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50℃》南极科考队队长瞎×南极科考队队员花/HE

楼主:璃夏_谓风 字数:15891字 评论数:86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一楼献给我大黑花。


璃夏_谓风2019-06-22 19:04:00 发布在 黑花
二楼碎碎念:
①这里谓风,随意称呼就好。
②六月底就放假啦,到时候能保证日更或者两日一更。
③有瓶邪,有瓶邪,有瓶邪。
④本文算是中篇,不会太长。请大家自行把文章名读作零下五十度啦。零下五十度是南极地区的年平均气温。灵感和相关知识都来源于人教版七年级下册地理书。

璃夏_谓风2019-06-22 19:06: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1
“哥们儿,借个火?”黑瞎子凑到吴邪身边,将烟递了过去。
“你够了黑眼镜,马上就要登机了,正经点儿行不行?”吴邪推开他,抬起手腕看向手表。九点五十四分,还有六分钟。
“要登机了人也没齐啊,允许人家迟到就不允许我放荡点儿啊?”黑瞎子推了推墨镜,又一次不要脸的凑上来。
“来了来了来了!那边儿呢!”吴邪朝着不远处的解雨臣招着手,忽视了还搭着他肩膀的黑瞎子。
“呦,来了啊。咋?舍不得家?想多吸两口故乡的雾霾?”黑瞎子冲着解雨臣咧嘴一笑,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
“想多了,路上堵车。”解雨臣放下行李箱。将衣服整理整齐,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好了同志们!咱要走了!”黑瞎子一挥手,将张起灵也揽了过来。“别掉队了啊哑巴,想啥呢你?”
“也不知道这次为什么会七月份去……”吴邪喃喃道,算是替张起灵回答了。很普通的一句话,却正是所有人心里所想的。
七月份正是南极的冬季,也是温度最低的时候。虽然在站里不用担心睡觉被冻住,但在外考察活动也是不可避免寒冷的。
“组织的命令,咱也反抗不得啊!吴哥你说,我们会不会……”王盟拽了拽吴邪的袖子,却被解雨臣打断。
“别说那么不吉利的,也冷不到哪儿去。”
是的,零下八十多度冷不到哪儿去。
飞机进入南极圈的时候,北京时间是凌晨一点多。解雨臣的时差还没有调过来,就被黑瞎子给拍醒了。
“把衣服穿好,护膝护腕护目镜都戴好,一会儿飞机就停在昆仑站了,刚下去会很冷,都把羽绒服裹紧一点儿。”黑瞎子站起身,把护具一一发了下去。解雨臣是第一次参加南极科学考察的活动,在某些方面显然没有其他人熟练。黑瞎子见解雨臣傻了吧唧的扣不紧护腕,习惯性的伸手替他戴好,还顺便把解雨臣的羽绒服拉链也给拉了上去。
解雨臣一愣,随即就释然了。黑瞎子毕竟是队长,对他这个第一次开展工作的小菜鸟自然会多关注一些。再说未来的几个月都会在一起工作,互相帮助也没有什么。
解雨臣看向窗外,这里的天空不像北京的天空,让人时不时感觉到压抑。南极的冬季是漫长的黑夜,冰层之下掩藏的是无法预料的危险和未被人类所发现的秘密。解雨臣向往这片纯净的大陆,更向往那满是风雪的世界。
昆仑站纬度高,冷的超乎解雨臣的想象。他几乎忘了来之前是谁说的“也冷不到哪儿去”。解雨臣跟黑瞎子他们并不在同一个科考队里,这次是组织临时决定把他安排进来的。下了飞机之后的解雨臣被风吹的都快要站不稳了,却发现其他人还能坚持着往前走。解雨臣咬着牙骂了句娘,跌跌撞撞的跟在吴邪身后进了科考站。
站里跟站外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解雨臣脱掉厚重的羽绒服,没睡多久的脑子还不算太清醒,看什么东西都有重影儿。黑瞎子在解雨臣面前晃了半天的手,也不见人有反应。刚准备叫他的名字,就发现解雨臣已经睡着了。
黑瞎子失笑,轻轻的拍了拍解雨臣的脑袋,低声道:“傻孩子,都不知道进房间再睡的。”
——TBC——

