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竹清韵】【原创】重刑少女(f\/f)

楼主:星中雁 字数:17835字 评论数:4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新人贴,天坑缓更,还请大家多多指教捧场,任何意见建议尽管提。本篇设定在平行世界的少管所,所有地名均为虚构,角色在少管所内部分学习生活工作内容属于想象。

星中雁2019-06-27 19:09: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郁江不愧是一座热带城市。仅仅五月,天就已经热得让人喘不过气了,就连高速公路旁边的热带植物似乎都热得垂下了头。太阳那么毒辣,掀起阵阵热浪,似乎是要烤熟一切。
突然,一辆车子在阵阵热浪中出现了。那是一辆警车,更准确的说是一辆押囚车。车上,两名警察坐在车的前面。隔着铁栅栏的后面是五名警察和一个女孩。三名警察坐在一边,紧紧盯着对面那个女孩。另一边的两名警察则用手抓着女孩伸到后头的双臂——女孩是戴着背铐的。她面孔白净,脑后垂着整齐的黑色长直发,几乎及腰,一双大眼睛里透出一股莫名的忧伤。她穿着着整洁干净的校服模样的白色短袖,胸口有个红色蝴蝶结,下身穿着黑色短裙。再往下,则是达到大腿一半的白色丝袜和一双黑色短靴。如果再留意下上身,会发现她的胸部还挺圆润丰满,她应该是戴了胸罩的。
平日,这样的打扮肯定是会被视为美人的。然而,脚腕上和手腕上明晃晃的铁铐是那么刺眼。这铁铐无言的表明了女孩的身份——一个即将开始服刑的罪犯,而且看样子是少年犯,或者叫少女犯。
押囚车渐渐减速,直到停在一个叫“郁江市少年犯管教所”的地方。这儿,是全国最新的少管所。据说很多方面都有很大创新,怎么创新呢?女孩想着,心里甚至对即将到来的牢狱生活有一点点期待了。
经过简单的交接,女孩被解开铐子,随后被领着走进一栋三层大楼,走到一层一个叫“问讯室”的地方。
“老王,来新人了!是个女的,还挺标致呢。”
“赶紧叫她进来!”里面的男声回答。

星中雁2019-06-27 19:29: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少女于是挺直身子走进了问讯室。进去后,她被命令坐在铁栅栏里的座位上。“真不错。”看见她后,问讯室里的管教想。
随着铁门的关闭,问讯开始了。
“姓名。”
“夏依凡。”听罢管教心里一颤,“该不会就是那家伙吧。”
“性别。”
“女。”夏依凡心想,这家伙,都知道了还问,莫非现在女装大佬很多么?
“年龄。”
“十四岁。”管教心里又一颤。
“出生日期。”
“20xx年12月30日。”
“特长。”
“美声。”
“曾接受何惩处?”
“无。”
“捕前职业。”
“学生。”
“文化程度。”
“初中。”女孩突然有些难受。自己才初中就被判刑了,在少管所里,还可以学习吗?如果不行的话,自己将来怎么办呢?

星中雁2019-06-27 19:47: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罪名!”管教提高了音量。他非常好奇眼前的少女是因为什么入狱的,同时也急切的想确认下她的身份。
“贩毒罪。”少女的语气,听上去仿佛此事与自己毫不相干。
“刑期。”
“无期徒刑。”
“已服刑期。”
“目前处于无期徒刑考验期。”
“逮捕日期。”
“20xx年12月31日。”
“简述主要犯罪行为。”
“该犯于20xx年12月31日,在松阳市火车站被查出利用人体器官运输新式毒品81克。”
这下管教想起来了,没错,就是她了!管教曾经看过一个节目,上面说的就是一个化名小凡的14岁少女利用人体器官在松阳贩毒的事。当时少女吃下了泻药,最后把毒品连着大小便一起排了出来。然而最蹊跷的是,这个少女就读于当地一所顶尖初中,成绩在800人里经常排前五。这样一个少女,能有什么作案动机呢?节目里也没有明确说。
“籍贯。”
“松阳。”松阳可是世界级的大城市,而且离郁江有一千多公里远。夏依凡想,这或许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发配吧。
……
终于,问讯结束了。
夏依凡走出去,拿起自己的行李,看见一名女管教和两名男医生。
“去体检吧。”女管教说。

