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慢慢来 (小狼狗军人攻×高冷淡漠总裁受)

楼主:言肖言 字数:65087字 评论数:9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 慢慢来 (小狼狗军人攻×高冷淡漠总裁受)

言肖言2018-08-14 08:30:00 发布在 十世
不想填坑只想开。

言肖言2018-08-14 08:31:00 发布在 十世
攻:前期特种兵后期转商 28岁

受:属性略显傲娇 32岁

言肖言2018-08-14 08:33:00 发布在 十世
攻:楚萧
受:孟清远

言肖言2018-08-15 08:05:00 发布在 十世
“孟总,您要的咖啡!今晚您要出席楚氏的年终晚会,到时候您会代表楚二少上台发言致辞!”
“嗯,今晚我自己过去不用安排车辆了!”孟清远揉了揉腰身,意外的坐久了竟感到一阵酸疼,不过却也没有放在心上。
还有两天便是除夕,对于这种节日孟清远向来是没有什么感觉的。孟家只有他和爷爷,而他天性凉薄,对于情感这方面向来都是可有可无的状态。
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多年一直身边没有伴,三年前爷爷定下的联姻他也没什么犹豫的就答应了,毕竟跟谁不是过况且他也无意依靠谁。
这样爷爷高兴了也不会总是在自己面前念叨着这些事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不过当时孟清远没有想到联姻的对象居然是那个小崽子,他们都是C市的大家。孟家老爷子和楚家老爷子当年在部队是过命的兄弟。
之前小时候孟清远住在老爷子那里,恰逢楚萧到他爷爷家玩。孟清远比楚萧大了四岁,那个时候你总是可以看见他的身后跟着个五短身材的小胖子,一个劲的喊着“清远哥哥”。
所以孟清远当时怎么也没有将眼前高大挺拔的身影和之前的小胖子联系起来。
这一场婚姻,从开头就注定了不会那么顺遂。

言肖言2018-08-15 08:53:00 发布在 十世
楚氏的年终晚会一如往常一般的盛大。自从和楚萧结婚后,这个活动向来都是他来参加的。
孟清远一身高定的西装更显得笔挺修长,精致的五官让整个人看起来宛如谪仙的气质,只不过周身散发出的禁欲气息让垂帘已久的男女望而却步。
“大哥。”孟清远走到楚牧的旁边打了声招呼。楚牧比他的年纪还要大,已经三十六岁是楚萧的亲哥哥掌管着楚氏。
“清远来了,怎么今年楚萧那小子还不回来?”楚牧皱了皱眉,关于孟清远他们的婚姻状况,他多多少少清楚一点。当初的联姻楚萧那小子也是自己同意的,怎么这三年来一直就这种德行几乎不回家常年驻扎在部队。
“嗯,他今年有演习随意让我跟爷爷他们打声招呼过年就不回来了。”孟清远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对于楚萧倒是有些其他情愫但是他主动地忽略了。
“楚萧那小子玩心重,等回来我肯定得好好说说他!”楚萧几乎是被楚牧给带大的,所以对于楚牧还是敬畏的。
孟清远笑笑没接这茬,只是手不停地在腹部揉着。孟清远这段时间总是觉得腹部不舒服说不清楚的一阵疼,夹杂着胃也不舒服。
常年在商场上,孟清远的胃也不是那么好曾经几次年轻的时候也出过几次胃出血。所以这些年胃时不时的会疼,他也没有放在心上。
看着周围慢慢涌过来人,孟清远不着痕迹的放下了手从一旁拿了杯酒。
这种场合无非是拉拢感情,孟清远被人围在中间了解孟氏集团新一年的计划顺便看看是否有合作的意向。
孟清远喝了几口酒只觉得更加的不舒服了,皱了皱眉。对于周遭的人随便的谈了几句便说了声抱歉往一边人少的地方走去。
其实,孟清远并不十分热衷这些地方,只不过身在这个位置不得已而为之。
结婚后,连带着楚萧的那一份有时的确让他觉得很累却又只能坚持下去。
……
轮到孟清远上台了,毫无挑剔的发言如果可以忽略掉额头不时渗出的冷汗。
结束后,孟清远打了声招呼提前离场。走出会场的时候不自觉的拉拢了大衣,今年的冬天似乎特别的冷。
走进家门的时候一片黑暗,不过也习惯了。打开灯,直接上了楼。其实孟清远觉得现在也挺好,和之前并无两样的生活只不过心中有些闷闷的。
躺在床上,胃部和腹部的疼痛交杂在一起,孟清远蜷曲着身子,白皙的手掌印在上面冷汗蹭蹭的下。
孟清远咬着牙忍过一阵,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言肖言2018-08-16 09:27:00 发布在 十世
写着写着就忘了。谢谢楼上的所有的回复。

