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错了(纯兄弟,有弟打兄,古风)

楼主:舞叶贝贝 字数:14345字 评论数: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嫉恶如仇的弟弟,温柔宠溺的哥哥。基本基调就父慈子孝,兄友弟。。。恩,预计短篇


舞叶贝贝2019-02-21 17: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以前发过一点点,后来弃了,现在我努力填坑。那啥,如果实在冷清,说不定,又

舞叶贝贝2019-02-21 17: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我叫封离,丞相家小公子,整个京都都可以横着走的身份,再加上刚得的探花的身份,十七岁的年纪,不,十八岁的年纪,丞相府门口说亲的已经排起了长龙。用我侍读小四的话说就是:“小少爷人中龙凤,前途不可估量啊!”
“小少爷你在想什么呢?到家了。”
家啊,我转头看了看小四那张尚且稚嫩的脸,微微苦笑了一下,是的,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小少爷,不是小四说你,你说你放着京都这么多好官位不要,非要去个穷乡僻壤做个九品小县令?你到底怎么想的?”
“是桐县。”我伸了个懒腰,淡淡的提醒。这小四也是三年前才跟的我,我对他要宽容的多。
“哦,不管是什么县,老爷和大少爷那你要怎么交代。”
我也没有回答他,径直起身下了马车,其实平日里我喜欢骑马的,今天确是一点兴致也没有。
“老爷在书房等你。”侯在门口的管家一见我就恭敬的传达了父亲的指示,我点了点头就往书房走去。
书房里,门开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正在练字,我走进,微微躬身:“父亲。”
“考虑清楚了吗?”
“恩。”
“那就去吧,给你三年的时间,做出一些成绩回来帮我。”
“离儿定会做出一番成绩的。”桐县啊,那个午夜梦回还会勾起我泪珠的地方,这次会带去什么改变,我自己也很期待呢。
男人抬起眼眸定睛看着面前这个笃定自信的少年,干净纯粹是他七年前见到他的第一印象,这七年只是越加加深了这个印象,可却越来越觉得不妙,这孩子根本不适合京都的官场,也许放出去历练几年会有些改变。

舞叶贝贝2019-02-21 17: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男人抬起眼眸定睛看着面前这个笃定自信的少年,干净纯粹是他七年前见到他的第一印象,这七年只是越加加深了这个印象,可却越来越觉得不妙,这孩子根本不适合京都的官场,也许放出去历练几年会有些改变。
“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你大哥已经听到消息从军营赶回来了,你知道的,他一直不希望你再回去那里的。哎,算了,你们这对兄弟一个比一个拧也不知道像谁?我年纪大了,也不参合你们,还是先回房了。”男人一边说一边收拾了东西往外走,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子呆会乖一点,省的两天后得趴在马车上被运走,怪难受的。”
我有些气恼的打掉了他的手,没好气的说:“我知道了。”
父亲离开后,我去看了看他写的字,一个“净”字,一贯的行云流水,恢弘大气。
我撇了撇嘴,想了想还是退到了原来的位置,抖了抖衣摆端端正正的跪下。然后又回忆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比如七年前,比如更久以前。
没错,我是十一岁那年才被父亲从桐县带回来的,在那之前我有父亲有哥哥,有一个虽然穷困缺憾但还算温暖的家。然后,在我十岁生日刚过没两天,我以前的父亲带着一个很有气势的男人跑我面前,说了一个故事。
关于一个世家公子年轻不懂事,在有妻室的情况下,和一个歌女好上了,然后遭到了整个家族的反对,歌女被赶出了京都的故事。故事中世家公子后来才知道歌女那时候已经怀有身孕,然后找了他们母子十一年才找到了我。
也是那天我才知道我已经十一岁了,和哥哥一般大。父亲告诉我说,捡到我的时候我才一点点大,看起来营养不良的样子,被人放在了家门口,就把捡到我的日子定为我的生日……
“这次倒挺乖的啊?”不用看就知道进来的谁,封铠,我的大哥,大我五岁,当朝最年轻的小将军。

