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帝后宫风云传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馃惏钀榃 字数:55999字 评论数:2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男主生生不息……


馃惏钀榃2021-04-06 13:25: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女帝后宫风云传
女主:翟清音
男主:许知未

大耀后宫,美男如云,要说这盛宠优渥的,当属这许侍君了。自女帝还是皇太女的时候,许侍君便是女帝身边的伴读,只是因为身份低微,不能嫁入太女宫中。女帝上任第一件事儿,便是封这人为侍君,许知未也是好手段,哄的太女专宠他一人,偌大的后宫,就只有他大了肚子,纵然如此,夜夜承宠也是不曾落下的,这个孩子生下来,他这位份也是要升了。

今夜,女帝翻的,又是许侍君的牌子,宫中人人都知道,许侍君是个会勾引人的妖精,怀孕九月有余,还能将女帝伺候的舒服了。

熹微宫里。
宫人们忙忙碌碌,内殿里隐约有**声传来。
“嗯,唔,嗯,哈,啊……”许知未挺着双胎九月的肚子躺在榻上,**盖了毯子,只露出来个莹白圆润的肚子,仔细四周有四名宫女禁锢着他的手脚。那人美的不可方物,只是脸颊上满满都是细腻的汗珠儿,顺着他的脖颈,流淌,滑落……
莹白的大肚上红白交错,有医正正控着他的肚子,两掌有规律的打着圈儿按摩,用力之大,甚至于可以看清腹中胎儿的轮廓。
“唔,疼,唔,哈……”许知未怎么也忍不住,终于喊叫出声来。
这每日必备的正胎过程着实难熬,瞧着榻上那人的脖颈起起落落,便是旁观者也该怕了。
“侍君放松,就快好了。”
医正擦了擦头上的汗,将扎在那人肚皮中心的银针取出来,这才算结束了。

四名宫人也有续的放开那人的手脚,只是床上那可人儿却是连动弹都困难了,只不停的喘着气,肚腹波动连连。
“侍君身子重了,臣以为,于房事上还是要节制些,欢好之后的安胎药是必不可少的。”医正嘱托一番,将药方交给了那人身边伺候的容青公公。
“嗯,哼,本君,知道了,下去吧,赏。”许知未缓了口气,这才开口。
“谢侍君!”医正这才告退。

“嗯,呼……”许知未酸软的手臂撑在身侧,想要起身,奈何肚腹沉重,阻碍颇多。容青和两名宫人忙过去扶着,一人扶着那人的后腰,一人扶着那摇摇欲坠的大肚,这才将他扶了起来。又有宫人在那人身后放上软枕,给他披上个红色的外袍,这才让他坐了起来。

刚才躺着肚腹规模已经颇大,如今坐起来这肚子更显得圆隆喜人。许知未摸着圆润高挺的肚子,疲倦的笑了笑。
“公子,刚才承乾殿来消息了,让您今晚准备着,到时候紫苏姑姑带人来接您。”容青向那人禀告一番,面上有些担心,一连七日公子都没有好好休息了,昨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呢,这盛宠也不是谁人都能承受的,公子这还挺着九个月的的肚子呢。
许知未已经习惯了,清音喜欢的,他都会给她,包括他。揉了揉酸胀的胎腹,后腰还隐隐作痛。
“好,准备准备,一会儿更衣,嗯唔……”话音刚落,孕肚上又鼓出来一个小包,许知未揉揉肚子,闭上眼睛,勉强着要休息一会儿,饱满的大肚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的,不懂事儿的宫女偷偷看他两眼都会脸红呢……
(这个估计是生生不息系列)

馃惏钀榃2021-04-06 13:25: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公子,我扶着,您慢慢起来。”容青是个会照顾人的,从小便跟着他了,自然心疼主子。许知未腰背酸痛的厉害,肚子刚被医正正了胎,孩子正是闹腾的时候。此刻那人被人扶着坐起来,大肚子挺在身前,那人正无力的拢着肚子,被顶的突起来的肚脐也被孩子踹的波动不安,可女帝的传唤耽误不得,不得不起身。
“嗯。”那人疲惫的点点头,葱葱玉手从肚腹上挪移下来,冲着容青伸过去,后面有两名小侍护着他的后腰,似乎这大肚要将这人的杨柳细腰坠断了似的。

众人合力,且有人扶着那人笔直修长的玉腿,两个小侍扶着那硕大的孕肚,这才将那人扶着,缓缓站了起来。许知未的后腰被肚子坠的生疼,胎腹过大,被迫的腰都弯了。整个身子都靠在容青怀里,使不出来一点儿力气。沉重的硕肚挂在身前,如今已经有了垂坠之势,小侍托着也不甚起作用。许知未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勉强稳住了身子,只是这肚子若是无人托扶,恐怕是要栽倒下去的。

