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倾天下】此情可待长久时(玥淳)

楼主:水晶甜心201314 字数:35056字 评论数:3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淳倾天下】此情可待长久时(玥淳)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19 23:35:00 发布在 元淳

红川城外,一片火光。
元淳看着躺在地上昏睡着的楚乔,感受到心中的恨意快要喷涌而出。
周围全都是火光,血,尸体,元淳举起手中的剑,嘴里说着似仇恨也似嫉妒的话语:“不是所有男人都爱你吗?你给我去死吧!”
突然远处射来一只箭,刺入元淳胸膛,箭带来的惯力使得她不得不往后退,手中的剑重重撑在地上才防止她跌倒。
元淳吐出一口鲜血,抬起头望向前方。
宇文玥,是宇文玥救了楚乔。
胸口阵阵剧痛,元淳有些支撑不住,倒在地上缓缓的闭上眼睛。
宇文玥只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元淳,便抱着楚乔离开了。
这时魏舒烨匆匆赶来,看见倒在地上的元淳便冲上去抱住了她。
“淳儿……淳儿你没事吧?”
元淳睁开眼看见面前的人是魏舒烨,随即露出了一个笑容,缓缓开口:“表哥,淳儿对不起你……”
元淳的声音很弱很弱。
“没有没有,淳儿你别说了,表哥会救你的,表哥会救你的!”魏舒烨红着眼眶,声音也颤抖起来。
元淳笑着摇摇头,“表哥,你且好生照顾自己,也麻烦着你帮我照看母亲和哥哥,转告他们,淳儿不孝,不能再做他们的好女儿好妹妹了。”
元淳胸口的血不停在流,魏舒烨想伸手去按住却被元淳拉住了手。
“表哥,把淳儿葬在一个开满鲜花的地方吧。”
“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这么久的痛苦,也终于结束了。
元淳感觉很累很累,她耳边是魏舒烨哽咽的哭声,虽被抱住但却觉得很冷。
“冷……”
魏舒烨听闻抱紧了元淳,眼泪不停的流在元淳的肩头。
燕洵哥哥。
失血过多让元淳感觉身体很疲惫,眼皮上像有千万斤重一般,但元淳努力的睁开眼,她想最后再好好看看这片天空。
燕洵哥哥。
燕北的天,真美呀。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19 23:36:00 发布在 元淳
第一章
迷迷糊糊中,元淳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周围凉凉的,好似身在海底一样。
“唔……”元淳刚张开嘴就被一口水给呛到了,这可真让她实实在在的醒了。
元淳睁开眼,不敢置信的瞪大眼,难道人死后还要丢到水里泡着吗?
待元淳还没有想明白这一切时,一个人影向她游了过来。
白衣,冰雕刻的面容。
居然是宇文玥。
元淳翻了一个白眼,没想到自己死前要看宇文玥这个冰坨子,死后还要。
宇文玥像是没有看见元淳的白眼,也或许是自动忽略,伸手抱逐她就往上游。
元淳把双手搭在宇文玥脖子上,本来想看看能不能掐死他的,但想了想她已经死了也没什么战斗力,况且现在她脑袋缺氧全身无力,只好顺从的趴在宇文玥的身上任由他带她往上游。
宇文玥刚带着元淳浮出水面,元淳就抓紧了宇文玥的衣领,头靠在他肩膀上咳个不停。
待元淳缓过来后,抬头看见宇文玥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这个冰坨子,死了还要看他这副鬼样子。
“臭冰坨子!”元淳估摸着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所以肆无忌惮的做着鬼脸狠狠的喊着宇文玥的名字。
宇文玥依旧面无表情的盯着元淳看。
“你别总是这副样子看我,真让我怪生气的。”元淳可还记得宇文玥射她那一箭还有救走楚乔呢。
宇文玥没说话,而是抱起元淳游到岸边,听着元淳在耳边叽叽喳喳的抱怨他也没任何反应。
到达岸边,宇文玥松开了元淳,元淳感觉不对劲便一把抱住宇文玥的脖子。
宇文玥瞥了一眼元淳,元淳眨眨眼,“我会沉下去的。”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也并不想和宇文玥有肢体接触。
宇文玥没说话只是盯着元淳看。
“淳儿!”
从远处传来了元嵩的声音,元淳一怔,“哥哥?”
元淳这才抬头看清眼前的景象,这不是……那年他们偷偷出来游玩的地方吗?
元淳还来不及细想,元嵩就已经跑到了岸边。
“淳儿你没事吧?宇文玥你倒是快带淳儿上来呀!”
元淳愣住,在被宇文玥带上岸后终于明白了现在的不对劲。
元淳伸手掐了一下宇文玥,宇文玥扫了她一眼面无表情。
看来这是梦或者是幻境,元淳如是想到。
元嵩一把抱住元淳,“淳儿你没事吧?”
元淳又感觉哥哥抱紧她时,她的肉确实有些疼,于是伸手掐了一下元嵩。
“啊淳儿你干嘛!”
“这这这……这是真的?”元淳愣住了。
“什么真的假的,你不会脑子进水了吧?”元嵩边说边抬起手伸向元淳的脑袋。
元淳皱着眉头躲开了,看到元嵩在空中挥过的手臂,有一丝惊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元淳还呆愣着的时候,元嵩已经拉着她走了。
“哥哥干嘛?”元淳皱着眉头,看着元嵩拉着她的手,有些不太情愿。
“带你去换衣服然后回宫啊,你再这样不得着凉生病。”
元淳没说话,她觉得她需要时间消化一下现在的状况。
然而才走了一段路,元淳就看到迎面朝他们冲过来的魏舒烨。
魏舒烨看着浑身湿透的元淳,心里很着急,他只不过去买了点她喜爱的吃食,回来她就出事了,“淳儿你怎么样了,没受什么伤吧?”
看见魏舒烨着急的神情,元淳眉眼都温柔了些,缓缓说道:“表哥,我没事的。”
魏舒烨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了元淳的身上。
元淳低头看了一眼魏舒烨的衣裳,后抬起头对魏舒烨甜甜一笑,“谢谢表哥。”
燕洵缓缓的跟在魏舒烨后面,看到元淳对魏舒烨笑不禁停住了步子,望向元淳。
元淳余光看见了一抹蓝色的身影,眼神投过去,正好与燕洵对上。
元淳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燕洵慢慢走了过来,一脸关心的说道:“淳儿你没事吧?”
元淳反应过来,行了一个礼,淡淡说道:“谢谢燕世子关心,元淳并无大碍,先行告辞了。”
语毕元淳挣脱了元嵩的手,伸手拉紧身上的外衣,从燕洵身旁走过。
“淳儿等等我!”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元嵩还是先追了上去,魏舒烨也跟着去了。
唯独留下一头雾水的燕洵和满怀心事的宇文玥。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19 23:37:00 发布在 元淳
第二章
元淳回宫后发了高烧,整整两天都是昏迷不醒的,魏贵妃很生气下了禁足令。
元淳发烧的两天感觉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等她醒来时她也接受了自己回到现在的事实。
这一年还没有她偷盗虎符攻打红川城,还没有她去燕北寻燕洵被玷污,还没有大婚之日燕洵反了,还没有九幽台。
这一年他们每一个人都还是朋友似的在一起,而也是这一年,燕洵遇见了楚乔。
元淳醒来后只有元嵩和魏舒烨来看过她,但是都被她挡在了门外。
