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龙腾倾城跃(父子 短篇)

查看更多极品视频

楼主:虫虫mimi111 字数:52162字 评论数:38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他是人人敬仰的当朝王爷。。。鲜衣怒马,笑弄朝堂。。。本是一生顺遂,无忧无苦。
世人企知他心忧,他的沧海遗珠至今未能找回,况且尚不知是否还在人世,16年未曾尽过父亲之责。。。他心中有愧。。。
他是世间游子,辗转红尘紫陌之中,外表纨绔翩翩然,内心怎样又有何人知。他戏耍人生,恣意江湖,可谓浊世之中一朵清莲。
璞玉如他,是什么却独独见了他如耗子见了猫一般。

虫虫mimi1112016-12-20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拜祭度娘,此楼长存

虫虫mimi1112016-12-20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一章 往事不堪回首
京城繁华之地,倾城在这里已经过了好多年了。
遥想当年,倾城是个逃荒的人,当年南方正值百年难遇的大旱,他们所在的县城正是最严重的重灾区,倾城的爹把最后一口粮留个了儿子。他娘也殉情而死,倾城悲痛欲绝,哭声惊天动地,倾城卖了身,插了跟稻草学着传统的卖身葬亲的规格,卖了自己,葬了爹和娘。
在挖坑埋娘之时发现他娘衣服里有那么一封信。上面写着他非亲生。倾城看到这一封信是不相信的。他娘这是逗她呢????
临死也不忘在打趣下他?可若真的不是亲生,他亲爹他亲娘又会在哪呢???
倾城茫然了,幸好有一京城富商路过此地看他孝道。嗯嗯,,,颇感天动地的,把他买回了家。倾城本以为终于可以不用再饥一顿饱一顿了。终于可以过上幸福小康的生活了。他向往的。。。。
倾城只是想想就开心的不行不行了。
可似,可似。到京城倾城才发现,这是刚出虎穴又到狼窝,真真的是一步错步步都错。

虫虫mimi1112016-12-20 22: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京城里的八大胡同,楼无缺席,倾城带着几个人模人样的狐朋狗友在买醉。别问为什么,倾城不想回忆。
倾城当年还小,却长得钟灵毓秀的,富商把他捡回家后,由于富商多年未有所出,且他们家一直认为收养童男可以招子,便把倾城收为义子。 果不其然,收养后的第二年,富商李毅的妻子便生了个大胖小子,白胖白胖的,足足有八斤。这把一家人给乐的,成天笑容满面的,一个赛一个的像弥勒佛。
刚开始李家众人对倾城是千恩万谢,再后来慢慢就变了,有了正牌大少爷了,这个杂牌少爷的还算什么。
“ 呸,快别乱说话,他哪里就是少爷了,明明就是一个没人要的下贱坯子。”
众人说话从未避讳过倾城,而倾城听到后也不过冷眼一笑,不置一词。到底人家没说错,毕竟。。。。就是个外人。
还在喝酒的倾城视线都有些模糊,又想到这些年的遭遇。顿时有些心烦意乱的。站起身准备打道回府。