言肖言2018-08-17 18:07:00 发布在 十世
缓更,其他的坑还没填完。

言肖言2018-08-17 18:08:00 发布在 十世
今天更新,攻出来的可能比较晚。

言肖言2018-08-19 10:51:00 发布在 十世
更新来了。一时兴起的脑洞,自己都没把握。主要开坑太多,填不起来

言肖言2018-08-19 20:47:00 发布在 十世
转眼就是除夕,但是医生却叮嘱了让卧床休息半个月。孟清远犹豫了一番给老宅拨了电话,“陈叔,麻烦你给爸妈说一声我今年有一个临时的会议要去G国,所以不能回去过年了!”
“哎,怎么卡在这个时间上。老爷太太都盼着你们回来呢!”陈叔是楚家的老人,孟清远对他也着实的尊敬。
“你们在外面多注意一点,太太都让我关照你们少喝点酒!”陈叔叮嘱道。
“我会的,陈叔那我就先挂了!”孟清远给自己家那边发了条信息,但是爷爷那里还是得过去一趟,否则他老人家肯定得赶到自己这里。
孟清远在医院待了半天就办理了出院,随后去公司将最后的收尾工作全部结束之后便让司机送自己回去了。
平时,孟清远一般都自己开车。今天打开车门的时候才有了一丝的印象自己的肚子里似乎有个新住户。
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孟清远自动的忽视了。对于这个孩子,他一直处于忽略的状态。
但却还是让司机送回去了,进去之后摸黑开了灯坐进吧台准备倒咖啡的手停住了,转而到了一杯温白开。
孟清远看着手机里刚到的信息:我回国了,有时间出来聚一下?
看着这条短信不过短短十二个字,孟清远却是硬生生的盯了五分钟仿佛要将它一点点的剖析下来逐字的读。
多少年了,孟清远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恐怕还是大学时初见的惊艳,到后来独自远走。孟清远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被排除在外的。
他将手机撂在了桌子上拿了衣服去了浴室,坐在浴缸里泡了大概30分钟之后才裹了浴袍走了出来,系带子的时候停了片刻。
孟清远的目光落在小腹上大概只有几秒随后便移开了视线。
等到准备进房间休息的时候,终于还是将手机拿了起来在刚刚的信息下面回复了一句:正月之后。

言肖言2018-08-29 19:40:00 发布在 十世
最近刚回来有点累。加上有其他坑,等我明天白天更新!

