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飞尘(师徒,sp)

楼主:whiter慕容烨儿 字数:5825字 评论数:8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19 12: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
黑暗的山洞里,一个绝望的侧影,背靠在洞壁上,抬头凝望着黑漆漆的山洞顶。从顶上时不时滴下来的水珠滴在手臂的伤口处,疼,好疼。好不容易逃脱了那个人的手掌,为何会有种不舍?头埋在腿里,睡过去了,是那么地幸福,他梦到了什么?嘴中是不是喃喃自语,“师父,师父,不要走。”
“辰儿,今天好好做功课吗?”
没有回应
“辰儿?”语气中透出明显的焦急
“砰!”书房的门被撞开,顾羽匆忙的冲了进来,险些踏进了面前的一滩墨水之中,书桌上一片狼籍,窗户一片敞亮,只有窗外的风悠悠吹动桌上那本沾满墨水书的书页。
顾羽不禁火大,心想小崽子绝对打翻墨砚畏罪潜逃了,吟咒招来碧霞剑,径直御剑飞了出去。
不多时,顾羽便发现了目标,缓缓降落在杂物堆中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察觉有人来了,抬头看清来人,慌张的脑中一片空白,碧绿色的眼眸中尽是掩饰不住的惊慌。
“辰儿,为师出去办事前好像让你好好完成功课的,对吗?”冷静的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响起。
“对…对不起,师父…我…我……”小孩的声音越来越低,支支吾吾的听不清在说什么。
顾羽完全没有耐心,一把把小孩拽到了剑上,飞回了书房。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19 12: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苏小茗玖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19 12: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篇文文由我的徒儿@苏小茗玖写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19 18: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背景,人物:
在七岁那年,慕辰被顾羽领走,那年慕辰拜顾羽为师
慕辰无双亲,但依稀记得七岁之前有一个同命相怜的哥哥,他挂着一块玉佩,那块玉可以随时隐匿和出现,所以成了慕辰的一个秘密(现在师父还不知道),慕辰失去了大量记忆,甚至连哥哥长什么样也忘了,他的记忆开始于被顾羽领回家
顾羽是修道之人,所属落霞门派,但一般不参与管理门派之事(懒),年约二十,实力深不可测,于慕晓之所托,收了唯一一个徒弟慕辰,外冷内热,实力宠徒
慕晓是慕辰他哥,职业为祭灵师,在慕辰七岁那年被设计暗杀,与顾羽是至交,现在于XX处修炼(他不让说),护弟狂魔,但允许顾羽打慕辰
顾泽(配角)落霞派掌门
慕辰的玉佩是一个有意识的生命体,有强大功力,会于危急时护主,慕辰让能力觉醒时偶尔会化成人形陪慕辰生活(慕辰不想让别人看见她别人就看不见她)唤名玖辞
慕晓的玉佩一样可以,不过慕晓嫌吵不让她化人形(小气)唤名玖熙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20 06: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二)
“是你干的么?”声音十分平静
小孩怯怯的点了点头,深深低着头,不敢对上师父的目光
顾羽转念一想,不对啊,只是打翻了砚台,没必要害怕成这样吧
扫视了一遍书桌,顾羽才发现,放在桌角的戒尺不见了…
“戒尺呢?”
“不…不知道……”怯怯的完全没底气
只需一句,顾羽便全明白了,这孩子…,火气冒上来,顾羽竭力压制住,感觉头疼欲裂
“给你一天时间,想好了再来告诉为师你知不知道。”语毕,顾羽揉着额头快步走出了书房

房里又只剩慕辰一人
“凭什么…凭什么……”抽泣的声音一遍遍重复着,带着不甘与愤怒
窗外飞来了一只鸽子,咕咕叫着,慕辰小跑到鸽子前,娴熟的从鸽子腿上取下一张信纸:
“恭喜你,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在书桌上打翻砚台,今晚十时,岚枫山角下我来接你