星中雁2019-06-28 10:09: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澡很快就洗完了。显然,夏依凡这个澡洗得并不舒服。她再出来时,只见管教手里已经有了一双铐子和一袋衣服一样的东西。
“回体检室,换衣服。”
于是二人回到体检室,夏依凡发现自己的内裤、胸罩、丝袜和短靴竟然还在那里,而其他衣服则不见了。
“这是囚服,换上。”
夏依凡接过囚服袋子,先是有些惊讶,然后拆开包装。最后,她简直惊呆了:囚服虽然还是灰黄的,不过上身的短袖胸口却有一个红白竖条纹相间的蝴蝶结。而下身干脆不是裤子,而是灰黄竖条纹相间的短裙,只有大腿一半。
“在这里,鞋子、袜子可以穿你自己的,内裤和胸罩也是。怎么,不满意?”
“很好。”夏依凡连忙回答,并迅速穿好了全套衣服。这时的她,尽管身着囚服,仍是风姿绰约。
管教绕道她身后,蹲下身,铐住了她的双脚。
“你是重刑犯,又是一级严管,只能这样了。”管教说。接下来去给你照相,然后去分配的重刑犯宿舍。”

星中雁2019-06-28 10:41: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于是,夏依凡拿起了一张白纸,站到了相机前面。白纸上用黑字记录着她的身份及罪行:夏依凡 贩毒罪
乍看上去,“贩毒”的字眼是那么刺眼,和这个十四岁少女的身姿被照片框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不和谐。
“好了,下面去宿舍吧!”
于是,夏依凡在管教的带领下离开了正门口的这栋大楼,继续往后走。走了一会儿,她们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此时已近中午,按照这里的规矩,如果有新犯入监,她所在宿舍的人是需要全部回去的。这样的话,大家才方便更早的认识。
这栋楼很新,楼上有个大大的数字5,旁边有个厕所。她们从一层一直走到三层,又穿过两道打开的铁门,经过门之间的水房,走到最里头的那间宿舍前。
“这儿就是你的宿舍了。你的同伴都是刑期十五年及以上的重刑犯,所以也会对你们进行特别监管。看看这铁门和防盗网你就该知道,别想着逃跑,你根本跑不掉。在这里,好好改造就是了,你才十四,出去还有希望。”管教这样对夏依凡说。“赶紧进去吧。”
说罢她推开了门,夏依凡走了进去。

星中雁2019-06-28 14:17: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这是一间六人的宿舍,整体不拥挤,还显得比较干净。宿舍里已经有了五个人。看见管教和新犯进来,她们连忙站起来。这五个女犯着装相貌各异。有的穿着裙子,有的穿着灰黄色短裤;有的眉清目秀,有的一看就是道上混的;有的留着长发,其余的则干脆是光头。夏依凡这才想起,自己并没有经过剪头发的程序。难道这也算是这个新建少管所的创新之处吗?可是为什么有的人可以留长发,有的人却要剃光头?她迷惑不解。
“报告王管教,郁江市少管所第五监区01宿舍学员正在进行改造,请管教指示。”一个女犯这样说道。
“你们互相先认识下吧。孙妍,你是舍长,你先来。其余的按次序吧。”听到这话,夏依凡感觉,在这里,她们似乎是分级别的。
于是,刚才那个向管教报告的女犯开始了自我介绍。她和夏依凡差不多高,不过显得更加壮实。被剃了光头,皮肤呈现小麦色,眼睛中透露着一股子怨恨。“报告,孙妍,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十八年,已服刑一年。”
“报告,韩佳琪,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处于考验期。”夏依凡顺着声音看过去,这个女孩眉清目秀,身材高挑,应该是经常运动的,这点上比只是埋头学习的夏依凡强得多。她虽然也被剃了光头,却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野性的美。只是她的眼神里,整个儿透露出一种流里流气的感觉,大概她就属于那种混家儿了。以后和这种人经常处着,自己还能学习吗?自己会不会被带坏呢?想到这里,夏依凡不禁有些难过了。

星中雁2019-06-28 14:42: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怎么那么多阅读没一个回帖?