言肖言2018-08-30 23:05:00 发布在 十世
攻到底什么时候出场我也不清楚~随缘更新,宝宝们给点动力留个言好咩~




孟清远实在是疲惫不堪,今天出院恐怕的确有些勉强。腹部时不时的坠痛感让他有些烦躁。
对于这个孩子他着实没有想好该怎么办。一向运筹帷幄的人此时躺在床上却没了主意,他和楚萧之间还没有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突然加入的孩子只会将事情搞得更加的复杂,但是就这么将他流掉好吗?
孩子来的是个意外,他们结婚三年几乎于聚少离多。楚萧在部队很少回来,加上担任特种部队的队长几乎时时都在外面出任务。
所以对于孟清远来说,结婚与否其实并没有差别。日子原本就该这么不急不缓的过下去,对于双方而言毫无损失。
但是这个孩子却直接打乱了一切。
两个月前的那天晚上,他忙完工作回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家里的灯是亮着的,进去看到吧台那里坐着个身影就瘫坐在了地上。
走近发现是三个月没有回来过得楚萧。看样子是已经喝了不少,零零散散的全是酒瓶。作为一个军人楚萧很少沾酒这倒是第一次见他喝了这么多。
原本想直接进去房间,到底还是停下了脚步问道,“你还好吗?”
等了半天没有声响,孟清远索性也不自找没趣了将外套脱下就准备离开。
转身的瞬间被人从后面强行抱住了,“别走,让我抱抱好吗?”第一次听到楚萧如此带着委屈和无助的声音。
楚萧在外一直表现得都很强硬,甚至是在自己面前或许觉得年纪小总是一副佯装成熟的模样,一脸的冰霜似乎看起来并不那么显得年轻。
满身的酒气味道实在是让人不舒服,孟清远只能强忍着没有将他推开。身后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脖颈,略微的动了动。
在以为楚萧恐怕是睡着了的时候,突然身后道,“老祁牺牲了!”
这么淡淡的一句话就让他知道了今天为何如此的反常,老祁是楚萧入伍时候的班长,他们的感情一直很好。当初凭着一股劲儿进了部队,更多的因为赌气。但是却在老祁的影响和指导下成就了今天的楚萧。
老祁对于楚萧来说亦师亦友,陪伴了他将近十年。
“在这次的缉拿最大毒贩的活动中……他为了掩护我……牺牲了!”孟清远感觉到了身后的湿润,不清楚到底是不是泪落入了脖颈之中。
“但是我们还是失败了……”这一次孟清远真的感觉到了楚萧在哭,这么一个大男孩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哭了。
孟清远也不清楚到底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反身抱过了楚萧。随即之后便感受到了僵硬,正当他准备放开的时候却猝不及防的被楚萧狠狠的压在了墙上吻住了。
孟清远推搡不开,整张脸通红。楚萧所有的情欲似乎在这一瞬间全部被勾了出来,竟然上手了。
“给我,好吗?”迷离的双眼,炽热的目光紧紧地盯住了孟清远。
孟清远只觉得当时自己鬼使神差的居然点头了,下一刻便被楚萧打横抱起径自去了卧室。
随后便是一夜浪潮,迷醉的气息渲染了整个房间。
他们之间为数不多的几次欢爱也不过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这一次孟清远可以清楚地记得每一个细节甚至是当时自己在床上放浪的模样。
第二天,头一次孟清远睡过了。挣扎着起床的时候后面不可言说的地方刺痛不已,但是床的另一侧早就已经凉却了。
孟清远苦笑了一声,只觉得自己越发的孟浪了居然做出了这种事情。不过想想到底也还是夫妻,也没有什么过分的。
只不过不知为何,当发现身侧无人的时候心中竟也有些失落。

