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重发】 彩虹开始之初(all27主彩虹纲)

楼主:雪ct 字数:21269字 评论数:96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依然彩虹之子镇楼



雪ct2017-03-17 19:31:00 发布在 all27
1·顾名思义讲的就是纲吉回到彩虹之子的年代
2·重发的原因是因为强迫症,恩。
3·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评论啊亲,你们的留言是我的动力啊,我会尽量抽时间回复的。
4·周更或者双周更,希望自己不要弃坑吧。

雪ct2017-03-17 19:38:00 发布在 all27
第一章 初到另一个世界
一个华丽的书桌上,整齐的摆放着批改好的文件。而批阅完这些文件的人则升了个懒腰,趴在桌子上,看向坐在桌子上的幼小婴儿,“里包恩,你说为什么诅咒解除了这么久,你们还是小婴儿的样子啊。果然里包恩只是个小婴儿吗。”
里包恩撇了一眼正笑的些许狡诈的纲吉,并没有搭话,只是端起咖啡,轻抿了一口,果然还是自己的徒弟泡的咖啡最好喝。
“诶,里包恩为什么不回答呢。难道里包恩不想长大吗。”纲吉歪着头,眨了下眼睛,带着调笑。
里包恩低下头,帽沿遮住了眼睛,只看得到紧抿的双唇。怎么会不想呢,只有恢复后才能用正常的身躯拥抱你。而现在只能用这副幼小的婴儿身体看着你和那些家伙越来越亲近,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样的话,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了他们……
纲吉看着陷入沉默的里包恩,坐起身来,再没有一点嬉皮笑脸之色。虽然里包恩并没有说话,但是他能感受到里包恩心情非常不好。
“里包恩,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恢复的。”
听见轻柔的话语,里包恩抬起头,就撞进了一双棕色的眼睛里,里面盛满了觉悟。虽然有时觉得他说的话有些可笑,但总让人不由自主的去相信。“啊,我相信你。”
里包恩的相信让纲吉眼睛里的光芒更加明亮,看见里包恩嘴角的笑容,纲吉也不有自主的笑了起来。
看着里包恩,纲吉突然有些恍惚,眼前的景色也慢慢变得模糊。
“其实他们是可以恢复原来的身体的。”
“要怎么做。”
“他们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什么契机。”
“你过来就知道了。”
然后纲吉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
……
睁开眼睛,这是哪里,又是里包恩的恶作剧吗?纲吉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谨慎的观察了下四周环境,凭着超值感选择了一个方向。
这是一片荒凉之地,毫无人烟,纲吉走了好久终于看见一栋房子,只是为什么会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纲吉看了看天色,没有在考虑其他问题,走上前,敲了敲门。“你好,请问我能在这借宿一晚上吗?”
开门的是一个女人,白色的帽子,宝蓝色眼睛,眼睛下橘黄色的花朵,和尤尼好像,只是比尤尼大一些。
定定神,纲吉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你好,我叫沢田纲吉,希望能在这儿借宿一个晚上。”
“我是露切。”露切本来有些犹豫,但看着眼前纯净的少年,嘴角不禁弯起了一个优雅的弧度。“我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我的几个室友都是脾气很古怪的人,若你不介意的话,就请进来吧。”
呵,脾气古怪,我身边的那些家伙每个都是终极武器好吧。“没关系,我只是借宿一个晚上罢了。”
“既然如此,那就请进吧。”露切让开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谢谢露切小姐。”纲吉弯起眉眼笑的很是开心。
走进房间,看见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正在细心的擦拭手一把捷克制的手枪,另一个正在调试手里的阻击步枪。纲吉嘴角抽了抽,还好早已有心里准备,谁会在客人进来的时候摆弄手里的枪啊。纲吉随意一瞥,发现角落还有一个人,不过这个人披着斗篷在小心翼翼的数钱。
“呃,你们好,我是沢田纲吉,因为天色以晚,所以在这借宿一个晚上。”纲吉弯下腰,但半天没有反应,起身看见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把玩着刚擦好的手枪,“露切,你怎么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进来了,你知道我们是做什么的。”
露切端着一盘点心过来,对着纲吉笑了一下,放下点心,“纲吉,他们就是这样的性格,希望你不要介意。”
纲吉摇了摇头,看了下沙发上的两个人,又看了下蹲在墙角的人,总就觉得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他们是……”
黑衣男子用手枪顶起帽子,漆黑毫无一丝杂志的眼睛盯着纲吉,“我是Reborn。”
纲吉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看向那个金发男人,而此时已经调试好狙击枪的男人笑得一脸阳光灿烂,“我是可乐尼洛,kora,然后那边那个是毒蛇。”
纲吉眼角抽搐的更狠了,难怪有那种该死的熟悉感,我来到了彩虹之子诞生的时间断吗。
“抱歉,打扰了,我还是重新找个地方吧。”说完,转身就向门口冲去。