“ 王爷,刚才那个刺客就是进了八大胡同里的桃花坞二楼。”
龙腾冷冽冰硬的侧脸,矫健的身姿直冲进去,恰巧碰上出来酒醉着晃晃悠悠的倾城,两人相撞,倾城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龙腾实在没有时间搭理撞上的人,只瞥了一眼,就想要直冲上去。
“你没看见撞伤人了吗?倾城怒视着,指着龙腾就骂,哎,你怎么还想跑啊。”倾城抱着龙腾的腿就不撒手。
“不给我道歉不许走,倾城酒醉熏熏死死的拉着龙腾。”
龙腾看了下脚下的人甩了两下腿,没有甩掉。看了一眼二楼闪过的刺客身影。眼看到手的刺客飞了,瞬间脸色黑如锅底。
龙腾 面色阴沉,眼神似一把利剑刺向倾城,低吼一声。
“来人,把他带走,关起来,给他醒醒酒。”
倾城听到声音,呆呆的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压抑着怒气的龙腾。
龙腾对上倾城的脸,惊诧的后退一步愣住了身形。钟灵毓秀的小人竟是如此的熟悉亲切。
倾城大大的眼眸如同一泓流动的清泉,似乎有些惊吓的微微闪动着
那黑曜石般的眼睛,头前两缕碎发飘飘然,紧抿了嘴唇。
被人拉开按在地上,后面的人用了内力踹了几脚,蜷缩起来,像是一只受伤的小鹿。
“ 呃。。啊。哎呀。。”
“你干嘛让人踹我,滚。”倾城抓着踹他的人就咬。
“你把我追的人都给放跑了,踹你几脚不行吗?”龙腾满是磁性的声音腹黑的响起。
“ 你……你撞了我你还有理了,倾城撇着嘴委屈的坐在地上碎碎念。”
龙腾蹙着眉,到是被倾城气笑了。心里想,也是 何必呀,跟个小娃娃计较,也不知谁家的孩子,刚这么大就流连这些个场所,父母也不知道管管。
“ 算了,放了他了,撤吧。”龙腾勾了勾嘴唇,暗道自己倒是瞎操心,背着手转身出了门。
倾城看着出了门的一帮人,揉了揉腰,呀呀呸来的。都不说把小爷给扶起来,小爷记住你了。
倾城扶着门站起来,哎呦,我的肚子啊,腿啊。怎么踹这么狠。
天色越发的暗了。倾城看了下天暗骂一声
“糟了。”
倾城连奔带跑的往李家跑。果然还是误了门禁之点。

虫虫mimi1112016-12-22 05: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夜色越发的浓郁了,倾城跑到李家门口,喘着粗气。手抚在门前的石狮子上。弯着腰。
累死小爷我了。
刚进门,就有小厮就出来了。
“哎呦,我的爷呦,您这是又去哪神游去着。这门禁的时间您可是都过了。”门外小厮带着看好戏的心讽刺着倾城。
倾城懒得理他们。
兀自进了府。
果不其然,李府里面是大阵仗。
这是成心要把他赶出去??
倾城满是不屑。
李胜经商已经是富甲一方,只不过仕农工商。商毕竟是最后一位。李胜不干心,非要入官走仕途之路。于是,用钱捐了个官,如今,最喜欢摆官谱。 毕竟现在已经有了个亲儿子了,那个倾城就,,,,有点碍眼了。他怕某一天,倾城翅膀硬了抢了他宝贝儿子的家产。
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过先例。李胜越想越害怕,真真是抬头是倾城,低头是家产,咋看咋碍眼。再见到倾城那就真真的就是见到了眼中钉肉中刺了。所以,他想了不管找个什么由头也要尽早把倾城赶出府去。
倾城进屋里后,便看见板子长凳都备好了,倾城无奈摇头。
李胜在上首粗粗的喘着大气,手把桌子拍的啪啪响。
“混账,这么晚不知道回家,难道不知道李家是书香门第,都是你这个没家教的野孩子,把我们李家的门风都给败坏了。”
倾城掏了掏耳朵规矩过头的道“呵,野孩子,家教,倾城都是您一手教大的,若说没家教那也是,,,,,”
李胜瞪大眼睛,“哐当”把茶杯摔在倾城身上。倾城额头瞬间流出血来。
倾城反倒笑的更灿烂了“这是怎么了,谁把您气的半死不活的,哎呦您可好好歇着,息怒,免得一口气上不来,这热的天,还要给您披、麻、戴、孝。倾城充分发挥他在京城鬼混撇子的样子。嘴角满是不羁。”
气的李胜胸口一起一伏的。
秀兰抖了下手绢,娇声贱气的开口。 “老爷,你看他竟然诅咒你早死,我们李家真是白养了你这么大,吃我李家,喝我李家,住我李家的,居然养大了个白眼狼。还想着抢天儿的家产”一身天蓝色锦缎的妇人,头上钗环气的叮当乱响。那便是夫人。
他们早看不惯倾城好久了。
倾城明白今天无论如何,他们是都要赶走自己了。
李胜强装有情有义开口 “ 本来你这么大逆不道,我是要让你偿还这么多年吃喝的银子的,念在我李家心善,就免了。
但是作为你义父,你今天竟然敢诅咒我,况且还围了我李家门禁,打你20大板不为过吧。打完之后,你就走吧,出去之后与我李家在无瓜葛。”
“既然与你再无瓜葛,何必挨你板子。”倾城讥讽一笑,转身欲走,毫无留恋。
“来人”李胜瞧着从不违抗他命令的人居然不听他吩咐。
“给我按那打。”
倾城抵不过那么多人。被按在长凳上,挣扎不过。
倾城已经被赶出家门了。打手们自然不用再有什么顾及。
家丁们20大板竟然下了死手。倾城感到身后剧烈的疼痛。
倾城紧咬了嘴唇,不蒸馒头争口气,呀呀呸,你妹来的,打死也不出声。不能让这帮孙子瞧不起。
但是好疼啊。。好疼。
汗岑岑,泪揪揪,小城城不哭不哭。小城城乖乖【借鉴】。倾城视线模糊。
心里万马奔腾,狂骂李胜八辈祖宗。祝他生了儿子没屁眼。官越做越小,呀呀呸来的,这孙子。。。。一家子都是,呜呜~嘴边流出一溜血。
20大板打完,倾城的力气像是被抽去了一半,浑身湿哒哒的。
倾城快速眨了眨眼睛,咕噜了下来。 还没喘息过来。
“来呀把他扔出去吧,从此你和我李家在没有关系了。”
就被扔出了李府。
自古阴阳五行,八卦之道,在于满中补缺,兴中过衰。无韵无逊,落而无痕。祸福相依,古人诚不欺我。苦日子过够了,好日子便该来了。

