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在万人迷文中的咸鱼日常

楼主:墨色入暮 字数:24906字 评论数:26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万人迷受文,np文。作者爱温温柔柔大美人受和软软糯糯小可爱受,性格可能有些软弱可欺,接受不了的请点❌

这篇受属性:迟钝软糯好欺负受
包含兄弟骨科,接受不了的请勿入。



墨色入暮2020-10-24 00:05: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01
徐然在妹妹的强迫下看了一本耽美小说,文中的炮灰与自己同名同姓。为什么说是炮灰呢,是因为他出场的章节不足全书的百分之十。

书中的“徐然”生于豪门世家,养了一副娇纵任性的性格,他的三位哥哥表面对他言听计从,体贴周到的样子,实际却对这样一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嗤之以鼻。

不久之后,家里来了个私生子。“徐然”感觉自己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自己的“好哥哥”们也一个个对自己显现出了嫌恶。于是他把所有帐都算到那位私生子身上,对那位私生子百般刁难。却不曾想那位私生子是书中的万人迷主角。自己的三个哥哥早就被这位私生子迷得神魂颠倒,自然看不惯“徐然”这样对待自己心爱之人,于是联手设计了一场阴谋,让“徐然”葬身于“车祸”,只为夺得美人芳心。

身为万人迷的主角当然不会只受这三人喜欢。徐家的对家薛家的长子,家族势力最为显著的宫家当事人,当前娱乐圈最年轻的影帝以及身份神秘出场最早的竹马等等,这些都是万人迷主角的裙下之臣。

徐然看得津津有味,还非常感兴趣得想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正牌攻。只是这书实在太长,作者致力于描写各种修罗场,徐然实在是没顶住睡了过去。

墨色入暮2020-10-24 00:07: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再醒来时他已变成了书中的徐然。在尝试过浴缸溺水,吞安眠药等一系列自杀事件以后,徐然明白了,创造意外是死不成的,他必须走完剧情才能回家。

徐然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自我安慰道,反正是富家公子,除却是个炮灰,也没啥不好了。就当是免费体验了一把富家生活。

“小然,吃饭了。”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男人。他的声音像是包涵着春风,听着就让人舒心。

徐舟长相温雅,眼睛温润,连脸部线条都偏向柔美一些,长得毫无攻击性,是那种那人一看便心生好感的人。

当然清楚自己这三位“好哥哥”是什么人的徐然表示,他长得再好看也不是什么好人。

“二哥,我,暂时不想吃饭。”经过这几天的自杀以后,他发现这家里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关心“徐然”的。徐然本身的性格比较温软,做不出什么娇纵的样子。而且这几天闹得这么大,也并没有什么人来问自己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次又闹绝食?”徐舟暗暗皱眉。

“没,没有。”虽然这三位哥哥基本看不出他“弟弟”壳子里换了一个人,但他还是下意识心虚,“最近天太热了,没什么食欲。”

“呵呵”徐舟笑了两声,显然不相信徐然的假话,“小然又想要什么了?跑车还是限量球鞋?”

“不……”刚想拒绝的徐然一个激灵,啥?跑车?球鞋?不愧是富家子弟啊,礼物送得都好大方啊!!!不知道我说缺钱能给我多少钱嘿嘿;-)

墨色入暮2020-10-24 00:08: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就是,最近那个,有点缺钱。”第一次向二十来岁的青年人要钱,徐然还有点不好意思。

徐舟心下了然,他掏出手机,给徐然转了一笔钱过去,“够吗?”

