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你是我的他(实践,欢脱向)

楼主:那一抹橙葵 字数:87187字 评论数:9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首先我需要道歉,之前写过一篇非常小众的现在我都不忍直视的帖子,虽然文完结了,却一直拖欠了一篇番外,拖了……5年多,但以后也不会在写那个题材了,还是请求原谅。之所以还用这个号发帖,可以说得上是一种补偿,虽然很多人都不在了我也不会艾特的。不过我会重新做人的,此次改名大鱼儿=w=。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嘿,泓清,怎么样啊,这回给你介绍的这位是不是又高大又威猛啊?”
陆泓清本来领了工资快活地看着电视嗑着瓜子儿,这电话一接起来,刚听白起凡这一句就炸毛了
“你丫的别给我提他,你介绍的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我都想去揍你了!”
白起凡听这话也不乐意了,
“哎呦,我说,陆大少爷,你不说要一个看起来厉害一点的吗?他是长得不好看还是手劲不够大啊,你小爷这么难伺候。”
陆泓清这样一听,到也觉得…..没有那么讨厌?可咬咬嘴唇,心里还是不是滋味儿,
“我是说….不是那种。”陆泓清又抓了一把瓜子儿,嗑完一个才接着说,“他其实挺好的,长得也不赖,但就不合我胃口,你知道。”
“我知道个屁我知道!上回你说人长得不够有雄性气息,这回又不满意,我看你还是自己过吧,实在不行我来搭把手。我揍人也不赖。”
陆泓清听着这语气都能想象得到白起凡撇嘴的表情。“那行了吧,我自己来。”
“哎呦喂,爷,总算放过我了。自己去哈,保住你的节操就成,我可不管了。我家那位可要等急了。”
哼,陆泓清一声不吭的挂了电话,小爷我还就不信了,自己是挨揍的,还愁找不到个主了。
可是……..
啊…..陆泓清大喊一声,扔掉手中的瓜子儿,转身扑向沙发,这…..找容易啊,合不合适……就难说了。
活着真简单,快乐的活着***难。

躺了一会儿,陆泓清腾地一下坐起来,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
陆泓清,你这么威风堂堂,风流倜傥了,不要求无数英雄折腰,一个也不行吗?!不行,陆泓清眼神亮了亮。说动手就动手,拿起手机来翻翻通讯录,貌似……没几个人了可以求助了。
哎,滴滴声音响起,陆泓清点开QQ群,又对这个群名无情吐槽一番,实践群就实践吧,还“你情我愿的事”,说出来多尴尬啊。陆泓清一怔,不如网上约个?这个是同城的,还没试过。
嗯……..翻开成员名单,翻了半天,终于揪出一个。至于为啥选这个人,陆小爷聪明的很,这人一看权限高,平时又不说话,典型高冷,名字还挺好听,这一看就是个不得了的大佬,勾搭,嗯,勾搭。
至于验证消息,陆小爷更聪明:我又帅又抗揍,还特乖巧。
嘿~我就不信你不上道。说着把手机放在茶几上,继续抓把瓜子儿看电视,不过小眼神老往手机那边瞄。
对面似乎了解陆泓清的着急,两分钟后就接受了。
陆小爷撇撇嘴,点开对话,刚想发点什么,对面的消息就来了。
墨:你又帅又抗揍,还特乖巧?
我……陆小爷一阵不爽,却又得接着装
清:对啊,假的我能写上吗
墨:呵呵
……哎呦我,这人更不得了,陆小爷正想怼回去,
墨:详细信息
陆泓清气,心想暂时不跟你计较,心里边吐槽边飞快打上个人信息
洪清:身高173,体重120,年龄21,还有的在验证消息里发过了
封靖到觉得这人挺有意思。
陆小爷当然不知道对面那位的心里话,见对面那位没回消息,
洪清:行不行就一句话吧,来就来
墨:行
陆小爷这一阵激动,转念一想,不对啊
洪清:哎,兄弟,不对啊,你啥情况我都不知道啊
墨:你是随便加的我?
洪清:额。。。是
陆小爷这正心里纳闷,被对面发来的照片惊到了,瓜子卡住咳嗽了半天。一张半裸照,不过只有脖子以下,穿了皮裤,右手抓住左手手腕,身材到没的说。陆小爷咽了口口水,不得不说,这身材很….不错,对胃口。鬼使神差的,陆小爷还把那张图片保存下来。
陆泓清清了清嗓子,也不管那么多了,来吧。
墨:满意吗
洪清:行!
墨:这周六下午2点京都港湾,有时间吗
洪清:有时间
洪清:好

