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站住,警察!(现代,耽美)

楼主:若书若书 字数:59848字 评论数:11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小偷贝遇到警察主!
第一次写耽美文,请大家多包涵!

若书若书2018-09-26 12:5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敲门转是小说名字!
二楼放群:163843304

若书若书2018-09-26 12: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小偷徐然
丽华苑小区五栋,昏黄的路灯下,在灌木丛的阴影里,猫着一个黑衣男子。
这名黑衣男子已经在这边蹲了将近一星期了,他叫徐然,没错,他是一个贼!
今天,他的目标是这个小区五栋二单元五楼的一户人家,今晚他决定开张!
选择在这个小区动手,是有原因的,因为这是一个老小区,房子是90年代建造的,小区门卫宽松,随便一个人都能够进的来,最令徐然开心的是,这个小区没有摄像头,因为旧城改造,明年这里就要拆迁了,所以也没有人愿意去安装摄像头等安保措施了。
现在小偷越来越不好混了,城里头到处都是摄像头,一不留神就会被拍下来,所以没有摄像头的小区是最好的选择了。
徐然蹲在阴影里,心里在盘算着,501这户人家,只住了一个男人,是不是单身不确定,不过从窗外面挂着的衣服来看,应该是独居的没错。而且501的住户,白天基本不在家,晚上也有很多次都半夜出去,一整晚都不回来,空荡荡的房间,徐然想怎么偷,就怎么偷!毫无压力。
呦!说曹操曹操就到!501的住户回来了!
徐然将脑袋往后缩了缩,他的面前走过一名男子,手里提着一些吃的,大步流星的朝着楼梯走去。
一分钟的时间,501住户的灯就亮了。
“走的还挺快!”徐然心里嘀咕着,他继续猫着,心想,如果501这个男的今晚还要加班,那么,今晚他就摸上去。
果不其然,两个小时以后,501房间的灯熄灭了,很快,一名男子匆忙的从楼梯口下来,转眼就消失在徐然的视线里。
徐然歪着嘴笑了笑,揉揉早就蹲麻的双腿,乐悠悠的上了楼。
来到501住户门口。徐然向旁边望了望,让后从兜里掏出一根铁丝,插进钥匙眼里,十几秒的功夫,门咔嚓一声,就开了。
徐然选择这个小区的另外一个理由就是,这边的门太好开了,都是面临淘汰的老式锁,当然,现在那些防盗锁对于陶燃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花费的时间长点而已。做贼,也是需要与时俱进的!
徐然干这一行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该有的经验却不少,开门之前,他就戴上了手套。
徐然进了门,没有开灯,外面的灯光足够亮了,他将整个房间打量了一番很快就找到了卧室,床头柜,衣柜,徐然翻了个遍,所有的衣服口袋都摸遍了,只在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几个硬币,他又来到客厅,开始翻箱倒柜,结果并不太令人满意,不会是个穷鬼吧?
我就不信,你家连冰箱都是空的!
徐然不死心,打开冰箱,里面东西倒是不少,牛奶?全拿走!水果?一个都不留给你!剩饭?算了,帮你扔垃圾桶吧!就是不留给你吃!
咦,这个是啥?泡椒凤爪?我先尝一个!
嗯嗯!好吃!全部带走!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能够全留给你呢!一起分享才对!算了,留点儿泡椒给你吧!
徐然将冰箱掏了个空,虽然没有顺到有价值的金银首饰还有现金,至少不能空着回去!
徐然拎着一大袋子吃的东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小区,他决定,半个月后,再来一次!再把他家的冰箱洗劫一空!
这就是徐然,一个家徒四壁的小偷,除了偷东西,他没有第二个职业。
………………
他享受偷到东西的成就感,但是绝对没有想过靠偷东西发财,他不偷金不偷银,那种贵重物品不好出手,还容易被顺藤摸瓜。再说了,徐然是一个非常懒的小偷,除非是手头上没钱才去偷点儿现金,一般情况下,他更愿意待在这个十几平方,只有一床一电脑的出租房内看看视频,读读sp小说,有时候心血来潮也写点儿文章骗几个粉丝。
在粉丝眼中,徐然是一个浑身都充满了训诫味道的主动,因为他总是喜欢用主动的视角去写文,追随他的粉丝不少,想做他小贝的也不少,可是谁也不知道他其实是喜欢挨打的那个。
徐然从小就没了爹娘,只有奶奶一个人将他带大,后来,他奶奶也去世了,就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靠偷东西活着。他也曾幻想过什么是父爱,什么是母爱,他也曾幻想过在父亲严厉的巴掌和母亲的温柔中慢慢成长,可这一切也都只是幻想。
读者群内,徐然一只手啃着鸡爪,一只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清风徐来:啃完泡脚凤爪我就去码字。
斗转星移:别和我提泡椒凤爪,我一肚子火!
清风徐来:星哥别急!今天狠揍主角让你出气!

