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合同(大肚H、灌肠、狂虐)

楼主:91021620120121 字数:10486字 评论数:1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祭百度。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08: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这时精房的主事走了过来他注意到楚生的情况,“怎么回事?”主事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楚生的身边,问道。“嗯哼——凌晨……就……发作了,我怕是…要… 要生了……呃啊——哈——哈——嗯哈——”主事在楚生后口按压了一番,说:“口还没开,不着急没那么容易生,先去给客人哺精,客人都等急啦。”主事招来两名精壮的大汉,不等楚生反映过来就拖着他往外走。“啊——”楚生被他们这么一拖,肚子猛的疼起来。他清晰的感觉到孩子那硬硬的脑袋突然往下走了一些,肚脐那儿被他们的小腿蹬得生疼,“呃…慢…”

那俩精壮的大汉哪肯听他的啊,脚步不停往外走。楚生疼得厉害,自己提不起脚,就生生墩在门槛上。一阵折腾下来。孩子的脑袋已经快要坠入盆骨里了,楚生的身子笨得愈发不听使唤挣扎了几次都没能奏效。整个人被架到了哺精房,两名壮汉就这么直直的将他扔到床上走了,楚生也顾不上抱怨,环抱着肚子摸索着,安抚着受惊的孩子。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14: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楚生终于熬不过前后夹击的折磨,死死护在巨腹下的双手曲弯,抱着肚子在榻上辗转翻滚起来。客人似乎十分不满,双手把住他的巨腹,控制住他的挣扎的身体,益发大力的吮吸着。“疼,我疼啊——啊——”楚生疼得不断呼喊,蠢笨的身子竟然弓成了弧形,双腿不停地蜷起又伸开、伸开又蜷起……

