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星际万虫迷

楼主:圈歪啦 字数:8255字 评论数:2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老套的雌多雄少虫族梗嗷
人形春药攻x各种受
攻宝是道尔顿,受一大堆懒得说
我就是想开车,就是想写色文
无大纲无逻辑
爽就完事了
over




圈歪啦2019-06-29 00:07:00 发布在 攻控
暑假还没开始
我竟然稀里糊涂的就开了两篇文
冲动是魔鬼


圈歪啦2019-06-29 00:14:00 发布在 攻控


圈歪啦2019-06-29 00:48:00 发布在 攻控
措不及防的更文嘻
没什么人催,我就慢慢慢慢慢慢地更



圈歪啦2019-07-09 00:09:00 发布在 攻控
吞吞吞,还没写到重头戏就开始吞
我真是无语


圈歪啦2019-07-09 00:14:00 发布在 攻控
3.
三小时后,道尔顿对发情期的各种反应已经是信手拈来,但是光是文字的表达实在是太过苍白,图片他又不到年纪看的只能是和谐打码版,不够明了,他用手指卷了卷自己的铂金色的头发,有些苦恼的撅了撅嘴,过了几秒又咧出了一个笑,“休斯顿!”
“在,道尔顿陛下,有什么吩咐?”
“把哈瑞斯老师请来。”
“是!”
无所不知的老师总能解答他的一切疑惑,道尔顿放心的在床上滚了一圈,打了个哈欠,“唔…”道尔顿揉了揉眼睛,困意一阵阵袭来,他哼哼唧唧的钻进了被窝,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休斯顿,一会老师来了叫我。”
还没等休斯顿回复,道尔顿便进入了梦乡,等到他再次醒来,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床边小桌上开着盏昏黄的小灯,沙发凳上坐着一位栗棕色头发的雌虫,他带着金丝眼睛,手中捧着一本书,散发着雌虫少有的优雅文气。
道尔顿一睁眼,便对上他那双蜜糖般的浅棕色眼睛,“醒了?”
“哈瑞斯老师!”道尔顿见到他大喜过望,一掀被子就从床上扑到了哈瑞斯的身上,哈瑞斯赶紧放下手中的书,牢牢接住了道尔顿,等道尔顿坐在他的大腿上寻好了最舒适的位置,开口道,“陛下,下次您可不能这样,太冒失了。”话虽如此,哈瑞斯眼中的笑意却是要溢出来。
道尔顿嘻嘻哈哈的环住了哈瑞斯的脖子,整只小虫都缩进了他的怀里,头埋在哈瑞斯的肩头,微微歪着,用着最软乎的语调说狠话,“老师你来了怎么叫醒我,休斯顿也是,明明我给他下了指令,真讨厌,哪天我要拆了他。”
“咦?老师…你身上怎么有种特殊的香味,闻起来好舒服…”道尔顿说话的带着很重的气声,他闻了闻哈瑞斯身上的信息素,舒服的“唔”了一声。
哈瑞斯的身体骤然一绷,道尔顿呼出来的气细细密密地全打在了他的脖子上,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脸上的神情变得恍惚,等到道尔顿不在开口说话,他才慢慢缓了过来,哈瑞斯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说道“陛下,您快成年了。”
道尔顿用茸软的脑袋蹭了蹭哈瑞斯,“是呀,成年我就可以干好多好多事啦!”
