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她会不会是另一个我?还是说她在等时机代替我?

楼主:八戒洒泪葬花 字数:3098字 评论数:1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如今的我是一个多梦易梦的体质,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做梦。只要眼睛一闭就会做梦,日夜做梦。每次做梦醒来都很累,腰酸背痛。就像是一天我干了很多的活儿,当牛做马的累得半死刚忙完终于可停下歇息那一刻的感觉,又像是被别人群殴了一样,遍体鳞伤。
记忆一:
不知是几岁发生的事我记不清了,但这件事的发生让我不免对我本人有些许怀疑。也是从这件事开始到现在的我这一时间段,总觉得自己不是这具身体的宿主。这件事是发生在我小时候的事,小孩子的想法天真,总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最最特别的一个人。那会儿我不像身边的小孩子一样,总把自己心里想的说出口。心里觉得他们可笨了,怎么把自己在心里想什么都说出来,那以后还怎么干大事?然而也就这一点,我时常觉得我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因为我有想法有自己可以和自己内心交流这一的神奇特点。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1 11:56:55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老婆婆把桐子油涂在我左手的小拇指上,因为这是刚烧伤的疤痕,抹上油是为了避免被灼伤的皮肉黏在一起,再用纱布把它缠好。引着我去床上睡觉,这一晚上我睡觉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长头发的小女孩儿,看起来跟我一样大。远远的看见她站在一间房子的门口向我招手,我走了过去她牵起我的手说带我去一个好玩儿的地方。在梦里她边走边说抹油的那个老婆婆是我外婆,弟弟比我小一岁我还有一个姐姐还说爷爷啊重男轻女……在梦里我一句话也没说就看着她,也没有相信她的话她啊有说不完的话。就这样走着走着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她说了多久。被一声尖叫声吵醒:”都粘在一起结痂了,小手指还直不起来是弯折的!!“说话的这位是我如今的外婆。
醒来的时候,脑袋里像是被植入了他人的记忆一样。我看周围的人都很亲切,我知道谁是谁叫什么,都是我的家人们而且正在外婆家拜年。后面的日子里我和家里人就是这样顺其自然的生活着,但睡觉时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梦里面的那个小女孩一直都在找我玩儿说一些有的没的,很多时候都觉得她很烦懒得听她说。做这些梦到还没什么,醒来也没有身体感到很累。就是经常半夜失眠,每次都要到晚上12—1点这个时间点才能睡着。不管白天多累都得熬到这个时候才能睡着,第二天早上5、6点醒来特别精神。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1 15:01:05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记忆二:
我上三年级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成绩优异的的女孩儿,那时我们成绩好的和成绩好的人一起玩儿不跟成绩差的打交道。显然我是那个成绩差但不调皮是一个很踏实的学生,老师那个时候除了喜欢成绩好的还喜欢像我这样乖乖听话的”好孩子“。跟她认识是班主任为了拉高咱班的数学水平,就把成绩好的跟成绩差但听话的人做同桌。于是幸运的我和这位成绩优异名叫小满的小女孩儿做了同桌。日子久了我俩有说不完的话,她会耐心的教我做数学题,虽然我一点儿也听不懂。跟她做了一年的同桌我的成绩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劲。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改变,她还是一样的受老师喜欢的优等生。唯一变的是小曼和我都多了一个知心的朋友,我们彼此之间什么都说。
