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溯流(父子,古风)

楼主:喵爱柠檬水 字数:4208字 评论数: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喵爱柠檬水2019-01-01 22: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喵酱
这是一篇已经写过发过的文,但是到了中途人物性格已经到了我不能接受的程度,没办法接受自己的主角太软弱没主见巴拉巴拉,于是决定重写,一方面是始终没有办法把人物的性格设定好,毕竟我想把所有好的品质都给他,但这些品质本身就是矛盾的,我始终没办法把握好这个尺度,另一方面就是自己实在是比较忙,所以一直拖拖拖拖,拖到现在,终于决定动笔,希望能让我笔下的孩子,能够长成我期待的样子吧。

喵爱柠檬水2019-01-01 22: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延青十七年秋,当朝太子苏沐棋夜宿倚柔阁,并将倚柔阁头牌蹂躏致死,引今上震怒,下旨废掉苏沐棋的太子之位,因今上除苏沐棋外再无子嗣,遂改立今上已故胞弟之子靖王苏沐瑧为太子,苏沐棋母妃早已亡故,加之皇帝对外戚的刻意打压,因而如今朝中竟没人肯为废太子求个情,从皇帝于朝堂上开口提及“吾儿实在顽劣不堪,难成大器,百年之后,朕怎敢将这万里河山黎民苍生托付于他。”到皇上身边的赵公公掐着嗓子宣旨:“遂立靖王苏沐瑧为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钦此”不过一炷香的时间,看着殿下垂直跪的端正的单薄身影,已在帝位坐了近二十年的苏文裕终于觉得压在心里的巨石被挪走了,直到现在,他才觉得自己算是真正成了这天下的九五至尊,号令既出,莫敢不从。

苏文裕的人生除了登上帝位,其余的差不多没有一样可以称之为圆满,他出生时母妃还是个小小的玉贵人,在宫中并不得宠爱,以至于需要时不时让儿子中毒生病才能引得皇帝来宫里转上一圈,可用的次数多了,老皇帝便觉得这孩子实在体弱多病,有损皇家气派,反倒对苏文裕母子更冷落几分,这情形直到玉贵人费力讨得太后欢心,终于再次被召至乾龙殿并一举得男才算是有所好转,苏文裕的胞弟苏文承,出生时天象异常,天空祥云笼罩,地上百花盛开,昭示着这个孩子的不凡,苏文承天资聪颖,三岁便能作诗,七岁可与太傅一同探讨学问,性情更是温和谦逊,最讨皇帝欢心,连带着玉贵人都几年内变成了玉贵妃,可和苏文承比起来,大了两岁的苏文裕就差的实在太多,许是因为年少几次中毒的缘故,且不说他不如胞弟聪颖,不如胞弟强壮,不如胞弟会讨皇上欢心,甚至单就其他皇子的表现,他也远远不如,皇子中最优秀的和最蠢笨的是由一个母妃所生,使得这种对比愈发明显起来,苏文裕自小活在来自父皇母妃与兄弟姐妹的斥责与嘲讽中,对苏文承的不满越积越多,直至他十八岁那年冲突终于爆发,那天他又被父皇斥责,看着胞弟嘲讽不屑的目光径自出宫而去,不得宠也就这点好处,为了不让他在宫里丢人现眼,他十五岁那年玉贵妃就吹着枕边风令老皇帝将他封为安王,出宫建府。就在回府的途中,他遇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绕一辈子的姑娘,那个穿着粉色罗裙的姑娘,在路边的店里看向不小心撞翻了货摊急忙下马赔偿的他,姑娘的面容被面纱遮掩看不清晰,只是那目光,他总觉得像是阴霾天气下的阳光,他觉得姑娘是在笑,笑什么,他不清楚,他只是觉得那目光很温柔,是他自小到大没见过的没有畏惧没有嘲讽也没有嫌弃的温柔。

喵爱柠檬水2019-01-01 22: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概会有很多的文字来写苏文裕,很多很多,(碎碎念预警!)再然后,这是一篇重生文,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它,明天再继续更,今天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完,就酱。

喵爱柠檬水2019-01-01 22: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把之前那个帖子删了是因为这篇文和那篇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不同的,所以就直接删掉来一个崭新的开始吧。