言肖言2018-08-31 11:14:00 发布在 十世
还在的,中秋快乐♪٩(´ω`)و♪

言肖言2018-09-24 14:00:00 发布在 十世
晚上更新

言肖言2018-10-05 17:15:00 发布在 十世
更新了!不好意思,隔了这么久……人物啥的我自己又翻了一遍


孟清远结束了工作,交代部署了明年的规划,年底之前的工作也算是到了尾声。看着窗外来往的人群,大抵都是为了回家过个春节的。
“孟总,您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吩咐的!”陈逸看着孟清远还没有离开,于是推门进来问道。
“没事了,你先走吧!过个好年……”孟清远这个时候才回过神。
“您要是身体不舒服,还是早点回家休息!毕竟……”陈逸的话还没有说完,但是他知道孟清远知道他的意思。
“嗯,我一会就走!”孟清远略显疲惫的揉了揉眉。
“孟总,新年快乐!”陈逸走之前开口说道,在孟清远应了一声之后才带上了门。
终于看着时间,还是到了需要回去的时候。此时,大楼里早就是一片清冷的模样,就连灯光都是零零散散的几盏。
孟清远走在路上,觉得温度似乎都低了几分。不由自主的将毛呢大衣又裹紧了几分,这样的一个夜晚,总是能牵扯出许多过往以为都要淡忘的记忆。
现在已经是农历腊月29的晚上,明天就要过年了!走在街上,很明显的就可以感觉到浓浓的年味,周围的商铺部分都已经关门,准备着新的一年。
就这么慢慢的晃着,然后走回了家。按照往常的习惯一般,洗漱了之后上床看书,等到11点的时候放下书就睡了,和之前并没有差别。
第二天,孟清远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八点了。
他坐起来的时候,可能因为太猛了,竟然有些发晕。他甚至有些自嘲的想到,果然是
有了这个孩子,居然变得如此的虚弱。
洗漱过后,泡了一杯苏打水坐在榻榻米上,也特地拿了一个靠垫抵在腰后。此时的太阳打在身上倒是意外的感到很舒服。
面前摊开的书,终究也没有看进去多少的字。
就这样的一个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今天终究是春节,其实对于孟清远来说并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孟清远起身站了起来,拿起了自己的外套和钱包钥匙。最终,孟清远驱车到了超市。
孟清远自己对于超市这种地方很陌生,对于家中的采购基本都是家里的老阿姨到时间就帮她采购的。
推着购物车,孟清远在一排排货架前走过,几次伸手都不知道该买些什么。
“哥哥,送给你!”一个小女孩或许只堪堪到他的膝盖位置,伸着手递给了孟清远一个气球。
见孟清远没有回应自己,也不着急,就伸着手期待的看着他。
孟清远终于反应了过来,伸手接了。“谢谢你……”孟清远看着满头小卷发的萌娃,倒是忍不住笑了,虽然略显得僵硬。
“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随后说完,小女孩好像是害羞了一般跑开了。
孟清远拿着与自己气质严重不符合的气球走在过道上,自己倒是没有什么感觉。这两天,第一次如此愉悦的心情。
最终,孟清远也只是拿了速冻水饺,因为眼瞅着这么多的食材,大抵他也就只会煮水饺了。
出门的时候再次遇见了小姑娘,她正在递给其他人手中的气球。
第一次,他觉得有个孩子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也仅仅局限于想想而已。
等到了家之后,明显的感到了一丝的疲惫。刚坐在沙发上,便接到了萧沉的电话。萧沉就是楚萧的爱人,和他也是一起长大的好友。
“你今年怎么没有回来过年,我了解过你的行程,并没有需要出国的!”萧沉因为和孟清远很熟悉,也没有什么需要避讳的,两人多年的感情,早就已经摸透了对方。
“嗯,临时决定的!”孟清远道,暂时他还不愿意将这件事情和任何说。至于这个孩子,他还没想清楚到底要怎么办。
“清远,我没告诉过你。当你撒谎的时候,声音会忍不住颤抖吗?”萧沉没准备给孟清远任何的机会直接道。
“萧沉,你有这个时间不如去想想该怎么讨好楚牧,而不是浪费在我这里!至于我,没什么事情,等我处理完了自然会找你!爸妈那边,你帮我兜着一点!”孟清远只觉得太阳穴有些胀痛。
随后没等萧沉回复,直接就给挂了电话。
晚上,诺大的餐桌前,只有孟清远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吃着半生不熟的水饺。
孟清远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空中绽放出的烟花,其实与往年并没有多大的差别。但是,却明显的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言肖言2018-10-05 23:30:00 发布在 十世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因为对外宣布了自己出国公干,并没有任何的聚会活动找上门,孟清远几乎都是窝在家里。
其实除去工作之外,孟清远几乎就是一个宅男,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而他虽然口头上那天直接询问了是否可以打掉孩子,并且一直都处于无视的状态。但是却还是遵照了医嘱在床上休养了十天。
这期间,手机里无数的新春问候,中间穿插了一个楚萧的短信,只有短短的一句:新春快乐。
孟清远盯着短信看了五秒之后随即便将手机放下了。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对于楚萧,孟清远始终都没能搞懂他们之间的定位。
或许说是时不时来上一发的炮友更为合适,毕竟除了两本结婚证,他们的日子没有一点夫妻间该有的模样。
原本,孟清远对于这种状态并无什么感觉,只是或许年纪上来了,有的事情就变得敏感了些许。
期间,楚萧只给他发了信息表明他有军事演习不回来过年,随后便是这个信息。他们之间的交流向来只是通过短信,或许在刚刚结婚的那段时间,楚萧却是愿意一直跟在自己的身边,只不过久而久之或许那股新鲜劲过去了,楚萧重新回到部队,也只有假期的时候才会回来。
一直这么耗着不回去,总归会起疑。最终,孟清远还是准备回一趟老宅。他自己先给爷爷打了电话,却没成想爷爷现在在楚家。
不过转念一想也方便了许多,省的两边折腾一趟。
他稍微整理了一番之后驱车去了楚宅,“爷爷,楚爷爷,新年好!”进来的时候,家里的人除了楚父楚母两人已经外出旅游了,其他的人都在。
“怎么大过年的出差了?”爷爷看着孟清远开口问道,探究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嗯,临时的合同,那边确定不下来所以我去洽谈了一番!”孟清远不骄不躁的站在两个老人的面前,坦然的道。
“快坐吧,清远。你可有些日子没来看我这个老人家了!”楚老爷子一向是喜欢孟清远,暗地里也是不知道骂了多少次自己的那个孙子!
“爷爷,这段时间年底公司的事情比较多,还望您见谅!”孟清远立刻道。楚萧不在,楚家二少爷的责任倒是全部落在了孟清远的身上。
“哎!你们一个个…… 楚老爷子忍不住叹息道。
随后也只是随便的聊了几句之后,便让他们小辈在一起玩玩了。
“孟清远,你老实的告诉你,前几天你到底是怎么了?”萧沉拉着孟清远走到一边坐下后问道。
“没什么!萧沉你儿子呢?”孟清远避开了话题。
“他除了吃和睡还能干什么!”说道儿子,萧沉忍不住放柔了态度。
“哎,你别岔开话题!我刚刚问你的事情呢!”萧沉立刻反应了过来不依不饶道。
“……”孟清远对上这个死党倒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走吧!”萧沉拖着孟清远起来,孟清远一愣。
“出去逛逛,现在离用餐的时间还早呢!”萧沉认真地道。
“你不用看你儿子?”孟清远反问道。
“他爸爸在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儿子!”萧沉想起那个男人眸色深了几许,不过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孟清远这个时候心思不定便也没有注意到这些,他也有些担心在这里待下去会露出什么所以也就随了萧沉的意思。
他们到了商场之后,不得不说到处都是过节的氛围。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手机落在了车里!”萧沉刚上来就发现手机没拿。虽然是出来了,到底还是担心家里的小祖宗看不见自己闹了。
“嗯,你去吧!”孟清远点头应道。
孟清远找了一处稍微僻静的地方站着,没多久就听到了一声,“清远?”

