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之系列之一错眼(霹雳同人版,殢无伤,无衣师尹,慎入)

楼主:milokeigo 字数:246715字 评论数:126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警告:此文借原剧而篡改原剧,主角为殢无伤,无衣师尹,剧情隐生子情节,慎入,不适者请绕道而行,欢迎评论,但是不接受恶意人身攻击。
先空一行,下面继续。

milokeigo2011-04-09 22:39:00 发布在 霹雳
此版本为修改完善最终版,不过有些章节发不了,百度曰:“包含不适当的言词。”

milokeigo2011-04-09 22:53:00 发布在 霹雳
请想看的各位移架专栏阅读
http://www.lcread.com/bookPage/146496/index.html 
若还是无法阅读,只好留下网络联系方式,待全文结束之后发word版。

milokeigo2011-04-09 22:54:00 发布在 霹雳
补充许久未用的空间阅读地址:http://hi.baidu.com/milokeigo/home
非要一句一句发,真是,无语了,究竟为何?

milokeigo2011-04-09 22:55:00 发布在 霹雳
究竟哪里用词不对了,唉,明明没有什么不对。 
文案—— 
一时错眼,封埋雪谜,困锁百年,初心为何。

milokeigo2011-04-09 22:56:00 发布在 霹雳
第一段发不了,原因见2楼,试阅读地址:http://hi.baidu.com/milokeigo/blog/item/2826e3f77d2e9a34720eecfd.html

milokeigo2011-04-09 22:58:00 发布在 霹雳
第三段
当一袭白衣的一羽赐命出现在寂井浮廊之时,疑惑之间,墨剑周围倏起一阵肃冷劲风,卷起层层沉雪,无形压力瞬间透逼而来。风雪之中,殢无伤隅坐浮廊低檐之上,乘着半规凉月,拓满一身寂寥,清寂的身影悬在白月前,冷觑立于雪茫之中的一羽赐命。
一羽赐命凝聚最后神力,神箭异剑即将触及一刻,突然弓势一转,晶箭溯天而出,将装有铁涎的药瓶射向漠沙林方向。同一时间,殢无伤墨剑袭至身前,却是心中白影一晃,当即莫名一惊,手上的力道下意识之间轻了一分,剑势一转,竟然第一次失了准,偏了三分。神弓卧土,铮铮哀响,一羽赐命合上双眸,身躯缓缓倒下,覆于腰间羽箭的手垂落而下。
殢无伤迅速收剑端放于剑架之上,旋即转身单臂接下一羽赐命倒下的身躯,略微迟疑了一下,取下他腰间的蓝绿羽箭,化光而送。
“你一身白,染上了血滟,瑰丽得让吾不敢逼视。”
流光晚榭,微风轻扬,竹枝随风摇摆,无衣师尹执笔行文,心中蓦然一沉,似是预感到了什么,轻声低吟:“骚客弄墨太匆匆……行吟流连几笔空……景在……”
话音未落,一道劲气乍然而至,打落几片翠叶。执笔之手顿时停住,水墨滴落于纸笺之上,染了字迹。蓝绿羽箭直直掉落下来,“当啷”一声砸在纸笺之上,亦是砸在无衣师尹心中。
“终究……终究……还是免不了……”无衣师尹默默地凝视着羽箭,心中之痛一点一滴地渐渐扩散开来,刻骨铭心,难以言喻。
一箭相系,亦是一箭相断,赐于久远之前,还在久远之后。是悲,是哀,是痛,是绝,亦是动情,是为他人,亦为自己,唯留记忆深处的一抹白影也将无情抹去,从此再也无法回首。
双手交叠,缓缓覆于羽箭之上,无衣师尹无声落泪,一滴一滴落于纸上,泪水化开了墨黑的字迹,一点一点晕散,润湿了层层薄纸。清夜廖冷的风回荡空谷,拂过清颜秀容,将残留于心中的最后一丝记忆的留恋深藏封印,从此不再打开,不再去想,无法舍弃却是刻意忘却。
竹叶传讯,得知戢武王竟然重夺王权,无衣师尹心中大惊,随即慈光之塔弭界主前来说项。尽管心中早有预设,当听见弭界主的盘算之后,师尹还是不免无奈感叹,却并无怨怼,反而了然于心,平静地就此接受。赐予紫巾,安排言允归入秀士林修练,寄托数言,决然离开,依然深沉清朗的声音留下熟悉的诗号。
“著书三年倦写字,如今翻书不识志。若知倦书毁前程,无如渔樵未识时。”

milokeigo2011-04-09 22:59:00 发布在 霹雳
第四段发不了,原因不再解释,试阅读地址:http://hi.baidu.com/milokeigo/blog/item/f2873b58953f6e97800a18f8.html

