利奥、看着利奥那分布着一道道肿痕的小屁乂股。利奥的小乂脸瞬间红了,他的屁乂股正疼得起劲,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揉揉臀乂肉,同样也不好意思去挡住自己的小鸡,只好尴尬地把手贴在大乂腿两侧。

查尔斯先生命令两位教养员搬来三张长长的课桌,在草坪上拼到一起,组成一个足够宽大的平台,并摆上了一把厚厚的发刷。

接着,查尔斯先生低沉但清楚地大声说道:“男孩们,利奥今天上午在玩耍时私自跑到了十里开外的地方,这是非常严重的错误,这可能使他惨死在某个茂密树林,或者迷路后冻死在寒冷的夜晚,为教养所、为我、也为这里的所有人带来麻烦。为此,我要狠狠的教训他不听话的小屁乂股。利奥!趴到桌子上去。”

SaySorry0032017-08-08 15: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利奥啜泣着却不敢违逆查尔斯先生的命令,几乎是跳着趴上过高的课桌,小脚没有安全感地悬在空中,小鸡更是难受地压在桌子上,脑袋埋进臂弯里,微微颤抖地等待着发刷的惩罚。

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查尔斯先生突然将他整个翻了过来,然后抬起他两条肉肉的腿,大大分开,将他摆成小婴儿换尿布的姿势。

“不要!先生!不要!”利奥挣扎起来,小乂脸从来没有如此通红过,他的小鸡被楼上的同学们看得一清二楚,粉色的蛋蛋也暴露无遗,他看到有些男孩已经开始咧嘴笑了起来。

查尔斯先生给了这个挣扎的男孩的屁乂股一边一巴掌,“嘴巴闭上,利奥。这是你应当受到的惩罚,你的行为算作逃跑,不仅是你的屁乂股,你可怜的大乂腿、脚心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说完,他把男孩的大乂腿分得更开了,然后一只手捉住男孩的一条腿,另一只手拿起了发刷,开始啪啪地抽打起来。

说实话,查尔斯先生打得并不算太重,每一下也只是在臀乂肉上留下一个红印,然后微微肿起来。毕竟,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光屁乂股,谁忍心打得青紫一片呢。

查尔斯先生耐心地一下又一下地打着男孩的光屁乂股,没有任何停顿,不一会儿就将男孩的屁乂股变成了均匀的深红色,疼得利奥顾不得颜面,求饶起来。

SaySorry0032017-08-08 15: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查尔斯先生起初叫利奥自己抱住自己乱踢腾的腿,但显然利奥控制不住自己,于是查尔斯先生只好叫了两个大些的男孩爬上课桌,一人抱住利奥的一只腿,让利奥没法夹紧双乂腿,藏住自己的小鸡。

“接下来,我要惩罚你的大乂腿了,不许夹腿。”

查尔斯先生终于放过了男孩滚烫的屁乂股,将发刷转向那又嫩又白的大乂腿。

查尔斯先生用发刷从男孩大乂腿内侧靠近腿弯处开始惩罚起,发刷每打下一次都并不立刻离开肉,而是紧紧地贴在男孩的大乂腿内侧,往下滑一个发刷的距离,接着再扬起落下,直到发刷滑到男孩的小鸡处才停下了连续的惩罚。此时利奥从腿弯到腿乂缝处的大乂腿内侧已红成一片,他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柔软的金发乱乱的散在脸庞、桌上。

查尔斯先生将发刷放在桌上,让那两个大些的男孩退下去,然后叉着腰看了一会儿利奥,待他稍微缓过气,才继续进行惩罚。

查尔斯先生捡起那根黑色的树枝,在空中挥了挥,发出令人心悸的咻咻声,利奥求饶起来。

“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先生!”

然而查尔斯先生只是抚摸了一会儿男孩发烫的大乂腿内侧,然后反手在男孩的臀乂缝上拍了一巴掌,让男孩红透了脸,试图夹紧自己的臀乂缝。然而,双乂腿大大分开的他怎么可能合拢自己的屁乂股呢,他的努力只是让自己粉乂嫩的后乂穴一收一缩。

查尔斯先生笑了笑,用树枝轻轻划过男孩的臀乂缝、划过那粉乂嫩的后乂穴,用半带调侃的语气说道:“再有下次,恐怕你别的地方也会挨打了。”

男孩羞极了,但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感到自己的脚踝被查尔斯先生的大手捉住。查尔斯先生的大手干燥而温暖,握在小男孩敏感的脚踝上,令利奥感觉痒痒的,却又很舒服。

但随后,那根黑黑的树枝(不如说是一根纯天然的藤条)就贴在了他白白的脚心上。

男孩的脚趾、前足和脚跟都是可爱的粉红色,唯独不接触地面的小脚心既没有太阳晒也没有什么摩擦,又白又嫩,实在是太诱人了。

SaySorry0032017-08-08 15: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藤条在男孩的脚心上点了点,然后高高扬起,咻的一声抽下来。只听男孩一声小猫似的呜咽,脚心渐渐红起一道肿痕来。男孩条件反射地要抽回腿,但查尔斯先生将他的脚踝捉得紧紧的,他收腿不成反倒让自己在桌子上滑了一截,屁乂股悬在空中,差点整个人从桌子边缘掉下去。

