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遗世独活之邪归 回归未失忆瓶×死亡复活冷漠

楼主:暮浔羽 字数:11214字 评论数:34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遗世独活之邪归 回归未失忆瓶×死亡复活冷漠邪(重生、半架空/有甜有虐)
“吴邪……”
“……小哥,时间不能治愈一切,伤痕不会消失不见。”
“对不起。”


暮浔羽2019-09-18 12:49:00 发布在 瓶邪


暮浔羽2019-09-25 23:20:00 发布在 瓶邪
————第四章————
“呵”
吴邪突然咧开嘴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伸出手将垂落在额前的碎发随意的往脑后梳去,露出一双清浅却暗藏暴风雨的猫儿眼看着张起,半晌,才吐出来两个字。
“好啊。”
胖子知道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是天真无邪了,而是这十年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吴家小佛爷了,是那个“宁教阎王哭,莫惹佛爷笑”的吴家小佛爷了。
胖子看着吴邪柔和却又冷硬的侧脸,眼里的心疼啊,几乎就要化成实质了。
“小天真…………”
吴邪挥手打断了胖子想要说的话,无非是张起灵也许有什么苦衷,可是吴邪是谁啊?他跟着张起灵身后追了那么多年,他怎么不知道这一次张起灵是认真的呢!那眼神啊,那么令人执着啊。
啧。
吴邪转头看了一眼胖子又收回视线,对着张起灵身后的青铜门微微一笑。
而这个笑让胖子只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而他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胖子有些暴躁。
小哥到底是怎么了?他怎么会…………他怀里的到底是谁?
吴邪眯着猫儿眼淡淡地看着被张起灵抱在怀里的人,忽然觉得脸上一凉,抬头便见大片大片的雪花带着光从那裂缝里挤进来,晃得吴邪眼睛涩然。
“下雪了呢。”
吴邪伸出舌头舔掉落在嘴角的雪,很凉,但吴邪知道这远没有他此刻的心凉啊。
“有刀吗?”
吴邪不想知道为什么张起灵要让他来救那个人,可是偏偏老天却让他的心和明镜似的,想要装糊涂都不行了。
是了,他要怎么救那个人呢?不过是他吃了麒麟竭,呵,麒麟竭,他身上有什么呢?除了一身伤,就只有混了麒麟竭的血了,他盼了十年的人啊,是想让他放血啊,可是为什么张起灵你自己去救他那人呢?怕是那人无法承受吧。
想想也是啊,只有吴邪,只有他的血可以将那人毫无损伤的救回来,毕竟他的血不是真正的麒麟血。
吴邪将目光移到张起灵的脸上,可是张起灵却低着头,吴邪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不过,吴邪估计他脸上应该什么都没有。
吴邪突然想到,在七星鲁王宫里他被喂麒麟竭是不是因为张起灵料到了今天?这算不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呢。
吴邪自嘲地笑了笑。
这十年里,吴邪从没有像此刻无比希望自己还是十年前那样迷迷糊糊。
然而现在,这成了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胖子和张起灵谁都没有说话,寂静无声的青铜门这里除了几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就只有一阵飘雪,一阵寒风。
吴邪叹了一口气,缓缓侧过身子,面对着胖子,看着胖子眼里浓厚的,毫不掩饰担心与心疼,微微一愣,忽然就觉得长白山的风雪不那么冻人心肺了。
“小天真,你别做傻事!”
吴邪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担心,可是吴邪不知道,就他现在的样子,只会让胖子更加担心,害怕。
吴邪从一旁带来的装备包里终于翻出了一把短匕,握在手里轻轻掂了掂,再看看周围散落的东西,都是一些保暖的衣服以及一些吃的,吴邪抿了抿唇,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光。
雪下的很大,不过一会儿,就已经将地面给盖的严严实实了。