陆泓清关掉手机,又躺下,望着天花板。又打开手机,又看了一遍聊天记录。突然觉得自己挺莽撞的,到时候带瓶防狼喷雾……? 哎呦,陆泓清这样一想不行,我可是个爷们……哎,也是个gay咋办…..万一人长得再帅点……总感觉自己找的人意外的靠谱,陆小爷捂着嘴偷笑中。当然后话中陆小爷的无敌后悔便无需再提。
陆泓清在手机上一顿乱点,回到桌面,看了看时间-----
今天周四。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话说……今天天气不错。
陆泓清如是说。用手挡了一下假装咳嗽两声,抬眼望望,是402没错。
不得不说,陆泓清跟这儿杵了有五分钟了,搞得陆泓清觉得里面那位都是他的真命天子了,难得紧张一次。
陆泓清微笑一下,伸手要去按门铃。
不得不再说一下的是,门恰巧在这时候开了,陆泓清手停在半空中,脸上挂的是僵硬的微笑。
***的够尴尬。一瞬间陆泓清光顾尴尬去了,连招呼都没打。
对面的人倒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语音低沉且有磁性,“你好。”
陆泓清这才反应过来,快速收回手,“额…….真巧哈,你好。”说着挠挠头。
陆泓清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人来,身材倒是没骗他,那张照片确实属实。身高...高他一点。至于样貌,倒是让陆泓清怔了一会儿。他原本以为很定是个那种眼神锐利,凶神恶煞……额…..总之就是那种。然而现实这个人倒是看起来很好相处,看起来很温和,让人觉得…..很好看。
当然,在陆泓清还没意识到自己动作如此尴尬之前,对面就打断了他的凝视。
“看完可以进来了吗?”封靖说着转身朝屋内走。
留下陆泓清在原地咬咬唇,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内心愤愤的走进门。
陆泓清不想去看封靖的脸,一扭头反而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板子跟藤条,
“我不喜欢藤条。”
封靖笑了笑,“我喜欢。”
陆泓清又是一阵咬牙,这性格不讨人喜欢呀。
不得不说,封靖对于对面这个人的感觉很不错,满腹的小心思全部写在脸上了,格外的…可爱。
封靖靠在傍边的柜子上,满脸笑意的看着陆泓清,“叫什么名字?”
“陆小爷。你就这么叫就成。”陆泓清歪歪头,不去看他。
封靖前进进步,靠近陆泓清,贴近陆泓清的耳朵。
陆泓清一阵尴尬,双手推他,“喂喂,你干嘛啊。”却不料封靖还没说话,一只手就摸上了他的屁股,耳边暧昧的声音炸开,
“挺乖巧是吧,想挨打还不直说。”说着手上也不停,还捏了两下似乎在确认手感。
陆泓清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一瞬间忘了推开封靖。待反应过来,气的都说不出话来。
封靖倒是没等陆泓清推开他,便就后退一步,看着脸红脖子粗的陆泓清骂骂咧咧。
“我叫封靖,你呢?”封靖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陆泓清依旧咬咬牙,心中疯狂的安慰自己,没事没事,也就一面之缘,怪自己眼瞎了。
“我还就叫陆小爷了,你怎么着。”
封靖又开口,“我叫封靖,你的名字?”同样的问话,只是眼中笑意少了几分,却多了几分危险。
陆泓清还真……还真是那种遇刚则柔的性格,瞬间气势就矮了一截,不敢再嬉嬉闹闹。委屈巴巴的开口:“陆泓清,你凶什么凶。”
“去洗个澡?”
“不用,我来之前洗过了。”
封靖坐到了床上,看了他一会,朝他招招手。“陆泓清,过来。热下身。”
陆泓清倒是没发表什么意见,朝封靖走过去。
这架势一看就是要otk,陆泓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心一横,顺从的趴到了封靖的腿上。
“没挨过?”封靖奇怪的看着趴在他腿上的人儿。
陆泓清红着脸闷声回答,“不是啊,怎么啊。”
封靖呵呵笑了一声,“有你这么给自己找罪受的?你这样趴着不难受?”顺手就把人往上提了提。于是,陆小爷脸更红了,其实陆泓清之前约得实践很少用这种姿势,是中度可以直接开始的类型。除此之外,当然还有一个私心,往下趴,嗯,很羞。陆泓清偷偷回头看一眼,屁股在自然而然的翘起来,刚好在封靖最好下手的地方。捂着脸又低了低头。
封靖好笑的看着他的小动作,其实也没过多久,陆小爷按捺不住了,“你快点,我抗揍啊。”
封靖倒是没说话,抬手第一下,不重。然后很有规律的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陆泓清倒是很享受,静静地挨着。
当然,巴掌这种东西,挨多了自然也是不好受的,热热的,麻麻地,很难受。陆泓清一阵哼哼,轻轻扭了扭身子,当然巴掌还是长眼的,一下也没少挨。陆泓清难受的想,这还没脱裤子啊。
封靖没事人一样,但陆泓清难受啊,倒不是特别疼,可是还不如几下板子呢,封靖倒是好像完全没注意到陆小爷的小情绪,好似近百下的巴掌没打似的,依旧继续。
陆泓清忍不住把手伸到后边挡了一下,红着脸看着封靖,“这….这热身差不多了吧。”
封靖看了他几秒钟,看的陆泓清更难受,刚要开口,“要不你接……”
“好”,封靖倒是笑笑,“那裤子脱了吧,趴柜子上吧。”
陆泓清倒是被惊讶到了,马上起身怕他反悔,还偷着揉了揉发烫的屁股。倒是不怎么害羞的脱了裤子,乖乖趴在了柜子上,当然心中还是一阵愤恨,愤恨的是这柜子怎么就不能再高一点,也太节约木头了。这一趴,姿势比刚才还羞人。由此可见,各位看官也看得出陆小爷是个极其害羞的人。
凉凉的板子贴在臀部,陆泓清心中一紧,果不其然,一记又快又恨的砸下来。
啪。
陆泓清嘶了一声,这丫的绝对在报仇。刚要开口,第二记又砸下来。倒是没有第一下疼,但还是成功让陆泓清闭上了嘴。
封靖没有为难他,板子按着顺序来,不出十下,屁股完全被照顾了个遍。第二轮完成的时候,陆泓清微出了一层薄汗,倒是安安静静挨完。
陆泓清没料到接下来是连着的狠狠的五下,一瞬间的疼一下子逼红了眼眶,深吸一口气。
啪啪啪啪啪。
依旧是又快又恨的五下。右半边的屁股终于变得和左边一样的红。