干好多事…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哈瑞斯又是一颤,蜜糖色的眼睛波光粼粼,他闭了闭眼,眼眶也泛着红色,狠下心来打算和道尔顿速战速决,否则可能就…
“陛下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对哦!”道尔顿忘性很大,记不住事情也记不住人,这会要不是有哈瑞斯提醒,怕是早把提前想好的事情抛开到九霄云外了。
道尔顿直起了身子,端坐在哈瑞斯身上,正经的神情让哈瑞斯也认真了起来,“老师,我想请你帮个忙。”
哈瑞斯笑了,揉了揉道尔顿的头,“直接说吧,老师能帮一定帮。”
道尔顿小脸红红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老师,我想看发情期的视频。”
“你说…什么?”哈瑞斯脸上的表情复杂极了。
“我说,我想看发情期的视频。”一回生两回熟,道尔顿第二回说的顺溜多了。
“陛下…你现在还小…”
“你说了你一定帮我的!”道尔顿打断了哈瑞斯的话,瞪了他一眼,“我现在不小了!”
“我今天下午查了好多关于发情期的资料,但是年龄不够,什么图片视频都给我打了码。”
哈瑞斯一听,想到道尔顿看了那些肮脏弹窗,面色一冷,看来,扫黄打非是要提上日程了!
道尔顿看哈瑞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不满的撅起了嘴,“老师,我已经不小了,我马上要成年了。”
“我才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去迎接那个发情期!”
哈瑞斯最见不得道尔顿不开心的样子,心里一阵密密麻麻的疼,他把道尔顿抱紧了,沉默了一会,温声安慰道“发情期没什么好看的,到时候陛下自然就会…无师自通。”
“没什么好看我也想多了解些呀。”道尔顿嘟嘟囔囔地说道,“然后抬起了头,“欸对了,老师你经历过发情期吗?”
哈瑞斯抿住了唇,嗯了一声,“成年之后的雌虫对信息素尤其敏感,每个月都会有发情期,但是雄虫基本上只有成年发情期一次,成年过后,信息素对雄虫的影响便会削弱不少。您现在是快成年了,信息素识别能力还在发育,这段时间您可能会对雌虫的信息素比较敏感。”
“那老师你的发情期是什么感觉?”道尔顿两眼放光的望着哈瑞斯,“我看网上写的,什么会浑身发热,四肢无力,神志不清,下面还会发大水,感觉好神奇哦。”
哈瑞斯被他说的满脸通红,却又不得不开口解惑,声音小的听不太清,“……差不多就是网上写的那样。”
“真的吗?可以给我看看吗?”道尔顿眨巴眨巴眼睛,期待的看向哈瑞斯,然后又失望的垂下了头,“不过老师现在应该不是发情期吧。”
哈瑞斯被道尔顿撩拨的浑身发抖,脑子也混沌成了一片,这会见道尔顿失望的样子,更是头脑一热,开口说道“您自己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但…所有雌虫,在嗅到您的信息素后,都会进入发情状态。”
“包括老师?”
哈瑞斯不敢再和道尔顿对视,呼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感觉全身都热的出奇,“对…”
道尔顿一听,咧开了笑,“那太好了!那我就不看视频了

