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玉面郎君(耽美)

楼主:往昔不会再逆行 字数:177506字 评论数:70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送度娘。
本来想学着发个封面但怕整不明白还是算了哈哈哈!
这是四个美少年被小攻拐走当男宠的故事~但应该主要写一对的!副CP们尽量甜~
虽然楼里人少了,但还是希望宝宝们多冒泡!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18 23: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云玉算是是是宜州城里有名的男倌了,城里见过他的贵公子都说他貌美如仙,舞姿卓群,气质脱俗完全不像从花街柳巷而来。
然而没让人想到的是,这位男倌两个月前却替自己赎了身,拿着自己的铺盖卷在英王府前等了两整天。
更奇怪的是,两天后英王府还真收了他,纳进了王府后院。
云玉从前虽说出身低微,但城里人知道,他欢满楼里的男倌不到年纪是只卖艺不卖身的。可如今可倒好,这贱坯子为了求荣竟上赶着去人家门口求人糟践,如此一个不知廉耻。
这英王赵寻桢乃是当朝的二皇子,昂藏七尺,风流倜傥。一年前来到这宜州封地,不知这二人是如何搭上的。
然而这件事要从一个赌局开始。
几个月前英王到访怡宁侯府,王府里的人都知道,英王看上了侯府家的小少爷。可这小少爷不知是生性淡漠还是对他确实无意,一直是若即若离的态度。
那日英王去侯府看他,他说身子不适连面都没让人见着。怡宁侯觉得太不给英王面子,便留下英王在侯府里喝酒。
英王握着手中白玉盏感叹:“你这个弟弟还真令我头疼,昨日还说希望我来看他,今天他又闭门不见了”
怡宁侯笑他:“想看美人哪是那么容易的”
怡宁侯为了这桌,还找了宜州城的几个公子陪酒。半醉之时几个血气方刚少年便不谈尊卑的口无遮拦了。
这时一人道:“这最难见的怕不是二公子,而是那欢满楼里的云玉公子了吧”
另一人附和:“对,这云玉公子鲜少走出公台,都是给当日里出价最高的人唱独曲的,我还听说他唱完就走人,从不对人说笑”
侯爷不屑:”不过是那些老鸨子吊人胃口的伎俩“
城北王公子不信:”你别不信,要不然咱打赌,看谁能打动的了他“
第二日几个人就去了欢满楼,英王本是出于好奇,便一道去了。谁成想那晚出价的其他人看是王爷来了,都让了他一把。英王便只出了二十两赢得了云玉公子的独曲。云玉那晚穿碧色长衫,最上一颗琉璃口未系,露出一截玉白色的肌肤,黑发全数束起,未着任何粉饰,眉清目朗,面如冠玉。本是随意喝着茶水的赵寻桢不禁愣神。
云玉进来的时候只是低声问候了一声,便抱着他的琵琶弹唱了一曲。
英王本身无意听曲,却被他袅袅歌声震惊,曲毕之后仍觉得余音绕梁,如一缕清风在心尖缠绕。而唱曲的人只是又一次低声问候,这次是告诉他曲毕,他要走人了。
而这从云玉进来到出去都是低眉低语,从未抬眼瞧他这位王爷。这让英王觉得十分有趣。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18 2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于是连着五天,英王都去了欢满楼,拿最高价去听云玉公子的独曲。而这五天都如同第一日一般,云玉唱完就走。
这日云玉弹完曲子,正要起身,英王问他:”你挨打了?”
云玉一怔,片刻脸上绯红一片。他今日的确受了罚的。
云玉原是和云织云宝云壁住在一起,然而一下子屋里走了两个,欢满楼便让新来的两个孩子顶了进去。谁知那两个孩子还未适应,闹腾了大半夜,弄得他们四个都起迟了。等他们四个跑到院子里的时候,早训已经要结束了。
偷懒是从不被欢满楼允许的。
于是嬷嬷停了早训,给云玉的屋里来个满堂红。这满堂红就是全屋的人一起受责。
院子里的孩子们自觉站在两侧,云玉他们四个跪在中间的青石板上,按欢满楼的规矩褪了里外的裤子至膝处,上身趴伏在地面听候嬷嬷惩处。
这时来了四个嬷嬷,分别站在他们身后,各自手持一柄竹板,撩起长摆,便听见有秩的责罚声噼啪的响满院子。
这时天气仍是炎热。站在一旁的孩子们已是起了薄汗,却听见这竹板加身的责罚声如同感同身受,明明是被炙烤出的汗却变成了冷汗。
云玉湿透了整个上衣和头发,一滴滴的水珠从发尖下滴落,他却不敢像新来的两个孩子一般哭喊,那责罚的板子让他无处可逃。
四个人挨完了这满堂红,臀上已是肿大不堪,却要在烈日下撩起两侧长衫晾着伤处跪上一个时辰,臀上还要放置刚刚施罚的竹板,便于牢记,不许再犯。
云玉挨完满堂红已是疲惫不堪,却不得不得顶着疼痛的身子继续练习舞步。他如今是欢满楼的明角,已经不同一帮孩子一起上课了。而是欢满楼里最严苛的师傅督促和指导。
嬷嬷知道他今天早挨了板子,便不许他穿上裤子了。而是赤着下身,只罩着一层长衣下练习,若是有一丝错处,便直接撩起长衣按在桌上挨打。
云玉便是顶着这肿痛的身子来的,却没想到被这王爷看破了。
英王对于这些欢馆里折磨人的手段也是知道的,看他今日进来时走路的姿势不对,坐在小凳上的臀部左右微动,弹了一半的曲子额间已有了层薄汗,他便猜着了。
英王问道“可疼的紧?”