舞叶贝贝2019-02-21 18: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哥。”其实我挺怕他的,父亲也许是因为忙也许是因为愧疚对我还是挺放纵的,然后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刚过来各种不适应,发脾气就摔东西,离家出走啊那是常态,结果就被暴脾气的大哥一顿狠揍揍服了。
“说吧,你刚考完的时候我怎么对你说的?”
“您说我还年轻,又是天生带有光环啊,要低调,不要乱出风头,不然会招人记恨,朝会的时候不要主动求官,只要记得遵旨就好。”
“还有呢?”
我偷偷看了眼大哥,发现他正在把玩着书桌上那把红木长尺,顿时一万分委屈。“还有不要再想着回什么桐县,您三年前就派人打听过了,他们早就搬走了。可是,大哥,我并没有答应你啊!”
“砰!”尺子砸在桌角上的声音,我的心跳猛地漏了一拍。空气又陷入了沉重的安静。
“大哥。”我膝行向大哥,“大哥,我想回桐县是真的想做些什么的,并不是,并不是……”并不是什么?封离你难不成真的不想找回以前的父兄?你骗的了别人,骗的了自己吗?
“所以你是怎么样都要去?”
我低下头,动了动嘴唇,轻轻地说道:“对不起。”
大哥没有说话只是用尺子敲了敲桌边,我咽了咽口水,慢慢站起来慢慢往桌边挪,然后趴了上去。
良久没有迎来预料中的疼痛,我偷偷看了看大哥没什么表情的俊脸,咬了咬牙伸手把裤子褪了下去,脸一下子红到了脖根。
“啪!”还没有等我重新趴好,一记响亮的就在我身后炸了开来,我下意识的一跳脚,用手捂住了身后。
“太久没有教训你,是不是连基本规矩都忘了?”大哥声音低沉,显然是气急了。
我忙重新跪好,翘起臀部。“对不起,离儿不敢了,劳大哥教训。”

舞叶贝贝2019-02-21 18: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啪!”比刚刚还狠的一下落在了臀峰,饶是我做好了准备,还是忍不住压抑着声音喊了一声,可还没有等我的声音完全落下,便又是又狠又急的连续五下,疼的我抓着桌沿直抽气,臀部不自主的躲闪着瑟缩着。
终于等到身后的尺子停了一下,我才有机会喘了一口气,正了正身体,然后新的一轮又炸了开来。
这样来了三轮我就受不了了,毕竟真的太久没有挨过这样的打了,而且五下一轮,第二轮又完全叠着前一轮的痕迹来,又快又狠,连呼疼的时间都不留给我。我忍不住扭着屁股,哀叫着:“大哥,哥,啊,轻点,轻点,啊!疼!”
终于我忍不住整个身体往旁边躲了一下,就听到“砰”的一声,尺子砸到了桌边,应声而断,身后的肌肉本能的跟着颤了一下,有冷汗滴进了眼睛。
我感觉大哥在我身后看了一会,然后扔掉了手里的断尺转身往墙边走去,我一下又紧张了起来,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位置应该挂着一根特别粗藤条。
果然偷眼看到了大哥拿着藤条走过来,我就感觉一下子崩溃了,扑的一下跪到了大哥的脚边:“大哥,离儿受不住了,你饶离儿一次吧!”
“最后十下,如果你能做到不动不喊,并且准确报数,我就放你去,否则抗旨我也要把你留下来。”
我握紧了拳头,偷偷给自己打气。“离儿谢大哥成全。”我轻轻磕了一个头后才起身趴了回去。

舞叶贝贝2019-02-21 18: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藤条破风而落,光声音就让我头皮发麻,身体被打的往前倾了一下,喉咙口迸发的哀嚎终于还是被我硬生生的转成了一个破碎的一字,疼,疼的五官都感觉团在了一起。我拼命喘着气,手指深深地扣进手掌中,想让自己转移一下注意力。
好在这次大哥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消化疼痛才不紧不慢的又落下一鞭,藤条造成的疼痛原就尖锐的多,更何况是在我原本就饱受折磨的伤处。堪堪五下,我报数的声音就沙哑了,每一下几乎都是吼出来的,我必须用上全身的力气才能阻止自己做任何抗刑的动作。
不时的有水珠渗进眼睛里,很快我的视线就模糊了。“啊……七!”掺杂了哭腔的报数。还有三下,你可以的封离!
“最后三下,我会用全力,你给我忍好了。”
“好。啊……唔……”我瞬间仰起了头,绷直了腰,疼,感觉就像一下子被人割成了两半,好半天我才回过神来报道:“八。”声音已绵软无力。
大哥还是心疼我的,最后两下到底是放轻了点力道,虽然还是疼的我梗着脖子跺着脚,可也勉勉强强的完成了报数后。数到十后,我就觉得全身力气被抽光了,眼前一黑,就要滑下桌子,好在被大哥眼疾手快的抱住了。
“你要是我的兵,敢这样一意孤行,刚刚那十下藤条就能趴下你的皮。”
我迷迷糊糊的,这句话倒是听得清楚,咧开嘴,轻轻笑了笑。