雪ct2017-03-17 19:43:00 发布在 all27
第二章 入住彩虹公寓
Reborn看着夺门而出的纲吉,抬手对着他就是一枪。
旁边的可乐尼洛颇有趣味的挑起了眉头,而露切虽没有阻止但是面带忧虑,他们都能看出纲吉的可疑。
有杀气,纲吉的眼睛略过一抹凝重,没有过多的考虑,凭借直觉侧身偏头,子弹擦过肩膀,然后“砰”的一声,在洁白的墙壁上打出了一个漆黑的弹孔。
看见这一幕,Reborn眯起眼睛,起身,唇角上扬,似终于有了兴趣般,对着纲吉连开几枪。
纲吉听见身后细微的响声,心里有些无奈,为什么在哪都要吃Reborn的子弹啊。不过里包恩说过,不能随便使用火焰,那就只能用体术了!
转身快速的闪过几颗子弹,突然感觉到一丝危险,纲吉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小刀横在胸前,“锃~”子弹的力道让纲吉后退了几步,虎口也隐隐颤抖。
还好挡住了,纲吉松了一口气,揉了揉生痛的手腕。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人,有些气急败坏。“你真的想杀了我吗?Reborn!”
Reborn挑眉,举着枪,一步一步靠近纲吉,将枪抵在纲吉的额头,“你说呢。”Reborn气场全开,笑容冰冷。
一瞬间全场寂静,可乐尼洛和露切都有些惊讶的看着纲吉,谁也没想到被他们看轻的人竟然能躲过Reborn的子弹。“祝你好运,小鬼。”可乐尼洛有些幸灾乐祸。墙角的毒蛇也抬起头,有些诧异的看着纲吉。
感受到真切的杀意,纲吉身体冰冷,仿佛坠入冰湖。“你真的要杀我。”
纲吉咬住嘴唇,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人,有些哀伤,通过超值感他知道对方是说的是真的,Reborn是真的想杀了自己。现在他才真切的感受到,他已经来到了另一个时空,他的面前也不是那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家庭教师里包恩,而是世界第一杀手Reborn!这个人不会一直站在他的身后说我相信你,也不会在他遇到困难时鼓励他,更不会宁愿自己死亡也不愿纲吉因为彩虹之子的诅咒受伤。这个人是真正的杀手,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影响正确的判断。突然间,他有些想念那个还是婴儿身体的里包恩了,我好想你,里包恩。
“你在说什么啊,蠢纲,果然没有我在你就是一个废柴吗。”
“蠢纲,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的,你要快点长大啊。”
“会的,里包恩,我一定会……”
“你在想什么?”Reborn的眼神有些危险,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的枪下还能走神的。而且那个眼神,明显是透过他看见另一个人,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纲吉逐渐回神,闭上眼睛,再睁开时,身上的气势陡然转换,现在的他才是那个继承彭格列几年的黑手党教父。里包恩说过不要再敌人面前露怯。
“我在想念我的家庭教师。”纲吉身体挺直,望着Reborn,眼神温柔,带着怀恋与尊敬。
Reborn看着那双温润如玉的眼神,皱起眉头,为什么每次想要下手时,心里都有种烦躁的感觉。
“Reborn先生,你怎么了。”看着陷入沉思的Reborn,纲吉轻声问到。
Reborn没有回答问题,手枪慢慢下移,挑起纲吉的下颚,“小鬼,我发现我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
“是吗。”纲吉笑了笑,没有多余的情绪。
“你可以住在这里,想住多久都没关系,不过你得回答我几个问题。不要撒谎,我能判断出来。”
“喂,Reborn。”可乐尼洛想要制止Reborn,但Reborn完全忽视了他。
“Reborn!”
“……”
“沢田纲吉是真名。”
“是。”
“日本人。”
“是。”
“未成年。”Reborn上下打量了一下。
“不,我已经20岁了。”
Reborn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问下一个问题。
“你来这里的目的。”
“我并不知道这里住着你们,我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丛林里”说到这里纲吉的眼睛里闪过真切的疑惑,“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一栋房子,想在这过一夜,第二天在另寻出路。”
“为什么看见我们就想逃跑。”
“额。”纲吉在这个问题上终于愣了一小会儿,有些诡异的看了眼四个人,“只是觉得你很厉害,不是我能惹得对象。”这句话也确实是真的。
Reborn听完后,凝眉思索,不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个人都不能留下,可是,他看着青年的笑脸,又是一阵烦躁。“沢田纲吉,你让露切带你上去找间房间先住下吧。
“谢谢Reborn先生,不过Reborn先生不是因为我来历不明想要杀了我吗,怎么现在又同意我留下来呢。”
“危险的人放在眼前才好监视啊,只要你有异动,我就会立刻杀了你。”
“是吗。”纲吉挑起眉头,没有多说什么。

雪ct2017-03-17 19:48:00 发布在 all27
第三章 与彩虹见面
卧室,纲吉面色沉静,躺在床上,伸出右手,右手中指空空荡荡,只能隐隐看见常年带戒指所造成的痕迹。彭格列指环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纲吉皱起眉头,右手紧握,同一个空间不能拥有两枚相同的彭格列指环……吗。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应该就是那个人的吧,果然这一切都和彩虹之子的诅咒有关,所以这个世界有帮助彩虹之子恢复原样的契机。既然这样,我就要全力以赴了。里包恩,等我,我会成功的。
客厅,可乐尼洛在问Reborn收留纲吉的原因。
“Reborn,你为什么要让那小子住下来,kora。”可乐尼洛的神色很不好,Reborn竟然一个人就擅自决定让那个少年住下来。
“他很古怪。”Reborn扶起帽沿,眼色暗沉。
“既然这样,就更不能把他留下来。kora。”
“Reborn,我也很奇怪,你尽然会同意收留那个孩子。”露切也有些好奇。
“露切,你觉得留下他是好是坏。”
露切闭上眼睛,然后慢慢睁开,眼睛里带着丝悲哀。
“他有问题。”Reborn带着杀气。
“不,这个孩子,不存在我们的过去,也不存在我们的未来。”
……
……
清晨,纲吉起床,路过客厅,感受到一股冷冽却熟悉的气息,习惯性的打招呼,“里包恩,早上好。”
“chaio”
熟悉的口气让Reborn有些疑惑,但还是放下咖啡回应。
“R…Reborn先生!”耳边传来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纲吉猛然间清醒过来。
“怎么,你刚刚不是在和我打招呼。”Reborn唇角上扬,漆黑的眼睛盯着纲吉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是……是和你打招呼啊。”纲吉挠挠头,转着眼珠思考着对策。因为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一瞬间忘了自己还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对我很熟悉。”Reborn步步逼近。
“错觉,一定是你的错觉,哈哈……”纲吉后退一步,有些尴尬的回应道。神啊,谁来救救我,我最不会应付的就是里包恩(Reborn)啊。
“这个就是昨晚留下来的孩子吗?”恍若天使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纲吉惊喜的转身,便看见一身红袍的男子,脸上挂着温润的笑容,瞬间由惊喜转为了惊愕。
“云……雀……学长?”不可能啊,云雀学长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被认错的红衫男子看上去似乎并不介意,只是两拳相抱,“在下风。”
风?看来彩虹之子已经集合完毕了,那么,我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用。
在纲吉低头思索的时候,从楼梯里又下来了一个人,她看着眼前的瘦弱棕发青年,不屑一笑,然后快速的向青年袭击过去。
纲吉条件反射的躲过了袭击过来的一拳,双手交叉,抵挡住对方的全力一踢。
“砰”的一声,纲吉因为并没有准备好被踢到了墙上,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又被埋在了一堆石头里。
“哼,弱小的人没有资格生活在这里。”那人抱着手臂,冷冷一哼。
而站在旁边的两人显然都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都没有出声提醒,一个仍然面带微笑,另一个则是明显的带着看戏的神色。
“咳咳咳。”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石头堆里传来淡淡的咳嗽声。纲吉缓慢站了起来,擦了下嘴角,“那么,打败你就可以留在这里了吗。”纲吉眼神犀利,摊开双手摆开架势,“来吧。”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怎么能轻易就认输?就算是拉尔也不行。
太极八卦拳?本来事不关己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两人目光一凝。
“风,这貌似是你的绝招吧。”
“不,在中国,它只是一套普通的拳法而已。但是……”风停顿下来,看着眼前的青年熟练的运用与自己相似的身法,将拉尔的攻击一丝不露的一一化解,这少年到底从何学来?
“你这个家伙只会防守,不会攻击吗。”全部的攻击都被抵挡住的拉尔也是有些烦躁。加大力度,对着青年又是狠狠的一拳。
“攻击?”纲吉灿烂一笑,改变战术,这一次一拳一脚似乎都与拉尔的战术相同。
“Reborn,这次似乎也有你的身法影子呢。”
Reborn轻抿一口咖啡,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也有你的风骨吧。”
“是。”风没有反驳,点了点头,偏过头看向Reborn,“既然这个孩子这么神秘,你又为什么同意让他留下来。”
“露切说过他没有危险,我相信她。”Reborn勾起唇角,漆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劣,“而且,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
风看着与拉尔打的不分上下的青年,也笑了笑,“确实呢。”