客人心满意足地走了,阳倌也下工离开。主事进来直接走到床边,按住楚生的巨腹,用力挤压,楚生紧紧咬住下唇,强忍着任由他抚触探查。“觉得怎样?”“疼—喔疼得厉害。”主事招来医者说道:“这个还有11个月的合同呢,得想个办法控制住产势。”医者在楚生的巨腹上用力按压,每按一下楚生都疼得浑身颤抖,冷汗滚滚而下。按压完毕,医生道:“嗯,口还没开还来的及,把收合**的膏药给他贴上。”医生指挥者一名侍者用有两只手大的膏药贴在楚生高凸的肚脐周围。巨腹明显的开始凸涨,**在慢慢收拢。楚生双手护在巨腹上想摸又不敢摸,想压又不敢压的样子。看得出是换了一种不同产痛的说不出的难受,甚至分不清是涨得痛还是痛得涨,原本苍白的脸色愈加苍白起来。他只得忍耐着,双脚无助的蹬踏着,渐渐攥紧包裹在巨腹上的衣服,希望可以减轻几分从未经历过的涨痛。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0: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主事挥手叫来两名壮汉说道:“他这肚子都开始下坠啦会影响客人的食欲的,你们把他送去修身阁正正胎。” 修身阁是专门为孕夫正胎的地方,在那里有一种叫正圆仪的仪器,可用来调节孕腹的大小形态,使胎体的圆隆饱满接近正圆。楚生被两人架到正圆仪上。他跨坐在月牙骑上,双手抓住放置正圆仪的架子,两名壮汉双手施力挤压着楚生延产中的腹部,硬生生的将楚生的巨腹塞进了比他平素用的还要小两号正圆仪里, “呃…啊哈...呃啊..."楚生的肚子已经被小小的正圆仪箍得急剧起伏,胎体向上顶挤得肚皮开始变形。他双腿夹紧月牙骑,急剧的喘着气伴随着一阵又一阵强有力的胎体运动,楚生忍不住嘶喊出声,还要分心去控制大张的洞口,硬生生的抗拒着产势的发作将肚中的两个胎儿顶了回去。
楚生只觉得肚子里火烧火燎的痛,接着就是一阵阵地抽搐,根柱昂扬起。“呃——嗯啊——嗯啊——恩啊——”他的身体缓慢而有力地蠕动着,反反复复磨蹭在月牙骑上。好像这样就能得到宣泄。突然楚生闷哼一声他感觉到一股暖热的液体不受控制冲泄而出,他的头向后使劲地仰起,大张着口,却发不出完整的声音,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高高隆起的肚子还独自在那一阵又一阵的蠕动着。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1: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楚生再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那间的养精房的床上, 他感觉肚子一直胀胀的钝痛着,“哥你醒了”“小毅?!”你怎么会在这里?”楚生惊喜地叫着。“我知道你很想我,我也想见到你就让人弄大我的肚子,带我来着做精童,哥你不生气吧?” 小毅小心的看了一眼楚生说道。“你怎么这么傻啊?”“哥,我也是爸爸的孩子当然不能让你一个人来受苦还债啦。放心啦,我签的合同是和你一起到期的,我只要能坚持到合同期满的话,就可以像你一样得到20万的酬劳啦。到时候不仅可以还了高利贷赎出爸爸,咱们一家三口的生活也有着落啦”“可是”“好啦,反正我都已经进来了再说什么也晚啦,你放心我怀的是一胎才2个月,主事把我和你分在了一起,我正好可以照顾你”
“ 小毅谢谢你”“咱们是亲兄弟就不要说这些啦,哥,你的肚子那怎么这么大啊?几个月啦?”“已经10个月啦”“啊!哥啊,你还有11个月的合同呢,你你不会想就这么一直延产11个月吧?这不可能,你怎么受的了啊?你这样不行会出事的啊!” 小毅心急地说道。“没什么,他们···他们这儿延产的办法很多。这···这里有很多人都在延产呢。不会有事的。”“可是你这肚也太大了,这么大的肚子,你就这么一直躺着养它到时候身体很容易虚脱的。你怎么坚持到合同期满啊!”“我···我···”楚生不知所措地摸着高高隆起的腹部。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1: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哥啊,我扶你起来走动走动吧,要多运动,锻炼好身体才能坚持到合同期满啊。” 小毅说。“来,哥我扶你走走” 小毅掀开盖楚生肚子上的薄被,右手从楚生腋下绕到后背,左手托住楚生前突的肚子。楚生一手撑着腰,一手抚上腹侧,搂着肚子慢慢把腿从床下挪下来。 “来,哥,你慢慢走着”。 实在太重了,楚生不得不双手撑着腰,努力挺着身子。肚子太大,根本看不见脚地,只能让弟弟招呼着自己探路。“在屋里走不如去外面,还能让宝宝呼吸些新鲜空气。”楚生有点吃力地笑着说。小毅听了,“好嘞,那咱往外走。”跨过门褴的时候,楚生艰难地抬起腿,小毅看着楚生辛苦的样子心疼不已。
“哥,你行吗?不行咱就歇歇吧。”“我———呃———可——可以的,咱们——继——继续走吧”,这些个动作让楚生的肚子有些隐隐的疼,可是的确自己需要运动了,小毅说的很对,楚生也真的有些害怕了。自己,一直都不怎么动,去哺精时都是被拖着去的。这样到时候真可能真的坚持不到合同期满啊。慢慢的,兄弟二人挪步到了花园的凉亭里, “哥,小心点”, 小毅小心的扶着楚生坐下休息。小毅蹲下来把头贴在楚生隔着一层薄衣的鼓胀的肚皮上,“呀,都可以听见宝宝的心跳声呢”。楚生看着天真的小毅也微笑着。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2: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须臾,楚生就抓着小毅的手急促的说着:“胀~啊!小毅,你帮我看看下面。”小毅拉开盖在楚生身上的布巾,绕过他凸坠无力巨腹,看见楚生的前阳竟然已经憋胀呈酱紫色,兀自在哪里哆嗦着,还不时抽搐一下。

“啊!小----小毅,我——我憋不住了,要——要喷了。快——快啊帮帮我啊——啊啊”楚生抓着小毅身子一挺一挺的动起来,他刚一使劲前阳就开始吐精。“哥,你要憋住啊!”小毅推到楚生,扑上去用双手紧紧地攥住他那抽搐吐精的前阳,掌下尽是滚烫。这样一来,小毅虽然及时控制了楚生的吐精。但楚生却憋得躺不住了,身子不停的在床上扭着,巨腹也跟着荡来荡去。