星中雁2019-06-28 16:44: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报告,学员林晓坤,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处于考验期,报告完毕。”说这句话的女生语气十分轻柔,似乎生怕得罪人一样。她身材苗条、眉清目秀,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齐肩秀发,皮肤也挺白净的。不同于前面穿裤子的两个女犯,她是穿了裙子的。她没有丝袜遮盖的长腿更是完美。这么个女孩怎么会和故意杀人罪联系在一起呢?夏依凡有些疑惑了。不过自己也差不多,谁能想到夏依凡会和贩毒联系在一起呢?
“报告,学员刘丽徽,投毒罪,判无期徒刑,目前处于考验期。”刘丽徽皮肤发黄,个子也不高,眼神中透出的是迷离。她穿着短裤而不是裙子,似乎裙子与她完全不搭。
“报告,学员赵璃,贩毒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已服刑两年,报告完毕。”叫赵璃的女生轻声回答。她个子很矮,但穿着裙子,面孔还算不错。这个女孩和自己一样是贩毒罪,倒让夏依凡有些亲切感。不过,好像她并不算漂亮,也不太会说话,应该在这儿地位不算高吧。
赵璃说完,夏依凡意识到,该自己了。关于在少管所里自我介绍的流程,出看守所时她就已经被教导过了。那会儿干了不少事,包括入监测试。而入监测试中,夏依凡表现相当不错,据说是获得了有史以来全国最好的入监测试成绩。
“报告,学员夏依凡,贩毒罪,判处无期徒刑,目前处于考验期,报告完毕。”
“以后,你们就是舍友了。我叫王思娜,可以叫我王管教。在这里各位要接受严格的管理,还希望你们互相帮助,促进改造。此外,由于学员夏依凡在捕前学习上表现出色,接下来由夏依凡担任第五中队学习管理。孙妍作为宿舍长和中队劳动管理,希望你多加指点和帮助新学员。知道了吗?”
“明白!”孙妍用洪亮的声音回答。
夏依凡有些激动,管教对一切则显得很满意。于是她扭身,关上门离开了。

星中雁2019-06-28 17:11: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见管教离开了,女犯们便暂时各自上了自己的床。夏依凡便向着唯一的空床走过去,那里正好是孙妍的下铺。她走到那里,初步整好了自己的行李。
还没等她大略打量一下宿舍里的环境,一只手就突然拍到了自己左肩上。
夏依凡赶紧扭过头去,一看,那人正是上铺的孙妍。
“你就是那个拿下头运毒的?”孙妍的话里带着轻蔑。
“我……。”夏依凡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此时,韩佳琪和刘丽薇离开了自己的床来围观了。尤其是韩佳琪,她的床位距离孙妍比较远。而林晓坤和赵璃只是在自己的床上趴着看。尤其是赵璃,尽管她的床位就在孙妍对面。
“吞吞吐吐的,真是个纯娘们!没一点儿进来人的样子。”夏依凡刚想说什么,孙妍猛的一推,夏依凡便扑倒在床上。孙妍随即下去。
“全脱了,让姐们瞅瞅!”孙妍语气严厉。
对于脱光衣服,夏依凡早就习惯了。而且这么个家伙能在重刑犯里称王,自己肯定是惹不起的。于是,她非常迅速的脱光了衣服。
看见夏依凡的粉色蕾丝边胸罩和内裤,围观的三个女犯笑了。
“好个****呀。”刘丽薇说。
“最烦这些个乖学生,表明正经,其实比谁都sao。”韩佳琪说。

星中雁2019-06-29 09:50: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脱光衣服后,夏依凡被孙妍命令仰面朝天。随即孙妍开始对着她的身子仔细看起了。
看了一下,她开始出手揉捏夏依凡那丰满的胸部。紧接着,她又掰开了夏依凡下面的粉红色花瓣。然后,她玩弄起了夏依凡的秀发。最后,夏依凡的长腿也受到了玩弄。全程夏依凡脸涨的通红,却也没有说什么。
玩够了后,孙妍扭过头,对着围观的韩佳琪和刘丽薇说:“想玩儿吗?”
“想!”两人异口同声。
“想,想去吧!”孙妍吼道。随即她又对夏依凡说:“看你挺乖的,也不像个惹事的主儿。今儿个起,你在这里暂时排老二吧。到时候,让你也好好玩儿玩儿她们。不过可记好了,你可得陪我玩儿,可不能拿着黄瓜自己戳!知道?”
“嗯,知道。”夏依凡显得局促不安,她完全不熟悉新环境。
“好了,穿上衣服吧。”
于是,夏依凡重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就在这时,十二点的铃声响了起来。
“其他人去吃饭吧。新犯人我领着就行!”孙妍说。
于是其他人离开了,夏依凡则跟着孙妍最后离开宿舍。

