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古风生子片段(纯生)

楼主:玹柠 字数:11752字 评论数:17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给度娘……


玹柠2017-08-07 08:38:00 发布在 十世



玹柠2017-08-07 09:41:00 发布在 十世
http://tieba.baidu.com/p/5103782933?share=9105&fr=share&see_lz=0这是我之前写的一篇现代文,有弃坑倾向,亲们可以去瞅瞅

玹柠2017-08-08 08:23:00 发布在 十世


玹柠2017-08-08 10:00:00 发布在 十世
最近家里有点事,忙完就更

玹柠2017-08-14 10:41:00 发布在 十世


玹柠2017-08-16 18:18:00 发布在 十世
换了手机,字有些看不清,亲们见谅

玹柠2017-08-16 18:20:00 发布在 十世
写了个虐梗…不要打我

玹柠2017-08-18 11:09:00 发布在 十世
破旧的木屋中,一个银发男子躺在一堆稻草上,身上的衣袍破旧不堪,右脚白皙的脚腕上拴着一根粗长的铁链,“呃!……”抬手抚上自己高鼓的肚子,男子极力忍着腹中的绞痛。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吵闹声,随后,木门被打开,一个道士出现在门口,他身后的人在看到银发男子后,迅速跑到他身边,“沐白!你怎么了!”看着眼前的人浑身是伤,男子震惊不已,“子诺……”银发男子睁开幽蓝的眼睛看向他,随后又捂紧肚子低吟一声,“放了他!”顾子诺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道士说到,“呵,年轻人,他是个狐妖,放出去危害人间,你能担得起么?”道士上前几步说到,“你胡说!沐白不会是妖的!”顾子诺吼道,“你自己看看吧!”道士轻笑一声,打出一道纸符,正中银沐白腹部,“啊!!”身体最脆弱的地方受到攻击,银沐白惨叫出声,露出了狐耳和狐尾。“怎么样?还不信我?”道士挑眉问到,“沐白…”顾子诺看着怀中的人,难以置信,“子诺…他说的没错…我是妖…你怕我吗?”银沐白艰难的说到,“我不怕!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的!”顾子诺说到,“呃啊!…好痛!”银沐白忍不住呻|吟着,他的羊水早就破了,孩子已经挤进了产道。“沐白,你怎么了?!”顾子诺看他抱着肚子痛苦不堪,“我们的宝宝…要出来…见你了…呃!”银沐白说到,“什么?!”顾子诺知道他怀孕了,但没想到两月没见,沐白竟要生了。“你这混小子!还这般执迷不悟!起开!不要妨碍我收妖!”道士说着,将顾子诺扯到一旁,狐妖产子时灵力最弱,看着痛苦辗转的银沐白,道士摸出一把短刃,“腹中的崽子倒是可以剖出来研究一下…‘’“不要…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银沐白紧紧护着肚子哀求道。道士低头看向他的腿间,“呵,都已经露头了啊…”说着,将手放在沐白肚子上,“不许你伤害他!”顾子诺将道士推开,挡在银沐白身前,“你这书生!没看出来,还是个情痴,早知道不带你来了”道士说着,将顾子诺绑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随后返回银沐白身边,再次将手放在他肚子上用力一推,“啊啊啊啊啊!”腹中炸开剧痛,银沐白挺起身子,凄厉的痛呼着,孩子在外力的作用下缓缓露出了头,道士收回手,看着几乎昏死过去的银沐白,“沐白!!你这臭道士!快放开我!”顾子诺红着眼眶吼道,“子诺……救我…呃!”银沐白勉强抬头看向他,气若游丝。道士冷哼一声,将胎头托住用力一拽,“呃啊!!!不要!!…啊啊啊!!”腿间那脆弱不堪的地方在道士粗暴的对待下撕裂流血,银沐白终是撑不住昏了过去。“不!沐白!!”顾子诺大声叫着爱人的名字,可得不到任何回应。“哇…哇哇…”婴儿的啼哭声传出,顾子诺看着道士手中还连着脐带红彤彤的孩子,泪水夺眶而出。“啧,是个女的”道士割断脐带,拉出胎盘,将孩子放在一边,起身看向顾子诺,“我和你拼了!”用尽力气撞向道士,对方猝不及防,竟被撞到在地,凳子也被撞散,顾子诺冲到银沐白身边,将人抱在怀中,“沐白,不要丢下我和宝宝啊!”“子…诺…”银沐白费力的睁开眼睛,“宝宝呢…”“在这!”顾子诺小心的将孩子抱起,放进银沐白怀里,“是个女儿”“好小啊…答应我…照顾好她…”银沐白抬手摸向他的脸,轻声说到,“好,我答应你!别离开我,求你!”顾子诺应到,“子诺……我好累…带我回家”“好,我们回家!”顾子诺将银沐白轻轻抱起,走出了木屋。

玹柠2017-08-18 11:10:00 发布在 十世
构思了一个现代梗,忠犬暖攻×冷漠医生受,有人看吗?

