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偷来的时光(兄弟,温情)

楼主:筱苏洛 字数:47511字 评论数:9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尝试新的题材,希望大家能喜欢。


筱苏洛2019-02-24 17: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病房里,昏睡了半天的苏凉终于悠悠转醒,他发现眼睛异常酸痛,睁开后,眼前的世界仍旧是一片黑暗。
苏凉回忆起来了,自己之前眼睛疼来到医院看病,后来还没到眼科专家的办公室,自己就在走廊上晕了过去。苏凉感到非常口渴,微微坐起身,轻声问道,“有人吗?”
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苏凉想到床头应该有呼叫按钮,回过身在墙上摸索。摸索了一阵,邻床传来下床的声音,然后是拖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可以帮我……“苏凉还没说完,发现那个人好像已经帮他按了按钮。苏凉回过身,“谢谢。“
那人依旧没有回答,听声音好像又上了床。
“先生您终于醒了。“传来一个女声,紧接着自己手上的点滴被拔掉。
“先生,医生说您会暂时失明一个星期,您看要不要让您的家属来照顾您。“
“不必了,多谢。“苏凉淡淡回答。高中之后,父母对他就没有像以前那样处处关照了,他们去了国外,两年前还给他生了个弟弟。家里就只有保姆替他烧饭洗衣。
“可是您这样无法……“
“我说了,不用。“苏凉坚持道。
“那好吧。先生您先休息。“护士离开了病房。
“我想喝……“苏凉还没说完就已经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苏凉舔了舔嘴唇,无助地坐着。
过了两分钟,邻床的人又下了床,接着听到倒水声。
“喏,你喝吧。“传来一个很稚嫩带点小奶音的男孩子的声音。
苏凉手微微摸索,就摸到左边的水杯了,还不小心摸到了那个男孩有点软软的小手。
苏凉一饮而尽,身体也舒服了许多,把水杯递还给男孩,“谢谢你,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少套近乎,我去洗水杯了。“男孩却有些冷淡。
苏凉有些尴尬,慢慢躺下,黑暗的感觉让他觉得很难受,很孤独。他蜷缩在被子里,想起过往的一幕幕,其实他已经来过这个医院很多次了,绑定了支付的银行卡,所以刚才护士也没有让他上缴住院费什么的。
过了一会儿,男孩回来把水杯放到像是桌子的地方,然后上了旁边的床。
苏凉慢慢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用的是男孩喝过的水杯,他极少用别人的东西。
苏凉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护士应该会给他送饭的吧?
“小朋友,现在是几点了?“
“晚上八点。“传来男孩有点不耐烦的声音。
苏凉心想今天是吃不到东西了怕是,他不想主动麻烦护士,毕竟他刚才还驳回了她的建议。
“小朋友,你得了什么病啊?“
“你才有病。还有,别叫我小朋友。“
“那我怎么叫你好呢……?我叫苏凉。“苏凉接着问。
“你话真多。“男孩仿佛犹豫了一会,缓缓道,“叫我迪迦好了,我不喜欢我的名字。“
“噗……你几岁了,还看奥特曼啊……“苏凉笑道。
“你懂什么?“男孩平静而有点冷冷地道。
苏凉默默地收起了笑容。这个男孩应该很嫌弃他吧,苏凉忍受着饥饿,尽力地想让自己入睡,却突然想上厕所。
苏凉经常出入这个医院,所以对病房的布置还是很熟悉的,苏凉坐到床沿,用脚在地上摸索着,看有没有拖鞋。
果然有一双医院的拖鞋,苏凉穿上后,走到床尾,然后靠着墙往门口摸索,厕所果然在门口。
出厕所门的时候不小心磕到了头,苏凉揉了揉,又挨着墙往回走。
摸到了床的栏杆后,苏凉顺利地上了自己的床,却发现床上多了一个东西。
苏凉坐在床上摸了摸,好像是一包零食一样的东西?
“这是谁的?“苏凉很奇怪,刚才床上明明没有的。
“吃完早点睡,哪那么多话。“邻床的男孩突然说道。
“谢谢。“苏凉感激地打开包装,咬了一口,原来是好丽友派,以前不太爱吃这样的东西,如今却吃的特别特别香,或许是因为肚子太饿了,又或许是因为这蕴含着男孩对他的善意。