陆泓清回头看了一下,急急的开口,生怕下一个五下这么快的来。“让我缓一会儿。”
封靖倒是顺从他的话,放下了板子,给陆泓清揉了揉变得亮红色的屁股。陆泓清脸色微红着没有动,享受着这种感觉。
封靖拍了拍小人的屁股,陆泓清顺从地站起来,看着封靖摞了几个枕头在床上。转过头看着封靖拿起藤条,带着委委屈屈的小眼神趴到床上。
陆泓清哼哼唧唧的说:“我真不喜欢藤条,你轻点儿。”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排版什么鬼。。我改过了呀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封靖倒是看着他瑟瑟的小眼神,动作却完全没顺着“他的意思”。
啪,在亮红色的臀上,一条棱子变白又迅速变红,在本来红色的臀部显得更为明显。
声音很响,也很痛。陆泓清咬了咬牙,轻轻扭动着试图减轻疼痛。
第二下第三下,封靖倒是有意放轻了力度,陆泓清也乖乖忍住没动。
“啊”的一声,显然第五下陆泓清没能忍住,不安分的手又伸到身后。封靖皱了皱眉头,抓住陆泓清的手,狠狠的来了三下,“没规矩。”
陆泓清一瞬间被打蒙了,脸色一阵发白,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手心里全是汗。回头用红红的眼睛看,“封靖……”
封靖把藤条紧紧地贴在刚刚的三条可怕的痕迹上,“还敢碰吗?”
陆泓清咬了咬嘴唇,不回话,看着封靖又抬手扬起藤条。急忙道,“别,封靖……”
封靖叹了口气,“你也就挨了20板子,不到十下藤条…….”
陆泓清听了负气一般,“没事,我说笑呢,你来吧。”封靖抬手又是一下,倒是没有之前的重,陆泓清继续挨完了整整十下。
封靖放下藤条,温柔的给陆泓清揉了揉,看着眼泪汪汪的陆泓清,却一改之前的笑意。“最后十下,主动权在我,我需要你报数,不报的话我们就重新来,听到了吗?”
陆泓清感觉这次比之前疼多了,但回头看看其实有没有特别严重。于是鼻子酸了酸,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
封靖上前按住了陆泓清的腰,狠狠的一计藤条毫不留情的咬上了后边,陆泓清狠命的抖了抖,紧紧抓着床单。封靖倒是好笑的等了1分钟看着他回味这一藤条,一眯眼睛,第二下准确的打在第一条的痕迹上。
“啊……别”陆泓清带着明显的哭腔。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嫌十下不够挨是吧?”
封靖的话从头顶上传来一下子惊醒了他。急忙道,“一……”
封靖仍然是带着笑意的眸子,“晚了,”说着把藤条继续按压在挨了两道的痕迹上。“下次开始才是一。”
所以当第三下打下来的时候,陆泓清真的觉得屁股上的那块肉已经没有了,先是狠烈的疼痛,然后便是后续漫长的痛与麻。不过这回倒是没忘记报数,“一。”陆泓清蹭了蹭床单,好似能减轻疼痛似的。
在又挨过了6下之后,陆泓清稍稍撑起胳膊,回头望封靖,软软的声音带着讨好,“封靖,能不能不要这样3下打一个地方……我,我是真的受不了……”
封靖拿着藤条在陆泓清屁股上来回移动,好像在找最后一块受灾之地,“刚刚你也答应了,主动权在我。”陆泓清毁的肠子都清了,咬咬牙,视死如归,“来吧,最后三下了”。
当然当藤条落下来的那一刻显然陆泓清更后悔了,两下,连着打在大腿根上,不用看,楞子突起的异常迅速,生生逼出了陆泓清的眼泪,小模样异常可怜。
封靖没理会陆泓清可怜的小模样,最后一下斜着来贯穿了前边挨得所有伤痕,陆泓清惨厉的喊了一声,“十……”上身控制不住的扬起来,从脊背到肩膀形成一个好看的弧线,手撑着床想起身,却被封靖压得死死的。
陆泓清长的很白,此时格外的好看。封靖松了手,留陆泓清一个人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还伴有抽泣声。封靖刚打算给他揉一揉,碰上第一下,就被陆泓清一巴掌打开,“别,嗝,别碰我……”
封靖笑意满满的坐到床上,“也就最后十下狠了点,还不让碰了?哭起来没完了?”
“谁哭了,我才没哭呢,嗝,你”边说着,陆泓清边擦着眼泪,死命的弄脏着床单。
“上床去,上点药,真难伺候。”
陆泓清哼哼唧唧的趴到床上,回头看了看四道明显的痕迹,泛着的紫色在亮红色的屁股上格外的明显。“你让我这几天怎么坐凳子……”
“坐不了站着呗。”封靖倒了药酒在手上准备上手。
“你丫的说的好听,全公司所有人都坐着,我一个人站着那给别人当榜样是……啊!”陆泓清还没说完,惨叫一声,“这药也太疼了吧!!停停停!别揉了!”显然封靖并不领情。“别……轻点总行了吧”陆泓清语气软下来。
“你不是说不想站着吗,这药好得快。”陆泓清咧了咧嘴,你丫的先拿的药,我再说的话!当然,识趣的陆同学只能在心里狠狠地骂一句了。
涂好药了的陆同学显然安分了很久,趴在床上玩手机。
“我在楼下订了位子,要跟我一起吃饭吗,我吃完饭还有点事情。”封靖洗完手从卫生间出来,
“你快滚蛋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楼下餐厅的情况!!”陆泓清终于咆哮着喊出来,别以为他不知道楼下的餐厅全部都是那种超级大的实木的椅子!坐上去得死啊。
封靖笑了笑,凑到陆泓清耳边,“最后一句话,你说的那三个你还一个也沾不上边儿。”
陆泓清愣了下,看着封靖离开的背影,愤恨的砸了砸床,我就算不够乖巧不够抗揍,难道我还不帅吗?!
————————————————————————————————
目前的所有存稿了,大鱼儿今天出去玩,开心的话晚上回来更。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为什么我的三楼不见了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08: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说明一:
我想说的是之前的那篇文,那篇文确实是有好好的完结了,后来有看官想让我写番外,但因为当初临近中考,加上那一阵事很多,确实是一直拖欠着的,放心,这会不会坑的