元淳花这几天的时间想了想,既然她都死过一次了,也不怕这次,所以她要做就要彻底改变原来的结局。
当元淳问道燕洵是否来看过她时,采薇心想公主还是放不下世子呀,可惜公主一片痴心世子却视若无睹。
“回公主,燕世子兴许是太忙,并没有来。”
元淳点点头,更加下定了决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算好日子,元淳找到了元嵩。
“淳儿怎么了?哥哥已经和宇文怀他们约好了。”元嵩正准备出宫便被元淳拦住了。
“那哥哥带我一起去嘛。”元淳扯着元嵩的袖子撒娇道。
元嵩有点犹豫,前段时间元淳生病就一直不见他们任何人,这好不容易来找自己一次,元嵩不想拒绝,但是是去人猎场……
元淳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用过去她最熟悉的口吻说道:“好不好嘛哥哥,我保证我会乖乖的!”
元嵩拿元淳没有办法,便说道:“好。”,而后又伸手碰了碰元淳的鼻尖,语气里充满了宠溺,“但是你得答应我千万不能再乱跑了。”
元淳点点头。
哥哥,如果你对我的宠溺一直都在多好啊,可惜了,可惜。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元嵩会带着元淳来人猎场,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元淳扫了一圈周围的人,除了宇文玥,其他人都在。
元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蹦蹦跳跳的走到人群中央,偏头说道:“你们玩什么呀,带上我。”
“公主,这……”宇文怀有点犹豫,接下来他们玩的游戏还是不让元淳看到比较好。
“你一个女孩子,别看了。”
元淳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震,不过没过多久便缓缓的转头说道:“我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呢!”
元淳话刚落,周围的人便哄笑不已,元淳也故作气恼的跺脚,然后跑到燕洵身边。
元淳刚想拉住燕洵的袖子,想到了什么便收回了手,只望向燕洵撒娇的说道:“燕洵哥哥,好不好嘛。”
燕洵向来受不了元淳的撒娇,只得说:“好好好。”
燕洵话语刚落,却看见元淳已然转过身,而自己的手臂也是空荡荡的。
元淳和大家一起围在人猎场上方,元淳知道那个自己恨了很久的人要出来了。
看着下面已经放出来的野兽,元淳有一瞬间想过要是楚乔就死在这,结局会怎么样?
野兽的嘶吼声打断了元淳的想象,元淳望去,原来是奴隶们已经被放出来了。
只一眼,元淳便瞧见了楚乔,不是她对她恨之入骨才看出来的,而是她的表情与旁人不同,她的冷静自持会让人一眼就发现。
接下来元淳望着楚乔和那些奴隶们与野兽厮杀,听着耳旁那些个纨绔子弟的欢笑高呼声,元淳则是冷眼相待。
突然想知道燕洵是什么表情,元淳转过头,看见燕洵一直盯着楚乔,眼里既是担忧也是兴奋。
元淳明白了,其实也早该明白的。
转过头再次看向楚乔,元淳突然觉得很无力。
看着人猎场从很多人渐渐的只剩下楚乔一个人,元淳也不禁有些为她担心。
眼看着精疲力尽的楚乔要被野兽所伤,一直观看的燕洵拿起弓弩便射向野兽,可是野兽已经倒了,有一个人在他前面射死了野兽,一击毙命。
燕洵转过头,不禁愣了神。
阳光照耀下,元淳拉弓的手还并未收回,眼神凌厉的望向野兽,微风轻抚着她的长发,显得她整个人如同仙子一般。
不仅是燕洵愣神,周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人猎场里的楚乔确定野兽死后抬头看向箭射来的方向。
那时元淳刚好放下弓箭,望向她对她微微一笑。
却不曾想,这个笑容让楚乔永生难忘。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0 07:36:00 发布在 元淳
第二章
“把下面那个人给本公主带上来。”元淳指着下面的楚乔对旁边的宇文怀说。
宇文怀还没回过神,就愣愣的点头。
“淳儿,你什么时候学会射箭的?”元嵩回过神好奇的问到元淳。
元淳伸手把刚刚风吹舞起来的头发拨到耳后,调皮的说道:“我自从醒来以后就发现自己学会了一些很厉害的技能,我猜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开发潜能吧!”
周围的人哄堂大笑,元淳还是那个不着调的元淳。
元淳低下头不说话,怎么学会射箭的他们怎么可能知晓?
楚乔被压着带了上来,跪在元淳面前。
元淳看着低着头的楚乔,突然想到上一世第一次见她的样子,有一些恍惚。
“抬起头来,你叫什么名字?”
楚乔抬头,只看了元淳一眼便移开了眼,答道“罪奴无名。”
元淳把玩着袖口的薄纱,漫不经心的说道“那以后你便跟与本公主吧。”
楚乔愣住了,周围的人也无一不惊讶,元淳公主那骄傲的性子何时会管这种低贱之人?
“公主,这不妥吧毕竟她是一个罪奴……”宇文怀吞吞吐吐道。
“噢?”元淳抬眸,“我喜欢,无妨。”随即又低头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楚乔,说道:“难不成你不愿跟着本公主?”
元淳话音刚落,楚乔便俯身行礼道:“奴婢愿永远侍奉公主殿下。”
宇文怀望着楚乔背上的玥字,心里有股恨意燃烧,急忙道:“公主这有损您的身份啊……”
元嵩也道:“淳儿,这不妥。”
“来人,带她下去换身衣物简单梳洗。”
“淳儿……”
元淳歪头撒娇道:“哥哥别说了,怎么着也是我救了这个女孩子呀,淳儿看着喜欢留在身边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淳儿开心就好。”元嵩无奈的点点头,一脸宠溺。
“那便如此,我先回马车上,一会带星儿来见我。”元淳不愿多呆在这血腥的地方,让她有些犯恶心。
“恭送公主殿下。”
元淳慢慢的走着,心不在焉。她把楚乔带在身边对她到底是好是坏呢?楚乔能否帮到她呢?
元淳低下头,在心中告诉自己,能的,毕竟前一世她可是陪燕洵一路杀出长安,助燕洵成为新的燕北王。
“淳儿。”
元淳一愣,转过头用极尽礼貌的微笑问候道:“燕世子。”
燕洵身着一身紫衣,还是如她记忆中的那个耀眼少年,可始终不是她的少年,元淳不自觉的苦笑了一下。
燕洵望着眼前的少女,她穿着她最爱的明黄色的衣裙,如往常一般,却又让他感到陌生。
“淳儿,为何对我如此疏远了?”燕洵皱皱眉。
元淳低着头淡淡的说道:“燕世子,我想你应该也明白我之前的心意,我也知道你对我无意,我好好想了一下,也许我的心意对你来说是一种困扰,所以我便不打扰你了,望你安好便可。”
燕洵心头一疼,“我一直把你当妹妹。”
元淳握紧衣袖,装作淡然的模样点点头,“淳儿知道,淳儿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放下这段感情,所以希望燕世子能够理解。”
“好,不过你要记得,燕洵哥哥会一直保护你的。”燕洵看见元淳肩上有一片叶子,向前一步想为她拍落,可是元淳却先后退了。
“淳儿明白,淳儿有些不适,先告退了。”元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一直保护她?最后把她推进火坑的事,不也有他的份吗?
燕洵看着元淳离开的背影,觉得自己离她越来越远了,不知为何,心里会有些许空落。
“公主,星儿带来了。”
元淳坐在马车里有点昏昏欲睡,听到声响便只应了一声,说道:“好,回宫。”