你的哥哥:慕晓”
孩子用力握紧胸前的玉佩,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我总算等到这一刻了呢,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的哥哥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20 06: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三)
出逃
正午时分,静悄悄的,顾羽回到自己房间静心,而慕辰回自己房间悄悄收拾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日落偏西。“孩子没吃午饭,又那么害怕,可能是我管太严厉了吧,罢了,先去给孩子做顿晚饭吧”顾羽边想边向外走,到慕辰房间看了一眼,小慕辰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眼角犹挂着泪珠,顾羽轻轻叹了口气“罢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待脚步声渐渐消失,一直在床上装睡的慕辰悄悄爬起来,从床底拽出一个包裹,把门打开一条缝,偷偷溜了出去
走出一小段路后,天已渐黑,慕辰看见师父的窗内透出柔和的光,静默驻立了一会,不知为何会有点不舍呢,衡量良久后终还是从篱边翻了出去
出逃
正午时分,静悄悄的,顾羽回到自己房间静心,而慕辰回自己房间悄悄收拾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日落偏西。“孩子没吃午饭,又那么害怕,可能是我管太严厉了吧,罢了,先去给孩子做顿晚饭吧”顾羽边想边向外走,到慕辰房间看了一眼,小慕辰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眼角犹挂着泪珠,顾羽轻轻叹了口气“罢了,让他好好休息吧。”
待脚步声渐渐消失,一直在床上装睡的慕辰悄悄爬起来,从床底拽出一个包裹,把门打开一条缝,偷偷溜了出去
走出一小段路后,天已渐黑,慕辰看见师父的窗内透出柔和的光,静默驻立了一会,不知为何会有点不舍呢,衡量良久后终还是从篱边翻了出去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23 23: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28 06: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苏小茗玖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28 17: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五)
慕辰眼中一片灰暗,原来,哥哥并没来找他,面前的三个人假借哥哥之名欺骗他…哥哥没找到,自己倒可能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此时刀又紧了紧,绑匪的注意力回到了慕辰身上,“问你呢,玉佩在哪?”持刀的似乎有些不耐烦了,语气中带着威吓 慕辰紧紧抿着嘴,用意识收着玉佩,他刚刚听到这块玉佩可以和哥哥联系,当然不会给他们
“这么想死老子就成全你!”绑匪愤愤甩下了刀,刀锋一闪,在慕辰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口。绑匪用双手掐着慕辰的脖子,呼吸渐渐的困难,在黑暗的窒息中,慕辰想起了顾羽:
在记忆后的所有时光,自己都是和师父度过的。师父耐心的教他剑法和仙术,尽管他从来都不领情,师父也只是叹气,从来未对他说一句狠话;教授四书五经时,虽然书桌上有一把戒尺,但师父最多只会用它轻敲自己的手心以示惩罚,从未用力的责打过;吃饭时,他会闹脾气嫌饭菜不好扔掉碗筷,可师父只默默收拾好再耐心哄自己吃饭;从始至终,他从未承认过自己的这个师父,而师父,却一直纵容着自己的徒弟……
慕辰没有师弟师妹,几年来,找顾羽做师父的人很多,但是顾羽全部都拒绝了。他一直是师父唯一的徒弟,师父将所有的精力都倾注给他,可是他却如此差劲……
人在濒临死亡的时候时间过的很慢,也总能想起很多。不知何时,颊边滑落了一滴泪水,自己就要这样死去么……?
在意识快丧失时,窗边悄无声息的飞来三根银针,只一瞬,精准封入了三个绑匪的睡穴中,又一道风刃割断了用来束缚手脚的线绳。呼吸一下轻快,慕辰挪动着麻木的四肢,踉踉跄跄从门口跑了出去。门外一棵树浓密的梢上,站立着一个眉目清秀的青年,凉风拂起了苍青色发尖,金色深邃的瞳孔眼盯着慕辰,待再也看不到时,他轻吟了一句咒语,随后足尖一点,点燃脚下的树枝,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whiter慕容烨儿2018-11-30 21: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六)
慕辰无目地的跑着,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哥哥还是未知…自己又离开了师父…擅自离开的话…师父肯定会把自己逐出师门的吧……
不知不觉跑到一个山洞里面,慕辰坐在了一个角落里,山洞十分潮湿,臂上的伤口正流着血,洒在路上。洞顶的石笋滴答着落水,滴落在伤口上面,疼的剧烈,可慕辰无力再挪动位置,努力尝试后,终究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正在搜索的顾羽敏锐的发现了山脚的火光,召集众人御剑扑灭了火焰,借着月光看到了一条断断续续的血迹,打了个招呼让其它人先走,循着血路走去,最终在洞中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小徒弟…
顾羽心疼的抱起自家徒弟,御剑回家…
似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慕辰迷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手臂上的伤口被包扎的十分仔细,之前从屋里带出去的物品都被放回了原位,明亮温暖的烛光撒落四周,慕辰缓缓抬手揉了揉眼睛…
察觉到床上人的动静,在一旁的顾羽端着一碗刚熬好的药走到床前,蹲下来用勺子舀起一勺药,吹了吹,递到慕辰面前
慕辰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师父…师父居然没有丢掉自己…可自己干了什么…慕辰眼眶渐渐湿润了,张口喝掉药,顾羽又舀了一勺喂到嘴边…
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喝,师徒二人皆无语,一片死寂,一碗药很快见底了,顾羽起身去收拾物品
慕辰的眼角越来越红,望着顾羽的身影,犹豫了半天,弱弱的叫了一声:“师父…”
没有往日的漫不经心与随意,这一声师父蕴含了浓浓的愧疚与自责。顾羽听出了不同,顿了顿动作“嗯?怎么了?”
得到师父确切的回答后,慕辰再也忍不住,从床上支起身子,大滴的泪珠从脸上滚落
“师父…对不起…徒儿不该擅自离开师父…徒儿不该瞒着师父……”声音中带着哭腔
顾羽意识到慕辰改变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快步走来,将徒弟搂在怀里,用袖子轻轻揩去泪珠,柔声道“别哭了,师父知道你的苦衷,为师能体谅你”
慕辰感觉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包围了自己,师父的体谅让他更自责愧疚,他真正意识到自己错了,垂下了眼睛“徒儿知错了…师父肯定很生气吧…徒儿认罚…师父怎么罚徒儿都接受…”

