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死劫》(瓶邪,原著风,接盗八,解密)

楼主:美男没用123 字数:372723字 评论数:268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生死劫》(瓶邪,原著风,接盗八,解密)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0:20:00 发布在 瓶邪
关于人物,我主要介绍一下天真,故事设定在张起灵进入青铜门三年后,没有沙海邪,所以天真还是天真,喜欢霸气侧漏的沙海邪的,很抱歉
关于更新,争取日更,我会努力尽快写文的!
关于简介:(大概我是个啰嗦楠)
本想在十年之后接张起灵的吴邪,接到黑瞎子的电话,哑巴张出山了!
出山了?出什么山!长白山!!
吴邪被黑眼镜招去下了伏羲墓,发现女娲的秘密……西王母和伏羲女蜗的关系是什么?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
有些事,过了千年,真相才浮出水面……
而张起灵的命运又将归向何方,吴邪的身份有着什么样的谜团,齐羽和吴邪谁才是替身?
尽情关注《两重生死劫》
关于内容:尽量充实,我是个写简介的渣渣……
好了,先放两章,看看有人看嘛!大家的评论和回复就是我更文的动力,来吧!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0:27:00 发布在 瓶邪
第一卷 华胥之殇
01 重聚
都说杭州城里看西湖,画船轻泛水,一顶鸳鸯湖,一片青色天,渍,这杭州却是个好地方,可惜,这么好的地方却留不住我想留的人。
小老板坐在自家店铺里喝着上好的西湖龙井,目光泛散,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铺子里就一个伙计叫王盟,搁以前这种时候王盟早就打瞌睡了,不过现在倒是有些不同,打理清扫着柜台上的小件古玩,视线撇着自家小老板,这姿势不得不说像极了某个人……
距离闷油瓶进青铜门已经快三年了,这家伙丢给我一个不知真假的鬼玺,说叫小爷十年之后去寻他,十年啊,***长,小爷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还有汪汪叫那群家伙活泛的紧,以我的能力也只能勉强应付过来。
三叔失踪之后我就担起了底下铺子的生意,要不是有二叔和小花压着场面,现在早就乱套了。不过自打闷油瓶离开后,我就忙于应对地上的生意,再加上费心对付汪家人的袭击,根本无暇下地,不过我也是真的不想再起地下了,本想着十年之后守约去接闷油瓶,然后带他找块清净地方,过日子,再带着胖子,说不准以后自己的儿子女儿还能娶个小闷油瓶……可惜呀,我还是逃不开这个局,听到有那个闷油瓶的消息就忍不住想去看看,可惜却是在这个局里越陷越深。
这几年跟汪汪叫的对局,也让我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是这个巨大的谜团的冰山一角,想要破解还要不知多久的时间,最终是不是会像三叔那样?我不敢想象,地上的买卖不比地下的轻松,三叔说的对,比鬼灵更可怕的是人心,好在这几年也没白混,堂口稳定,也发展了自己的势力,身上还多了男人的徽章。
不过,我不知道,我的能力能做到哪个程度,这个迷局太过庞大,我现在是进退两难,目前为止,现在这种忙里偷闲的日子是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前兆,我只想着能快一点帮小哥挣脱命运的枷锁,能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铃铃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想响了半天,小老板才回过神,接起来说道“谁呀?”
“呦,小三爷,听出来我是谁了吗?”手机里传来的声音不正是那个不着调的黑瞎子吗?
我打起精神,这几年很少有跟他联系,这次黑瞎子主动打电话,怕是有什么事“黑爷呀,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来,有事吗?”
黑瞎子在电话对面,嘿嘿笑了几声“这不是想小三爷了吗?打个电话问候问候。”
想个屁!我在心里头骂到,准没好事,想着口上也不跟他客气了“说吧,别整那些虚的,有什么事!”
黑瞎子也没转画风,只是用很欠扁的口气说了一个让天真无邪想要打人的事情。
“小三爷,不瞒你说,我最近啊,正在准备倒个油斗,想请小三爷赏脸夹个喇叭,嘿嘿”
“不去,我不下斗。”我回绝的相当干脆。
“嘿,就想着小三爷这么说,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个消息,我想小三爷一定感兴趣。”
我心头突然砰砰的跳了几下,有种预感,黑眼镜带来的消息一定跟小哥有关。
“前些日子,听说哑巴张出山了,不过没见过他真人,最近他应该也来这里……”
后面黑眼镜说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张起灵,哑巴张出山了,怎么个出山?出了长白山!出山!我心里一落,脑袋里的某根神经线跳了一下,好你个张起灵,把老子骗得团团转,说什么守门员,什么十年之约,老子怎么就信了你!小爷给你提心吊胆,生怕那群汪汪叫哪天炸了青铜门把你灭了,你倒好早就跑出来了,骗子!我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闷油瓶面前,把他胖揍一顿,然后告诉他,你的事爷不管了!想着我就愤懑的对着手机说:“去,我去,你把地址发过来!”
张起灵你个闷嘴葫芦,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跟我解释,我一定要从这个葫芦的口里倒腾出点东西,看看他还要怎么骗我!
“得嘞,东西都准备好了,就等小三爷了!”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0:28:00 发布在 瓶邪
跟黑瞎子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叮”短信立马就发过来了,河南嵩山XX酒店。
叫王盟订了下午六点多的飞机票,我就回二楼收拾东西去了。
其实我的思绪还是乱的,再次要下斗我内心深处有着几分恐惧又有着几分激动,土夫子的命!主要是黑眼镜给我的信息太叫我震惊了,张起灵从青铜门出来又自己去下斗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辛辛苦苦种的大白菜自己把自己拱了,要是自己没发现,等到收获的时候就是颗粒无收,想想我就气闷。我想想那个来杭州跟我道别的小哥,那个白面面瘫脸,我就恨不得把他揉成面团,狠狠地虐他……但是想想他的本事,我默默的收回了刚才的想法。
叹口气,我打开保险柜,看着里面的鬼玺,跟闷油瓶给我的时候一样,泛着青色的幽光,带着青铜门的气息……好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样,我咬咬牙找个东西把鬼玺随便一包,然后找个随身的背包带了两件衣服,揣上鬼玺,我就出发去机场了。
等坐上飞机我才真正冷静下来,小哥做事从来都是这样,他做的任何决定都是果决的,从来都不跟人沟通,就算他曾经说过我是他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但是他做的事情也不会跟我报备,而我,又在这里气什么呢?