璃夏_谓风2019-06-22 19:06:00 发布在 黑花
考试教我做人鸭……要艾特的在本层楼留名吧,虽然有时候可能会忘掉

璃夏_谓风2019-06-22 22:37:00 发布在 黑花
星期四星期五考完了就开始日更快期末考了攒人品吧唧吧唧爱你们

璃夏_谓风2019-06-25 21:56: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2
解雨臣再一次被黑瞎子给叫醒的时候是早上七点。今天是到达科考站的第一天,需要完成的工作并不多,但是气温是需要记录的。解雨臣勉勉强强的套上衣服,准备背上背包时却发现只有他和黑瞎子起来了。
“就我们两个去?”解雨臣问道。
“就是测个温度而已,要那么多人干嘛?”黑瞎子拿起工具箱,推着解雨臣往外走。“正好也带你熟悉一下工作嘛,说不定哪天就把你一个人丢出来了。”
解雨臣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扣上了护目镜和头盔。
朝科考站的南边走了一些,黑瞎子把工具箱放了下来。黑色的箱子顿时就被雪淹没了大半,黑瞎子却没有怎么在意,拿出温度计就蹲了下来,以防站着太久被风掀翻。解雨臣也跟着蹲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黑瞎子手中的温度计。
也许是因为解雨臣太轻了,也许是因为风太大了。黑瞎子还没有测量好的时候,就看见解雨臣朝后面倒了下去,跟工具箱一样陷入雪中,被雪淹没了大半。
黑瞎子被头盔禁锢着也笑不出声,只好放下温度计把解雨臣从雪地里挖了出来。
解雨臣有些笨拙的想站起来,却又踉踉跄跄的摔了回去。最后索性直接坐在了雪地上。
黑瞎子回到站里之后还是很想笑,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半分。
其他人都醒了,见解雨臣和黑瞎子回来也没有什么反应,坐在沙发上等着开饭。黑瞎子兢兢业业的把每一组数据记录好,才准备起身吃饭。
“下午有什么安排啊?”吴邪问道。
“就……放个探空气球,测一下风速而已。”黑瞎子回道。吴邪还没来得及庆幸今天的活儿少,就被黑瞎子打断了。
“明天就要为科学献身了……”
吴邪差点没被一口水给噎死。
“你他娘的不会说话就给老子闭嘴!”吴邪一拍桌子,过分激动。
“也不是不可能……”王盟抓了把头发。
解雨臣不太清楚明天有什么安排。不懂就问,但是良久都没有得到回答。
“明天我们就要上路了。”黑瞎子道。
解雨臣自然懂得所谓的“上路”指的是什么。科考队的工作无非就是研究南极冰层、南极气候、南极生物。这些在科考站附近是不可能完成的。需要队员们背上食物、帐篷等物品,在外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
昆仑站的纬度已经很高了,越靠近南极点的地方活动的人就越少。在野外遇到突发状况获得救援的几率也就越小。队里的医生只有两个,如果事态较为严重,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也许是看出了大家的紧张,黑瞎子勉强打着哈哈:“没事儿还有我呢我在咋可能出事儿嘛哈哈哈哈哈……”
没有人理他。黑瞎子只好作罢。
“很冷。越往南走越冷。”解雨臣道。
“是啊,这鬼天气。”黑瞎子回道。
“我怕太冷了,连遗书都写不下去了。”解雨臣眨巴眨巴眼睛,黑瞎子费了老半天的劲儿才弄清楚他这是在开玩笑。
可是这个玩笑真的一点儿也不好笑。
下午施放探空气球很不顺利,强风几次将气球吹爆。好不容易有一个成功升空了,却在空中被黑色吞没的无影无踪。
解雨臣感觉到眼睛有一些酸痛。长期在白色与黑色中调换视线,使他的眼睛开始酸痛,甚至有点儿模糊。
解雨臣闭上眼睛。再挣开时好了一些,不过走起路来还是有点儿不稳。
黑瞎子将手中的东西交给张起灵,朝解雨臣的方向走了过去。他早就注意到了解雨臣的情况。毕竟一圈儿扫过去只有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就要摔倒。黑瞎子知道他是眼睛出了问题,这在南极甚至于被白雪覆盖的一切土地上都是常见的。出现这种状况也不好说,简单点儿就是摔几跤,复杂点儿……导致短暂性失明都有可能。
能怎么办?总是要经历的。
——TBC——