筱苏洛2019-02-24 17: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第二天醒来,苏凉发现自己还是能看到模糊的光线的,光线来的方向就是窗口了吧。但除了光线,苏凉只能看到黯淡的各种色彩和光在瞳孔里杂乱的分布着,并不能看清任何东西的轮廓。
“小迪迦,你醒了吗?”苏凉轻轻问道。
“我早醒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的早餐在左手边桌上。”男孩回道,“护士送来的。“男孩补充道。
“哦,好的。“苏凉坐到床沿,在桌子上摸到还留有余温的烧饼,“居然是烧饼,还真是有心了。“苏凉本以为会是医院的食堂里的那些馒头什么的。
吃到一半,苏凉听见轻微的滋滋声,然后是有人说话的声音,应该是男孩把电视打开了。
不过过了一会,男孩又关了电视,“无聊。“
苏凉听到男孩的抱怨,“无聊就跟我聊聊天嘛。“
“我还是看漫画书吧。“男孩不屑道。
苏凉想到床边晒晒太阳,于是下了床,往窗边走的过程中却不小心绊到男孩的床栏,苏凉整个人往男孩床上倾倒,苏凉一只手按在了被子上,另一只手好像是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肉肉的很有质感的地方,突然手下空了,只听男孩啊的一声,紧接着气愤说道,“你干什么!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是个流氓!“苏凉才反应过来,男孩应该是趴在床上看书,然后自己不小心摸到了他的臀部。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都看不见,就不小心摔倒了。“
“我现在就要换病房。“男孩下床穿上鞋,往门口走去,却好像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对不起……“苏凉有些落寞地站在床边,自己真的不是那么好相处的人啊,这才一天不到,就被一个小孩子嫌弃了。
空气静止了一分钟,“算了算了,我可真倒霉,前一个是哑巴,这一次又来个流氓瞎子。“
苏凉无奈,自己在男孩心里的人设就是个流氓瞎子。他继续往窗边走去,窗是开着的,苏凉伸出手,感受着微风轻拂过指尖,感受阳光肆意地冲击着瞳孔。
不知此时,身在远方国度的父母,是否会偶尔想起他呢,苏凉想着,鼻子酸酸的,但却没有哭出来,他今年也只是个大二的学生,但他经常告诉自己,就算是一个人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苏凉还没从情绪里出来,就听见护士的声音,“先生,该挂点滴了。“
一直到中午吃午饭,男孩都没有再理他。
吃完护士送来的清粥,苏凉躺下,打算睡一觉。因为天气太热,房间里已经开了空调,他很快就入睡了。
再醒来时,苏凉明显感觉到光线比中午暗淡许多,应该快到黄昏了吧,真希望眼睛能快点好起来。
“迪迦,你还在生我的气吗?“苏凉试探地问道。
“我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我和你都是男的,既然你也是不小心的,摸屁股的事情就不跟你计较了。“男孩用宽容的语气说道。
“呵呵,那你能帮我倒杯水吗?“苏凉嘴角扬起。
“你这是在得寸进尺吗?“男孩不满道。
“没有……要是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苏凉敛起笑容,一副难过的表情。
“今天我让人帮我买毛巾,还送了个茶杯,就大发慈悲地送你了。“男孩下了床,给苏凉倒了水。
“那真是谢谢你了……“苏凉坐起身喝完水,还想和男孩多聊会,“你几岁了?“
“十二。“男孩这次并没有回避问题。
“那你得了什么病啊?“苏凉很奇怪,护士好像也没让男孩打过点滴。
苏凉感受到男孩走近,伏在了他的耳边,“你想听的话,晚上半夜我再告诉你。“