若书若书2018-09-26 13: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去!你们都不给我点赞留言的吗????我。。。。。。不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不写了!哭唧唧!!!

若书若书2018-09-26 13: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伪更

若书若书2018-09-26 14: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警察舒家奕
舒家奕是一个警察,更准确点说,他是一个刑警!
上学的时候,他最喜欢看的书,电视,都是和破案有关的,所以等到了高考,不顾家里的强烈反对,考了警校,顺利毕业,当上了刑警,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个年头了。
因为家里的反对,26岁的舒家奕到现在还一个人住在外面,他不想回家继承家业,他喜欢刺激,喜欢挑战。他可以为了跟踪目标任务不眠不休的蹲守三天三夜,他也可以为了抓捕嫌疑人而冲在最前面,因为他的优异表现,现在的他已经是C市刑警大队最年轻有为的分队长了。
舒家奕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爱好,那就是sp,他还是出了名的严主,再嘚瑟,再不知悔改的小贝,在他手里,经他调教,都能有个人样。他偶尔也看看小说,长期驻扎在一个叫做“清风徐来”的作者的读者群里。
清风徐来:啃完泡脚凤爪我就去码字。
我C!哪怕家教再好,在看到泡脚凤爪这四个字的时候,舒家奕炸毛了!
因为他家里刚刚进贼了!家里的冰箱被可恶的小贼掏了个干净,泡脚凤爪就剩下一点儿泡椒,早上辛辛苦苦腌制的,自己还没吃上一口呢,就全部进了小贼的肚子,他能不气嘛!
舒家奕刚下班回来,接到亲哥打来的电话,无奈匆匆离开,被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不说,才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家里就进了贼,当他确定家里进小偷以后,他第一时间用随身携带的刑侦工具检查家里的物品,没有指纹,也没有脚印,出门半小时就被偷,舒家奕想了想,冷哼一声,小毛贼,看来是摸清楚自己的生活规律了,没有偷到值钱的东西,这毛贼会不会再回来?
偷东西偷到了刑警的家里?看来这小偷的情报工作,做的也不够到位啊!
舒家奕想了想,决定布一个局,他想亲自将这小偷抓住!
抓住以后直接送拘留所关他几天!不行!送拘留所太便宜这小偷了,他想给这小偷一点儿苦头吃吃,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决定以后,舒家奕在房子对面临时租了一套空房子,推了很多应酬,每天还是假装很忙的样子,匆匆忙忙离开,来到租的房子开始蹲守。不仅是蹲守家里有没有异样,还要注意小区里面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然后半夜三更才回来,他有种预感,这个贼还会回来,而且不会太久!只要自己再耐心等等,就一定能够将他抓住!
果不其然,在他蹲守了足足半个月以后,他在自家的单元楼下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目标!那个人进了楼!
舒家奕连忙架起望远镜,等了一会儿,果然,自家屋子里出现了一个黑影!
舒家奕连忙放下望远镜,用平时抓嫌疑人的速度跑出屋子,跑下楼,又跑上楼。今天,一定要将你逮住。
没错,那个偷东西的小贼就是徐然!
两个月前,徐然偷了舒家奕冰箱里的泡椒凤爪,那个味道实在是太好了,他吃完以后还想再吃,所以不死心的他又一次潜入了舒家奕的屋子。
第一目标!冰箱!
徐然打开冰箱,还真让他发现了泡椒凤爪。
“你是多喜欢泡椒凤爪啊!嗯!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一样的味道!”
徐然嚼完一个泡椒凤爪,满意的呷呷嘴。
“味道如何?”舒家奕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发现厨房门口有亮光,那是冰箱里的小灯,借着灯光,舒家奕发现了这个正在继续拿泡椒凤爪的小毛贼。
“味道好极……”等等!是谁?
徐然慌张的后退,糟糕!是房子的主人!
“啪!”舒家奕一巴掌拍在门口的开关上,然后“咔嚓”一声,手机准确无误的拍下了陶燃慌张的一幕。
跑!徐然第一时间做出决定,可是当他正准备跑的时候,门“哐当”一声关上了,舒家奕还贴心的锁上了保险。
“大哥,我有错屋子了!对不起……”
“不用装了,我知道你是干嘛的!过来,小宝贝,请你吃泡椒凤爪!”
吃你个头!徐然才不会相信舒家奕的鬼话。
“大哥,你别过来,我真走错门了!哎,你干嘛!疼!”
“咔哒!”
是手铐铐上的声音。
舒家奕闪身上前,擒拿住徐然,手铐一甩,准确的铐住徐然,然后将他拉到窗户边上,将手铐的另一部分铐在的防盗窗上,然后他搬了把椅子,坐在小偷的面前。