雪ct2017-03-17 19:54:00 发布在 all27
第四章 彩虹齐聚
晚上,纲吉看见准备进入厨房的露切,走了过去。
“露切姐,需要我帮忙吗?”
“纲吉会做饭吗?”
“当然了,我可是学了好久呢。”纲吉不差痕迹的撇了一眼在沙发上休闲喝咖啡的Reborn,笑的有些牵强。要不是某人的一句“我当了你这么久的家庭教师,你还没有为我做过什么事情呢,就亲手为我做一顿饭吧。”然后他就偷跑回日本和奈奈妈妈学做饭,也由此造成了一场彭格列大暴动。虽然后来他亲手做了一桌的饭菜平息他们的怒火,但仍然被里包恩惩罚了一顿!明明罪魁祸首就是他好不好,纲吉欲哭无泪。
“纲吉?”
纲吉回过神来,挠挠头,有些尴尬的笑到,“抱歉,想到以前刚学做饭的事情了。”
“没事的。”露切摇头,“那么就拜托纲吉了。”
“放心,交给我吧。”说完纲吉就进入厨房忙碌起来。
看见纲吉确实会做饭,露切放心的站在旁边,温柔的注视着纲吉。这个少年身上有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好像只要有他在,就可以任性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他会包容着所有人,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露切姐。”
“怎么了,纲吉,饭做好了?”
“没有,不过很快就好了。”纲吉腼腆一笑。
“露切姐。”纲吉欲言又止。
纲吉抿了抿唇,犹豫了半晌,似终于下定了决心,“露切姐,你,怀孕了吧。”他的声音很轻,似乎怕惊扰了露切。
露切身体一震,瞳孔猛的收缩,往日温和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慌乱。但当她看见纲吉那双温润的棕色眼眸时,慌乱的心情很快就平复下来。
“是啊。”露切低下头,轻轻抚摸着还算平坦的肚子,脸上露出柔和的笑意。“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这件事Rreborn都不知道呢。”
感觉露切并没有生气,纲吉松了一口气,他指了下自己的头,“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这个也能靠直觉?”
“谁知道呢。”纲吉耸了耸肩。“不过你不打算告诉他们吗?”
露切遥望远方,带着些忧愁。
“可是他们总是会知道的啊。”
“那就等他们知道的时候再说吧。”
纲吉轻叹了一口气,“那么,怀孕的露切小姐,以后所有的杂事都交给我来做吧。”纲吉弯腰,牵起露切的右手,印上一吻。
“噗,哈哈。。。”露切用另一只手捂住嘴轻笑着,“纲吉,你真的很可爱啊。”
纲吉抬起头,眨了眨眼睛,棕色的瞳孔里流露出暖暖的笑意。
……
晚餐做好后,纲吉将餐点端出来时,发现餐桌上多了两个人。纲吉偏头打量了一下,一个穿着紫色的机车服装,另一个则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褂,他们两个应该就是史卡鲁和威尔第了吧。纲吉收回目光,敛去所有神色,不动声色的将餐点放在餐桌上,“这两位是?”纲吉适时的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是威尔第。”威尔第偏头,细细的打量着纲吉。
“我是……”
“你很奇怪。”威尔第打断纲吉的自我介绍。
“恩?”纲吉歪头,有些不明所以。
“你真的是最完美的实验对象!”威尔第上前一大步,近距离的盯着对方,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他最近刚好完成了一项研究,需要找人实验一下。
“额,是吗?”纲吉后退了几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我并不想被当做实验对象。”
“我给你钱。”威尔第并不放弃。
“你给我钱,我当你的实验对象。”另一个声音横插进来。
“你?”威尔第转头看了一眼毒蛇,又看了一眼满脸不情愿的纲吉。衡量了一下,半晌才说到,“好吧,那就你了,毒蛇。”
“先说好,你要先给我钱。”
“哼。”威尔第拿出一笔钱扔给毒蛇,转身就走了,他的实验器材还需要好好调试下。
“哎,威尔第先生,你不吃饭了吗?”
“不用理他,他就是一个古怪的科学家。”
“你是?”
“本大爷是史卡鲁,我可是拥有不死之身的人!”史卡鲁昂起头,一副我最厉害的样子。
“不过就是一个跑腿的罢了。”坐在一旁喝着咖啡的Rreborn冷冷的嘲讽。
“Rreborn,你……”气急败坏的史卡鲁接在受到Rreborn的眼刀后,不甘情愿的闭上了嘴巴。
原来这个时候史卡鲁就在被Rreborn欺压了吗,纲吉有些同情,然后还有一点点的幸灾乐祸。
“不死之身吗,很厉害呢。”纲吉唇角微扬,眉眼也渐渐弯起,他伸出右手,“我是沢田纲吉,请多指教。”