舞叶贝贝2019-02-21 18:2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到底让父亲猜对了,两天后我走路还没有利索就得到桐县就任了,骑不了马,即使马车里铺着厚厚的棉被仍然无法安稳的坐很长时间。只能半趴在小四的腿上,辗转着不那么难受的姿势。
原本快马五天左右的路程,硬生生的让我多走了十多天,结果到了桐县发现整个县都乱套了。原本的县令早早的告老还乡去了,衙役没有了人指挥,各个无精打采的混日子,桐县离其他县都挺远的,大多隔着山路,百姓有事无处诉。
我刚到桐县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了县衙外,交头接耳的,好不着急。
我轻咳了两声,指示身边的小四大喊道:“新任县令就任,大家让个道。”
原本那些人见我一个毛头小子,都有些怀疑,小四也是个沉不住气爱炫耀的货,当下就拿着我的玉牒显摆起来。
“青天大老爷,你得替小民做主啊!”我一个疏忽,就见一个比我父亲年纪还大的老汉跪到了我面前,我赶忙把身体往旁边偏了一点。
“请起,请起,你看我还没有就任,你这……”
“青天大老爷啊,我这事十万火急,再不能耽搁了啊!”
“这……那您请讲。”
“听说影盗就最近会来盗取我的传家之宝冰玉雪莲,那可是我的命啊!求青天大老爷救命!”
影盗的事,我在路上就听说过了,是附近几个府县头等通缉的超级大盗,为人亦正亦邪,也做过比如劫富济贫啊,惩恶扬善啊,饥荒的年间帮百姓盗回被贪官中饱私囊的灾银。也做过为了一己私欲偷盗他人名贵药物,致使耽误需要的人的治疗时机,差点害人性命的事……
反正当小四满脸崇拜的跟我讲着他道听途说来的关于影盗的所谓“英雄事迹”的时候,我只冷冰冰的回了一句:“小偷就是小偷,再怎么欲盖弥彰也掩饰不了他犯罪的事实。”
“影盗做事向来无踪迹可查,你是怎么确定他要来偷你的什么雪莲的?”
“回青天大老爷,影盗找寻冰玉雪莲已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直害怕藏着雪莲没有敢显露,谁知却还是让竞争对手泄露给了影盗。大老爷,你帮帮我,我真的不能失去雪莲的!”那老汉说着就开始对我猛磕头。

舞叶贝贝2019-02-21 18: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没有人,算了今天就到这吧

舞叶贝贝2019-02-21 18: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不动声色的扶起了他,坚定的承诺:“放心,我会帮你守住雪莲,我保证。你们呢?都是为了此事?”
“求大人一定要抓住这个影盗,还我们一个公道。”
我微微跳着眼角,点了点头,然后信步走入县衙。虽然我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偷盗,为此极不喜欢这个所谓的影盗,不过这一路走来,也知道在大多普通百姓眼里,影盗还是类似于传奇英雄的存在,这些聚集在这里的人的身份也是有待考量的。
“小少爷,小少爷,我也想去抓那个影盗。”
我瞥了眼小四,挪喻道:“你不是挺崇拜他的吗?”
“哪有?小四最崇拜的自然是小少爷您,小少爷讨厌的那一定是坏人,小少爷想抓的人从来没有抓不到的。”
“行了,你少给我溜须拍马。我先要把这县衙整顿一下,抓那影盗什么的就交给你了,我把父亲让我带过来的暗卫都交给你。如果这样还能让那影盗得手,小心你的屁股。”
“啊?可是暗卫我带走了,谁保护你啊?”
“县衙这么多衙役呢!而且你家小少爷也不是吃干饭的,行了行了,你快去干活吧。”我说的也有点不耐烦,朝着阿四的小腿肚子轻轻踢了一脚,催促道。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虽然没有做过官,可身边都是做官的,道理还是知道的,我就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刚进衙门就看到在聚众赌博的几个衙役一人打了二十板子。
我知道这些人还不服气我,可是我也不急,等我真的做出了几件事,还怕没有民心吗?
一路舟车劳顿,我也确实有些累了,让人整理了一下卧房便早早的睡下了,期间迷迷糊糊的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很是吵杂,好像很多人在说话,我怕的瑟瑟发抖,然后有个幼小而温暖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我,并贴心的用双手捂住了我的耳朵……
我是被可恶的小四吵醒的,改不掉的一遇到事就咋咋呼呼的毛病。我微微睁开眼,看到天才鱼肚白,强忍下劈死小四的冲动,继续闭目养神。