暮浔羽2019-09-26 22:53:00 发布在 瓶邪
更文了

暮浔羽2019-09-26 22:55:00 发布在 瓶邪
晚安啦么么哒

暮浔羽2019-09-26 23:32:00 发布在 瓶邪
————第一章————
十年之约,如期而至。
“闷油瓶,我来接你回家了。”
长白山下,吴邪望着漫天飞舞地白雪,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眼里的光明明灭灭,最终沉淀成了一汪温柔的春水,复又叹了一口气。
小哥,你不知道,这十年我有多痛苦,三叔失踪,潘子死了,你进了青铜门,胖子去了巴乃,都走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进,我有时候在想啊,都丢掉吧,什么都不要了,可是我不能。
小哥你说你用一生换我的十年天真无邪,可是这十年里,我却把天真无邪丢掉了,但我不后悔,我不想再站在你们身后了,像一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我有能力保护你,保护胖子,保护所有我想保护的人了,可是我害怕了,怕你生气,怕你失望。
小哥,你会不会怪我啊?
长白山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任何生气,除了雪,便只有冷冽的寒风了,吴邪拢了拢衣襟,回头望了一眼自己被雪掩埋的蜿蜿蜒蜒的脚印,突地发出一声轻笑,他觉得有些世事无常。
每当吴邪撑不下去的时候,就会想起小哥,从对小哥的思念里汲取前行的动力以及光明,那是他天真不在后的救赎。
长白山的天越往上走越冷,可是吴邪就像没有感觉一样,他现在只希望能够早点接小哥回家,回到……属于他和小哥的家。
想到这里,吴邪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嘴角的笑越扩越大,就连眼里也像落满了星星,以至于他没有听到有人在喊他。
“天真,小天真……”
是谁?是谁在喊我?
吴邪终于回过神来,却听见有人在喊他,吴邪朝四周望了望,然而他什么都没有看到,导致吴邪以为自己幻听了。
可是声音又响起来了。
“小天真~”
这下,吴邪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幻听,因为他看到了一颗巨大的雪球正向着他跑来。
吴邪有些迷茫,这世界是怎么了?难道玄幻了?为什么他看到雪球竟然在向他挥手呢!卧槽,雪球成精了!!!
等雪球在他面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吴邪才看清原来所谓的雪球竟然是王胖子。
原谅我,谁让你那么胖,还穿一身白呢。
吴邪在心里腹诽着王胖子,嘴角勾起温和的笑容。
“小,小,天真。”
“胖子,你怎么在这里?”
吴邪微微一笑,看着胖子努力的顺着气,吴邪突然觉得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
胖子拍拍自己的胸口,看着自己面前沉稳内敛的吴邪,他的眼里划过一丝难过和心疼,但是,却转瞬即逝。
不管吴邪怎么变,他都是小天真,永远都是。
吴邪自然看见了胖子眼里的情绪,看着他的眼神从疑惑到心疼,再到不可动摇的坚定,吴邪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想到胖子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吴邪便又问了一遍:
“你还没回答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会在这里?”
胖子一把勾住吴邪的脖子,感觉到他不由自主的僵硬,胖子微微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横眉竖眼起来。
“小天真你看着不够意思啊,自个儿来接小哥,都不通知胖爷我,咋滴,嫌弃胖爷碍事?”
吴邪摇摇头,笑道:
“哪敢啊,不是怕你忙吗。”
胖子闻言,直接翻了个白眼,吴邪看懂了胖子对他的话的鄙视,暗自发笑。