璃夏_谓风2019-07-01 15:39:00 发布在 黑花
前两天玩嗨了嘿嘿嘿……今天开始努力啦!!!

璃夏_谓风2019-07-01 15:42:00 发布在 黑花
我!卡!了!

璃夏_谓风2019-07-02 20:51: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3
解雨臣很快就适应了。虽然看到的一切东西都是模糊的带有重影的,但至少能看得清路,不会走着走着就突然一头栽倒在雪地里。
风越刮越大,比夏季的风还要让人惧怕。就像无形的刀子,隔着羽绒服擦过皮肉。解雨臣好不容易走稳的步伐又被打乱,只能攥紧黑瞎子的胳膊勉强保持平衡。
其实黑瞎子也没有多好受。被风挂起来的雪粒打在护目镜上,视野中顿时掺杂了白色的物体。他扭头看向解雨臣,他正抬起胳膊笨拙的擦拭着护目镜。远处的吴邪一边儿朝黑瞎子挥手,一边儿又摔了下去。不等黑瞎子反应过来,吴邪就已经自己爬起来了。
王盟在后面往天上指,黑瞎子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却差点没被风给拧掉脑袋。
探空气球又被吹飞了。
解雨臣也看过去,像是看不清似的,又擦了擦他的护目镜。结果刚松开攥着黑瞎子胳膊的手就又被风给掀翻了。
解雨臣没有经验,不像吴邪一样还能自己爬起来。黑瞎子在心里骂了句娘,想弯下腰去扶解雨臣起来,却一个没站稳也摔倒在了雪地里。
这不能怪他,是风太大了。
前面的几个人探空气球也不放了,蹦哒着过来想扶黑瞎子和解雨臣,但是就差那么几步的时候,王盟也被掀翻了。
这就不好说了,因为他还拽着吴邪。
黑瞎子知道南极的风很大,也知道南极的雪很厚。如果再过几分钟他们没有被扶起来,那么很有可能就永远的被雪埋住了。
张起灵将吴邪拽起来,被吴邪压住的王盟才自己爬起来。黑瞎子也想自己爬起来,但是他的右脚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用不上半点儿力气。解雨臣倒是手脚并用的自己爬了起来,先吴邪他们一步过来拽黑瞎子,但是发现黑瞎子根本就拽不起来。
张起灵过来把黑瞎子的脚刨出来,吴邪过来抬黑瞎子的腰。弄的解雨臣一头雾水。最后还是黑瞎子一巴掌把吴邪拍开,才自己坐了起来。
解雨臣很想笑黑瞎子笨手笨脚的,但是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黑瞎子是在前几次工作中受了伤,右脚骨折过,差点儿就导致他不能再从事这份工作。
现在已经刮到了八级大风,吴邪收好风速仪和其它的工具,招呼大家回到站里。黑瞎子的脚还是没有什么知觉,只能被张起灵搀扶着往前走。解雨臣走的很慢,掉到了队尾。吴邪见状停了下来,跟解雨臣并排着走。
两个人回到站里的时候,队医胖子正在敲黑瞎子的脑袋。解雨臣摘掉头盔一听,竟然是被训了。
“我说你是个傻子吧?你不知道不能乱踩乱踏的啊?下次直接把你的脚给拧断了才算得劲儿。”胖胖的队医边说还边又敲了一下,解雨臣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是是是,您说的都对。”黑瞎子贱兮兮的笑着,还不忘给解雨臣抛了个飞吻。
吴邪恶心的“咦”了一声,缩了缩脖子滚到沙发上。
解雨臣一时间还没有恶心过来,愣在了原地。
胖胖的队医还在边儿上做着思想批判教育,黑瞎子点着头应和着,其实压根儿就没有听进去。
“诶你说说你啊……诶……”胖胖的队医最后如此评价道。
“他到底怎么了?”解雨臣忍不住开口问道。
“他?右脚被石头扎到了。早告诉他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一出事儿就跟个**一样,走路都不会走了……”队医对解雨臣说。
“行了胖子,就你话多。”黑瞎子打断了胖子,站起来搂过解雨臣,嘿嘿嘿傻笑道:“走走走吃饭去。”
解雨臣想推开他,但是想到他受伤的脚,就没有了动作。
——TBC——

