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星际万虫迷

楼主:圈歪啦 字数:4411字 评论数:1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老套的雌多雄少虫族梗嗷
人形春药攻x各种受
攻宝是道尔顿,受一大堆懒得说
我就是想开车,就是想写色文
无大纲无逻辑
爽就完事了
over




圈歪啦2019-06-29 00:07:00 发布在 攻控
暑假还没开始
我竟然稀里糊涂的就开了两篇文
冲动是魔鬼


圈歪啦2019-06-29 00:14:00 发布在 攻控


圈歪啦2019-06-29 00:48:00 发布在 攻控
措不及防的更文嘻
没什么人催,我就慢慢慢慢慢慢地更



圈歪啦2019-07-09 00:09:00 发布在 攻控
吞吞吞,还没写到重头戏就开始吞
我真是无语


圈歪啦2019-07-09 00:14:00 发布在 攻控
3.
三小时后,道尔顿对发情期的各种反应已经是信手拈来,但是光是文字的表达实在是太过苍白,图片他又不到年纪看的只能是和谐打码版,不够明了,他用手指卷了卷自己的铂金色的头发,有些苦恼的撅了撅嘴,过了几秒又咧出了一个笑,“休斯顿!”
“在,道尔顿陛下,有什么吩咐?”
“把哈瑞斯老师请来。”
“是!”
无所不知的老师总能解答他的一切疑惑,道尔顿放心的在床上滚了一圈,打了个哈欠,“唔…”道尔顿揉了揉眼睛,困意一阵阵袭来,他哼哼唧唧的钻进了被窝,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休斯顿,一会老师来了叫我。”
还没等休斯顿回复,道尔顿便进入了梦乡,等到他再次醒来,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床边小桌上开着盏昏黄的小灯,沙发凳上坐着一位栗棕色头发的雌虫,他带着金丝眼睛,手中捧着一本书,散发着雌虫少有的优雅文气。
道尔顿一睁眼,便对上他那双蜜糖般的浅棕色眼睛,“醒了?”
“哈瑞斯老师!”道尔顿见到他大喜过望,一掀被子就从床上扑到了哈瑞斯的身上,哈瑞斯赶紧放下手中的书,牢牢接住了道尔顿,等道尔顿坐在他的大腿上寻好了最舒适的位置,开口道,“陛下,下次您可不能这样,太冒失了。”话虽如此,哈瑞斯眼中的笑意却是要溢出来。
道尔顿嘻嘻哈哈的环住了哈瑞斯的脖子,整只小虫都缩进了他的怀里,头埋在哈瑞斯的肩头,微微歪着,用着最软乎的语调说狠话,“老师你来了怎么叫醒我,休斯顿也是,明明我给他下了指令,真讨厌,哪天我要拆了他。”
“咦?老师…你身上怎么有种特殊的香味,闻起来好舒服…”道尔顿说话的带着很重的气声,他闻了闻哈瑞斯身上的信息素,舒服的“唔”了一声。
哈瑞斯的身体骤然一绷,道尔顿呼出来的气细细密密地全打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脸上的神情变得恍惚,等到道尔顿不在开口说话,他才慢慢缓了过来,哈瑞斯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说道“陛下,您快成年了。”
道尔顿用茸软的脑袋蹭了蹭哈瑞斯,“是呀,成年我就可以干好多好多事啦!”
干好多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哈瑞斯又是一颤,蜜糖色的眼睛波光粼粼,他闭了闭眼,眼眶也泛着红色,狠下心来打算和道尔顿速战速决,否则可能就…
“陛下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对哦!”道尔顿忘性很大,记不住事情也记不住人,这会要不是有哈瑞斯提醒,怕是早把提前想好的事情抛开到九霄云外了。
道尔顿直起了身子,端坐在哈瑞斯身上,正经的神情让哈瑞斯也认真了起来,“老师,我想请你帮个忙。”
哈瑞斯笑了,揉了揉道尔顿的头,“直接说吧,老师能帮一定帮。”
道尔顿小脸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老师,我想看发情期的视频。”
“你说…什么?”哈瑞斯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
“我说,我想看发情期的视频。”一回生两回熟,道尔顿第二回说的顺溜多了。
“陛下…你现在还小…”
“你说了你一定帮我的!”道尔顿打断了哈瑞斯的话,瞪了他一眼,“我现在不小了!”
“我今天下午查了好多关于发情期的资料,但是年龄不够,什么图片视频都给我打了码。”
哈瑞斯一听,想到道尔顿看了那些肮脏弹窗,面色一冷,看来,扫黄打非是要提上日程了!
道尔顿看哈瑞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不满的撅起了嘴,“老师,我已经不小了,我马上要成年了。”
“我才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去迎接那个发情期!”
哈瑞斯最见不得道尔顿不开心的样子,心里一阵密密麻麻的疼,他把道尔顿抱紧了,沉默了一会,温声安慰道“发情期没什么好看的,到时候陛下自然就会…无师自通。”
“没什么好看我也想多了解些呀。”道尔顿嘟嘟囔囔地说道,“然后抬起了头,“欸对了,老师你经历过发情期吗?”
哈瑞斯抿住了唇,嗯了一声,“成年之后的雌虫对信息素尤其敏感,每个月都会有发情期,但是雄虫基本上只有成年发情期一次,成年过后,信息素对雄虫的影响便会削弱不少。您现在是快成年了,信息素识别能力还在发育,这段时间您可能会对雌虫的信息素比较敏感。”
“那老师你的发情期是什么感觉?”道尔顿两眼放光的望着哈瑞斯,“我看网上写的,什么会浑身发热,四肢无力,神志不清,下面还会发大水,感觉好神奇哦。”
哈瑞斯被他说的满脸通红,却又不得不开口解惑,声音小的听不太清,“……差不多就是网上写的那样。”
“真的吗?可以给我看看吗?”道尔顿眨巴眨巴眼睛,期待的看向哈瑞斯,然后又失望的垂下了头,“不过老师现在应该不是发情期吧。”
哈瑞斯被道尔顿撩拨的浑身发抖,脑子也混沌成了一片,这会见道尔顿失望的样子,更是头脑一热,开口说道“您自己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但…所有雌虫,在嗅到您的信息素后,都会进入发情状态。”
“包括老师?”
哈瑞斯不敢再和道尔顿对视,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感觉全身都热的出奇,“对…”
道尔顿一听,咧开了笑,“那太好了!那我就不看视频了