舞叶贝贝2019-02-22 17: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少爷,你先别忙着睡了,真的有十万火急的事!余老板的雪莲还是被盗了!”
“什么?”我忽的一下睁开了眼睛,整个人坐了起来,“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十来个高手加上我的法宝抓不住一个人?”
“不是的,我们没想到他有帮手,人抓住了,帮手带着雪莲跑了。”小四看起来很是泄气,估计也是知道第一次办事就办砸了觉得没办法和我交代。
“算了,你们把人看住了,让大家准备准备,今天下午开堂公审影盗。对了,你先让人把消息给我放出去。”我伸了伸懒腰,看了看天色,然后继续倒头大睡。
“啊?不是啊,小少爷,把消息放出去,他的同伙来劫狱怎么办?”小四一想不对劲,就开始摇我的身体。
我翻了翻白眼,天啊,打个雷劈昏这小子还我一个清净吧!“来了不是更好,我还怕他不来呢!来几个,我抓几个。”
“哎!好像有道理哎!小……”小四回过神还想和我说什么,见我用被子捂住了头,一副请勿打扰的样子,只能无奈的离开。
等我正式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肚子饿的难受,喊了两声也没有人回应才慢悠悠的穿好衣物,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草草吃过早饭我就出门转了一圈,发现小四做事效率真不错,街头巷尾讨论的都是关于影盗落网,下午公审的事。

舞叶贝贝2019-02-22 17: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找了个茶楼,一边喝茶一边听着百姓对于影盗被抓的议论。有惋惜的,有同情的,有觉得天道循环的也有拍手叫好的。然后鉴于大家对于影盗的神话,理所当然的,我这个刚上任的小小县令也跟着被神话了。
我回到府衙,门口已经围着一大波人了,师爷他们也开始着急的在找我。
“大人,你可算回来了,是不是要准备升堂了?”
我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准备了,然后自己回房换上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件正式官服。我不由得反复摸了摸宽大的袖口,和胸前的秀样,没来由的生出几许豪情壮志。
坐在大大的“明镜高悬”下,看着两旁一脸威严的衙役和门口挤满的百姓,我本能的挺了挺胸膛。然后拍响惊堂木,高唤:“带人犯!”
当那个一身囚服,长发披面,又有些过于清瘦的少年被带上堂来时,我就只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了。那一刻我后悔了,我后悔没有早点去看看这个名声大噪的影盗,没有给我们彼此留一个周转的余地。
“你……抬起头来。”我听到了自己声音里明显的颤抖,不断的催眠自己,也许只是有点像!
少年抬起头,清亮的杏眼对上我眼睛的那一刻,时光好像发生了逆转。我好像看到了两个年幼的孩子相依着取暖,稍大一点的还笨拙的哼着并不好听的摇篮曲哄弟弟睡觉。
我张了张嘴巴,一声“哥”在喉咙口就是出不来。
“公堂之上还不跪下!”衙役趁我出神之际率先出声,然后我清楚的看到一个衙役一棍砸在了哥哥的膝窝处,伴着扑通一声,那个人重重的跪到了我的面前。