璃夏_谓风2019-07-03 10:58:00 发布在 黑花
南极的风真的很大很大,特别是冬季。其实花花还是很厉害的……如果他再胖一点儿的话

璃夏_谓风2019-07-03 11:01: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4
“多吃肉啊,最后一顿好的了。”黑瞎子死命的往嘴里塞着红烧鱼,还不忘同时给解雨臣夹一筷子。
“……谢谢。”解雨臣有点儿嫌弃,但还是吃了下去。
“怎么跟断头饭一样呢……”吴邪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没有少吃一点儿。
“得得得,要是咱们有命回来……”
黑瞎子感觉无数双眼睛要把自己钉在墙上。
“等咱们回来了……想吃啥吃啥……”黑瞎子重新挂起笑容,见大家还是盯着自己,只好硬着头皮招呼道:“吃菜吃菜……”
在南极考察跟盗墓差不离,都是靠命拼的。
早上解雨臣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起了,沉默的喝着早茶,眼神空洞并且没有聚焦点。
“早……”吴邪给解雨臣递过一杯茶,然后抓起包子往嘴里塞。
“早。”解雨臣刚起,没多大胃口,打算先收拾东西,就发现已经有人帮忙收拾好了。
“我跟你们说,咱包里的东西都不一样,测量仪器压缩饼干净水药片医疗物品和帐篷。所以一个都不能掉队啊!掉队了就全队跟着死啊!都听见了没有?”黑瞎子见大家吃的差不多了,就站起来拍拍手。
“你闭嘴!”吴邪拎起自己的背包甩到肩上,朝着黑瞎子的小腿就是一脚。
解雨臣强迫自己咽下一个包子,然后伸手去拿自己的背包。
“他娘的。”这是解雨臣拿到自己背包后的第一句话。
“咋啦花儿?”黑瞎子跑过来,见解雨臣一手拽着背包僵在原地,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他昨天晚上在解雨臣的包里塞满了各种仪器……
考察专用的背包本身就大,黑瞎子想干脆所有的工具都装在一起算了,于是黑瞎子硬是跟拼乐高积木一样把所有的仪器都拼在了一起,美名其曰缩小体积,减少占用空间。
解雨臣本来就瘦,背上这个说不定就不会被风给吹跑了……?
始作俑者悄咪咪的看了解雨臣一眼,对方却没有啥反应。
“你背我的吧。”黑瞎子把自己的背包递过去,他一直都是个好人。