徐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得数了数后面的零,然后深吸一口气,看徐舟的眼神像看着ATM机,他弯起嘴角,灿烂一笑,“够了够了,谢谢二哥。”

被徐然灼热的诡异视线盯得有点别扭,徐舟脸部表情僵硬了一秒,继而露出温润的笑,,“行了,可以吃饭了吧。”

“好哦”找到发财路子的徐然表示我可以见一下家里的其他人。毕竟富家人不想搭理人的方式也是甩一笔钱嘿嘿。

徐然规规矩矩得跟在他二哥后面走。抬眼就被以前只在电视上见过的豪华吃饭场面震惊到了。他木楞楞看着长餐桌上一小碟一小碟精致的菜,不自觉咽了下口水。

“你可算出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把沉浸在美食中的徐然吓一大跳,下意识循着声线望过去。

只见一张堪比杂志模特的面容映入眼帘。他长相跟徐舟完全不同,眉眼锋利,脸部线条硬朗,气场十足。

墨色入暮2020-10-24 00:09: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这应该就是他大哥徐严了。在这样气场强大的人面前,徐然自动矮了一截,嗫嚅道,“嗯。。”

徐严抬抬下巴,示意他坐下,“不闹绝食了?”

“饿,饿了”徐然低眉顺眼的答道,同时心里疯狂刷屏:卧槽!他大哥眼神这么犀利,不会看出什么吧。

“怎么了?”徐严似是漫不经心的问道。

“就,看上一个女生,她不要和我好。”这可不是徐然瞎编的,原书中的徐然确实是个花花小少爷,女朋友换得比衣服还勤。作为一个娇纵少爷,爱玩女人也是必备条件之一嘛。

“哼”徐严冷笑一声,眼睛冷厉得看过来,“小然,爱玩女人我从来没管过你。你倒好,为女人绝食闹自杀?!长本事了啊!”

“对,对不起,我再不会干了!”徐然被吓得缩了缩脖子。

“那个女生是谁?二哥帮你看看。”徐舟看着徐然这一副小鹌鹑样,突然升起了一点兴趣。

徐然一听差点撅过去,他就随口那么一说,什么女生不女生,他连同学都没见过面呢!!

墨色入暮2020-10-24 00:09: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我,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徐然颤颤巍巍说道。

“也是,看看哪个女的这么不长眼,敢拒绝我徐家的人!”徐严神情严肃。

“不,不要。”天哪大哥好霸道,可我真的是瞎编的啊!!“我,我喜欢她,她看不上我,是我们之间的事。”徐然哆哆嗦嗦得说完,连头也不敢抬。因而也没看到徐严和徐舟眼中一闪而过的异样。

这顿饭吃得徐然是味同嚼蜡,他匆匆吃了两三口就跑回了屋。

徐严看着徐然落荒而逃的背影,皱了皱眉,“小然变了不少。”

徐舟眼睛里全是兴味,“受打击了吧。”

“查一查那个女人。”

“好。”徐舟点头答应。自己的弟弟会为一个女人改变成这样,他还是很感兴趣去查一查的。

窝回卧室的徐然立刻跟自己手机上划分好友的联系人群发了一条微信:兄弟们,哪个女人是我徐然求而不得的来着?我最近爱上了强迫情节,准备强取豪夺一番。谢谢了!

几乎瞬间回复就达到了十几条。徐然根据照片对比挑选了一个自己最顺眼的,决定再好好打听一下情况。

墨色入暮2020-10-24 00:10: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大潘,我追过的人太多了,有点想不起来这个女的是谁了,你跟我描述描述。”

“2班校花薛融融啊!这你都不记得了。这不就前几天你疯狂追的吗?”

太棒啦!!还是刚追过的!时间也对的上!徐然内心激动不已,“emm我还是挺喜欢她的。你再跟我说说她。”

“可人家心高气傲的看不上你啊!薛家的小女儿,薛家可宝贝的很。咱强取豪夺也得看看对象啊,徐小公子。”

!!!怪不得他听薛融融这名字有点耳熟呢!薛家薛家,这不就是自家的死对头吗?!太好了!!看来就算二哥查出来什么,也不敢做什么嘿嘿😁

“不,我就要她!”徐然在手机上打过去这几个字,然后闭上眼,美滋滋得睡了过去。

墨色入暮2020-10-24 00:10: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墨色入暮2020-10-24 09:39: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1: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02