说明2:
再来说这篇文文,不会很虐,大概就是一小只跟一大只的日常故事,普普通通,爱恨分明。

说明3:
至于文文,不保证日更但是尽量,不会是个大长篇但小学期课超级少

说明4:
今晚应该还有码了一半了。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15: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浪到现在才回来,买了冰镇西瓜和烧烤,待会就开始码文之旅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21: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喂……起凡……”
白起凡一大早被陆泓清的电话吵醒,一阵不耐烦,“我可没人再介绍给你了。”
陆泓清一阵着急,“不是,不是……”陆泓清这边光咧着嘴笑了,突然想起来白起凡看不见,“就是……我昨天遇上一个变态。”
白起凡一听惊了,“你没事吧,你真约实践怎么不提前跟我过过人?”
“唉,不是,不是,嘿嘿”
“你丫的别光说不是啊,”白起凡转念一想,“遇到真命天子了?又温柔又对你胃口?”
陆泓清一听这俩形容词,恶狠狠地说,“滚蛋,简直不能太恶劣。”
白起凡这边稍微用脑袋想象就听明白了,这种款的还真配他家泓清,压制了内心邪恶的小念头,咳嗽两下,
“那种变态不能靠近啊,得离远点,别再约了啊,听话。”
陆泓清面颊一阵僵硬,露出为难的表情,“嗯……是的哈。那行了吧,不说了,我泡个面吃去了。”
白起凡这边挂了电话,捂着嘴偷着乐。被身后的男人从后边一把抱住,冷冷的声音,“什么事这么开心?”白起凡仰头看了看他,一句话不说一把吻住,在男人的怀里转了个圈,双手环住男人脖子继续了这个密不透风的深吻,
“陆泓清那个小子还真是开窍了,估计勾搭了一个跟你一样的变态。可我之前不都是白忙活了。”
男人危险的捏了捏白起凡的屁股,“你说谁是变态,嗯?”
白起凡顺势一跳,两个腿环住男人,“托好我啊。”一句话不提刚才,“我想吃布丁。”