元淳回宫后把楚乔带进了宫里,让采薇带楚乔下去换衣服学规矩,做她宫里的婢女,然后便回寝殿休息了。
元淳躺在躺椅上,合上眼按着额头,总是这般做戏让元淳有些许疲惫。
采薇慢慢走近,似乎怕惊扰元淳,只轻声道:“公主,奴婢已经安排她去学规矩了。”
“嗯,本宫知道了。”
“公主,再过些日子便是燕世子的生辰了。”
元淳睁开眼,这次生辰貌似是宇文玥给办的,那正好可以抓住这个时机。
“嗯,本宫知晓了,你提前备好礼物便可。”
采薇惊诧,公主自从醒来就对燕世子无以前的痴迷,采薇只以为是赌气,却不想公主对燕洵世子现在这般毫不在意,倒也不像是假的。
“公主……为何您现在对燕世子……”
“放下了。”元淳再次合上眼,“他心里本没我,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还不如早些放下,活得自在。”
“公主……”看见元淳这番,采薇是替她开心的,她一直都是希望公主开开心心的,什么烦恼也没有。公主愿意喜欢燕洵世子她就帮着,公主愿意放下,她就好好伺候着。
“嗯?”
采薇忽然跪下,坚定的说道:“无论公主怎么想,采薇都会一直追随公主的。”
元淳起身扶起了采薇,心里一片动容,眼睛有些酸涩。
采薇啊,前一世你为我而死,这一世我无论如何都会护你周全。
“淳儿!”
“哥哥。”元淳见元嵩来了,便叫采薇去端茶水来。
元淳坐下,也对元嵩说道:“哥哥坐吧。”
元嵩点点头坐下便着急的开始询问:“淳儿你今日怎么想到要救一个女奴,还把她带到宫里做婢女呢?”
“淳儿看着她如此坚强,心生不忍,若她继续留在人猎场那是无法存活下来的,若去其余各府里想必也是不好过的,她这般勇敢我也喜欢,便救了下来。”
元嵩笑了,他这个妹妹还是太善良。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0 23:59:00 发布在 元淳
“那这个奴婢可真是有福气呀,能遇上我们淳儿!对了,你准备给她取什么名字呢?”
元淳想了想,说道:“星儿。”
“为何?”
元淳估摸着宇文玥当初给楚乔取名字的心思,道:“初见她时,她眼里的光就像星星一样亮眼。”
门外的楚乔听见了,本来毫无表情的双眼逐渐染上一点颜色,冰冷的心也渐渐有了一点温度。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1 00:00:00 发布在 元淳
谢谢大家的喜欢!大家的点赞评论就是我写文最大的动力!٩(๑^o^๑)۶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1 00:01:00 发布在 元淳
上面那个是第三章我标错了不好意思呀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1 00:02:00 发布在 元淳
第四章
很快燕洵的生辰便到了,大家都早早的到了青山院,只有宇文玥和元淳还没到。
“元淳公主到。”
“恭迎公主殿下。”
还未待采薇叫来人墩子,元淳便拉开了帘子想跳下来。旁边的楚乔眼疾手快的扶着她安稳落地。
元淳拿出自己送给燕洵的礼物,是一副精致的马鞍。原本元淳是想让采薇去选的,不过后来元淳想了想,上一世自己问他要了一个马鞍,这一世便还给他吧。
“多谢公主。”燕洵行礼,他着实摸不清元淳的想法。
礼物被抬了下去,元淳坐到最上面的位置上,楚乔则静静的站在她身旁。大家开始了宴席,喝酒聊天,元淳默默的看着,等待那个人的出现。
宇文玥带着月七出现在元淳的视线里,元淳恍惚想起来自从他救了她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他还是穿着那身白衣,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给元淳行礼。
“坐吧。”元淳难得没有胡闹,而是很随意的回道。
宇文玥刚坐下,宇文怀就开口了:“宇文玥,你可是迟到了,理应罚酒一杯。”随着宇文怀话落一个奴婢把酒端了上来。
楚乔睁大了双眼,那不是她的姐姐汁湘吗?
宇文玥端起那杯酒,闻了闻,随即放下酒杯道:“这酒,我不喝了。”
“为何?”宇文怀挑挑眉。
“今日我身体抱恙,不便饮酒。”
宇文怀嘴角勾起一抹阴狠的笑容。说道:“古有君子不饮酒便杀美人,看来今天这个奴婢是注定要走上这条路了。”
汁湘听闻,立马跪地求道:“请公子饮下这杯酒。”
宇文玥沉默不语。
“宇文玥,你当真不饮这杯酒?”
宇文玥依旧沉默不语。
“来人,把这个奴婢拖下去。”
楚乔心里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正准备冲出去,却被元淳一把拉住。
“慢着。”
楚乔愣愣的看着元淳,听见她说出这句话,心莫名的就安定了下来。
元淳看着宇文怀,淡淡的说:“这杯酒宇文玥若真是喝不了,赖在这奴婢的头上也确实冤枉。而我们要罚的是宇文玥,怎能冤枉了一个小丫头?”
“公主殿下,可是这宇文玥不肯接受惩罚呢?”宇文怀觉得元淳应该不会阻拦他的。
元淳把目光移向宇文玥,说道:“星儿,把那杯酒端过来。”
“是。”楚乔慢慢的把酒端过来放到了元淳的桌上。
宇文玥眉头皱起,元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玉璞酒是难得的美酒,宇文玥竟然无法饮的话,本公主便替他饮了吧。”说着元淳拿起酒杯便想喝掉。
“公主!”宇文怀大吃一惊,急忙喊道。
元淳停了手,在场的人无不松了一口气,谁都能看出这酒的不对之处。
元淳望向宇文怀,表示不解:“嗯?”
“这是宇文玥所该受的惩罚,怎能让公主替了呢?”
这是还不肯放过宇文玥?
“本公主也来迟了,自然应当受罚。”元淳说着就想饮下酒。
“公主!”
“淳儿!”
只见酒杯落地,里面的酒都撒了出来,元淳并没有喝到这杯酒。
“燕洵?”元淳惊讶的看向站在她身侧的燕洵,燕洵不知何时到她身边打翻了这杯酒。
宇文玥垂下眼,似松了一口气,在场的人无不松了一口气。
元淳呆呆的看向燕洵,燕洵躬身行礼说道:“公主金枝玉叶,还是不要喝这冷酒。”
“来人,去重新给公主盛一杯。”
元淳心下了然,眯着眼睛笑着说道:“谢谢燕洵哥哥!”
燕洵愣住了,这是元淳苏醒过来后第一次叫他燕洵哥哥,不知为何他心里一阵悸动。
同样愣住的还有宇文玥,不过他只一会便移开了眼,旁边的月七看到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