云玉没想到他会问起,有些窘迫又有些感触,看了他一眼又赶紧低下了头:“回王爷,好多了”
赵寻桢仿佛很受用这个眼神,便要伸手扶他。
可没想到云玉躲开了,接着退了出去。
英王收回还在半空中的手,不禁皱眉。他觉得这个小倌很有意思,明明是个抛头露面的艺妓,却又腼腆的很。不知是真青涩还是假清高。
这让他有些挫败,他堂堂亲王,收不了侯府的少爷,收个小倌还是易如反掌的。
他便转身同身后的人说了几句,很势在必得的表情。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18 2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英王连听了五天妙音后,次日云玉的独曲被一位陌生的面孔给买走了。欢馆里的其他客人都说这位是个没长眼的,英王殿下的人也敢抢。
城北王公子不服气,问赵寻桢是否要和那人亮了身份,把云玉的独曲让给他。英王摇摇头,安排人去包了那人隔壁的客房。
到了时间,赵寻桢果然听见了隔壁微弱的琴声,独自一人饮茶听曲。
云玉本是按照规矩弹了琴唱了曲,起身谢客的时候却没想到被那位客人按住了。那人身材高大魁梧两侧满是络腮胡,一双手按着他的肩膀对着他淫笑。
云玉急忙挣脱却又哪是可以和八尺大汉抗衡的。不禁带着求饶的语气说:“客官,云玉只是欢满楼里的艺倌,没满16是陪不了客人作乐的”
那络腮胡听了他的话笑意更深:“这种地方的伺候的还分的那么清,你若是个雏儿爷爷我多打赏就是”
云玉被大汉制服的动弹不得,只好喊嬷嬷小厮快来人。那大汉上去给了他一耳光,云玉登时觉得头昏眼花,一侧脸登时肿成一片。接着被那人拎起扔在床上。大汉对于他的挣扎反抗很是不满,如铁的大掌便胡乱的抽打在他身上。
云玉挥舞挣扎打碎了床头的八宝香炉踢倒了小几哭喊到嘶哑却也无济于事。他已经挣扎的没有力气。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19 22: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正当此时房门口被人踹开。赵寻桢推开了那大汉,看着床上的人无力的低泣,瘦小的身子颤抖着蜷在一起,衣服已经被撕成了烂布,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掐痕。他不自知的皱皱眉头,有些怜悯和后悔。
可却不知自己就这样如神明般走进了云玉的世界。
英王扯下了一角床帐盖在了云玉的身上。
云玉不是第一次被人轻薄,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英雄救美,但却是第一次有人肯替他庇护他的尊严遮住他的狼狈。
那大汉也不是吃素的,拿起地上香炉的碎片便刺向了英王的身上。好在外面人的人听见了打斗声跑了过来制服了那人,才让那碎片没伤到王爷的要害,只是王爷的手臂还是被划伤了。
云玉顾不得其他,堂堂亲王为救他负伤,他会不会被处死。他身围白帐跪在赵寻桢面前:“奴家该死,奴家该死”
英王的侍从已经赶来给他包扎着伤口,他看着云玉眼神很柔软:“无妨,我本是今日不想错过佳音,便坐在隔壁偷听你的独曲,到后面似是听到了你的哭喊,便赶了过来”
云玉没想到英王喜欢他唱曲不惜屈尊到隔壁偷听,最后还为救他受伤,一时不知如是好。
英王扶他起来:“云玉公子要是想答谢的话,就再多唱几回给我听吧”
那晚云玉辗转难眠,不知怎么的心似长了怪东西毛毛躁躁的一波一波拉扯心底的风波,不受控制。睁眼闭眼全是赵寻桢的脸和他无尽温柔的眼神。他说话是那样的温润好听,他举止那么神采非凡,他高大神武温柔体贴,他让云玉知道无助时伸来的一双手是多宽大。
若能天天见他便是这世上最有幸的了吧。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19 22: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次日英王果真来了。云玉今日穿了一身素色锦衣,他眉眼生的好看不说竟还有些贵气,若不是在这里见他,定会误以为是哪家小公子了。
他今天的曲子比往日弹唱的更是动人悠长,偶尔抬眼偷看着赵寻桢,四目相接又红着脸不好意思了。
赵寻桢被他小贼一样的眼神看的有些想笑,曲子唱完便问他:“可都看仔细了?”
云玉窘迫,赶紧头压得低低的像犯了错事一般。不一会又抬头小声问:“王爷的手臂可好些了吗?”
