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花校园同人《青山枕》

楼主:windy慕菲 字数:8159字 评论数:11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这里小殇,先前的帖子被删了,这是重开的,新人一枚,文笔渣,不喜勿入。


windy慕菲2019-06-26 10:49:00 发布在 黑花
尽量日更

windy慕菲2019-06-26 10:50:00 发布在 黑花
PART1
解雨臣确信自己要有同桌了。
原先的同桌在高一上去了外地,身旁的位置便一直空着。今天高二报到,当班主任领着那个少年走进来时,解雨臣看看身边的座位,唇角勾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弧度。
阳光透过窗玻璃映在少年脸上的墨镜上,仿佛映亮了一片寒冷的北方极夜;痞笑连同着光明黑暗无比完美地糅合出一份世所少有的玩世不恭。少年还未换上校服,在有些燥热的九月里,他玄黑的衬衫上无可避免地沾了零星汗迹双腿裹在黑色的长裤中,又带出了一丝清寂寒凉。
下面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有胆子大的,高着音量问了一句:“我们学校不让戴墨镜的,你不知道吗?”
少年没有看他,只自顾自道:“我姓齐,别人都叫我黑瞎子。”他墨镜后的目光扫过台下同学,“我带墨镜,是因为眼疾。”
刚才那人声音又响起来:“那你不是该去残疾人学校?”
黑瞎子似乎被逗乐了,低低笑了一声:“我是半瞎,没你想的严重。”
解雨臣觉得他低沉的笑仿佛一阵极为清寒的风,痞味里不着痕迹地揉起些许清泉一般的冷冽;他都的声音就如同一杯盛在高脚杯中的甘美的葡萄酒,一滴滴倾在雪白的天鹅绒上。
不出意料的,黑瞎子成了解雨臣的同桌。
黑瞎子将书包塞进桌洞,侧过头细细打量解雨臣。那确乎是个极为美好的少年,眉眼间掠了几分柔和的媚意却丝毫未影响他身为一个男孩的阳刚,微微泛着水红的唇映得他肤色更为白皙细嫩;他稍稍低垂的眸子被极长的睫毛微遮,柔和的目光落在指尖下晃动的书页上,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西府海棠。
“呦,这是哪家的美人儿啊~”他笑着凑近解雨臣 。
“滚,你才美人儿。”解雨臣推开他,脸红几分。
解雨臣摇晃了一下被阳光映成浅粟色的发,余光捕捉到黑瞎子嘴角那抹痞笑。
确实——好看的紧。

windy慕菲2019-06-26 10:56:00 发布在 黑花
没人。。。考完试再更吧

windy慕菲2019-06-27 09:01:00 发布在 黑花
PART2
“我开玩笑呢,别当真。”黑瞎子沉着嗓音笑了几声,目光落在解雨臣写在作业本封皮上的名字上,“解—雨—臣。”他一字一顿地读出声来,“解雨臣。好名字,我记住了。”
“记住了有什么用?”解雨臣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声,指尖微晃,翻过了书页。
黑瞎子的目光轻飘飘地游离在面前低头看书的解雨臣身上,唇角掠了几分笑意,静默了一会儿,忽的倾过了身子,伸手挑起解雨臣额前几缕碎发:“记住了……就记住我未来媳妇的名字了~”他扬起声调,咧着嘴调戏了一声。
解雨臣听出他故意重读了“媳妇”二字,不由得有些咬牙切齿:“你这个人,我们都不认识,你说这话……不好吧?”
黑瞎子挑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没有出声。

暮色降临,玫瑰色的天空泛着几丝浅橘的云。学校宿舍还没开放,放了学的高二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回家。解雨臣和吴邪秀秀张起灵在巷口告别,却老觉得身后有人跟着。
他忍住了没有回头看 直走到院门口,掏出钥匙开门。
“解雨臣?”果真有人站到他身侧。他听这声音不由一愣,扭头又是一愣:“齐黑瞎?你也住条巷子?”
黑瞎子点点头,从包里摸出钥匙:“嗯,好巧。我今儿刚搬来。惊喜吗?我就住你隔壁。”
惊吓……好吗?
解雨臣看他开了门却丝毫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没话找话说:“你一个人住?”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可是看着黑瞎子过长的发扎成的小辫,有些苍白的脸色 整个人瘦削的轮廓,那双患了眼疾的眸子……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出,这样的人是有人关心的。
黑瞎子咯咯地笑起来:“猜对了~你呢?