待宴席结束后,元淳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借口想要逛逛青山院留了下来。于是宇文玥也准备好茶水等着只有她一人。
“玥公子。”元淳礼貌的行了一个礼,声音也礼貌疏远。
宇文玥皱了皱眉,答道:“公主请坐。”
元淳坐下后并没有立即开口,而是细细的品茶。
“方才多谢公主解围。”其实说是解围却是元淳用命在救他或者那个奴婢。
“方才的事玥公子不必在意,毕竟我也是有求于你。”
“公主请说。”
元淳并未说话,只抬头望向宇文玥身边的月七。
“下去月七。”
月七下去了,楚乔也跟着下去,这院子里忽然只剩他们二人。
“公主有话但说无妨。”
元淳的手摩擦着茶杯杯壁,这上面的花纹极好看,同时淡淡说道:“玥公子可明白如今的形式?”
“公主何意?”
“燕北功高盖主,理应铲除,不是吗?”
宇文玥一脸惊异,他想不到元淳竟然知道,她是如如何得知的?
“你……”
元淳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说道:“燕北美不美我不知,但白笙姑姑待我极好,还有燕北诸多百姓和大魏诸多将士,我便不能眼睁睁看着姑姑家破人亡,百姓们流离失所,将士们战死沙场。”
元淳又想起上一世偷盗兵符攻打红川城后,城里的一片狼藉,横尸遍野。她从小就是一个被惯坏的的孩子,从没有想过别人为了自己而牺牲生命,而她为何最终还是让那些人因为她的一己私念去送死呢?
“臣并不知如何能帮得上公主。”
“有些事我还在筹谋中,只是想与你先订下协议,不知你是否愿意帮助本公主?”
“臣不知为何公主苏醒后会考虑那么多。”
“宇文玥,你知道吗?也许并不是我突然想那么多,而是你一直都未了解我。”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1 22:58:00 发布在 元淳
宇文玥看着元淳的面容,忽然间觉得有些陌生。元淳说得对,他是否真的了解过这个青梅竹马的女子呢?

“你可愿意帮我?”
“公主对臣有救命之恩,必要时臣会助公主一臂之力。”
“谢谢你。”
元淳笑了,这不是宇文玥第一次看见她笑,但却觉得这次不同,这次的笑带着真挚和感谢,在他的心里泛起了丝丝涟漪。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1 22:59:00 发布在 元淳
啊啊啊,谢谢每一个给我评论点赞的小伙伴,爱你们!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1 23:01:00 发布在 元淳
第五章
宇文玥答应了元淳的要求,元淳便假借楚乔犯错惹了她,把楚乔送到青山院让宇文玥培养,带走的星儿总归是要还给人家的。
元淳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吃点心,赏风景时遇见了元绍。
“六皇兄。”元淳行了个礼表示问好。
一位身穿蓝色衣袍,头戴发冠的男子笑着说道:“淳儿。”
“淳儿,听说你前些日子落水生病了,六皇兄一直没空去看望你,如今你身子可好?”元绍坐下后便满脸关怀的问道。
元淳扯出一个极具礼貌的笑容,答道:“淳儿还好,劳废六皇兄挂心了。”然后状似无意问道:“六皇兄最近忙什么呢?”
元绍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小口,随意说道:“淳儿不知道,柔然派来使者了吗?”
“使者?”
“对,柔然要与我们国和亲以表友好之意。”
元淳惊讶,为何上一世没有柔然这等事?
“和亲?和谁的亲?”事发突然,让元淳不得不有些急躁。
元绍笑道:“哈哈哈,是柔然的公主来与我国皇子和亲,看你急得都忘了自己还没有过笄礼吧!”
元淳尴尬的笑着道:“原来如此。”

从前的元淳可以想出宫就出宫,可如今的元淳变得越发的懂事,时常静静的坐在宫殿内研读医书。
“公主,您为何要看医书呢?”采薇拖着下巴,双手撑在桌案上疑惑的望着元淳手上的医书道。
“闲来无事看看罢了。”最近魏帝的身体越发不好了,元淳想着这倒可以卖一下乖,以后或许也会有些用处。况且学点医也没有坏处,若谋算失败了也能找口饭吃,她体质不适合学武,不如学医还能照顾自己的身体。
“听闻青山院寒食节要举办品茶会,你下去挑几种茶叶到时带着。”元淳边翻医书边说道。
“是。”