“你们在干什么!”阳倌进来看见他俩这样,暴喝一声。小毅看着阳倌那愤怒的样子有些害怕,手上失了准头。“啊——”楚生痛不欲生的叫声惊醒了小毅。“吃了主事给的药,哥就要吐精。我怕他憋不住,才…才…”

阳倌走过来,推开小毅,刚要低头仔细看,就有一注热液直喷到他的脸上。他赶紧一把就攥住了楚生的前阳,说道:“还有一刻钟,客人还没到,你过来抓住它。” 阳倌说着放开握住楚生前阳的手,转而抱起楚生将**插.入楚生的**挺动起来。楚生的前阳刚一被放开滚烫的**就喷射而出,小毅赶忙上前一把抓住。“喔——”楚生被捏的一痛,皱着眉僵在那里,阳倌还在楚生体内卖力地**着。楚生的呼吸浑浊无序,他正在痛苦的边缘挣扎着。“嗯……哦……”楚生难耐地辗转着,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4: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好啦你也再辛苦一下伺候完这个客人你们就都可以休息啦,要快啊,客人已经在门口等着啦”主事拍了拍一旁阳倌的肩走了出去。

今天一天连着伺候了三个客人,十几个小时的激烈的床战,再加上多次吐精的消耗,楚生已经虚脱了。还有最后一次,可楚生感到浑身上下的每一丝每一缕都在浸疼痛里。他嘴唇早已被咬烂了。巨腹坚硬如石,倒在床上如同老牛一般的喘着粗气。阳倌抱起楚生将坚挺,插.入楚生的体内,在他体内**着卖力地想要快点激发楚生吐精,可是连续数次**,楚生的身体里哪还能有储备?尽管阳倌不断的卖力冲击着,可楚生的前阳还是哆哆嗦嗦的始终抬不起来。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客人再也等不了了。他蹬开门,快步来到床前,低下头含住楚生疲弱不堪的前阳,大力的吮吸起来。“呃——疼——疼啊——啊啊啊”楚生双手难耐的抓着不敢远离他身边的小毅,两只眼睛焦灼的往下望着。小毅趴在他的耳边悄声说:“快了,快了。再忍忍就挺过去了。”楚生无神的看着小毅,终于吐出了几个字“里面……抽……”还没说完,因为延产而变得十分凸坠得巨腹妨碍了客人的进食,客人伸出双手箍在巨腹两旁,把已经深坠盆中的胎托顶了起来。伴随着“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楚生的身体栽压在阳倌的身上,痛的昏厥过去。没有得到满足的客人可是顾不了许多,还趴在那一边搓弄一边大力的吮吸着,连最后一丝一豪也不放过。阳倌见状赶紧卖力的继续冲刺,激发着昏厥中的楚生的本能。小毅看着楚生的身体在被撞的空中飘来荡去,客人一口一口的吞咽着硬吸出来三阳精……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5: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呃——嗯哼”第二天清晨,楚生,被一股强烈的便意惊醒。他睁开眼,发现小毅不在身边,看来是被唤去哺精去了。他无奈的看着身前那巨大沉重的孕腹,只要稍一动弹,那的巨大孕肚,便会压迫他的膀胱丝丝发涨发疼。昨晚喝的一大腕参汤,使得楚生的尿意更加急切,膀胱和肚子都像是要爆炸一般。他一次又一次费劲全力的努力起身,都只能是徒增了胸口的难受而已。

楚生的便意越来越强烈,他急切的想要去排解尿意,他扶着巨大的肚子,挣扎了半天居然站起来,一手撑着腰,一手紧紧扶着肚子,缓步向厕所走去。在此期间还有丝丝疼痛在胎腹间抽.动,楚生半靠在墙边慢慢挪着步子。刚走了几步,就累的手脚发软,他用手紧紧托住那巨大的孕腹,大口的喘着气,他站了一会儿,直到手都开始微微发.颤地托不住孕肚的时候,才小心谨慎地又走了几步,还好,再走一步就来到了厕所。他先伸手抓住了厕所的扶手,连着喘了好几口,这才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5: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坐在马桶上,楚生不由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感觉这一路就像是有人掐着他的脖子走过来一样。得快点解决这该死的折磨。可不论楚生怎么使劲,都什么也憋不出来。明明有着“一泻千里”的紧迫感,可就是什么都出不来。楚生憋的生疼,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双手托起孕腹,来减少对膀胱地压迫。十分钟后楚生终于尿了出来。不知是不是减轻了一点身体的负担,排解后楚生还算比较轻松地撑着腰回到了床上。