筱苏洛2019-02-24 17:0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苏凉心存疑惑,为什么要等到半夜才可以告诉他,他对这个男孩还是很好奇的,于是期待起半夜,这个男孩会告诉自己什么。
吃完晚饭后,苏凉又睡了一觉,再醒来,苏凉发现已经看不到任何光线了,应该已经熄灯了吧,男孩不知道睡了没有。
苏凉轻声咳嗽了一声,然后等待着回应。
“你可真能睡,我还以为你不想听了呢。”男孩压低声音,抱怨道。
“不好意思。”苏凉也压低声音。
“这样说话好累啊。”苏凉听见男孩下了床,“喂,你进去点,给我空个位置。”
苏凉有些惊讶,但还是照做往里面躺了一点。
一个热乎乎的小身体出现在他的旁边,苏凉一时不知该怎么做,这是他第一次跟别的人躺一张床上吧,不过他却没有抗拒,男孩身上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像是牛奶煮熟后的味道。苏凉起了鸡皮疙瘩,感觉心房居然暖暖的。
“哈哈,你还脸红了。”男孩笑道。
“为什么一定要半夜说呀?”苏凉有太多疑问了。
“到了半夜,守在门口的人就走了……”男孩弱弱道。
“有人监视你?”苏凉十分惊讶。
“是我后妈,其实,我在这个医院,已经住了三个月了。三个月前我脑袋不小心撞到,但其实并没有大碍,我后妈串通这里的医生,非要说我有什么脑地震。”
“是脑震荡吧?”
“对……脑震荡,我其实早就康复了,我后妈就想把我关在医院里,让我见不到我爸爸,好让他的儿子和我爸越来越亲密。”
“你爸没来医院见过你吗?”
“我……”男孩欲言又止,“我可以相信你吗?“男孩很认真地问道。
虽然看不见,但苏凉知道此时男孩一定在看着他的眼睛,“当然可以。”
“我后妈告诉我,她知道我妈妈住在哪,让我好好在医院呆着,她才不做什么。所以我每次都对爸爸说我头还疼。”
“可怜的孩子。”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就把这些告诉了一个瞎子,哎……你要是告诉别人你就死定了。”
“喂,我像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吗,而且我也不是瞎子,几天后,我眼睛就好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屁孩长什么样子。”苏凉笑道。
“哼,比你帅。”小孩掀开被子,想要下床了。
“喂,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苏凉突然想起来问道。
“程皓。”男孩淡淡回答,回到了自己床上。
“程皓……“苏凉轻声默念,第一感觉是还不错的名字,但慢慢就联想到了加减乘除的乘号,换言之就是代表错误的x,这父亲,怎么给孩子起这样的名字,怪不得程皓不喜欢自己的名字。
苏凉开始期待着自己眼睛恢复的日子,到时候就可以看见程皓的模样了,会像他的声音那般可爱吗。