元淳到青山院大门时被一位奴婢撞到了,多亏采薇及时扶住才没摔倒。看见元淳差点摔倒,采薇情绪有些失控,对着那个跪在地上的婢女吼道:“你走路不长眼睛吗?撞到了公主殿下你吃罪得起吗?”
那个婢女一直磕着头带着哭腔喊道:“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罢了。”元淳并不想刁难她,无意间看见地上的一个盒子,神情变得有些恍惚。元淳试着伸手去碰,如记忆中一般,盒子被另一个人快速的拿走。
“星儿?”
楚乔行礼,认真说道:“公主殿下,此盒里是毒鼠膏,有剧毒不能碰。”
“本宫明白了,以后这东西小心点带着。”元淳点点头,想了一下说道:“你也进来吧。”便转身走进了青山院。
楚乔这才抬起头来看元淳的背影,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如明日一般照进她的心。
“淳儿你可来了,大家都到了,就等你呢。”元嵩像是在门口等着元淳,她一到便拉着她进去了。
“恭迎公主殿下。”
元淳走到席位上淡淡开口道:“嗯,都坐下吧。”
之后进来的星儿直接走到了元淳的身边,宇文玥瞧见了也没说什么。
“采薇,把准备的茶叶都分送给各位。”
每个人拿到元淳赠的茶叶,都一阵惊呼:“是金瓜贡茶,公主可真是大手笔!”
“本宫的一点心意,还望各位不要嫌弃。”元淳笑道,望向魏舒烨。果然魏舒烨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欢喜到后来看到茶叶的惊喜。
赵西风瞥见有些幸灾乐祸的道:“这我们的都是金瓜贡茶,为何魏舒烨你的却是普洱茶?”
元淳笑道:“最近正值换季,且表哥从小胃不好,这熟普洱加黄芪可驱寒暖胃,最适合不过了。”
魏舒烨心里一暖,相较于名贵的茶,这合适的茶让他更感动,“谢公主,公主有心了。”
“表哥不必客气。”元淳与魏舒烨相视一笑。
燕洵把元淳刚赠的茶放在桌角,风眠发现自己的主子心情不好。
元淳突然想起来楚乔沏茶功夫很好,于是道:“星儿,给本宫沏一杯茶。”
“是。”
楚乔沏茶时很美,简直让人移不开眼,但元淳却在打量这些人。元嵩和赵西风自然是眼睛都看直了,宇文怀魏舒烨捧着手里的茶叶笑得都要开花了,不过最奇怪的是宇文玥和燕洵竟然都在自顾自的喝茶,并未抬头看楚乔。
真是奇了怪了。

席间元淳借口透气溜到了湖边,她不知道宇文怀是否还会跟来。感受到浑身被包裹在一片温暖中,元淳知道宇文怀来了。元淳转过身行礼到:“怀公子。”
“公主殿下。”
元淳面带笑容道:“多谢怀公子的披风,元淳感觉甚是温暖。”
“公主喜欢就好。只是臣想问公主一件事。”宇文怀看起来有几分犹豫。
“你说。”
“公主是否厌恶臣?”
元淳挑挑眉,说道:“并不曾。”
“可是公主已经好几次对臣做的事……”
元淳正色道:“元淳知晓你一直自卑于自己的身份,所以会去筹谋一些事。但自小时你便是我们当中最正值善良的人,我不想看到你变成你讨厌的人。”
宇文怀一下子被元淳捅破心事,有些惊讶:“公主……”
“宇文怀,如果你愿意相信我,以后淳儿会护你周全,以后不要再做那等事了,淳儿是有能力护你的。”
宇文怀心里一阵感动,说道:“谢公主。”
望着宇文怀离去的背影,元淳心里一阵歉意,若宇文怀听她的不再犯事,那她便不会动他。若他不听,那也怪不得她了。

品茶会结束,魏舒烨再一次前来道谢,看着魏舒烨一脸的受宠若惊和欣喜,元淳心里有一些难过,魏舒烨不知道,她还是要利用他的。
元淳扬起笑容道:“表哥,有空可以进宫找淳儿叙旧。”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2 10:17:00 发布在 元淳
“好。”魏舒烨心情颇好的离开了。
元嵩本想带着元淳回宫,被元淳拒绝了:“哥哥你先走吧,我要留下来和星儿叙叙旧。”
“那我也要……”
“你要干嘛?小女儿家的叙旧你可去一旁凉快去吧。”
“你……好好好。”元嵩气冲冲的走了
元淳没想到燕洵也没走,知道他与宇文玥交好,只好上前问道:“燕世子可是还有事与玥公子商量?”
燕洵看着她那张明媚却又淡漠的脸,心里有些许怒气,“不劳公主驱赶,臣先行告退。”说罢便离开了。
吃错药了?
元淳走到宇文玥的凉亭,看他正面无表情的喝着茶,月七站在身旁不敢说话,元淳觉得他比往常都要冷。
元淳走进问道:“怎么了?”她可不想被冻死。
宇文玥沉默不语。
元淳对月七挤眉弄眼,月七一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表情,元淳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道:“月七你先下去吧。”
月七退下,元淳开口道:“玥公子可知柔然使者之事?”
宇文玥抬头看元淳,眼神冰冷无情。
元淳打了一个寒颤,故作轻松道:“柔然要派使者与公主来大魏商量和亲之事,我想与你商量筹谋一下。”
宇文玥依旧沉默不语。
“玥公子今日心情不好吗?”
心情不好?心中是有几分怒气,“公主方才与宇文怀的对话我已知晓。”
元淳以为宇文玥是气她与宇文怀亲近,毕竟宇文怀与宇文玥不对盘。
“儿时宇文怀还是一个善良的人,我说这些话只是试试能不能阻止他,毕竟多一个人牺牲,不是我想看到的。”
“那公主可真是善良。”
“……”
宇文玥看见元淳一副吃焉的模样,心情舒畅了许多,“柔然之事,公主有何看法?”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2 10:18:00 发布在 元淳
第六章
“柔然和亲,玥公子认为会是哪位皇子?”
皇家还未成婚的有六皇兄,七皇兄与十三皇兄。十三皇兄尚年幼又贪玩,不能担此大任,而七皇兄戍守边疆多年,暂时还回不来,不过若是七皇兄得了柔然这个势力,那岂不如虎添翼?
“公主认为呢?”宇文玥并未回答,而是把问题抛给元淳。
元淳笑道:“当然是七哥为好。”

柔然使者到来,六皇子元绍一路接见,礼待,且在宫里安排好了恭迎柔然公主与使者的宴席。不知何时,宫里还传出了流言。
“六皇子真能干,看来这柔然和亲非六皇子莫属了。”
“对啊对啊,听闻陛下有意让六皇子迎娶柔然公主呢。”
两位婢女手里端着要送到各宫的花,边走边聊道。
而另一边的元淳正坐在桌案前写着什么,采薇走近捧手把一封信放到元淳面前说道:“公主,这是七皇子的书信。”
元淳放下笔接过书信,看了以后脸上皆是欢喜,看来她为元彻谋划是正确的。
采薇看见元淳的表情有些着急道:“公主,七皇子写了什么?”
元淳眨眨眼神秘的笑道:“你会知道的。”
采薇点点头,说道:“公主,现在宫里都在传言六皇子将与柔然和亲,真的吗?”
元淳把书信放在小心的盒子里,拿起桌上的纸张递给采薇,说道:“管那么多不如替我做事,你去叫太医院的人试试这个方子。”
“公主,这是什么呀?”采薇看着纸上那些看不懂的文字,疑惑的问道。
“这是根据父皇的症状我写的一个方子,你叫太医院的人看看可不可行。”
“公主对皇上可真是用心了,自从皇上病了基本上每日都去看皇上,还研读医书为皇上的病想法子,皇上定会明白您的心意的。”
“行了,小嘴那么甜,快去吧。”
“是。”