第二天,徐然主动表示自己想去学校。二哥欣然答应,还自己开车送徐然。路上还叮嘱徐然,“然然,不准再为了那个女生绝食自杀了啊。”

徐然眼神闪避,低头“嗯”了一声,不知道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徐舟摸了摸徐然的头。小孩头发还挺软的。徐舟多撸了一会儿。

徐然被摸得特别不自在,但也不敢乱动,只好小声提醒道,“二哥,要上课了”

“嗯。乖。去吧。”徐舟盯着徐然通红的耳朵和露出的一小段精致的脖颈,心里突然像被小猫用爪子挠了一下,微微发痒。

知道徐然消失在自己视野中之后,徐舟才回过神,摇了摇头。

徐然因为想着薛融融的事,心里激动澎湃,根本没什么心思上课。不过原身纨绔子弟一个,上课从来没听过课,倒也没崩人设。

“徐少今天心情不错啊!看上谁了?”同桌凑近小声说道。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2: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徐然的耳朵尖还残留着点微红,温热的气息一吐过来,他变敏感得缩了缩脖子,乌黑的眼睛看向同桌,莫名带着点小委屈。

李子树一时看呆。他猛然觉得,徐然好像变得温软了一些,看着特别想让人欺负他。

“我要追薛融融”徐然小声回道。

“谁?薛融融??”李子树一时没把握好声音,同学老师纷纷看过来。

不过老师早已习以为常,顿了顿,便接着讲课。

“你还要追薛融融??”李子树压低声音语含怒气的问徐然。

徐然不明所以得点点头,“昂。怎么了?”

“薛家你们死对头,徐少,咱不能换个人追啊?”

“不不不,我就要她!我喜欢上她了!”徐然信誓旦旦得说。

李子树复杂得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倒是没再说什么。他不信,徐然的喜欢,肯定是那种求而不得的独占欲在作怪。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2: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下课铃一响,徐然就蹿了出去。他跑到2班,想大声喊“薛融融我喜欢你,我要重新追求你”但众目睽睽之下,徐然实在是不好意思。于是他叫住2班的一个同学,让她帮忙把薛融融叫出来,还小声道了谢。

那位女同学眼神看看怪物一般看着他。这是纨绔公子徐少吗?居然跟我说谢谢??

薛融融不情不愿得走了出来。她身材高挑,面容白皙,气质偏冷一些,是个不折不扣的冷美人。徐然眼睛亮了亮,他一直很喜欢这一挂的女生。没想到,本来比照片上还要更合徐然心意一些。

想到这里,徐然心情灿烂,他弯唇浅笑,眼睛里星辰闪闪,“薛融融,我喜欢你。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周围围观的学生们被徐然灿烂的笑容闪瞎了眼。不少同学奇怪,为啥徐然请了两天假回来就顺眼了不少。

“我以为我说得很明白了”薛融融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嫌恶,但还是涵养良好的说,“徐然,我们不合适。我不喜欢你这样的。”

徐然从小娇生惯养,皮肤白嫩,眉眼比她还要精致一些。薛融融说得是实话,不过她更讨厌的,是徐然嚣张跋扈,纨绔草包的性格。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3: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我会改的。薛融融,我会为了你改变。”徐然神情认真。

薛融融只当徐然在放屁,她有些好笑得说,“好,那我等着看。”

“薛融融,你记住,我是真的喜欢你!”阳光洒在徐然的脸上,让他本就精致的脸好看得叫人移不开目光。

薛融融在很多年后也没能忘记,那年面容比阳光还要耀眼的少年,神情认真的对她表白的场景。

事情很快传了起来,等到徐然下午再来上课的时候,他说为了薛融融作出改变的事情已经全校皆知了。

徐然看到这样的结果很是开心。他现在正一笔一划得写着老师布置的抄写作业。啧,原主的字也太丑了吧,他写得好难受啊!