筱苏洛2019-02-24 17: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自顶

筱苏洛2019-02-24 22: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翌日清晨,苏凉醒来,同样的,他并不知道几点了,于是把头转向邻床,“程皓,现在几点了?”
却没有得到回应。
“程皓?在吗……”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苏凉突然感觉心空落落的,心想程皓难道已经出院了吗?虽然相处才一两天,但苏凉却对这个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的男孩产生了一些说不清的情感。
“叫我干嘛呀,今天醒的挺早啊。”门口传来关门声,然后是熟悉的脚步声。
苏凉内心仿佛活了一般,嘴角微微扬起,“你去哪儿了?”
“哈哈,你是不是想我了。我只是去取个早餐。喏,这是你的,还有这个,一鸣鲜奶。”
“医院的早餐这么好?”
“是啊。哈,你头发都乱了,睡相太差了。”程皓调侃道。
“那可以麻烦皓皓帮我梳一下吗?”苏凉这是前不久烫的中分,苏凉发现烫完之后自己不是很会打理。
“你叫我什么?“程皓惊讶道。
“皓皓啊,不可以吗?你比我小,叫皓皓比较亲切吧。“
“谁要跟你亲切呀……已经……已经好久没人这么叫我了……“程皓语气有些难过。
“程皓!爸爸来看你了。“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哦。不是让您别来了吗?我在医院挺好的。“
苏凉自顾自地吃起早餐。
“医院怎么给你安排了一个瞎子在旁边,爸爸等下就跟他们说让他们换个人。“苏凉听了,心中有些郁结,把没吃完的早餐放到桌上,默默地背过身去侧躺着。他期待着男孩会说点什么,可是却没有抱很大的期望,毕竟,这可是他爸爸。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说别人!你马上向他道歉。“男孩有些生气地说道。
“程皓……爸爸这是为你着想啊,你怎么反倒怪起爸爸来了。“
“程皓,我没事。我现在确实是个瞎子。“苏凉淡淡道。
他父亲也没怎么在意,好像是坐在了床上,过了一会问道,“你头还疼吗,医生说你还要休养一段时间。“
“疼。爸爸,我昨晚没睡好,吃了早饭要再睡会了,你回去忙公司的事吧。“男孩平静道。
“那好吧……这是牛奶和水果,你记得吃。爸爸就先忙去了。“
“知道了。“
听到门关的声音,苏凉松了一口气。
床上却突然爬上来一个人,男孩趴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苏凉手臂上,“喂,苏凉,你生气了?“
“没有。“苏凉淡淡道。
“明明就是生气了,我替我爸爸向你道歉好不好。“
“不用了,要不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不生气了。“
“原来你是想占我便宜啊,哪有这样随随便便认哥哥的啊,我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好人呢。“
“你……“苏凉回过身,手往男孩身后轻打了一下,精准打在男孩微翘的臀上,“我不是好人,我还会打人呢。“
“哇,你还真以为你是我哥哥啊,还打我屁股。“男孩有些不可思议道,却没有生气。
“你要换人就换吧,我就是个流氓,坏人,还是个瞎子。“苏凉丧气道。
“哥哥,我叫你哥哥还不行吗?不要生气啦好不好。“
“再叫一遍。“
“哥哥。“男孩甜甜地叫道。
“乖。“苏凉感觉心暖暖的,从小他就羡慕那些有哥哥弟弟的,可以一起生活一起长大互相陪伴。


筱苏洛2019-02-25 12: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爱新觉罗的公主@贴吧用户[email protected]心伤情殇卍受伤@彩虹岛纯白记忆

筱苏洛2019-02-26 00:1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白雪-19°@☞墨♂安☜@阿紫欧恩@朦胧的美丽☜