圈歪啦2019-08-24 07:20:00 发布在 攻控
开学之前,赶了一更
这篇文我要疯狂飙车

圈歪啦2019-08-24 07:21:00 发布在 攻控

不瞒你们说,这文我一直都在写。。。现在已经有一万多字的稿惹。。。
but
有点yellow
我不敢发出来
码的时候很爽,发出来真的好羞耻ner

圈歪啦2019-09-20 00:01:00 发布在 攻控
4.
没有任何虫能对道尔顿的撒娇说“不”,哈瑞斯彻底沦陷在道尔顿软糯的语调中,喉咙不听使唤地发出了一声,“好”
道尔顿笑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他从哈瑞斯的腿上下来,重新坐回了床上,纤细白嫩的腿在空中一晃一晃,满眼期待。
“开始吧?”
哈瑞斯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道尔顿那个堪称荒唐的要求后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好久才开口,但是看道尔顿期盼的模样…他也没办法再反悔了。
他沉默了一会,挤出了一句话:“……陛下,我能先去卫生间准备一下吗?”
“快一点哦。”道尔顿得到了哈瑞斯肯定的答复后心情大好,点点头同意了。
哈瑞斯得到准许后立马快步走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深吸了一口气,道尔顿陛下…哈瑞斯也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靠在门上皱着眉闭着眼,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太荒谬了…想起自己答应的要求,他在心里唾骂了自己几声,过了几分钟,他睁开了眼,抬手摘下了眼镜,露出了那双兴奋竖起的蜜棕色的瞳仁,里头一片水色泛滥。
走进浴室,快速地把自己全身都收拾了个干干净净后,哈瑞斯拿起了自己放在洗手台上的衣裤,想想又放下,将一条浴巾围在腰际,咬着牙走出去了。
刚踏出门,属于道尔顿的信息素铺天盖地的涌来,没有衣物的遮挡,哈瑞斯当即被刺激的全身发软,扶住了门框才堪堪站稳,刚收拾干净的身体又不受控制的泌出了一大股欲液,他深呼吸了几口气,用牙齿狠咬了一口自己的下唇,这才保持了自己的冷静。
等身体的躁动有所缓和,哈瑞斯才敢迈出步子,他在离道尔顿床几步的位置站定,他的双手紧贴着身体两侧,全身都处于一种紧绷状态。
哈瑞斯一走出来,小雄虫便慌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道尔顿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雌虫的身体,哪怕是自己的要求,还是害羞不已,但是同时,好奇心却又驱使着他透过指缝偷偷的瞄着对方,在看到哈瑞斯身上形状完美的肌肉时,他忍不住“哇”了一声。
道尔顿害羞偷看的模样确实很大程度地缓解了哈瑞斯的紧张,但是同时,那有若无的好奇目光扫在他的身上,给他带来了比紧张更要命的情绪。
哈瑞斯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肌肤也泛起了红色,“老师你是发烧了吗?”道尔顿对于哈瑞斯的变化有些疑惑,他探出了身子出去,伸出手去够哈瑞斯。
当微凉的指尖触碰到哈瑞斯滚烫的手臂时,两人都是一震,“老师,你身上好烫。”道尔顿惊讶地张开嘴,“需要把空调开低些吗?”
与道尔顿的接触让浓烈的信息素完全将