这么一想自己也说的过去了,再想想黑瞎子要倒斗,怎么要叫上我?想了很多种可能都讲不通,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想过来已经到了下飞机的时候了。
出了飞机场,拦了辆出租车就去了黑瞎子说的酒店,刚下车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天真,可算来了,想死你胖爷我了。”


每隔半小时发一章我尽量简洁明了,疯了,大家告诉我都在哪里看文,我已经决定换个地方写了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0:30:00 发布在 瓶邪
02 谈话
“胖子?”我惊讶的回过身,真的是胖子,我一直在想胖子应该会在巴乃陪着云彩度过余生,等到我们铁三角重聚的时候应该是我带着从青铜门出来的闷油瓶一起去看他仙风道骨的样子,不过……胖子怎么会在这?
胖子走过来就给了我一个熊抱,使劲拍了拍后背,这个劲道,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胖子才松了手,一把勾住我的肩膀,“小天真,想我了没?”
我心里憋着疑问,但是想想胖子毕竟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想他也不能一辈子吃素待在巴乃,云彩不是他的归宿,总有人能替她照顾胖子,想想也就不再多想了。
“可不得,想你想的都瘦了。”我拍拍胖子这有增无减的肚子,说道。
“胖爷这可是神膘。”胖子见着吴邪是真的高兴,顺着他拍了拍肚子笑声说到。
“小三爷,好久不见!”黑瞎子还是那一身黑衣,带着个黑墨镜,笑盈盈的从酒店门口走了出来。
我冲他打声招呼,想了想说道“你怎么来这夹啦嘛?”
黑瞎子笑笑,打了个里面请的姿势“咱们里面说。”
跟来的不止胖子一个,还有两个人,一个叫刀疤,一米八几的个人,人也壮实,长着一张不苟言笑的脸,随着黑瞎子叫了一声“小三爷”到叫我想起了潘子,心中一动,冲他点点头。
一个叫小九,长的平凡,倒是这身段有几分小花的样子,可惜比不得小花的五分神韵,不过一脸冷漠样。两人打了声招呼就都回房间了。
我按耐不住问到“瞎子,你给说说这斗的情况。”
胖子搁旁边一座,瘫了座肉山,“天真,着什么急呀!是不是想着小哥呢?”
我白了他一眼,“瞎说什么。”
胖子嘿嘿笑了几声,还想开口已经被黑眼镜打断了,黑眼镜收起笑脸,认真道“小三爷听过华胥国吗?”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0:59:00 发布在 瓶邪
我愣了一下,中国上下五千年,神话传说有很多,华胥国是上古时期中华大地上一位杰出的母系氏族的女首领华胥氏所创立的国度。最早见于《列子·黄帝》,华胥氏作为华胥国的女首领,“其治国有方,民无嗜欲,自然而已,是为盛世乐土”。人文始祖轩辕黄帝为追求治世强国,梦寐以求地希望能够复兴华胥国的辉煌,于是有了“黄帝梦游华胥之国,而后天下大治”的典故。但是华胥国一直是虚幻的国度,就如同桃花源一般。
我点点头,黑瞎子继续道“传说里华胥氏出生于华胥国,在古典记载里颇具神话色彩,记载中说道“蛇身人首,有圣德。履巨人之迹,意有所动,虹且绕立,因而始娠,生帝于成纪,以木德王,为风姓”。《春秋世谱》有记载“华胥生男名伏羲,生女名女娲”,华胥氏是伏羲和女娲两位创世神的母亲,上古时期,女娲和伏羲都是人身蛇尾的古神,女娲是神话中人类的创造者,她的哥哥伏羲是三皇之首,也是她的丈夫,伏羲在记载里死于巨鹿之战,相传伏羲死后,女娲悲伤不已,唤万千子民为其建陵墓厚葬伏羲,在之后女娲过世,伏羲墓就隐匿在历史中,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真正找到伏羲墓,不过嘛,这次咱们来的这个地方就是女娲为伏羲建造的陵墓,古称岳山,也就是现在的嵩山。”
我沉默着想,黑眼镜讲说的很仔细,应该是做好了功课,关于这个斗也应该做足的准备,不过按理说古神话里的神仙都是长生不老的,比如那个西王母的长生秘药,女娲和伏羲都是古神,那么他们身上也会有长生的秘密?难道这就是黑瞎子这次倒斗的目的?伏羲墓?能让黑瞎子和小哥都来倒斗的地方,我不禁有些兴奋了起来,如果这次能找到有关长生的秘密就更好不过看了,想完我看了看又恢复了笑呵呵的黑眼镜,心里有些不爽快,黑眼镜的为人我不是特别的清楚,不过这人表面笑呵呵的不着调,其实就是一笑面虎,心里头腹黑的紧,我猜想他这次肯定别有用心,捋清了思路我也就送了口气。
胖子一拍桌子把我的思绪拽了回来,我一惊,看向他,胖子渍了一声“管他什么伏羲女娲的,我看没什么油水,瞎子你可别唬我胖爷。”
黑瞎子自顾到了杯水喝“别,我可没骗你,传说中的女娲是人类的始祖,深受人们的爱戴,她既然要厚葬伏羲,必然是有些好东西的。”黑瞎子故意着重了厚葬两个字,听得胖子心凯里去了,瞬间就高兴了,两双眼镜笑的奸诈的不行。
“哎呦哎呦,我就说嘛,想必这个伏羲的墓也不能简单,是不,天真?”胖子一拍大腿,笑呵呵的说道。
我笑胖子这个财迷,但是心里泛堵,总感觉这个黑瞎子这次夹啦嘛有点别的目的,但是又想不出来。
接着黑瞎子跟我们说,“向导已经找好了,明天四点出发,今个早点休息。”说完还冲着我笑笑,笑的我心里发毛。
我跟胖子又砍了半个多小时。“胖子,你怎么让黑瞎子找来的?”我俩叫了点啤酒,坐在床上聊。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0:00 发布在 瓶邪