雪ct2017-03-17 20:00:00 发布在 all27
第五章 初步融入
纲吉靠坐在树旁,透过树叶望着斑驳的阳光,缓缓勾起嘴角。
在这儿已经呆了几天了,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都认可了纲吉,只有拉尔。虽然上一次打架以平手为终,但纲吉知道只要时间在久一点,他必输。这也导致了每次拉尔见到纲吉,都要求打一架,美其名曰训练。
这种感觉有点像云雀学长呢,云雀学长啊。。。。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应该很担心吧。纲吉低着头,显得有些黯然。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包容着他。他知道自己这种软弱的性格并不适合在尔虞我诈的黑暗世界中生存,他哭过,闹过,甚至逃跑过。那些人一直都陪着他,不管什么事情。也因此歇了他放弃的心,开始跟着里包恩好好学习黑暗世界里的事情,只是知道的越深越觉得对不起他们。但当看见他们的笑脸,又觉得一切都值得的。既然我们注定生活在黑暗中,那么我会努力燃烧自己,为你们带来一片光明。
“纲吉!”
听见声音,纲吉回过神,转身看见露切站在门口伸手召唤他。
“露切姐,什么事?”
“该准备晚餐了哦。”
纲吉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夕阳倾尽全力将最后的余晖撒入这片大地。“已经这么晚了啊。”纲吉低下头,眼睛里滑过一丝忧伤,但很快又恢复了往日温和无害的神情。
“是啊,纲吉在那儿坐了很久呢。”
“是吗?”纲吉歪头,“他们都知道了吧。”
“上次还说着Rreborn不知道呢,这才过了几天就被发现了。”露切少有的有些郁闷。
“哈哈,毕竟是Rreborn啊。”纲吉轻笑着,然后举起右手,“不过我保证没有告诉他们。”
露切对纲吉这么信任Rreborn有些诧异,但她并没有深究,只是顺带的就转移了话题。
“他们都对纲吉做的饭菜很满意呢。”
“毕竟我学了很久啊。”
“所以,幸好遇见了纲吉,不然真不知道这些家务事该怎么办呢。”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被安排过来的。”纲吉刚说完就愣住了。难道真的是这样,我的到来是命中注定?不,不会的。纲吉一时陷入了深思。
“怎么了,纲吉。”
“没什么,我先去准备晚餐了。”
看着纲吉的背影,露切微笑着摇头,每次面对纲吉时,总觉得两人有太多相似的地方,而她自己总也是忍不住的想要亲近纲吉。
可是刚刚看见纲吉一个人坐在树下时,那种与世隔绝的孤独感,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不属于这个这里,不属于这个世界,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露切想到她为纲吉做出的预言,不禁有些伤感,“纲吉……”
……
餐桌,纲吉将餐点都布置好后,看了一眼端坐在餐桌旁的彩虹之子。
“各位,因为露切姐怀孕,所以之后的一切家务事都交给我了哦。”
“纲吉。”
“风先生有什么事吗?”
风摇头,轻笑着,“既然以后我们要住在一起,那就直呼我们的名字吧。不用太客气了。”
纲吉眼睛一亮,似乎对此颇为荣幸。“恩,风,请问我有什么事情可以帮助你吗。”
“纲吉会泡茶吗?”
“泡茶?”纲吉想到他那个世界的风手把手的教导他怎样泡茶。“会一些,希望能符合风你的口味。”
“纲吉会的东西很多呢。”
“很多东西都是我的老师教的,不过泡茶并不是哦。”
“你的家庭教师?”Reborn提起了兴趣。
“是啊,我的家庭教师。”纲吉眼神恍惚,语气也变的飘忽,“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感觉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
“他,是谁?”Reborn的语调奇异。
“他是……”纲吉停顿了一下,棕色的眼睛逐渐回神,他知道自己刚刚被催眠了,但他并没有其他情绪,毕竟自己确实是来历不明啊。但这样被Reborn不信任着,他也会伤心的啊,虽然并不是同一个人。纲吉苦笑着,抬起头,对上那漆黑的眼瞳,语气坚定,“他啊,就是一个鬼畜的大魔王,不过我一直都觉得能遇到他实在是太好了。”
Reborn听见这句话,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一般,他压下帽檐,眼中神色晦涩不明。
“我先去泡茶了。”纲吉移开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离开。
“咖啡。”
“恩?”纲吉转身,看着所有神色依然掩藏在帽檐下的Reborn。
“不加糖。”
依然平淡的声音,却让纲吉突然开心了起来,这样是不是代表着稍微有一点点的信任他呢。



雪ct2017-03-17 20:03:00 发布在 all27
@漾蓉花@冰麟天羽@夏天卖萌的西瓜@疯癫蔓@上官悠杏

雪ct2017-03-17 20:09:00 发布在 all27
ok,以后要@的在这层的楼中楼说哦,其他地方概不负责。记住楼中楼!楼中楼!楼中楼!