圈歪啦2019-10-07 12:16:00 发布在 攻控
与道尔顿的接触让浓烈的信息素完全将哈瑞斯裹挟,哈瑞斯摇摇头,皱着眉头将嘴边的呻吟尽数咽下,他退后了几步——他快经受不住了。
“老师是发烧了?”道尔顿嗅着空气中越发浓烈的雌虫信息素,享受的喟叹一声,忍不住想向哈瑞斯靠的更近,他下了床朝哈瑞斯走去,在看见哈瑞斯红的不正常的脸颊时,恍然大悟,“还是,发情了?”
“陛下,请不……不要再说了。”在道尔顿走过来的那一刻,铺天盖的信息素让哈瑞斯头皮发麻,根本无法逃离,被小雄子发现发情更让他羞愧难当,哈瑞斯的肌肉猛的收缩,脖子上的青筋也迸了出来。
“请…请别过来。”
哈瑞斯的声音哑的惊人,语气也不复往常的温润。
对于哈瑞斯的警告,道尔顿毫不在意,懵懂地眨了眨眼,吸了口空气中越发浓烈的信息素,反而还又向前走了两步,“老师你很不舒服吗?是发情期让你不舒服了?”
一口一个发情期,把哈瑞斯刺激的全身发抖,理智彻底被欲望吞没,他竖起的虫瞳紧紧盯着道尔顿的脸,然后突然凑向前,吻住了道尔顿的唇,将道尔顿摁回了床上。
哈瑞斯一手搂住道尔顿的腰,一手捧住道尔顿的脸,轻轻啄着道尔顿的唇瓣,道尔顿被吻的痒痒的,刚想张口说话,哈瑞斯就趁机进行了更深处的探索,在哈瑞斯激烈的进攻下,道尔顿被吻晕头转向,全身发软。
这个深长的吻结束时,道尔顿已经成了一滩水,因为缺氧,道尔顿的脸颊变得红扑扑的,嘴唇也被吻的嫣红,道尔顿闭着眼睛浑身无力地瘫在床上。
一吻过后,哈瑞斯的欲望也得到了一刻的缓解,大脑逐渐清醒,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面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向后退了两步,懊悔和自责在这一刻涌了出来,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陛下…对不起。”他跪在了道尔顿的床前。
“为什么要道歉?”
道尔顿睁开了眼睛,坐起了身,水润的双眼有些不解地望向哈瑞斯。
哈瑞斯抿了抿唇,小雄子甜美的味道还残留在他的口腔,这是他犯罪的铁证,哈瑞斯低下头,“我冒犯了您。”
“是吗?”道尔顿伸出了一条嫩白的脚,用脚抬起了哈瑞斯的下巴,在看到哈瑞斯通红的眼眶时,他笑了,“我可不觉得被冒犯。”
“陛下…您还小。”哈瑞斯用手托住了道尔顿的脚,“等您大些,就知道了。”
“喔,是吗?”道尔顿皱起了眉头,他把脚抬起来踩在了哈瑞斯的脸上,语调阴沉,“我很小吗?”
碰到小雄子的雷区,哈瑞斯追悔莫及,当白嫩柔软的脚丫踩在他脸上时,他楞住了,刚平息的热潮卷土重来,道尔顿还不知道惩罚和褒奖的正确方式,不清楚雌子对他的极致渴望,还喜滋滋的以为自己是在羞辱哈瑞斯。
然而实际上,这样的行为,给雌子带来的只有快慰和欣喜。
道尔顿看哈瑞斯愣神的样子,还以为自己的惩罚生效了,得意的扬起了个笑,叫你说我小!然后大发慈悲地收回了脚,拍拍床,“上来。”
什么?哈瑞斯有些不确定道尔顿的意思,站起身后迟疑了一会,试探性地向前挪了一步。
“快点啊。”道尔顿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
哈瑞斯忐忑不安地坐在了道尔顿的边上,刚一坐下,便感觉唇上一软,他惊惶地看着面前道尔顿的脸,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道尔顿只是在哈瑞斯唇上点了一点,他不满的皱了皱眉头,“我亲没有你亲舒服。”
“陛下…”
“亲亲我嘛。”道尔顿努努嘴,双手环住了哈瑞斯的脖子,“我喜欢亲亲。”


