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江阔云低断雁飞(兄弟,现代)

楼主:竹牱 字数:181951字 评论数:61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我害怕在最苦的夜里醒来,身边空无一人;害怕机关算尽,却还是得不到你;害怕太坚持,害怕太骄傲,害怕妥协,害怕退缩。
我们都拒绝改变,因为改变的过程痛苦无比,可我们还是得改、得变——自愿或者被迫。
我们都是复杂的人,有很多张脸,每一张都是自己的模样,究竟是骄傲还是卑微,不得所知。
我们
都在追求完满的结局,可这世上的事,哪有结局?


竹牱2017-11-13 10: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文章是魔法世界背景,希望大家喜欢。

竹牱2017-11-16 12: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说是很快,顾予竺花了足足八分钟给他耐心地讲完,才整了整校服,从容离开自修室——他的脚步,可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从容。

顾予竺走得很急,一路走到电梯口,连他自己也没发现他进了电梯连按了四次关门键,一直到电梯叮——地一声到达十五楼,看到Joanna的那一刻,他的脚步才骤然慢下来。

Joanna漂浮在半空中,她看起来和人类没有什么两样,除了——没有腿,腰部以下逐渐变成透明。

她精致的脸庞如布偶娃娃,一头秀丽的粉色长发从胸前垂下,大波浪的卷度,闪烁着漂亮的金属光泽,宛若被铜制的雕塑,可这头发摸起来却是极软,一点也没有金属的硬度。

她不是人类,是一个魔法精灵。 除非被杀死或者缔结契约,否则,一般情况下魔法精灵拥有无穷的寿命。

所以,虽然Joanna看起来像一个美丽的少女,她的实际年龄,很可能比你的曾曾曾祖母都要大。

当然,没人知道她的真实年龄,毕竟问一位可爱女士的年龄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不是吗?

Joanna在学院成立的时候就在了,她几乎没有攻击力,任何一个一年级的学生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她,多年来,她尽责尽职地守护在校长办公室的门口,担任着文秘的工作。

Joanna看到顾予竺,立刻飘到前面,绽放出一个甜甜地笑容,侧过身把最美丽的左侧脸亮给顾予竺:“你来找校长呀?”

竹牱2017-11-16 12: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顾予竺点头:“里面有客人吗?”

“没有,不过——”Joanna好心提醒道,她像水母浮在海平面上一般轻盈地飘在空中,“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哦。”

“好的,谢谢你。”

顾予竺似是对这个信息毫不在意,转头就往里走,Joanna却喊住了他:“伦萨教授刚刚给校长打过电话哦~”

她一扬头发,指了指前台的电话:“座机。”

顾予竺顿了顿,“好,我知道了,”便接着往里走。

Joanna目送顾予竺的背影离开,身后的空气中忽然冒出了一个个粉色的小泡泡。

她浮夸地变出一块幻象照了照自己的脸,哎,小予竺又帅又有风度,还会温和说“谢谢你”的大暖男,最关键他——还没有女朋友。

啊,多可爱的人类!

竹牱2017-11-16 12:5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把门锁上。”

这是顾予竺踏进校长办公室后,州越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州越骋,皇家福誉的校长,他还有一个身份是督卫少将,他带领军队进行过许多战争,保卫着这个星球的安危。也因此,他并不常在学校里呆着,学校事务性工作都由两位副校长负责,他只有在没有战争的时候才会回来,教书、育人。

皇家福誉是皇族主办的学校,因此它的校长和教授都是忠于皇族、为皇族效力的人,这里也是这个星球最负盛名的军事家摇篮,许多从这里毕业的魔法师都走上了军官之路。

顾予竺听到那句话,心里顿时沉了一块石头。

更令他不安的是,他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他顺从地锁上了门,走到办公桌前,喉咙干涩,嘴里发苦,顾予竺低低地喊了一声:“哥。”

顾予竺的父亲与州越骋的父亲同为上将,两家是世交,虽然两人没有血缘,可是从小,两个人的关系就很亲昵。

竹牱2017-11-16 12: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州越骋站起来,镜片下面闪烁着寒光,光是这样就给人巨大的压力,更何况他一伸手:“皮带给我。”

顾予竺无声地咬了一下下唇,他穿着校服,下午还有三节课要上,只要一想到得把肿大了一圈的臀部塞进修身的校裤里、再在教室的硬质椅子上坐整整半天,他的头皮,就开始发麻。

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照做了。

他把腰间的皮带解下来,对折好,恭敬地双手递到州越骋手上,接着面无表情地伸手去解校裤的扣子,他的眉间尽是隐忍。

州越骋握了皮带,反手就是极快的一下抽在他手背上:“让你脱了?”

可挨打要去衣,这是规矩。

“是。”

顾予竺深吸一口气,撑在桌上摆出标准的姿势,手肘贴合桌面,绷直腿,提起臀部,今天校长室里的气压,格外低,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哥哥以前……不是这样的。
或许是……自从那个人失踪之后,哥哥就变得不苟言笑,仿佛整个人都变冷漠了。

州越骋绕到他身后,不多说废话,连着给了他十下,问:“为什么打你?”