若书若书2018-09-26 19: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投食啦!希望你们喜欢!喜欢给我一个赞

若书若书2018-09-26 19: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伪更!我要做一个淘气的楼主

若书若书2018-09-26 20: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第一次交锋
舒家奕再一次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悠闲的说道:“来,刚才没拍好看,笑一个!茄子!”
徐然知道今天是栽了,对方是警察,今天怕是没那么容易跑了!都怪自己这么贪嘴,怎么就偷到了警察家里来了!早知道就不来了,徐然心里后悔莫及,但是后悔也没有用了,早点儿摆脱才是最重要的。
徐然配合着舒家奕,讨好的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嗯,这张就好看多了!”
舒家奕很开心的收了手机,可徐然并不开心,完蛋了,要留案底了。
“来,伸手……”
舒家奕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摘掉了徐然的手套,然后抓过他的手指,一个一个摁在一张透明的塑料制品上!
我去!采集指纹?
徐然徒劳的挣扎,舒家奕笑的更开心了。
十个手指头采集完毕,舒家奕将采集的指纹放进透明袋子里保存下来。
这下真的完蛋了!看来以后要金盆洗手了。
舒家奕将东西收好,悠闲的走到冰箱旁边,拿出泡椒凤爪,又开了一罐啤酒,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吃起来,一边吃着,一边说道:
“好了,现在咱们来谈谈人生吧!”
谈***啊!快点放了老子!老子还要回家码字呢!
不知为何,徐然突然想到了粉丝,想到了码字!好好在家码字不好吗?泡椒凤爪就真的那么好吃吗?徐然发誓,再也不吃泡椒凤爪了!
“大哥!我说了是走错门了!您就信我一次吧!”徐然做着最后的挣扎。
舒家奕头也不抬,问道:“姓名!性别!年龄!”
“大哥……”要不说一个假名字?
“别给我想鬼点子!劝你善良知道吗?”
“大哥,我叫王文。”
舒家奕冷哼一声,吓得徐然吞了吞口水。
“你是想去号子里蹲一阵子?我给你安排几个基佬伺候伺候你?”
“大哥我叫徐然!我是男的!我今年22了!大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虽然徐然从来没有蹲过号子,但是听道上的人说过一些号子里的事,徐然是打死也不想去的!
“早干嘛去了!坦白从宽,争取宽大处理多好!”舒家奕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道。
“是是是!大哥说的都对!”
“为什么要来偷我的东西?谁借给你的胆子?嗯?”舒家奕啃着泡脚凤爪,头也不抬的继续问道。
“大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偷您家的东西了!不!我保证!再也不偷东西了!”
“我问你什么问题?让你认错了吗?回答!”舒家的抬起头,恶狠狠的说道。
“大哥……”徐然急的都快哭了,他能说是泡脚凤爪借给他的胆子吗?
“看来,不给你一点儿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的脾气了!”
舒家奕转身进了卧室,不一会儿,手里握着一根细长的东西走到了徐然的面前。
这是藤藤藤藤藤藤条?
徐然后退一步,上半身紧紧的贴在窗上,见鬼!这警察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难道?他是圈里的?这,不太可能吧?
舒家奕原本是想拿藤条吓唬吓唬这个笨贼,在看到他吃惊的表情以后,舒家奕心里不气了,反而觉得这个小贼,还蛮可爱的!舒家奕决定好好的教训他一顿以后,就放过他。
舒家奕找了一张纸,一支笔,塞在徐然的手中,说道:“来,给哥写个保证书!说你再也不偷东西了!写的好,哥今天就不跟你计较!写的不好,手给你打烂!”
徐然手里抓着纸和笔,心里仿佛有一万匹羊驼奔腾而过,写小说,他会;写检查?做梦!
“滋滋滋……”这时,舒家奕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
舒家奕一只手握着藤条,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整个表情都变得恭敬起来。
“在家吗?”电话那头问到。
“在的,哥。”舒家奕平静的回答。
“下楼来,给你带了东西。”
“谢谢哥!我马上就去!”
古话有云:一物降一物。舒家奕在警队风风火火的闯荡,沾染了一身的野脾气,但是在他哥哥舒家恂跟前,简直就是乖宝宝一个。