虫虫mimi1112016-12-28 11: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ttp://tieba.baidu.com/p/4916704981?share=9105&fr=share😂😂😂😂😂😂看一看瞧一瞧喽,只要998,虫虫带回家。

虫虫mimi1112016-12-28 11: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小倾城就该遇到他爹了

虫虫mimi1112016-12-29 01: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黎明的曙光撒向大地。太阳挂云稍,小鸟吱吱叫。
今天是个集市,倾城扶着汉白玉栏杆,上了桥。上台阶,下台阶最是牵扯身后的伤了。
人山人海的可他却不知道要去哪。倾城身后的伤一跳一跳的,最终还是晕倒了。晕在了桥边。直直的倒在地上。
龙腾正好路过,就是那么巧一抹白衣倒在了他面前。龙腾后撤一步。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侍卫用脚踹了下,没动静。
身后的侍卫立马赶过去把倾城脸那面,像反饼一样翻了过来。
龙腾本不欲多事。身旁的伊洛向前探了两眼。
“王爷,这好像是昨天撞了咱们的那小孩。”
龙腾凑近看了看,果然是他,可不知怎么今天竟是这个样子,龙腾伸手探了探倾城的脉搏。虚弱的厉害身上还有斑斑血迹。
龙腾心疼的弯腰抱起小孩,去了就近的客栈。