雪ct2017-03-17 20:23:00 发布在 all27
至各位正在等更的小朋友们,这周没有更新哦,下一周也没有,因为我正在写吧!庆!文!
至于这篇文,不用担心,你们高冷的楼主是不会弃坑的(应该吧),因为她已经想到大结局那去了,虽然中间并没有思路
然后,本人就先遁了。

雪ct2017-03-24 12:50:00 发布在 all27
啊,忘记了一件事情,之前看了一下你们的评论,在这里统一回复一下。至于Reborn名字的问题,我确实有考虑过要不要重新取个名字,但我想了好久,还是Reborn这个名字最为熟悉,也最为大家所接受,所以就没有改,只是用里包恩/Reborn区分开来。还有可乐尼洛为什么在这的问题,我认为他肯定不可能在拉尔接受诅咒的时候来到这儿,所以我推测在拉尔接到加尔菲斯的任务很短的时间内,可乐尼洛就过来了。最后玛蒙的问题,他明明一开始就喜欢钱啊。
希望大家能多多讨论剧情,说不定可以给我灵感呢,这下真的遁了。

雪ct2017-03-24 12:57:00 发布在 all27
唉,现在发帖还要审核吗?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

雪ct2017-04-04 20:29:00 发布在 all27
第六章风
晚上,纲吉睡得很不安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他有太多的疑问。
“里包恩,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恢复的。”
“你过来就知道了。”
“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我才被安排过来的。”
……
纲吉浑浑噩噩的睡着,却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
“呼……”
“呼呼……”
是拳头带起风的声音,是谁这么早就开始训练了吗。纲吉睁开眼睛,爬起床,看向窗外,风一身红袍正在后院练习拳法。
观看了一会儿,准备好毛巾和茶水。纲吉来到后院,将东西放到台阶上,而自己也坐在旁边继续观摩。
相较婴儿躯体,成年体的风一拳一掌都带着强大的力量,宽大的红袍随着风的动作,像龙一般舞动。
待风收起招式,纲吉拿起毛巾递给风,“风好厉害呢。”
“纲吉想要学吗?”风接过毛巾,擦了下额头上的汗,看见纲吉转身很自然的沏了两杯茶,端起其中一杯,任然然坐在台阶上,摇头,“我对这些,可没什么兴趣呢。”
风走过去,端起另一杯茶,也坐在台阶上,“纲吉的八卦拳打的很好呢。”
“风是在取笑我吗?我确实不喜欢这些,可很多时候由不得你不是吗?”纲吉语气悠悠。
“是啊。”风轻抿一口茶,“茶泡的很好。”
“你昨天说过啊。”
“今天的茶也泡的很好。”
“谢谢。”纲吉笑的很是开心,“如果能听到Reborn的夸奖就更好了,明明我的咖啡也泡的不错啊。”
“Reborn可不会随便夸人。”
“哈哈,他估计只会说,你还差的远呢。”
风有些讶异,昨天Reborn喝完咖啡后确实说了同样的话,“他还差的远呢。”风低下头又为自己沏了一杯茶,“纲吉貌似很了解我们呢。”
纲吉没有丝毫停顿,微笑着接过话题,“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能够在很短的时间了解一个人。”
风只是轻笑着抿了一口茶,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他说的这种了解并不是相处几天通过观察得来的,而是与一个人相处久了之后的习惯。就如这杯茶,茶叶的浓度,水的温度,所有的一切,都与他的口感十分吻合,他相信Reborn也是这么觉得的。正如他所说,这个青年十分神秘。可是他的身上却有一种干净的气质,正是因为这种气质,不管他有多少疑点,也渐渐被大家所接受。
“总觉得风对万事都不关心呢。”
“因为没有什么值得关心的事情。”
“那风,没有羁绊的人吗?”
“风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的。”
风的声音很是淡然,但纲吉仍能感受到那种孤独,他身体前倾,棕色的眼睛显露出真诚。“但风总会停息的,我相信风一定会找到让你甘愿停留的人。”
风看着那双棕色的眼睛,如这个人一般干净透彻,只映射出他一个人的身影。“谢谢你,纲吉。”
“那么纲吉呢,总感觉纲吉这段时间很是忧愁呢。”
“若风感觉生活的地方是一场幻境会怎样呢。”纲吉自从来到这个地方起,总有一种不现实的感觉,可他不知道在这里他到底要干什么。纲吉很烦躁,这种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他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既来之,则安之。”风用中文说了一句俗语。
“恩?”纲吉虽然跟着风学过一段时间的中文,但对中国古语还不是很清楚。
“这是一个中国古语,原意是已经把他们招抚来,就要把他们安顿下来,但现在也有既然来了,那么就安心下来的意思。”风又用意大利文细细解释了一遍。
“既来之,则安之。”纲吉也用中文轻轻呢喃了一遍。这个简短的句子仿佛有神奇的魔力一般,将往日焦虑不安全部都清除干净。纲吉慢慢的吐出一口气,然后露出了自从来到这里后最为轻松的一个笑容。“风,谢谢,果然风很厉害呢。”
风看着背对着阳光微笑的纲吉,突然感觉心仿若漏掉了一拍,直到听见纲吉的轻语才逐渐回过神来。“纲吉,该做早餐了。”
“是啊,差点忘了,多亏风提醒,不然又要被Reborn骂了。”纲吉迅速的收拾东西,向厨房走去。
虽然这样抱怨着,但风能听出纲吉对Reborn的信任。为什么这么信任Reborn呢,风望着纲吉的背影。“纲吉,我和你一起去吧。”
“诶!”纲吉转头,有些疑惑。
“我会做中餐。”
“是吗?正好我想学做中餐,风教我。”
“好。”风温柔的笑着。