————————————————————————


陆泓清这边倒是郁闷得很,自从前天约了封靖,害得他这两天完全不在状态,报表做错了3次,被上司骂的狗血淋头。站也不是,坐更不是。陆泓清在公司只能接受着精神身体上的双重摧残,然后接着把封靖和上司归为一类在心里画小叉叉。
所以此时此刻的陆泓清只能趴在沙发上继续着对封靖的“问候”。陆泓清一咕噜爬起来,扭到屁股上的棱子,惨叫一声,双手捂脸,“我不会是一见钟情了吧。我是傻啊我。”
其实陆泓清之前约的实践都是那种默默无闻一路下来,自己带着肿肿的屁股回来回味那种。最多的话也就一块吃个饭,而且也有比封靖长得更帅的更斯文的,对于封靖,自己怎么就瞎了眼了?难道是他多揉了几下我的屁股,还是我的屁股好看?陆泓清使劲摇了摇脑袋,总感觉想出了一连串奇怪的想法。
陆泓清点开对话,看着最后一句自己发的“好”,死命的瞅也没看见有回复,难道不应该安慰安慰吗?陆泓清撇了撇嘴,还是有一丝难过。
但是我们当然不能低估陆小爷的强大。在五分钟之后,陆小爷就成功的说服了自己:你真的是很喜欢他,我要追他,嗯,追他试试。
当然陆泓清这种行动派显然是那种完全不会考虑对方到底几岁,工作是什么,目前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人。立马屁颠屁颠去找封靖。
洪清:我们下回什么时候约实践?
滴滴一声陆泓清惊讶回的这么快,咧着嘴笑着点开对话,看到内容瞬间耷拉下脸来。
墨:下次?你的屁股不疼了?这么饥渴?
陆泓清咬牙,我提前占个位不行啊。
洪清:你就说约不约吧 [气]
墨:不约了,爱哭的小朋友。
洪清:谁爱哭了?!
封靖这边不用看都知道陆泓清那边炸毛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弯了弯。
墨:那我爱哭你觉得可信吗?
陆泓清气愤的打上“可信”两个字,犹豫了一会还是一个一个删掉。
洪清:我说真的,下周末可以吗,我来订房间?
封靖叹了口气,
墨:我说真的,真不约了
陆泓清皱着眉头,
洪清:喂喂,我都好声好气的跟你商量了,怎么招啊还?
墨:我们不合适,我有我的规矩。以后有缘再见吧。
陆泓清炸毛的更厉害,什么规矩,什么不合适,都是借口!一阵QQ轰炸,却没看到一条回的消息,陆泓清突然就很着急,喂,你别不说话啊;不喜欢我哭我可以少哭啊,况且我还这么帅……陆泓清很难过,心里失落感满满。
我陆小爷21年才遇到一个对口的,还对我没兴趣,难道是我屁股不好看?陆泓清倒是很不害羞的回头看了看自己屁股,不对呀,他揉了好几把呢……陆泓清一个惊讶坐起来:难道他结婚了?!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22: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好了,我去睡觉觉了,出去浪了一天脑袋疼 hhhh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22:0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听着一拜天地写的,写着写着都快哭了。。

那一抹橙葵2018-06-30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陆泓清仰面躺在沙发上,内心一阵复杂,这会叹一口气,翻个身又叹一口气。而这一切来源是他与群主大大的一段聊天。具体内容如下:
洪清:仰慕群主大大已久,我想问一下……..
陆泓清下一条还没发出去,
我是群主大大:我不约实践,可以替你约。
陆泓清见识到了群里最有名的群主大大的见面必说的金句,莫名的觉得好笑。而原因是勾搭群主大大每天的人还真数不过来。

洪清:我想问一下有关群里的墨,我想知道他手机号……我们上回约了实践,忘记留了,群主大大知道吗
我是群主大大:……你找谁约的他?
洪清:……..我自己啊
我是群主大大:哦…….他既然没再跟你约,那我这里也没有手机号。
陆泓清撇撇嘴,
洪清:…..那群主大大了解他吗?他多大呀?有女朋友吗?
我是群主大大:你不认识他?那你们怎么约的实践?
陆泓清忍不住的咧开嘴,我厉害呀,我是谁,我是陆小爷呀
洪清:我就加了他,发了验证消息:我又帅又抗揍,还特乖巧。怎么样,我厉害吧
我是群主大大:嗯………
我是群主大大:哈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
洪清:到底说不说呀?
我是群主大大: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我给你说一下吧。
我是群主大大:我简单讲。封靖,男,27,圈内大神。手法很好,性格很好,圈内评价很高。但是有女朋友,生活和爱好分的很开。[笑]
洪清:女朋友……..漂亮吗
我是群主大大:你的关注点很奇特,哈哈。
我是群主大大:这个我不知道,不过貌似都处了3年了
洪清:好的吧,谢谢群主大大。还有群主大大,你说的我有一点不能苟同,他的性格,太恶劣。
群主大大:哈哈哈哈,我也这么认为。

以上就是陆同学郁闷的原因。这追人的路上总得遇到几座大山这谁都明白,但是这情况有点特殊呀,这山不止高还长啊!!
啊~陆小爷郁郁寡欢,上天待我不公啊,这是让我去当小三的节奏啊。陆泓清两颗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提溜儿的转了两圈,要不要先调查一下他女朋友的情况?屁股圆不圆?能有我条件好吗?陆小爷笑着想着就笑了,嗯,那肯定是比不上我的。
这就着手调查!额……陆小爷正愁着怎么开始着手这三不知的情况,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咳咳,陆泓清,你再不来救我我可就要死了!”
“胖三爷?!咋么了?有人砸场子?”陆泓清一听对面情况不好,着急地问。
“还是上回那帮孙子,非说我上回多收了他们钱,这会带着一堆人过来了,我已经报警了,咳咳。”
“你等着,我这就去。”
陆泓清顾不上穿衣服,出门打了个的,低着声音,“师傅,去河西区猎人酒吧,麻烦快点。”
当陆泓清赶到的时候,一阵震惊,碎玻璃散了一地,里面情况更激烈,一团人扭在一起,一个面带凶相的青年一拳要打胖三爷,陆泓清一皱眉,拎起一瓶啤酒,上去就砸在小青年的头上,“你***敢碰我胖三爷!不活了!”
对面的小青年捂着头看向陆泓清,一道血迹蜿蜒着流下来,随后倒地不醒。
“胖三爷,没事吧?”
“咳咳,没事,警察应该快来了。小心着点。”
陆泓清没上过大学,早早出门打工,第一个工作的地方就是这个猎人酒吧,胖三爷罩了他三年,没让他受一点苦,帮了他无数的忙。两个人经常一块喝喝酒也是极好的。陆泓清没学过什么真招数,但是早早地出来混,打架还是可以的,况且被砸的还是他尊敬的胖三爷。陆泓清二话不说又冲进那一团人里。
“警察!警察!都别打了!”一堆警察冲进来。
显然前面打架的人一点都不听不进,在前头的一个警察挥挥手,一堆警察冲进来制止越来越混乱的情况。
当警察把两拨人分开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挂了彩。陆泓清看起来还挺严重,左半胳膊还在滴着血,好像被玻璃划到了,左边眼睛上方眼眶一片淤青,肿的厉害。
还是那个警察恶狠狠地说,“都给我带走!”