“谢谢。”解雨臣接过来,虽然并没有轻多少。
黑瞎子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吴邪,那个小崽子第一次外出考察也是,连个包都背不动,赖在雪地里抱着张起灵的大腿就不肯再往前走了。
要是解雨臣也那么可爱就好了……
现在的风速估摸着也有每秒七八十米。一夜之间气温骤降,眼看着就快要突破零下七十的坎儿了,黑瞎子忍不住叹气。
每年在南极牺牲的人不多,但一共来南极考察的人也不多。有时候再遇到个暴风或者雪崩什么的,估计一队人都……无法幸免。
出发后两个多小时,前面的张起灵突然停了下来,打着手势让后面几人都停下来。随后将手中的雷达探测器递给吴邪。吴邪用衣服将上面的雪花拭去,看清楚后激动的一巴掌拍在了张起灵身上。
黑瞎子顿时明白了他俩的意思,这是找到淡水湖了。虽然湖泊在冰层之下,但也有很大的几率会是活跃状态的湖泊。
解雨臣将被丢在一边的雷达探测器捡起来,蹲在一旁仔细研究了半天。直到黑瞎子找到更精密的仪器招呼他过去搭帐篷扎营地,他这才反应过来这是找到淡水湖了。
远处帐篷都开始搭了的吴邪:解大花你反应太慢了。
在外考察的帐篷自然跟平常野营的帐篷不太一样,不仅重还特别大,为的是少被掀翻几次。所以搭帐篷的时候就比较麻烦,再加上现在的风过于大,几个人居然拿一个帐篷没有办法。
“他娘的,南极除了会刮风还会什么?”解雨臣声音难得的大一次,几个人挨的又近,一字不落的听了去。
“雪也大!”吴邪吼道。
“你声音再大点儿!小心雪崩!”黑瞎子吼了回去。
“明明是你的声音更大嘛……”吴邪嘟囔着,但是这句话没有人听见。
帐篷搭好之后还被掀翻了两次,最后黑瞎子索性直接坐进去当大爷。考察用的帐篷跟蒙古包差不多,在里面至少不会太冷。黑瞎子把背包里的手电筒拧开,放在角落里,好能照亮逼仄的空间。
黑瞎子还没有整理好背包和工具的时候,解雨臣就进来了。
像寻找淡水湖、金属矿产以及非金属矿产这些东西解雨臣一窍不通,他只负责研究南极的各种生物。站在那儿吴邪拿他没办法,只好把他赶了回来。
“那……要不你先睡会儿?到时候冰层凿开了你还得忙,麻烦着呢。”黑瞎子道。
“不用,我还没有那么弱。”解雨臣摆摆手。他虽然有点儿不适应,但是他也没有黑瞎子想象中的那么弱不禁风。
虽然他是有点儿容易被吹飞……
但他还能爬起来。
——TBC——