喵爱柠檬水2019-01-01 23:0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回到府里,派人去查清了姑娘的身份,左相嫡次女杨珊珊,这让他苦恼不已,左相野心勃勃,权倾朝野,甚至朝中有人传娶左相女者得天下这样的话老皇帝都无可奈何,甚至隐隐含默许之意,而左相嫡女只两位,嫡长女已被皇上认为义女,去北疆和亲以保国之太平,嫡次女貌若天仙温婉贤淑在京都素有美名,左相对这个嫡次女在意的紧,年年宫宴都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带女儿出席,唯恐被哪个皇子顺势求娶。大家心里都明白的很,左相是想让他的小女儿登上女子所能登上的最高的位置,以保杨家地位长盛不衰,如今储位未定,这只老狐狸无论如何不会乱押宝的,况且,即便是左相有了嫁女儿的心思,他这个最不得宠最无才能的皇四子,也是决计不在左相的考虑范围之内的。


可苏文裕不想就这样放弃,他想赌一把,赌皇帝对杨家不满已久,赌皇帝肯把他当作削弱左相势力的工具,然而事实还是让他失望了,老皇帝昏庸无能,只求自己能坐稳王位,万万不愿意此时惹恼左相,打破现有的平衡,在苏文裕进宫面圣后,不仅对他“不务正业,不思进取”大加斥责,而且直接宣来左相,当着他的面直言想要为左相之女与皇七子苏文承赐婚,言语中几乎已经认定要苏文承继承大统。转年秋天,当朝最得宠的七皇子大婚,迎娶左相之女入门,一时风头无两,四皇子被派出京戍守边境,非召不得还京,那日他骑着马离开京都,除了几个随从身边再无他人,他心知肚明,他竟然肖想过未来的太子妃,皇帝和玉贵妃担心自己因为此事怀恨在心,对七皇子不利,索性直接将他打发去边疆,以绝后患。


离京那日,他回望繁华的都城,想起父皇母妃的斥责,胞弟的冷眼不屑与他夜入左相府时那个姑娘对他说的唯一一句:“杨珊珊只有在杨家才是杨珊珊”如今一切终于都结束了,他就要离开,在边疆的戈壁里终其余生。从此京都里的繁华盛景歌舞升平都再与他毫无联系。


在边境戍守多年的陈将军一根直肠子,在外几十载已经不了解京都的局势,一心只知道效忠皇室,即便是像苏文裕这样类似于被赶出京都的皇子也能得到他的效忠,在边境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苏文裕几乎把戍边军队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大概也没人会想得到,皇四子文不成武不就,却偏偏善于心计,有着帝王所必须有的权谋与铁腕,不过他也没什么野心,只是想留个后手,待日后自己那个刻薄的弟弟登基后,能有个出路活下去罢了。但凡事总有变数,老皇帝昏庸,只想趁最后在位这几年留些成就,供后世书写讴歌,遂大兴土木建造各种大型建筑,面对越来越高的赋税,终于有人揭竿起义,直奔皇都,戍边的陈将军满心都是守护皇室,见此形式,也顾不得请旨就直接带兵出发,以期在叛军到达京城前将其镇压。叛军势大,又有各地百姓的支持拥护,形势对他们来说很不乐观,但苏文裕太清楚皇室的实力,镇压叛军不成问题,他想趁这个机会能回京看看,看看王府里他亲手栽的树,看看那些和他一样被打压的兄弟姐妹,看看那个他日思夜想的姑娘,即便知道回去很有可能被苏文承借题发挥,再也回不来,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回京的路,他不希望他的活着,仅仅是活着。

喵爱柠檬水2019-01-02 12: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之后发生的事情却完全超出了苏文裕的预期,比如说他们与叛军同日抵达京都,比如说京都的护卫军几乎毫无抵抗能力,比如说他们到达京都时叛军已攻入皇宫,比如说他们进宫救驾时老皇帝突发急病猝死,皇宫内皇子妃嫔早已出逃,平了叛军后宫里只有苏文裕一位皇嗣,老皇帝身边的公公对这对父子间的关系实在不能更清楚,为了自保,求见苏文裕,交出老皇帝将皇位传给苏文承的诏书,并主动提出会一口咬定之前皇上是想立四皇子为储,私下召回四皇子也是为了此事。天时地利人和,苏文裕似乎找不到不即位的理由,又是一个秋天,国号变成了延青,苏文裕踏着阳光登上高台,俯视着曾经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的一众兄弟,可见在运气面前,所谓文韬武略统统不值一提。