英王抬抬手臂不是很在意:“本王十六岁就上战场了,这点小伤无颜挂齿”
云玉对外面的事情了之甚少,只想着王爷同他这般大的时候已经可以上阵杀敌,眼里的尊崇倾心之意更深是他十六岁的少年根本掩藏不住的。
而这些也被赵寻桢收尽眼底。
英王同他讲了些在战场上的事迹,到底是个孩子,云玉坐得端端正正听得十分专注。讲到杀敌斩马的桥段吓得不敢眨眼睛。
英王道:“那日玄武将军拿着玲琅满月弓一箭射中了那头领的眼睛,那头领竟伸手拔了那箭,血注喷得有半尺高”,讲到后来竟然加了些胡诌的情节不过是想看看云玉好笑的反应罢了。
云玉边听边捂着自己的一只眼,好像被射中的是他一样。却又按耐不住对故事的好奇。
云玉小心的问:“可是那外面说的战神玄武将军?他真如外面说的那样罗刹一般喝人血扒人皮吗”
英王不赞同:“不过是些市井讹传,玄武将军神勇无比”
云玉想象不出来,只是悄悄地看着英王,难道会有比王爷更神勇的人吗。
云玉又问他:“那西域的人可否也都是青绿色的眼睛?”
英王被他的问题逗笑:“若有一天你自由了就去那看看啊”
云玉不答,心想,若有一天我自由了,我定守在你身边。
却不想这一念让他与赵寻桢纠缠了多少年。
入夜时分赵寻桢从欢满楼出来直接去了怡宁侯府,谁知萧岂洵又给他吃了闭门羹。
英王无奈,再次向怡宁侯确认:“说好了,我若赢了这赌局,你就让你弟弟出来见我”
萧岂淮问他:“看来你势在必得了”。
赵寻桢回他一声轻笑,抚玩着手里的扇子向街上走去了。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0 21: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的二儿子出场啦~下章玉儿回王府!
-----------------------------------------------

两天后,英王府邀约云玉去府上一展舞姿。云玉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宜州城最难见的云玉公子已经被英王请到了王府,那晚酒后的赌约赵寻桢就算是赢了。
那日王府后院布上了茶点瓜果,各府公子到来的时候已是琴瑟声起了。四月春风漫过吹散了满院的花香。
萧岂淮来的稍晚些,身后还跟着个同云玉一般大的孩子。他纤柔细骨,面若傅粉。可走路的姿势并不顺遂,却也无奈地紧跟着前面不顾与他的侯爷。虽是一副低眉顺目的模样,可赵寻桢分明是看见了他撇着嘴眼底不驯的气势。
杜府的少爷上前打量着少年:“侯爷可真是好福气,怕是这宜州城的美人都跑到你府上去了,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那少年听了夸赞不上前叩谢也不作答甚至还瞪了杜公子一眼。
萧岂淮不悦,对他身后的人道:“公子同你问话为何不答?”
少年不服:“他明明就是知道”
萧岂淮怒喝:“谁教你顶嘴的规矩!给我跪下,离开王府前不许给我起来”
少年藏起眼里的委屈,他还在欢满楼的时候这杜公子可没少欺负他,明知故问分明是在臊他。可他又自知给萧岂淮丢了脸只好乖顺的跪在怡宁侯的脚边。
赵寻桢上去劝说:“你要管教孩子回府便是”
萧岂淮不甚在意:“近日府上事多,几日不见他是越发放肆了”
这场风波直到云玉来了才算是平息。云玉刚来便看见了萧岂淮身后的云织了,然而他们是这里最低微的人,即使是从小一起长大也不敢上前搭话。
云玉那日穿了一身月白色长衣衣尾绵长倾泻与地,长发被简单挽起一根象牙钗束缚于他。倒是配上了一院子纯白色的梨花了。
那梨花已经快过了季节,零星飘洒在一地青草上本无什么特殊。然而那身着无暇的少年站在树下,竟让人觉得这白色的花瓣乃是世间最绝妙的色彩。眼下正值雨季,空气里还能闻见露水的潮湿。忽然一阵微风拂面,只见满院的梨花随风摇曳如凄寒冰雪般盘旋,白露银霜轻扬飞舞。云玉伴着这落花时刻起舞,步步生莲轻盈若飞雪,缥缈若仙。他不似女子般软若无骨却有着入骨三分艳,腰肢有着十六岁少年的韧性和蓬勃可以铿锵有力势不可挡也会婉转旖旎娇艳柔媚。衣袂飘飘,一对广袖同三千青丝如流水潺潺流进此刻光阴韶华。仿佛间竟同纷飞的落花分不清你我了。
在场的公子们皆是沉醉与此,赵寻桢看着眼前与落花相容的人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如此曼妙就不便宜这些人了。
一舞跳完院子里又恢复了刚才的调侃吵闹。赵寻桢走向云玉,替他摘掉无意间落在他头顶的一片花,他说:“玉儿今天真是太美了”
云玉受了王爷的夸赞抿着嘴浅笑脸上露着羞涩和喜悦。赵寻桢看着这样的云玉竟是有些舍不得。这个赌约他赢了,他应该再不会去见他了。
一双大手盖住云玉的发顶轻揉的抚顺两下:“好好照顾自己,我,我过几天去看你”
云玉似是个得了允诺的孩童眼里满是信任。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2 00: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被吞重发 不知道看不见的清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2 21: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即使云玉是从小挨惯了这竹片板子,也没减少他丝毫的威力。这东西轻薄又有些韧性,平日里调教小倌们是师傅拿的最顺手的。声脆甩的重还打不坏。
云玉脸都哭花了,他这几日总是跳错天天挨揍,今儿个伤没好明儿又来了一顿,弄得他天天肿着小臀,夜里不敢平放身子。他本是按规矩撩起长衣晾臀反省。可一回头便看见赵寻桢正站在他身后似笑非笑。
他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提着衣角呆呆的看着他。
赵寻桢向他走进,觉得他样子好笑就忍不住笑了出来:“被打傻了?”