“嗬,容,容青,腰,腰封,呼,嗯。”许知未对着容青吩咐了句,紧接着仍旧是喘息。
“公子,不可啊,您如今身子这般重了,哪里受的住啊!”许知未是双胎,如今九月已过,很容易早产的,如今这肚子这般沉坠,恐怕距离生产也快近了,昨日累得昏睡了半日,今日若是再用腰封将肚子束起来,恐怕又要遭罪了。
“呼,快,快去,如何,嗬嗬,能在陛下面前,如此,不得,唔,不得失礼。”那人薄唇上血色尽失,扶着硕肚的手抖了抖,紧紧的扣住,圆润的肚子莹白硕大,着实惹人疼爱。
容青知道那人不经劝,只能听从了他的吩咐,将早早的就准备好的腰封贴着那人后腰缓缓围了一圈儿。
“唔,用力,呼……”许知未托着大肚,挺了挺腰,小侍懂事儿的将肚子向上托了托,正好将整个肚子恢复到原来的高耸挺拔,可那人疼得冷汗都出来了,乌黑的发勾勒着汗湿的脸庞,妖冶极了。
“呼,嗯,唔,乖,嗬嗬…”许知未被扶着戴好腰封,原本沉坠的肚子又重新变得挺拔,一旁的小侍将精美的侍寝服装递过来,容青给那人收拾妥当,许知未再也没有力气动弹了,疲惫的手搭在腹顶,连安慰孩子都做不到了。
“公子,您先休息会儿,奴才们给您上妆。”容青扶着那人缓缓坐下,高耸挺拔的肚子被宫装束缚着,红色的织锦被肚子撑得饱满极了,大肚子随着那人的呼吸起起伏伏的,只是孕夫本就不舒服,这般束着肚子,更觉得疲惫不堪,无力的靠在榻上,侧卧着,两手圈着大肚,闭着眼睛休憩。

容青对着众人摆摆手,有人懂事儿的上前揉着他的肚子,许知未按摩的舒服了,满意的哼了两声,只是手指仍无力的搭在腹顶,疲惫极了。
容青用帕子擦了擦那人额角的汗,而后大女官上前,给那人扑上点儿香粉,他皮肤本就白皙,只是被孩子折腾的疲惫极了,略微有些苍白,大女官给那人蹭上些许香粉,倒是让那人气色好了不少,而后又轻轻勾勒着那人的眉毛,给那人唇上略施朱砂,苍白的唇瓣如今变得有些红润,最后忘不了的,在那人眉间轻轻描绘两下,一朵红莲,似开未放,栩栩如生。
“侍君真是好看,陛下见了,定然欢喜。”大女官笑着回应着,紧接着收了眉笔。

许知未缓缓的睁开眼睛,那人眼神清亮,似乎能够洞彻人心,只是如今看起来,眼神儿中颇多满足。“下去领赏吧!”紧接着,那人揉了揉高耸的胎腹,唇角微微勾勒起笑意。

馃惏钀榃2021-04-06 13:26: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先更两章

馃惏钀榃2021-04-06 13:26: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女帝的撵轿已经到了熹微宫门口,外面的人匆匆的进来禀告了。许知未疲惫的睁开眼睛,心中却是欢喜的,他的清音果然是最宠他的。
“侍君,该起身了。”大女官笑着回应两句,给旁边的人使了眼色,示意他们上前帮衬着许知未起身。

二人撑着许知未的肩膀,二人护住他隆起的大肚子,一人扶着他那细瘦的双腿,这才将躺着的那人扶了起来。
“呼,呼,咳咳,呼……”只是体位的变化,许知未便已经有些喘息了,靠在容青怀里,缓了许久,且容青不断的给那人按摩着胸口,这才顺好了气。
“好,好了,扶我,起来吧!”许知未端坐在榻上,两腿不自觉的分开,给大肚腾了地方,他摸着高耸的腹顶,缓缓吩咐到。
“是,公子。”话音刚落,容青便上前,贴心的扶着那人的臂膀,一手轻轻托举着那人一席宫装下的膨隆巨腹,许知未提了口气,由着两三个人撑着后腰,这才勉强站了起来。刚一站立起来,气血供应不足,那人眼前阵阵黑雾,肚腹虽然有托腹带,可是总归是月份儿大了,两个孩子的重量沉甸甸的,坠着那人的身子直向下弯曲,许知未疼得白了脸色,一旁服侍的人看了都心疼不已,可是侍宠是莫大的荣幸……