可命运并没有就此开始眷顾苏文裕,延青元年冬,靖王苏文承合谋左相杨峰起兵造反失败,自刎于王府内,靖王妃在得知左相府被破左相被杀后为靖王殉情,靖王府的仆从走的走跑的跑,最后偌大的靖王府只剩下一个刚满周岁的靖王世子,新帝仁慈,怜世子孤幼,不仅将其直接封为靖王,更是接入宫中,亲自教养。

自新帝登基起,诸大臣便上奏请求举办选秀,但苏文裕始终惦念着那个几年前冲他笑得温柔的姑娘,对选秀一事十分抗拒,他只惦念着把靖王养大,他会把这个天下都送给杨珊珊的孩子,若后宫有了妃子有了自己的孩子,这一过程必然变得万分艰难,苏文裕不愿让这些有的没的玷污了他年少时的爱恋。

故而自登基后他修吏治,开恩科,大力发展商业,不过一年,便使得全国上下换了风气,但这却让一众大臣更为担心,当今皇帝于情事并不热衷,直至今日连一个承恩的妃子都没有,这于这个王朝的兴旺与延续显然是十分不利的,数次谏言未果,他们最终走了一步让苏文裕放不设防的棋,夜半,苏文裕还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他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双手颤抖着倒好新冲泡的茶,不久,貌美的宫娥匆匆走进,宫外的诸位大臣焦急的等待着。

喵爱柠檬水2019-01-03 15: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这个贴日更是不可能了,我最近太忙了,看的人多的话我尽可能多更这样子....

喵爱柠檬水2019-01-03 15: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翌日,皇上震怒,命人将身边的小太监与爬床的宫女尽皆杖毙,吩咐完后又匆匆上朝,满朝文武跪下请求皇帝三思,言辞中无法是皇嗣,国祚反反复复的说,苏文裕看着殿下跪倒的一片,突然觉得很累,归根结底,这些人不过是看着自己在朝中并无太多势力才敢这般胆大妄为,即便是他登基为帝,臣民心中还是有挥之不去的蠢笨的四皇子的影子,他能杖毙一个太监一个宫女,却不能杖毙满朝的大臣,在这件事上他只能妥协。

下朝后,他回到寝宫,果然爬床的宫女还好好的活着,之前身边伺候的小太监也全身发抖的跪在院里,他挥挥手,把宫女册为贵人,指去了离他的寝宫最远的庭院住,那个小太监也被他直接赶去伺候新晋的贵人。走进寝宫,吩咐人传靖王觐见,他挥退宫人,看到面前一脸懵懂的孩子,两行泪突然就流了下来,他曾渴望父皇母妃的宠爱,可最终他没得到,他也曾渴望温柔貌美的姑娘,他也没有得到,如今这世上唯一一个能和他的执念沾点边的孩子,他还是不能随心所欲的对那孩子好,不能将自己想要给他的都捧到他面前,俯下身子,抱住孩子小小的身躯,苏文裕一字一顿:“你且放心,这万里江山,最终,都会是你的。”

也不知那宫女运气好还是不好,一个月后太医院诊出她已有了身孕,对此苏文裕只是嘲讽的笑笑,没有再说过什么,这一个月他数次派人去暗中解决掉那个宫女,但是却一次都没成功过,这种无力感快要让他疯掉。延青二年末,大皇子出生,举国欢庆,诸位大臣也算是达成心愿,自然不再顾及那宫女的死活,况且,这宫女死了对他们也有好处,不仅算是他们对皇帝的一次让步,而且万一哪天皇上转了性子,自己的女儿送进宫也会少一个竞争对手。故而在宫女生产的当夜便将其掐死,对外只称难产去世。皇上悲痛万分,将贵人追封为妃,命人将其葬入帝陵。

皇子照例要请皇帝亲自赐名,苏文裕看着那襁褓里皱皱巴巴的一团,完全感受不到所谓血肉至亲的爱意,能感受到的,只有内心涌起的一阵阵厌恶,他不愿多看,只皱着眉头写下了苏沐棋三字,便挥手让人把孩子从他面前抱走,他会永远记得这份耻辱,会记得他曾经像棋子一般任人摆布,这个孩子将他所有的不由自主赤裸裸的暴露于阳光之下,苏文裕盯着桌上的砚台,直到第二天黎明。



喵爱柠檬水2019-01-04 13: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