查尔斯先生将藤条腾到左手,仍旧捉着男孩的脚踝,然后他用右手将男孩重新拉回到桌面上,顺便还不客气地在男孩深红色的屁乂股上拍了一巴掌。

查尔斯先生重新开始抽打男孩可怜的小脚心,直到打满了10下才停下来,此时男孩的脚心已经比脚趾还要红了。利奥在桌子上不停的扭来扭去试图缓解疼痛,却又害怕再滑出去,只好将另一只脚收得紧紧的以保持平衡。可这样一来,他的小鸡就在大乂腿乂间擦来擦去,甚至有些调皮地朝着天空立起来,变得粉红粉红的。

查尔斯先生松开了男孩的这只脚踝,然后摊开手,让男孩自觉把另外一只放上来,再又紧紧地握住。

SaySorry0032017-08-08 15: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利奥,最后打你十下。没打一下都给我大声地说‘我错了,先生’。明白了吗?”

“呜呜…明白了…”

于是藤条落了下来。

“啊!我错了…呜呜…我错了先生…”除了那声痛呼,男孩的认错声小得可怜,他太害羞了,楼上的男孩们可都看着他呢。

查尔斯先生冷哼一声,挪了挪手,用藤条在利奥的大乂腿内侧狠狠地一抽,让男孩忍不住尖叫出来。

“大声点,男孩!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接下来男孩终于学乖了,红着小乂脸大声地认错。

藤条终于停了,可是惩罚还没有结束,哪有挨完打不光着屁乂股罚站的男孩呢?

查尔斯先生让利奥坐起来,替他擦了擦眼泪,然后双手贴在男孩的腋窝下,将男孩抱起来,帮他站在桌子上。

“双手放在脑后,腿分开,屁乂股抬起来。”

“不…不要,先生,不要。”

光着下乂半乂身的利奥光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站起来就觉得极其难堪,又怎么敢把腿分开,把屁乂股高高翘乂起来呢。尽管他之前在查尔斯先生的办公室被打完屁乂股罚站过,但却从来没有公开被罚站过。

SaySorry0032017-08-08 15: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要我重复第二遍吗?男孩。”

利奥知道如果他不遵守查尔斯先生的命令,他一定会再被打一顿屁乂股,最后还是得乖乖罚站。所以利奥只好咬紧嘴唇,分开双乂腿,将手抬起来放在脑后,然后…微微的将屁乂股抬了抬。

但随后他就感到查尔斯先生的藤条搭在了他的腰上,不算重的点了点,示意他再把腰塌下去一些,把屁乂股翘乂起来。

最后,男孩终于在课桌上站成了一个完美的姿势,腰部以下被一览无余,红彤彤的光屁乂股,红红的大乂腿内侧,同样红红的小乂脸,以及红色的宽松的T恤衫。起初T恤的下摆遮住了男孩的半个屁乂股,于是被查尔斯先生用藤条撩了以来,搭在男孩塌下去的腰上,让挨了打的红屁乂股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空气中。

SaySorry0032017-08-08 15: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男孩的泪水还没被风干,在脸颊上闪闪发光,粉乂嫩的嘴唇由于止不住的呜咽微微颤抖着,金色的睫毛低垂着。

“眼睛平视前方。”

查尔斯先生已经换下了严厉的口吻,而且用一种温和的语气对男孩说道。

金色的睫毛向上抬了抬,碧蓝的眼珠在阳光下如宝石般明亮起来。微风很快拂干了被汗水打湿的柔软的金发,一缕缕的在阳光下摇动着。利奥长得真是太美好了,让人不禁联想起教堂穹顶上的丘比特,只不过头发没有那么卷罢了。

没有多久现在走廊上的男孩们就已经看腻了回到了房间,查尔斯先生这让抚养员们回到各自的岗位上。空旷的草坪上,就只剩下几张课桌,课桌上半乂裸的男孩,和现在远处盘着手打量着男孩的查尔斯先生。

查尔斯先生走近男孩,用温柔的口气和男孩谈起话来。

“利奥?”

“先生…呜呜。”

“站够了吗?”

“好累,呜呜,先生我错了。”

“嗯。还敢乱跑吗?”