“徐少不是吧,你认真的啊?”李子树瞠目结舌。

“昂,”徐然掰着指头算了算,“薛融融全校前三的。我也要学好成绩。”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4: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害,据我猜测,徐少的耐心会在三天后消散。”程天越凑到徐然的身边,挤眉弄眼的说道。

“也太不给咱徐少面子了吧。我觉得最起码得有三周”另一个损友梁潘还拍了拍徐然的肩膀。

徐然一时不查,被人高马大的潘子差点拍散架,快写完的作业也被他这么一捣乱,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线。

要完。潘子心里想,这下肯定得生气。啧,都怪他一时鬼迷心窍,觉得徐然变得特别好欺负的样子。

徐然揉揉肩膀,瞪了梁潘一眼,“哼,你们等着瞧!”徐然即使生气了,也是一副软软的样子。他耐心得把被划破的纸撕掉,重新写了起来。

那水灵灵的眸子把潘子瞪得身体一酥。徐然身边围得好友默契的对视了一眼,都是一副非常困惑徐然为什么没生气的样子。

“不,不是把,徐少,你真要转性子?”程天越有点难以置信。

“嗯。我认真的。其实前几天请假,是在家里闹绝食来着。。我好像真的喜欢上薛融融了。”徐然垂下长长的睫毛,轻声说道。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4: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也可以问我。我理科很好”李子树急忙说道。同时暗暗痛恨自己为什么平时不多背背文科。

徐然看了下同桌物理化几乎满分的卷子,内心又被插了两刀。

梁潘张了张嘴,想了半天发现自己除了体育门门不行,颓丧得耷拉着脑袋。

“潘子!革命战友!我们一起努力!”徐然眼睛亮闪闪看着潘子,握了握梁潘的手。

!!梁潘身后的尾巴又摇起来。程天越和李子树同时白了他一眼。

第一天回家,徐然就被他的两位哥哥拦住了。

“然然喜欢薛家的那个小姑娘?”徐舟的声音温和,却然徐然感到压力倍增。

他紧张得点了点头,跟小学生罚站似的,身子站的笔直,脑袋却无力垂着。

“胡闹!”徐严一出声,就把徐然吓一大跳。他的脸色苍白,身子也开始颤起来。然而还是固执得点了点头。

——他不想一辈子都带着原身的面具生活,好不容易能借薛融融来掩饰说明自己性格的改变。刚好薛融融不是普通家的女孩,他的两位哥哥也动不了她。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5: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徐严看着小脸煞白,神色惊惶如同受惊小动物一般的徐然,心下稍软,“小然,薛融融是薛家的人。她不适合你。”

“我,我喜欢她。”徐然梗着脖子说。

“呵,然然还不到成年,就知道什么是喜欢了,”徐舟言笑晏晏,声音却不容拒绝,“我听说,薛融融不喜欢你吧,乖,咱们另找一个喜欢。”

如果圈子里穿出徐家三少被薛家小公主迷了心窍,肯定会成为圈内人的饭后笑谈。

“我说了,我会为她而改变的。我就喜欢她!”徐然说完就一溜烟跑了,没给大哥二哥说停的机会。

“算了——小孩子家家,估计也就这几天的热乎劲。”

“嗯……”徐严看着徐然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眼中,皱了皱眉。

墨色入暮2020-10-24 09:46: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03

“诶诶诶,听说了没啊!徐少真的转性了,他居然连着一个月给薛融融送早餐了!”

“昂,可不是,就连性子也变了不少。我都看不出原来专横的样子了”

“是啊是啊,徐少现在变得好可爱啊!”