云玉从刚才的错愕变成了满目的欢喜,又觉得自己的窘态被人看了去登时双颊绯红。小声的问:“王爷怎么来了?”,问完忙不迭的把衣服放下来把后面红肿的伤处盖的死死的。
赵寻桢摸摸他的头:“怪我近日没来看你?近日公事诸多所以耽搁了”
云玉本也没有怪他的意思,听了他的解释更是欣喜。原来王爷没有忘了他,只是太忙了。
赵寻桢同云玉说了大半天的闲话便要走了。可就是这半天的闲话也让赵寻桢放松了不少。云玉处处顺着他,眼里皆是信赖。这对赵寻桢十分受用,这是他从箫岂浔那从来感受不到的。
临出门的时候来了个主事嬷嬷,同他绕绕弯弯的说了一堆,其实是想说一个事:云玉要满16了。
欢满楼里的规矩,小倌年满16就要挂牌侍奉客人了。然而还有另一个规矩,就是在满16之前被人赎身他便自由了。云织便是16岁前被怡宁侯府买走了的。
英王听了那嬷嬷的话没说什么。嬷嬷讨了没趣,本是想着卖给英王定能赚上一笔,却看样子英王没有那意思。
可他英王想什么又怎么会被欢馆老鸨看出来。云玉他是打算要的,一是因为云玉模样性子都没的说,二是可以借此治一治箫岂浔的小性子。可他不可能直接拿钱把人赎了,那传出去他堂堂亲王便成了市井浪子了。
又过了些天,英王问云玉:“玉儿快16了吧”
云玉低着头的点了点。他要十六了,过了十六他便要挂牌接客了。
英王又问:“想过离开这吗”
云玉不懂他的意思,只是答:“这里的人谁不想离开呢”
英王笑笑,送给他一叠银票,同他说:“这赏钱算是谢你近几日陪我畅聊排忧了。若你想走应是够你赎身了。你若想留就留着这赏钱给自己买点好吃的。嗯?”
云玉握着他给的银票,已是一双手颤抖了。他本以为会在这欢满楼被支配孤苦的一生了。却不曾想有一天会有人替他打开这枷锁许他自由。
英王走前依旧是抚摸着他的发顶,同从前一般温柔:“我走了,这次可能很久不会来看你了”
云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不再像这两个月般不安了,满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我要自由了,不用再等你来,而是可以去守在你身旁了。
================
感谢评论回复的宝宝让我觉得不是自己在自言自语如果还有人在看的话都踊跃冒个泡顶个楼啥的呗 不然楼主很怕哪天更完没人顶帖的尴尬场面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2 21: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老鸨起先想不通云玉为何会有这么一大笔钱为自己赎身,可仔细一想便明白了。暗笑这位王爷可真是够阴的,却也识趣的没点破,卖了王府的面子没有难为云玉收了钱就还给了他卖身契。
云玉回去收拾东西,云壁过来问他:“你可想好了?用盼了这么久的自由就换成去守着那深幽的宅院?就为了他值得吗”
云玉点头,不疑有他,觉得这是再值得不过的事了。
如今他就要离开呆了十几年的地方了,当初四个人一起熬过的心酸和惺惺相惜都是历历在目重现在这小屋的一角一落。
他从欢满楼出来就直接去了英王府。可到了门前便有些踌躇了,英王会收留他吗。
王府里的小厮看他站在门口便认了出来,按照王爷之前的吩咐走过去问:“玉公子可是来找王爷?”
云玉猜是因为他上次来过王府,所以那人认识他,便点点头“麻烦哥哥能通传一下吗”
小厮表现的很为难:“玉公子怕是白跑了一趟,王爷最近公务多,这个点还没回来”
云玉问他:“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小厮答:“这我不清楚了,要不您在这门口等等?”