独自一人让楚生感到寂寞,他已经在床上躺了一天了。小毅还没有回来。沉重的身体让楚生无法起身去找他,他静静的躺在床上,在等待中睡了过去。

“哥……哥吃饭了。”小毅轻声叫到“小毅?你回来拉!”“嗯,来哥我扶你起来吃饭”小毅伸出手,让躺在床上,的人借力起身。楚生握着小毅的手,借力起身,胸口却是泛起一阵恶心。“哥...你还好吧?”小毅见楚生面色一灰,担忧之情,跃然脸上。“没事不打紧”“来哥我喂你”“好”吃了几口楚生突然呕吐起来,小毅拍着楚生的后背,待呕吐过去后,给他擦了擦嘴角,将他怜惜地抱入怀里。“不吃了,咱不吃了。”小毅说着,言语里满是心疼与无奈。
“没...没事的,再...再喂我吃一点,不然,会饿到孩子的。”楚生说着,勉强地扯出一道笑容,张开嘴,又含入一口粥,却是刚下喉,又吐了出来。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久才终于把一碗粥吃了下去“我太没用了。连孩子们,都得陪我一块儿遭罪……”“不要说了,我扶你躺下睡一会吧。”“嗯”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6: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楚生去哺精房伺候着”主事走进来说“哥我扶你去”“小毅你不能去,你今儿有4个客人要伺候,楚生那儿有人招呼,来啊你们俩个把楚生送去哺精房”“是”
楚生被架到哺精房的床上“楚生一会儿你要跟我们这儿新来的一个足月的一起给客人哺精,你要做施给方,一会儿你要带着点新来的,想法激起他的欲望,要和他同时**听见没有”“主事我眼下肚子大得连翻身都得靠人伺候……怎么...怎么..能够激起另一个足月孕夫的欲.望啊……我...”“行啦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我钱都收啦,你就必须得给我做”“我...”“好啦,我懒得跟你说,我会派人帮你的,你最好别出错,你要是把事情搞砸啦看我怎么收拾你!”“把人带进来” 主事话音刚落,楚生便听见一串脚步声。一个正在分娩的孕夫被两个壮汉架着拖了进来,赤.裸的扔在了楚生躺着的床上。被抬过来的人叫江靖,他怀的也是双胎而且明显已经进入了娩势,肚子里的两个胎儿正在拼命的向下挤着。


“你们两个在这儿帮帮他们,这个客人可是出了双倍的钱不能出差错,他们哺完精你们就赶紧回来给我汇报听明白了没有?”“明白啦”两名壮汉齐声说道。主事点点头走了出去。
一名壮汉在楚生的下.身垫了三个枕头,掀开楚生身上的被子.下.身被垫高后,楚生的呼吸有些不畅顺,大脑充.血,一阵阵地发晕。壮汉们把江晋架到了楚生的身上,“呃...呕...”楚生被压得直翻白眼,有东西在喉头滚动痛苦万分。壮汉们为了就楚生与江晋两个人肚子的位置,只好发挥人肉支架地作用,一人掰开并固定着江晋的腿.根,一人扶着楚生后仰的上半身。费了好事一番力气,两人才将楚生的分.身插.入江晋的**。只是本应该交.合的两个人,都没有交.欢的欲.望。楚生的分.身也只是软软地插在江晋的后.xue里。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27: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一名壮汉见状用手抚.摸楚生的**以及孕肚。楚生的**以及孕肚最为敏感。他开始喘着粗气。另一名壮汉也按上了江晋的个个敏感的穴为。让江晋原本因为产子而坚硬的前阳顿时涨成酱紫色,**几乎就要喷涌而出。
“呃——”江晋不可自已的呻.吟声,只是江晋松.软的**还不足以勾起楚生的欲.望。而且楚生那延产的巨肚被压得发硬,楚生感到痛苦难当根本无力动作。他的前阳还是在软软的插在那里。
正是此时,一名壮汉的手探入楚生的**,在他hou穴里挤入了一大坨春.药,春.药的药效非常强劲很快在楚生的hou穴里融化,激起了楚生强烈的欲浪。他使出吃奶的劲忍着剧痛艰难而激烈地挺.动着。“嗯啊...嗯啊... 嗯啊....啊哈...喔...呃.. 喔..啊...”楚生就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他的**坚硬如铁,他卖力的挺.动着腰身,他感到眼前阵阵发黑,喘息连连。
在楚生的卖力挺.动之下,江晋的分.身肿.胀得更大,终于随着楚生最后用力的一插,两人同时到达了临界点。“呃..呃...请...请客人”楚生强忍着喷射的欲望喊道。
客人推门进来含住江晋的前阳允吸起来 “喔——快——快点——我要——要喷——喷了——喔!”楚生已经全然地意乱情迷了。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32: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哺完精后楚生被一名壮汉拖着往回走,春.药的药效实在是太强劲了,楚生还处潮头尖峰上,被无尽的欲.望被折磨的要死要活的“啊——喔—喔—不要啊——喔——”一路上楚生还在不停的攒足劲尽力的喷射着。地上都是被他喷的阳精画出的图画。