“不了不了,再也不敢了。”

“好。你下来吧。”

查尔斯先生走到课桌旁,让男孩搭在他的肩上,将男孩抱起来。

他一只手托着男孩仍然发烫的屁乂股,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男孩的背部。利奥双手环住查尔斯先生的脖子,小脑袋垂在查尔斯先生的肩上,他太累了,以至于在舒服的抚摸下有了困意,渐渐闭上了眼睛,陷入香甜的睡眠。

SaySorry0032017-08-08 15: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关于利奥的片段就算结束了,下一次楼主打算写大一点的孩子了,也许十三四岁的样子。

其实查尔斯先生在楼主心中的样子绝不是一个虐乂待狂,而是一个也有自己丰富的心理活动,也有自己的故事和阴暗面的男人。

就像我们一样,身为一个小圈子的爱好者,尽管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不少和自己同样爱好的人,却不敢光明正大地直接公开自己的癖好,只好在复杂的纠结的心理下偷偷获得乐趣,查尔斯先生的男童教养所也是同理。

因此后面我会描写一些大男孩受罚时的心理,我想强调出训诫(或者说调乂教)都是出于双方的自愿,而不是一方的强迫。这种双方的自愿,个人认为这正是sp(或者sm)心理的最核心也是最难得的地方。

最后推荐一部个人非常喜欢的电影《Secretary》,里面的SP情节非常经典,对两个主人公的心理刻画也极其到位,绝不是五十度灰那样的商业片可以做到的。

弗洛伊德的《性乂学三论》中也有对受虐倾向的详细论述,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也算是对自己私乂密爱好的一个深刻了解。国内的书的话,首推李银河女士的《虐恋亚文化》,这本算是楼主在这方面看的第一本书,书中提及的一些虐恋文学作品都是经典,可惜基本上都没有中文版,如果吧里有人有时间的话可以去翻译一下。

SaySorry0032017-08-08 15: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哦,对了,字符“乂”是为防止百度删帖而使用的分隔符,不是正文内容。

SaySorry0032017-08-08 16: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有评论

SaySorry0032017-08-09 07: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不是更文】

不好意思,大半夜了还打扰大家。
最近楼主发现了一件比较有趣但认真说来又并不有趣的事。

# 我想挂一个人。

楼主在生活中并不是一个较真的人,但是由于工作性质,对一些原则性问题总是难以容忍。所以,在这里想发表一些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对这类不感兴趣的朋友们感到非常抱歉,不好意思打扰到各位,以后伪更的情况我会尽量避免其发生。感谢。

【事件大致经过】

起初,楼主在贴吧里发现了一篇翻译文叫作“CCPA”,相信不少吧友也曾读过。
我先前曾在原文网站MMSA上读过原文,所有还留有一定印象,我很愉快地点开了贴主的翻译贴。

首先,我看到楼主在前几楼称自己是一位ABC(American-born-Chinese在美国出生长大的美籍华人),目前居住在LA。这让我很感兴趣,因为楼主每年也有不少时间待在LA,认识一些本地的美籍华人也是一件幸事,况且贴主还同样是sp圈子内的。
但当我继续阅读楼主的文章,我觉得这完全不可能是一位美籍华人的语言习惯,于是我对贴主[皇泪]提出了质疑。起初,贴主仍然咬定自己是ABC,于是我在[皇泪]从前的贴子中找到证据并进行反驳,但是随后我附有证据的回贴便遭到[皇泪]的删除。

例如一个非常明显的证据:贴主[皇泪]曾在其他贴吧的一个贴子里发表回复称自己是“a ABC”。想必有一定英语基础的人在看到这个词组是都会觉得是ridiculous的。ABC要不加“an”要不“one of the”,再怎么也不可能是“a”。这么简单的错误,一个有些深厚语感的ABC,怎么可能出错?
(部分证据未作截图,在这里只放出部分)

然后,我认真的阅读了[皇泪]所发布的CCPA翻译贴。翻译准确度等都并不是楼主的关注点,楼主非常推崇各位吧友积极翻译,不用在意翻译水平,只要尊重翻译的原则,那么即使不断查字典的翻译,也是值得人尊重的。
我在阅读中发现[皇泪]翻译的CCPA严重更改及删除了原作者Burned的原文。
这一行为不禁与翻译的原则背道而驰,更能够从侧面表明楼主不可能是ABC。不征求作者授权不关痛痒,在尊重原文情况下即便没有授权也值得理解。可是[皇泪]一没有征求授权,二没有公示原作者及原文地址,三随意更改及偏见原文,这与自由人文主义影响下重视个人权利的ABC的基础道德准则相去甚远。

【一些看法】

1. 关于[皇泪]声称自己是ABC。
这样的声明在我看来只是一种自卑,如果真的想成为一名美籍华人,那么方式远不止ABC一种,一名CBA(Chinese-born-American在中国出生长大后移民美国的美籍华人)或许能够比ABC更能证明自己的实力。
况且从楼主接触到的情况看来,真正的ABC也从来不会在CBC(土生土长中国人)面前宣告自己是ABC,更多情况下是不得不尴尬地解释自己是ABC,更不可能像贴主[皇泪]这样几乎在每个贴子内都会诡异地主动宣告。

2.关于翻译。
没有授权无可厚非,也许是原作者没有回复,也许是没有联系途径,有很多可能拿不到授权。
但在未征得原作者同意的情况下就擅自更改删减原文,是不正当行为。
我之所以愿意浪费时间在这件事情上,一是因为我觉得它很有趣,但更重要的是因为我觉得贴主[皇泪]的行为是不妥当的。

希望贴主[皇泪]能够做出一些调整,并不要再随意删除他人的回复。感谢。

最后,不好意思打扰各位了。

以上。

SaySorry0032017-08-10 17: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