傍晚时分,倾城半迷糊的睁开眼睛,眼前浮现一个大大的脸,“啊啊啊啊,怎么是你,我怎么会在这。”
龙腾看着他一阵好笑。“我怎么了。”
倾城别扭的转过身去。不理他。
“哎,,怎么还不理我了呢。”
“都怪你…都怪你…”倾城一边掉眼泪一边说着。
“咋了呢,龙腾一阵好笑。怎么怪上我了呢。”龙腾摇了摇手里的汉白玉扇子。
“ 那天你撞了我,我回去晚了,挨了顿打,还被赶出家门了,我现在无家可归了,你要养着我。”
“龙腾哭笑不得,这就要养着你啦。你这不是要讹人吗?”
“我不管都是因为你。倾城傲娇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了龙腾一身,龙腾黑了脸。”
“你确定你挨这顿打不是因为你去了八大胡同把你父母惹生气了,才把你哄出家的。”
“嗯呐,不是,他们是不要我了,怕我和弟弟抢家产。”
“胡说,哪有这样的父母。你先在我这养好伤,调理好身体,等回来我亲自送你回家。”
“我不回不回。”
龙腾给倾城检查了下身上的伤“身后的伤绝对伤到筋骨了。怎么打成这样了。”
“疼不疼。”
倾城苍白的脸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龙腾加了两分力气揉着伤口。
“啊,嘶。。哎呀,你不能这样报复我。”
龙腾腹黑的笑了,又放轻了手里的力度,又有点生气愤愤的说道“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打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都伤到筋骨了,如果治疗不好,再过两天就要落下残了,一辈子不毁了吗。”
倾城眸光闪闪,看见龙腾心疼自己慈爱的样子,很幸福“哎呀,我没事可,已经不疼了。”
龙腾叹了两口气,“怎么可能不疼呢。你这两天就安心的再这养着吧”
“谢谢你哈。”
“不许瞎折腾”龙腾虎着脸。
眼看龙腾揉完伤要走。
倾城有些不淡定了,他有些怕,有些孤单,拉着龙腾衣角。“那个。。”
“嗯?怎么了。”龙腾回过神来,小人正扯着他衣服。
“能。。。能陪我待会吗?”倾城红着脸小声嘟囔道。
龙腾愣了下,又坐回去揉了揉倾城的脑袋,那有什么不行的,龙腾从心里挺喜欢这个孩子的。

虫虫mimi1112016-12-29 11: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空中大灰机

虫虫mimi1112016-12-29 12: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倾城下巴搭在手臂上,身体微微颤抖着。
趴在床上,苍白的小脸,冷汗一滴一滴的。倾城泛红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龙腾有些担忧的用手擦了擦倾城的小脸,怎的就出了这么多汗了。
倾城抿了抿嘴唇,就着枕头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什么话都不想说。
能收留他有个地方住就很好了。
衣服都湿透了。
“伊洛去端盆水来。”
片刻,伊洛端了盆温水。
“王爷。属下来吧。伊洛眼看着龙腾夺走了水盆和毛巾。”
伊洛悻悻的摸摸鼻子。
我的祖宗王爷耶,还您自己来,什么时候不是别人伺候你,你会给别人擦身子吗?
伊洛,翻了个白眼,刚想转身就走。就被龙腾叫住了。
“伊洛……帮本王把他衣服脱一下。”
伊洛看了一眼倾城身上水滴滴“……”
心里翻着白眼,刚说完您瞎忙活干倒活。
您倒是真配合。
伊洛无语的看着被上衣被淋湿的小倾城。
某王爷默默看着床上一片狼藉静静地在风中凌乱了。

倾城身上都是水两眼一麻黑,也动不了了。心里苦啊。。。呀呀呸啊。
“王爷,王爷……快来,你看他肩头那个胎记。”
龙腾瞬间被震惊了
当年的那个他不见了的那个小王爷,肩头就有一片祥云的胎记。断断不会认错。这个形状绝无仅有。
“真真是没想到。”
“倾城,倾城。怎么样了。”龙腾搂起倾城上身。
“父王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你了。”
倾城抬头看了一眼。
苍白的小脸轻笑一声。
看了眼龙腾 这大哥定是 烧糊涂了。连儿子也瞎认。
“ 倾城,感觉怎么样了,和父王说?”
来人。
在。
“去传本王手令,调太医院所有太医过来。”
是。
“你们还不赶快过来见过你们的小王爷?”
“属下们见过小王爷。”
倾城瞬间睁开眼睛。咳咳咳……
“我不是你儿子。”
“怎么不是,你身后的胎记父王不会认错。”
“我……真的吗?我怕你认错,有些东西我不想再得到再失去。”
“放心,放心,父王会一直在的,会保护好你的。以后都有父王在。”
倾城把头埋在龙腾身上,哭嚎起来。
“疼,父王,我好疼啊,我的腿是不是好不了了。”
“不许瞎说,父王在,不怕,不怕。
疼。”
嗯。
龙腾心疼的轻抚着地下的小人,这些罪要是父王能替你受了该多好。
整个太医院的太医都被请了过来,一起会诊倾城的伤。
皮开肉绽倒是皮肉伤,关键是伤到了骨头,加上气血两亏。着实要好好养养了。
龙腾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也要治好倾城的腿。