筱苏洛2019-02-26 00: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JD慎思

筱苏洛2019-02-26 00: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破云之龙_

筱苏洛2019-02-26 00: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病房里,程皓给苏凉梳着头发,“今天门口好像没人,终于可以舒服地说话了。哎,你都这么大了,还要让小孩子帮你梳头发,不感到羞耻吗?”
“嗯?你不乐意吗?”苏凉反问。
“那肯定不乐意啊,你现在眼睛看不见,我还怕你不成。”程皓笑道。
“那等我眼睛好了,我非得打烂你的小屁股不可。“苏凉狠狠道。
空气却突然安静了。
“怎么不说话了,哥哥吓到你了吗?“苏凉担心道。
“哥哥……“程皓却突然转了语气,有些疑虑地喊道。
“怎么了皓皓?“
“等你眼睛好了,是不是就要出院了,我们就见不到了。“程皓想到这一茬,苏凉怕是不会愿意继续留在医院陪他的。
“那我就把你带走呀,拐回家养着。“苏凉强笑道,是啊,他们这样的缘分,其实只局限于这个病房吧,出了病房,或许都没机会再见。
“哼。“程皓放下梳子,坐到苏凉旁边,“你在哪里上大学呀?“
“江海市。怎么了?“
“那你住学校吗?“
“我不太喜欢和其他人住,所以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
“那你喜欢跟我住吗?“男孩有些紧张地问道。他的心里是渴望得到肯定的答复的。
“跟你?别闹了,我又不能真的拐走你,那可是要坐牢的。“苏凉想象过自己和程皓两个人住在一起,相互依赖着生活,可那只是出现在梦里的场景吧。
“你们江海大学附近有小学吗?“
“这个,好像真有一个……你不会是想……你爸爸不会答应吧,我一看就不是能照顾好你的人。“
“哼,你看着吧,我缠上你了,别想摆脱我。“程皓赌气地回到了自己床上。
苏凉心里却有种奇怪的感觉,是很久没体会过得一种感觉,男孩对他的情感让他觉得心仿佛快要融化了。
“你这么喜欢哥哥呀?“苏凉笑道,自己虽然颜值很高,但不知道原来已经达到男女通杀的地步了。
“谁……谁喜欢你了……自作多情。“程皓结巴道。“热死宝宝了,我要开空调。“
苏凉好想看看程皓的表情,可是却只能在脑海里脑补着。
苏凉感觉有些冷,便躲进了被窝里,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了。这一转眼就到了下午临近傍晚的时分。
苏凉痛快地伸了个懒腰,“好舒服。“
“大懒虫。太能睡了,你说你跟猪有什么区别。“程皓嫌弃道。
“快给我倒杯水。“
“你还真把我当仆人了啊。“程皓不情愿地回答,却下了床倒好了水,“真想泼你一脸。“
“你就趁我瞎的时候尽情挤兑我吧,等我好了跟你算总账。“苏凉气道,拿过水杯一饮而尽。
“切,小气鬼。“
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程皓端了盆热水到苏凉床边。
“你洗不洗脚。“程皓问道。
“你要给我洗脚吗?“苏凉惊讶道。
“鬼才给你洗脚,自己把脚伸进来洗。“
苏凉坐到床沿,程皓则是坐在一张矮凳子上,苏凉用脚摸索着,终于触碰到了脚盆,便慢慢把脚放进盆里,却好像踩到了一个滑滑嫩嫩的东西。
“你踩到我脚了啦!笨蛋!“
“哈,踩一下又不会死。“苏凉把脚放到另一边,这个盆刚好可以容纳两个人的脚。
两只脚在不经意间触碰到彼此,苏凉真实地感受到弟弟的存在,这不是在做梦。



筱苏洛2019-02-26 01:1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email protected]小轩轩°–

筱苏洛2019-02-26 01: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
第二天,也就是苏凉住进医院的第四天,苏凉发现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能看到物体模糊的轮廓。这让他非常高兴,因为他还能看到邻床那个小身体模糊的轮廓。
“皓皓?起床了吗?”
“干嘛呀,我早起床了。”
“到哥哥这儿来。”苏凉招招手。
程皓疑惑地爬上床,发现苏凉好像在看着自己,于是用两只手捂住脸,“你能看见了?”
“看不太清,但我能看到你在哪了。来,让哥哥摸摸。”
“咿……你不会想占我便宜吧。”程皓警惕道。
“瞎说什么呢。”苏凉拿开程皓肉乎乎的小手,抚摸到了程皓的嫩嫩又光滑的脸蛋,不禁捏了捏。
“放手……都捏疼我了。”程皓打开苏凉的手,揉了揉脸。
吃完早饭,程皓作了一个决定,朝门口走去。
“皓皓,你去哪儿啊?”苏凉忙问道。
“没事,你等我。”程皓的语气竟有些严肃。
“皓……”苏凉还想问,门却关上了。
到苏凉吃完午饭的时候,程皓才回来。
苏凉刚想说话,发现门口进来的小身影径直朝着他奔来,“哥哥……”
程皓紧紧抱住了苏凉,身子竟有些抖动起来。
“怎么了,皓皓怎么哭了。”苏凉抚着程皓的背脊焦急问道,“谁欺负你了?”第一次和弟弟这样亲密相拥,让苏凉突然有了责任感。
“是那个老妖婆……她打我……”
苏凉摸了摸程皓的脸,果然有一块还带着点热度,“她来医院了?我这就去找她理论。”
“哥哥,你别去……以后,就不用再看她脸色了。她已经答应我了,同意安排我到江海小学读书。”
“可是你爸爸会同意吗……”苏凉轻揉着小孩的脸颊。
“她会说服我爸爸的……她最想看到我和爸爸相隔两地了。”程皓强笑道。
“可是哥哥身体不好,可能会照顾不好你啊。“
“我不用你照顾,我会自己做饭,洗衣服。还能卖游戏装备赚钱呢。“
“皓皓居然这么能干,我真是捡到宝了。“苏凉自愧不如,自己像皓皓那样的年纪,可能还只会趴在地上打弹珠吧。
“可是我们才认识四天,你都不了解我,万一我把你卖掉了呢?“苏凉问道,这小孩就这么相信自己吗。
“你敢!“程皓挥起小拳头就往苏凉胸口锤了一拳。
“哎哟。“苏凉捂着胸口,“你这小孩力气还挺大。“
“谁让你胡说,虽然才认识四天,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坏人。“
“哥哥跟你开玩笑的,这么好的弟弟卖了不值当。“苏凉摸摸小孩的头发。
“你知道就好,那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你的事了吗?“
苏凉点点头,慢慢说来。
“什么!你还有个两岁的亲弟弟?“
“怎么了,你连小宝宝的醋都吃啊?“


