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写男男小黄文被姐姐发现了?!

楼主:皨亞乙歌 字数:6601字 评论数:3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by塵琳萧
再一次被吞,重发。(慎入)


皨亞乙歌2019-06-05 20:46: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chapter6
“可是我……”“琳萧,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就把你公主抱回我家,可我姐姐念萧不会做饭要我回去做饭……”“没关系我会给叶何打电话叫他去你家和尘念萧在一起的。”方绘格和姐姐的男票是好朋友,好的穿过一条内裤,睡过一张床。“可是……”“你要是在说什么就是你故意找理由!”“好……好吧”“走喽!”方绘格抱起我就往他家里走。
到他家后我才发现他家就一张床,方绘格和我一样也是个孤儿,和我不同的是他父母在他小时候都是警察,所以当他父母死后他家房子就归了他,当我在福利院时就认识了他,他每天晚上都回家,而我们却无家可归。
他递给我杯牛奶,我坐在了沙发上看起了电视。看了几集耽(纯洁)美的动漫才发现方绘格不见了。


皨亞乙歌2019-06-05 20:5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大概文会被吞,如果想看正确顺序的话可以加群,楼上门牌号。

皨亞乙歌2019-06-05 21:0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皨亞乙歌2019-06-05 21:01: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chapter8
“什么叫我祸害她?你什么意思!”“意思是她不是弯的。请你不要带弯她,你是弯的就不要连累尘琳萧!她和你不是一类人”“你!”“可以走了吧!”“……”“你不走我走行了吧!我希望我回来后看不见你的身影。”方绘格……你个**。“不要妄想报复我,要不我会在你妹妹面前说说你的真面目。”
我进了浴室,浴室里的热气袭面而来,让本来身体开始发热的我浑身无力。凭着心里的男孩子气,硬挺着开始洗澡。看看身上下午姐姐弄得鞭子的痕迹我不由自主的哭了,泪水和清水混合在一起,从下水道流走,合着一起流走的还有下午可怕的记忆。但是哭过一阵后,身体瘫软下来,比之前还要难受。随着“咚”的一声我倒在浴室的地上,水继续打在身上,我却没力气在去把它关掉。头疼的厉害,可能是刚刚摔倒在地上的缘故。
方绘格回来了好一会没见我出来,进了浴室,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我。无奈的关掉水,抱着我进了卧室,擦干身体开了空调。空调了冷风吹在刚湿过水的身上,凉凉的,但是身体是自内而外的热。理智还算是存在,但不能算是可以自己支配。“这红印是什么?”方绘格问道。“对……不起……这是……我……的私人……秘密不……能告……诉你。”“都快成为我的人了还这么犟?”方绘格申手掐向我的乳(纯洁)头。

皨亞乙歌2019-06-05 21:0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开头:




皨亞乙歌2019-06-05 21:05: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好吧才一天就被吞的差不多了……

皨亞乙歌2019-06-06 10:0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再码一次门牌号(QQ)