虫虫mimi1112017-01-16 22: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是那个李胜叫人打的吗?”
倾城没反应过来。片刻才点点头。
龙腾直接就摔了手里的东西。
“大胆。无法无天了。居然下这样的死手。”
屋里瞬间跪了一屋子的人,王子之怒,浮尸千里。
“伊洛你去拿着本王手令去九门提督给我抄了李家去。”
“属下遵旨。”
“慢着”倾城想要跪下来,被龙腾按住了。
“干什么。”
“放过他们吧。行不行。”
“本王的孩子被人打成这样,你让为父怎么放过他。”龙腾双眼冒火泛着危险的气息,散发着雷霆之怒。
龙腾的手下们战战兢兢颤颤巍巍,他们王爷看上去温和的样子,他们却知道自家王爷的秉性。
就说那些只是让王爷看不顺眼的,现在就已经不知道去哪里轮回了,自己王爷真的已经很少发这么大的火了。
“算了吧。行不行。”
“这件事你不要管,父王会处理好,这么多年委屈你了。”
“父王。”倾城着急带着哭声的望着龙腾。
软诺诺的一声父王让龙腾为之一振。
“他毕竟养了我这么多年,没有他们我也活不到现在。小的时候没有那个弟弟他们对我也不错。”
“他们不配做你弟弟”
“算了吧,好不好。”
“真是傻孩子,他们这样对你,你还为他们说话。”

“父王不生气了,不生气了。我都饿了,父王给我拿些吃的呗。”
倾城用自己毛茸茸的头发蹭了蹭龙腾的手心。
龙腾无奈失笑,唉,也罢,只要我儿子康乐平安就好。
龙腾忙活的有些头晕,这么多年难得有这么开心的时候。
刚又上了一遍药,龙腾就坐在床边。
倾城的手挪一下,又挪一下。。。。直到够到毛毯,又一点点拉过来。
“干什么,药还没干呢。”龙腾打掉倾城的小手。
倾城糯糯的抬头看着一屋子的太医侍卫,羞愧急了,他再怎么脸皮厚也受不了这样围观啊,偏偏龙腾还非不让他盖上被子。
于是,可怜兮兮道“我冷。”
龙腾轻挑唇角。看着两个棉被盖在身上,只是把臀部漏了出来。
冷。。
龙腾自然知道孩子的想法。
“那让他们出去是不是就不冷了。”
倾城傻傻的笑了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虫虫mimi1112017-01-17 05: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明朗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倾城的身上,倾城舒服的泥泞一声。
翻了个身,一屋子的下人静静的守着,叮点声响都不曾发出。
床上已经躺了一个月了,倾城动了动腿,感觉无大碍了。换了身青色的景缎琼衣。
好多天没有去京城好好的转圈圈啦。这八大胡同少了他小倾城,那也是少了许多乐趣的了。
倾城扔了个铜板,手一捞,是正面。正面来好运啊。
倾城邪魅一笑,人生得意须尽欢啊,手里拿着红苹果,半吊子似的眯着眼晃晃悠悠飘到门前。
却觉得似有一阵邪风歪气扑面而来,后脖颈子直感觉蹭蹭蹭的冒凉风。
抬头一看,“呜呜~又是你。”
龙腾眉毛一挑,两眸紧紧追击着某人,生拽硬拖进了屋内。
“大少爷今天又是什么借口出门啊,这又是准备尿急,还是捉急如厕,再不济又是你屋哪个小厮晕倒了,要劳烦您这个千尊万贵的少爷去请太医。”
倾城哀怨的白了龙腾一眼。
“呵呵。 我这不是想去看你吗。倾城转了转眼珠转身就撒丫子往床上跑。”
龙腾一把揪住倾城的耳朵“跟你说过多少遍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给我老实在床上养着。”
“啊啊啊啊,我好好养,好好养,父王,疼疼疼,耳朵,耳朵,我的耳朵。”
哎呦。
“父王你把我耳朵揪坏了。”
“是吗,为父正好学过几天岐黄之术,给你修修。”
啪啪~
哎呦。倾城揉了揉身后的顿顿麻麻的地方。
“你要补偿我。”
怎么补偿。龙腾一阵板着的脸也露出一丝笑意。。
“父王,我想做官。以前我就想当官,找找官老爷的感觉。”
“龙腾有些吃惊,你想做官?”
“嗯,倾城真诚的点了点头。你现在是小王爷,这官也不小啊?”
“我不,不要这样的,我要做官,做的比李胜要大?还不能说因为你是我父王才做的官。我要让大家觉得我是真才实学。”
“龙腾哭笑不得,那你不也是让本王给你走后门吗?”
“你这样还非要个真才实学的名声,你也不脸红。”
倾城尴尬一下下。而后昂首挺胸不要脸的冲着龙腾。
“哼,小爷我脸皮就是这么厚,本公子就这个调调。”
“龙腾敲了下倾城的头。邪魅一笑,等你腿伤彻底养好了吧。”
倾城回过神这是默许啦。