楚生被持续的**累得宛如一滩烂泥般挂在壮汉的身上。浑身都像是从水里捞出的一样。身前的孕腹剧烈地抖动扭曲着,前阳更加挺立的吓人,他的声音喊得嘶哑,身体没有一点力气,壮汉将他扔回了养精房的床上走了。
“啊...呃...嗯嗯...喔...啊...哈...哈”楚生虚弱的呻吟着,身体在床上摩擦着,抵御着春.药的药效,他感觉空虚的后口正不依不饶的张着,徒劳的寻找着慰藉。他两腿夹紧被子,身体一挺一挺得反复磨蹭着前.阳及后口,想要得到点什么,后.口的空虚让他心慌。他的身体抽搐着,就连脚趾也卷曲了起来。“啊…恩啊…嗯嗯……啊!”楚生扭动着身体挣扎着,似乎想要摆脱什么。他的脸早就被汗水浸湿了,散乱的头发贴在潮红的脸颊上,显得愈发的黑亮。
他焦躁而频繁的曲起腿,用力挤压着蠕动着的巨大孕肚,受着到挤压巨肚爆裂似得疼着,楚生感到了有些窒息,他已经喷薄了好几次,人早就疲弱不堪了,只是前阳还在不断地往外挤着晶莹。 ‘啊~~~~~~~’一声尖叫,被楚生不停地挺身用力顶撞的孕腹被挤得破了水,羊水涌了出来。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33: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领导就在我旁边晃,现在发文太危险了。还有一半存稿我回去发啊。上班发文的孩子你们伤不起啊~呜呜!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5:35: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我回来啦,看到留言好开心呀!继续发文咯。


楚生现在整个人虚脱的不成样子,但是他知道他不能就这么躺着任由**和羊水继续的流失,这样流下去他和肚子了的孩子都会死的。不得已,他只能一手扶着床沿,一手撑着沉坠酸胀的后腰,双脚蹬地,双手握着扶住床沿使力,楚生也不知道,明明连呼吸都不顺畅的自己,是如何摇摇欲坠地站了起身。他刚下地后口就像开了闸一样流的哗哗的,地上马上就湿了一片,浑圆高耸的肚腹沉甸甸地坠到了大腿根部,虚浮的双脚不支地开始颤抖着,他吃力地向前迈了一步,抖动的巨腹还很应景地往下坠了坠,胎水还在哗哗的流失着。
楚生只能托着异常酸胀的腰,几乎是夹着腿向餐桌挪去,他的肚子很坠,连前.阳都坠坠的疼,但楚生知道孩子不会下来的这么快。他必须趁现在补充点体力,他用一只手撑起腰身,巨腹被顶的高高的,胎水哗哗向下涌着,他用另一只手臂不停地颤抖着摸索着墙壁艰难地来到了餐桌前,站在餐桌前楚生的腿开始不停的打着晃,他扶着桌沿大口地喘息着,这时他肚子里的孩子突然一下猛烈向下一坠,胎头猛地挤进了产道。“呃——啊——”突然的剧痛使得楚生一下子跌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8:56: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胎头被这股力量坐了回去。“恩啊——哈哈——嗯——嗯啊” 抚着爆动的腹部,楚生竭力并拢双腿控制着产势,他抚腹中的孩子道:“好了,没事了,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呃!!”随着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楚生感到下身满开了一片湿意,胎水还在不停地流出,孩子已经降到了出口。楚生鼓励着自己不要惊慌,他颤抖地端起桌上的鸡汤强行灌了下去,“呕——”迟产的双胎实在是太大了,压迫着楚生的胃部,令他的食欲大减,他拼命忍着呕意,将碗里的鸡汤全都咽了下去。疲惫的孕夫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已经累的直喘气,他已经消耗去了太多的体力了。但肚子里的孩子却不允许他们的父亲有片刻的休息,阵痛一下强过一下,几乎已经连成一片没有间隔了。