璃夏_谓风2019-07-05 19:54:00 发布在 黑花
好久没得更新了。明天上午两更三更随机掉落。大家晚安

璃夏_谓风2019-07-07 22:50: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5
已经确定了湖泊处于活跃状态,这也说明了里面很有可能会有活生物的存在。几个人凑和凑和吃完午饭,又转身投入了上午未完成的工作。
“花儿?走。”黑瞎子把背包收拾好,拿起矿灯招呼解雨臣起来。
“干嘛啊?”解雨臣跟着黑瞎子站起来,然后问道。
“他们还久呢,我们闲着也是闲着,探测一下周围还有没有什么湖泊啊煤矿啊……”黑瞎子将护目镜扣在了解雨臣的脑袋上,走出了帐篷。
午后的天空亮了那么一点儿,但远处还是一片黑暗。黑瞎子担心在这种天气遇到雪崩和冰川。因为光线的缘故,出了什么意外是很难看清楚的。毕竟在南极,仪器很容易出现故障,一旦有什么危险无法探测到,那后果就不好说了。
黑瞎子感觉风小了一些,他抬起头看向天空,云层聚积在了一起,正缓缓移动着。
流年不利啊。
黑瞎子担心随时都有可能来临的风暴,他是没啥问题,重点在身后那位。
思考良久,黑瞎子从包里翻出登山绳。解雨臣没咋在意,虽然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黑瞎子将一端绑在自己胳膊上,拽起另一端就把解雨臣拉了过来。
“你有病啊!你干什么?!”解雨臣猛地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绳子拴住了腰。
“我怕你一会儿被吹飞了。”黑瞎子道。打完结之后还暧昧的拍了拍解雨臣的腰。
解雨臣无语,这他娘的放风筝?
解雨臣忍不住脑补了一下自己在天上飘,黑瞎子在地上放绳儿的情景。
太他娘的喜感了……
解雨臣还没习惯被人牵着走,就看见黑瞎子停在了原地。
“咱指南针好像坏了。”黑瞎子道。
“咋可能啊?我看。”解雨臣把指南针从黑瞎子手里扒拉过来,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然后转了一圈,面向不同的方向,指南针却一直没有再转过。
“算了算了,人各有命,生死在天。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黑瞎子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虔诚的祈祷。解雨臣骂了句神经病,把指南针甩进背包里。
在这里没有了指南针不是件好事情。刚才他们一直在往南走,想要回去,必须找到北方。现在是下午,而且风暴就要来临,解雨臣无法透过云层看见任何星星。也就意味着现在的他是真的完全找不到方向。
解雨臣有些丧气的坐在了地上,黑瞎子也挨着他坐下来,叹了口气。
“我们走了多久?”黑瞎子问。
“估计……二十分钟?”解雨臣回道。
“那应该没走多远。起来,没事儿。”黑瞎子起身,顺便把解雨臣也给拎了起来。
“咱俩搁这儿伤春悲秋,还不如撸起袖子加油干。”黑瞎子道。
接着他扭头就去拨弄雷达探测器了。解雨臣看着屏幕上不停跳跃的数字只觉得头痛,这玩意儿也找不着南北啊。
“你看,雷达显示下面还是有水源的。冰间湖没有那么大,我估计这是个淡水湖群。那这样就好办了,咱跟着水源走,范围不算大,应该很快就能回去。”黑瞎子把雷达探测器递到解雨臣面前,却被后者推开。
“我又看不懂,你走就完事儿了。”
黑瞎子点点头,用仪器记录下此地的经纬度,拽起绳儿就跟着雷达往回走。
解雨臣不乐意了,把绳子拉住,道:“你遛狗呢?”
黑瞎子摊手,道:“我没养过狗。”
解雨臣无语,顺着绳子往前走。
黑瞎子掉了几次头,终于找到了那顶红色的帐篷。激动的一拍解雨臣就飞过去抱住张起灵。然后把刚才发现的湖群告诉几人,完全忘了还被他拴着的解雨臣。
解雨臣也不生气,自己把绳儿取下来,想了想将另一头绑在了帐篷一角的地钉上。
吴邪懒得听,他又不是管这块儿的。打着哈欠就回了帐篷。王盟跟着吴邪也回去了,只剩下张起灵被黑瞎子搭着肩膀唠嗑儿。
黑瞎子终于说完了,刚想问问张起灵的意见,后者却拍拍他的肩膀,也扭头就回了帐篷。黑瞎子一愣,站起来想接着回去再说会儿,就发现绳子那一边儿没了解雨臣。
黑瞎子走过去,结果发现自己被拴在了门口。
“解雨臣!你他娘的够狠!把我当看门狗啊!”黑瞎子一边解绳子一边吼道。
“是啊。”解雨臣探出头,冲他做了个鬼脸又缩回去。
——TBC——