若书若书2018-09-27 12: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手动顶贴

若书若书2018-09-27 20:0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粉丝警察
舒家恂是唯一能够降的住舒家奕的人。
舒家奕挂了电话,连忙冲进洗手间开始刷牙洗脸,他可不想在他哥面前一开口就是一股子泡椒味。整了整衣服,出门的时候,指着还铐在防盗窗上的徐然说道:“给我老老实实呆着!回来再收拾你!”
门“哐当”一下就关上了,徐然邪邪一笑,一根细铁丝出现在他的手上,半分钟不到,手铐就开了!
“你丫丫的还想打我!我让你打我!”徐然弯腰捡起沙发上的藤条,双手用力,“咔嚓”!断了!
徐然呢?当然是开溜了!开溜之前,他还不忘记放在茶几上的泡脚凤爪,顺便又顺了一罐没有开口的啤酒。
徐然还给舒家奕留一张纸条:“谢谢***爪,我还会再光顾的!拜拜,傻警察!抓不到我!抓不到我!略略略……就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搞不掉我的样子!”
玩心大起的徐然还在纸条的空白处画了一只小乌龟。
舒家恂的车子就停在小区对面的空地上,舒家奕站在他哥的车子外边,双手老老实实的垂在两边,一脸恭敬的听了十几分钟的训话,终于,他哥说累了,将从家里带来的东西递给舒家奕,开车走了。
舒家奕目送着车子离开,才转身回了小区。
舒家奕上楼,开门,抬眼望去,人呢?防盗窗上孤零零的挂着手铐,靠着小偷的那头,手铐被打开了。
“靠!小毛贼!”
舒家奕被无端挨了十几分钟的骂,心情本来就不好,没想到,这小偷居然自己开了手铐跑了!
舒家奕暴躁的在客厅走来走去!靠!新买的藤条!被折断了!泡脚凤爪呢?靠靠靠!又被顺走了!啤酒也没了!
舒家奕就像是一头暴躁的发狮子,当他看到茶几上留下的字条后,彻底爆发了。
“徐然!你给老子等着!老子就算是把C市翻个底朝天,都要把你捉回来!”
安全到家的徐然打开电脑,登上QQ,一边码字一边和群里人聊天。
从警察手中安然逃脱,让他的心情变得格外的明朗,码字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清风徐来:哥今天心情好,今天给你们更两章!

斗转星移:哥今天心情不好,去约个恋痛的纯实践。

清风徐来:那你快去!我要听直播!要哭的那种,要嘤嘤嘤嘤嘤不要不要的那种!

斗转星移:要不你过来让我揍一顿?

清风徐来:哥是主!还有,哥要码字!

斗转星移:我给你看一张图,今天把我气坏了!

清风徐来:啥图能让你气坏?谁惹你生气,你就狠狠的打他的屁股!把他打的不要不要的,哭的嘤嘤嘤嘤嘤也别心软!

网名叫做斗转星移的网友发过来一张图片。徐然点开一看,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这,这不是自己留给那个傻警察的字条吗?难道,斗转星移就是那个警察?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追自己的小说追了好几年的头号粉丝,居然是警察!还是那个傻币警察!那个把自己的指纹给录下来的警察!
靠!指纹!
徐然有一种回天乏力的感觉,他觉得,总有一天这个警察会找到自己,然后……
要不,离开C市。远走高飞?
不行,那个傻警察还留了自己的照片,现在出门太危险了,算了,还是躲一阵子再说吧!
不多时,斗转星移又发来一条信息:
只要这个小偷还在C市,我都要掘地三尺把他捉住,然后赏他一顿重度的!
徐然看到重度两个字,条件反射的感觉到自己的臀部肌肉突突的跳了几下,徐然半站起来,用手甩了自己的臀部几下,自言自语道:“**股别犯贱!我还不想死呢!”