于是情况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陆泓清带着被简单包扎的胳膊和脸上的淤青,面对着对面一个装作恶狠狠地小年轻警察。
“虽然你们是属于正当防卫,但还是打架了,情况恶劣!具体情况还需要调查,你的身份不需要多留了,但家属还是要叫的。要不然你就住在这吧。”
“我没家属,我从小孤孤单单一个人。要是住在你们这也行,反正我也无家可归,包伙食吗?”陆泓清一句话气的对面小警察直咬牙,这家属问题他跟陆泓清纠结了半个小时了,这小子,油嘴滑舌,一看就没说实话。
陆泓清叹了口气,突然眼睛一亮,
“我还有个远房表哥,就在这住着,我叫他来,你看行不?”
对面小警察连忙点点头,“行者吧,麻利儿的打电话。”
陆泓清有点为难,“我没他电话…….你稍等一下,我QQ联系他行不?”
对面小警察疑惑:“你表哥还用QQ联系?”
陆泓清面不改色,“我表哥最近换了手机号,你等一会,就一会儿。”
小警察不耐烦,“行着吧,您嘞,快着点。”
陆泓清飞速打开QQ
洪清:哥,我在公安局,[哭],警察要家属来领,我没有……
对面不回
洪清:哥,真的,我还受伤了,这警察对面坐着呢,不信我拍给你看
陆泓清抬起手机来给对面小警察来了个特写,没料到对面小警察不乐意了,
“拍我干嘛?我长这么帅万一他拿我照片做别的怎么办?”
陆泓清抬头认真的看了对面小警察一眼,说
“放心吧,他肯定说你不好看。”
滴滴一声,陆泓清低头看一眼就乐了
墨:长得不好看装警察装的也不像啊
陆泓清忍住笑拿起手机给对面小警察看,把小警察气的握紧了拳头,抢过陆泓清的手机,按住语音键,狂吼,
“这里是河西区xx大道xxx号公安局,我是彭警官,快点来签字领人去医院!!你看我像装吗?!”小警察吼完一阵脸红脖子粗,抬头清奇地看陆泓清竖起了大拇指,
“好样儿的,彭警官,谢谢你,以后请你吃饭。”
——————————————
这是今日份的,各位看官请查收。
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大鱼儿呼叫中……

那一抹橙葵2018-07-01 17: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去了趟超市,掏空了我的钱包

那一抹橙葵2018-07-01 20: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开开心心睡觉,祝大家好梦