胖子咕嘟咕嘟喝了半罐啤酒,叹口气“天真,你不知道,胖爷总也不能一辈子守在她身边,我,我晚上做梦总梦见她跟我说要我好好过日子,我不是不懂,这回黑瞎子找我,我也是存了私心,胖子我就你和小哥两个铁哥们,我总见不得你们俩个出生入死的……”
胖子越说越多,我听的心里既激动又感激,胖子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是心思细腻,他这回能答应黑瞎子,怕也是知道我跟小哥会来的事,胖子的情分我怕是也还不清啊……我看着胖子的模样 心道,这几年没少吃苦,看他也有了岁月的痕迹,我不禁感叹,早已是五六年的光景。
我安慰了胖子几句,突然又想到小哥了,心里有些烦躁,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了一根,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青铜门,也不知道他最终要做些什么,我甚至在他旁边待着也只能给他添麻烦,但是我忘不了他说,我是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忘不了张家楼出来他浑身浴血还笑着说了一句,幸好我没害死你。他在地下无所不能,但他不是神,也会有疲惫的时候,也会有脆弱的时候,张起灵就像是吴邪的宿命一样,既然出现,我就绝对不能做到坐视不管!
我跟胖子絮絮叨叨的砍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扛不住我才恍恍惚惚的回了房间一扎子埋进房里,睡了过去。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0:00 发布在 瓶邪
03 上山
一觉醒来,凌晨三点半,好在昨天喝的不多,不然脑袋非得难受一阵不行。
我收拾起床,先去洗了个澡,我住的是单人间,房间不大,黑眼镜昨天就把要用的装备包放在我房间了,我换了件衣服,觉得精神好了许多。
把背包里的东西倒出来,渍,还只是不少家伙,手电,火折子,照明弹,救生索,驱虫药,医药箱,呼吸罩,防毒面具,食品,手枪,雷管还有其他的零散的东西,这配套相当的优越,我把它们重新整理了一番,然后把带来的鬼玺放在了最里层,手枪和我自己带的一把淘来的紫金匕首放在衣服口袋里。
收拾妥了,差不多四点了,我正准备出门,胖子已经来敲门了,不对,应该是砸门来了。“天真,快点起来,出发了。天真……”
我是真怕他被别的房客暴揍,才赶紧把门打开把他拽进来的,“我说胖子,你就不怕被揍?”我好脾气的笑他。
“谁敢碰我?”胖子沉着声,拍拍胸脯,倒是有一种大义凛然的味道。
黑眼镜和他带的两个伙计都聚在我的房门前。
“走了,小三爷,胖哥。”黑眼镜歪着个脑袋,笑的一脸欠扁。
我随着他们走出酒店,有些纳闷,走到黑眼镜旁边,“瞎子,向导呢?”
黑眼镜低声说了句“山底汇合。”
我点点头,走回胖子身边,继续跟他斗嘴。不一会功夫,我们五人就到了嵩山山底,嵩山是中国最古老的山系,左岱右华,最低海拔也在一百米以上,四季风景不同,这时候的嵩山郁郁葱葱,漫山绿树,倒是对了几分神秘感。
向导叫陈泰阳,外号栓子,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一张国字脸,能说会道,是本土人。看见黑眼镜这个金主就赶忙迎了上来。
“黑爷,到了。”栓子堆着笑脸迎了过来。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1:00 发布在 瓶邪
黑眼镜也是笑的狡猾,跟他寒暄几句,介绍了一下其他人,就说“走吧,咱们上山吧。”
栓子点点头,“得嘞,咱们走吧。”
我瞅着这个栓子,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不过看他谄媚的模样,看来黑眼镜这回是下了血本。我这人就喜欢看别人花钱的样子,黑眼镜的手笔叫我心里乐开花,这次他夹啦嘛肯定得好好敲诈他。
一行人抄小路上山,走了大概快一个小时,已经到了丛林深处,往后看早就看见不就外面的小镇了。
秋后的天气,不算闷热,又是早晨,山里起了雾气,到觉得有些寒意。胖子穿的少,凉风一吹,打了个寒颤,嘴里嘟嘟囔囔“这鬼天气,再冻坏了胖爷。”
我走在他前面,一听这话,乐了,回头调侃胖子,“哪能啊,胖爷可是神膘护体不是?”
胖子嘴也不停,抬脚就要冲着我的屁股来一脚,亏得我躲得快。“天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一个窝里睡觉的战友,应该互相关心,相互关照,互帮互助,团结友谊,为祖国的大好河山做贡献……”
我听的脑袋疼,胖子的嘴上功夫,那都不是盖的,早些时候还有小哥给他个眼神,他就安静了。可惜现在……我也是无能为力,无奈的转过脸,往前快走几步,就听见胖子后面就没停过,“这个破地,累死胖爷我了……”
差不多我们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小九走到前面看了看风水,回头跟黑眼镜旁边,耳语说道“到地了。”
黑眼镜点点头,然后扭过脸冲着一直跟他絮叨的栓子说道,“劳烦带路了,接下来的路,我们自己走就是了。”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沓钱给了栓子。
栓子一见钱,脸就乐开花了,笑着接过来,“好嘞好嘞,谢谢黑爷打赏。”然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等他走的看不见了,胖子也跟了上来,一边走一边说“哎,那个向导怎么跑了?”