筱苏洛2019-02-26 12: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
转眼又是第五天的早晨,苏凉睁开眼,眼睛有些酸痛,视野里白花花的天花板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苏凉不敢相信,闭上眼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看着色彩分明的病房,苏凉感动地想哭。这时天才刚亮,是这几天苏凉起的最早的一次了。他看向邻床,看到了这些天做梦都想立刻见到的脸颊。苏凉下了床,坐到程皓的床边,仔细并毫无遗漏地看着这张让人第一眼看了会很惊艳的脸颊,首先是有些扎眼的一头帅气的卷发,苏凉拨开男孩额前的几抹碎发,长长的睫毛有如珠帘,高挺的鼻梁不失英气,薄薄的嘴唇红中透着一抹白,苏凉抚摸着男孩白嫩无暇的脸蛋,这副皮囊确实是比自己可能还要帅上几分。
仿佛感受到他人的触摸,程皓眼珠子动了动,然后眼皮慢慢打开,一双乌黑却闪着微光的瞳孔。
“哥哥?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程皓喉咙干干的,说话有些沙哑。
“哥哥给你倒水。”
程皓瞪大眼睛,看着苏凉利索地倒了一杯水过来,“你能看见啦!太好了!“
“是啊,终于可以教训弟弟了。“苏凉调侃道。
“喂,你不会真的那么小心眼吧,我这些天可是给你端茶送水的,都瘦了好多呢。“程皓皱起眉头道。
“开玩笑的。快,起来让哥哥好好抱抱你。“
“大早上就搂搂抱抱的,不合适吧……“程皓嘴上这么说,却是慢慢跪坐起来,然后扑进苏凉的怀里,“你的眼睛不会再看不见了吧?“
“这……还真不好说。“苏凉紧紧抱着怀里的人儿。
“大不了,我再照顾你。“程皓轻声道。
“乖孩子,可是我特别怕成为别人的负担。“苏凉有些难过道。
“你永远都是我这辈子为数不多的幸运。“程皓说完自己脸都红了。
“哥都起鸡皮疙瘩了,哈哈,快起床洗漱吧。“苏凉松开程皓,揉了揉他红扑扑的小脸。
“所以你不许丢下我。“程皓被揉得艰难地从前缝里蹦出这句话。
“知道了知道了。“
吃完早饭他们来到医院的公园里散步,“真是好久没呼吸过这么新鲜的空气了。苏凉伸了个懒腰,深呼吸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公园里的人没有在空气里放屁呢。“
“你这孩子……“苏凉差点被空气呛了鼻子。
“哥哥,再过一个礼拜,就是九月一号啦,你什么时候开学呀。“
“我十号才开学。不过我可以先陪你去呀。“
“好!不过我得回趟家整理一下东西。“
“我明天就出院了,处理下这边的事情,三天后,我们火车站见怎么样。“
“好!你先告诉我电话号码,我搞部手机,到时候回家也能联系你啦。“
“嗯。晚上就是在医院的最后一晚了。“苏凉感叹道。
“我要跟你睡,接下来三天人家都见不到你了。“程皓带点撒娇的语气道。
“谁要跟你睡,小屁孩。“苏凉刮了下程皓的小鼻子。
“我不管,晚上我就要跟你睡!“程皓嘟起小嘴。
“好好好,我说你怎么跟个四五岁小孩一样。“
“你是说我突然年轻了七八岁吗?“
“……“