windy慕菲2019-06-29 11:04:00 发布在 黑花
我来更咯~

windy慕菲2019-06-29 11:04:00 发布在 黑花
PART3
解雨臣刚要回答,就听自家院内一个声音:“小花,怎么了?”有些苍老,但十分温润。
黑瞎子一愣,薄唇挑出的弧度越来越大,终于噗的一声笑开了:“解雨臣,你小名叫小花?”
解雨臣脸色微红,狠狠甩给他一记眼刀。这时老人已站到院门口,解雨臣扭头,笑着上前:“二爷爷,”他指了指极力憋笑的黑瞎子,“这是我同学。”
黑瞎子正正颜色:“爷爷好。”一副中规中矩的小模样,若不是早上刚被调戏过,解雨臣都要以为面前这人是什么三好学生了。
二月红温和地笑着,银丝在风里微微摇晃:“你是小花的同学?”他说这话时解雨臣俏脸一红:“二爷爷……”
黑瞎子又是一阵好笑:“是……”憋笑憋的辛苦。
二月红也不由得将嘴角又勾起了些许,似乎也想笑出声来,可看着解雨臣挂上几分不悦的眉梢,还是正色对黑瞎子道:“有空来做客啊。”
黑瞎子又是一阵好笑:“是……”憋笑憋的辛苦。
二月红也不由得将嘴角又勾起了些许,似乎也想笑出声来,可看着解雨臣挂上几分不悦的眉梢,还是正色对黑瞎子道:“有空来做客啊。”雨臣见黑瞎子点头,忙拉着二月红进了院,临关门前还冲黑瞎子笑笑:“明天见啊。”接着关了门就冲二月红娇嗔道:“二爷爷,不是说好在外人面前不许叫我小花的吗?”
黑瞎子勾唇,进了自家院门往屋里走。父母都在国外,执意要他出国读书,他不愿意,与父母争执许久,终于得到在国内念完高中的机会。
他走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青椒。
今儿还算完满。黑瞎子把青椒切成丝。似乎那个叫解雨臣的,还挺有趣的。
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他似乎有那么点兴趣了。

windy慕菲2019-06-30 17:48:00 发布在 黑花
我来更了。
注:因为校园篇就是架空所以人物我就尽量都写进去了。

windy慕菲2019-06-30 17:50:00 发布在 黑花
好像也没谁可@
@璃夏_谓风
要@的话和我讲一声,我经验不多,不懂规矩……有不妥的地方一定要提

windy慕菲2019-06-30 17:53:00 发布在 黑花
@keyon◎

windy慕菲2019-07-01 08:10:00 发布在 黑花
等等再来更,mua~(^з^)-☆

windy慕菲2019-07-01 08:10:00 发布在 黑花
PART4
黑瞎子已经叫了一早上“小花”了。
解雨臣看在同学的情分上,又因为现在是早读,大家都声音不大,才强忍着怒意没有喊出来。
黑瞎子看见解雨臣眉角挂上的不悦,咧嘴无声地笑了笑,痞声问:“解雨臣,你不会生气了吧?”
“没—有—”解雨臣微微拉长了声调。
黑瞎子听出他语气里的盛怒,不急不慢一句:“放心,我保证你小名的事谁都不告诉。”
可他心下还是有些奇怪,明明……不就是想要戏弄解雨臣吗?可为何他小脸一皱,自己就不敢再调笑了?

“一起回去?反正顺路。”黑瞎子单肩挎上书包,夕阳透过窗玻璃,橘红色的暖光打在他身上,拉长了一道灰黑的影。
“随便。”解雨臣起身离开座位。
黑瞎子马上就乐了,屁颠屁颠地跟上去,脸上的笑容与哈士奇一般无二。
“齐黑瞎?你也和我们顺路?”吴邪站在张起灵身旁,有些讶异地问。霍秀秀从吴邪身后探出个脑袋,笑得很甜。
“我住解雨臣家隔壁。”黑瞎子咯咯地笑着。
吴邪点了点头,一行人在粉紫混纷的夕阳里,踏着余晖走出学校大门。
吴邪对黑瞎子特别好奇,一路上问东问西,搞得张起灵满脸愠色,到了该分别的巷口,几乎是拎着吴邪离开的,临了还甩给黑瞎子一个威胁的眼神。
黑瞎子先是一怔,接着咧嘴就嘿嘿嘿地笑起来,直笑到解雨臣不耐烦,皱眉就问:“你傻乐够了没有?”
“够了够了……”黑瞎子忙敛住笑意。