玹柠2017-08-19 11:14:00 发布在 十世
码完就更~

玹柠2017-08-19 11:55:00 发布在 十世
车水马龙的街边,两名男子并排走着,左侧的男子揽着右侧男子的肩膀,开口说到:“云曦,宝宝都已经九个月了,听我的去住院吧?”杜云曦闻言抚上肚子,冷声到:“不去,我一怀孕你就不把我当医生看了?!”“唔…又不是产科医生…”左侧的男子小声嘀咕,“白墨染,你刚说什么?”“啊?!不不不!没什么!”白墨染吓得赶紧否认,“你说不去那就不去,可是,我担心你啊”“没事的,不是还有几周才生吗,我可以应付来的。”杜云曦微微笑了笑,“唉,好吧,中午想吃什么?”白墨染叹了口气问他,“我想想……唔!”杜云曦应着,可腹中的孩子突然狠狠踢了他一下,他捂着被踢到的地方轻哼一声,“怎么了?!”白墨染变得紧张起来,“没事,宝宝踢了我一下而已…”杜云曦摆摆手,轻轻安抚躁动的小家伙,可是腹中隐隐传来的抽痛却让他感觉有点不对劲,“墨染…不对,我好像…要生了…”抓着白墨染的手腕,杜云曦感到莫名的不安,“什么?!快打车去医院吧!”白墨染大惊失色,“不用…医院离这不远,我走着去吧”杜云曦摇摇头说,“你受的了吗?”白墨染很是犹豫的问,“可以的,现在还不太疼”杜云曦微微喘息着说,“那好吧……我扶着你”白墨染说着,将人揽进怀里,一手帮他托着肚子,好在宫缩还不密集,杜云曦走着也觉得还好,可慢慢的,孩子的小脑袋开始向下钻,一次次顶着他的盆骨,这种磨人的疼痛,让杜云曦渐渐有些受不住了,“呃!”当小脑袋顶开自己爹地的盆骨时,杜云曦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云曦!你还好吗?我们快到了!”白墨染扶住他的身子问到,“没事,我再坚持一下…”杜云曦拧着眉头,缓慢的走着。等到了医院门口,杜云曦突然痛呼一声,羊水随着他的腿侧缓缓流出,“快来人啊!”白墨染大声叫着周围的一声,很快有医生和护士推着病床赶到,“杜医生?快送去产房!”杜云曦被白墨染抱到床上,脸色发白,额头上满是冷汗,“墨染…”“怎么了?”白墨染俯下身应到,“你先去消毒…我没事的”杜云曦捏捏与他相握的手说到,“好,我知道了!”白墨染连声应到。杜云曦的宫口已经开的差不多了,可孩子是个慢性子,只有小脑袋挤进了爹地的产道,之后便不怎么动了,医生给他打了催产针,阵痛变得更加强烈,在白墨染消完毒进去的瞬间,杜云曦痛苦的低吟便清晰的传入他耳中。“云曦!”白墨染迅速赶到床边,握住他微凉的手指,“墨染…孩子…好像…随了你…呃!是个…慢性子…”杜云曦喘息着说,“让你受苦了,等他出来,我替你揍他”白墨染心疼的说,“呃啊!!!…又来了…好痛…”密集的宫缩又至,催促着他用力,杜云曦挺起身子,用力向下推挤着,孩子挤进产道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杜云曦倒回床上,大口喘息着,“可以看到头顶了,继续用力!”医生催促到,“嗯啊!!……好痛……呃!……墨染…”杜云曦再次挺起身子,修剪平整的指甲抠进白墨染手背里,那里几乎要裂开了,一番激烈的撕痛过后,孩子的头整个露了出来,“好了好了,调整呼吸,再努力最后一次,孩子要出来了!”医生托着胎头鼓励到,“呃啊啊啊!!”随着激烈的急痛过后,孩子的哭声传出,杜云曦倒回床上,勉强一笑,“恭喜两位,是个男孩!爸爸要剪脐带吗?”医生托着孩子问到,再确认孩子和云曦都不会痛之后,白墨染接过剪刀,将小家伙彻底脱离了爹地的身体。护士将孩子抱去清理,医生帮杜云曦娩出胎盘。“云曦,幸苦你了!”白墨染红着眼眶俯身轻吻爱人的薄唇,“没事…”杜云曦摸摸他的脸,随后抵不过浓浓的倦意睡着了。