“呼,好了,走吧。”刚恢复过来,许知未便缓缓开口,他的声音如同山间冷冽的泉水,泠泠的流淌过人的心底。众人得了吩咐,这才敢动身,因为许知未身子重,寻常不怎么走路,外出也是撵骄代替,如今在殿内的几步路,扶着他,倒是能够走上两步。

那大肚圆润硕大,因为托腹带的缘故,不负原来那般垂坠,坠在腰间别有一番风韵,只是孕夫本应下坠的肚腹如此挺着,后腰的压力更大,走的甚是艰难。虽然是众人扶持着,可是许知未挺着小山似的肚子,一步一歇,且步子极慢了,恐怕没人扶着是要摔了的。那人虽大着肚子,仍旧挂念着自己的身份,不肯服软,孕夫大多迈着八字步走路,姿势颇有些不雅观,可这人硬是挺得笔直,双腿颇有章法的向前迈步,他走的很慢,肚子也随着颠动不止,容青虽然托着,也不甚起作用。

等到了熹微殿门口,已经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那人却仿佛走了十里路似的,满头大汗,娇喘不已。就连上骄,也是容青扶抱着上去的,竟然是一丝力气也无。

大女官晴芳上前,对着许知未嘱咐两句。
“殿下好生歇息一会儿,积攒些许力气,不然到了晚间,恐怕身子撑不住的。”晴芳是先帝的人,见过许多受宠的侍君,每个侍君怀孕之后便无法博得陛下疼爱,毕竟挺着硕肚承宠实在不方便,但是这位许侍君倒是有所不同。如今这双胎都满了九个月,却仍旧能留住帝王的心,不过,这许氏也是隐忍,毕竟日日承宠,也不是一般人受的住的。
“谢女官提醒,唔,知未知道了,呼,嗯。”许知未坐在撵骄上,身后靠着三两个软枕,那人不好受极了,却坐的笔直,硕大的肚腹,将艳红的宫装顶的更加的突兀,孩子们闹腾的厉害,踢的那肚子一个又一个的小包。可是身边陛下的仆从甚多,他身为侍君不可失礼,将那呻/吟全数吞下去,独自捧着硕肚,从腹顶不断的打揉着。
“侍君客气了,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晴芳大女官笑着回应。许知未腼腆的笑了笑,并未作答,他想要的不多,唯那一人心而已。
“起轿!”晴芳一声令下,众人浩浩荡荡的,向着女帝的鸣鸾殿驶去。

馃惏钀榃2021-04-25 14:59: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许知未的宫殿已经是距离女帝的宫殿最近的一所,纵然如此,路途还是有些远的,自古以来,女帝的宫殿都原离后宫,便是怕后宫众人打扰女帝,如今炎炎夏日,路上热的厉害。帝王撵轿里四处都放了些许冰块儿,冷冰冰的散打着丝丝凉气。绕是如此,那人也是不好受的,许知未挺着双胎将将九个月的大肚子,这肚腹如今已经比寻常孕夫足月临盆的肚腹大了两圈儿不止,再加上日日安胎用药,且有女帝日日滋养着,羊水充沛,这肚子说是三胎也是不为过的,如此,更给那人凭白添加了许多烦恼。如今这一路上抬轿的人已经放轻了步伐,可他仍旧憋闷的厉害,胸口处不断的泛着呕意,这样端坐着后腰疼得厉害,且肚腹被束带牢牢的托举起来,勒的生疼。

“呼,嗯……”许知未着实忍不住了,不由得**来两句呻/吟声。
“侍君,您还好吧?”晴芳大女官一直听着里面的动静,孕夫日日这般折腾,定然是难受的,且那人重孕在身,还这样端庄笔直的挺着,定然好受不了。
“唔,无碍,呼,孩子闹腾了些,女官,呼,放心。”许知未勉强回应两声,仍旧皱着眉挺着肚腹,两手胡乱的按摩着,后腰早就僵硬一片了,呼吸也是急促不安,却不得不保持着侍君的风度。
“侍君可要休息会儿,派人给您揉揉腹,胎儿大了是闹得厉害,侍君的身子可马虎不得。”女帝可是交代了,千万不能让那人难受了,一定要万分小心,晴芳大女官也是十分在意许知未的身体的。
“呼,无碍,本君撑得住的,暑气逼人,还是快些,呼,女官放心,唔,嗬嗬……”许知未勉强说完,捧着大腹粗粗的喘息着,再也无力回应。那人如此坚持,晴芳大女官也十分无奈,罢了,许侍君固执,面子薄,只能去了由着女帝哄着安抚胎息了。
“好的,侍君。”晴芳不再多说,不过怕轿子里的人忍的难受,抬轿子的人的步伐相较于刚才有些快,好在这些都是内力高深之人,轿子里的人倒是察觉不出颠簸,只是许知未强行忍着,嘴唇都被咬的透着血色,若是女帝看了,又要心疼了。

