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登基生子——短篇纯生

楼主:姬宁儿 字数:6623字 评论数:22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度娘!

姬宁儿2013-05-01 15:49:00 发布在 十世

2

“把腹带拿来。”贺齐听到皇帝的吩咐,犹豫了一下,偷偷看向江太医。

江太医果然出声反对,“陛下,那腹带是怀胎八月时用的,现在用必是太紧不合适了。”

“朕知道,拿来用上。”慕容逸辰声音不高,态度却不容质疑,贺齐只得捧来腹带。

慕容逸辰在两人搀扶下,双手扶着床棂站好,江太医在慕容逸辰身前固定好腹带的位置,贺齐在后面系扣子。两个月前用过的腹袋现在果然太紧,慕容逸辰一直是深吸气尽力收缩肚子,但在贺齐扣上六颗扣子之后,他立时软到在床上,双手捧着肚子直抖。

两个孩子突然被束缚住,不适地挣动起来,一手一脚全踢在慕容逸辰的肚子上,而外面的腹带牢牢裹住了慕容逸辰大腹,这内外的压力让疼痛加倍,一会儿慕容逸辰衣衫便见了汗渍。

贺齐怕两个小皇子闹起来停不住,建议把任天华叫进来,但被皇帝否决了。不知是不是胎儿懂得生父辛苦,闹了一会儿也就停了,此时慕容逸辰却连翻身坐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伺候皇帝换了衣衫,江太医又端来御膳粥饭,请皇帝务必吃上一些。慕容逸辰哪来胃口,但为了坚持完下午的登基大典,还是勉强咽了半碗下去。



午时正,奉天殿。

慕容逸辰在大殿龙椅上坐定,门外恭候多时的大小官员们鱼贯进殿,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龙椅宽宽大大,左右扶手够不到,后面的椅背也离得好远,幸好身前还有一张御桌可以稍稍借力支撑一下,并挡住大部分人的目光。

接着礼官开始宣读诏书,诏书宣读完毕,慕容逸辰皇帝的身份才算正式确认下来。跟着是玉玺和虎符的交接,代表皇帝掌握了政权和军权,殿中百官山呼万岁。最后一项是宣读即位诏,照例应由新皇亲自念诏,但慕容逸辰的身体状况不允许,所以仍由礼官代劳。

在长长的歌功颂德,赞美列祖,并简单颁布一条新政之后,登基大典才算正式结束。

之后是官员上表祝贺,官员分文武性质,按官阶大小分九批进行上表祝贺,百余人,一人几句吉祥话也说了足足一个多时辰。保持同一个姿势一个多时辰对于现在的慕容逸辰来说不亚于一场酷刑,孩子被束缚得久了,又开始翻滚踢打,慕容逸辰伸手在桌下偷偷抚摸,可孩子们不依不饶,闹腾不休。慕容逸辰在这庄严大殿上不能露出一点异状,咬牙强忍,苦不堪言。如果不是双手死死撑住龙椅,几乎要坐不住滑落下来。

听完官员上表,礼官开始宣读皇帝新诏,大赦天下,按功行赏,分封为王。皇帝封赏调整官员是新皇上任后的第一件大事了,从这时开始便是实质性的改朝换代,朝堂上慢慢都会变成慕容逸辰的人。

贺齐是距离皇帝最近的人,在皇帝强忍痛楚的这半日里,贺齐也是紧张得冒汗,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万一皇帝不支倒地,即使与礼不合他也会冲上去搀扶皇帝。还好皇帝凭着坚毅的性子硬是熬过了这两个多时辰,当听到礼官说散朝,众人伏身叩首高呼“恭送陛下”时,贺齐如获大赦,趁无人注意,急忙架起皇帝就往后殿去。

礼官在宣即位诏时,慕容逸辰已经视线模糊,听力减退,只记得不能倒下,咬紧牙关拼尽全力抵抗疼痛。被贺齐架起后,几乎是被拖着离开的,完全使不上劲。

转入后殿,早已心急如焚的江太医连忙和贺齐一起把皇帝扶上御辇,指挥着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温泉宫。