那一抹橙葵2018-07-01 23: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

“彭警官,真对不起,我还以为我弟弟跟我闹着玩呢。”封靖笑着跟年轻小警察握了握手,还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陆泓清。
封靖陪笑着,“我弟弟挺能闹腾的”,说着又回头瞪一眼,低声说,“快给彭警官道歉!”
陆泓清撇撇嘴,不说话。
封靖倒是没顾忌外人面,伸手过去揪起陆泓清屁股上一块肉,来了个180度旋转,
“哎呦,哎呦,哥,轻点儿。”陆泓清咧着嘴,去抓封靖的手。
“还不道歉!”封靖皱着眉,脸色低沉沉的,陆泓清吞了口口水,瞬间就怂了,
“对不起彭警官,我下回一定会请你吃饭的,谢谢彭警官。”
对面小警察倒是笑意满满,
“不错啊,碰上你害怕的人了吧。让你还这么能折腾。”小警察看着陆泓清左右走了两步,又抬头看着封靖,“事情那边也算处理完了,这人你就先带走吧。”小警察看着陆泓清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格外的高兴,自己受的气好像一下子全都找回来了。
————————————————
陆泓清走出医院的时候,内心是有点小雀跃的。这次虽然挂了彩,但是在最后药单上签字的时候,陆小爷动用了这辈子最强大的记忆力,生生背下了封靖的手机号,这会乐的不可开交。
陆泓清快走了两步跟上封靖,看着身前走着的封靖,想着他可能还生那么一点点气……陆泓清不敢接着想了,又咽了一下口水,就是……麻烦了他一点……点吧。
“封靖,你慢点走,我腿也疼,”陆泓清溜溜圆的眼睛又转了一圈,“我屁股也疼,刚才也砸到了,你慢点。”
封靖停下来,回头看着他,足足看了一分钟,陆泓清怔怔的和他对视。陆泓清都能看得出他眼睛里渐渐散发出的怒火。
“那回去,我们重新检查一遍。”封靖说着毫不留情的扯着陆泓清另一条胳膊就往医院里走,扯得陆泓清生疼。
封靖真的生气了。
“不不,封靖,别,我….错了。”陆泓清不敢抬头看他,封靖的一连串反应让陆泓清心里一阵发慌,从头发到脚尖感觉到汗毛都在竖立。陆泓清是真的害怕了。
封靖停下脚步,陆泓清一阵踉跄撞到封靖身上,“还闹吗?”封靖好像又恢复到了之前他认识的那个封靖。
陆泓清后退两步,摇了摇头,乖乖的跟着封靖上了车。
封靖发动车,声音倒是缓和了许多,“你家属呢?”
陆泓清瑟瑟地说,“我很早之前就没妈了,我爸也很早就不要我了,我都一个人过。”
车里一阵沉默,
“好吧,对不起,我今天有点过激,吓到你了?”
陆泓清又摇摇头,想到封靖看不见,连忙道,“没事,没事,是我不好。”
陆泓清情绪也有些低落,觉得自己今天有点过分。
“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啊,你送我去河西区的猎人酒吧吧,我得去看看胖三爷。”
封靖遇到红绿灯停下来,回头看着陆泓清,
陆泓清一个激灵,忙到,“我伤不打紧的,我就去看看胖三爷那边情况,我待会自己打车回去。”陆泓清声音越来越小,低着头把眼睛聚焦到自己新买的鞋上。
封靖小叹了一口气,“我陪你一块吧。”陆泓清也只能点点头,心里那股小雀跃早就不见了踪影。
——————————————
猎人酒吧还是一片惨淡,玻璃醉了一地,各种酒品的味道掺杂在一起,味道冲鼻,一群人在里面收拾打扫着。
“胖三爷?”陆泓清喊了几声没见人回应,走进去拉过一个人问,“这的老板呢?”
“老板在楼上呢?你找他?我把他叫下来?”
陆泓清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封靖,点了点头,“好吧,麻烦你了。”
所以当胖三爷走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陆泓清缠着胶布的手,连忙走上前,
“泓清,没事吧。要紧吗?我倒腾完事之后去找你,听说有人把你领走了?你找谁的啊?对了,你的药费,我给你报了。”说着胖三爷就转身要回去拿钱。
陆泓清急忙拉住胖三爷,嘿嘿笑着,“不用,三爷,没事。又没多少,我最近发工资了。”陆泓请停顿了下,侧身一步,轻轻拉了拉封靖的袖子,“嗯……这是我表哥,封靖,刚刚是他带我走的。”
胖三爷这才注意到陆泓清旁边还站着个人,仔细一瞧,这一个震惊。
“原来是封老师,我是赵林虎的爸爸啊,上回我去开家长会还跟您聊天来着。”胖三爷一脸笑着要跟封靖握手。
wo槽!这什么情况!陆泓清感觉自己的脑袋经历了轰炸。莫名get到了两个重磅消息,一是这人跟胖三爷认识,世界真是不一般的小!第二他丫的居然是个老师,为人师表的老师?!陆泓清傻傻的站在前边,左边耳朵听着胖三爷跟封靖聊天,右耳朵像筛子一样把全部的对话都筛出去了。就记清楚了一句,
“原来你是泓清的表哥啊,这么巧!”
——————————————————
今天份的,清汤寡水味儿的大家出来混眼熟啊
ps 我发现.......前面......嗯.....有错字.....嗯......不要打我。嗯嗯,就这样。

那一抹橙葵2018-07-02 16: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天可能要请假一天,晚上有课,白天有兼职家教。
不过我抽空码,写的完就发。

那一抹橙葵2018-07-03 00: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一天累得要死,备课几个小时,为了赚点钱,家教也不好当呀
正在码文中,可能要写不完