过了一段儿时间,轿子缓缓落下,晴芳大女官上前,轻轻掀开轿帘,这便要扶着那人下轿。
“侍君,到了。”
与此同时,容青也从另一侧扶着那人的身体。
“嗯,好。”许知未回应一句,轻轻搭在了容青手上,晴芳大女官搭着他的手臂,运着全身的力气,许知未想要抬起身子,只是巨腹一时间失去依托,任凭他怎么用力,身子也只是晃了晃。
“唔,咳咳,肚子,唔。”容青看出主子不适,忙伸出另一只手用力的托着那人的硕肚。
“侍君,您慢点儿。”晴芳护住那人的腰,许知未由着二人帮忙,这才颤巍巍的借力站立起来。“唔,嗬嗬,呼,肚子,坠,用力托,呼……”
“殿下,您慢些,给您托着呢,不能再用力了,您这肚腹哪里受的住啊!”容青一脸难色,许知未的身子倚在他的怀里,十分无力,哪里动弹的了。喘息了半晌,还没休息过来,还惊动了腹中的胎儿,此刻正闹腾的厉害呢。
“呼,嗬,唔,呼,走。”在女帝寝殿前如此姿态,势必遭人口舌,他不欲如此,刚开口要进去。远远的,便瞧见有人来了,那人一身纯白色的蜀锦裙,发髻高高束起,衣服上的龙纹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未哥哥……”女帝这一声叫,惹得许知未心尖儿一颤。
“音儿……”
那人靠近后,竟然秉退众人,一把将他抱起

馃惏钀榃2021-04-30 14:01: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音儿,唔,唔……”许知未还未缓过来,突然间一惊,眼前一片模糊,逐渐变得清晰,下意识的护着自己膨隆的肚腹,孩子也惊了一下,在他腹中翻了个身子,踢的肚腹摇摇欲坠的,好在有外袍包裹着,肚腹变动的幅度看不出来,女帝替那人温柔的托着肚子,揉了揉他酸痛的腹底。
“哥哥,孩子又闹你了?”许知未大女帝三岁,女帝还像个孩子似的,一直叫着对他的爱称,他多次劝说,实在拗不过那人,只准她在无人的时候这样唤他,每每听起来总是心动不已,那人向来会挑逗他。
“唔,音儿,这,唔,不合规矩,放我下来吧!”许知未毕竟年长,他心思颇深,宫里许多事情,她不顾忌着,他得替她计挂着点的,毕竟她刚登基不久,免得有人说闲话。
“规矩是人定的,那便可以改,再说了,未哥哥为我孕子,着实辛苦,行走不便,我抱着,又有谁敢说什么!”女帝不怒自威,话音刚落,身后跟着的人脸色都有些变化,今日之事,全当没有看到就是了。
“音儿,又胡闹,唉……”许知未一手揽着她修长的脖颈,一手托着坠痛不安的双胎肚腹,难为情的叹息一声。
女帝笑了笑,未再多说什么,只是脸颊蹭了蹭他的手臂,示意他放松。
许知未虽然身材修长,比女帝还要高上许多,但是因为身体不好,倒也不是很重,女帝精通骑射,他这点儿重量,她还是承受的了的,将人儿抱得稳稳的,步子反而放的又轻又缓。
怀里抱着的,是这些年来,她所坚持的,名为信仰的人……

许知未怀有身孕,就连女帝殿里伺候的人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手脚麻利,聪明机警的人。
众人跟随女帝到了外殿便不再前进,由着女帝抱着那人进去。