挥退众人,江太医和贺齐直接抱着皇帝到床上,一直尽力保持神智清醒的慕容逸辰这时才吐出压抑的呻吟,双手胡乱撕扯着覆在肚子上的袍子,似乎是要扯开腹带,并且大力翻滚起来,用力挣扎到两个人都按不住他。

这可吓坏了江太医和贺齐,他们从未见过皇帝如此激烈地动作,生怕他撞到肚子,一边死死按住他,一边手忙脚乱地为皇帝解开腹带的扣子。

腹带一拿开,慕容逸辰的大腹突地往外一鼓,瞬间胀大了一圈,慕容逸辰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叫,晕了过去。

任天华本来在殿外值守,不让任何人出入,但这声惨叫实在太过高亢,传出殿外让他的心脏几乎漏了一拍,不顾一切地冲了进来。

皇帝歪着头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发丝散乱,紧闭双眼似乎晕了过去,贺齐正在在为皇帝擦去脸上的冷汗。他的衣衫被解开,露出高耸的肚子,江太医正在弹动不休的大腹上按来按去。任天华冲进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令人心惊的场景。

贺齐和江太医听到有人冲进来,转头看见是任天华,只说了句“关好门“,便无暇顾及他。

任天华虽然着急,也不敢打扰,只在旁边垂手候着。

“陛下情况如何?”贺齐见江太医停止诊断,轻轻问道。

“不太好,今日这大典耗费陛下太多体力,只怕生的时候分外艰难。”江太医皱眉回答,一脸担忧。

“无论如何,请一定保陛下周全。”贺齐急急抓住江太医的手,恳求说。

“那是自然,下官定当竭尽全力。”江太医保证道。

贺齐着急却又无计可施,左顾右盼中看到一旁静立的任天华,狠狠剜了他一眼,似乎在说“都怨你”。任天华把头低得更下了。

江太医又对任天华道,“任统领,请安抚一下小皇子,陛下现在需要好好休息。”

任天华得了指示,马上过去安抚两个孩子。跪在皇帝身前,任天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皇帝的肚子,只见膨隆的肚腹如小山般高耸着,肚脐被挤得翻了出来,一条深褐色的线从肚脐向下延伸至私*处,下腹的皮肤上蜿蜒着无数道白色裂痕,里面隐约可见青红的血脉,皮肤薄得似乎随时要破掉一样。

在任天华的安抚下,两个小皇子安静下来。江太医挥挥手示意另外两人和自己一起到外间。

江太医看了看刻漏,酉时一刻,对两人道,“贺总管,任统领,陛下的延产药时间马上就要过了,今晚到明早有六个时辰时间,我们三人定要齐心协力帮助陛下产子。陛下叮嘱过我,明早辰时的接见外国来使必须亲自出席,如果不能产下孩子,便要再用一次延产药。但第二次用药,陛下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我们要尽力在今晚助陛下分娩。”

“苏御医,我们一切听你安排。”贺齐首先表态。

任天华什么也没说,只重重点了点头。

于是趁皇帝昏睡,江太医急忙准备相应药物,任天华到殿外布置人手,护卫温泉宫,贺齐则把皇帝和小皇子要用的衣物都准备齐全,着人烧好热水,随时在殿外候命。

三人刚忙活完,重新聚拢在皇帝床前,就见慕容逸辰一声幽幽长吟,醒了过来。

一睁眼看到的居然是一脸关切神情的任天华,慕容逸辰楞了一下,第一个念头就是赶他出去,但实在无力开口说话,想想也就算了。

腹中疼痛一直在持续,昏倒平躺的时候,腰腹被压得酸胀难耐,慕容逸辰不适地扭动身子。贺齐伺候皇帝久了,知道他要翻身,连忙上前服侍。

慕容逸辰侧躺着喘了几口气,感觉胸腹顺畅了些,才开口道,“江太医,让这两孩子尽早出来。”声音已然暗哑无力。

“是,陛下。现在延产药效刚过,宫缩还未开始,建议陛下趁此时吃些粥膳,补充体力,才好尽快生出小皇子。”

皇帝轻轻点了点头。

贺齐忙着去准备膳食,慕容逸辰又看向在床尾站得像木头似得任天华。

任天华从皇帝睁眼看向自己就吓得不轻,生怕又被赶出去,一直不敢动,就怕引得皇帝注意。现在贺齐出去了,江太医又在为皇帝检查,任天华感觉殿内的气氛压抑无比,偷偷抬眼看向皇帝,却在对视上的一瞬间立即低头避开了皇帝严峻的目光。