雪ct2017-04-05 13:22:00 发布在 all27
第七章名为训练实为挨揍
闲来无事,纲吉躺在树枝上,闭上眼睛,双手枕在脑后。自此和风交谈之后,纲吉的心态变了很多,不再纠结于到底应该做什么,只是很自然的和他们一起生活,其实认识一下之前的他们何尝不是一种乐趣。
阳光明媚,微风吹拂,真是一个适合睡觉的好天气啊!
“真是一个适合训练的好天气啊,是吧拉尔。”一男一女背着枪向纲吉这边走来。
纲吉额头蹦出一个十字,将身影完全隐藏在树枝里。
“沢田纲吉,出来。我们早就发现你们了。”拉尔抬高声音厉声喝道。
纲吉叹了一口气,从树上跳了下来。
“听说你能躲过Reborn的全部子弹。但每次训练你都输我一招,你根本没有拿出你的最强实力吧。”拉尔的眼睛里蹦出强烈的战意。
纲吉看了一眼旁边装作若无其事可乐尼洛,一定是他告诉拉尔的。
纲吉有些丧气,我能躲过Reborn的子弹全凭多年的经验还有条件反射好吗!除了最后一枪,Reborn明显没有很认真,如果他一开始就抱着杀死我的想法,我哪来的机会去躲子弹啊!还有我的最强实力是在点燃死气之火的时候,在没有火焰的时候这就是我的最强实力啊。最后,你那叫训练吗,纲吉有些想哭,他是真的不想和拉尔训练了,每次都被打的很惨。这次还要在加上可乐尼洛,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呵呵。纲吉迅速转移话题,“Reborn,风他们呢。”
“他们出去办事去了。”拉尔皱眉,看得出她并不想谈论这件事情。
“那你们留下是为了保护露切姐吧。”纲吉唇角微勾。
拉尔和可乐尼洛对视了一眼,稍显犹豫。
“没关系的,我也想看看纲吉的最强实力呢。”露切靠在距离他们稍远一些的树上,轻抚略微凸起的肚子。
“露切姐!”纲吉声音略显无力。
“哼,现在没有理由逃跑了吧。”
“嘿嘿嘿。”纲吉对着拉尔敷衍的笑了笑,却一步一步朝后退,然后转身撒腿就跑。才不要和你们一起训练呢,我一定会死的吧。
刚跑一会儿,就发现有个身影站在前方。“沢田纲吉,拉尔早就知道你想逃跑了,kora。”可乐尼洛举起早已调试好的狙击枪。
纲吉回头看见拉尔抱着双臂站在原地,怪不得没有追上来呢。
“可乐尼洛。”纲吉脸上浮现出最为温柔最为灿烂的笑容,在可乐尼洛晃神的时候,收起笑容,眼神凛冽,握紧拳头一拳打到他之后,继续逃跑。
“站住,我真的要开枪了。”拉尔举起枪,对准纲吉。
纲吉身体一僵,停下脚步,认命的往回走。
此时的拉尔走到可乐尼洛身边,拉起来就是一阵连环巴掌,“这么明显的魅惑都抵抗不了,真是没用。”
纲吉咽了一口口水,刚准备后退一步,就被拉尔的眼神定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可恶,你竟然使用美人计,kora。”可乐尼洛揉着被打肿的脸,有些愤愤不平。
“我只是善于利用自身优势而已。”这招我可是实验过很多次呢,Xanxus,云雀学长他们都中过招。
“好了,闹剧结束,训练正式开始。”拉尔训到。
……
几个小时后,纲吉筋疲力尽的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啧,真没用。”可乐尼洛站在旁边冷嘲热讽。
纲吉瘪嘴,你试试被厉害你好几倍的人追击看看。
“你没事吧。”拉尔的声色依然很严厉。纲吉听得出来拉尔对他的关心,其实拉尔一直都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
纲吉摇头,他现在连话都不想说。
拉尔看着似乎已经睡着的纲吉,他看起来很是狼狈,没有了往日对谁都温和的笑容,此时的他很是柔弱,像一只……兔子,拉尔被自己的联想逗笑了,但也只是昙花一现,“可乐尼洛,将他背回去。”
可乐尼洛背起纲吉,发现他比想象中的还要轻,这家伙是怎么长的,看来以后更要好好训练了。“可乐尼洛。”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纲吉的笑容,可乐尼洛摇头,脸上显得不是很自然。
清晨,纲吉起床,发现衣服已经换成了干净的衣服,伤口也被仔细清理过,是谁做的呢,纲吉坐在床上有些疑惑。
……
“拉尔,你对那小子那么好干吗。”
“你不是还被他的笑容给迷惑了吗。”
“我……”
“哼!”
“拉尔,喂,拉尔,等等我。”