极致奢华。
内殿是女帝的居所,同许知未的寝殿大同小异,殿里摆放的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各国进献来的宝贝应有尽有。殿里暖融融的,一进去热气扑面而来,女帝倒是不畏寒,只是那人体温偏低,怕他睡的不舒服,殿内的温度比外面常年都高许多。
地上铺着的是波斯进贡来的毯子,大殿四周摆放的是南海夜明珠,夜里散发着柔和的光。
“音儿,这地上怎的……”许知未看着脚下铺着这些毯子,心中便有些过意不去,知晓女帝是为了他,可是大可不必的,不过是有孕罢了,哪里用的着这样娇惯着他呢?
“哥哥,不许担心这些,这是他们进献来的,今日特地换上了,上次有人摔了东西吵到了你,以后定然不会了,你的宫里今晚估计就铺好了,日后再也不用担心有人会吵到你了。”女帝的语气十分轻快,只是许知未听的心里过意不去,怎么能为了他,这样破费,且还是进献的东西,若是传到朝堂上,又要有人上奏折了,这丫头……
“音儿,怎的如此铺张,唔,要爱民,莫要因为我,唔,成为一个昏君啊!”许知未有些焦灼,语气有些急躁,因为动了气,肚腹也开始不安生起来,孩子踢腾着他的肚子,连带着后腰也丝丝的发疼,孕夫心思重,又是双胎,惹得女帝更加心疼了,忙解释。
“哥哥,那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还不若物尽其用,你千万别生气,小心伤到孩子。”女帝有些懊恼,大耀国富民强,不知怎么这人就生出这么许多忧国忧民的心思来,若是为了他,她是心甘情愿做一次昏君的,只是这人怎么这样可爱呢……
“音儿……”许知未话到嘴边还未说出口,便被女帝堵了回去,女人低头便是一个吻,正好封住他的朱唇。
“音……”女帝便走便亲,那人一句话未说出,便吞了回去,千万无语,都沦陷在这柔情蜜意里。罢了……

馃惏钀榃2021-04-30 14:01: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更了两章

馃惏钀榃2021-04-30 14:01: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春香帐暖,帝不早朝。

今日,这人这般美好,她定然是要尽兴的,她的身体,无限的依恋着那人,以至于每次都险些伤了他。
翟清音吻过那人白皙的脖颈,**着他的喉结,许知未的喉结上下滚动,两手揽着女帝,轻揉着她的头。女帝的手掠过那人侧衫的衣带,只轻轻一拉,那衣服便垂落下去,女帝亲自用将帘子拉上,而后,褪去那人的衣衫,那层层包裹着的,是他优美的身躯,他的肚腹如山,随着女帝的动作起伏不断。

女帝觉着,今日这人的肚腹,有些**,刚要解开他的亵衣,便被那人拦住了。
“音儿,不要了,好不好?就这样,不脱,好不好?”许知未不想让她看到他这般狼狈的模样,没了亵衣,硕大沉坠的肚子和紧绷的托腹带定然会被她发现的,她会作何感想呢?他不敢猜,也不想猜……
“未哥哥,今日怎么如此冷漠,音儿想要摸一摸孩子,想要亲亲你的,乖,听话好不好?”翟清音玩笑似的弹了弹他的额头,而后便摸着他的腰,继续要将他身上仅剩的两件衣服脱下。许知未自知不占理,且挺着肚子也做不了什么,只能普通小羊羔似的,由着她折腾了。男人长而黑的羽睫微微颤动,眼皮不断的跳动着十分不安。
女帝轻轻解开男人的亵衣,入目的,便是他那高耸的肚腹,白皙圆润,高耸的喜人。许知未是怎么吃也吃不胖的,日日再好的东西喂进去,也全都被这腹中的胎儿吸收了,再加上孕期女帝又接二连三的滋养着孕夫,这肚子比寻常人也要大上不少。只是今日,女帝觉得这肚腹挺得更加厉害了。
只是翟清音还没开口,便察觉到什么,他的小腹处露出的本应该是光滑洁净的皮肉,如今露出来的怎的是个黑色紧绷的带子。翟清音有些奇怪,用手去碰那带子,竟然是勒的十分的紧。
“嗯,音儿,别,疼……”许知未肚腹上的束腹带哪里受得了这种触碰,她只是轻轻一碰,他便疼得受不住了。
“哥哥,谁让你用这种东西的?”女帝有些生气,哪里会管那人如何想的,她最珍贵的便是他,他竟然用这种东西束着自己,难道不会痛吗!
还未等那人回应,女帝便径直将那东西直接给扯了下来。
“啊,音儿,音儿,呼,疼,好疼,呜呜,我错,错了,别生气了……”原本被束着的肚子蓦地落了下去,肚腹虽然依旧高挺,却已经有了下坠的架势。
“哥哥,这是怎么了!”前日这人还好好的,今日这肚腹怎么如此垂坠,夹在他的双腿间让他连合拢都困难了。再加上束缚带勒死的发太过紧致了,他那白皙的肚腹上都留下了许多红色的勒痕。
“音儿,不,不必担心,只是月份大了,正常现象罢了,若是丑,音儿便别看了吧!”许知未的肚子疼的厉害,却还记挂着女帝,怕她嫌弃。
“哥哥又胡说什么!哥哥生的这般好看,便是肚腹垂坠,也是音儿最喜欢的人,只是音儿希望哥哥以后不要再用什么束缚带了,你看这肚皮,都快被勒坏了。”
“音儿,这不合规矩。”有孕之身侍寝本就不方便,许知未又是双胎,女帝日日宣他朝堂上已然不满,若是再由着他肚腹这般垂坠,露出笨拙丑陋的态势来,那些人又有理由攻击她了,他不允,也不愿,便只得这样。
“好了,音儿,不要小孩子脾气了,给我揉揉腰吧,肚子坠着,疼得甚是厉害。”许知未不想再继续这个话提,随便找了个理由,便让女帝服了软儿。只是他没骗她,后腰确实疼得厉害,果不其然,许知未话音刚落,女帝便狗腿的摸上了人家的后腰。