慕容逸辰被江太医在肚子上按压弄得很不舒服,为了分散注意力才看着任天华,暗自忍痛的结果自然是表情严峻,却不料吓坏了任大统领。

慕容逸辰看到任天华的反应也不由扯起一抹微笑,这个皇宫禁卫军大统领虽然英伟不凡、武功超绝,但情感白痴,两人一次酒后乱性珠胎暗结,大统领竟然负荆请罪跪了三天,后又自领三十廷杖,打得他十天下不来床。自此每次见到慕容逸辰就像做错事一样低着头陪着小心,一点都不见三万禁军统领的风采和气魄。慕容逸辰也心有芥蒂,不愿见到压过自己的男人,于是十个月的孕期中,几乎没有让任天华近过身,一直都是贺齐和江太医在照顾。除了那次胎气大动几乎滑胎,是任天华两天两夜不眠不休用紫阳功保住了胎儿。

贺齐奉了粥膳进来,江太医停了手上的活儿帮忙扶皇帝起身,慕容逸辰向木头似的任天华伸出手道,“愣着干嘛,还不扶朕起来。”

任天华抬头满脸惊讶,见皇帝主动向自己伸手,喜不自禁,急急上前帮忙,贺齐和江太医都将意味深长的眼光投向他,弄得他非常不好意思。

皇帝吃了半碗粥就不愿再吃,江太医一番劝说,为了产子补充气力必须吃饱等等,皇帝又勉强吃了一些。

撤了粥膳,皇帝半靠着闭目养神,肚子里现在很安静,孩子似乎也累得睡着了,一点动静也无,只有后腰的酸胀一直持续,使人坐卧难安。

贺齐等人在一旁候着,所有的准备工具都齐全了,三人无事用眼神互相传递消息,内容自然是恭喜任天华终于得到皇帝认可了。任天华在贺齐和江太医揶揄的眼光中满脸羞红,缩着头只想在地上找个洞钻进去。

皇帝微微睁眼,看到的是这三人的眉来眼去,心道,朕还没顺利生产呢,你们倒先高兴起来了,于是轻轻咳了一声,作势要翻身。三人的注意力马上转移到皇帝身上,忙活起来。

姬宁儿2013-05-02 12:48:00 发布在 十世

4


任天华看着皇帝这么痛苦,心里像被什么堵住了,酸涩难受得很,眼眶有些发红。

当今天子勤勉谦虚,能文能武,治理朝纲、驱逐外敌都是亲力亲为,本朝势力日益强盛,天子威信如日中天。

谁知那一次庆功宴后的阴差阳错,皇帝居然被自己压在身下。清醒后任天华负荆请罪,自罚廷杖,数月之后得知皇帝居然有了自己的孩子,再一次被吓得魂飞魄散,几乎以死谢罪。

皇帝并未责罚任天华,只是有意无意避开他。任天华可是对皇帝和他肚子里的孩子分外上心,明里暗里为皇帝分忧减负。十个月来,皇帝克服了身体上的种种不适,仍然勤于政务。特别是最近两个月,皇帝的肚子大得几乎无法安坐,免了早朝,改成每天召集大臣到承乾殿议事。

即使如此,也有风言风语传出,太傅还专门上折,用典故暗示皇帝陛下千万不要重蹈前朝皇帝好逸恶劳、骄奢淫逸的覆辙。而只有皇帝身边的人才知道,皇帝陛下在特殊时期能做到如此,是耗费了多少精力和心血!