楚生在阵痛强烈的时候只能弯起身子,双手抵着桌岩,脸朝下趴在那直喘气,“呼——呼——啊——啊——嗯——呼——呼——”休息了一阵楚生感到体力有所恢复,阵痛还在不断的升级,一阵强似一阵急促而激烈的收缩和膨胀,折磨着楚生的意志。楚生知道在这样下去恐怕孩子就会被生在这里,他必须得想法控制住产势。他将肚子放到桌子上,鼓凸的巨腹部完全不受控制的痉挛个不停,胎水已经快流尽了。楚生的脸因产痛而变得扭曲狰狞起来。他双手撑着桌岩摇晃地站起来,喘息了几分钟,阵痛稍缓时,他暗吸了一口凉气挺直了腰背,推开座椅向厕所走去。“呃——”离开了桌椅的扶持,楚生头晕目眩地打起了晃。他咬牙克制住强烈的晕眩感,凭着感觉推开了厕所门。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8:57: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留个悬念,大家来猜猜看楚生会怎样延产呢?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9:00: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歇了好一会,楚生感到稍稍缓了口气。他一手托住腹底,一手扶墙,颤抖着向前迈了一步。只是他刚刚迈出一步,肚子就猛地一阵发胀的疼,胎儿猛的坠了下来,像要刺穿骨盆一样。“啊——”那股猛力扯得楚生止不住地惊叫起来,他根本料不到会有这种情况,一直托在腹底的手也被那力挤得向下,他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经垂的形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肚子坠的就快接近膝盖了。
“呃啊————啊——哈哈——喔哈”他死死地抓着墙壁,叫了几声,却不敢绷紧身体,生怕胎儿会在下一刻就会冲出体外,他又忍了一会儿,等到他身前身后又全部湿.透的时候,这一阵疼痛才算过去,他扶着下坠得厉害的肚子,挣扎着缓步向厕所外挪步。肚子太坠,腿都抬不起来了,楚生小心的侧转身子先迈出一条腿,再抱起肚子一咬牙迈出另一条腿。就这样反反复复等他好不容易出了厕所门口的时候,他已经累的喘气如牛,脚下一阵发软,整个人立时跪倒在了地上。“嘶——喔——嗯啊”下身一阵锥心刺骨的痛,楚生倒抽了一口气,乏力虚软的身体也从跪着的姿势转而跌坐在地。他靠在墙边捂着身前硕大的孕腹困难的张口喘息着。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9:39: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呼―嗯…”疼痛退去了一些,只残留着阵阵抽痛和下体的憋涨,楚生很想躺在床上缓一缓身子。他伸出痛得不断颤抖的手尽力的把负荷过重的孕腹往上托,另一只手则是扒住墙壁想站起起来,可是他的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虚了,**过度,和沉重的孕腹使他身重脚轻,刚支撑着墙壁哆嗦着站起来,身体便一下失了平衡,瘦弱的肩重重地撞在了坚硬的墙上。
“啊——哈——嗯啊”楚生痛极了,他只好把刺痛的肩死死抵在墙上,伸手勾过身旁的椅子,将椅子放在身前,他忍受着下体磨人的憋垫感点起脚,然后咬着牙将腹部扛起,拉过椅背抵在腹底。“呃…痛…痛死我啦…呃啊...嗯哼”楚生一手扶着墙,一手推着身前支撑着自己沉重腹部的椅子,双腿虚软的慢慢往床铺移去,虽然腹部的下坠感和后腰的扯痛稍稍得到缓解,可椅背的棱角却还是刮得腹底生疼,连带的腹中胎儿也因为受到了硬物的挤迫而双双躁动踢打起来。