馃惏钀榃2021-05-07 16:16: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六更了

馃惏钀榃2021-05-07 16:16: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馃惏钀榃2021-05-28 16:25: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音儿,快,好热,脱了,脱了好不好?”许知未一双似水的眸子盯着,翟清音心中顿时发痒。
“好哥哥,你受不住的……”如今只是普通的吻他便敏感成了这样,若是动作大了,他可怎么受的住呢。
“音儿,热,求你,音儿……”**的小家伙儿早就傲然的挺立起来,他双腿夹着沉甸甸的肚子,小家伙儿被压的有些疼,绕是天蚕丝的衣服也禁不住来回的磋磨,**疼得厉害,若是再不疏解,恐怕要憋坏了。
“音儿,憋,憋啊,快,要去了,音儿……”换做是旁人,百般勾引女帝也不一定会动心,可这人是许知未啊,她从小到大心中一直装着的,追逐着的人,她的爱人,她的家人……
“好了,好了,哥哥别哭,音儿心疼,这就帮你了。”太医的嘱托被她抛之脑后,翟清音轻轻吻上男人羽睫上那滴泪珠儿,顺势舔了舔他的眼角儿,许知未像只得了赏赐的小猫,委屈的向女帝怀里躲了躲,苍白的俊颜上染上些许红润。
“嗯,音儿,嗯哼,呼,唔……”男人本是想躲开,只是在翟清音眼里反倒是似拒还迎的。
“哥哥,躲什么?哥哥拖着这般沉重的肚子,还想跑到哪里去?”女帝玩笑似的捏了捏男人后腰的**,顺势将他双胎的圆润大肚揽在怀里,打圈儿在腹底揉了揉。
“嗯,音儿,不,不要了,快些,快些,脱了,好不好?呜呜……”许知撇了撇嘴,他都快憋不住了,这人却还调戏他,孕夫一时间好生委屈,说着挺了挺自己的肚子,本就圆润高耸的孕肚,此刻更显得突兀,腹顶一片红彤彤的,肚脐尖儿尤甚。
“好了,好哥哥,音儿这就帮你了,别着急。”翟清音擦了擦男人眼角的泪痕,捏了捏他的鼻尖儿。许知未哼哼了两声,身子软的不成样子。

不欲再折腾他,翟清音轻柔的将那人**盖着的被子连同已经褪到腹底的薄衫褪去。
莹莹烛火的映射下,男人的身子圣洁光滑的如同一块儿美玉,圆润可爱的肚腹,笔直修长的玉腿。莹白可爱的小脚趾,没有一处不令女帝心动。许知未瞧她盯着自己的身子,以为是哪里出了问题,一时间倒是急的喘了起来。
“音,音儿,是不是腹底,丑,腿也肿了?呼,音儿,不看,好不好?丑,音儿,不要讨厌,好不好?”说着,声音里已经带了哭声。许知未迫切的抬了抬身子,他如今被女帝圈在怀里,后腰被胎儿压的麻木不堪,哪里起得来呢?再说,肚子这般大了,他如今除了腹顶哪里能看到自己的下半身还有腹底呢?虽然他一直不问,可是他知道的,孕夫怀孕了便会浮肿起来,肚子太大了不得妻主疼爱,而且肚子底下会生出可怕的纹路,妻主们不喜欢,便失宠了。他肚子大的这些日子,日日提心吊胆,生怕音儿嫌弃了他的身子,平日里睡觉也要熄了灯才肯脱衣服,好几次音儿问,他都不敢说,她想要的,他都可以给,可是唯独她,他不可以分享给任何人。前朝的声音他也不是不知道,说他祸乱宫闱,说他勾引帝王,说他身份低微,他都可以不在意,只要音儿是他的,他便满足了。可,若是音儿厌弃了他,他又该当如何呢?他不敢想,也从来没有想过,可今日,她的目光这般炙热,是不是发现他丑了,老了,不想要他了?