若书若书2018-09-28 12: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自己偷偷顶顶

若书若书2018-09-28 18:4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自定

若书若书2018-09-28 21: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小警察的那些疼痛》
提心吊胆的在家里猫了好几天,徐然发现那个警察并没有找自己,他也就放心下来了,没钱了就去偷一把,有钱了就窝在床上码字,日子又回到了从前那样,只是当徐然得知自己的粉丝就是那个警察以后,就很少在群里说话了。
有一天,徐然正在悠哉悠哉的码字,一个陌生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更要命的是,他闲的没事居然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
“徐然?”
“我是徐然啊!你是哪位?”
“你不是说还要去我家吗?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来?”
“神经病啊没事去你家干嘛?你是谁啊?”
“呵!泡椒凤爪这么快就消化完了?”
“你……你是那个警察?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糟糕!电话号码都被查出来了!完蛋了完蛋了!看来自己离被抓不远了。
“给你半小时,到涌金路1168号来!快点!你敢不来的话,我就带队抄了你的狗窝!”
去还是不去?不去的话,徐然是真怕被抓起来,可是去吧,感觉挺危险的!徐然可真的不愿意再看到这个他了!
算了,把柄还在人家手里呢,乖乖的听话说不定还能争取宽大处理,去吧!
半个小时后,徐然气喘吁吁的来到舒家奕面前。
“怎么这么慢!快跟我进来!”
舒家奕不悦的皱着眉。
“哦哦!”徐然气还没顺过来,又小跑着跟了上去。
舒家奕带着徐然跨过警戒线,来到一处保险箱面前,舒家奕指着保险箱对徐然说道:“快点,给我打开!”
“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我可是……”
“别废话!要抓你的话,你早就在局子里了!别墨迹,给你五分钟!”
“我这两手空空的……”徐然搓着手,他并不想开这个保险箱。
舒家奕有点儿窝火,一脚踹在徐然小腿上,骂道:“五分钟之内打开,我放你走,打不开,你就和我走一趟吧!现在还有四分五十秒!”
徐然哪里还敢说什么,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根铁丝,然后趴在地上,耳朵贴在保险箱上,开始拧动保险箱上面的密码锁。
舒家奕看着徐然撅得老高的臀部,又想着他欠揍的样子,真想一脚就踢上去。
三分钟左右的时间,保险箱咔嚓一声就开了。
徐然站起来,一脸讨好的看着舒家奕。
“行了,走吧!好好做人知道吗?”舒家奕挥挥手,又口头教育了一番。
徐然点头哈腰,连忙开溜。
“舒队,这人不会是个贼吧?你怎么认识这种人?”
“没事。你们继续干你们的,不用管他。”
舒家奕继续和同事埋头干活,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几天,他通过内部渠道,将C市所有叫做徐然的资料都调了出来,逐一盘查,才锁定目标,然后又调出他的电话,家庭住址等资料,所有情报工作都做到位了,正想着什么时候去好好的会会这个小偷,没想到今天看到这个保险箱,就想起这个徐然了!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打了他的电话,没想到稍微吓一吓,人就真的过来了,这小偷也真容易唬住,胆子不大,还好意思跑去当贼。
舒家奕决定以后有事没事就打打这小偷的电话,没事让他开个锁什么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感觉,比约小贝实践还要爽快!
徐然呢?当然很生气!我这开锁技术可是传男不传女的绝学!你个臭警察居然拿我当免费的苦力!还威胁我!***的!
徐然气归气,又能拿舒家奕怎么办呢!
拿舒家奕没办法,只能将气撒在小说上,徐然毅然决定在网上开了一个新帖,取名为:《小警察的那些疼痛》,这个新小说的名字简单又粗暴,制服,sp,疼痛,简直不要太吸引人,粉丝们一下子疯狂起来了。
头号粉丝“斗转星移”最近玩腻了那个小偷,正愁没事干呢,看到了“清风徐来”的新文,他气的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怒骂:“岂有此理!警察也能当被动吗?当被动也就算了,主动居然还是小偷!这什么破小说!我要是这警察,我就以死谢罪,这简直就是愧对祖国的培养!愧对光大人民群众对我们的信任!士可杀不可辱!”
哼,小偷主?我倒是要让你看看谁才是主!
这不正好有一个现成的小偷吗!舒家奕又一次将目标锁定在了徐然身上!



…………我是分割线…………

按时更文!快夸我!