圈歪啦2019-10-07 12:16:00 发布在 攻控
我太强了
一辆装甲车被我删的只剩下个车轱辘
想看原版的话,阔以在底下评论,我看到了会私信你的
不过可能要过几天,因为删车的时候把稿子整的乱七八糟,等我收拾收拾

圈歪啦2019-10-07 12:20:00 发布在 攻控
5.
第二天早晨,道尔顿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在另一个房间,哈瑞斯坐在一边的藤椅上看着书,见道尔顿醒来后,他的神情变得很不自然,把书合了起来,嘴张了张,又尴尬地闭了起来。
“老师?”道尔顿开口打了声招呼,坐起了身子。
哈瑞斯看着道尔顿,镜片也遮不住他眼中的羞愧,“陛下…对不起。”他跪在了道尔顿的床前。
哈瑞斯低着头,道尔顿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那段脖颈,道尔顿眨了眨浅蓝色的眼睛,思想不知道飞去了哪。
两人的沉默让尴尬在空气中弥漫,等到哈瑞斯跪得双腿发麻的时候,道尔顿开口了。
“你上来。”
与昨夜同样的开场白让哈瑞斯的神情骤然变得惨淡,“陛下,昨晚的事…”
“谁和你说昨晚的事。”道尔顿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他紧皱着眉头,心田燃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上来。”
哈瑞斯从地上起来,有些忐忑地坐在了道尔顿的床沿,昨晚的记忆浪潮一般涌来,哈瑞斯想用手扶一扶眼镜,却发现手抖的不成样子,他一脸灰败地坐在床沿,甚至不敢看道尔顿一眼。
谁知道,没等来狂风骤雨,却等来了小雄子柔软的拥抱,道尔顿挤进了哈瑞斯的怀里,用双手怀住了他的脖颈,然后把头凑了上去,闻到那好闻的信息素后,道尔顿眯了眯眼陶醉地靠在哈瑞斯的怀里。
“好好闻…”
小雄子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给成年雌虫带来多大刺激,哈瑞斯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在道尔顿靠近的那一秒开始,他的神智,呼吸,每一根神经,每一块肌肉,都开始失去了控制。
“陛下…”哈瑞斯咽下差点倾吐出的呻吟,他想把道尔顿推开,却怎么也做不到。
“怎么了?”道尔顿的头还埋在哈瑞斯的怀里,发出的声音也贴着他的胸膛,震进了他的心窝。
哈瑞斯把嘴抿成了一条直线,他的目光逐渐涣散,理智飘出了躯壳,他看着自己将道尔顿搂的更紧,“没事。”他听见自己这么说。
道尔顿整个人都陷在哈瑞斯的信息素中,他感觉到哈瑞斯的不对劲,却懒得过多关心,道尔顿懒洋洋的唔了一声,然后开口,“我好饿。”
“陛下,想吃些什么?”哈瑞斯的声音比往日要低哑许多,在欲望的驱使下,他所坚守的一些信念慢慢分崩离析,哈瑞斯两眼迷蒙,低下头偷偷亲吻着道尔顿绒软的头发。
“蛋糕还有布丁。”道尔顿说道,“你抱我去吃。”道尔顿一反常态的粘人,一刻也不想从哈瑞斯身上下来。
“好。”沉浸在信息素中的显然不止道尔顿一人,哈瑞斯竖起的瞳仁揭示了他的兴奋和失控。“我先帮您洗漱吧,一会让人把蛋糕端进来。”
等到哈瑞斯帮道尔顿穿衣洗漱完,已经过了近一个小时,早先吩咐下去的树莓蛋糕和焦糖布丁刚好被送了进来,道尔顿窝在哈瑞斯的怀中,被信息素裹挟的滋味美妙的让他连根手指头都不愿动,张着嘴享受着哈瑞斯的服务。
在道尔顿咽下最后一口蛋糕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来人敲了三下,力度和频率都几乎一样,声音并不大,不是能否进门的询问,是进门之前的信号。
门被推开了,一位挺拔优雅的雌虫走了进来,他的头发是很少见的银白色,被整齐地梳理在了脑后,眼睛则是浅浅的灰蓝色,像是飘着大雪的天空,透露出一个冰冷的灵魂。
他一步步走了进来,步子迈的沉稳而缓慢,不像强闯别人卧室的不速之客,而像是踩着红地毯走进上流宴会的贵族,“道尔顿陛下,日安。”他开口,声音带着独特的韵调,优雅非常,他站在道尔顿的几步前,弯下了笔直的脊梁,恭敬地行了个礼,完全无视了怀抱着道尔顿的哈瑞斯。
道尔顿有些不满他的唐突,更不愿回应他的问候,却在他弯下腰行礼的那一刻眯了眯眼,改变了主意。
“路德先生!”道尔顿的声音带着欣喜,他坐直了身子,然后朝路德张开了手。
路德灰蓝色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惊讶,很快这抹惊讶就沉入了浮冰之中,他顺从地从哈瑞斯怀中把道尔顿抱过,动作流畅的好像做过千百遍。
但实际上,这才是他第一次与道尔顿亲密接触,被拥入另一个怀抱的道尔顿很自然的攀上了路德的脖颈,将头凑了上去,深深呼吸了一口。
真舒服啊!道尔顿想着,把头靠在了路德的肩膀上,路德的信息素气味是一种很淡的冷香若有若无,不及哈瑞斯十分之一的厚重,但是余韵悠长,并且…相当的上头。
道尔顿就像是只吸了猫薄荷的小猫,软软地瘫在路德身上,温顺的难以置信,路德看见道尔顿柔软的神情,立马对他的状态了然于心。
他用手轻柔地拍着道尔顿的后背,道尔顿在迷迷糊糊中竟然慢慢睡了过去,他脱下了道尔顿的外衣,把道尔顿放回了床上。
一系列的事情做完后,他抬起眼看向哈瑞斯,冰冷的眼中一片厌恶,他张开了嘴,无声地比了个口型,‘出来’
“请问首相大人,是有什么要事么?”哈瑞斯和路德站在走廊,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的错开了视线,真恶心,两人心想,气氛变得越发凝重。
“是的。”路德说话的姿态带着一种目空无人的傲慢,“哈瑞斯先生,我来是通知您,因为您昨夜违规行为,您已被革职了。”