“唔,呜呜,音儿,咳咳咳,嗬嗬,不,别,不是的,会好的,音儿,不要,不要嫌弃,好不好?音儿……”许知未抓着女帝的衣襟,紧紧的夹住双腿,甚至于将肚子都夹的上下弹跳,他都不肯放松,两腿蜷缩着抵上腹底,生怕她看的多了。
一时间他心虚波动如此大,翟清音始料未及,她本来是觉得他的身子美丽至极,怎的这人还兀自委屈了起来,忙将人揽在怀里,好一顿安抚,许久他才不再抽泣。
“傻哥哥,肚子大了,你也是这天底下最好的,音儿,谁都不要,只要你……”

馃惏钀榃2021-06-11 09:23: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8更了

馃惏钀榃2021-06-11 09:23: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三章新的

馃惏钀榃2021-07-07 10:13: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馃惏钀榃2021-07-21 07:34: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馃惏钀榃2021-07-21 07:35: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9-11

馃惏钀榃2021-07-21 07:35: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十二
为他裹了层白纱,屋子里不冷,这般欲遮还休的场面,翟清音看了心里甚是欢喜。
“音儿?”许知未有些微怒,侧着头看她,她将他包裹的像个蚕蛹似的,两只手都被禁锢在纱衣里,唯独肚腹高高的挺着,甚至有些滑稽,不过身段儿还是在的。
“好哥哥,别生气,音儿不想让他们看到,哥哥的身子是我的,一会儿就到汤池了,音儿亲自抱着,好不好?”将那人的臀轻轻托着放在自己的腿上,他修长的玉腿还有半截儿露在外面,许知未仰面躺着,肚腹被勾勒的极致突出,甚至于都能看到微弱的胎动,**的脚趾可爱的蜷缩着,似乎是在忍耐着什么。
“呼,成什么,样子?咳咳……”翟清音说完这番话许知未的脸霎时间变得通红,他年纪大了,越发听不得这腻死人的话了,不过心里仍旧是暖暖的,白净的脸蛋儿反倒像是熟透了的虾子,可爱的紧。
“好哥哥,听音儿的,嗯?”翟清音讨好的笑着,悄咪咪的用手指挠了挠他的脚心,他呀,这副身子最是敏感,每每一闹,便就要投降了。
“啊,音儿,唔,嗯啊,不要,好痒啊,错,错了,不玩儿了……”许知未感觉像是有小猫的爪子,轻悄悄的在他这里心尖儿乱舞,脚底的皮肤烫烫的,还有些痒,男人的身子下意识的抗拒着,修长的玉腿不断的打着圈儿,用力的踢腾着,不过上面有大腹挡着,再用力,他也折腾不出花儿来,白白废了力气,连着那圆滚滚的肚子都被带的一颠儿一颠儿的,孕夫可怜的红了鼻子,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翟清音不想再累着他,看他委屈了,心里又将人儿宝贝起来。
“哥哥,别哭,音儿开玩笑呢!好啦,乖宝儿,走,咱们去洗漱啦,听话。”女帝笑意盈盈的将人儿的双腿合拢,又安抚了会儿他腹中的胎儿,这才将人儿打横抱起,迈着清缓的步子向着汤池的方向去了。

汤池连接着内殿,向里便是了,愈发靠近,愈发温暖,短短一柱香的功夫,二人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连带着许知未都有些困倦了。一路上许多宫人,一一跪地行礼,对女帝这般宠爱许知未的场景,大家也是见怪不怪了,帝王家,也不乏真心的……

临近池边,翟清音便让伺候的人下去了,许知未自从肚子大了起来,越发不喜旁人触碰,最在意的,无外乎自己这身子,生怕丑了,纵然他现在不说,她也是知道的。可他自从有孕,身子越发诱人,肚腹膨隆的喜人,皮肤却依旧光滑如初。谁人都说孕夫丰腴,可他却恰恰相反,人儿还生怕自己瘦了,她如今抱着,便觉得他又轻了,除了肚子又大了些,身上真真是没有肉了。可他这肚子,她又说不得,每每二人谈及胎儿,他便要偏心,自己的身子全然不在意,也要保得孩儿平安。无奈之下,她也只得日日差人为他安胎,希望大人安然。

“音儿,呼,热……”孕夫体温偏高,刚一进来便有些受不住,哼着不舒服。
“哥哥,音儿这就将外袍给你脱了,一会儿便舒服了,哥哥且将就些。”将那人轻轻放在腿上,将白纱轻轻扯开,隔着朦胧的雾气,若隐若现他修长挺拔的身子,连带着硕大的肚腹,在这雾气中起起伏伏,肚脐突兀的顶在他的身前,翟清音玩儿似的捏了捏,惹得那人惊呼出声,叉着双腿,架着大肚便倏然间抬起了身子,一把揽住她的脖颈,腹中闹腾不已,胎儿将肚子踢的变了形状,男人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啊,别动了,受不住了,呜呜,音,哈啊……”许知未在这也撑不住,显些摔了下去,刚在翟清音眼疾手快,将人儿一把揽住。
“哥哥,音儿不知道,宝宝乖,母后开玩笑的。不要闹父君了,好不好?”翟清音匆忙安抚着那人躁动不已的大腹,面上一片焦灼。