皨亞乙歌2019-06-06 10:18: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1醒来时,姐姐还是那样坐着,我拍拍姐姐的肩“姐……我有点饿……”姐姐声音有些哑赶紧回答,“爸妈去做了,一会就来,有你最爱吃的菜。”“姐?”“恩?”“我没傻吧……”一阵沉默。我再一次打破沉静“我一定是傻了……姐姐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怎么可能,我一直爱你的。实话说吧,我其实是同的。一直没和你说过,怕你接受不了,当时父母养你也是因为我。”我笑了笑,“其实我也是啊,不过一直都是把你当姐姐看待。方绘格是因为做样子给你们看,早晚我也得和他分。”“不要提他了,那宝贝以后能不能把我当老公看待啊?”“不能。果断不能”“为什么?”姐姐手伸进被子里。“啊啊!姐你干什么呢!这是医院啊!那个以后再说吧,我还不太能接受,不过小的请求我还是可以接受的。”“好吧,但是这个得继续。”姐姐手伸进衣服内。我本想躲一下,结果姐姐碰到了腿。腿上的疼痛让我难以忍受。我竭力推开姐姐。姐姐也意识到什么,赶紧收回手,叫来护士。
12护士帮我上了药,过来不到半个小时养父养母来了,给我做的饭和点心。和姐姐养父养母吃完饭,姐姐直意要留下来看护我,养父养母拗不过她,让她留下来陪我。父母走后,她问我要不要点什么她下楼买点吃的,我说我要和草莓果汁,姐姐就下楼了。
过了一会姐姐会来带回来一兜子的东西,因为是黑色的袋子所以看不清里面的东西。姐姐从袋子里拿出草莓,倒在一个玻璃小碗里,去洗了洗。一颗颗小小的草莓在玻璃小碗里乖巧的坐着,刹是好看。“想吃吗?”姐姐捏捏我脸。“我想喝草莓果汁~”姐姐看着我说“外面卖的草莓果汁不好,我买的草莓我们自己‘榨’好不好?”“恩好~”可惜了现在想想我太天真了,以为榨果汁就是真的拿机器榨。结果那后果……榨完完全不想喝了……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3
姐姐从黑色袋子里拿出一袋子草莓,放在一个玻璃碗中,拿到厨房去洗,因为养父母有钱,再加上他们接到亏欠我,没有照顾好我所以订了个比较豪华的病房,还有厨房,和客厅。姐姐洗完草莓放在床头柜上,压在我身上,开始扒我的衣服。我吓了一跳赶紧推开姐姐,却因为受伤力气没她大推不开她。她一点一点的褪去我身上的衣服,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我,我虽然很拒绝但是看姐姐那样的心疼我也没有再挣扎。一褪去所有的衣服,姐姐就开始在我身上乱摸,甚至一处都不放过,我扭捏的想要躲开,但这对姐姐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姐姐从袋子里拿出一包牛奶在往我的穴【和谐】里灌去,并拿出了个按【和谐】摩【和谐】棒。我惊恐的看着姐姐的举措。姐姐从玻璃碗中拿了几个草莓塞进我缓缓向外流着牛奶的穴【和谐】里,有牛奶做润滑还不是很疼,但是姐姐还边塞边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妹妹真棒,小【和谐】穴【和谐】里可以塞这么多草莓~”姐姐想再往里塞一个已经做不到了,穴【和谐】里的肿胀让身体格外不适。我痛苦的别过脸,不看姐姐。姐姐用按【和谐】摩【和谐】棒把东西都塞上,开了最大裆。一时间我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可是按【和谐】摩【和谐】棒却捅的更深。姐姐让我平躺下来,笑着对我说:“宝贝这么着急啊~等一会就榨好了,加油哦~”“姐姐你……”还没等我说完,姐姐往我嘴里塞了一堆草莓,可怜的我什么也说不了,只能发出一些可怜的唔唔声。姐姐将按【和谐】摩【和谐】棒往里推了推,我突然大叫起来姐姐也似乎看出了什么,用按【和谐】摩【和谐】棒一下下重重的顶在那一点上。我疼的哭了出来,姐姐却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0: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4
“啊……不要……姐……啊……呼……呼……呼……”从梦中惊醒,看看周围,已经是早上阳光甚好。我不敢去回想刚刚做的“春【和谐】meng”,因为这场梦硬生生让我做成了噩梦。
后面不自觉的觉得有些疼痛,前面也有些不适,但是这些对我一个天天躺在床上的人似乎感觉不到了。姐姐也在病房,她递给我一杯温水,轻声问道
“怎么?做噩梦了?”
我尴尬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让人美窒息的姐姐,她似乎因为我的病又瘦了很多。锁骨很深,腰也细了很多,脸色也有些白,画着淡妆,嘴唇上涂着正红色的口红,似乎想要掩饰劳累,但是看起来又比之前妖媚很多。
“我……”不自觉中我的脸红了起来,“姐,你能不能……能不能出去一下?”
“怎么?什么事还需要避着我吗?”姐姐笑着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像因为一个春梦而湿了这种事情也不好说出口啊。
“我……诶呀姐姐,别问了,出去一下嘛。”
“恩?那好吧,一会叫我。”姐姐似乎也知道了什么似的,答应了,推开病房门,踏着她的看起来就会脚疼的高跟鞋走了出去。
住着拐杖,勉强站起来,腿根本用不上力,只能靠着胳膊来支撑整个身体。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1: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5
一步一步艰难都向厕所挪去,到了厕所门口虽然也就三四米的距离,我却走的已经快虚脱了。不料,早上刚拖过的地水还没干,拐杖一下子被撇开,我摔在了地上。
我没有叫出声来,但摔在地上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屋门外着急等待的姐姐。
疼痛使整个腿部陷入的麻木,姐姐快速把我扶起来,让我坐在马桶上。
“上厕所?怎么不叫我?怎么你还怕被我看?”姐姐有些生气。
“不……不是。”我低下头不去看姐姐。
“你说说这次没出什么大问题,如果真要是摔的再重点,怕不是要整条腿都要截肢了。”姐姐摸了摸我的头。“下次有事要下床一定要叫我,听到了吗?”
“唔,听到了。”
姐姐在我面前蹲下来,伸手要脱我的裤子,我双手拉住裤子,挣扎的不让姐姐脱。
“恩?怎么了?”
“姐……我自己来吧……”姐姐似乎懂了什么,坚持要帮我脱,我咛不过姐姐,只好顺着姐姐。
姐姐慢慢脱掉我的裤子,将裤子拉到了脚踝处,一眼看到了我湿/了的内……裤……
我捂上脸不敢去看姐姐,脸涨的通红。
姐姐挑了挑眉,笑着问我:“宝贝儿一天天都在想什么啊,做梦都在想,是我吗?”
“才不是!”我反驳道。姐姐却没有生气,而是帮我清理了一下,抱我回床。
“我先不计较这些了,你先休息一会吧,等你出院了我在找你事,我让医生来看看你刚刚有没有摔伤。”
“恩。”我听话的点了点头,“姐……”
“恩?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不……不是。就是……”
“怎么了?”
“姐,我喜欢你。”
姐姐似乎被我的话惊到了,半天没有做出反应。半天她才如梦中惊醒,笑了笑,亲了亲我的额头。
“我也喜欢你。哦不,是爱你。”然后姐姐站起来,走了出去。
然而我始终没有看到黑色垃圾袋中有一点外露的按/mo/棒。
不错那并不是梦,是真的。只是在我出院之前一直以为是梦而已。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1: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7