转眼间三年级升四年级,听家长说每个班拔尖的学生都要被安排到另外一个班,剩下的不变这样做只是为了以后小升初做准备。那会儿我可伤心了知道这个消息,四年级开学报道的前一天晚上,还是一样熬夜到了凌晨1点多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里: 那个小女孩儿照常一样带着我去同一个地方玩儿,牵着我的手走在同一条道路上嘴里嘀咕着。她说啊:“以后有可能不会再这样等我了,有新的小孩伙伴儿了叫小满。有她陪着就不会孤单了,我俩已经是好朋友了。” 听到她说起她的好朋友是小满的时候,心里一惊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听着,在梦里从未跟她搭过话。我俩一直走着,她继续说着她和她的那个好朋友发生的事。很多时候她说话我都当个耳边风的,习惯了等到她的话音渐渐消失,路慢慢走没直到眼前一片白光然后醒来。
说不在意那个梦,那时的我还小的确没放心上。第二天去报到我被分到了4(5)班。第三天就是全体师生在操场上开会,校长讲话关于《中小学生暑假防溺水》这一内容。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几班几年级的学生下河洗澡溺水死了。没错那个人就是小满,知道这件事的那一刻心里就只有害怕没有伤心,具体害怕什么我也不清楚就是下意识的害怕。当天下午那种害怕的感觉完全没有了,至于小满走了的事我也抛掷脑后。夜晚睡觉的时候不同往日了,没有熬夜一倒就睡。
梦里: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每个人好像都很忙。但他们有些人和我对视好像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递给的信息是:不可思议更多的是一种惊讶。这里的人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可以看出都不是同一时代的人,有的是古装、有的是现代服装、有的是国外的礼服还有一些民族服装……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1 15:58:21 发布在 莲蓬鬼话
@zohar871 2022-09-21 22:25:21
你小时候的认知是对的,你是特别的,因为每个人都是特别的,人类可以重复造一样的东西,但是每个人却都是唯一特别的。
你跟自己交流是跟你的灵交流,你的灵有智慧,很多你没有学过的东西你就已经明白,这个人跟人会有差异
你的梦会给你很多启示,让你知道自己该行的路;让你避免进入死地,去读约伯记能明白梦的一个定义
梦里的一些看见是你在灵界的经历,你看见的小女孩是一个灵界存在的家人
-----------------------------
那个时候很小总能听到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话,小时候吧喜欢自言自语。后面大一点了,看手机上说这一类症状是属于精神方面有问题。我也不清楚是不是自己真的有问题,至于梦我真的从最初的记忆开始到小满离开之前,那个小女孩一直都在陪伴我给我讲很多话。同一个人,同一场景,只是她每次说的内容不一样罢了。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2 19:26:59 发布在 莲蓬鬼话
记忆三:
自从小满走后,我就再也没有梦到过那个陪伴了我那么久的小女孩。我的梦开始变得杂乱,一会儿从某个地方串到另一个地方,且每次醒来我都会很累。之前有小女孩儿的梦虽然每次睡得很晚,但醒来都是特别的舒服精神也特别的好。
四年级的时候倒没什么就是做梦醒来经常感到浑身疲惫,在四年级的时候我又交到俩个知心的朋友A和B。A学习成绩好,B学习成绩中等就是喜欢玩不然啊她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然而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差等生,接下来的故事就发生在我跟她们俩之间的故事。
那是一个多云的日子,外面乌云密布眼看就快要下雨了。我们班的体育课就是下节课,大家都祈祷不要下雨。要是下雨了体育课就被班主任给霸占,上我们最不喜欢的英语课。天还是灰蒙蒙,没有下雨。体育老师说今天不跑步了,点个名让大家解散了。于是我跟A和B三人一起在操场上玩儿。
A:“你们看哪儿有一个人,怎么站在半山腰上好像一直在看着我们。”
(我们的学校后面是一座山,教学楼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一共六层是背对着大山的。我们的操场在二楼站在操场可以看见半山腰及以上的风景。)
B:“在哪儿?都下午了而且天看起来要下雨了,这人难不成还要捡柴火吗?我怎么还没看见那人在哪儿啊?”