玹柠2017-08-19 14:35:00 发布在 十世
下午好呀

玹柠2017-08-19 14:36:00 发布在 十世
早呀,不明白我为什么最近总想写虐梗

玹柠2017-08-21 09:22:00 发布在 十世
才发现之前发了个残次品

玹柠2017-08-21 15:26:00 发布在 十世
月色清寒,幽静的院落内,一名长发男子靠坐在床边,修竹长指轻轻安抚着腹中活跃不已的小家伙,“宝宝乖,你父亲很快就回来了。”腹中的孩子轻轻在他手掌下的肚皮上踢了踢,像是回应一般,不知在床边等了多久,男子竟抵不过困意睡着了,迷迷糊糊间,外面的院门响了,男子撑起身子,缓步向门口走去,在看清来人后,男子不由得一惊,“洛屹,你来做什么?!”男子说着,下意识的想要关上门,“雨凝,我知道玄夜今天估计是不会回来的,你让我找的好苦!”名叫洛屹的男子说着,想要上前抱住面前的人,“啪!”一记清脆的耳光被甩在他的脸上,雨凝捂着肚子说到:“洛屹,我们早就不可能了,你也看到了,我已嫁作人夫,夫君对我很好,现在我们孩子也有了,所以,你请回吧!”“我不!雨凝,我不相信你不爱我了…”洛屹像是受了刺激般,双眼猩红,突然上前掐住雨凝的脖子,“你,别这样,快放手…”雨凝挣扎着,后腰重重撞在了桌角上,腹中的孩子再次躁动起来,扯着腹中绞痛不已,雨凝一手护着肚子,一手去掰洛屹的手指,可根本无济于事,铁钳般的大手在他修长的脖颈上越收越紧,雨凝大口喘息着,眼前一阵阵发晕。“我洛屹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看着被掐晕的雨凝,洛屹的眼神变得疯狂,他将雨凝抱起来放在床上,抬手抚上他的脸颊,随后低头在那雪白脖颈上狠狠一咬,“呃!!”雨凝吃痛醒了过来,血丝从伤口处缓缓流出,洛屹将他的双手压在床头,之后吻上他的唇,“唔…”“你居然咬我!”洛屹冷笑着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之后俯身在他耳边低语:“若是不想你的孩子胎死腹中…你最好老实点…”雨凝闻言瞪大了星眸,颤抖着身子不敢再挣扎,腹中的孩子仍是躁动不安,雨凝偏过头,泪水悄然滑落。洛屹在他身上啃咬了一阵,之后扯掉他的亵裤,将手指捅了进去。“呃啊!!!…不要!…会伤到孩子的!”雨凝吃痛,摇着头哀求他,可对方不但不听,反而又捅进去了一根手指,“不…呃…呃啊…不要…夜”下身被手指套弄着,雨凝只求玄夜能快点回来。洛屹阴笑着,正打算做到最后一步,突然脸色大变,倒在了雨凝旁边,他的背后赫然插着一柄锋利的短刃。“雨凝,我回来了!你怎么样?!”玄夜将衣衫不整的爱人轻轻抱起,一脸悔意,“夫、夫君…怎么…才回来…”雨凝抓着玄夜的衣袖,泪水夺眶而出,“是我的错,我来晚了,对不起!”玄夜满是自责,“呃!!”腹中突然爆开剧痛,雨凝痛呼一声,脸色瞬间苍白,“雨凝!”玄夜大惊,发现雨凝大张的双腿间涌出许多淡黄色的半透明液体,“夜…好痛…好痛…啊!”雨凝拽着腹部的衣物,痛苦的低吟着,“不怕,我在这!”玄夜扶他躺好,在他腹部盖上被子,之后将洛屹的尸体拖到床下。“你且忍忍”玄夜说着起身要离开,“你、你去哪……呃!!别走!”雨凝拽住他的衣角,痛楚的低吟着,“我去烧水,很快回来!”玄夜轻声安慰,雨凝放开手,微微喘息着。玄夜冲到厨房,将水从井里打出倒入锅中,之后生火,随后迅速返回,雨凝侧躺在床上,身子缩成一团,汗水将几缕发丝粘在他脸上,看着让玄夜心疼不已,“雨凝,放松…”玄夜上前,让雨凝平躺着,之后轻抚他的肚子,“夜……我痛…肚子…要炸开了…呃啊!!”孩子在强烈的宫缩下挤进狭窄的产道,雨凝绞着被子痛苦辗转,玄夜将手指探入那松软的产穴,还未完全没入,便触到了孩子的头,“雨凝,你听我说,孩子已经快要出来了,调整呼吸,随着宫缩用力!”“嗯啊!……痛!……夜…我不行…”雨凝折起身子向下用力,几秒后便倒回床上,“坚持久一点,你一定可以的,我已经看到宝宝了!”玄夜看着抵到产口一缩一缩的头顶,轻声鼓励到,“啊啊啊!!!……呃!!……呼…好痛…”雨凝闻言,坚持撑着用了个长力,产口被孩子的小脑袋撑到了极致,顶出一个弧度,雨凝只觉自己快被着永无止境的剧痛撕碎一般,只听“噗嗤”一声,伴随着大汩涌出的羊水,胎头整个被娩出,雨凝倒回床上大口喘息着。“好了好了,头出来了,雨凝再努力一下,宝宝马上就可以出来了!”玄夜小心翼翼的护着胎头欣喜的说,“呃啊啊啊啊啊!!!”随着雨凝最后一次用力,孩子终于脱离了自家爹爹的身体,洪亮的哭声传出,雨凝倒回床上,几乎累晕过去,“雨凝,是个女孩!我们有女儿了!”玄夜托着孩子,将脐带剪断,看着腿间挥舞着小手的婴儿,雨凝勉强一笑,低声说了句“真好”便睡了过去。玄夜帮他将胎盘娩出,随后打开热水将血渍清理干净,把洗净包好的孩子放在雨凝身边,玄夜俯身轻吻爱人的额头,“幸苦你了,我爱你…雨凝”