云玉想着小厮怕是不敢私自放他外人进去倒也是可以理解,便提着包袱在门口等着。可这直到等到了天黑还是没见王爷人影。夜幕降至,云玉头顶一片漆黑,一轮皓月在这浩瀚苍穹下显得孤单影只,就如他自己一般。微风瑟瑟,他拢了拢身上单薄的衣衫。
这时门口的小厮正在询问呆在王府里书房的王爷:“王爷,玉公子还在门口,要让他明日再来吗”
然而英王佛没听到一样,只是拿着一柄树剪仔细的修剪着书房里的花枝,好似小厮口中说的人他并不认识。
那小厮会了王爷的意思,退出了房门。
云玉便在王府门口从天亮等到天黑一个昼夜黑白他又等到了天亮。
清晨几只雀鸟停落在王府高耸的房檐上,四月的天儿仍有些凉,小厮烧了碗面送给他。
云玉谢过了他,吃了几口便抬头望着门里,又觉得有些失态便问那小厮:“王爷竟是一夜没回来吗”
小厮回答到:“是啊,王爷最近公务缠身,有的时候就不回来了”
这时门口来往的人已经多了起来,有些也从欢满楼听了些事,串联起来就明白了,这位欢馆的公子替自己赎身来投奔王爷却被拒之门外。不多会儿城里便传开了。
此时的赵寻桢正在屋子里用着早膳,对门外的事情只字不提。福安是从小伺候他的老公公了,他是了解赵寻桢的。这位皇子长这么大过得并不是像别人想象那般如意。他幼时被送出宫被宗亲抚养,尝尽寄人篱下的冷眼,悟事的年纪又被送回到宫里过上了貌合神离明争暗斗的日子。直至现在变成了胸有城府,生性多疑的性子。
福安到底年岁大了对王爷的做法有些看不过去,想开口劝又不知道怎么说。
福安问到:“王爷这么做不怕侯府的那位少爷知道吗“
赵寻桢回他:“我就是想让他知道”。
他就是要让萧岂洵还有所有人知道,他永远是被人追捧仰慕的那个。他想留情与谁不用也不能让别人揣测,同样也不忌讳任何人。他还需要萧岂洵知道,就算自己再宠着他,也不会是独宠,等他以后进了王府也是早晚要习惯。
福安了解英王的心思,可又不禁再问:“就算那边说得过去,可这位云玉公子可是平白被外面的人非议”
王爷又答:“他若想进王府,总是要受些委屈”
赵寻桢舀了一勺米粥送到嘴边,他的嘴唇长的极好看,这点像了他的父皇,可却有些轻薄看着有些寡情。
早膳吃完他又看了半日的书睡了个午觉这才从王府的侧门走出去。
云玉等了一夜早没了昨天刚来的那份迫不及待,却添了不少的迟疑和踌躇。等了一天多终于见到了赵寻桢。
赵寻桢看见他等在门口面露惊讶:“你怎么来了”
云玉怪自己来的唐突不知道从何说起。
英王不再难为他请他进了王府小坐。
云玉昨夜未睡,脸上已经有了疲惫之色,和赵寻桢面对面的坐在王府里有些局促。
他说:“我拿了你给我的赏钱赎了身”
英王替他高兴:“那我要祝贺你现在是自由之身了”
云玉干笑了两下不知道从何说起。
英王又问:“今后有何打算?”
云玉鼓起了勇气想着不然直接说了吧:“王爷可愿意收留玉儿,我可以在府上做个小厮,我什么都可以学”
英王听了他的话,面露为难:“可是王府不缺小厮”
这算是被拒绝了吧?云玉听完便把头压的底底的,恨自己一时鲁莽。他已是浑身无力,心想,他不要我,那我得来的自由又该怎么办。
这是一温暖的手伸向了他,替他把两鬓的散落的发丝掖在耳后,拇指轻拭着他脸上的愁苦和眼角的疲惫,对他说:“但是王府里缺个可以陪伴本王的人”
云玉眼里满是疑惑。
英王道:“玉儿这样温柔懂事,我已早早倾心于你了。玉儿可愿意留下来做本王的侍君?我定会对你好的”
他来自寻欢作乐的地方自是知道侍君意味着什么。云玉当自己是听错了,直至抬头看见赵寻桢眼里的温情才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原来王爷也是喜欢他的。云玉忙不迭的点头,像怕英王会反悔一样。
英王又说:“可是王府的侍君是有诸多规矩礼仪,你当真愿意为我受了这些委屈吗?”
云玉的回答自然是愿意的。他觉得自己像是踩在了云端上,轻飘飘的好似做了不真实的的美梦。他想着原来自己也可以拥有两情相悦。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3 20: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云玉就这样在英王府的一座小院里住下了,院子里有几棵梨树,上一次来时淡白的梨花已经凋落了。王府还给他配了个小厮名为元宝,负责照顾他的起居。那孩子同他年纪差不多,但身板看着比云玉结实多了。前后院的为他打点十分朴实勤快。
隔日来了个教习嬷嬷,特地来传授这亲王侍君的礼仪。那嬷嬷有些严肃刻板,从仪态行礼甚至是床帏之事也是板着脸一一详尽。
嬷嬷来的时候拿着一本赵国的侍君纲训。这赵国王宗贵室里的侍君皆是按照这本规矩来规范的。赵国的高祖不喜男风,进而给皇亲贵族的男妻男妾定的规矩极为苛刻,吃不到任何甜头。可赵的近几位皇帝对于这些训规鲜有要求男妻男妾们条条遵循,只要不过分就行了。嬷嬷只是受了王爷的吩咐,拿出来念给云玉听,吓唬吓唬他罢了。
这本训规规范了男侍君的种种,从饮食,言行,净身,德行等诸多方面。嬷嬷念的时候也是面无表情:“侍君者以主君为纲,不得干涉主君政业,听从主君意愿不得违背。无令不得擅自晚归,不得恃宠而骄,不得善妒惑主。侍君需洁身自好,每日内外净身,侍寝之日需洗身浣肠,日常配带玉势银锁,无赦不得擅自取下。每日进清淡食,无赏不得进荤腥辛辣之物,不得酗酒涉瘾”,云玉越听越忐忑,如此细致严苛的约束这是比他在欢馆里的时候还要严格。
接着嬷嬷便列出了这皇室里惩治男妾的种种刑罚。轻则禁足罚跪笞臀晾省,重责甚至有上木驴游街等各式闺责。云玉听完大惊失色,不敢想象是怎样一副凄惨的景象。嬷嬷劝慰他若不是犯了大错,这些年已经很少有王侯家里真的动大刑了。
嬷嬷时不时问他是否听懂,云玉听完面红耳赤又有些不安,怕自己哪天不小心犯了错处,真的会受着训规里的责刑。
这时元宝来传福安公公前来。福安拿了几种可口的点心,奉王爷命,让云玉尝尝。云玉看了看琉璃盘里的点心,各个样式是他不曾见过的,他曾经在欢馆里为了保持身段轻盈,是从不允许吃这些甜食的。糕点莹润剔透,他已经不记得儿时吃过的糕点是什么滋味了,不禁咽了咽口水。学了大半日的条规他也有些饿了。可他刚听了那些规矩里不许侍君贪吃多嘴,云玉不敢动,眼巴巴的盯着一小碟糕点。
嬷嬷提醒道:“玉公子,王爷赏了吃食,你需跪谢领赏”
云玉这才想起来,忙跪谢领赏,生怕做错事被这老嬷嬷打。
福安笑笑,眼角处皱着一道道的细纹,看透云玉心思一般:“玉公子,这是王爷赏赐的,你自是可以吃的”
云玉得了应允眼里有着兴奋。福安看着这么乖巧灵动的孩子实在是喜欢,又赶紧告诉他另外的好消息:“王爷刚刚吩咐过了,侍君训规里太过繁杂苛刻,英王府里只有一位侍君,玉公子不必太过恪守规则,不过于逾矩便可。”
云玉大喜,此刻对赵寻桢的体贴更是满怀感激。刚刚愁苦的小脸完全舒展开,双瞳闪烁:“这是真的?”