舞叶贝贝2019-02-22 18: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吓了一跳,不过却也很快恢复了过来,稍清了一下喉咙,问道:“堂下何人?所犯何事。”
“顾青。”
顾青就这么镇定自若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脸上一贯的云淡风轻。我开始怀疑他根本也没有认出我来,毕竟我现在和七年前那瘦不拉几的形象差太多了。
他报了个名字就显然不打算多说什么了,我倒是准备了一肚子的问话,这个时候也说不出来,气氛正是尴尬的时候,衙役又很“贴心”的在顾青背上抽了一棍:“大人问话,好好回话!”
“在下顾青,犯偷盗之罪。”顾青重新跪直了身子,缓缓开口,声音里并无多余情绪。
“你还我冰玉雪莲,还我雪莲。”跪在顾青身边的余老板先沉不住气了,开始动手推攘顾青。
我猛地拍了拍惊堂木。“肃静!”在公堂重新恢复安静以后才继续问道,“顾……顾青,你交出冰玉雪莲本官可以考虑从轻发落。”
“大人,别白费功夫了。我不可能交出雪莲。”
顾青的笃定把我气得发狂,真想不分三七二十一先打一顿板子再说。“你……你可知你会有什么下场。”
“按律例偷盗满十金就可以砍其手足,若照成及其恶劣的后果可判处死刑。更何况我还有羞辱殴打朝廷命官,打劫私放官银的罪行,大人怎么处置我,我也毫无怨言!”
我再次猛敲了一下惊堂木:“你到现在仍然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可有想过你的亲人?可有想过因为你的一己之欲给他们还有给受害人会带来什么伤害!”
我有明显的感觉到顾青的眼睛直视向了我,眼神里带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我下意识的撇过头,躲开了他的注视。

舞叶贝贝2019-02-22 21: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大人,既然他嘴硬就给他点厉害看看。”余老板可能觉得我初来乍到还不懂这些,自发的提醒了一下。
“****嘴,再说话小心我治你一个藐视公堂之罪!”我心情正不好,说话便也直接了起来。门外百姓的声音也从小声嘀咕到了大声议论,“顾青,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雪莲的下落!”
顾青垂下眼睑思考了一下,我正觉得有希望的时候,他却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请大人恕罪,我真的不能说。”
“你……你……好,很好。既然这样,我们就按规矩办事。来人,先给我打二十板子!”我闭了闭眼睛,手握着签筒里的签,觉得有千金重!
就在我手中的签要扔出去的当儿一声“住手”成功的阻止了我,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定睛看向了大门外正气喘吁吁的往里冲的中年人,然后浑身都僵硬了。
顾山,我再熟悉不过的人,七年前,我管他叫爹!现如今,老了,也瘦了,双颊深深的往里馅了一点,看起来这些年过得并不怎么好。顾青,你就是这么照顾爹的?
“你们让我进去,我是来自首的,你们让开!顾离,你让他们放我进去。”
当顾山不管不顾的一边挣脱着门口的守卫,一边大喊我以前的名字的时候,我就好像一只被拔了毛的公鸡放到了人群中间,感觉那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我身上。
“你们让他进来。”既然避无可避,那么就正面面对吧!
“爹,你怎么到这来了?”顾青显得有些着急又有些懊恼。
“我怎么能不来?冤孽啊!冤孽!那什么的雪莲是我吃的,不关我儿子的事,我也身无长物,你们放了我儿子,我把命陪给你们!”顾山就这样直直的挡在了顾青身前,直勾勾的看着我。
“爹!”顾青惊道。