天色渐暗,皇宫里却热闹非凡。柔然公主进殿拜见魏帝,柔然使者跟从,各位皇子公主及大魏门阀都在宴席之上。
大殿上已摆好桌位,每个桌位上都已坐了人,一位身穿异服的女子走进大殿内,行礼道:“柔然公主拜见陛下。”
魏帝甚是开心,笑道:“平身,柔然公主请入座。”
柔然公主的座位仅在元淳之下,足以见得魏帝对柔然公主的重视,柔然使者也被安排入席。
“父皇今日心情大好,但也不可多饮酒。”元淳端起酒杯敬魏帝。
“淳儿说的是,朕听闻你近日常看医书为朕的身体愁眉不展,父皇很是感动。”
元淳笑道:“这是淳儿应做的。”
“来人,备歌舞。”
元淳瞧着这歌舞,吃着面前的糕点,十分悠闲。
燕洵看着眼前的歌舞只觉无趣,便转头看向那个离他很远的明黄色身影。元淳今日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穿着新的明黄纱裙,十分大气端庄。燕洵以前从未觉得,她如此好看。
一曲舞罢,魏帝皱起眉头,也觉甚是无趣,怒道:“就只有这些平淡无奇的歌舞吗?就没有新的?”
“陛下恕罪。”一众歌女都急忙跪下请罪。
元淳放下手中的糕点,一脸精灵古怪的模样说道:“父皇,淳儿倒有一个有趣的想法。”
“噢?淳儿说来听听。”魏帝来了几分兴趣。
元淳转头望向柔然公主,语气里带着些许向往道:“儿臣曾闻柔然歌舞曼妙,与长安大相径庭,而柔然公主更是一舞倾城,儿臣很想亲眼瞧瞧,不知柔然公主可否愿意?”
宇文玥不禁在心里发笑,她这捧人的口才着实好。
魏帝皱眉,“柔然公主千金之躯,不妥吧?”
“陛下,这既然是公主殿下的意思,臣女愿。”柔然公主起身恭敬说道。
“淳儿在此谢过柔然公主。”
元淳与她相视一笑。
柔然公主一舞,惊艳四方,元绍之前接待柔然使者他从未见过这位公主,如今一舞,可谓一见倾心。
“柔然公主一舞果然倾城,本公主今日饱了眼福。”
“谢八公主夸赞。”
在柔然公主落席后,元淳小声道:“我欣赏公主殿下的舞姿,不知公主宴席后可否与我同游御花园?”
“臣女荣幸。”

元淳与柔然公主走在御花园的路上,两个人走到了湖边,遣开了奴婢。
“公主殿下见臣女,并不是因为臣女一舞吧?”柔然公主直接开门见山。
“公主果然聪慧,淳儿确实有事想问公主。”元淳看见柔然公主疑惑的表情道:“公主可知我七皇兄元彻?”
柔然公主一脸惊讶:“你……”
“淳儿自小与七皇兄交好,自从七皇兄戍守边疆就未曾见过,但还有书信来往,七皇兄说他钟意一女子。”
柔然公主瞬间脸红,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淳儿知道,柔然公主便是我皇兄钟意之人。可是公主听说最近宫中的流言了吗?”
柔然公主点点头:“知道,所以其实我是想要找公主帮忙的,不过没想到公主比我先知晓。”
元淳牵起柔然公主的手,温柔的说道:“公主莫怕,淳儿已有计策,公主听淳儿的就行。”

眼看还有一个月就要到与柔然订好的和亲期,魏帝宣各大门阀进谏。
“你们都认为该让哪位皇子迎娶柔然公主啊?”
赵西风道:“臣认为六皇子不错,一直以来柔然的事都是他在筹办,也可谓知根知底,尽心尽力。”
“知根知底的怕是另有其人吧?”宇文玥道。
“此话怎讲?”
“七皇子在边疆戍守多年,最是了解柔然,若二皇子娶了柔然公主,难保不被挟持利用,若是七皇子,可定圣心也能让柔然不敢轻举妄动。”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2 22:54:00 发布在 元淳
近来的传言都入了魏帝的耳朵,二皇子要迎娶柔然公主,柔然边界蠢蠢欲动,魏帝心难定,可经宇文玥这一番解说,心里顿时明了。
“你们都先下去,宇文玥留下。”
魏帝问道:“你可有查到什么?”
“微臣查到六皇子常去柔然公主暂住府中送礼物,且与柔然使者来往密切。”
柔然使者前段时间常在自己面前提到元绍,魏帝便心生怀疑了。
“那你不认为让元彻娶了柔然公主会增长他的势力?”
“皇上可以成婚之名让襄王殿下回宫,并收回一半的兵权,柔然若有异心,皇上也可让七皇子出兵讨伐。”
魏帝点点头,满意道:“来人,宣旨。”

宇文玥走出大殿,便看见不远处的桃花树下站着一位身穿粉衣的人儿,她手拿一支桃花,细细的拨着花瓣。
宇文玥嘴角扬起一丝不可察觉的笑容,上前道:“参见公主殿下。”
元淳转过头望着宇文玥,“玥公子,你觉得这桃花如何?”
宇文玥笑道:“这桃花开得甚好,与公主很配。”
元淳笑得明媚,她知晓,事成了。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2 22:55:00 发布在 元淳
第七章
七皇子元彻被下急诏回京,与柔然公主成婚。
六皇子元绍听见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乱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另一边。
桃花树下,一位身着粉衣的女子随着花瓣的飘落翩翩起舞。采薇端着茶水与糕点放到石桌上,朝女子的方向喊道:“公主,休息一会来喝口茶吧!”
元淳停下了舞蹈,缓缓走了过来。采薇边给元淳倒茶,边问道:“公主,您为何最近都在练舞呢?”
“七哥要回来了,我开心,想要在他与柔然公主大婚前几日为他们舞一曲以表祝福。”元淳喝了一口茶开心的说道。
采薇即开心又心疼,“公主可真是有心了。”
“公主殿下确实有心。”一道淡漠的男声传来,元淳回过头看到一位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进来。
“玥公子。”
“公主殿下。”宇文玥走近对元淳行礼道。
元淳转向采薇说道:“采薇你先下去吧。”
宇文玥坐下看着元淳,她方才练舞额头上的汗还未擦,宇文玥拿出身上的手帕,倾身想为她擦汗。
元淳率先伸手阻拦道:“玥公子不必了。”
宇文玥没动,保持着抬手的动作。元淳见他这副冰冷的表情都要把人冻死了,叹了一口气,妥协道:“真拿你没办法啊冰坨子。”
宇文玥心中有些惊喜,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用手帕轻轻为元淳擦掉额头上的汗,刚想收回手时却被元淳抓住了,“等一下。”
宇文玥从未被女子碰过,也未如此亲近过,事发突然,他瞬间耳根都红了。
元淳伸手把他手中的方帕拿了出来,说道:“这个我用过了你再收着怪不好的。”说着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这是我随身携带的方帕。”
“那我重新拿一块给你,可以吗?”元淳双手捧着脸撒娇道。不知为何看见宇文玥她都会安心许多,也时常会露出她已经消失了很久的天真。
宇文玥故作镇定的道:“可以。”
“天呐,那么冷漠!”元淳叫道:“这可是公主殿下赐给你的!你应该感激涕零!”
宇文玥喝了一口茶淡淡说道:“多谢公主。”
元淳挠挠脑袋,这冰坨子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冰……