玹柠2017-08-22 09:51:00 发布在 十世
这几天要去填坑了,这边可能有点顾不上

玹柠2017-08-22 11:20:00 发布在 十世
密林深处,生长着一棵巨大的榕树,在它的树洞中,有一张木床,床底生着许多根茎,和地面合为一体。一个绿发紫衣的男子躺在上面,身边趴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爹爹,是不是妹妹快出来啦?”小娃娃将柔嫩的小手放在男子圆鼓的肚子上,奶声奶气的问,“是…呃,你的妹妹…要出来陪你玩了…唔…蕈(xùn)儿开心吗?”男子安抚着躁动的胎儿,隐忍着到嘴的低吟。“开心~蕈儿是哥哥啦,一定会保护妹妹的。”小娃娃点头说到,这时一个老婆婆走了进来,端着一些浅蓝色的药水,“浅桪,感觉怎么样了?来把这药喝了”说着扶起床上的人,“谢谢榕树婆婆…”男子喝下药,皱着眉说到,“你这按说不是初产了,应该会生的很快才对,可这孩子继承了寒盏的大多数血脉,不但让你怀了一年,还吸走你的灵力,唉…”榕树婆婆叹了口气,随后扶他躺下,“婆婆,我爹爹会不会有事啊?”蕈儿看着脸色苍白的浅桪苦着小脸问到,“不会的,小蕈儿,有我在,你爹爹不会有事的。”榕树婆婆轻声安慰。就在这时,洞外传来了叫骂声,“榕柠!****太婆,快把浅桪交出来!不然我烧了你的树林!”“不好,是赤焰!”榕树婆婆脸色阴沉,“小蕈儿,看好你爹爹,有婆婆在,赤焰也不敢怎么样!”说着向洞外走去,“爹爹……”小娃娃害怕的捉着自家爹爹的手,“蕈儿乖,不怕…呃啊!…”腹中的闷痛突然变得清晰起来,浅桪终是忍不住痛呼出声,“爹爹!…呜…”看着捂着肚子痛苦辗转的浅桪,小娃娃哇的哭出了声。“蕈儿…不哭,爹爹…只是,要生小妹妹了…啊!不会死的…呃…”浅桪气息不匀的说着,洞外的打斗声格外清晰,赤焰用大火灼烧着树林,榕树婆婆护在洞前,用藤蔓攻击着他,“臭小子,功力精进不少啊,不过有我在,你别想踏进这洞里一步!”“呵!那你就去死吧!”赤焰说着,抽出一柄剑,直刺榕树婆婆面门,就在这是,一道寒光打在了剑上将剑击落。“寒盏!你终于来了!”赤焰猖狂的大笑起来,“婆婆,阿桪就交给你了!”寒盏拧眉,抽出长鞭迎上赤焰。“放心吧!”榕树婆婆说着迅速进入洞中。浅桪已经被腹中的剧痛绞的几乎昏厥,胸口剧烈起伏着,修长的手指抠进床中,口中不住低吟着,修长大张的双腿间满是羊水和血水,蕈儿在一旁哭的小脸通红,“浅桪!”榕树婆婆见状忙呼唤他的名字,“婆婆……呃!……好痛!……呃啊啊啊!……寒盏…”腹中的孩子踢闹不已,浅桪凄楚的痛吟着,泪水夺眶而出,“别怕,寒盏就在洞外,调整呼吸,试着用力!”榕树婆婆轻声安慰,“呼…呼…呃啊啊啊啊啊!…不行,…好痛…”孩子挣扎着不愿向下走,浅桪倒回床上昏了过去。“爹爹!……呜哇!……不要丢下蕈儿!