黑眼镜跟着小九去找入口了,留着刀疤一人杵着。“黑爷说,这回的买卖不要外人。”
我就奇怪了,按理说找的向导一般是熟悉地形,可刚才那个栓子只是带着他们走小路上了山,然后就离开了?
黑眼镜从一侧走出来,“找着了,咱们过去吧。”
“等一下”我说道,“瞎子,不是我吴邪不信你,咱都是生人,这里是人生地不熟,没了向导,以后的路可不好走。”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2:00 发布在 瓶邪
黑瞎子也不生气,笑笑,“小三爷,瞎子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这回来的人不止咱们。”
我一愣,不止我们,那就是没跟我们一起的小哥?不对,小哥不会对我们有危害,那,难不成这回还有其他人?那这就范围大了去了……不过黑眼镜既然这么说了,我也就心下有底了。
接着黑眼镜说了一句,“小三爷,没了向导,还有小九。”
胖子听的是云里雾里,“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明白了。”
黑眼镜哈哈一笑,说道“刚才那个向导怕是心存不轨,我怕他耽搁咱们行程才放他离开,不过咱们这里还有小九,小九是河南本地人,对这里的地形也是熟悉得很,又是我黑瞎子的人,自然放心。”
胖子醒过闷来,切了一声,“多大点事,你不早说?”
黑瞎子笑笑“我也是来的路上看出来的,防人之心不可无吧。”
黑瞎子办事有一套,他跟闷油瓶不同,他的身手不只是在地下,也能用在地上,想到这我倒是放心了许多,不管怎么样,这个黑瞎子对我和胖子还是当伙伴的。
“行了,我看这山地形地势都是风水绝佳的好地方,看来伏羲的墓穴是有不少油头。”我岔开话题,其实我对于风水一学懂之甚少,不过自打下墓之后为了糊弄保命,所以也看一些书。重重起伏,屈曲之玄,东西飘忽.鱼跃鸢飞,是为生龙,葬之则吉。这嵩山蜿蜒曲折,两侧山脉好比真龙伏地,是为卧龙,在墓葬上是大吉,地下埋得又是传说中的伏羲古神,凶险难测,宝物我想也不会少。
“呵呵”黑眼镜只是笑笑,没说别的,就开头带路了。
胖子跟在我旁边,小声跟我嘀咕,“我看了,这黑瞎子不知道想什么,防着点。”
我点点头。到了地方,我惊讶的看着四周,这里的高度可以纵览华岳之美,层层云雾就好比天上的云彩将山顶和下面的世界分割开来,云雾缭绕,好似仙境。
我看小九已经把盗洞打好了,我惊奇问道“这么快?”
小九倒是顺着我,头一次开口说话“这里应该是以前的盗洞,还能用。”
我这心里,腾腾的跳,这次下斗找着那个闷嘴葫芦就是最终目的,我握了握拳头,张起灵,你别想再骗我。想到下去就能碰到小哥,我就打了鸡血,说道“出发吧。”
小九摇摇头,黑眼镜在一侧笑笑,“小三爷,这么迫不及待是想着见谁呀?”
胖子这个损友也跟着黑眼镜打屁,“渍,瞧这模样也能看出来我家小天真思春了,我看小哥也该满足了 这么好的媳妇儿不好找。”
我心中大怒,开口就跟胖子杠上了,“你他娘的就不能说点好的,嘴里放的都是屁,我看你这屁股也没什么用了。”
胖子也不恼,环起双臂,嘲笑我说“胖爷说的都是老实话,这位天真同志可不能假公济私啊!”
假***大头鬼!我气得耳朵都发红了,扭过脸不理胖子,谁知一看就看见黑眼镜和他的两个伙计站在一旁看热闹,面上有点挂不住,我假装咳嗽几声,才开口问到“怎么不能下去?”