“切,怕不是装的吧。谁知道他啥时候就坚持不住呢”一个男生不屑的说道。立刻被众人怒目而视。

“嗯,也许能坚持一辈子呢。”经常被众人议论已经习惯的徐然轻笑着说道。

那位男生看着徐然清澈含笑的眼睛,竟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脸憋得通红跑开了。

徐然有些莫名其妙。他拎着早餐,让一个在旁边看戏的女生把薛融融叫出来,自己则靠着栏杆等她。

薛融融眼神复杂的看着他。她实在没想到徐然会坚持一个月。听旁人说,徐然性格变得很好,待人友好礼貌,上课认真听讲,连成绩都提高了不少。

不过这才一个月。徐然在景秀高中横行霸道一样的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让薛融融始终对他充满怀疑。“徐然,算了吧。其实上个月我就是开玩笑,你不用为我改变什么的。再说,我们真的不合适。”

墨色入暮2020-10-25 12:36: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才一个月”徐然眼神专注的看着她,“融融,你不要紧张。是我自愿为了你改变的。我们还没有在一起过,没有合适不合适一说。”

少年的眉眼精致,神情专注得盯着她时让薛融融的心脏怦然而动了一下,她下意识反驳道,“可是……”

“没有可是……”徐然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得说,“我听你闺蜜说。你那个的时候肚子总是疼。我给你带了红枣桂圆粥,你记得趁热喝掉。”

薛融融心里流过一阵暖流,她的神情带着羞意,小声说了声,“谢谢。”

“谢什么谢啊,是我追你唉。我还要感谢你给你机会呢。”徐然笑得灿烂。

等徐然回班时,三个好友正围聚在他座位旁,眼巴巴看着他。

徐然叹了口气,从书包里又拿出三份早餐。“诺,你们爱吃的我都买了。自己分去。”

“耶!然然你真好!”程天越拿走他的三明治,张开手臂想抱他一下,被梁潘挡住。两人敌视了对方半天。

李子树找到空隙,快准狠得抱了下徐然。在徐然还没反应过来时又迅速放开。然后看着徐然蒙蒙的表情没忍住,又上手撸了把徐然的头发。

梁潘和程天越又同仇敌忾得盯着李子树。

墨色入暮2020-10-25 12:37: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快吃把。一会儿上课了。”徐然实在看不懂这三位的眼神交流,只好提醒他们道。

自从徐然开始给薛融融带早餐,那三位损友不知怎么的,拧成了一股绳,直言控诉他重色轻友。如果不给他们三个也带饭,他们就去为难薛融融。

能在学校上学的都不是什么普通家境的孩子。程天越的程家,梁潘的军事背景,还有李子树的黑道背景,都不是什么好招惹的。徐然为了避免给薛融融带来麻烦,想着带一份早餐是带。带四份早餐也是带,便答应了下来。

徐然真的变了很多。李子树看着认真听讲的徐然想着。以前的徐然,任性跋扈,像只长相漂亮脾气却惹人厌恶的小狗,见谁不顺眼就咬两口。而现在的徐然更像只脾气敦厚的小兔子,被人戳也不会生气,浑身散发着一股好欺负的气场,让人看着就想欺负他两下。

这么想着,李子树戳了戳徐然的腰。

“嘶——”腰部一直是徐然的敏感地带,他倒吸一口凉气,两只眼睛带着点水汽,委屈得看向李子树,“干嘛?”

李子树不自觉咽了下口水,摇了摇头。总不能说我觉得你好欺负想欺负你两下吧。

墨色入暮2020-10-25 12:37: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
徐然无奈得瞪了他一眼,接着认真听讲。他的字在一点点的向他原先的字体靠拢。因而写字舒心了不少。

“然然是真的为薛融融改变了不少啊。”李子树感慨得说,并努力忽视掉心中的醋意。

徐然顿了顿,接着写笔记。

“我一直想问,你喜欢薛融融这件事,能坚持多久呢”

当时是坚持到薛融融的真命天子到来啊。不久之后咱们班就会转来一位新同学,这位是万人迷的n号备胎,薛融融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他你懂吗?

当然掌握剧本的徐然并不能这么说,他想了想,折中说道,“喜欢到,她不需要我为止。”

李子树的内心好像被人用手攥了一下,抽痛了一下,他的眼睛蓦然多了丝黑沉,轻声说“你真的很喜欢她啊”

认真听讲的徐然莫名有些冷,他瑟缩了一下,嘟囔了句,“好冷>_<”

墨色入暮2020-10-25 12:37:00 发布在 寒武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