圈歪啦2019-08-24 07:20:00 发布在 攻控
开学之前,赶了一更
这篇文我要疯狂飙车

圈歪啦2019-08-24 07:21:00 发布在 攻控

不瞒你们说,这文我一直都在写。。。现在已经有一万多字的稿惹。。。
but
有点yellow
我不敢发出来
码的时候很爽,发出来真的好羞耻ner

圈歪啦2019-09-20 00:01:00 发布在 攻控
4.
没有任何虫能对道尔顿的撒娇说“不”,哈瑞斯彻底沦陷在道尔顿软糯的语调中,喉咙不听使唤地发出了一声,“好”
道尔顿笑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他从哈瑞斯的腿上下来,重新坐回了床上,纤细白嫩的腿在空中一晃一晃,满眼期待。
“开始吧?”
哈瑞斯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道尔顿那个堪称荒唐的要求后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好久才开口,但是看道尔顿期盼的模样…他也没办法再反悔了。
他沉默了一会,挤出了一句话:“……陛下,我能先去卫生间准备一下吗?”
“快一点哦。”道尔顿得到了哈瑞斯肯定的答复后心情大好,点点头同意了。
哈瑞斯得到准许后立马快步走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深吸了一口气,道尔顿陛下…哈瑞斯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靠在门上皱着眉闭着眼,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太荒谬了…想起自己答应的要求,他在心里唾骂了自己几声,过了几分钟,他睁开了眼,抬手摘下了眼镜,露出了那双兴奋竖起的蜜棕色的瞳仁,里头一片水色泛滥。
走进浴室,快速地把自己全身都收拾了个干干净净后,哈瑞斯拿起了自己放在洗手台上的衣裤,想想又放下,将一条浴巾围在腰际,咬着牙走出去了。
刚踏出门,属于道尔顿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涌来,没有衣物的遮挡,哈瑞斯当即被刺激的全身发软,扶住了门框才堪堪站稳,刚收拾干净的身体又不受控制的泌出了一大股欲液,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用牙齿狠咬了一口自己的下唇,这才保持了自己的冷静。
等身体的躁动有所缓和,哈瑞斯才敢迈出步子,他在离道尔顿床几步的位置站定,他的双手紧贴着身体两侧,全身都处于一种紧绷状态。
哈瑞斯一走出来,小雄虫便慌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道尔顿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雌虫的身体,哪怕是自己的要求,还是害羞不已,但是同时,好奇心却又驱使着他透过指缝偷偷的瞄着对方,在看到哈瑞斯身上形状完美的肌肉时,他忍不住“哇”了一声。
道尔顿害羞偷看的模样确实很大程度地缓解了哈瑞斯的紧张,但是同时,那有若无的好奇目光扫在他的身上,给他带来了比紧张更要命的情绪。
哈瑞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肌肤也泛起了红色,“老师你是发烧了吗?”道尔顿对于哈瑞斯的变化有些疑惑,他探出了身子出去,伸出手去够哈瑞斯。
当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哈瑞斯滚烫的手臂时,两人都是一震,“老师,你身上好烫。”道尔顿惊讶地张开嘴,“需要把空调开低些吗?”
与道尔顿的接触让浓烈的信息素完全将