竹牱2017-11-16 12:5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竹牱2017-11-16 23: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们每个人都有畏惧的东西,再强大也不能免俗。
比如我,害怕被吞贴。
晚安。

竹牱2017-11-16 23: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 幼小且无助

如果……

那天州越骋没有在办公室里对顾予竺动手,也许顾予竺就不会在午休时间回家拿药,也许,他不会碰到那个孩子。

就在顾予竺忍着身后的痛楚往家走的时候,他的脚步在家门口停住了——

只见他的门口赫然躺着一个少年。

少年脸色苍白,周身的衣服都脏兮兮的、布满了尘土,他无力地靠着墙根坐在院门外,了无生气地耷拉着手,双眼紧闭像是昏死过去。

顾予竺大吃一惊,连忙上前查看。

他顾不得自己身后还带着伤,蹲下身去把少年抱起来:“你怎么了?”

“唔……哥哥……”
少年含糊不清地喊着,极为自然地把头缩进顾予竺怀里,像只小猫一样蹭着,那样子无助极了,一下子就勾起了顾予竺的怜悯之心。

竹牱2017-11-17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也许是因为生病,也许因为天生,那孩子皮肤显得很白,长长的睫毛轻微颤抖着,他很瘦,隔着破破烂烂的衣物能摸到肋骨。

顾予竺抬手去试少年的体温,果然,额头滚烫,这孩子发着高烧,怪不得胡言乱语,连忙把少年抱进屋内,放到自己的床上:“你等着,我给你叫医生。”

未料刚起身,手腕就被一只小手抓住了,少年仍是闭着眼睛,却似乎梦呓一般地喊道:“哥哥……别走……别抛下我……”

顾予竺好脾气地揉着少年湿漉漉的头发,柔声安慰道:“我不会抛下你的,我去给你找医生,有了医生才能给你看病。”

“不要……不要不要!”少年挣扎着,眼睛还是迷迷糊糊的,却伸手牢牢地把顾予竺的胳膊抱在手里,“哥哥不要离开我……”

“乖,医生来给你看病就不难受了。”

谁知少年像是烧糊涂了,根本听不进去,非但不撒手,反而抱着他撒娇似的哭了起来:“不要,不要……呜呜呜……”

顾予竺天性隐忍,几乎不曾对哥哥撒娇,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当下只得举双手投降,轻轻地侧坐在床边,用通讯器召唤来了家庭医生。

竹牱2017-11-17 2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医生一番处理之后,小朋友终于安静,看起来也不那么难受了。

顾予竺替他把身上脏兮兮的衣服都脱了,又拿热的湿毛巾给他擦了身子,换上了自己的睡衣。

小孩的个子比他矮,穿着他的睡衣显得宽宽大大的,怪诞的搞笑。

顾予竺微微勾起嘴角,眼里也是淡淡的笑容。

他骨子里很善良,对弱小的东西有天然的保护欲。

“你叫什么名字?”

“我……”少年微微睁开眼睛,湛蓝色的瞳仁配合他苍白的蓝色,忧郁却好看,他低下头,轻轻地摇了摇头,带着一股天然的抵触与防御。

“不愿意说?”顾予竺侧坐着,一下一下拍着小孩的背,温和地安抚他的情绪,哄道,“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和哥哥也不能说?”

“哥哥……”少年重复着,眼神满是迷茫,他像是思索了一阵,忽然把顾予竺的胳膊抱得更紧了,两只小手紧紧攥住顾予竺的手掌,乖巧抬起头小声地说,“小祺,我叫小祺……”

竹牱2017-11-17 22: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祺真乖,”小孩无意识间流露的依赖让顾予竺很是心软,“赶紧睡吧,哥哥陪你,睡醒就不难受了。”

“恩……”那孩子像是累极了似的迅速合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迅速就不动了,看起来,是睡着了。

顾予竺想抽出手离开,毕竟,他还要向州越骋汇报。

可谁知他刚把手抽出来,自以为动作尽可能地轻且慢,可还是把小孩吵醒了。

只见少年的小手像是长了眼睛一般迅速抱住了顾予竺的手,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哥哥……呜呜,哥哥不要走……不要走嘛……”

“恩,我在。”

顾予竺嘴里应着,心里想也不知道这孩子的哥哥是谁,一直喊着不要离开。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心里一酸,这孩子……八成是被家里人抛弃了。

他叹口气,也罢,摊上这么个黏人的小家伙,只好再陪陪他。

之后顾予竺几次眼看着少年已经熟睡,想把手抽走,那少年却一次次适时地抱住他,还蹭着他哼哼唧唧地撒娇,顾予竺也没办法。

他身后带伤,只能侧坐着,时间长了很累。于是,他便轻轻地爬上床,趴到小孩的旁边。
渐渐地、渐渐地,顾予竺也睡着了。

这一睡,便到了第二天早上。

竹牱2017-11-17 22: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顾睡了。
大家也,晚安。

竹牱2017-11-17 22: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苏醒
殷祺醒来的时候是凌晨四点。
殷祺,是这孩子的名字。

初晨第一缕阳光还藏在云彩后面遮遮掩掩,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盘踞在空气中。

他像是刚从漫长的昏迷中苏醒,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冬日休眠的棕熊伸展腰肢,尘封在体内的力量重新苏醒。
一张眼,引入眼帘的是顾予竺的脸庞。

“嘶——!”
殷祺骤然清醒,猛地蹿起来,裹着被子在床上后退得远远的。

恩……?
小孩好奇地抬起两条胳膊,看着明显长了一截的衣袖,哗——地掀开被子,看着腿上也穿着明显大一码的睡裤,像是看到什么绝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

竹牱2017-11-18 15: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