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哥,怀上我的孩子吧(3)

楼主:adorejungle123 字数:2881字 评论数:8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年少相爱,七年痴缠,敌不过初恋。一丝怨念给了他人可乘之机,将心爱之人伤到体无完肤,更害死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然后,咋办呢?作者:不用抢救了,送火葬场吧。
某攻: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把!


adorejungle1232019-08-25 21:38:00 发布在 十世
127)书房里,沈烨城紧紧皱眉看着一张公文,贴身侍卫端着碗燕窝来到他身旁。
“阿靖,最近有没有与那个人联络?这是个很重要的案子,这段时间事太多,竟然给忘了。”
阿靖无奈道:“殿下,您身子还虚,先不要管朝政之事了。本就是越级告状,若是真那么重要,就先移交给皇上或者两位殿下去处理。”
“你不懂,此事错综复杂,贸然移交处理,打草惊蛇就麻烦了。”
“殿下先喝了这碗血燕窝吧,这是皇上叫人送来的。”
沈烨城愣了一下:“先放那吧。”
阿靖无奈出去了,过了一会,府里的总管过来问他:“靖侍卫,外面来了个民妇,要求见殿下,赶也赶不走,怎么办?”
“可有相约请帖或者谁的荐书?”
“并无。”
“那你还问?这点事都处理不好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赶走就是了,皇城那么多大小官吏,什么事都找殿下,殿下岂不是要累死?”
“赶不走啊!殿下又不让我们无故打人。”
“那就找两个人把她拖走。”
又过了两天,知府匆匆忙忙来求见沈烨城:“太子殿下,有个民妇滚钉床到县衙门鸣冤,说殿下抢走了她的孩子。县令怕此事有损殿下清誉,已将此妇关押,层层上报上来,问殿下怎么处理。”
沈烨城想了一下:“本宫并未做过此事,好好问问,若是个疯妇,也不要为难她。”
知府为难道:“可她有物证,东宫的令牌。”
沈烨城纳闷至极:“那便带她来见本宫吧。”
沈烨城在大厅里见客,那妇人来时,奶娘正抱着孩子从大厅出去,那妇人便扑了上去:“女儿,我的女儿!”
幸得被侍卫拦下了,奶娘急忙抱着孩子跑了。
沈烨城摒退了其他人,凝视着那妇人:“那孩子是本宫一个通房十日前生下的,绝非你的孩子。你为何非说本宫抢了你的孩子?又何来东宫的令牌?”
妇人跪下,给沈烨城磕了几个响头,声泪俱下:“民妇说了谎,孩子不是被抢走的,是被我那没用的赌鬼丈夫卖掉的。可我的孩子,确实是被东宫带走了啊!怪我没用,接连生了三个女儿,她爹嫌她是赔钱货……可是,女娃也好,残疾的孩子也好,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舍得……请殿下大发慈悲,把孩子还给我,钱,我砸锅卖铁也会还给您的!”
沈烨城见她哭得声泪涕下,不像说谎的样子,没由来地一阵慌乱,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
恍恍惚惚地,他记起昏迷中,似乎听见有人议论:“作孽呀,兄弟乱(ಥ_ಥ)伦,还生了个六指的小怪物。”
不!不可能!那是噩梦,是幻觉!
“你胡说!本宫要你的孩子做什么?一个疯妇,也敢在本宫面前撒野!给本宫拖出去!”
妇人被拖出去前,哭得撕心裂肺:“求殿下把我的孩子还给我!我不求她享这里的荣华富贵,但求我们母女在一起!”
那绝望的哭声仿佛要穿透沈烨城的耳膜和心脏,他捂住耳朵,不敢听那声音。
直至妇人出去了,沈烨城才冲进奶娘房里,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我的!我的!这是我的!”他拿匕首将奶娘逼到角落,指着婴儿道,“你看,鼻子、眉毛、眼睛,都像我,对不对?”
奶娘见沈烨城狰狞的样子,哪敢不点头。
孩子被沈烨城吓到,大哭起来。
沈烨城手忙脚乱地哄着她:“别哭,爹在这,谁也别想抢走你。”
奶娘看沈烨城浑身都在颤抖,怕他把孩子摔了,想上前帮忙。
沈烨城却抱着孩子闪到一边:“走开!休想抢本宫的孩子!”