……呜呜”蕈儿哭的更凶了,榕树婆婆感觉情况危机,便用内力传音给寒盏,“快回来,浅桪难产了!”在洞外激战的寒盏听到后身形一顿,随后将赤焰打伤绑在洞外,之后冲进洞中。“阿桪!”奔到床边将人抱在怀里,寒盏眼眶泛红。“寒盏…我…生不出,这孩子……呃!……蕈儿,还那么小……我不想…呃啊!…离开…你们……”浅桪握住他的手,泪水滑出眼角,“别胡说!我不许你死!听到没有!你不会有事的!”寒盏向他吼道,随后俯身吻住他的唇,温热的内力被缓缓渡入浅桪口中,腹中的孩子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不再踢闹。浅桪的脸色变得好了一些,大口喘息着。寒盏抬起头,轻轻覆上浅桪的肚子,“小家伙,再不乖乖出来,父君可要打你小屁股了!”浅桪腹中的孩子像是听懂了一般,轻轻碰了碰寒盏的手掌,之后开始顺着宫缩向下移。“好像可以了!”榕树婆婆扶稳浅桪颤动的双腿,让他用力,“呃啊啊啊啊啊!…寒盏…我痛!…呃…啊啊啊!”孩子撑开浅桪的盆骨,小脑袋一点一点挤进自家爹爹的产道里,浅桪开始挣扎起来,却被寒盏牢牢抱在怀里,“爹爹……呜…”蕈儿眨着大眼睛,泪水挂在他的睫毛上,让人心疼不已。“蕈儿,去帮父君看着外面那个大坏蛋。”寒盏觉得蕈儿在这只会分散浅桪的注意力,便让他去洞外看着赤焰。“哦…好吧…父君,爹爹他…”“放心,不会有事的”寒盏摸摸蕈儿的头顶说到,“嗯!”蕈儿点点头,跑出了洞外。“寒盏…蕈儿那么小…呃!!”浅桪不放心的说到,“没事的,我把护身符给他了,专心生孩子就好”“可是……啊~”浅桪还想说什么,却被寒盏轻咬了一口,白皙的脖颈上瞬间起了红痕,“不…不要这样…呃!……唔~”寒盏惩罚般在浅桪脖子上留下一路吻痕,直到宫缩又至。“嗯啊啊啊!!…寒盏…我…肚子好痛!……”折起身子用力,浅桪感觉孩子快出来了,“就先放过你,看你还敢分心!”寒盏在他耳边低语,随后起身握住他的手,“已经看到头顶了,浅桪继续用力!”榕树婆婆欣喜的声音传来,浅桪觉得自己那里快要被撕裂了,“呃!……啊啊啊啊!寒盏!……好痛!”“快了快了!再坚持一下,我在这!”寒盏轻声安慰,“都…都怪你!……啊啊啊!……让我…呃!…这么痛!”孩子的头露出大半,浅桪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怪我怪我!以后再不生了!”寒盏心疼的说着,“呃啊啊啊啊!”浅桪痛苦的挣扎着,终于,响亮的婴啼传出

玹柠2017-08-23 10:02:00 发布在 十世
既然那么多小可爱要看,那我就扩成长文吧,温柔树妖受×骚气强势水神攻~

玹柠2017-08-23 11:53:00 发布在 十世
我会发链接过来,欢迎催更

玹柠2017-08-23 11:54: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