若书若书2018-09-29 13: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人说我更文速度堪比难产母猪。。。那就难产吧!不更文又不欠你,爱看看,不看滚蛋!**逼什么玩意儿!

若书若书2018-09-30 20: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累成狗了,就不更文了。国庆,让我放假一天。至于明天有没有文,看我明天出不出去玩吧。

若书若书2018-10-01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六章:命案
空下来的舒家奕安逸的靠在他的工作椅上歪歪他如何收拾徐然,突然被急匆匆的脚步打断了。
“家奕,出事了!”
“怎么了大队长?您怎么亲自来了?”
来人是C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他行色匆匆,想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出命案了!”
“什么?我们马上出警!”舒家奕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
“行!你出警我也放心!我告诉你,今天这个案件非同小可,地点在景盛商业广场……”
舒家奕在听到景盛商业广场六个字,心里咯噔一下,那个地方是舒家奕宁可绕远路,也不愿意经过的地方。
“那出事的是哪家公司?”
“千泓。”
“大队长,要不,您将这案子交给二队吧,我这里还有……”
“你废什么话!组织上交给你的任务,你还能推三阻四的吗?”
舒家奕心里是一百个不乐意,千泓是什么地方?那是自己家的公司啊!千泓出了案子,哥哥肯定很恼火,自己怎么能够往枪口上撞呢!但是舒家奕作为一名刑警,有些事他非去不可。
舒家奕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带上法医,还有其他队员浩浩荡荡的出警了。
千泓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在这个寸金寸土的景盛商业广场,有着自己独立的公司大厦,大厦共二十五层,底下五层出租给了其他的一些小公司,剩下的二十层,全是千泓自己的。
出命案的地点在四楼,虽然这个位置已经出租了出去,但是舒家恂还是相当的暴躁,楼下拉起的警戒线,这无异于影响了整个千泓的形象。
“负责这事的警察呢?”舒家恂坐在一楼大厅的沙发上,看着门口那些警察,问秘书。
“刑警队的人还没来,要不我再去问问,舒总。”
“不用了!”舒家恂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来了来了!舒总,刑警队的人到了。”女秘书看到舒家奕带着人进来,终于舒了一口气。
舒家奕带着一票人越过警戒线,来到一楼大厅。正好对上站起来的舒家恂。
“你们上去干活!记得检查的仔细一点!”
“是!”
舒家奕手一挥,命令队员干活。
刑警队的人做事麻利,很快就消失在了楼梯口。
舒家奕面对接近暴走边缘的哥哥,露出一个自认为超级迷人的微笑。
“呵,都出命案了,舒警官还有心思在这里笑……”
舒家恂冷笑一声,吓的舒家奕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警戒线什么时候能够拆除?你们这办事效率,很影响我公司的荣誉和形象,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就是这么办事情的?”
舒家恂看到弟弟,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出了命案已经很烦了,接这个案子的还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弟弟,他心里能不火吗?
“等我们的人检查完外围,外面的警戒线就能拆了,但是里面的……”
“行了,知道了。麻烦舒警官动作快点,我们的员工还等着上班呢!”
“一定一定!”
舒家奕点头哈腰,看着舒家恂向旁边撤了半步,他才敢往里走。
“队长,你来了!楼下那个是谁啊?长得挺帅的!”队员刘海递过来一副胶皮手套,问道。
“你还是不是个男的?这么八卦!好好工作!”
舒家奕接过手套戴上,蹲到尸体旁边,开始帮法医做初步的检查。
舒家奕能够当上队长,并不是他比较幸运,而是他做任何事都亲力亲为,哪怕是法医检查尸体,他都会在旁边帮帮小忙。
“初步确定死亡时间是在半夜十一点至凌晨两点,从表面上看,死亡原因是后脑勺遭受钝器的击打,你看这里……”
舒家奕和法医低声交流着,他是不是的点点头。
“队长!五楼有点儿问题,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舒家奕站起身问道。
“五楼有一个办公室打不开,负责人说,钥匙找不到了。”
“没有备用的?”舒家奕问道。
“备用钥匙全部不见了!”
“有点儿意思!我找人开锁!”
舒家奕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让徐然过来开锁,毫不犹豫,他掏出电话找通话记录。
徐然接到电话以后,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是迫于压力,还是来了。

若书若书2018-10-02 20: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你们不给我顶贴留言真是可惜了!下一章可精彩了!不支持不发的。