星中雁2019-06-29 12:43: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一路上,夏依凡看见大家都在小跑着前往食堂。
“姐,为什么我们不加速呀?”夏依凡有些疑惑的看着孙妍。她想起自己在学校的时候,中午一下课,大家可是飞奔着去食堂的。
“唉,妹妹你忘了我们脚上还戴着铐子了?”孙妍回答。
听到这,夏依凡才低头看。果然,那明晃晃的脚铐就在自己和孙妍脚上。不仅如此,孙妍还光着脚丫子。她心中不禁一颤,刚才不知怎么的,竟然没注意到。
“孙姐,领着新犯呢?”一个女犯对她喊。
“嗯!”
“好玩儿不?”
“挺好玩的,具体改天说!”
“行!”
于是,好多男女犯人闻声看过来。不少犯人更是开始对夏依凡的外貌指指点点。
“别理他们。”孙妍对夏依凡说。随即她继续给夏依凡讲解起了少管所里的规矩。“这儿是根据
刑期和管理级别实施不同的惩戒的。比如二级严管带脚铐,一级严管光脚。就刑期,就说女夏装前头那领结,短刑白,轻刑蓝,中刑橙,重刑红。还有就是重刑犯的话,得全天戴脚铐。”
“那为什么没给我剃头脱鞋袜?”夏依凡听着就疑惑了,但刚才一直没有来得及发问。
“唉,,妹妹呀,那你估计惨了。”
“啊!?”
“没光脚丫子,那是为了养你的蹄子。留着头发,是为了显得你好看。你显得好看,在这儿能咋?还不是让人玩儿?别人不说,就说咱宿舍的林晓坤,她在外头被六七个男人轮流那个,实在受不了了,拿刀捅死一个。结果你猜咋地,捅死那个人家家阔着呢!结果自己判了个无期。进来以后,据说那家还不放过她,让她在这儿也被那个……。”
“什么!?”夏依凡非常惊讶。

星中雁2019-07-01 08:40: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唉,反正妹妹,你准备好吧……。”
接下来,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直到她们都打完饭坐在一起吃,她们才重新开始聊。
“唉,看你这样儿,直说吧,到时候玩儿你的人不会少了的。”
夏依凡实在受不了了,她难过的低下了头。
“怎么了?”孙妍问。
“我…我能说我没犯罪么?”夏依凡吞吞吐吐的说。
“行,行,有你的。”孙妍说。“要真是这,那你肯定得罪什么人了。”
“这儿还有好多规矩没给你说呢。”孙妍顿了一下。“不给你剃头,明着说就是你质地不错,能弄得还比较好看,就给你整艺术团去,这是只有对中刑重刑犯弄的。作为新犯,你还得写悔过书,并且这东西要印出来,还要张贴让大家看。三个月入监教育有姐,你不用操心。还有的话,以后主要劳动还是学习,你也得选。不过如果你在看守所那个测试分数不够的话,就只有去劳动了……。”
“最后姐就想说一句,不管咋说,进来的人,就得守这儿的规矩。”
……
两人就在这样的聊天中吃完了午饭。

星中雁2019-07-01 08:59: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各位觉得女主该是什么样的出身:
1普通家庭
2书香门第
3仕宦
4经商

星中雁2019-07-01 09:25: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饭后倒没什么波澜。大家都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脱了外衣,开始了午睡。
然而,初入少管所的第一个午觉,夏依凡似乎注定睡不着。她躺在床上,不时往外使劲的撇腿,于是脚铐便把她弄的很疼,迫使她停止这么做。
而此时,她的思绪活动更多。她想起就在被捕那天上午,最近考试的成绩公布,她得了全年级第一。那次试卷超级难,尤其是数学,而她竟然比第二高出整二十分。当天下午放学后,她和一些据说是爸爸妈妈朋友的人一起吃饭,对方给她喝了一种特别好喝的饮料,里面还有水果颗粒什么的。那会儿多快乐啊!
结果,就在当晚,原计划去旅游的她被查出携带毒品。一开始,夏依凡还抱有一些希望,自己怎么会贩毒呢?然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7天,37天,作为犯罪嫌疑人被收监,被送往看守所,被自己根本不认识的男人指认……。
直到五个月后,她得到了自己的判决——无期徒刑。这是对少年犯的最高惩罚。同时,这也意味着她将要在深牢大狱里度过自己一生中最美的十多年。
紧接着,她又知悉了自己的服刑地点:郁江。她原来在松阳,那里是三千万人口的大都市,她的父母都在那里。而郁江虽然也处在经济发达的地区,相对松阳的历史悠久却是片实实在在的处女地。尤其是这座少管所,三面环水,一面是山路,可谓插翅难飞。四周的环境,更是极其恶劣。
不过,最让她担心的是自己的将来。原来,自己是别人眼中的学神、大小姐,父母也经常给予自己良好的教育。可现在在少管所,还是重刑犯监区,自己还能学习吗?会被带坏吗?就算还能学习,肯定没法像以前一样优秀了吧。就算和以前一样优秀,别人又能怎么看自己呢?
夏依凡越想越难受,不禁留下了眼泪。