舞叶贝贝2019-02-23 17: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哈!你这老家伙的命值几个钱?也想抵我冰玉雪莲!”
“啪!”我狠狠的砸了下惊堂木,怒道,“数次扰乱公堂,来人给我重打二十!”
“冤枉啊!冤枉啊!青天大老爷,这不公平!不公平啊!啊!”我异常冷静的看着还在嚷嚷的余老板被人拖到春凳上,一棍子就打老实了,“啊!大老爷饶命啊!啊!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啊!”
板子看起来异常惨烈,才二十下,余老板的身后就见了红。过后想想,我这样确实有公器私用之嫌。
公堂外的声音也已经大到我无法忽视的地步了,大多在猜测顾山的身份。不得已我又敲了下惊堂木,喊了声:“肃静。”
“大老爷啊,他为什么能不跪下?”余老板莫名其妙的挨了一顿锤楚,是各种的不服啊,偏偏又不敢再口出不逊。
“我敢跪,他敢受吗?”
顾山的话直接让公堂里外炸开了锅,所有的人都在等我的反应。我闭了闭眼睛,以前顾山背着我翻了好几座山去求药的情景好像也近在眼前。
我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了顾山面前,俯首:“离儿见过爹爹。”
“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哈,是我有眼无珠啊!大老爷我不告了,我不告了还不行吗?哈哈哈,苍天啊!余某命苦啊!”
我握紧了拳头,反复的提醒自己冷静,冷静。
“七年了,你长高了。”顾山伸出手想摸摸我的脸,却被我一下躲开了。
“你把老爷扶到后堂好好休息。”我直接指向一边呆若木鸡的小四,命令道。
“砰!”“爹!”
我转过头就看到了顾山,我的爹,就这么跪在了我的脚边,跪在了他最疼的儿子的脚边!

舞叶贝贝2019-02-23 17: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爹,你不能这么对小离的,他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顾青膝行至顾山身旁想要阻止他的行为。
顾山却是不为所动:“当我求你,放过阿青吧。整件事都是因我而起,阿青是为了给我治病才走上这条路的。有罪的应该是我。”
我侧过身子,强迫自己镇定着,不让别人看到我的脆弱。这一刻我多么想告诉他们,如果,如果我早知道有今天,当初怎么样也不会离开的。
当初如果不是因为父亲承诺会给家里很大一笔钱,可以让哥哥去上他梦寐以求的私塾,可以让爹爹不再为了生活到处打工受人欺辱、白眼,我又怎么会这么义无反顾的跟着这个才见过几次而且对我生母始乱终弃的男人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啊!我想起来了。顾家小子吗,以前住在我家旁边那间草屋里的。当初他好像就是因为偷了百草阁的药,连夜带着老父畏罪潜逃的。”
“哦,我想起来了,亏百草阁以前看他们可怜,一直有免费给他弟弟治病的。这么说起来,他弟弟就是……”
“原来是这小子啊?所谓三岁看三十,他小时候还偷过俺的鸡蛋呢,那时候俺要是报官了,也许他就不敢再偷了。俺还是太善良了!”……
也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大声嚷嚷出了顾青的过去,周围的人随即都开始议论了开来。原本被捧上神坛的影盗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劣根难改的小偷,嚷嚷着要公正处理,不能徇私护短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记得顾青第一次偷东西是为了我,那年他好像五岁不到一点。我自小体弱多病的,那次也好像是因为刚刚大病了一场,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家里的钱因为帮我看病都用的差不多了,爹爹在外面打工每天很晚到家很早就走了。我每天吃药本来嘴里就苦,顾青还天天让我喝没有味道的粥。

舞叶贝贝2019-02-23 18:3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天不知怎的我就发脾气打翻了粥,顾青刚要发火,我先哭起来了,顾青向来对我的眼泪没有办法,只能笨拙的哄着我。我胆子也渐渐地大了一点,然后想起来前些时候小伙伴跟我炫耀他妈妈煮的鸡蛋羹有多好吃,突发奇想的就闹着要吃鸡蛋羹了。
小孩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然后醒来并没有看到顾青,天都差不多黑了,我摸着饿的扁扁的肚子自己去厨房找吃的,却什么也没有找到,想着顾青是不是在罚我不爱惜粮食,所以才没有准备晚饭的,不由得又有些委屈,寻思着一会顾青回来了好好道歉。
我又等了半个时辰,顾青仍然没有回来,我才开始着急起来,顾青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可就在我准备出去找人时,顾青回来了,我注意到他额头起了个大包,好像还出血了,当下就担心的哭了。
当时顾青好像安慰我说是摔得,然后一脸嘚瑟的拿出了两个鸡蛋,说给我做鸡蛋羹吃。
说实话,顾青做的鸡蛋羹并不怎么好吃,不过我那时候太饿了,便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两碗,然后才想到顾青还没有吃,顾青却笑笑说他吃过了。他帮我擦嘴的时候,我有注意到他手腕上多了一条青紫色的勒痕,我想看的仔细些的时候,他又有些慌的用袖子盖住了,然后神色如常的转移话题。
我知道鸡蛋是偷得,是在三天后。那些人觉得又少了一枚鸡蛋就骂骂咧咧的跑到了我家硬是咬定是顾青偷得,还说吊了一天还不涨记性什么的。爹爹听后二话不说的打了他一巴掌,我被吓得直哭。虽然顾青只承认偷了一次,可那帮人哪肯善罢甘休。
爹爹看我哭的快背过气了,便只想快点息事宁人,于是付了三枚鸡蛋的钱,不过罚了顾青一天不准吃饭。