言肖言2018-10-06 21:23:00 发布在 十世
孟清远整个身子都怔住了,那道声音穿过冗长的岁月似乎回到了那个青葱的年纪。似乎当初也是这样一声轻轻地呼唤,清隽的面容映入眼眸,自此自己便深深地陷了进入。
只不过,那是多年前的自己,如今一切早就不一样了。
确定了自己的情绪回笼了之后,孟清远转身,面前伟岸挺拔的男人似乎和记忆中的面容重合,只是棱角变得更加的尖锐,增添了成熟的气息。
转身的那一刻,孟清远觉得自己并没有多少的情绪波动,原来一切早就已经随着时间慢慢的淡去,自己早已经释怀。
“沈从暮,好久不见!”这一声跨越了八年,原来这么的简单。
“清远,你瘦了!”孟清远倒是没有想到,见面的第一句会是如此,自己瘦了?时隔八年,这都是常态不是?
“你总是说这种带有歧义的话,沈从暮,我们都已经不再是曾经的少年了!”孟清远的话说的很清楚,他不是那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当初的事情权当他自己一厢情愿。如今,他也不希望他介入自己的生活。
“我们总还是有缘分的,就这么遇见了!况且,本就约好了见面,怎么也赏个脸好吗?”沈从暮听到孟清远如此冷淡的言语,心中还是抑制不住的有些疼,当初自己到底还是伤了他。
“走吧!”缓了片刻,孟清远还是应道,恐怕今天自己不应了他,自己也走不了。
“两杯黑咖!”沈从暮点道。
“给我换成橙汁,谢谢!”孟清远出声道。
沈从暮的目光略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孟清远,权当他是在和自己怄气。
“这么多年,很多习惯都是会变的!尤其在发现其实并不适合自己之后……”孟清远的手情不自禁的轻抚过自己的腹部,随即便又放开了。
“清远,你过得并不好!”沈从暮等着餐点上来之后开口道。
“安于现状,止于现状。我对于现在的生活很知足……”也许还会有个意料之外的小麻烦……连孟清远自己都没有发现,他根本一点嫌恶之情对于那个孩子都没有,有的只是无措与憧憬。
“清远,三年前你的婚礼我回来过,然而这三年你过得并不好!”他早就暗中调查清楚了一切,清远和那个男人之间所有的接触都少的可怜,结婚与否根本就没有差别。
“沈从暮,你让我觉得陌生!”孟清远心中的讶异不比谁少,只是习惯性的隐藏自己的情绪,让他收敛了许多。
“我过的好与坏,都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要一副救世主的模样,我答应来见你只不过是处于一种老朋友之间的叙旧,现在看来的确是我想多了!”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今天就算是做个了断……”孟清远抬起头,清亮的目光中不掺杂任何的杂质,也让沈从暮看不懂其中的意思。
“你个***,你还敢出现!”一声怒吼从身后传来,未等反应过来,沈从暮就被泼了一身的橙汁,狼狈不堪。