milokeigo2011-04-09 23:00:00 发布在 霹雳
第六段
魂梦困锁,百年不殆,铁涎赤艳,疏情的人在焚烟中永岁飘零。黄纸焚尽,这是苦境的风俗,用以追忆逝去的伊人。殢无伤凝目而望,抬头静思,回忆着脑海之中深藏的模糊碎影,落雪纷纷,白衣飘飞,紫发轻扬,却始终只有一道不清不明的背影。
“吾忘了你的容颜……却怎样也忘不了烈焰焚去你残躯的那一幕……只记得你身后的竹花漫放如雪……记得你一袭白衫翻飞如雪……如雪……如雪……如今如雪的你……却只余冰冷……日渐蝅食吾的温度……”
殢无伤从袖中取出一块透白之中夹杂墨黑的晶石,左手紧握,右手轻抚,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深情与温柔。
“吾困牢多年,为你步出,却在步出那一日,又陷进另一座牢笼。你不在了,就应该带走一切,不该遗留一丝让吾牵念的影子。那个人眉目之间隐约透出几分你的眼神,吾便要杀他几分,这双为你学剑的手,如今要对你连根拔出了。”
“为何?为何当初再见,你竟然会是那般陌生惊愕的眼神,陌生得让吾认为自己与你似乎从未认识一般,为何你要说出如此绝情之言,即鹿,你之心,究竟为何?”
殢无伤紧握晶石,心中隐隐微痛,情绪不觉激动,不经意之间再次想起那道白影,心中蓦然浮现无衣师尹的身影,两道影子竟然渐渐重合,最后映出了一袭如雪白衣的师尹。殢无伤猛然一震,随即略带讽刺地轻哼一声,想是最近与师尹接触有些频繁,加之师尹与即鹿眉眼之间有几分相似,一时错眼,才会产生如此错觉,当即挥去那道影子,冷笑置之,并未在意。

milokeigo2011-04-09 23:01:00 发布在 霹雳
第七段
论战再开,无衣师尹应下素还真代他出席,之后将论战详情与素还真交待清楚,随即为此次苦境之行开始筹谋。为了得到素还真之助力,首先便是付出诚意,最好的方式自是帮助素还真找出复活叶小钗的方法。多方探听之下,师尹得知炽蝶鳞线索,随即前往逸踪找寻击珊瑚,打算询问关于邪天御武心血之事,顺便找寻方法化去戢武王施于自己身上的追踪术法。
初更月淡,林风拂冷,无衣师尹轻步山径,倏然一道沉降气流扑身而至,漫天炽炙掩来,碎岛玄舸划空而降。
“太初之杀,戢武;混沌之戮,弭兵。”
祭天双姬率先落于师尹眼前,戢武王玉辞心身披银白战甲,随之缓缓落下,面对眼前的无衣师尹,心中的愤怒仇恨深刻清晰,杀父之仇,亡境之恨。
“无衣师尹!你死期已至!”荒野追杀,戢武王手执或天长戟,转身冷眼怒视无衣师尹:“今日!现在!即是你命丧之刻!杀!”
“唉!此回须让你失望了!吾时机未到!”
荒林初逢碎岛强敌阻路,无衣师尹心中一沉,惊觉不妙,立即气凝双足,无数竹叶飘飞异空。眨眼之间,刀光过后,师尹身影虚晃,竹叶映影,月光之中再现神秘影杀手,师尹却不知所踪。祭天双姬舞动圆鳞刃,刹时金雨满天,几个转势,乍破竹影,随即神秘杀手瞬间消失。
深知戢武王势在必为,师尹急奔寂井浮廊,来至中途,眼前却是戢武王执戟拦阻,尽显肃杀之气。师尹心中一阵惊寒,随即戢武王一声长喝,或天戟之势直取师尹首级。危急一刻,眼前乍然出现一人,一身风姿飘雪,持剑挡御,赫住戟上雷霆之势,剑下江湖,倏入一泓秋水异色,渺黯如画。见到殢无伤,师尹心中顿时安定下来,惊乱的情绪随之稳定,站定一旁观战。
“这口剑,将生死觑得浮凉,歃饮了血,才得凄艳。吾将它负在身后,扣在心上,留在一段纷雪的三月,以血牧剑,相忘至今。”
两人交战,一场飘飞旋舞,剑与戟,演绎出至美武决。冷淡的双眼透出凌厉寒光,看穿了戟上武息颓黯,睥睨之间,剑显阑珊。殢无伤冷哼一声,趁着戢武王戟上气劲减弱稍滞之时,飞至师尹身边将他带走,化光而去。人去风起,卷起一片飞雪纷乱,扫回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阻止戢武王继续追击。