雪ct2017-04-05 17:56:00 发布在 all27
@冰麟天羽@天澜珊@璃月之雨@疯癫蔓@当当当战

雪ct2017-04-05 18:02:00 发布在 all27
第八章日常(1)
纲吉站在楼梯口,手搭在扶梯上,所以昨天到底是谁帮忙换的衣服呢。因为太专注眼前的问题,没有注意脚下,纲吉一脚踏空,从楼梯口滚落下来。
“痛。”纲吉从地上撑起身体,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双漆黑的皮鞋,然后,一身黑色的西装,整洁,没有一丝折痕,再往上,一张雕刻般帅气的脸正低着头,嘴角挂着嘲讽似的笑容。“这就是你给我的迎接方式?”低沉带有磁性的声音却吐出刻薄的话语。“Re…Reborn!”纲吉慌张的爬起来,却不小心撞到了伸出来的扶手,“痛痛痛痛痛…”纲吉抱着头,蹲了下来。
“听说你被拉尔和可乐尼洛虐的很惨。”
纲吉抬头,刚准备张嘴,Reborn仿佛知道他要问什么一般,张口说道,“可乐尼洛说的。”
又是他!
“啧,真是蠢纲。”Reborn站在一旁有些嫌弃。
这么蠢,还不是你教的。纲吉在心里默默吐槽,而且为什么我又得到了这个绰号。
“看你这么喜欢这个绰号,那以后就叫你蠢纲好了。”Reborn抬起修长的腿离开。
“喂喂,Reborn,我哪有喜欢这个绰号。”纲吉快速的从地上站起来,跟了上去。
“我看见你听见这个绰号时眼睛亮了一下。”
“那你都没有征求我的同意。”
“需要你的同意吗。”
……
“我已经到了。”
纲吉顿住,抬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跟着Reborn来到了他的房间。“恩,那个…”纲吉有些尴尬,楞楞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Reborn斜靠在门口,双手抱在胸前,微勾唇角,有些戏谑的看着他,“我现在要换衣服了,你要看吗。”
“我…”纲吉脸有些红,他转身不小心扫到Reborn的衣柜,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成年体的Reborn会像婴儿身体的里包恩一样cos吗。
“那个,Re…born…”纲吉又转回去,却看见Reborn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白色的衬衫紧紧的包裹住结实匀称的身体,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胸肌和腹肌的线条。纲吉的脸一下变得通红,Reborn真是行走的荷尔蒙啊,好帅!
“恩?”一个轻微的鼻音,Reborn坐在床上,没有再脱下去,只是略带有趣的看着纲吉。
纲吉吞了口口水,最后还是决定问出来,“Reborn,你喜欢cos。恩,就是伪装吗。”
“伪装?”Reborn挑眉,“伪装是一个杀手的基本技能。”
那那些稀奇古怪的cos算什么啊,纲吉不敢问出来,他怕Reborn会杀了他。纲吉低着头,准备默默离开。
“过来。”Reborn勾勾手指。
纲吉乖乖的走过去,并没有注意Reborn嘴角恶魔似得笑容。
“伸手。”
纲吉乖乖的伸手。
Reborn牵起纲吉的手,轻轻一拉一推,将纲吉放倒在床上,俯身,一只腿跪纲吉的两腿之间,一只手锁住他的双手,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沢田纲吉,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的所有秘密。”
然后再纲吉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拎起他,扔出门外。直到重新碰触地面时,纲吉才逐渐回过神来,刚刚他真的被吓的半死。
“纲吉,你没事吧。”轻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纲吉摇头,自己爬了起来,风正站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
风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又看了一眼脸还有些微红的纲吉,“又被Reborn欺负了?”
纲吉回想起刚才的场景,脸又变得通红。“没…没有。”
风眼睛微眯,微微笑着,“纲吉和Reborn的感情真好呢。”
“沢田纲吉,你要给我钱。”毒蛇突然出现在面前。
“恩?”纲吉有些疑惑。
“你站在我的地盘上。”
纲吉低下头看了一眼周围的地面,更是莫名其妙。纲吉看了一眼风,风仍然保持着微笑的表情,但显然他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说,风你的属性是腹黑吧。上一次,因为叫错你的名字,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拉尔打飞,这一次,我又哪里招惹你了啊。
“额,我没钱。”
毒蛇低下头,宽大的斗篷遮住他的半张脸。他皱起眉头,似乎在思索着对策。“那么,明天一天,你就属于我了。”
“什…什么鬼?”
“他们让你做事,就必须付钱给我。”毒蛇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理会纲吉。
“我需要他帮我完成一个实验。”另一个声音出现。
“可以,钱。”
“喂喂…”我才是当事人好吗,为什么彩虹之子都是这样的,完全不听别人的话啊。
商定完事情之后,两人直接就走了,留下纲吉一人在风中凌乱,我这个当事人还什么都没说好吗。
“纲吉。”风走过来拍了拍纲吉的肩膀,脸上带着担忧的神色。
纲吉茫然的回头,现在关心已经晚了好吗,“你现在怎么站过来了。”
“毒蛇已经离开了。”风轻笑。
纲吉一震,迷迷茫茫的离开这个地方,开始准备餐点。

雪ct2017-04-14 18:37:00 发布在 all27
第九章日常(2)
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纲吉环视一周,发现少了一个人。
“史卡鲁呢。”
“他应该在自己的房间吧。”
纲吉底底的恩了一声,代表自己知道了,收拾了一下东西重新回到厨房,待他再次出来时,史卡鲁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以极快的速度向嘴里塞着食物,然后放下餐具,准备溜回到自己的房间。
纲吉一直在关注着史卡鲁,见他离开,眉头一蹙。“站住。”
纲吉站起身漫步走到史卡鲁身边,绕着他细细打量了一圈,表情严肃,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拉住史卡鲁拖着他走到沙发前。
“你,你要干嘛?”史卡鲁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却也没有挣扎的太狠。
“坐下。”又是一个简单的命令,这时的纲吉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史卡鲁被气势所压乖乖坐下,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看见史卡鲁听话的坐下,纲吉松了一口气,然后…扒衣服。
史卡鲁双手抱胸,不断挣扎,“喂,你到底要干嘛?”
看着不断挣扎的史卡鲁,纲吉眯起眼睛,棕色的眼睛里流转不容反抗的威严,“不要动。”
坐在餐桌上的其他人都有些惊讶的看着纲吉,一直以来纲吉在他们面前表现出来的都是温柔随和的一面,仿若天空包容着他们的一切,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如此强势的纲吉。不过还是挺有趣的,Reborn摸了摸他的鬓角,喝着咖啡继续看戏。
史卡鲁被纲吉吓的一动也不敢动,呆呆的坐在那里,任由纲吉将他的衣服扒掉,露出赤裸的上身。
怎么会这样?纲吉倒吸一口冷气,史卡鲁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有新伤亦有旧痕,特别是左肩部位洁白的纱布上早已渗透出鲜红的血液,一看就知道是因为潦草的处理和刚才的挣扎所致。
史卡鲁发现所有人都沉默的望着他,有些尴尬,“那个,我…我可是拥有不死之身的男人,这些伤没事的。”
“就算你有不死之身,但你不会痛吗!”纲吉很是生气。
史卡鲁愣了一下,低下头,从来没有人问过他痛不痛的问题。以前替身演员时期,那些人只会要求他做惊险刺激的动作,却没有人关心他这件事会不会很危险,会不会受伤;在这里虽然露切一直都很关照大家,但他却不敢说出来,大家都那么厉害,若说出来了,他会不会连最后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我…”
“先不要说。”纲吉伸出手制止史卡鲁继续说下去,“我先帮你重新包扎下伤口吧。”
拿出医疗箱,纲吉熟练的用酒精消炎,然后上药,最后拿出白纱布一圈一圈的小心环绕,系好。包扎完后,纲吉坐在史卡鲁的身边,他明白他的感受,毕竟以前的他也是这样的不是吗。
“史卡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他们虽然都很厉害,但你也有自己的特长不是吗?”说到这里,纲吉顿了一下,脸上露出带有回忆的轻柔笑容,“说起来,以前我也是一个废柴呢,什么都干不好。有时就连走路都要摔一跤,那时他们都叫我废柴纲。”说到这里,纲吉顿了一下,脸上露出带有回忆的轻柔笑容,“所以,史卡鲁,不需要自卑,你其实很厉害的哦。”
史卡鲁转头看着纲吉,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这个青年也是这样轻柔的笑着,“不死之身吗,很厉害哦。”
“谢谢你,沢田纲吉。”史卡鲁少有的郑重。他,是光,是他的救赎。
“没事,你以后受伤不要这样隐瞒着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纲吉就拎着医疗箱离开了,而那些人则走到史卡鲁那边,或是关心,或是责备,亦或是讽刺。
……
“纲吉包扎的很好嘛。”Reborn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
纲吉翻了个白眼,能不能不要这样时时刻刻都要试探一下啊,“孰能生巧罢了。”但纲吉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并没有过多的透露什么。