暮浔羽2019-09-28 12:09:00 发布在 瓶邪
————第二章————
吴邪看着和从前一样笑眯眯,现在却是透了沧桑的脸,突然有些难过,胖子是真的老了。
似乎能感觉到吴邪的情绪,胖子安抚地拍了拍吴邪消薄的肩,向吴邪讲起了这些年他在巴乃的事情。
他说:他在巴乃开了一家古董店,叫半云。
他说:巴乃的风景很好,云彩经在他的梦里陪他一起赏景。
他说:云彩告诉他,让他找一个好女人,别再想她了。
他说:云彩虽然不在了,但是她会永远活在他心里。
吴邪看着胖子从口袋里摸出烟来点上,尽管眼里有着泪光,可是他的身体却在他说完的那一刻轻了下来。
吴邪知道,胖子放下了。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停了。
胖子催促着吴邪快些走,说是别让小哥等急了
时间在长白山上似乎已经停止了,吴邪终于在胖子的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犊子里踏上了长白山顶。
长白山顶还是老样子,除了刺骨寒冷的风,就只有一望无际的雪了。
吴邪和胖子顺着那条亘古不变的裂缝下去,就是那扇关了小哥十年的巨大青铜门了。
站在青铜门前,吴邪眼神复杂,既期待又害怕。
而胖子没那么多心思,他现在正沉浸在铁三角时隔多年终于再次集聚的喜悦中。
“胖子,你说这十年小哥会不会又格盘了,会不会又把我给忘记了?这十年我是在抓心挠肝里度过的,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小哥,想着快点接他回家,可是真到了这一天,我害怕了,害怕小哥怪我……”
青铜门这里什么都没有,吴邪略带痛苦和迷茫的声音在寂静中突然响起,显得缥缈无踪,胖子听着只觉得浑身激灵。
“……怪我丢了他用十年来护着的天真无邪……毕竟我不是十年前的吴邪了。”
胖子叹了一口气,他理解吴邪的痛苦和迷茫,正因为理解,所以胖子什么也不说,只是拍了拍吴邪消瘦的肩膀,借此来安抚他,除此之外,胖子知道他什么也做不了。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憋在肺里,似乎这样能够让他放松下来,吴邪从包里摸索着拿出了一个紫檀盒子。
胖子和吴邪都知道那是装着鬼玺的盒子。
打开盒子,吴邪看着盒中的鬼玺,脑海里突然响起小哥十年前对他说的话:
“这是鬼玺,若是十年后,你还能记得我,就拿着鬼玺来替我。”
冷淡无波的声音似乎就在昨天。
吴邪轻轻勾了勾嘴角,心里想着: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啊!
吴邪看了一眼胖子,在他鼓励又温暖的眼神里一步一步缓慢却又坚定的向着青铜门走去。
终于鬼玺被安在了青铜门上,在鬼玺化作荧光消失在空气中的那一刻,吴邪松了一口气,这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心里全是黏腻的汗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青铜门依旧纹丝不动,吴邪和胖子从一开始的期待到后来失望。
胖子看了一眼青铜门,皱着眉在一边不停地吸烟,良久,胖子开始忍不住抱怨起来:
“他娘的,怎么还不开门,小天真你那个鬼玺该不会是假的吧?”
吴邪没有搭话,只是静静地盯着青铜门,就像石化了一样。


暮浔羽2019-09-28 12:11:00 发布在 瓶邪
国庆更,好不好,明天要考试

暮浔羽2019-09-28 19:28:00 发布在 瓶邪
会好的,应该吧

暮浔羽2019-09-28 19:29:00 发布在 瓶邪
明天考试,暂不更新,另外我就只放两天

暮浔羽2019-09-28 19:31:00 发布在 瓶邪
你们一二三能看得到吗?有小可爱说被吞了。

暮浔羽2019-09-28 19:33:00 发布在 瓶邪
缺个三?

暮浔羽2019-09-28 19:35:00 发布在 瓶邪
也许我真的是一个后妈

暮浔羽2019-09-28 19:36:00 发布在 瓶邪


暮浔羽2019-09-28 19:36:00 发布在 瓶邪
三能看到吗

暮浔羽2019-09-28 19:36:00 发布在 瓶邪
看不见第三章吗?

暮浔羽2019-09-28 19:55:00 发布在 瓶邪





暮浔羽2019-09-28 20:04:00 发布在 瓶邪
截屏好了,应该能看到了吧,如果还不行,再和我说啊

暮浔羽2019-09-28 20:05:00 发布在 瓶邪
这是第五章







暮浔羽2019-09-28 20:08:00 发布在 瓶邪


暮浔羽2019-09-28 20:10: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