那一抹橙葵2018-07-03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

“你是做老师的啊?”陆泓清偷偷瞥着前边开车的封靖。
“临安中学。”
陆泓清原本还想问问封靖是教什么的,嗯,没敢开口。倒是封靖开了一段路也没见他问自己家在哪,有点捉急。
“这是……去哪?”
“去我家啊”,封靖顿了顿,“想挨打还不容易。”
陆泓清那是真的瞬间就急了,“封靖,不,不是,我…..这么晚…..”
“从现在开始,再多说一个字,多一下藤条。”封靖低沉的声音从前边传来。
陆泓清撇撇嘴,暗自叨叨你也没说基础数目,还一个字多挨一下。陆泓清看着自己包扎的胳膊,伸手摸了摸,心道,别委屈,待会就有屁股和你作伴了。
陆泓清瞅着窗外,倒真的是一声不敢吭了。内心一阵哀嚎,我这为了追个人得多不容易,这第一步,就得把屁股奉献出去。陆泓清还是默默安慰自己,没事,这不就是邀请我去看看他家,以后…..好光临,不是吗。
于是乎当车停下的时候,陆泓清还沉浸在自己内心的小世界中,一脸就撞上了前边座椅,委委屈屈的揉着脸,还一句话也不敢抱怨。
一个中等小区,环境还不错,安保还不错,陆泓清以前来这边跑过业务,想想这边离临安中学倒是近的很,倒是满意地点点头。
封靖拿出钥匙开门。
陆泓清自从进了门,两颗大眼睛就提溜儿着转,左瞅瞅右瞅瞅。当然,封靖自然没放任陆泓清瞎转悠。
“跟我过来。”封靖打开里边的一间门,领着陆泓清进去。
这是一间卧室,灰白调的,简约又不失大方,靠近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大床。陆泓清…..有点困了,的确,这一整下午,换谁折腾不累。
“也不用你罚站了,早挨完早睡觉,过来。”封靖发话,“顺路把那个柜子第二层的板子拿过来,”
陆泓清看着这架势,心想,要不罚会儿站也可以。当然,手上的动作还是挺利索的。陆泓清拿着厚重的紫檀木板子,站在封靖面前,心里一阵发憷。
“腿疼吗?”
陆泓清指了指自己的嘴,
“可以说话了。”
“不疼。”
“屁股疼么?”
“等会就疼了。”陆泓清说着,小眼神一直看着封靖。
封靖坐到床上,深吸了口气,示意陆泓清趴下来。陆泓清见他没说话,自然也不敢再插嘴,顺着封靖姿势趴到他的腿上,把屁股高高翘起来,想争取一个态度诚恳的态度加分。
封靖则回头调整了他的姿势,确保陆泓清受伤的手不会被压倒。
“我觉得你最好还有一点点眼色,这顿打不是实践,就当是…..哥哥对弟弟的一场训诫。”封靖说着开始退掉陆泓清的裤子,
“目的在于反省,你明白?”
陆泓清好久沉默,之后轻轻的开口,“我知道了。”
“啪”
声音不大,是闷闷的响声,但是多疼只有陆泓清知道。挨上的那一瞬间,陆泓清感觉无数的力道往里面钻,封靖的板子,还是一如既往地难捱。
当第二下砸下来的时候,陆泓清是真的没法忍受,腰被按着,他只能轻轻的扭动以缓解疼痛,明明只有两下,陆泓清感觉整个屁股都是火辣辣的。
“不准乱动。”又是接着三下连着砸在陆泓清的臀上,又快又恨,一点间隔都没留下来让陆泓清缓缓。
“啊…..封靖,慢点。”
封靖没理会,换了个地方,这回是又快又恨的五下。陆泓清眼眶瞬间就红了,特别想伸手去揉一揉,但是封靖拦着,屁股上紧贴的只有那毫无人情的板子。陆泓清突然怀念起原来的巴掌热身。
陆泓清焦灼的熬过了整整二十下板子,身后早是一片大红色,碰一下就是无比的难过。
封靖抬手又是一下。叠加了几层的滋味如实不怎么好
“封靖….要打多少?”
封靖不说话,把剩下的九下还不留情的打完,看着陆泓清一阵挣扎,才开口道,
“你还没有摆清楚你的立场,我不是在跟你闹着玩。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我们才正式开始。”
陆泓清脸色一阵发白,紧紧抓住床单,感觉被压到的手都没有身后疼。
封靖放下板子,又过来调整了陆泓清的姿势,“你要是嫌你等会挨得不够多,大可继续虐待你的手。”
陆泓清带着哭腔,“封靖…..对不起。”没有安慰,没有抚摸,有的只是不知道数目的冰冷的板子。陆泓清觉得自己真的挨不了更多了。
封靖不满意他的回答,依旧是狠狠的不留手的几下打上去。
“啊,不……”,陆泓清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什么,脑袋一片空白,除了疼没有别的,平日里的小心思哪里还敢有?
“封靖,封靖……”陆泓清喊着名字,期望封靖停下手。
封靖倒是真的停下,看着陆泓清红肿的屁股,
陆泓清趁这功夫大口喘了气,脑袋也终于得以运转,“我错了,我,我今天不该去打架的。”
封靖看着陆泓清带着恐惧的眼睛,“好,这条算你三十下。挨好了。”
陆泓清听到数目的时候,一阵没转过来。当屁股上沾了板子,脑袋里只剩疼和三十的数字了。
陆泓清的脚趾都是紧紧勾起来的,腿忍不住不弯曲,封靖一点情面没有留,用腿压住,陆泓清被紧紧的固定在床上,每一下都挨得结结实实。
“不……,封靖,我不敢了,别,别打了。”陆泓清一阵shenyin喊叫。他回头看不见,但他知道,肯定惨不忍睹。
板子很少能打出血,但很痛,会肿,会有淤青。封靖也知道,所以他决定用板子。
当三十下打完的时候,陆泓清哭的满脸都是泪,一声不吭,只是抽泣。
“第二条。”
陆泓清一阵蒙了,“不,封靖,我不想再挨了,我挨得够多了……”惹人怜爱的软软的声音。
封靖转过头来,掰过他的脸,看着陆泓清狼狈的样子,“你知道吗,那个玻璃瓶差一点点就砸到你的左眼上。”危险的语气,“如果瞎了,他陪你多少钱才能还你一个眼睛?啊?”
陆泓清往里边瑟缩,大口喘气,一阵惊恐。
——————————————
原本想弥补一下昨天的请假,今天真的很粗长了,我是真的想拍完,但是我该出发兼职了。于是乎,剩下的只能明天了。

那一抹橙葵2018-07-04 17:5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突然发现前边错字好多呀,当初检查怎么就没检查粗来,看起来好难过呀。。大家说需要重发吗

那一抹橙葵2018-07-05 01: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