任天华一直在悔恨自责,但他能做的仅仅是时刻守着皇帝,在他需要自己时能尽最大努力帮得上忙。

就像现在,任天华安静地待在皇帝身边,用紫阳功延续皇帝的气力,安抚躁动的孩子,将这个尊贵的人为了自己而遭受的苦楚点滴看在眼里,深深刻在心中。

顺了几次,江太医发现有点不对劲,两个皇子在争抢着要先出来,这样下去只会难产,于是他用左手轻轻顶住了右边皇子的胎头,右手大力地顺推着左边一个皇子,好让他尽快娩出。

慕容逸辰已经痛得昏天黑地,以肚子为中心,疼痛席卷了全身每一根骨头,每一寸肌肤,甚至每一次呼吸都带着刺痛,他根本无法分辨江太医是在向上还是在向下推动胎儿,只知道憋着气狠狠地用力,直到气竭为止。

左边的皇子下来得很快,已经可以在穴口看到黑色的胎发了,江太医高兴地大叫,“陛下,憋气,用力,微臣看到皇子的头发了。”

慕容逸辰还算神智清醒,听到江太医的话,深吸气憋住,绷住身子,低头大力向下,穴口处的剧痛让大腿根部一阵痉挛似的颤抖。皇子的头果然又往外冒了一点,但是慕容逸辰气劲一卸,胎头就又缩回去了。

“不要停,陛下,再试一次,就要出来了。”江太医着急地大喊。

慕容逸辰这么用力了十来次,皇子的头已经露出一半,一个黑色的小半圆出现在慕容逸辰两腿之间。

“停!等一下!”江太医当看到皇子的头不再回缩时突然叫停,伏低身子握住皇子的头轻轻转动。

“啊~~~!”慕容逸辰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惨叫,他没有料到灭顶的疼痛居然是在这里出现,柔软的内壁被卡在骨盆和孩子的头颅之间,随着江太医手上转动的动作,整个下半身都如同被石磨碾压,一寸一寸变成齑粉,暴痛若死。

江太医大叫,“陛下,用力啊!”

慕容逸辰已经听不到声音,他所有的精力都去应对这撕心裂肺的痛楚了。本能地挺起身子,拉住扶手向上躲,希望逃离这种拉力。惨叫声一直没停,反而一声比一声高,双腿的抖动越来越剧烈,甚至臀部抬高扭动起来。

江太医又喊,“你们俩,快按住陛下!”

就在贺齐和任天华手忙脚乱地按住挣扎不止的皇帝时,江太医有技巧地一提一拉,大皇子终于出来了。

慕容逸辰发出一声最尖锐的高音,晕了过去。

江太医快速给大皇子检查了一下,见没有大碍就交给贺齐打理去了,然后赶快过来查看皇帝的情况。

看到慕容逸辰只是被最后那扭转提拉的痛楚刺激到晕过去了,也无大碍,江太医松了口气。抬头发现任天华正望着他,满脸担忧却欲言又止,他拍了拍任天华的肩膀说,“没事,放心。”

非常疲累的江太医擦了把汗,注意到时间已经到寅时正了,他开始担心如果不能在辰时前生下第二个孩子该怎么办?



阵痛还未结束,慕容逸辰只晕倒一会儿就被下一波阵痛惊醒。许是还没有从刚才那灭顶痛楚中恢复过来,慕容逸辰眼睛里擒了泪,想努力睁开却疼得再次闭上,扭动着身子轻轻呻吟,“疼啊……好疼……”

任天华所了解的皇帝何时露出过如此软弱无助的表情,任天华心都碎了,泪水涌出眼眶,抱着慕容逸辰的身子道,“陛下,臣该死,我们不生了,不生了……”

江太医暗自摇头,心道,这事儿也能说不生就不生的?但他也没心情去开导任天华,叫贺齐把情绪有点失控的任天华叫到一边去安慰,然后对皇帝说道,“陛下,为了二皇子您还需要继续努力啊。”

慕容逸辰逐渐清醒,不再叫痛挣扎,只是他的气力明显不足,虽然在阵痛时也憋气用力,但坚持不了一小会儿就泄了气,不像先前那样能配合江太医了。

江太医仔细摸了摸皇帝的肚子,发现二皇子刚才为给大皇子让路,被推挤到了上面,胎头离入盆还远着,而且胎位有点不正,这些问题都不是短短半个时辰内能够解决的。

他叹了口气,决定再次延产,给皇帝扎了几针,慕容逸辰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卯时一到,江太医就给皇帝上了延产药棒,因为慕容逸辰已经生了一个,穴口太大,于是又用冰凌玉势给皇帝堵上了。这一切都是在皇帝昏睡中进行的,皇帝一直没有醒来,只是难受时哼哼了几声。