milokeigo2011-04-09 23:02:00 发布在 霹雳
不知道应该写狗血一点还是正向一点?试着询问一下意见,看看反应,顺便根据新剧情况再定。

milokeigo2011-04-10 09:41:00 发布在 霹雳
那些原剧对话打字打得好辛苦,休息一会儿,晚上继续。

milokeigo2011-04-10 12:54:00 发布在 霹雳
第八段
朔朔黄沙地,一条清寂人影迈步其间,四顾的双眼似乎在找寻着什么。倏然远处送葬的人群队行而来,殢无伤缓步走近,穿入队伍之中,想要感受这份切身悲痛。置身在哭亡的大戏之中,却越感内心沉郁无法释放,抹去滴溅在手心的泪,抬头而望,依旧云起云淡。
“嗯?”殢无伤轻声而吟,一个转身走出人群,却是眼前一惊,迎面走来一名女子,白衣绿纱。两人交错擦肩而过之时,女子微侧双眼,殢无伤刹那之间注意到了那名女子的眼眸,情不自禁地暗暗感叹,下意识地跟随在那名女子身后,似乎想要借此探寻自己内心深处那片模糊不清的记忆。
那双眼眸似是浅水倒映人世百态,在灼灼烈日之下逐渐蒸发,如同吾一般,早已忘却了你的容颜,却又不断追寻记忆的味道。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风景,好似今生从未参与,那名女子踽踽独行,孤自探寻。身后远处,殢无伤默默地步步跟随陌生的人,看似心中平静无恙,却是隐藏着相似于井月之下那段难以忘怀的囚禁岁月,望着那名女子一袭雪白,心中的影子似乎有些清晰起来。

milokeigo2011-04-10 17:12:00 发布在 霹雳
耳边听着殢无伤对即鹿的感怀之情,师尹心中传来阵阵钝痛,却依然尽力掩饰自己痛彻入骨的心伤,不着痕迹地略微侧身而转,闭上双眼再缓缓睁开,然后再次转身面对殢无伤,继而故作毫不在意,极力保持平静地语气言道:“你错眼了……吾与即鹿长得完全不像……”
“是!吾错眼了!看清了你与即鹿之间的差异,从此不再受困于你的眉目,你之一身混沌得让吾掩目,如今吾已将赩矿练成绝世名兵,而你的允诺呢?”
“嗯?”心知殢无伤言中之意,无情的冷静让师尹此刻难以承受心中的绝望之痛,却不得不依然稳定自己的情绪,轻声低吟,故作沉思。
殢无伤按上墨剑,冷眼而望,沉声而言:“吾之墨剑……哀吟了……”
“你答应过吾,在你终末之剑未败前,吾之性命无虞。”师尹心中痛彻至极,却还是隐忍痛楚,稳住激荡的心绪,故作冷静地说出交涉之言。
“哼!”殢无伤冷声一哼,视线不再停留在师尹身上,径直走了过去。
“你要去哪里?”师尹心中一怔,顿时惊慌失措,情急而问。
“以魔王子证吾之剑!”殢无伤冷言回应,不看师尹一眼,目视前方,眼神凌厉。
“嗯?现在尚未到杀魔王子的时机!”师尹大惊失色,急切之下也顾不得掩饰情绪,语气有些激动生硬。
“时机不是由你来决定!”殢无伤眼神凛然寒厉,眉角上扬,言罢当即甩袖而去。
无衣师尹沉默不言,黯然伤神地望着殢无伤绝然离去的背影,脸色瞬间煞白,心裂之痛一阵一阵袭来。轻轻垂下眼眉,眼睫微微颤抖,低头轻按心口,师尹闷声轻咳一声,吐出一口鲜红,落在掌心,赤红之色灼痛双眸,下意识地握紧拳头。
无伤!吾应该如何对你言明!吾不能!

milokeigo2011-04-10 19:27:00 发布在 霹雳
不勤快不行,被人追债的话,日子会很不好过的。
我也想轻松一点,但是不行啊,还要写这个系列的下一篇。
唉!

milokeigo2011-04-10 19:41:00 发布在 霹雳
看心情吧,再看反应如何,按原剧情来说,这个设定挺难改写来着。

milokeigo2011-04-10 23:24:00 发布在 霹雳
看来是没什么反应了,还是按原设定写了,《圣魔战印》部分开始大幅度篡改原剧。

milokeigo2011-04-11 03:42:00 发布在 霹雳
第十段试阅读地址:http://hi.baidu.com/milokeigo/blog/item/75d0476ead9748cc81cb4a0b.html

milokeigo2011-04-11 11:46:00 发布在 霹雳
发不了,原因依旧,各位帮忙找找吧,究竟哪里用词不对,眼拙的本人实在没有发现。

milokeigo2011-04-11 11:48:00 发布在 霹雳
继续整理台词……

milokeigo2011-04-11 12:18:00 发布在 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