半月后,七皇子元彻回宫魏帝设席给他接风洗尘,让他好生准备与柔然公主的婚礼。
元淳在宴席后找到了元彻,看着他饱经风霜的脸,有些心疼的开口道:“七哥……”
“淳儿。”元彻看见元淳皱着一张小脸都快要哭出来了,张开双臂抱住了她。
元淳从刚开始的一步步费尽心思筹谋到如今,已经身心疲惫,元彻的归来让她终于宣泄了出来。
“淳儿,七哥谢你。”元彻抱着元淳真心谢道。
元淳抬起头,对上元彻的眼睛,笑道:“不客气的七哥,这是淳儿应做的。”
元彻在府上办了一个宴席,邀请了与元淳交好的朋友,包括宇文玥燕洵。元彻记得元淳以前很喜欢燕洵,于是把元淳的座位安排在了燕洵旁边,所以导致燕洵看到身边的元淳时的一番惊喜与元淳的惊讶。
元彻看着两人礼貌的打着招呼,心想:怎么样?七哥对你好吧?而元淳则是想,七哥你可真是会给我添堵,宇文玥则是坐在元淳对面无言以对。
“七哥你回来了,臣弟很高兴,敬你一杯。”元嵩举着酒杯笑脸盈盈的对元彻,旁边的元绍也举杯道:“皇兄也替七弟感到高兴。”
元淳垂下眸子,她对不起元绍,他本可与柔然公主成婚,是她破坏了他的婚姻。
“淳儿。”
元淳转过头看见燕洵对她笑,就像看到了前世九幽台之前的燕洵,那个年少的燕洵。
“燕洵哥哥。”元淳不自觉的喊出了这个埋在心底很久的称呼。
“淳儿会保护你的,淳儿不会让你死的。”元淳又想起记忆中自己卑微的模样,顿时有些伤感。
燕洵方才还沉浸在“燕洵哥哥”的欢喜里,下一秒又看到元淳伤感的模样,正想说点什么便听到对面的柔然公主说话了。
“听闻元淳公主为了七皇子的归来准备了一支舞,不知今日我们可否大饱眼福?”柔然公主本是看着元淳难过的样子不忍,便提起了元淳给她说过的这件事。
元淳说,她很开心能够帮到他们,她想要为他们舞一曲,祝他们幸福美满。
“柔然公主说笑了,此舞不仅是为七哥准备,也是为了还柔然公主当日一舞之情,元淳这就下去准备了。”
宇文玥燕洵淡淡看着元淳走下去,魏舒烨和宇文怀则都在心里暗暗期待着。
琴声响起,一众舞女踏步而来,轻纱曼妙,美轮美奂。只见一穿着水蓝色纱裙的女子飞跃而来,一众舞女跪地摆动轻纱,女子犹如在水上舞蹈一般。女子轻纱一摆,露出容颜,是元淳。
元淳本就出色的容貌,化着如此精致的妆容眉间点了一朵蓝色的雪花,整个人宛若仙子一般。
只听元淳边舞缓缓唱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略微悲伤的歌曲却也有淡淡的温馨,元淳的舞与歌让人如痴如醉,在座的人或震撼或惊喜或爱慕。
燕洵从小初见元淳时便觉她美丽动人,乖巧可爱,但在日渐的相处中元淳对他的好越多,他便越理所当然,自认为对她无男女之情,忽视了她是天之骄女,是如此的美好,以至于现在的她,已经不再喜欢他了。
一曲舞罢,元淳走到殿中对着元彻微微行礼道:“淳儿想把但愿人长久送与七哥和柔然公主,愿你们幸福美满,恩爱不移。”
“多谢淳儿一番美意了,淳儿真是有心了,快入座休息吧。”元彻道。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3 21:41:00 发布在 元淳
元淳点头入座,却见对面的元绍望向她,眼中有着不解和疑惑,元淳有些心惊,莫不是六哥他发现了?
元淳握着酒杯的手有一些颤抖,忽然感受到有一道目光直直的望向她,转眼一看,是宇文玥。
元淳呆呆地望向宇文玥,宇文玥看出了她的害怕与不安,眼神告诉她没事,他会保护她的。
元淳低下头,瞬间安心了许多,宇文玥总是有定她心的效果,她也很相信宇文玥。不过即使如此,元绍还是时不时的盯着她看,让她浑身不自在,于是便以不胜酒力的借口提早开溜了。
采薇跟着元淳走到池塘边,元淳看着池中的莲花,有些愣神。
“燕洵哥哥,你看这莲花好不好看呀?这可是我七哥的!”记忆中的元淳拉着燕洵的衣袖撒娇,宛若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子。
“好看!淳儿喜欢的都好看!”燕洵张着一口大白牙乐呵呵的道。
猛然的,美好的记忆被撕裂,元淳看到自己跪在朱雀街上额头开出了一朵血色的莲花。她哭着对马上的人喊道:“燕洵哥哥,淳儿不逼你了,你不要造反好不好?淳儿只要你活着,哪怕不在淳儿的身边。”
不可以,元淳你不能这么卑微,你是一个公主!
“淳儿,我与你父仇深似海,你的厚爱,我担不起了。”
元淳猛地从回忆中醒来,发觉额头上都是汗,采薇在旁边一脸着急的望着她。
“采薇。”元淳一把抱住采薇,采薇拍拍元淳的背,道:“公主没事,采薇在呢。”
元淳垂下眼眸慢慢的调整呼吸,却见眼前出现了一双蓝色的鞋。
元淳松开采薇,行礼道:“六皇兄。”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3 21:41:00 发布在 元淳
第八章
元淳遣走了采薇,元绍与她在湖边相对无言。元淳看着元绍的表情,元淳知道,他知晓了。
“淳儿,皇兄想不到是你。”元绍淡淡说道。
元淳咬住下唇,不忍道:“对不起,六哥。”
元淳谋此计策不光是为了自己为了元彻,也是为了元绍。元绍母妃是太后家族的人,魏帝一直忌惮元绍,若元绍与柔然成婚,保不齐哪日魏帝就会除掉这个心头大患,元绍从未谋划算计,根本不堪一击。而元绍至少兵权在握,魏帝不会轻易动他。
“为何这样?”
“六哥,柔然公主早已与我七哥两情相悦,淳儿希望你能成全他们。”元淳低头道。
“不……不行!”元绍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想要离开。
元淳惊讶,快速的一把拉住元绍大喊道:“六哥!你要做什么!”
“我不相信柔然公主不喜欢我,我要去把她抢回来!”元绍挣扎着,想要摆脱元淳拉着他的手。
“六哥!”
元绍转过身一把搬开元淳的手,却未曾想她重心不稳直接跌落进了湖中。
元绍一时措手不急,还不待他反应过来,一抹白色身影已跳入湖中。
元淳拼命的挣扎着,水源源不断的从她的耳朵里涌进,让她整个人被恐惧包围着。要死了吗?不行,她还有未完成的事,她还要保护燕北,保护长安的百姓……
忽然眼前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元淳笑了笑,冰坨子是你吗?我没想到自己是从水中重生又在水中丧命,而两次你都来救我了,谢谢你。
宇文玥快速抓住元淳,把她抱上岸时,元淳已经昏过去了,旁边的元绍奔过来焦急的喊道:“淳儿淳儿!”
宇文玥手指放在元淳鼻下,眼神闪烁着,下了决心。元绍只见宇文玥一手抬起了元淳的头,一手捏住她的鼻子,吻了下去。
宇文玥的嘴唇贴着元淳的,一时有些心乱如麻,好在元淳很快便把积水吐了出来,宇文玥见元淳要醒了立马退身,只用手扶着她的肩,把她抱了起来。
“淳儿?”元绍虽惊于方才宇文玥的举动,但却更关心元淳是否有生命危险。
“咳咳……六哥……”宇文玥用手轻轻拍着元淳的背部,让她能够好受点。
“冰坨子?”元淳感觉自己在一个人的怀抱里,抬头便看见了宇文玥的那张冰块脸。
宇文玥不说话,只冷冷的望着元绍。
“我……我不是故意的……”元绍对宇文玥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此刻只觉得他的眼神太过寒冷,不由得说话结结巴巴的。
“六哥,淳儿知道,淳儿不怪你,淳儿只希望你能平安。”元淳微笑着对元绍说道。
元绍低下头,沉思了一会说道:“六哥知道了。”
元绍走了,元淳有些脸红的站起来推开宇文玥:“冰坨子,谢谢你,麻烦你帮我叫一下采薇。”
宇文玥点点头,转身叫来了采薇,采薇见元淳这副模样又自责又心疼的把元淳扶回宫里休息了。
宇文玥望着元淳离去的背影,方才跳动的心依然不安分的乱着,他好像真的动心了。