慕容逸辰面色青白,嘴唇干裂,眼眶深陷,形容憔悴,众人多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些,让皇帝能再休息一会儿,但再不起身就要误了时辰,贺齐狠下心,轻轻叫醒了皇帝,

江太医跪下请罪,“请陛下降罪,微臣没有能够把二皇子及时接出来,只能给陛下用了第二支延产药棒。”

慕容逸辰摸了摸肚子,明显小了不少,宫缩几乎感觉不到了,孩子只偶尔动弹一下,昨晚那种地狱般的痛苦折磨似乎只是一场梦。他一边撑着贺齐的手坐起身来,一边轻声对江太医说,“起来吧,好生休息一下,晚上朕还要继续依靠你。”

话音刚落,慕容逸辰倒吸一口凉气,眉头紧紧皱起,“你给朕……塞了什么?”

“陛下,这是冰凌玉势,因为陛下的羊水已破,为了收缩穴口堵住羊水外流,必须使用这种玉势。”江太医站起身子,低头解释道。

刚刚躺着还不觉得,现在坐着,穴口玉势的凉意直达小腹,慕容逸辰闭着眼揉揉肚子,问“这么凉,对皇子会有影响么?”

“回陛下,不会对皇子产生影响。只是这第二次用延产药,再生产时会出现难以预知的复杂情况。”江太医必须把最坏的结果说在前面,其实他真正的意思是并不一定能保皇帝周全。

慕容逸辰自然知道这个道理,从他第一天知道自己怀的是双胎时就已经有了觉悟,所以也暗地里做了一些准备。

慕容逸辰又看向一直站在床尾不声不响的任天华,发现他脸色发白,眼睛红红,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在他面前做出了一些失仪的事情来,不由有点脸红。“任大统领,先回你的岗位去吧,晚上贺总管会再找你的。”慕容逸辰尽量让自己的话音听起来平稳,而且话语中也透给任天华一些希望。

任天华心中一喜,低头退了出去。

慕容逸辰照例要求绑上腹带,贺齐和江太医只能照办。


接见的外国使节是慕容逸辰儿时一起同上学堂的贺兰伊歌,两人私下的感情是很好的,但涉及国事纠纷和边疆问题,两国都必须据理力争。慕容逸辰说话不多,基本上由相国去和伊歌交锋,慕容逸辰只是高坐于龙椅上,听他们争辩,偶尔发表一些言论。即使如此也相当耗费时间,快到申时才算达成初步协议。

慕容逸辰被抬进温泉宫时几乎是瘫软在御辇上。长达四个时辰的谈判让他筋疲力尽,全身冒冷汗,头晕得厉害,小腹冰凉刺痛,肚子里的孩子烦躁地翻动身子,顶得他恶心欲吐。这一切的不适却只能用咬紧牙关、攥紧拳头来忍耐。

早已等得心焦的江太医和任天华连忙给皇帝解开腹带,江太医给皇帝扎针,任天华则安抚小皇子。在两人的共同配合下,皇帝沉沉睡去。

因为是第二次使用延产药,江太医等三人毫不放松地守在昏睡的皇帝身边,生怕出现异常状况。

任天华一直在用紫阳功给慕容逸辰按摩,所以孩子很安静,皇帝也睡得很沉,江太医说过第二次延产后,皇帝分娩会更加艰难,所以必须尽量恢复体力,睡觉则是最好的方式。

“苏御医,陛下的肚子变得好硬。”任天华按摩时突然发现手掌下柔软的腹部变得硬梆梆,连忙告知江太医。

江太医一番诊视后说,“阵痛开始了,先不要吵醒陛下,让陛下尽量多睡一会儿。”

几次阵痛之后,慕容逸辰似乎要醒过来了,他皱了皱眉,长睫轻轻抖动几下,张开双目,看着众人的眼神有些茫然,显然神志还不甚清明。

“呜!”慕容逸辰抱着肚子呻吟出声,这阵痛迅速让他了解了自己的处境,还有一个孩子在肚子里。

姬宁儿2013-05-04 13:22:00 发布在 十世
此坑已填平,开挖另一个去!
谢谢各亲捧场

姬宁儿2013-05-05 15:35: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