言肖言2018-10-13 22:56:00 发布在 十世
今晚再更一次。

言肖言2018-10-14 18:45:00 发布在 十世
留下评论好不啦~让我知道有人在看!


以后尽量周末更新!




“萧沉!”孟清远没想到到萧沉居然一来就浇了沈从暮一身。
“这个时候出现,沈从暮你到底想干什么!”萧沉刚刚上来没找到孟清远,看着他的消息就觉得有些奇怪,这么一找居然给他看到了这个男人!
孟清远可以清晰地感觉出对面男人身上的一丝藏不住的戾气,他最终只能无奈的道,“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是我们的问题,这个我感到抱歉!”
“你为什么和他道歉!就他当初做的那些事情,还有脸到这里来见你!”萧沉气的不行,更多的是对孟清远的心疼。
当初孟清远是怎么过来的,他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趁早给我离清远距离远一点!你要是再敢出现,我一定要你好看!”萧沉的脸色很差,恨不得生吞活剥了面前的沈从暮。
“我们先走了,你也找人给你送衣服吧!”孟清远担心萧沉要是再待下去肯定要出事情,拉着他离开了。
萧沉看着这个模样,也没有再挣脱,两个人出去之后,萧沉忍不住道,“你怎么会和他有牵扯?当初的事情你忘了吗?”
“如果不是你刚刚介入,恐怕我们已经说清楚了!”孟清远无奈道。
“你说真的?没有骗我?你对沈从暮真的没感情了?”萧沉怎么也不相信就这么轻易地就结束了,毕竟当初他是亲眼目睹了孟清远的所有的挣扎。
“嗯,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况且,我已经结婚了,我会对婚姻负责的!”孟清远倒是没有什么犹豫,只是心里想的谁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最好是这样!沈从暮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就是个人渣!”萧沉恶狠狠地道。
“你倒不如花些时间在你家男人身上,这都已经多久了!你看看你们之间的状态,萧沉你甘心吗?”当初做了那么多不就为了可以走进楚牧的生活吗?
“我能控制吗?他根本就……”萧沉的声音低的都听不见了。
他对楚牧再好,他都看不见视若无睹。在楚牧的眼里,自己不过是凭借着孩子上位的不知羞耻的人,视而不见恐怕是他最好的态度了。
“走吧,不早了,回去吧!”孟清远不再说什么了,自己这里还是一堆事情没有搞清楚。
却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将接踵而来!

言肖言2018-10-14 22:35: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