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媳妇作死找外主(训诫,耽美)

楼主:元素雅感情用事 字数:3459字 评论数:1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隐瞒自己本身就是主的男朋友去实践被发现是什么下场?
当然是好好的惩罚一下不听话的孩子


有一个自虐狂还是病娇的贝怎么办?
好好的满足,狠狠地调教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事实告诉你,打完了再说。
《总裁,你需要我治病》衍生向


元素雅感情用事2019-01-27 11: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冷晨快委屈死了,晓越已经三天没有跟自己说过话了,第一次跟自己闹别扭就闹这么大吗?自己明明没有做什么啊……好像也不能这么说……


冷晨揉揉肿胀的臀部小声咕哝:“难道是我太过了?怎么办啊…”


根据目睹一切的林小朋友默默论述原因:
几天前,高考刚结束时冷晨闲的没事,就去实践,瞒着他本来就是主的男朋友,晓越。别看晓越平常阳光大帅哥,但在圈里是出了名的手黑主,冷晨也知道,所以更不想跟他实践了。

冷晨之所以想实践的本意就是管教自己,但是只要对方打的很痛就不愿意继续实践,也就终结管教了。所以至今没有确定主被关系过。

他男友在圈里多年,怎么会看不出冷晨有伤?一阵威逼利诱下说出实情,所以晓越就开始闹别扭了。


等冷晨再次见到晓越就是大学开学典礼那一天。


晓越打开宿舍门里面就站着冷晨一人,冷晨自然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大一个“惊喜”,二人就这么对视着不说话。


“晓越?怎么不进去?”关程好奇的伸出个小脑袋,喜道:“呀!冷晨也在啊?”


大梦初醒般反应过来,冷晨摆摆手算是打招呼,晓越转身笑道:“阿程也住这里?真巧。”


“嗯,是啊…你俩先别急着铺被子,我去先接个水打扫一下,你俩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把东西落到门卫那里了。”既然是熟人,关程也不打算客气,“你俩也不会收拾,都交给我好了。”


“行,麻烦阿程了。”晓越也没有打算继续冷着冷晨,拽着他的胳膊就拖着走出去。


关程无奈的摇摇头,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这辈子就只能****子的心了。


二人走的格外安静。冷晨低下头,咬咬牙,一副受欺负的小媳妇样,小声嘟囔:“你不是不打算理我了吗?”


“本来我想的是直接跟你分手。”感受到冷晨的眼神,顿了顿继续道:“那时我还在气头上,也不想在这时候做出决定,所以我就没有打算见你。”


“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我无法理解你是怎么想的。”
“冷晨,我需要一个解释。”
“你明明知道我是主,却还是这样子对我。”
“我不知道你是否把我当做男朋友看待?”
“我也不知道你是否在意我?”
“冷晨,我只知道我很难过。”


冷晨呆呆的看着晓越的侧脸,心随着晓越的话逐渐变得柔软,停下脚步,站立在晓越面前,搂住他的脖子,小声道:“晓越,我错了。你是我的男朋友,我知道错了,我无法用言语形容我对你的在意,我只知道这么多天,我无时无刻抱着手机等待着你的消息,我看见你我很开心,我听你跟我说话我很开心,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我…”


静默一会儿,道:“我不想失去你。”


晓越搂住冷晨,这么别扭的人能说出这种话也是百年难遇,道:“愿意接受我的惩罚?”


“嗯,我以后只接受你的惩罚。”


元素雅感情用事2019-01-29 20: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2
“唉,你们俩和好了我也很开心,但是我的东西呢?”关程看着二人手牵着手回来松一口气,但是二人手里皆没有自己的行李,就发觉有些不太对。


二人对视一眼,晓越挠挠头道:“不好意思啊,我们以为你是想让我们俩单独谈谈故意说的,所以……”


“……房间我收拾了了,卫生间你俩收拾,你们的铺自己弄吧,我去取行李。”认命般的摆摆手,再次给二人留下空间。


冷晨吐吐舌头,自己本来是想取的,但是一和好就忘了,还有…瞥一眼晓越,有些紧张的抿抿嘴。


晓越摸摸冷晨的小脑袋,叹口气道:“先收拾一下吧,不能总麻烦阿程啊。”


“哦。”麻烦的还多吗?


关程觉得自己要去拜佛求签了…就在刚刚不久,自己才刚刚出门,行李还没有到手,就被面前这位教授拦住,要求自己帮忙打扫卫生,莫名其妙的自己就同意了,这教授看起来也太年轻了吧?!


关程叹口气,瞅着面前一脸“生人勿近”的教授,心里有些发虚。


“教授…我可以走了吗?”关程犹犹豫豫的张嘴问到,:“这里都打扫好了。”


教授抬眼看着关程,问:“主修副修都是什么,名字,宿舍号。”


“主修是文学,副修心理学。我是关程,416…教授我能走了吗?”关程乖乖回答道。


“不急,跟我一起吃饭,我请。当做谢礼。”拿出手机伸到关程面前,道:“输入自己的手机号,标注名字,我叫凌琛。心理学教授。”


这么巧…?!看着关程把号码输入进去,低着头乖乖的模样,凌琛愉悦感飙升,道:“以后,我的讲课,要求你一定到,主修要是有冲突,我需要提前知道。”


关程手指一滞,有些回不过神,这是…被…要求了??!!“那我要是有特殊情况…”


“请假,电话联系。”


关程点点头,把手机递了过去。细细打量凌琛,也是个极品帅哥。身材比例刚刚好,眼睛深邃,皮肤是健康的白皙,并不像自己,有些病态的苍白。


凌琛也在打量关程,桃花眼,病态白,樱色唇,身材消瘦,可爱又乖乖的感觉。越看越顺眼。


“喜欢吃什么?”
“火锅!…行吗?”
“嗯。”
真是捡到个乖宝了!