站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小九开口回应道“必须等云雾散尽,等太阳照下来。”
我甚是疑惑,不解的看向黑眼镜,只见得黑眼镜咧嘴一乐,说道“,小三爷可听说过,传说伏羲出生之时便是仙雾缭绕,太阳初生,阳光普照九州大地,因而女蜗在为其选墓地之时,其位复杂,并设有真假墓穴,我们现在就是在等待时机,顺带验证一下这是不是真的……”
我心里严重鄙视黑眼镜,说白了不就是看看这盗洞是不是真正的入口吗,扯出一堆东西。不过能让黑眼镜如此谨慎,怕这里面更是凶险,我握了握口袋里的手枪,然后冲黑眼镜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五个人四处靠树而坐,我挨着胖子,跟他偷偷讲“我看黑眼镜这次这么小心,怕是下面的东西……”然后看着胖子比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胖子早就看出来了,本以为他会讲点什么,结果他过来低声说“放心吧,咱有炸药。”
我翻个白眼,越发觉得胖子的不靠谱,谁知胖子拍了拍我肩膀,顺手给我递过来一支烟,我接过来,知道他已经明白我的意思,我俩坐在地上一口一口的抽烟,一行人谁都没有说话。
山中的雾气在慢慢的散去,阳光透过层层云雾照射在我们四周,然后云雾慢慢散落,竟然形成一个虚渺的伏羲的虚影,我和胖子都看愣了,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现象?海市蜃楼?伏羲再世?不等我们看够,云雾已经散去。
黑眼镜跳起来,拍了拍身上,对着我跟胖子说道“小三爷,胖哥,咱们走吧。”
紧跟着,小九打头,我居中,刀疤最后,看着这黑漆漆的墓道口,再一次踏上了征程。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2:00 发布在 瓶邪
04 蛇窟
到了墓道里面,空间很小,又是一片尘土,所有人只能列成一对,往前走。
“天真,你说这洞口是不是专门为胖爷我准备的,不大不小刚刚好。”胖子走在我后边,乐呵呵的说道。
我心想,你有能耐别吸肚子啊。不过话上却是给足了胖子面子,“可不得,为你量身定做。”
墓道越来越宽,最后能并肩走三人,我看了看墓道里铺的和四周的墙壁都是青黑色蛇形纹路的石块,一条条蛇就像是缠绕在石块上一样,眼睛直直的盯着前方,就像是在看猎物一般,我赶忙收回来目光,毕竟不知道这东西会不会有致幻的效果,我还是控制一下的好。
不过这种样的蛇形图腾我确是第一次见,刚才看只以为是每块石块上盘刻两条黑蛇,再看却发现是一条双头蛇,一个头往上面伸着,一个头吐着蛇信子在另一个头附近,就好像是……妈的一定是我眼神不好,它就一条蛇我还能想着这俩是老相好……我心里自黑了自己两句,然后又撇了一眼四周的墙壁,突然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突然想起去年在爷爷的老院里看到的那本古书上的一册,上面就是这种图像,好像是叫双头籽莘蛇,是一种早就灭绝的蛇种,两个头分别是代表一公一母。我记得那本书上说的这种双头梓莘蛇,母蛇有剧毒,公蛇却是无毒,两个是共生的关系,两者可自行产子,若是有一个搞了外遇,就要吞食另一个蛇头……这种蛇寿命极长,由喜阴暗,毒性很大,而且有攻击性。我暗自嚼舌,我这回可是进了蛇墓了……
“黑爷,这里有个墓室。”小九拿着手电筒晃了几下。
我们凑过去,我心里骂了一句,又是青铜门,不过号小,门上的纹路和画像不同,上面刻的是两个人身蛇尾交颈而息的雕像,这难不成就是女娲和伏羲?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6:00 发布在 瓶邪
我看黑瞎子在铜门上来回摸索了几圈,然后停在一条雕像的右眼睛处,往里一按,铜门发出沉闷的响声,缓缓得升了起来。
我跟在小九后面走进去,用手电筒扫了扫四个角落,这是一间很宽阔的方形墓室,里面黑漆漆的,小九走到一旁用打火机在墙壁上点了一下,一簇火苗乍得一下燃了起来,然后火苗就像是滚动的小火球一般在墙壁上滚动,最后整个墓室都亮了起来。
“我去,这倒是个好东西,什么做的?”胖子凑过去看。
小九冷冷的说道“蛇油灯。”
“**。”胖子灵活的往后一窜,把手往身上使劲抹了抹,我也是默默的往后退了几步,野鸡脖子这种生物对于我的印象,绝对不是好的。
胖子骂骂咧咧的往旁边走去。
墓室亮起来,整个房间的格局也露出来了。
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这就是一间养蛇室,刚才没有亮光的时候还没有看出来这里的墙面上有大大小小的洞,墓室亮起来就清楚了,地上,屋顶,墙壁,蛇洞蛇卵数都数不清,尤其是最里面有一条巨蛇盘居了墓室的三分之一,不过看它那样子应该是在沉睡。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6:00 发布在 瓶邪
我们所有人都降下了呼吸的频率,生怕打扰到这群蛇的休息。
胖子尤其的夸张,咧着嘴,想骂街又不敢出声冲着我挤眉弄眼,我用眼神示意他往门口走,就看他还是一副挤眉弄眼的模样,我回头一看,脚都软了一下,一条三米多有手腕那么粗的蛇正从墙上凑过来,正好落在我肩膀附近,我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
那条蛇吐着蛇信子,也在向**近,我心说完了,非得被它来一口不行,闭上眼睛等着疼痛将来。
砰,一声枪响,我猛的睁开眼,是刀疤开的抢,一声枪响惊动了墓室的其它蛇群,我咽了咽口水,来不及感谢,就要往门口跑。
门口突然聚满了蛇,胖子破口大骂“**,这他妈真是要被蛇吃了,胖爷跟你们豁出去了”胖子一边说一边拿枪往门口的蛇堆里打。
黑瞎子一手拿枪一手拿匕首,一开始还能应付,后来实在是安耐不住数量太多也落下镇来。
我们五个人往一起凑,不一会就背贴背了。被蛇围在墓室中间的位置,谁也不敢大意。
“不行啊,黑爷,数量太多了。”小九轻功好,但是对付这群蛇都有些棘手。