福安点头回应:“王爷说这净身和饮食的规矩玉公子不用条条遵循”
听完云玉便抱着他刚刚赏赐的一小碟点心在一旁欢喜。碧齿皓白小巧挂与朱唇上,眉眼弯成月牙状。
赵寻桢来的时候这小东西还盯着糕点傻笑。这让他多年冷若寒铁的心里也融化了一角。他走进云玉,摸摸他的头发,问道:“怎么不吃?”云玉的头发很是细软,摸上去茸茸的同他性子一般柔顺。
云玉见了他,笑容更大,想拉扯他的衣角,忙想起今日学的规矩,起身双手抬起与眉眼处低头半蹲道:“妾身见过王爷”
王爷被他的小模样逗得好笑。云玉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还是个长个的年纪,矮了他一大截,声音也是稚嫩响亮,宛若黄鹂,这般老成在在的样子倒是有些可爱。
云玉半天没听人让他起身,便偷偷地抬眼看赵寻桢,这一看便对上了那人的笑眼。
赵寻桢扶他起来:“好了,不逗你了,以后不必这么拘谨”说完又催着他吃点心。
云玉本是不舍得吃,如今赵寻桢眼盯着看他,他便小心的拿起一块水晶糕,咬了小块放在了嘴里,入口便是糯米的香甜,让他忍不住吃了一整块。吃完了水晶糕又吃了桂花糕,双手捧着糕点整个小脸凑在手心里吃食,他吃的很投入,沾了点糖粉在嘴角也没注意到,小嘴塞的鼓鼓囊囊的,如偷吃的小松鼠一般。
他吃的认真,赵寻桢看的认真。这样无邪烂漫的少年让他忍不住想把人按在床榻上,扒了他的衣裤,肆意欺负蹂躏,然后再等他哭红着眼睛靠在自己的怀里。
赵寻桢动了动喉结:“玉儿今儿个侍寝可好?”
云玉从糕点的盘子里抬起头,有点惊慌无措:“可,可是”
赵寻桢皱眉:“你不愿意?”
云玉只是想起侍寝前的繁琐准备和头夜里要立的规矩有些紧张害怕,可看他不悦,忙解释:“不,不是,我啊不,妾身只是今日还未净身”
赵寻桢有些想笑,忍住表现出严肃:“那便尽快吧,还有几个时辰才到就寝时间”
=======
明天要开车来羞羞的TJ了
这楼太冷清了,心好累,大家踊跃回复评论哇!什么羞耻PLAY的建议啥的快砸过来。不然感觉像在自言自语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4 21: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开车上图看不清告诉我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5 23: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5 23: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5 23: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赵寻桢对他新纳进王府的小侍君是很满意的。他听话懂事且处处都显露着对自己的敬仰和爱慕。就连床上也是全依着他,被欺负狠了也不过是低声抽泣。他们就真同寻常夫妻一般这样过了半个月。
月底,玄武将军将二十万兵马停留在了镇北关,只带了一小队人马奉命回京。途径宜州城,英王代表王侯宗亲替大军洗尘接风大肆宴请。
宜州城为迎大军得胜,连着几夜街上皆悬挂着大红灯笼。火光照亮了夜色,各家各户都去上街凑个热闹,各商家铺子也都在晚上的时候活泛了起来,整个宜州城里彷如要过年一般喜庆。
元宝同云玉说王府外这几日的夜景趣事,云玉听了心痒的很。他那晚伺候赵寻桢大半宿才得了那人的应允,准他晚归一天。
云玉十分兴奋,为了逛街市特意挑了件好看的打扮。赵寻桢本是不打算和他去的,可看见身穿淡青色的长衫的云玉,配上云白色的腰束显得身材十分修长匀称。黑发被他简单挽了个髻,不知是谁家的如玉少年翩翩公子了。不知是什么心情,他竟想今晚走在这人身边是件很不错的事情。
云玉知道他要一起去,欢喜的不得了。那晚云玉逛着玲琅满目的物件,各个都移不开眼。赵寻桢跟在他后面看他探头探脑的小模样觉得有些可爱。
云玉买了枣糕吃了糖蝴蝶,走路的时候还时不时回头看看身后的人,然后便笑的十分满足。那眼里闪烁着流连的情谊,每每看他的回眸赵寻桢都觉得心里很是熨帖。街上的行人看着这一双俊俏的人,一个活泼灵动,一个高贵冷淡,倒是十分搭的。