虫虫mimi1112017-01-19 11:4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腾王爷,您这是同意了吗?倾城把小脸凑到龙腾不足三寸之处。”
龙腾却不吃这一套,歪过头。
“你的腿不疼啦。”
“疼毛线啊,早就不疼了了。”倾城在床上翻滚了下。
龙腾目光如炬如晨曦透过云层的阳光。
咳咳~倾城掩面虚咳了几声。
龙腾淡淡的扫了一下床上加厚版松软的床垫。
“ 这是第几次想偷偷出府啦。倾城望天数了数爪子,明显不够啊。
我。。。。”
“跪着。”
“王爷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不能这样。。。欺负我。”
龙腾转身在书桌上拿了一把檀木戒尺。
“用我教你?”淡淡的语气却夹杂着说不出的威胁。
倾城赶紧跪好。
“少爷,这是怎么了?”
倾城抬眼看了一眼,是王府里照顾他的云伯。
云伯是龙腾的心腹,五十多岁了。在王府很有地位。
“云伯~倾城撇撇嘴。我腿还没好,他就罚我跪。”
倾城告状大业还未完成,龙腾就端了药进来了。
“ 王爷,公子的腿伤还没好,怎么能让他跪呢?”
倾城心里狂点头。
“云伯你别给他求情,在那么厚的床上跪着那也叫跪,再说本王刚一转身他就坐床上了,这也叫罚。”
“既然不想跪就趴床上。”龙腾背着身子拿着檀木戒尺轻点了点桌子。
倾城惊颤的微张的唇。“父王,滥用私刑是犯法的。”
倾城现在才发现原来龙腾也有这么不可侵犯的威严。
原来龙腾竖起眉毛不便喜怒这么吓人。
原来龙腾轻哼一声便吓得一屋子人跪着直颤抖不是因为他们怂。
原来这一个多月自己真的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不发威猴子装霸王。
看着龙腾快走到床边,倾城往床里挪了挪,半响也没说出什么。
龙腾抬起手,吓得倾城闭眼瑟缩了下。
“把药趁热喝了。”声音平淡无波却带着不言而喻的压迫,犹如几座大山伫立于前,悬于头顶,推挪于背,动弹不得。
手拿过药,咕噜咕噜灌了下去,甚至未尝到苦涩。
龙腾挑了挑眉,心中也是惊诧。
平日撒泼打滚,各种哄骗都不能顺利喝的药,今日竟能如此顺利。
这毫不费力的感觉就跟多年的老便秘突然间通畅了,这心情愉悦到无法言喻啊。
总之,喂药工作一顺利,腾王爷就觉得今日这阳光也明媚了,妖风也和煦了,眼前的孩子怎么看都称心了。 o((*^▽^*))o