adorejungle1232019-08-25 22:07:00 发布在 十世
(128)沈烨城抱着孩子在门槛上坐了一天,孩子吮着沈烨城的手指,冲着他咯咯地笑。
沈烨城愣愣地看着她,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
这样黏他亲他,怎么会不是他的孩子呢?
“阿靖,那个妇人还在门外吗?”
“嗯,每次赶走,她又会回来。”
若不是亲生母亲,怎会这般执着?他在这里抱着别人的孩子自欺欺人,而他怀胎十一月生下的孩子,兴许已经长眠于地下。
沈烨城不舍地亲了亲孩子,一大颗眼泪掉到了她的脸上,将孩子递给了阿靖:“去把孩子还给她。”
“殿下,这……”
孩子一对乌黑的大眼睛看着他,“嗷呜”叫着,似乎不想离开他。
随着阿靖远去,沈烨城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挖走了。他把手放到平坦的腹部,似乎想从那里面再把孩子找出来。
沈煜即来时,沈烨城坐在床上,看着肚皮发呆。他的肚皮上原本就有很多狰狞的妊娠纹,生产后又骤然松弛,有如八十老妪,散发出颓靡的气息。
真丑啊,怪不得沈思明那样厌恶。
他是不是做了个噩梦呢?或许,他还在梦里,等醒来,他的孩子还好好在他肚子里待着。
沈煜即看不下去,把他的衣服掀下去,搂住了他。这一搂才发现,那个健壮的大哥竟已单薄如斯。
“三弟,我的孩子呢?”
“对不起。”
“她是不是有六指?”
“谁告诉你的?”
沈烨城苦涩一笑,那个梦是真的。
“因为她有六指,父皇觉得丢了皇室的脸,所以叫人把她送走了,是吗?她现在,还在别人家养着,对不对?”
沈烨城满是期冀地看着他,犹如落水的人想要去抓一根稻草。沈煜即如何不知道他是在自欺欺人?但事已至此,连自欺也做不下去了。
“大哥,”他怜悯地整理了下他的头发,意外地发现他竟生了白发,“孩子在腹中拖久了,一落地,就没气了。”
“不会的,你骗我,是父皇让你这么说的,对不对?他就是怕这个孩子丢了皇室的脸,所以把她送走了……”他死死咬住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一旦掉下来,就是承认他不愿接受的事实。
“大哥,你以后多娶几个侍妾,她们会给你生很多孩子的。”
“不……”沈烨城捂住耳朵,缩在床角。过了许久,终于哭出声来。
难怪父皇没罚他,原来孩子没了,可怜他。
“为什么要骗我?我连她一眼都没看上,我都没有抱过她,摸过她……”
♥沈煜即回去后将车夫痛打了一顿:“你不说那孩子母亲死了吗?怎么这点事都办不好?”
车夫喊冤道:“小人敢以性命保证,来太子府要孩子的那妇人绝对不是孩子的母亲。”
“那她怎么上太子府来要孩子?”
车夫纠结了一阵,狠狠扇了自己几个耳光:“殿下,事到如今,我也不能不说实话了。那孩子,是贱内半月前生下的。小人想着,给太子养着,将来再不济也是个公主,比跟着小人过得好,这才一时动了贪念……请殿下帮小人找回孩子!”
沈煜即一愣,这事果然有蹊跷。他派他的人去买的孩子,怎么会落下东宫的令牌?一个民妇,污蔑太子,竟可以短时间内惊动那么多官员,让知府上门找太子。这中间,要是没有人层层打点,是不可能的。
是有人故意用这种方法,把调包孩子的事捅到大哥面前。

adorejungle1232019-08-25 22:08:00 发布在 十世
129)消息传到宁王府,沈思明顿时感觉天要塌了。他该怎么办?怎么去弥补他的丧女之痛?怎么补救他这颗被他践踏揉碎的真心?
沈思明跪在外面,不断地拍着门:
“大哥,大哥你见我一面啊!你要是有气,打我一顿,就算你拿刀砍我,我也绝对不躲!”
终于,门开了。一个家丁提着桶水出来,将沈思明从头浇到脚。
“宁王殿下,您回去吧,太子喝得烂醉如泥,不方便见您。”
沈思明的眼睛瞪大了:“他现在哪里能喝酒?你们不会拦着点?”
“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哪能管主子的事?”
家丁提着桶进去了,沈思明打算硬闯,被几人合力推了出来。
沈思明在门外转了几圈,一个飞身跳上了高墙,刚刚落地,一只大狼狗朝他猛扑过来。
沈思明费了好大劲才把它甩到一边,一阵“汪汪”声,一抬头,四五只大狼狗朝他跑来。
最后,沈思明拖着伤残的腿,狼狈地飞出了围墙。
几天后,沈思明得了狂犬病,卒。沈烨城和沈煜即过上了没羞没躁的性福生活。

adorejungle1232019-08-25 22:09: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