到关程回去的时候,冷晨都是扑过去的,收拾好后自己就去面壁了,整整等了一个小时,腿酸死了…


“咋了?”关程一手揽着冷晨,一手提着箱子有些奇怪的问到。


“谁知道你提个箱子这么慢啊?!”冷晨撇撇嘴,很不高兴。


“…这事下次说。”反手关上门关程又问道:“怎么?饿了?”


“我被罚站了,到你回来才可以动…”冷晨活动活动脚腕一脸气,道:“谁知道你咋回来这么晚啊…”要是知道我绝对不会答应晓越罚站到你回来!


“抱歉,有人邀请吃饭去了。”关程把行李放好,犹豫道:“我要不再出去一会儿?你不是要被……”


“谢了阿程。”晓越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笑道:“现在还早,我尽量一个小时内完成。”


这句话直接把冷晨想说的话给怼了回去,一脸憋屈。要不是一会儿被打的是我,我一定不会沉默的!


“…冷晨,我给你买药去…”关程走向门口摆摆手,扭头就关住了门。


晓越收回笑容,一脸淡漠:“趴床上。”

元素雅感情用事2019-02-07 00: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1.3
冷晨憋屈的往床上一砸,声响之大惊的外面偷听的关程一哆嗦。


晓越忍不住拍拍笨蛋媳妇儿的后脑勺 ,叹口气,道:“你是不会好好的趴下吗?”


“哼…”把脸埋在枕头上,闷闷的声音从鼻腔中发出,冷晨觉得今天的脸丢的更多了,才不想丢脸哩。


晓越也不打算继续聊下去了,角色切换。他现在可不是冷晨的男朋友,而是要给予他惩罚的人。

(不管了,卡拍(^_^))

关程就站在门外,整个人贴在门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凌琛的来到。


不断小声的嘀咕道:“怎么没声音…奇怪啊?”


凌琛有些好笑,干脆利落的一巴掌拍向挺翘的臀部,关程惊呼一声,猛的转身,看到凌琛着实吓到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是你的宿舍吗?怎么不进去?”凌琛抬起手准备敲门,关程急忙两只手抓住凌琛的小臂,紧张道:“教…教授…我我的舍友受伤了!我要去买药,我不认路,教授你帮帮我吧!”


说罢,拉住凌琛的手腕就往楼梯口走去。凌琛也没有反抗,顺着关程柔和的力道向下走。


刚出宿舍楼,凌琛反手拉住关程的手腕,道:“我有,不用买。”


局势一转,凌琛拉着关程的手走向自己的居所,关程的心也放松下来,幸好那俩人没有被凌教授注意到。


心情一放松,关程兴致勃勃道:“教授,你今年多大了?”


凌琛瞥一眼关程,道:“27。”


“啊,我还以为教授才24岁左右呢。”关程有些吃惊,这么一看,教授比自己整整大十岁啊…


“我长的很年轻吗?”疑问句被生生说成陈述句,凌琛语气有些不快。


关程点点头,道:“是啊,教授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啊。我一开始还啊!疼疼疼…教授!教授!”


关程吃了三个铁板,揉揉发痛的臀部,又惊诧又迷茫,小心翼翼的看着凌琛微微发黑的脸色。


凌琛把人引进屋里,一边开灯一边道“我不喜欢被人说年轻。”


意思就是你不想被说小吗?小孩子才会这样吧…关程在心里嘀咕,被猛的一拽按到墙上,又是一阵火辣辣的麻痛感,关程委屈道:“教授…嘶,疼…为啥又打我…”


“自己想。”


简洁的三个字砸下,身后的火辣辣的痛感直入大脑,关程承受着拍打,时不时呼痛求饶。

“教授…呜…教授…疼!教授…教授!不行!”关程护住要被扒下的裤子,卵足力气转身,小心翼翼的看着凌琛,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打了。


凌琛拽着还在发蒙的乖娃子走向客厅,关程一阵旋转被压制在凌琛结实的大腿上,关程想挣扎时才发现双腿被凌琛单腿卡住,腰被摁住,只有手臂和头可以动。


下一秒,就感到身后一凉。
“教授!教授!别…”关程想说的话被凌琛打断:“不想被扒光就趴好。”


权衡了利弊,关程妥协了。上半身俯趴在沙发上,小腹被顶起,下身只剩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从边角隐隐泛出红色。


凌琛的手放在泛红的屁股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关程能感受到手掌在自己身后轻轻揉捏,热气从脖颈往上涌,脑子有些发昏,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元素雅感情用事2019-02-10 2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大家,我现在在上学中,要中招了,可能发文会慢很多,但会发的,趁现在任务不紧张,会发点,请不要介意,谢谢

元素雅感情用事2019-02-22 17: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