筱苏洛2019-02-27 02: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的留言就是楼楼最大的更文动力哦中午可能会更文

筱苏洛2019-02-27 10: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八章:
到了晚上,苏凉开始查看自己的手机,发现也就母亲发来的一张照片,还有大学班长的一个电话,其他七七八八的都不是什么要紧的消息。
打开母亲从美国发来的照片,照片里是一个两岁的男孩,在朝着镜头憨笑着。很是可爱。
程皓凑过来也看到了这张照片,“这就是你弟弟啊。”
“是啊,可爱吧。”
“有我可爱吗?”程皓胳膊肘轻戳了下苏凉的身体。
“你最可爱了,可以了吧,嗯?”苏凉伸出手背抚了抚程皓滑滑的脸。
“敷衍。”程皓回到自己床上,趴着看起了漫画书。
苏凉打了个哈欠,把手机放到桌上,就躺下了。
“喂,这才七点你就睡觉,你是认真的吗?”程皓一脸不可思议道。
“我困了,早睡早起不是挺好的吗?”苏凉不以为然道。
没想到程皓直接爬上了床,也钻进被窝里,面对着苏凉侧躺着,手指戳了戳苏凉的手臂,“不许睡,这可是在医院的最后一晚啊,你再陪我一会嘛。”
苏凉微微扭过头斜视着嘟起小嘴来的小孩,心都快被他萌化了,捏了捏他的脸,咬牙切齿道,“真拿你没办法,可是也没有事情干呀。”
“你等着,我去拿个东西。”程皓眼睛一亮,下床穿上拖鞋就登登登地跑出了门。过了五分钟才回来,手里还捧着一个笔记本电脑。
“这是谁的电脑?”
“我问人借的。”程皓把电脑放到被子上,然后自己也钻进了被窝,“哥哥,我们看恐怖片吧!”
“小孩子家家的,看什么恐怖片呐。”苏凉皱眉道。
“哼,你要是不陪我看,我今晚就不睡了,你也别想睡。”
“你可真是我的小克星。好吧,那就看吧。”苏凉无奈道。
“就这个了。”程皓打开了一部叫《咒怨》的电影,苏凉听说过这部电影,但却也没看过。
“哥哥,你要是怕的话就抱紧我哦。”
“臭小子,哥哥才不怕呢,你自己不要吓到尿裤子才好。”
程皓为了恐怖效果还特意熄了灯,弹幕也不开。苏凉左手轻轻握住了程皓的右手,然后他们就认真地看起了这部电影。
阴森的鬼屋,房间角落突然出现有黑色眼圈的只穿着短裤的全身苍白的俊雄。
苏凉发现小孩的手突然一紧,苏凉看着一旁惊魂未定的小孩,笑道,“这就怕了啊。”
“才……才没有呢。”程皓强装镇定道。
到脑袋能转动而且脸部都是血的伽椰子出场的时候,苏凉发现程皓直接紧闭上了眼睛,苏凉也不急着戳穿,继续看着电影。
到了九点半左右,电影才结束,程皓收起电脑,“什么嘛,一点都不恐怖。”
苏凉见他穿上鞋端着电脑就往门口走去。
“伽椰子就在走廊上!你看门上面的窗口,正在看着你呢。“
苏凉见程皓直接回身跑回来,脸色吓得煞白,“真的吗?“
“哈哈哈,还说不恐怖,我就随便一说就把你吓成这样。“
“你讨厌!“程皓拿起枕头就往苏凉身上砸。“我都不敢出去还电脑了,你陪我去。“
“胆小鬼,哥哥陪你去就是了。“
归还了电脑,他们又洗了把脸就一起钻进了被窝,“床这么小,你真要和我睡啊?“
“那我们靠近一点就好了呀,你嫌热的话空调可以开低点。“
“那好吧,希望你睡相好一点,别把我挤下去了。“
两人都闭上了眼睛,苏凉迟迟没能入睡,小孩侧躺着,把手搭在自己的胸口。苏凉侧过身,看着黑暗中程皓依稀可见的面庞,聆听着他细小的呼吸声,也慢慢入睡了。