若书若书2018-10-02 22: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七章:卑微
这次的命案对于千泓来说影响实在不小,舒家恂为了能够最直接的掌握事情的发展趋势,他直接将办公室搬到了楼下大厅,秘书上上下下跑断腿的替他拿着各种文件,舒家恂所在的休闲区直接成了他专属的办公区。
舒家恂看完了一堆需要他审批的文件,接过秘书递过来的咖啡,刚喝了一口,就看见门外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人,贼眉鼠眼的样子,还一脸的不情愿。
“这是千泓的员工吗?”舒家恂问道。
“回舒总,这人应该不是我们的员工,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秘书如实回答。
“那就是警局的人了?我倒是想看看舒队长将案子进行到了什么程度,你将文件送到我办公室,我一个人上去看看。”
刚才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舒家奕一通电话从被窝里拉出来的徐然。
舒家恂跟在徐然身后来到了五楼,并没有惊动其他人,只是远远的看着弟弟指挥着刚才进来的那个人开锁。
动作娴熟,一气呵成!半分钟不到,门锁就开了。
“好了,你可以走了!”舒家奕挥挥手,娴熟的打发徐然。
徐然气极,又不敢发作,低着头气呼呼的往门外走,奈何他走的急,一不小心就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徐然抬起头,没错,是抬起头!他看到一脸不悦的舒家恂。刚才就是撞在了他的身上,名牌西装,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你是刑警队的人?”
徐然还没开口,倒是舒家恂先开了口。
“啊?对不起先生!刚才我没看到您!”天哪,徐然最讨厌和这种社会精英打交道了,烦人!要是人家乘机敲诈一比,那自己得偷多少回啊!
“你是刑警队的人?”舒家恂耐着性子又问了一次,要是眼前的人换成那个不成器的弟弟,自己早就一大嘴巴子呼上去了。
“啊?我……”徐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能说自己只是一个小偷吗?很明显的不能。
“我想了解一下案件的进展,你能和我说说吗?要不你先出示一下证件?”
“我不是警察局的人……我就是过来帮个忙……”徐然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越来越低,发自内心的自卑感让他没有勇气面对这样的社会精英。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偷,一个除了偷东西,啥也不会的小偷。
“帮忙吗?你也为这个案件出了自己的一份力,我觉得为了感谢你的付出,我有必要请你吃一顿饭。去我办公室坐坐吧?等会儿我让秘书定餐厅。”
开锁技术娴熟?不是警察,呵,有意思!
舒家恂倒是很想知道,自己的弟弟怎么会认识这么多三教九流之徒!
徐然想拒绝,但是看着舒家恂一脸我的地盘我说了算的样子,他居然有一种不敢违逆的感觉。
舒家恂将徐然带到了他位于23层的办公楼,徐然看着这个上百平米的办公室,紧张的双手直冒汗。
“不知先生如何称呼?”舒家恂难得的好脾气。
“我,我叫徐然。”
“原来是徐先生,徐先生请坐,我让秘书替您煮杯咖啡,不知道徐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自由职业。偶尔写点小说换取一点生活费……”徐然可不敢告诉眼前这人,他主要的生活来源全靠偷。
“原来是文学家!久仰久仰!”
“您太客气了!谈不上文学家,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写手……”
徐然尴尬的挠挠头,几片细小的头皮屑飘落在舒家恂的真皮沙发上。
“先生,您的咖啡!”秘书挂着职业笑容,弯着腰呈上咖啡。
“你去和家奕打个招呼,说我中午留他吃饭,你再让他加快速度破案!”
“是!舒总!”
秘书扭着水蛇腰含笑而去,整个办公室只留下舒家恂和徐然两人。
徐然一百个不自在,坐在沙发上也是小心翼翼,生怕沙发被自己的裤子刮破了皮,徐然想逃离这个世界,这个用钱堆起来的富人的世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人敲门。徐然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单独和舒家恂在一起了,真好!
舒家奕小心翼翼的开了门,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徐然,吃惊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舒家奕心里没底,会不会哥哥知道了徐然的身份?糟糕!
徐然也没想到进来的是舒家奕,不管是舒家恂还是舒家奕,徐然都不想面对!