圈歪啦2019-10-07 12:16:00 发布在 攻控
与道尔顿的接触让浓烈的信息素完全将哈瑞斯裹挟,哈瑞斯摇摇头,皱着眉头将嘴边的呻吟尽数咽下,他退后了几步——他快经受不住了。
“老师是发烧了?”道尔顿嗅着空气中越发浓烈的雌虫信息素,享受的喟叹一声,忍不住想向哈瑞斯靠的更近,他下了床朝哈瑞斯走去,在看见哈瑞斯红的不正常的脸颊时,恍然大悟,“还是,发情了?”
“陛下,请不……不要再说了。”在道尔顿走过来的那一刻,铺天盖的信息素让哈瑞斯头皮发麻,根本无法逃离,被小雄子发现发情更让他羞愧难当,哈瑞斯的肌肉猛的收缩,脖子上的青筋也迸了出来。
“请…请别过来。”
哈瑞斯的声音哑的惊人,语气也不复往常的温润。
对于哈瑞斯的警告,道尔顿毫不在意,懵懂地眨了眨眼,吸了口空气中越发浓烈的信息素,反而还又向前走了两步,“老师你很不舒服吗?是发情期让你不舒服了?”
一口一个发情期,把哈瑞斯刺激的全身发抖,理智彻底被欲望吞没,他竖起的虫瞳紧紧盯着道尔顿的脸,然后突然凑向前,吻住了道尔顿的唇,将道尔顿摁回了床上。
哈瑞斯一手搂住道尔顿的腰,一手捧住道尔顿的脸,轻轻啄着道尔顿的唇瓣,道尔顿被吻的痒痒的,刚想张口说话,哈瑞斯就趁机进行了更深处的探索,在哈瑞斯激烈的进攻下,道尔顿被吻晕头转向,全身发软。
这个深长的吻结束时,道尔顿已经成了一滩水,因为缺氧,道尔顿的脸颊变得红扑扑的,嘴唇也被吻的嫣红,道尔顿闭着眼睛浑身无力地瘫在床上。
一吻过后,哈瑞斯的欲望也得到了一刻的缓解,大脑逐渐清醒,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面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向后退了两步,懊悔和自责在这一刻涌了出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陛下…对不起。”他跪在了道尔顿的床前。
“为什么要道歉?”
道尔顿睁开了眼睛,坐起了身,水润的双眼有些不解地望向哈瑞斯。
哈瑞斯抿了抿唇,小雄子甜美的味道还残留在他的口腔,这是他犯罪的铁证,哈瑞斯低下头,“我冒犯了您。”
“是吗?”道尔顿伸出了一条嫩白的脚,用脚抬起了哈瑞斯的下巴,在看到哈瑞斯通红的眼眶时,他笑了,“我可不觉得被冒犯。”
“陛下…您还小。”哈瑞斯用手托住了道尔顿的脚,“等您大些,就知道了。”
“喔,是吗?”道尔顿皱起了眉头,他把脚抬起来踩在了哈瑞斯的脸上,语调阴沉,“我很小吗?”
碰到小雄子的雷区,哈瑞斯追悔莫及,当白嫩柔软的脚丫踩在他脸上时,他楞住了,刚平息的热潮卷土重来,道尔顿还不知道惩罚和褒奖的正确方式,不清楚雌子对他的极致渴望,还喜滋滋的以为自己是在羞辱哈瑞斯。
然而实际上,这样的行为,给雌子带来的只有快慰和欣喜。
道尔顿看哈瑞斯愣神的样子,还以为自己的惩罚生效了,得意的扬起了个笑,叫你说我小!然后大发慈悲地收回了脚,拍拍床,“上来。”
什么?哈瑞斯有些不确定道尔顿的意思,站起身后迟疑了一会,试探性地向前挪了一步。
“快点啊。”道尔顿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哈瑞斯忐忑不安地坐在了道尔顿的边上,刚一坐下,便感觉唇上一软,他惊惶地看着面前道尔顿的脸,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道尔顿只是在哈瑞斯唇上点了一点,他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我亲没有你亲舒服。”
“陛下…”
“亲亲我嘛。”道尔顿努努嘴,双手环住了哈瑞斯的脖子,“我喜欢亲亲。”


圈歪啦2019-10-07 12:16:00 发布在 攻控
我太强了
一辆装甲车被我删的只剩下个车轱辘
想看原版的话,阔以在底下评论,我看到了会私信你的
不过可能要过几天,因为删车的时候把稿子整的乱七八糟,等我收拾收拾

圈歪啦2019-10-07 12:20:00 发布在 攻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