巷子口处聚了不少人,凑上去看原来是有人挂起了彩灯燃了焰火,贴上了一排谜语,猜对者得一钱银。一些凑上去的学徒或是穷秀才皱着眉个个看着灯上的谜语很为难的表情。他们就站在一旁听着这些人的答案,那些人或是大喜拿了钱,或是摇摇头继续思考。
忽然人群里传来十分好听的声音,一人道“这个祝福为一字,自然是一人嘴说吉祥话,便是诘咯”。
云玉不禁向说话的人望去。只见一位俊逸的少年正手摇折扇,同样也看着他。他的眼神并不友善,对云玉上下打量着。片刻他从那彩灯上摘下了一个灯谜,递给云玉:“这位公子可要比试比试”
此时云玉身边已经围了几个人。他们很是好奇,两位品貌非凡的公子到底是谁更有才气。
赵寻桢已是有半个多月没见着萧岂洵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瘦了一些,一双杏眼正看着自己,眼神里有些挑衅。
这时云玉身边的人已经在等他了,觉得如此漂亮的小公子定给个不俗的答案。云玉很慌张,望着人堆外的赵寻桢。赵寻桢站在原地没动,想着猜错也无所谓,半大个孩子不知道也正常。
却不想,云玉被一群人围着看,有些不知所措,踌躇了片刻低头怯怯的说:“我,我不识字…”
他说完四周无声,周围的人一阵诧异。萧岂淮摇着扇子冲赵寻桢一笑,那笑意十分嘲讽。
腹有诗书气自华,赵寻桢顿时觉得站在萧岂淮身边的云玉十分黯淡无彩。他知道萧岂洵的性子,他这么做在嘲笑自己找了个不识字的下等人。他顿时脸色难看,转身就走不顾还在人堆里的云玉。
=========
楼主看着惨淡的楼码字很心累,求评论求回复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7 00: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云玉看赵寻桢走了便赶紧从人群里挤出去追上他的脚步。英王走的很快,根本没有要等他的意思。云玉有些沮丧,他本是满心欢喜的出门的,却不想闹了个不欢而散还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就回去了。
进了王府他们仍是一前一后的走着,赵寻桢走到房门口没好气的回头问:“跟着我干什么?”
他语气不善,云玉有些慌:“我,我是不是”
赵寻桢没搭理他,直接关上了房门把人晾在了屋外。
云玉在门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得站在门口等着。他看着紧闭的房门,心里的委屈全都涌了上来。他大概猜到了这人为何不高兴,赵寻桢带他出去没想到却在人前丢了脸。可云玉仔细想想自己也没做错什么。
赵寻桢知道他站在门口却也没管,自顾的拿起本书,没一会儿又把书摔在了地上。他大步走向门外,开门同外面的人说:“你回去吧”说完又要关上门。
云玉忙上前一步:“我从前还在家的时候也曾学过认字的,可那时候太小后来就不记得了”
他说话的气息有些颤抖,月光下的脸色有些惨淡。红着眼睛着急解释的样子十分可怜。赵寻桢看他这样气消了一些,想想今日这事并不能怨他,一时就心软了。
他言语缓和了一些,对门外的人说:“嗯,我知道了,明儿我找个先生教你读书”接着又有些严肃道“不许怠慢功课,过几日我去检查,若是不认真我可是要罚的”。
云玉见他不生气了,忙点头说自己会认真的。
第二天便真来了个教书的老先生。那老先生本是翰林院的一个编修,后年岁大了便告老还乡了。赵寻桢把他找来一是因为这先生确是个学识渊博的,二是他为人古板,相信他授课定也是严苛的。
云玉六岁前学过的那点启蒙课早就忘干净了。如今这等于是从无学起。他虽然态度认真,可这落下的太多,老先生恨铁不成钢,每日给他布置了极多的课业。
原本无所事事的云玉,如今每日都要背书练字。元宝看着有些心疼,他家公子已经连着三天只睡了不到三个时辰了。成日里坐在案前温习功课,连饭都没怎么好好吃。王爷也好几日不曾来看他了。可他家公子又怕王爷不悦,从不曾有任何怨言。
这一日,灯下练字的云玉只觉得眼皮沉的很,看着眼前的字越来越晕,不知何时就睡在了案桌前。
许是知道自己还有课业要完成,他睡得不实,半个时辰就醒了。等他睁眼的时候便看见赵寻桢站在一旁仔细翻看着他练习的大字。赵寻桢看到他醒了便把宣纸搁到了一边,看不出什么表情情绪,沉声问他:“睡醒了”
云玉有点心虚,点点头没说话。
赵寻桢又问:“课业完成了?”
云玉挫着衣角,又摇摇头。
赵寻桢:“怎么几日不见,玉儿连话都不会说了?”