windy慕菲2019-07-01 14:17:00 发布在 黑花
再艾特一下
@璃夏_谓风

windy慕菲2019-07-01 21:51:00 发布在 黑花
今天明天上午都要返校,还有别的坑要更,所以这边可能会顾不上,大家谅解啦~~~「・▼ω▼・」

windy慕菲2019-07-02 13:11:00 发布在 黑花
PART5
周末黑瞎子呆在家里,突然听到吊嗓子。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他就这么静静听了一会儿。真是好嗓子啊,竟能听出几分二爷当年的味道来。他起了兴致,出了屋门在院中站定。这声音,明明是从隔壁解雨臣家传出来的。黑瞎子勾起唇角,便蹭蹭几下爬上墙头,坐在墙顶上往隔壁院儿里看。
啧啧,这可比我那小破院好多了。别的不说,单看这棵西府海棠,多漂亮~~哎,我当谁唱戏呢,原来是谢小花啊……
“喂,黑瞎子,你坐那干嘛?”
解雨臣发现了黑瞎子,停了戏文就问。二月红本坐在一边喝茶,一听也抬头看了看,旋即冲黑瞎子笑笑。
黑瞎子也不觉得尴尬,纵身一跃落到地上。
“我来听戏啊~”他抬手冲二月红行了个礼,转头笑道“花儿爷好嗓子。”
解雨臣心下好笑,觉得黑瞎子这人还真是各种花样层出不穷,于是便配合道:“黑爷还真是兴致不错。”微顿,“怎么不走正门?”
黑瞎子倾身“那多麻烦,还是翻墙方便。”
解雨臣转脸去看二月红,似乎是在征求意见。二月红一副跌入回忆的模样,片刻失神才道:“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赶人走了。”
二月红记得,曾经佛爷也总翻墙过来,半调戏半真心道一声“红二爷好把式。”时隔多年那画面仍清晰的很。他惆怅的笑着,任由未溢出的泪随盏中清茶蒸腾出的氤氲雾气散在微凉的空气中。
“解雨臣?”
“嗯?”
“你是不是还有个名字叫解语花?”
“你怎么知道?”
黑瞎子指了指那棵西府海棠:“雅名解语花。”
知道的还挺多。解雨臣点点头,重又开腔:“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windy慕菲2019-07-02 22:14:00 发布在 黑花
于是我还是更了

windy慕菲2019-07-02 22:14:00 发布在 黑花
今天发生了点事情所以更不了了,明天一定补上,抱歉啦<(_ _)>

windy慕菲2019-07-03 20:33:00 发布在 黑花
各位让我再拖一会儿吧,被骂了一晚上的结果——卡文了

windy慕菲2019-07-04 14:19:00 发布在 黑花
PART6
每天早上在解雨臣耳边念叨“小花”似乎已经成了黑瞎子的必修课。解雨臣一开始还会驳他几句,后来直接就不管了。
然而今天解雨臣的世界观被刷新了。
“黑瞎子!你有完没完!***给小爷换花样了?!”他终于在黑瞎子暧昧地叫了一声“小花花”后再也忍不住,不顾现在是早读时间老师还在看着等各种问题,秀眉一皱,拍案而起。
全班瞬间都安静了,班主任抬头望着解雨臣,正准备说话,谁知道却是解雨臣先开了口:“老师,齐黑瞎给我起外号!”
全班的目光都订到黑瞎子身上。
黑瞎子没事人似的笑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的结果,就是老师骂了他好一顿,然后解雨臣……
再也不理他了。
黑瞎子急了。
他不过一时兴起叫了声小花花,哪儿料到会搞成这样?不管他怎么示好,解雨臣就是不搭理他。黑瞎子满身的怨气——解雨臣不和自己说话!瞎子我不活了!
但是时间长了,黑瞎子似乎也开始退缩,不再天天缠着解雨臣了。解雨臣难得清静,天天捧了一本书看得快活。
又是一个周末。
黑瞎子在院子里徘徊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

windy慕菲2019-07-04 23:17:00 发布在 黑花
PART7
当解雨臣看见坐在墙头上的黑瞎子时,不由得暗暗感叹,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有毅力。
可他还是不开口。
黑瞎子也不知道该说啥,就这么愣愣地盯着他,两个人一高一矮地对视着。
“解雨臣!”黑瞎子鼓足了勇气,终于叫出声来。
解雨臣淡淡地移开目光,共产党烈士似的,死不开口。
“……”黑瞎子又一次吃瘪。
他完全不能理解从来没尬过的自己为什么今天竟然会败在解雨臣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手上!可是偏偏又气不起来!
他搜肠刮肚想了无数种措辞,到最后憋不住了,装出很有气势的样子来 问解雨臣:“作业写完了吗?”
解雨臣本来还想闭口不言,可是抬头竟然看到黑瞎子嘴角的痞笑里带了一分委屈,心里突然开始浪潮暗涌。
他只不过没规矩地叫了声小花花而已,其实……没必要这么久一点交流都没有吧?
“没。”纠结了很久,解雨臣总算还是回了一个字。
这下黑瞎子可高兴了,从墙顶上唰的跳下来,得意忘形导致瞬间口不择言。
“我帮你写作业吧!”
解雨臣一下子愣住了。
开什么玩笑?
爷可是年级前十啊!用得着你给爷写作业?!
“这就不用了……”
“我说真的!解雨臣,我给你写作业,你请我吃饭吧!”

windy慕菲2019-07-05 00:15:00 发布在 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