筱苏洛2019-02-27 12: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留言的人多的话没准半夜还会有一更

筱苏洛2019-02-27 17: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九章:
第二天早上,苏凉先醒了,轻轻挪开了程皓的小爪子,起了床。
程皓被厕所的水龙头的水声吵醒,才惊觉今天就要离开医院了。
“哥哥!”程皓趴床上甜甜糯糯地喊道。
苏凉刚洗漱完,出了洗手间,“皓皓,怎么了?”
“今天都要走了,也不陪我多睡会。”程皓有些不满道,嘴巴不自觉地嘟起来。
“我都和医生约好了,九点就要出院的。”
“可是……可是我舍不得你……”程皓委屈巴巴道。
“皓皓乖,两天后的周六我们不就能见到了。”
程皓小手缓缓搓着被子,“那好吧……那你会想我吗?”
“应该……会吧。”苏凉若有所思。
“哎呀,都八点了。”程皓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才反应过来,“你先收拾东西,等我洗漱完,我们一起下楼。”
“你的东西怎么办?”
“我这些东西自有人稍后给我搬回家去啦。”
“那你快去吧。”
苏凉看着小孩进了洗手间,嘴角微微扬起,他环顾这个不算很大的病房,回忆起这些天与程皓的点点滴滴,缘分让他们相遇,让原本病恹恹的病房变得温馨与美好。
苏凉也没什么东西,就那天来看病的时候背的一个黑色的双肩背包,那个时候就考虑到可能住院所以带了几件衣服刚好换洗。
收拾好后,程皓刚好从洗手间出来,朝着苏凉走来,“哥哥……你再抱抱我嘛。”
“拿你没办法。”苏凉张开手臂把小孩拥进怀里,“可以了吗?”
“不够!”
“那这样呢。”苏凉半蹲再下,在程皓脸蛋上亲了一下。
“这个……”程皓有些羞涩地捂着脸,“哥哥,我们下去吧。”
“嗯。”
出了病房来到走廊,路过护士台,苏凉不由感谢了一句,“你们医院的早餐是真的不错。”
“先生,你说什么呢,我们医院只提供午饭晚饭,不提供早餐的。”护士一脸惊讶道。
“啊……什么?那那个烧饼怎么回事……”苏凉仿佛想到了什么,看向一旁的程皓。
“哎呀别看了,是我托人给你买的啦。”
“原来皓皓那个时候就喜欢哥哥了啊。”苏凉笑道。
“我是……我是看你可怜!”程皓解释道。
医院门口,苏凉叫的滴滴车已经到了。
“再见啦皓皓。算上今天三天,三天后,周六早上十点的火车票,你不来的话我就自己走咯。“苏凉抱了抱憋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的小孩。
“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来的!我已经把你手机号码都记下来了。“
“嗯!哥哥会等你到最后一分钟!“苏凉上了车,车慢慢启动,苏凉看着车窗外程皓的小身影慢慢消失在视野里,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程皓已然成为了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回到家里,苏凉脑海里一幕幕重现病房里的时光,不禁扬起嘴角,自己因祸得福,有了这么聪明可爱的弟弟。同时苏凉又隐隐担心着,周六,他们会顺利在火车站相遇,一起踏上去往江海市的火车吗?


筱苏洛2019-02-28 01: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半夜更文的勤奋楼楼需要你们的赞美

筱苏洛2019-02-28 01: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待会可能会更文有要抢沙发的吗

筱苏洛2019-02-28 11: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