星中雁2019-07-01 15:30: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各位认为女女主家境应该如何:
1贫困
2普通
3较富裕
4非常富裕

星中雁2019-07-01 19:05: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各位,谁能描绘下心中女主家庭大致的经济状况

星中雁2019-07-01 21:53: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然而周围的环境可不管夏依凡此时的心情,尤其是她的床。按规矩,中午睡觉时重刑犯也得手脚铐住。这让她很难活动自己的身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管教进来了。接着管教过来掀开了夏依凡的被子,解开了她双手和脚上的铐子。
“夏依凡,出来吧。”
于是夏依凡起来,穿好衣服和鞋袜,在管教重新给自己上了脚铐后,跟着管教走了出去。一路上管教步子迈的挺大,夏依凡感觉戴着脚铐的自己明显有些跟不上了。
“怎么,走不动吗?”管教突然问。
“没,没什么。”夏依凡答。
“别装了。”管教说。“这铐子可有五公斤呢,以后你得天天戴着,跑步也是。不过没关系,实在受不了就说,只要你不是存心捣乱,我们都会帮你。”
就这样,夏依凡在管教的带领下走到了一栋楼前,并上了二楼,进入了一个大礼堂似的地方。里面已经有了好多其他管教和男女少年犯,其中不少人瞪大了眼睛望着夏依凡。
看见王管教来了,其他管教便也过来,他们把夏依凡招呼到了后台。跟随他们的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像是专业人员的家伙。王管教又给夏依凡解下了脚铐。
“现在,赶紧把衣服都脱了。叫大家再看看。”王管教轻声说。于是在数名男管教的目光下,夏依凡毫不犹豫的迅速把自己的衣服全脱了。
“蹲下,叉开腿。”管教又说。“待会儿叫你把下面扒开的时候就扒开。”
夏依凡照做了。那个女专业人员于是开始仔细看她的身体,而这时,所有管教都开始离开。

星中雁2019-07-04 06:23: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检查很仔细,女专业人员认认真真的看了她的几乎每一个部位。而当她要求夏依凡掰开下面的时候,夏依凡有些犹豫。
“怎么了?”那女人问。而夏依凡没有答话,她内心还是有些许羞耻的。
那女人有些惊讶,她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到了这时候还能感觉到羞耻的女生。或许自己身处的这个环境就是这么可恶吧。但是,这个女生如果能好好的,也算不错,女人想。
于是,她用轻柔的声音说:“没事,就一下。”同时回头看了一眼那名男专业人员。对方很知趣,立刻扭过头去。
夏依凡见状,便掰开了自己下身那几片红润的花瓣。女人凑过去,看了两下。
……
终于,检查完了,夏依凡又穿上了衣服。此时,她都已经记不清自己今天在别人面前裸了几次了。
“去前台吧。”女人说。随即她领着夏依凡来到了前台。
“待会儿要自我介绍。你只用说姓名、罪行、刑期、身高体重和特长。记住了吗?”女人问。
“嗯。”夏依凡回答。
“下面我为大家介绍一位新成员,由她先进行自我介绍。”
“报告,学员夏依凡,贩毒罪,判处无期徒刑,身高165厘米,体重45千克,特长美声,报告完毕。”
众人都直直的看着她。

星中雁2019-07-04 11:29: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
“各位注意了,以后学员夏依凡将作为合唱团成员和大家一起参加训练。希望大家相互之间多多磨合,力争达到最好的效果。”
“报告,学员徐雯婷到位!”
顺着门口的声音看过去,夏依凡看到了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净的女生。
“好,你来安排新成员吧。”
“是!”
于是徐雯婷走过来看了看夏依凡。她的目光一度和夏依凡相对,夏依凡判断她大概有一米七高,而她的目光中透露着一股愤懑。
“你个子高,站最后一排吧。”徐雯婷对夏依凡说。
于是,夏依凡就站到了最后一排。
“那好,我们开始吧。”女人说。
于是,男女学员们便开始进行合唱训练了。

星中雁2019-07-14 12:09:00 发布在 浅竹清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