我:“A你说的在哪儿?为什么会一直看着我们,你注意到了吗?就我跟B没发现唉”
A说跟我们在一块儿玩的时候,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她的内心很慌就一直环顾四周,发现半山腰有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人在看像我们这边。看不清楚脸,那人面部一块儿是灰色暗沉的样子。A努力的解释着执意要我跟B都到她说的那个人,可是我们看了半天就是没发现。正当我们要走的时候,A和B异口同声的尖叫出:“有人抬棺!!!!在半山腰好像在动。”我猛的一回头看向她们眼神所看向的方向,此刻的我有点不耐烦的说到:“有完没完,吓我一跳我什么都没看见啊!”说完这句话我更多的是生气,觉得他俩一起戏弄我。我这个人比较敏感,当时的我想得很多觉得:三个人明明大家都是一起玩的干嘛要出现两两搭伴儿去唬弄另一个好朋友。这个想法刚落幕,发现A好激动的拉扯我的手说半山腰那人朝我们走过来了!!!!
当时我的内心是害怕,是恐惧各种情绪涌上来了。毕竟A的反应很真实,然后我再顺着他们的方向看去发现一口黑色的棺在半山腰放着。就那么一口棺周围没有他们所说的人,那口棺上面的“棺”字正和我的视角对视直击正面。我也不知道当时我的心在想什么,我脑袋一片空白下意识的用手指向了那口棺。然后莫名其妙的说出“是人死后都会睡在里面吧?那要是像我们这样未长大的小孩子也睡这么宽敞的吗?”A和B 当时很惊讶地看着我,眼神里有些许害怕觉得我可能有什么病。A好像是想起了什么或者是明白了什么一样突然大声骂我:“棺材是不能用手指的,快放下!!!我奶奶说过好像指了会遭报应或者会遇见不好的东西。”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2 20:19:32 发布在 莲蓬鬼话
A刚说完,我就慌忙把手放下了。那天当晚回家的时候,果不其然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里:我站在一片白光里,周围都很白有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讲话具体讲什么听不清。就是一直叽里咕噜,过了一会儿有一个类似花瓶或者玻璃的东西被打破的声音。这个声音刚落音,那个叽里咕噜的声音就没了。慢慢的我的第一视角转变成了第三视角,我看见我站在白光里,我的表情很痛苦。我发现那片白光慢慢的开始有污点,有裂痕,我看见我越来越痛苦,污点越来越多开始有点喘不过来气的感觉。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到达了极点真的快要窒息了一样我惊醒了。发现我躺在自家的床上,已经是早上八点妈妈在做早饭,弟弟居然比以往都起的早还很自觉地做作业。听妈妈说姐姐去买菜了,说今天看我没早起就给我跟老师请了假让我好好休息。我发现有很多细节不同寻常,又觉得不真实只是自己感觉到了但不在意。于是我准备去厕所洗脸刷牙时发现我满头的汗,妈妈不知什么时候在我身边前所未有的温柔着抚摸我的头说”累坏了吧,孩子。“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2 20:38:26 发布在 莲蓬鬼话
不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妈妈叫我跑过去开门。我站在门边儿问是谁,那边传来了姐姐的声音说她回来的有点晚了外面天都黑了。我瞬间蒙了,心想才早上八点就天黑了吗?妈妈又一次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我身边冒出个声音说:”哎呀,你姐姐就是这样肯定是在外面贪玩儿,这不外面天都黑了你看那走廊黑黢黢的。“
顺着话音看去果然天是黑的,心想怎么刚去刷牙路过天都还是白的。妈妈又开始说话了:”你啊,刷牙也磨蹭一刷天都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笑,那种嘴笑脸不笑加上她那双空洞的眼神,莫名的害怕。这时姐姐进了家门穿的很奇怪不是现代的衣服,又好像不是衣服更像是一块布披在身上她说她要去上厕所于是走向了走廊。那个姐姐刚走向走廊,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是姐姐的声音一开门这个姐姐就要拉着我跑说:”快离开这儿,还说是为我好他们不是人说不能在这里待到第二天天亮之类的话。“妈妈看着我说:”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不愿意跟着她也可以。“于是我跟着第二个姐姐走了,走着走着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跟不上第二个姐姐的步伐,我就是想歇一会儿再走她死活不同意硬要拉着我。于是我没搭理她就停下来自己歇息,看着她走远消失不见。
八戒洒泪葬花2022-09-22 21:02:21 发布在 莲蓬鬼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