whiter慕容烨儿2018-12-10 05: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七)
顾羽有点惊诧,以前小徒弟从未认过错的啊,难道…自己己经被真正认可了吗
慕辰见顾羽不动,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从床底下抽出那把藏起来的戒尺,双手平举着递给师父
顾羽见有东西被递过来,下意识伸手接住,入手才发现是那柄戒尺。抬眼看自家徒弟,发现徒弟深深低着头咬住嘴唇,左手规矩的平举,空中微微发抖的手证明了心中的恐惧
顾羽见此不由得轻笑:“手放回去吧,为师不打手心,下床来。”
慕辰十分奇怪,师父这是怎么了,但仍规矩下了床站在师父面前
顾羽伸手拉着慕辰
慕辰感觉到一股巨力拉着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就被按在了顾羽的腿上

whiter慕容烨儿2018-12-17 22: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八)
慕辰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这这这…是要干什么?“师父……”弱弱喊了一声
“怎么了?”语气温柔
“师父您…要干什么?”声音微微发抖
顾羽被慕辰的反应逗笑,伸手揉了揉自家徒弟的小脑袋“当然是教训不听话的孩子啊”
慕辰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哦哦…”几乎从牙缝挤出来的
顾羽将戒尺抵在慕辰身后“离家出走,不好好爱惜自己,责十下,认罚吗?”
慕辰点了点头,默默咬住嘴唇
顾羽扬起戒尺,用七分力挥下,“啪!”
“唔…”腿上人下意识的伸手捂住“疼…”
说真的,慕辰真没想到会这么疼,从前师父只会轻轻拍两下,这么疼他真没有准备
顾羽用戒尺点了点慕辰的手“手挪开,为师忘说规矩了,受罚时不能挡不能躲,不然加罚。之前没跟你说,这次就算了,以后就按规矩来。”
慕辰怂怂的挪开手,身后之前戒尺打的那下已经由白变红,肿起了一条楞子

whiter慕容烨儿2018-12-22 10: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九)
顾羽叹了口气,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娇弱的嘛。终究还是心疼了,伸手帮慕辰揉了揉,待最初的疼痛过去后,顾羽举起戒尺点了点慕辰身后,示意继续责罚
慕辰听话的展平身子,但微微发抖的身躯表现出恐惧与害怕
“啪啪啪!”“唔…呃…”三下戒尺又急又狠的拍了下来。慕辰极力抑制住了叫声,但手还是不听话的挡到了后面
顾羽不悦,趁着慕辰手还未缩回去便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腕,高高扬起戒尺,重重的落在掌心。“这下加罚,不算”冷冷说到
慕辰被彻底打懵了,凭着本能用力缩回了手,手心上肿起了一道明显的红痕,又疼又烫,慕辰用力吹着气希望能够减轻伤痛,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转
顾羽再次伸手按住了小徒弟的腰,“要是想重来你尽管挡试试。”警告完后稍稍加力挥下戒尺,也做为刚刚慕辰伸手挡的惩罚