璃夏_谓风2019-07-08 13:19:00 发布在 黑花
今天晚点儿尽量更一章。

昨天看了花一开就相爱我不行了呜呜呜……

璃夏_谓风2019-07-10 22:25:00 发布在 黑花
chapter·6
晚上的时候终于取出了水源,再剩下的就是解雨臣的工作了。外面天又冷又黑,吴邪劝解雨臣先别出去,如果晚上冰层冻结了那就明天再凿开,现在出去忒危险。解雨臣摇摇头,把工具拖出来朝外走。
吴邪还是不放心想跟出去,黑瞎子却先他一步。
“呦呵,工作挺有热情的嘛。”黑瞎子拍拍解雨臣的肩,后者忙着拨弄工具箱中的试管,压根儿就懒得搭理他。
黑瞎子也不觉得尴尬,挨着解雨臣坐了下来,在旁边儿帮他举着手电。
解雨臣需要不停的调准仪器,不停的观察,不停的收集更多的水源样本。所以一直坐在湖边上没有起身,黑瞎子难得耐心的一直陪他坐到后半夜,终于听到解雨臣开口说话。
“这个不是淡水湖,是咸水湖,咱都想错了。里面除了微生物还是微生物。”
“活水?”
解雨臣点头。接着道:“跟你想的一样,确实是个湖群,而且面积不会小。所以深处可能会有贝类和鱼类 。”
“可能?”黑瞎子重复。
“是的,我不确定。”解雨臣摊手,揉了揉腿站起身。“我要回去睡觉了,外面有点儿冷。”
黑瞎子腿有点儿麻,刚想站起来又摔了下去。解雨臣揪着黑瞎子的领子把他给拎起来,在雪地里拖着走了十几米。
吴邪他们已经睡下了,解雨臣把外套一脱搁旁边儿一躺就睡着了,黑瞎子打个哈欠也沉沉睡去。
黑瞎子一向睡眠很浅,所以解雨臣坐起来的时候他已经醒了。黑瞎子没有动作,只是盯着解雨臣,想着应该不是人梦游起来撒泼打滚。
解雨臣坐了很久,很久。久到黑瞎子又快睡去了,才见解雨臣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花儿?”黑瞎子感觉解雨臣怪怪的,索性也跟着坐起来。
“嗯。”解雨臣应了一声。
“咋了?睡的不习惯?”黑瞎子确定解雨臣应该不是在梦游,打着哈欠打算再躺下去。
“不是,我做噩梦了。”解雨臣扭头看向黑瞎子,眼底好像还氤氲着水雾。
黑瞎子突然觉着好笑,接着问道:“梦见什么了?”
解雨臣没有回答,看着他好像是要哭出来。
得,不是在梦游也没咋清醒。见人还坐着不动,黑瞎子索性直接伸手把解雨臣呼到铺子上,一边把他的脑袋往自己怀里按一边拍着人的背。
“胡撸胡撸毛,吓不着~乖啊。”
解雨臣没有说话,往黑瞎子怀里缩了缩,闭上眼睛酝酿睡意。
所以第二天早上吴邪醒来的时候就看到身旁的景象。
“你们他娘的起床!”
解雨臣睁开眼睛,发现看不到什么又闭上了。直到两分钟后意识回笼,他才发现发生了什么。
“起来!黑眼镜!我去***!”吴邪揪住黑瞎子的头发往一边拽,巴不得他离解雨臣远一点儿。解雨臣除了做的噩梦就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还在好奇黑瞎子为什么会抱着自己。
“哈?谁大爷来了?”黑瞎子猛地坐起来,然后又躺了回去。
“我太困了,大爷大娘你们看着吧。”
解雨臣也困,本来睡的就晚,又被噩梦折腾了好一会儿,想着自己的工作应该做完了,也躺了回去。
在昨天的梦里,解雨臣一人置身于黑暗之中。这种黑暗不同于南极雪地里的黑暗,即使看不清什么也知道自己行走在茫茫雪地之上,包裹着自己的是广阔的天地和凌冽的风。梦里的黑暗只给人一种压迫感,好像四周不断的有物体在向自己逼来。解雨臣分不清是哪个方向传来的滴水声,又是哪个方向有出口。他好像被人锁在箱子里,伸出手能摸到的只是冰冷又坚硬的壁。
他蹲下身,他开始感到惧怕。他甚至开始怀念在白色荒漠中度过的白昼与黑夜。
记忆断了一阵,压迫感再次袭来。解雨臣已经默默的准备好了接受这一切,却突然感觉到浑身轻松了不少。
有人带着光明朝他走来。
“花儿。”
——TBC——

璃夏_谓风2019-07-12 11:48:00 发布在 黑花
我jio的我可以开启日更模式【快打醒我】

璃夏_谓风2019-07-12 11:49:00 发布在 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