“唔…孩子…呃…痛…痛啊…别踢了…唔呜…求求你们…呃啊…”一手扶着椅子一手撑着后腰,楚生忍受住腹中剧烈的胎动,一点一点的往前移动着,好不容易移到了床边,楚生的却失力的向床铺倒去,“呃啊——”楚生的上身倒在了床上,双腿却还拖在床下,那已经疼痛难耐的巨腹被压在了身下。“啊——”这一压又压出了一阵尖锐的痛,楚生惨叫一声,全身立马又飙出了一层冷汗,双手死狠的捂住激荡爆疼的腹部,浑身如同筛子一样的抖动个不停。



910216201201212012-01-21 19:41: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


这时主事推门进来,“楚生你这是怎么回事?”他将楚生抱上床,用枕头垫起他的肚子问道。“呼——呼——哈——哈”楚生大口地喘着气,虚弱的睁开眼说道:“主事——我——呃——我的——水——呃——水破——破了——呃——呃——恩啊——”“水破了?怎么回事”“我——我——喔——春.药——呃——春.药——太——啊——太强了——呃——我——我受不住——搞破了——喔——胎——喔——胎膜——啊——呃啊——”

“真没用,你们两个把他的胎膜修好,然后送去哺精室”“是”“呃——主事——我——呃啊——我喔——真的——呃——真的——呃啊——哺不——恩啊——哺不了——恩啊——精——精了——啊啊——嗯啊早——早上——的春——嗯啊春.药——实在——呃——太——太——呃啊——太强了——呃——把我——都呃啊——掏——喔一一掏喔———掏空了——呃——求你——求——别——呃——别——”

“啪”主事不等他说完,忽然扬起手,狠狠地扇了楚生一巴掌。楚生本就全身无力,迎面而来的一掌让他瞬间耳边一阵嗡鸣声后,眼前渐渐变得漆黑。“你这没用上东西,你的**都是我赚钱的货物,没有我的允许你竟敢私自**!嗯!?反啦你啦!来啊,给我灌大他的肚子,加厚他的胎膜看他还敢不敢不听话。”“是”

一个小时过后,楚生的胎膜被加厚了,破裂的膜口也被修复好了。巨腹里被灌进了大量的人工羊水,在羊水的催动下,楚生的肚子迅猛的膨胀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就像是随时都会爆炸的气球一样。他的肚子变得青经暴露的几近透明。他被丢在了哺精室的床上独自孤单的喘息着。身上的冷汗涔涔直下,巨腹中的胎水阵阵的翻滚抽痛,紧绷得愈发冰冷。没有停息的搅痛使他不自觉地挺起沉隆的腰腹,然而随即又无力的倒下。他开始大口的呼吸,就像离开水塘的鱼那样:“哈…哈…啊...呃…啊哈...涨...好涨啊...要爆啦...喔...啊...”
这时阳倌推门进来,强行灌了楚生一碗春.药然后将楚生推到压在身.下,在楚生身上挺动起来。“呃啊——”楚生膨隆的巨腹被压得一阵紧绷,猝不及防的呻吟溢出唇畔,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如纸。“呃啊....不行...啊哈....等....唔啊..等等...压死我啦...啊...”楚生被突然的填充一顶,肚中的胎儿因重力狠狠的往下冲,却因没有出口挣扎踢打着,双重的折磨让楚生无法忍受的惨呼出声,不自觉的夹紧了在他身体里律动的硬挺,嘴唇发紫,心悸连连,仿佛在被一刀刀凌迟着,把肠子跤的粉碎。要不是强大力意志力支持着他,他怕是早就昏厥过去,现下只有满嘴的呻吟与喘息。

大家觉得够不够虐?要不要再虐点?

910216201201212012-01-22 13:16:00 发布在 心字成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