虫虫mimi1112017-01-20 00:3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空中大灰机

虫虫mimi1112017-01-20 04: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诈尸

虫虫mimi1112017-01-20 04:4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书房,伊洛拿来的请柬给王爷过目,龙腾从不屑去参加这些应酬。
今日,龙腾却拿起请柬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个晚上酒席的主人家可是吏部尚书的陆景辰。”
伊洛微微顿了下。
“回王爷,是的。”
“准备准备,龙腾端坐在椅子上,光是坐在那气场便可压住万千,薄唇轻启,晚上去赴宴。”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伊洛有些摸不着头脑。
“爷向来不喜与朝中之人有过多牵扯,再说实在不必去,还易着皇上的不满。”
“本王自有分寸,你去准备吧。”
“是。”
龙腾的到来是所有人没有想到的,连陆景辰自己都觉得诧异。这算是有意拉拢了吧。
“龙腾酒席上倒是没说什么,临走只淡淡说了句,吏部右侍郎本王看没有人可以上任,不若本王给你找个人也省着陆大人日日寝食难安。”
陆景辰似被雷劈到当地,动弹不得,这是,,王爷这是惦着吏部右侍郎的职位啦。
他当然不敢直接问出口。
“掩面擦了擦汗,正是,右侍郎不好选,那下官就多谢王爷费心啦。”
陆景辰心里想要赶紧把选好的右侍郎给推掉,随后又想为什么是右侍郎不是左侍郎正位呢,为什么偏偏要了这个闲职了呢。百思不得其解。
龙腾回头眯了眯眼,虚虚的扫过众人,危险的勾了勾唇,舒展了身形,在一帮人的跪送下上了车,回了王府。

虫虫mimi1112017-01-20 11:4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大家的热情在哪里,我想更,可似没动力呀

虫虫mimi1112017-01-20 12: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回到王府,天已经黑了,龙腾直接去了书房。
王爷书房的灯不论春夏秋冬都是长点不断地。
龙腾站在书房门口,双手背后,见书房漆黑一片,紧紧蹙着眉,尽管他从不过问这些小事,可这样子也不甚像话。
推开书房的门,隐约有窸窸窣窣啃东西的声音。
这,这是闹耗子啦??
还是进来了贼人,毕竟他的书房机要东西甚多,除了打扫的人,闲人是不允许随便进入的。
龙腾轻手轻脚,提起内力静静感受着声音的来源。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步伐快如电,落如风。
拿起墙上挂着的佩剑,银光一闪。
倾城还未做任何反应,直感觉脖子一阵冷风,随后微张着唇,惊恐的瞪着大大的眼睛。
直感觉整个世界雷鸣电闪,噼里啪啦然后寂静下去。
啪嗒。。。。是倾城手里的虚竹枣泥糕落到剑上的声音。
“父…父王。。。剑下留头啊”手往外推了推剑。
龙腾听到熟悉的声音这才收了剑。
命人点了灯。
才看见倾城坐在桌子下面的地毯上,脚毫无形象的搭在檀香木的椅子上,手边是一盘他书房常备的点心,却已经少了半盘。
龙腾虚虚扫了一眼,意识凸起, 某人这是吃的……挺欢。。。

虫虫mimi1112017-01-21 02:3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午再更一章。

虫虫mimi1112017-01-21 03: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今天有时间,有精力,若你们评论多,炸出来的潜水多,本虫今天可以呕心沥血,更多多的。

虫虫mimi1112017-01-21 05: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