whiter慕容烨儿2019-01-05 08: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接上
“啪啪!”“啊!!”慕辰没忍住大叫了一声,眼泪也随之滑落,奋力挣扎,可无耐被牢牢按住,无法逃离
也难怪慕辰会叫,小孩子的臀部本来就不大,刚刚的几下己经从上至下全打遍了,再落下的戒尺只能重叠于打过的伤上,无疑会更疼
顾羽见慕辰想逃避,强压下心疼,冷冷道“受不住了可以走,不是我逼迫你受罚的,但如果是我徒弟就必须要为自己的错担责,这就是我的规矩”。松了松按着慕辰的手,方便慕辰自己选择
慕辰听见后身体狠狠地哆嗦了一下,师父是生气了嘛…也对…自己刚刚挣扎那么剧烈…师父肯定以为自己不服…所以才会这么说的
“徒儿不走…您是徒儿认定的师父,徒儿是不会改变选择的。徒儿挣扎是因为太疼了忍不住…徒儿愿意受罚的…恳请师父按着徒儿责罚…”慕辰带着哭腔哑着嗓子说完后,向师父身边蹭近了一点
顾羽不说话,再次伸手按住腿上的人儿,再度扬起戒尺时手上却卸了几分力
“啪啪啪啪”“呜啊啊…”快速的四下戒尺落在了同一处,那条伤痕逐渐由红转青。尽管已经卸了力,但终归是责打,还是十分不好受,慕辰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顾羽轻轻揉揉慕辰的头“打完了,记住下次不要再犯了哦”接着把小徒弟横抱在床上让他趴着“为师去拿药,辰儿先休息会吧”
等寻了药回房,也不过是短短一两分钟时间,顾羽却发现那孩子不安分的站在桌边鼓捣着什么
“辰儿?你在干什么?”听见师父问话慕辰赶紧转过头来,答到:“师父…对不起…徒儿之前一直忽视师父的关心,甚至连正式的拜师也没有过,现在虽不能全部弥补,但起码让徒儿补上拜师的环节。”
顾羽见他十分认真,欣慰的笑笑,将手中的药放到桌子上,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嗯,那就开始吧。”
慕辰小心翼翼端着刚泡好的茶忍痛走到了顾羽跟前,慢慢的跪倒,双手奉上茶盏,顾羽伸手轻轻接过了茶,慕辰随及拜倒,慎重向师父磕头
顾羽喝了一口,便将茶盏放在一旁的柜子上,上前搀起了慕辰,搂在怀里
“这下我就是名副其实的徒弟了…”迷迷糊糊吐出这句话后,由于体力透支的慕辰一脸幸福的晕倒在了顾羽怀里
顾羽无耐,眼见天色已临夜幕,一个公主抱抱起自家徒弟,放在床上帮在爪上和臀上涂了药,然后上床脱去外衣,搂着小徒弟,睡觉。

whiter慕容烨儿2019-01-05 08: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
剧场一:茶是哪来的
事情发生在慕辰醒了之后……
地点:床上
顾羽:“辰儿我想问,你房间怎么会有茶叶,味道还那么熟悉?”
慕辰:“那师父答应辰儿,辰儿说出来不许生气。”
顾羽:“行行了为师不生气,快说。”
慕辰(心虚):“三个月前辰儿见师父在喝,以为挺好喝的,就偷了一点,但偷好之后就忘了,拜师那会才想起来…”
顾羽(冒火):“小兔崽子长能耐了是吧,还学会偷东西了,为师今儿不好好教训你就跟你姓!”(举起巴掌)
慕辰(慌张):“诶诶师父您说好不生气的,您要守信用啊喂…嗷嗷嗷疼疼疼……”
(慕辰怂怂的躲进被子里,顾羽冒火拼命扯被子)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哔-----

whiter慕容烨儿2019-01-05 08: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除夕快乐

whiter慕容烨儿2019-02-04 12: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
过去多日,慕辰随着顾羽识字习武,因为慕辰天资聪慧加之学习努力,技艺一日高过一日。入春时,迎来了派中的弟子比武大赛
对于这次活动小慕辰早已期待着了,平日师父从来不去跟派中其它习武之人有交往,教习自己也都是在山林之中,而不在习武场之类的地方。这次大赛,总算可以凑凑热闹了
到了指定日期,大赛如期进行,穿着焕然一新的慕辰紧紧抓住自家师父的衣服,看着来往的人群不禁有点心慌,顾羽与掌门行过礼仪,抽完签后便带着慕辰来到场外等待
场内早有弟子在切磋比拼,虽然招法稚嫩,但也有板有眼。剑光跳跃闪动,极具美感。顾羽瞅瞅人家弟子,再瞅瞅自家的,感觉好像少了些啥,但又记不起来
轮到慕辰了,孩子拔出木剑兴冲冲的就要上台。顾羽一敲脑门,诶对少了把剑,自己都懒到给孩子配把剑了,上前一步拉住小孩,念了不知是啥,飞来一把通身晶蓝的剑。抓了小孩手里的木剑顺手一丢,把蓝色的剑往懵逼孩子手里一塞,“此剑名为岚鸢,以后就是你的剑了。上台去吧,好好表演别丢为师的脸。”话一说完就把孩子一推,自个坐回了座位上。四周众人一片懵逼

whiter慕容烨儿2019-02-09 01: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