圈歪啦2019-11-27 17:46:00 发布在 攻控
dbq,真的是好久好久好久没有更惹
我真的是个很靠感觉的人,如果突然很有兴致就可以写好多出来,没有想法的话就真的是不行(其实就是懒的码字和不好意思发文)
骂我8不反抗
然后,车的话今天就开,一个个私过去么么哒

圈歪啦2019-11-27 17:51:00 发布在 攻控
6.
哈瑞斯神色未变,他早有预料,开启了另一个话题,“陛下的发情期快来了。”
路德皱起了眉,“哈瑞斯先生,我劝您将心思放在如何脱罪上,别再打陛下的主意。”
哈瑞斯笑了,他蜜糖色的眼睛带着显而易见的恶意和挑衅,“首相大人,您知道昨晚一夜我与陛下两人做了什么吗?”
“闭嘴。”路德呵止道,脸色一下子冰冷到了极致。
“首相大人不想听我说?”哈瑞斯挑了挑眉头,笑意更浓了三分,“那便自己去看吧,洗衣间里昨晚的床单应该还没来得及洗。”
“多谢您提供的犯罪证据。”路德一边说道,一边按开了手腕上的微型智脑,输入了指令。“相信您以后的时光都会在牢狱中度过。”
从走廊的拐角处瞬间冲出来了十几位全副武装的士兵,将哈瑞斯团团围住,“把他押到审判庭去。”说完,路德转过身,年幼的小雄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了门口,对上了路德的视线后他微微一笑,“嗨。”
在场所有雌虫的呼吸骤然变得沉重,路德和哈瑞斯还算正常,很快便调理了过来,那些没见过雄虫的可怜士兵们甚至连枪都握不稳,走廊上雌虫的信息素气味越发浓烈。
见到雌虫失控的反应,道尔顿又轻轻笑了起来,路德低声说了一句“失礼了。”然后赶紧上前把他抱了起来,带进了卧室。
“陛下,您太恶劣了。”路德叹了口气,把道尔顿轻轻放在了床上,道尔顿却不乐意从他的怀中离去,双手抱着他的脖颈,双腿缠着他的腰杆,像是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恶劣?”道尔顿抬起头,“我只是觉得好玩。”
路德用手托住了道尔顿,也不在坚持把他放下,路德低下头,对上了道尔顿的眼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灰蓝色的冰冷眼眸竟变成了金色的虫族竖瞳,声音低沉而磁性,“陛下,雌子发情可从来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是吗?”道尔顿歪了歪头,路德现在的反应与以往的克制守礼实在是大相径庭,他不由得感到新奇,甚至坏心眼地想要看到这位星际第一守礼的绅士露出更多的丑态,“路德先生,你也发情了呢。”他的手摸上了路德的脸。
路德额上青筋暴起,他用手抓住了道尔顿的手腕,“你弄疼我了。”道尔顿皱起了眉,天蓝色的眼中立马泛起了水光,路德赶紧松了手,他并没有用多大力气,可是养尊处优的小雄虫实在过于娇气,纤细脆弱的手腕上一圈红红的印记刺眼无比。
“陛下,抱歉。”路德垂下眼眸,金色的虫瞳慢慢又变回了原样,他注视着道尔顿的眼睛,很果断的道了歉。
道尔顿轻轻哼了一声,“我可不会接受你的道歉。”他扬了扬自己的手腕,模仿着路德最常用的高傲漠然的语调说道,“多谢您提供的犯罪证据,相信您以后的时光都会在牢狱中度过。”
路德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陛下,您是在怪我抓走了哈瑞斯先生么?”哈瑞斯的名字被他念的怪腔怪调,含糊不清。
“我为什么要怪你?”道尔顿有些奇怪,他满不在乎的歪了歪头,“唔…不过我确实一直都很讨厌你。”话音刚落,道尔顿便感觉到路德抱着自己的手臂开始微微颤抖。
“陛下…”路德的声音艰涩了许多,道尔顿抬起头,发现路德的眼眶都红了一片。
“路德先生,你要哭了吗?”道尔顿笑脸盈盈地问道,“我可以录像吗?”
路德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回来,又恢复了之前的淡然模样,“陛下好像很想看见我的失态。”
“对。”道尔顿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你自己没感觉吗?平时的你实在太讨人厌了。”
第二次被打击,路德的神情已经没有什么变化了,只是眼睛全然被灰色占据,他再次弯下腰把道尔顿放回了床上,“陛下,我今日还有工作,先……”
话说到一半便戛然而止,路德难以置信地感受着嘴唇上的温软,身体比理智更先做出反应,他扣住了道尔顿的后脑勺,吻了下去。
道尔顿半眯着眼,像是在看喜剧一样饶有兴致地瞧着路德彻底失控的模样,然后懒洋洋的舔了舔路德在他嘴中肆虐的舌头,路德的动作一滞,下一秒变得更加疯狂和激烈。
等这个漫长的吻结束时,两人之间拉出了一条银丝,然后断裂,留下了一道微小又暧昧的水痕,路德把道尔顿重新抱进了怀里,然后用手指帮他擦拭唇边多余的津液。
道尔顿靠在路德怀里,脸还熏着两抹耐人寻味的酡红,被吻的殷红的嘴唇微张,轻轻喘着气,路德看着他的情态,身体不受控制地涌来了阵阵热浪。
等到道尔顿呼吸顺畅了,他立起了身子,让自己和路德平视,眼中带着戏谑,“路德先生,您需要将自己革职了呢。”
“能得到陛下的吻,叫我革职也心甘情愿。”路德淡淡地笑了,灰蓝色的眼中坚冰不复存在,只流转着一汪柔柔的春水。
亲吻过后,路德原本浅淡的信息素明显了许多,道尔顿深吸了一口,喟叹一声,“路德先生,你该感谢你的信息素,看在它的面子上,我暂时包庇你了。”
路德把道尔顿抱的更紧,他轻声道,“多谢陛下。”





圈歪啦2019-11-29 21:35:00 发布在 攻控

这两天放假,我真是太勤快惹
但是明天又要上课了嘤嘤嘤
上学真的好累哦
我就很难更了

圈歪啦2019-11-29 21:40:00 发布在 攻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