雪ct2017-04-14 18:38:00 发布在 all27
两更,以后两个星期更新一次,说不定一更还是两更,各位勿催哦
@冰麟天羽@天澜珊@璃月之雨@疯癫蔓@当当当战

雪ct2017-04-14 18:40:00 发布在 all27
第十章实验
威尔第的实验室
纲吉有些好奇的四处打量,整个实验室被分成两个部分,一边放着各种各样的试剂,另一边则是一些电子设备。在往前是一个巨大的控制台,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按钮。相较于入江正一和斯帕纳专注于机械,威尔第则显得更加全能。他就是一个疯狂的科学家,对一切实验都很感兴趣,不然也不会研究出治他自己与死地的7的3次方射线。
“那个,我要做什么?”纲吉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坐在那个地方就行了。”威尔第指向一个装备精良的椅子。
“我既然收了你的钱,就必须完成你的要求。”毒蛇抢在纲吉前面坐在那个椅子上。
“好吧。”威尔第无所谓的答应了,正好可以做一下对比,虽然主要还是纲吉。
“那我现在坐哪。”让我离开最好了。
“等一下。”威尔第走到控制台,霹雳巴拉按下几个按钮,然后旁边出现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椅子。
“现在好了。”威尔第抬头目光灼灼的望着纲吉。
纲吉打了个寒颤,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无奈的走过去,刚刚坐下就出现了绳索将他们固定在实验椅上。纲吉试着挣扎了下,还挺坚固的。
“这个绳索可是我实验了好久才成功的,一般人可没办法挣脱开。”威尔第略微有些得意。
“那Reborn他们呢?”
“他们不算一般人。”威尔第的脸色有些难看,他摆了摆手,“好了,不说这些了,现在开始了,你做好准备!”说完低下头哔哩吧啦又开始按着什么。
纲吉先是感觉手被什么刺中了,然后整个身体变的麻木,眼前的景色也变得模糊,整个人陷入恍惚状态。
这是哪里,‘纲吉’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浓雾。我到底在做什么,‘纲吉’静静的站在原地,任凭时间一点点流逝。好痛,‘纲吉’蹲下身体,紧紧的拥抱住自己,好痛,好痛,‘纲吉’紧咬牙龈,额上的青筋暴起,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从他身体里抽出。
控制台前,威尔第看着属于沢田纲吉那一行数字不断飙升,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果然啊,果然他不是寻常人,这一次一定能成功。威尔第嘴角咧起笑容,继续加大攻略,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实验椅上已经脸色苍白的纲吉。
浓雾里,‘纲吉’蜷缩在地上,整个人都在颤抖,他看着自己的右手已经慢慢变的透明,我要消失了吗,‘纲吉’的意识逐渐模糊。
在混沌之中,他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
“十代目……十代目!”
“阿纲!”
“夏马尔,为什么十代目的心率现在跳的这么快?”
“我怎么知道,明明之前只是陷入沉睡而已。”
“kufufufu,沢田纲吉,你要是再不醒过来,你的身体可就属于我了。”
“BOSS…”
“笨蛋阿纲,起来陪蓝波玩啊。”
“沢田纲吉极限的快醒过来啊。”
“草食动物…”
狱寺,山本,骸,库洛姆,蓝波,大哥,云雀学长,我说话一点会保护你们,又怎么能让你们再一次尝试失去我的痛苦,而且彩虹之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所以我必须…‘纲吉’睁开眼睛,棕色的眼睛里跳跃着觉悟的火焰。
另一边,威尔第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表情带着些狂热,突然屏幕闪烁了几下然后陷入了黑屏。怎么回事,威尔第皱眉,只好起身检查机器状态。
没有问题啊,威尔第带着疑惑扫视了一圈,目光一凝,脸色阴沉,甚至带着些焦急。这小子怎么回事,呼吸怎么会这么微弱。他走过去,准备将纲吉释放出来,但他刚按下按钮,控制台冒出浓烈的黑烟,还伴有一丝火花。该死,威尔第一拳锤在控制台上。
“毒蛇,我知道你没事,我给钱你,将那小子给我弄出来!”
“哦呀哦呀,真是麻烦。”虽然这么说着,但毒蛇依然很快从椅子上消失,出现在纲吉面前。就在毒蛇准备动手时,纲吉却突然睁开眼睛,平时的棕色眼眸此时变成了绚丽的金棕色,额头上也隐隐跳跃着火焰,而他身下的椅子早已在一瞬间被焚烧殆尽。“玛蒙。”纲吉轻轻吐出两个字,就又晕了过去。
毒蛇上前几步接住晕倒的纲吉,黑色斗篷遮住了他闪烁的眼睛。
“怎么回事。”外面的人听见动静,走过来问道。
“没事,只是实验器材出了一些小问题。”威尔第和毒蛇不约而同的隐瞒起他们看见的那令人惊艳的一幕。

雪ct2017-04-29 12:35:00 发布在 all27
卡文了,删删写写,只写了一章,不知道各位会不会有看到自己写的文总有些别扭的感觉,哎!
@冰麟天羽@天澜珊@璃月之雨@疯癫蔓@当当当战

雪ct2017-04-29 12:38:00 发布在 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