馃惏钀榃2021-08-03 19:40: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12

馃惏钀榃2021-08-03 19:40: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十三
翟清音抱着人儿坐在池边的榻上,轻轻一拽,那人本就松散的衣袍便散开了,许知未被胎动折腾的无力,此刻正趴在她的肩头艰难的喘着粗气,翟清音瞧着他那大肚子,心底又起了火,不过这次倒是手法轻了点儿,小心翼翼的给他揉着。
“嗯,音儿,嗯,呼,嗯啊……”翟清音按摩的胎位都是对胎儿好的,不过许知未的皮肤到底是敏感,这就受不住了,僵直后背,不断的挺着腹,害的她紧张的托着他的肚子,生怕他折了腰。
“好啦,哥哥,孩儿们安生了,咱们下水好不好?”故意别看眼睛不去看那人笔直修长的玉腿,翟清音只觉得喉头有火,想要立刻进入水中。
“好。”许知未两手托着自己的大肚,只觉得腹底憋闷的厉害,却也不好意思直说,怕她一托肚,他又起了火,好生丢脸。

“音儿抱着,哥哥揽住我的脖颈。”许知未这般模样,肚腹垂悬欲坠,走路不便,她便将他抱着,也免得那人又心生不快。
“好。”双手牢牢的环着她的脖颈,肚腹紧紧的贴着她的肌肤,翟清音步子轻,带着那人一步步踏入池水中。

池面上荡漾开层层涟漪,许知未的硕肚渐渐的被水流浸没,肚腹被水的浮力托着,他倒是轻松了许多。不过翟清音不敢让他去水池深处,只让他在池边,也方便休息。
“音儿,别忙了,不碍事儿的。”肚子太大了,他站着不方便,翟清音特意差人将池中放了牛皮椅子,正好方便那人躺着。
“哥哥,别动,乖乖躺好,让音儿伺候你,好不好?”许知未累极,自知自己辩解不过,便只能乖乖听话。一张俊俏的脸在雾气中隐约着偷着红晕,头一点一点的似乎就要睡去。
此刻他靠在微微倾斜的躺椅上,翟清音温柔的排着他的后背,安抚着人儿睡觉。这池水对身体好的,孕夫泡一泡能够舒缓筋脉,况且肚腹隐着,被水托着他也轻松点儿。
“睡吧,宝贝儿,音儿给你擦洗。”女帝温柔的拍着爱人的肩颈,哄着他入睡。许知未本来还硬撑着,只不过奈不过孕夫精神不济,且她手法温柔,一会儿便沉沉的睡了。肚腹也藏在水下安安稳稳的,只不过因为肚腹过大,双腿却是合不拢的,只能被迫张开,给大肚腾个地方。

翟清新吻了吻那人的额头,净了手,洗了块儿帕子,竟真的给那人擦拭起来,俊俏的脸颊,修长的脖颈,突出的肋骨,膨隆硕大的肚子,连指甲都为那人收拾的十分妥当。他的肚子又大又圆,在水中莹莹散发着光泽,她摸上去,还是透着凉意。
“怎么还是这么凉?”翟清音不解,这人自从有孕,肚腹温度一直偏低,太医说是宫寒,可调理了这么久,还是不见成效。
翟清音也不避讳,直接将自己的掌心搓了搓,顺着腹周小心的按压着。
“嗯,不,别,呼,疼……”许知未的肚子十分敏感,她这一揉,他便疼得又要醒过来了。因为孕嗣的缘故,他一直疲惫不堪,她想让他多休息会儿的。
“哥哥,睡吧,不疼,音儿揉揉,肚子胀的厉害了,是不是?”那人好哄,也不娇气,挺着这么个大肚子也不哭不闹,先皇的娄贵君她可是见过,肚子大的时候整日整日的让母皇陪着,哥哥倒是个隐忍的,什么也不说,全然为她省了这些麻烦。
“嗯,轻,轻点儿,疼,音,嗯……”他还在梦中,皱着眉头嘟囔了几句,看他可爱,翟清音忍不住亲了亲那人的薄唇,道了句“好”。

馃惏钀榃2021-08-17 23:30:00 发布在 小bg男生子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