“用火。”黑眼镜从口袋里拿出火折子点着,往蛇群里一丢,一瞬间围在门口的蛇就开始往四周散去。
我这边冲着墓室里,一边对付一边祈祷,最里面的巨蛇千万别醒过来。
“天真,我擦,坏了。”胖子骂了一句,事与愿违,最里面的大蛇缠动了几下身躯,抬起来蛇头,看向我们几人,我也是不禁骂到。
“快,快往门口撤。”胖子大喊一声,然后拼命的打枪。
小九和刀疤拿火折子驱散蛇群,我们几个人往外走,黑眼镜靠到我身边,看着那条巨蛇,突然用匕首往我手臂上划了一刀,“对不住了小三爷”然后把我往巨蛇那边一推。
胖子在一侧看见我被推到蛇堆里,骂了一句“**,黑瞎子,***疯了。”我想要不是情况危机,胖子抽不来手,否则非得把黑眼镜打成筛子不成。
我趴在地上,内心把黑眼镜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一遍,好在我血里有麒麟竭,不然非得英勇就义不成。
四周的蛇嗅到我的血味,都绕着我爬,我心里松了口气,刚一抬头就看见那条巨蛇吐着信子,看着我。
我挤出一个笑脸,妈的,黑瞎子,我吴邪要是能活着出去,肯定干你一顿。
黑眼镜把火折子往一侧一丢,开出一块空地儿,然后半蹲脚下借力,跳到墓室一侧,用匕首狠狠地在巨蛇的蛇身上插进去,巨蛇吃痛一甩蛇尾,头也扭向黑瞎子,挪动巨大的蛇神往黑眼镜那边爬去。
我趴在地上看见黑眼镜冲我笑笑,心里头纳闷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巨蛇挪动身体,四周的小蛇也都纷纷给它移地,巨大的蛇尾扫过去的时候给了我来了一下子,我吃痛落在巨蛇原来窝在的地方,睁眼一看,是一个紫金盒子,我吃惊,难不成黑瞎子是看见这个才把我推过来的。
“小三爷,拿了东西快走。”黑眼镜灵活的跳动着身体躲避巨蛇的攻击,巨蛇虽大但是在墓室里也伸展不开,不过仗着头尾灵活,逼着黑瞎子往角落走。
我赶忙拿起紫金盒子,站起来往门口跑。“天真,小心。”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7:00 发布在 瓶邪
胖子他们已经跑到门口了,用火折子撩着蛇群。胖子看见巨蛇甩动着蛇尾向我扫过来急忙开口,拿枪对着巨蛇开了几枪。
巨蛇被干扰,我才险险躲过,心说看来巨蛇就是为了藏这个盒子才盘在里面的。
巨蛇也不再攻击黑眼镜,直冲冲的对着我,好在我有半吊子麒麟血在身,不怕四周的小蛇,再加上这几年的历练身手也没有以前那么差,左右跳躲着巨蛇的攻击,胖子他们在门口给我打掩护。
我快跑几部冲向了门口,“快跑!”
黑眼镜一见我出来,就大喊,我们脚下抹油,一刻也不停往墓道深处跑。
巨蛇尖叫一声,不顾及周围的小蛇,一路碾压,从墓室出来后,地方宽阔,它也好像是能施展身体,速度也快了起来,几下就跟上了我们。
“**,这么快”胖子回头一看,这就要追到屁股后面了,骂了一句,脚下不停,手里拿着手雷但是没机会丢出去。
“前面有间墓室。”我跟小九跑的贼快,看着前面有个小洞口,冲着后面喊道。
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跟小九率先跑了进去,胖子落在最后,门太小他的肚子卡在门口了,我骂了一句,赶紧跟黑眼镜把胖子拽进来,他惨叫一声,估计肚子上磨掉一层皮,我们几人摊在地上。
巨蛇撞击着洞口,像是要给自己撞出一个合适大小的洞口,墙壁也跟着它的撞动,颤动起来。
“我擦,让开,看胖爷给它来个大的。”胖子拉开雷管,紧跟着丢了两个出去。
离得太近,我们脑袋都被震得发懵,我晃了晃脑袋,头疼的坐起来。
巨蛇应该是被炸飞了,瘫在门口,我只能看到一片血红的蛇肉,恶寒了一阵。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7:00 发布在 瓶邪
“天真,你没事吧?”胖子大喊着,我翻个白眼,我想胖子应该是被震着耳朵了,喊这么大声,招魂呢!
“没事。”我回应道。
刀疤打开手电筒,我们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惨状,胖子应该是被咬了,腿上也留着血。小九更惨,脸色都发白了,倒是刀疤和黑眼镜没啥事。
黑眼镜,我心中一气,这家伙为了这个盒子把我往蛇堆里推,我恨恨的盯着他,黑眼镜怕是感受到我的视线,扭过脸对上我,有点歉意的说“真是对不住了,小三爷,刚才实在是别无选择。”
胖子这会也缓过来了,冲着黑眼镜就骂“***干什么?把天真往蛇堆里推,要是他出点事,***付的起责任吗?”
我想想当时的情况,如果黑瞎子知道有这个盒子的存在,那么有着麒麟血的我就是最容易能拿到这个盒子的人,看在他后来帮我引开巨蛇攻击的面上,我心里头也平衡了一些。“瞎子,刚才的事,我可以不追究,不过你得跟我说说,这盒子里什么东西?”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8:00 发布在 瓶邪
我示意胖子别插嘴,眼睛紧盯着黑眼镜,黑眼镜摇摇头,“我不知道,刚才我只是看见了那蛇下面有个盒子。”
我心说,放屁,***都不知道什么东西,就把老子往火坑里推?我又把黑眼镜祖宗十八代骂了一遍,喘口气,这家伙不想说的事估计也问不出个屁,我着急也没用,哼了一声,就到胖子身边去了。
我没有被蛇咬,主要就是黑瞎子给了我一刀,简单的包扎一下,我就帮着胖子包扎伤口了。刀疤也坐在小九旁边给他打血清,然后处理伤口。
我心里回想刚才的经历,那些蛇看起来毒性都不大,那条巨蛇能变异成那么大,也不知道是什么物种?
我问胖子,胖子说他也不知道,一旁的刀疤却开口回答了我。
“小三爷,刚才那是子母蛇,母蛇身形巨大,毒性也是最多的,但是她会随着产卵量毒性慢慢变低,子蛇也会随着时间变化,最后甚至都没有了毒性。我看刚才那条母蛇,应该有很长的寿命了,不知道它怎么活下来的。”
子母蛇,我倒是头一回听说,为什么伏羲墓里会有这种蛇类,守墓?我疑惑,然后看向手里的紫金盒子,真说不准里面又什么宝贝。
我检查了一下盒子四周,这是个密码盒子,突然想起来在鲁王宫里的那个紫金盒子心里骂到,不是吧,又是那串密码?这他妈都成了万能钥匙了不成?