七皇子与柔然公主大婚,普天同庆,柔然与大魏和平共处,魏帝以七皇子大婚的名义让他回京担任大将军,收回一半的兵权,协助朝内事物。
元淳看着元彻大婚,既开心又惆怅。她步步为营筹谋这一切,最后事情是否会像她期望的那样发展呢?
“公主殿下,宇文公子说他近来找到了一些新的上等舞姬与乐师,邀您去观赏。”
元淳手指轻扣这面前的木桌,萧玉终是要来了吗?
“采薇,你去挑一块淡雅的方帕有时间交给宇文玥。”
元淳刚到红山院,就看见宇文怀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恭迎公主殿下。”
“公主,您可算来了,臣盼您好久了。”宇文怀走上来对着元淳一副献殷勤的模样。
元淳行礼,淡淡说道:“怀公子,最近可好?”
“挺好的,只要公主你好臣就好。”宇文怀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元淳可真不能把他和上一世那个阴险狡诈之人联系起来。元淳不愿想起上一世的种种过往,说道:“那我们进去吧。”
进去后宇文怀去交代一会要安排的歌舞,元淳见元嵩已经坐在桌案旁吃喝好一会了,看着元嵩这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元淳不禁笑了,果然他哥哥还是那么没心没肺。
元嵩嘴里含着还未吞下的糕点,对着元淳招手支支吾吾的喊道:“淳儿过来!”
元淳慢慢走了过去,拿出怀中的方巾给元嵩擦了擦嘴角,元嵩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住不敢动。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元淳走到元嵩身旁坐下,伸手准备去拿那些糕点。
“哥哥只是没想到淳儿会那么贴心。”
元淳顿时不开心了,收回手盘在胸前嘟着嘴道:“好呀!原来在哥哥眼里淳儿就只是一个会捣乱的小坏蛋吗?”
元嵩眼神闪烁,微微摇头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
元淳伸手便要打元嵩,元嵩赶忙拔腿就跑,元淳便在后面追。看着前面小跑着的元嵩,元淳又想到过去与哥哥便是如此天真无邪,现如今却只能有这短暂的快乐。
元淳想得太投入,听见采薇叫她时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就要跌下台阶。元淳想停下来已经来不及了,索性闭上眼睛安于天命。
等了一会元淳并没有感受到如期的疼痛,反而感觉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元淳抬起头,瞬间惊住了:“冰……冰坨子?”
“公主您无事吧。”宇文玥淡淡的问着,眼神却有几分柔情。
“淳儿你没受伤吧?”元淳听到燕洵的声音,连忙把宇文玥推开,退后两步说道:“无事。”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3 22:36:00 发布在 元淳
宇文玥旁边的燕洵脸色有些不好,方才他刚想伸手去接元淳,没想到宇文玥比他先一步,他只好失落的放下抬起的手。宇文玥脸色也不好,不过也只好垂下手臂,将元淳从头望到脚,确认她无事后脸色方才缓和一些。楚乔则是站在宇文玥身后沉默不语。
元嵩方才在旁边看到这一幕惊得话都不敢说,现在看着气氛尴尬才走出来道:“淳儿,都是哥哥的错。”
“哥哥哪的话,是淳儿不小心。”元淳明显有些不开心。
元嵩手放在元淳肩上,仔细的瞧着她的脸蛋。元淳望着元嵩一脸认真的模样,推开他笑道:“没事的哥哥。”说着一个人迈着小步子蹦蹦跳跳的又回到殿里。
于是,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就这样跟在元淳的身后,守护着她。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3 22:36:00 发布在 元淳
今天就更新这里啦!谢谢大家的支持!早点睡噢!啊啊啊真的非常感谢能喜欢我的文!

水晶甜心2013142019-05-23 22:37:00 发布在 元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