若书若书2018-10-03 16: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八章:怀疑
舒家奕没想到被自己打发了的徐然会在哥哥的办公室,看样子,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哥哥不会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吧?
舒家奕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家哥哥,还好,脸色算是正常。可是舒家奕又一想,哥哥在自己面前一向是喜怒不行于色,会不会他已经知道了,现在是强压着火?
舒家奕心里很慌,只得小心翼翼的站在舒家恂的身侧,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自己说了什么惹的哥哥不高兴,舒家恂发起火来,当着别人的面直接让他掌嘴,也是做过的。
“舒警官请坐!不知道这个案子进行到哪一步了?”舒家恂微笑着招呼弟弟。舒家恂称呼弟弟为舒警官,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外面的警戒线已经拆除了,尸体也运回刑警大队了,至于五楼的公司,我们发现一些线索,正在盘查,估计今天他们是没办法正常上班了。”舒家奕已经让所有警员加快进度了,希望哥哥能够满意。
“那记者呢?”舒家恂又问道。
记者?舒家奕被问的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连忙说道:“记者那边我会沟通好的!应该不会被报道出来。”
“应该?哼!”舒家恂自然不满意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冷哼一声,继续说道:
“你是知道的,我们这种公司是很注重门面的,这件事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万一哪个不懂事的小记者给乱拍照,胡乱猜测案件,那这个负面影响可是很厉害的!”
“我一定将这事儿压住!记者那边,还是比较好处理的!”舒家奕连忙打包票。
“记者那边倒是小事,关键是如果事情被宣扬出去,万一这事情闹大了,我就不得不怀疑舒警官的办案能力了!你是知道现在网络传播的速度的!”
舒家奕听了这话,冷汗直冒。这网民的事,怎么也算到我的头上来了?
“这网民我可真管不了啊!”舒家奕两只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手心早就出了一层薄汗。
“你要是有能力将事情早点儿处理妥当,那我也不会怀疑舒警官的办案能力。要是没能力,就别做这个警察了!”
舒家奕听了这话,暗叫一声糟糕,这是要逼着自己辞去最心爱的岗位,逼着自己到公司来上班啊!
徐然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他怎么感觉今天这臭警察有点儿怂呢?那天欺负自己的嚣张气焰呢?这会儿怎么乖的跟个小猫小狗一样。
“哦,对了,这位徐先生是你的朋友吧!今天中午我请他共进午餐,舒警官也一起吧!”终于,舒家恂将视线转到了徐然身上。
“您太客气了!”徐然低着头,面带微笑。
和小偷一起吃午饭?舒家奕心里千百个不乐意!我是警察!他是小偷!怎么吃午饭?要是让知情人士看到了,还不得说警匪一窝?
拒绝!严厉拒绝!
“我中午还要盯着这案子呢,要不你们吃吧?”舒家奕委婉的拒绝,对!我有事!我要盯着这案子进展呢!
“我不觉得你们刑警队的人,离开了你,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好吧!看来拒绝是不可能的了!
定的餐厅,舒家恂自己开车,载着舒家奕和徐然离开了公司。
很多的生意,都是在餐桌上谈成的。“食不言”这条中国传统的餐桌礼仪,到了舒家恂这里,却显得并不重要了。
边吃边聊边谈生意,俨然成了习惯。
“我听徐先生说,您是个作家。舒警官认识的人可真文雅。”
等等,作家?
舒家奕瞪大了眼看着徐然,这丫的不是小偷吗?哼,果然,小偷撒气谎来,也是这么不要脸的!
舒家奕对徐然的厌恶程度又加深了一分。作家?狗屁作家!吹牛不打草稿!作死专家还差不多!
想到这里,舒家奕被自己逗乐了。
“不过,舒警官你这作家朋友的开锁技术还真是厉害!不会是专门学过的吧?”舒家恂又说道。
得!又绕回来了!不会哥哥真的知道了他的身份?我该坦白吗?此时舒家奕的内心是挣扎的。
“这是因为我一门心思都放在写作上面,平时出门总是忘带钥匙,所以久而久之,我就自己学会不带钥匙也能开锁了。我也没想到,我这雕虫小技能够帮上刑警队的忙,我这也是第一次帮着开锁,没想到还真让我打开了!要是我以后不想写小说了,干脆去公安局登记了,做一个开锁师傅得了!”
“哈哈!徐先生真是幽默!是舒某唐突了!”舒家恂难得被逗笑。
舒家奕听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小偷,还真有写文的料!还好哥哥没有再怀疑他的身份。以后,再也不能找他来开锁了,风险太大了!
三个人各怀心事,接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舒家奕和徐然两人明显的有些儿拘谨,终于一顿饭结束,徐然找了个理由迅速离开了。

若书若书2018-10-09 15: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