胖子见我研究这个拼死整出来的盒子,凑过来看“天真,看出什么来没有?”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09:00 发布在 瓶邪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11:00 发布在 瓶邪
05 百人棺
我们往里走了大约有一百米,墓室豁然变得宽敞开来,我生怕跟刚才一样又是蛇室,轻手轻脚的没发出声音,毕竟刚下来,什么都不知道,我并不想葬身蛇海。
我内心不由感叹,要是有闷油瓶在这,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惨烈。
“我去,这他妈什么鬼?这么多棺材?”胖子走在前面,突然出声骂了一句。
我连忙收回思绪,拿着手电筒往四周看,这里面排列着看不到头的棺木,百人陪葬?我往前走几步,发现这里比刚才那个蛇室大了许多,手电筒往深处探去,却照不到尽头。
黑眼镜绕了一圈,出来对我们说“应该没有危险,全是棺木,刀疤你去把油灯点上。”
刀疤应了一声就去一侧点油灯去了,这里的油灯跟刚才那个蛇室类似,只冒了个火光,紧跟着整个墓室就亮起来了。
我看着眼前的景象,墓室大约有篮球场大小,是个半圆形,密密麻麻的排列着棺木,我心想,这要是起尸了,那可真够我们吃一壶的……
我扭头一看胖子,发现他早就兴奋的去里面找明器去了,其他人也是各干各的,黑眼镜站在我旁边,“小三爷,怎么样,这阵势够大吧?”
我无语,不知道人家的墓室这么大,你炫耀什么,不理他往里面走。
这些棺木用的都是较好的木材,黑漆红沿,看起来相当的名贵。棺木上刻的是交尾人蛇,缠绵悱恻,但是总看得我心里发慌。
我转了半圈,猛的发现棺木上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正侧右下角的划痕不同,我心里有了一个猜想,往回走了几步,又往前走了几步。
正在我惊讶我刚才的发现的时候,胖子也看了一圈回来,失望的说道“连个毛都没有,全是棺材。”
看见我蹲在地上看棺材,大声说道“天真,你怎么了?招魂了?”
我回头瞪他一眼,然后指指这些棺木,跟他说“这些棺木都有序号,你过来看看。”
胖子听我一说,快走几步跟着我看过去,“每个棺木正面右下角都有划痕,每个都不一样,我刚才看了看,发现这是一种记号,就像是数字一般从一往后数。”
胖子看了几个,站起来,冲我点点头“确实,那这些棺木什么用?还有记号,给他们排号呢?”
黑眼镜他们也跟了过了,恰好听见我跟胖子的对话,黑眼镜让刀疤去看看有多少棺木,然后又回头跟我说道,“会不会有什么寓意?”
我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胖子倒是激动起来“开棺看看不就知道了。”说完就从口袋里拿出蜡烛来,摸金校尉的一套,胖子自诩摸金校尉的后代,做事虽然大多不看传统,这时候倒是积极。
胖子这边正在准备,刀疤已经回来了“黑爷,有一百口。”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13:00 发布在 瓶邪
我心惊,百人棺,百人棺在墓葬中不是常见,这样规模的更是少之又少,我听三叔说过,百人棺的陪葬是地位极高的贵族才能用到的,而且这种墓葬形式在秦朝之后就再没有用过。这种墓葬是将亲信同族,活着的时候锁进棺木,然后封口直到里面的人窒息死亡,手段残忍,死后阴魂不散,遇到活气就会起尸。我心说不好,连忙叫胖子“胖子……等……”
“看胖爷露一手”我真是眼睁睁看着胖子开了棺,心里暗叫不好,本想叫他们赶紧跑,谁知道胖子往里一看,骂了一句“我擦,这是什么东西?”
我好奇,走过去看了一眼,这里面的根本就不是人,也不能说不是人,里面的“人”没有手臂,脑袋是蛇头,下半身也是蛇尾,唯一能看出来是人的就是上半身的躯干,是个男性。
我心里恶心,不知道这叫什么产物,蛇人的变异体?
正当我思考这种东西的出产方的时候,黑眼镜叫了我一声,“小三爷,过了看看。”
我跟胖子对视一眼,然后我就回应道“来了。”
走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后脊梁骨发凉,我快走几步,黑眼镜跟他两个伙计正在看墙上的壁画。
本想着这里面的都是蛇纹青石砖,上面刻的也都是蛇形图案,可这里却大不相同,刚才只注意棺木根本没有想到两侧还会有壁画。
我和胖子也跟着他们看了起来,这壁画都是简化,人物刻画都不够细腻,但是以当时的文化,这样规模的壁画已经相当完好。看了一会我就出了一身冷汗,上面记录的是棺木里蛇人的炼化。上古时期,大部分人都是有着动物形态的,而且寿命也很长,不过随着时间的变化,大多数人慢慢蜕化成现在这种模样,兽性一面的失去,导致他们的寿命极速变短,伏羲女娲氏族的子民也没能逃过这种状况,然后为了能让人蛇的形态继续下去,人蛇族的人开始秘密进行实验,将大部分人类当做试验品,制造出了大量的畸形人种,有的是蛇头人尾,有的只进化了一半,而这种实验,我看着刻画上的画像,心里翻滚,竟然是让人类的男子与母蛇交尾。画像最后并没有结果,只知道人蛇杂交产生了大量的失败品,并没有说明之后还发生了什么?