云玉忙回答道:“回王爷,玉儿的课业…还没做完”
赵寻桢:“先生布了多少”
云玉小声答道:“先生布置了一百个大字”
赵寻桢把手底下的压着的一摞宣纸塞给他,沉声又问:“查查你写了多少”
云玉不安的接过,他不用查也知道自己没写完,可此刻被王爷盯着看,无奈只好一张张的查过,查完怯怯的说:“六十四张”
赵寻桢看着云玉,没什么温度的问“我上次是怎么说的”
云玉吞了吞口水,小声说道:“王爷说,怠慢了功课,是要…要罚的”
========
卡个拍谢谢宝宝们的回复~你们的评论和点赞都是我码字的动力~


还有宝宝看晕了的,这文有的名字长的有点像。我列一下:萧岂淮是侯爷 CP是云织 玉儿的同屋发小, 萧岂洵是炮灰受侯爷的弟弟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7 22: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一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8 22: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接十一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8 22: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英王打完后身下的人已经是软趴趴的一摊了,他直接拔了那玉。势忽然空。虚的小。穴。伸缩着。他忍着这幅春。色想给云玉一个教训,让他记住不许怠慢课业。
“现在说说为何偷懒”
云玉已经哭喊挣扎的有些脱力,小声的回答道:“我,我太困了”
赵寻桢这才看到桌子上罗列的各本书籍,缓了些语气:“这几日休息了多久”
云玉不敢骗他:“每日三个时辰”
赵寻桢有些惊讶,课业竟这样多吗。低头看看云玉才发现这人这几日好像清瘦了些,握笔的手缝间已经有些微肿。不禁有些心疼了。可又不想让他心存侥幸,仍是厉声道:“这不是偷懒的借口”
接着把人从身上扶起来,让他撩起衣摆,露出挨罚的地方,面墙思过。接着他便起身要走了。
云玉面壁者墙,害怕被罚只好一手拎起衣服的一角,露出已经青紫的臀部。听他要走更是万分委屈。几日不见,他这样努力认真背书,可却没听见那人一句关怀不说,还责罚他的懈怠,甚至打完他便要走了。
他整个人哭的惨兮兮的,手背摸着眼泪,可却得越擦越多。
赵寻桢临走前回头看他这个样子,忍不住说道:“行了,我明儿同先生说,今后减半你的课业,只是日后再不许怠慢了”
云玉以为自己听错了,忙转过头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赵寻桢叹口气,这模样真是让人疾言厉色不起来了:“面壁半个时辰便去休息吧。我同先生说放你两日假”
----------
是不是挺甜的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8 22: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十二
云玉不知挨了顿打换来了两天的假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那夜他睡得不太安稳,身后肿痛一直在叫嚣。夜里起床自己擦了两次镇痛的药霜才算好一些。
虽是第二天放假了可云玉有些忌惮,怕再被责罚不敢怠慢课业,只是稍微多睡了一会儿便大半日的时间仍是用来练字温书了。
赵寻桢看他的时候夜色已经是有些深了。那人却在烛灯前认真的描字,冗长的睫毛映在眼下,烛光下他的脸色有些憔悴。墨汁也不知何时蹭到了他的鼻尖上也不知。也许是昨天打的狠了,运笔的时候时不时皱着眉毛,椅子下也垫了两层棉絮垫子。元宝来给云玉送漱洗的热水,看见王爷站在门口向里头看着却不进去。他小声向赵寻桢问好。赵寻桢回头问他:“他这是又学了一天?”
元宝点头:“公子他起来就温书了”。说完想起昨夜房里的巴掌声让他有点哆嗦,但想想还是要为他公子抱个不平的。
元宝又道:“王爷不知,公子近日看书练字连着几日睡不到三个时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说完偷看着英王,小声嗔怪:“公子这么用功您还那样责罚他”
赵寻桢被元宝说完有些挂不住脸,不理他自顾进了云玉的房里。
云玉见他来了放下笔站了起来。
“不是说今天放你假了吗,怎么没出去”赵寻桢摸摸云玉的头发问道
“王爷昨儿个说不许怠慢功课”云玉答道。
赵寻桢把矮他半截的人拉进怀里,大手摸过那人的身后。云玉以为自己又要挨打,身子都僵了。
赵寻桢只是脱了他的亵裤,看看他的伤势。那里虽不是昨日那般红肿了,但仍有青紫的淤痕。他叹口气:“昨天是我下手重了”
原本有些害怕的云玉见到有人安抚顿时充满委屈,他瘪瘪嘴眼角红红的道:“玉儿都好几日看不见王爷了”
“玉儿想本王了?” 赵寻桢蹭蹭他的鼻尖上的墨汁,看他这幅样子喜欢的紧。
“等过几日玄武军启程回京了,我便能早些回来了”
云玉自然是不敢打扰他,只好安分的点点头。
赵寻桢有些为难,他刚同这新纳娶的小侍郎没热乎几天还新鲜着呢便早出晚归,也是有几分不舍。
思忖了片刻,他和云玉说:“明儿个我带你出去”
云玉也是好多天没出过王府了,听完后有些期待:“去哪里?”
“近日要同玄武将军议事,明儿你陪我一同去吧”
云玉开心的不得了,可又怕王爷为难:“会不会不合规矩”
王爷想了想这谈要事带着自家侍君去自是不合适的,他想了想:“明儿个你就扮成小厮同我走”
云玉觉得这主意好,环着英王身上就不下来了。
赵寻桢被他缠的不行,便抬手在身后不轻不重的甩了一巴掌:“小崽子,越来越皮”
云玉捂着屁股笑嘻嘻的从他身上下来。
=============================
再发点糖,狠拍即将袭来

往昔不会再逆行2018-01-29 23: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