舞叶贝贝2019-02-24 10: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虽然可能已经有人看过我以前发的坑了。不过细心的同学应该会发现我不只是复制黏贴,改了几个细节。做出了一点修正。马上旧的就会发完了,速度和人气是形成对比的

舞叶贝贝2019-02-24 10: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自是不信顾青前一次受了如此侮辱第二次还会为了一枚鸡蛋以身犯险的。可不管是破罐子破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顾青他现在明显越错越离谱了。这么想着,我反而生出了一种使命感,帮顾青改邪归正的使命感。“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扶老爷下去?”
等顾山被小四半拖半拉半哄的带下去后,我才又坐回了高堂上,重敲了一下惊堂木喊了声:“肃静!”
“顾青,本官判罚,你可服?”
“服。” 顾青重新跪正,俯首帖耳,一派顺从。
我不再犹豫,从签筒里扔出了两根签子,顾青也从善如流的伏上了刑凳。
“大人,律法可有明文规定,偷盗罪是要去衣的。” 余老板怎么想还是气不过,不怕死的继续提醒。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也不大好发作 ,想着既然打都打了,不好为了这点小事再落人话柄,便吩咐了腿衣。
虽然顾青看起来清瘦,意外的屁股上还是有点肉的,而且很白,他乖巧的趴在那的样子,莫名让人有种虐待欲。
“啪!” 一板子打下去,顾青的屁股就红了一大片,我看到他不可抑制的挪抽动了一下小腿,紧咬着嘴唇才勉强没喊出声。
“啪!” “唔!”紧接而来的第二板到底还是让顾青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到第三下他就发狠的咬上了自己的手臂。
可公堂板子厚重,到十几下时,顾青还是从喉咙口溢出了断断续续的闷哼。随着不断叠加的数目小腿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小幅度踢蹬起来,看着就知道克制的很辛苦。
因着顾青始终低着头,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可看到他紫肿发胀的臀部开始冒出血珠时,我开始后悔打重了。哥哥细皮嫩肉的,怎么能和余老板这种糙汉子相提并论?

舞叶贝贝2019-02-24 11: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不过好在板子很快就停了,顾青有些吃力的扶着刑凳穿戴好衣裤,又扶着刑凳重新跪了下来,嘴唇发白满脸的细汗,我着实心疼了。
“今天就这样吧,退堂。把人犯先关起来吧。”
“不是,大……” 余老板还想说什么,被我一眼瞪了回去,乖乖禁了声。
没想到第一次升堂就几乎要了我所有的精力,可等我精疲力尽的走到后堂想喊小四帮我换衣服时。
“啪!” 顾山给了我狠狠一记巴掌。
“小少爷。” 小四惊呼。
我疲惫的朝小四挥了挥手,示意他哪凉快哪待着去。
“你快放了你哥。不然,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摸了摸有点发烫的脸颊,印象中这是爹爹第一次打我,我记得小时候哥哥倒是因为调皮被打过好几次,我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一直没挨过打。“爹,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我不会害哥哥的。”
“刚刚那个小四说,你把阿青关起来了?”
好你个小四,嘴巴倒挺快!“那都是暂时的,哥哥很快就没事了,您相信我。”
顾山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放软了语气:“你哥哥这些年,为了我,吃了很多苦。”
“我保证,我会尽快放他出来的。”
顾山点了点头,想来他现在只能选择相信我了。
“我让人带你下去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吧。”
顾山看起来确实累了,心事了结后,露出了一脸的倦容,也就没有推脱。
“爹。”我突然对着顾山的背影喊了一声,可等顾山回过头时,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没事,好好休息吧。一切都会好的。我保证!”

舞叶贝贝2019-02-25 18: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