“我去,这里的不会就是这群失败品吧?”胖子听了我的描述之后之后,冲着我说道。
“说不定。”其实我已经肯定了这里应该就是失败品的葬身之地。不过为什么还要用这种上好的棺木葬他们?而且又是百人棺的形式?这几点我想不清楚……
“小三爷,你有没有觉得这条蛇有点眼熟?”黑瞎子指指壁画上的母蛇。
他不说我还没有感觉,一说我心里一惊,再看过去,这不就是刚才追我们的母蛇吗?不过看上去更危险凶狠,吐着蛇信子,浑身漆黑,鳞片发着黑色的幽光,大概有十几米长。
“这是刚才的母蛇。”我是用肯定得语气说道。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14:00 发布在 瓶邪
黑眼镜点点头,我内心无数***奔腾而过,这叫什么?
胖子听了骂了一句“丧心病狂啊!”
我沉默着,虽然种族的灭绝必然可悲,但是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去延续一个种族,让人震惊恐惧。
“我看这个破地也没个什么,咱们赶紧走吧。”胖子冲着我们说道。
我点点头,这个地方诡异的很,说好的是风水绝佳之地,又是古神伏羲的墓穴,这种情况真是叫人无法理解……“胖子说的对,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黑眼镜渍了一声,“走吧。”
就在我们收拾东西往外走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当才胖子点的蜡烛的火苗变成了幽蓝色。
棺木里传来吱吱的声音,跟以前听到的粽子声音略有不同。
“什么声音?”胖子问道。
“别看了,快跑。”黑眼镜就往后面看了一眼就说道。
可能是因为墓室里的人气,才招致了棺木里的东西起尸,有的是手扒出来,有的是头发钻出来,这叫什么?形色各异的粽子?
“我去,我就知道,天真这体质不开棺都起尸。”胖子一边跑一边说。
我骂他“狗屁,***往小爷身上扣。”这会死胖子还有空跟我闲话。
我们从原路返回,才发现刚才那条巨蛇堵在了出口的地方,所以这他妈根本出不去。
我刚准备回身开战,肩膀就已经被缠住了,回头一看,我擦,又是头发,缠住我的头发发了狠劲,把我一下子往回拖去,手边又没有什么可以把住的东西,我暗想到,这回真的要栽了。
“天真拉住了。”胖子一把拽住我的胳膊,跟这密密麻麻的头发开启了拉扯大战,可惜拽的我就跟快要撕成两半一样,尤其是肩膀,我几乎能感觉到骨裂的钝痛。
黑眼镜抽出匕首,手脚伶俐,动作迅猛的割裂了我身后的头发,快速到“小九,你去清理出口,小三爷,看来这回咱们有场硬仗了,你可得撑着点。”
我来不及反映,刚才没能看身后,这一回头,心里就开始骂街了“我擦,这他妈是什么?人蛇禁婆?”
隐藏在那团头发后面的是一张蛇脸,身体也好像是在地上扭曲的趴着,我一阵恶寒。而后才发现这里的男性就是我们刚才开棺的样子,女性就是这个禁婆的样子。
这群人蛇粽子怪身体强悍,用枪根本就抵挡不住,而且我们毕竟带的装备有限,最后都拿出冷兵器开始力搏。
我三年没有下斗,根本就没有经历过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这次刚才蛇窟里逃出来,就抗上来粽子,体力根本就跟不上,而且最要命的是,我这半吊子的麒麟血也不管用了。
胖子跟在我旁边时不时的替我挡两下,黑眼镜跟小哥的身手差不多,几乎可以做到一脚蹬飞一个,可惜我只有羡慕的份,现在能做到自保对我来说都是困难的。
“**,天真,***真能勾引禁婆,全他妈冲着你,看来是想把你抓回去当相公了。”胖子一手扛着枪,一手挥着刀,嘴里也不闲着。
“**,胖子,***就不能盼我点好,***的。”我一个不留神,就被禁婆的爪子又挠了一到口子,***是浴血奋战了。
我集中注意力,耳朵越发听到里面棺木的动静越来越多,“小九,好了没,在他妈这么下去,非得喂了粽子不成。”
小九根本就没回应我,我觉得我可能已经丧失魅力了,黑眼镜倒是三两下跳到我这边,帮我挡着粽子,“小三爷,几年不见,身手见长。”
我听出来他这是在调侃我,但偏偏我身手差是事实,愤恨的说“少他妈废话。”
黑眼镜嘿嘿一笑,不知道是在笑我恼羞成怒,还是在笑我身手不济。
“好了,黑爷。”小九从门外喊了一嗓子,我真觉得这声音真是好听。
黑眼镜听完利落的以后口空翻,沉声道“撤。”
我和胖子这会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全都拿起枪杆子,飞快的一边扫射一边撤退,要说人在面临死亡的时候爆发力绝对是最强的,我现在是体会到了。
等到我们几个全部撤出墓室,小九已经飞快的点燃了放在出口的炸药,我们脚步不停,只听见后面一声巨响,过了大概五六分钟,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加上身上的伤,跟有个千斤坠压在身上一般,脚都抬不起来了。
胖子更不用说,一屁股就做到了地上,“天,天真,胖爷,这回,这回出去一定减肥,**,类似爷爷我了。”
“***说过多少次,哪回不是越减越肥。”我嘲笑他,这会真有种劫后余生的幸运感。
休息了一会,感觉七魂六魄都归了壳,才从背包里掏出纱布,包扎伤口。我主要伤在肩膀和后背,都是被禁婆挠的,我***想给他们剪剪指甲,好在除了左肩膀有点骨裂之外,其他只是皮外伤,我包扎完,径直的走到黑眼镜旁边。
一拳挥在他肩头,“***最好编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否则我跟胖子把你卸了。”其实,说实在的,我没那本事,我跟胖子加一块也不见得斗得过黑眼镜,但是我打赌,赌他这次叫我来有着其他目的,而且必须是我来做。
黑眼镜没有跟以前一样,半吊子开玩笑,只是笑笑,说了一句“小三爷,瞎子这次也是迫不得已。”

美男没用1232018-04-04 21:14: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