“今天新来学校要不晚上把方绘格和叶何找来庆祝一下?”我试探的问了一下正在忙碌整理内务的姐姐。
“不行。你忘了方绘格是怎么把你整成这样的了吗?”姐姐看都没看我一眼,继续干着手里的活。
“请来呗?你突然不理叶何,不得说清楚?毕竟你俩还没分手吧?”
“这么想请他们来?”
“要说清楚啊。”
“哦。”
“姐~”
“哦。”
“姐你生气了?”
“哦。”
“姐~别生气了~我错了~”
“那答应我个条件?”
“恩?你说。”
“今天晚上……”
“别说了,”我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我答应了还不行吗?”
“那好吧。”姐姐整理好东西推着我去吃饭。一路上几乎路过的人都看着姐姐,我的心仿佛有什么堵住了似的 ,莫名心疼的厉害。手抓着心口处的衣服,想了想又无力的垂下,脸色有些苍白,却也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到了食堂,姐姐问我吃什么,我却没什么想吃的,便让姐姐随便打点什么菜。姐姐安顿好我转去打菜,我发呆般看着姐姐离去的地方,烦躁极了。也许都是心里作用,心里作用而已,我安慰自己。
吃过饭,去建筑系找到了叶何,邀请他带着方绘格来宿舍玩。叶何挺高兴,打了个ok的手势,忙他的去了。
下午的阳光甚好,透过树叶落下来,在地上形成一个个白色的亮片,树上的知了没完没了的叫着,天气有些炎热,腿疼的难受。一个夏天都待在病房吹这空调的我,显然很不适应这样的天气,汗出了一身。
“姐,现在去哪啊……”我喃喃的嘟囔着。
“你想去哪?”姐姐停下来把脖子抵在我的肩上,偏过头来看着我。带着浅灰色美瞳都眼睛看着我,长发垂到我的身上,痒痒的。
“我……不知道……找个凉快点的地方吧,我好热。”我认真的回答,没敢侧过脸看姐姐。
“好,去商场吧。”凉凉的东西飞快的贴了一下我的脸,留下一个浅色的口红印。
不过是回神的功夫就进了一家商场,姐姐推着我进了直梯,按下了七层。七层是一座巨大的电玩城,里面还有一家鬼屋和一家密室逃脱。
“想玩什么?”姐姐戳戳我。
“抓娃娃!”我指了指一排的抓娃娃机。
“恩……说实话倒不如买一个娃娃。这里的还不好看”
“姐,你怎么这么直?这叫情趣!哼,我生气了,不玩了!”
“去鬼屋怎么样?”姐姐说完这句话,我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
“还是不去了吧……我想逛街的来着。”
“那怎么能行。不来白不来。”姐姐硬推着我去买了票。可能是因为门口的宣传片有点吓人的缘故,这里的人并不多。刚是走进大厅,气氛就恐怖了起来。深灰色的墙壁上画着各种各样的死人和鬼,还有般般血迹,灯是橙黄色的还总是闪着的。鬼屋里面传来几声尖叫声,我有些紧张,紧紧抓住姐姐的手。
“姐……我……我……我不想去了……怕……”
“都已经买票了,不进白不进。”姐姐一手捂住我的眼镜,一手推着轮椅,走了进去。
我透过姐姐手指的缝隙看向里面,一切都是漆黑的,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好像在不远处有电锯的声音。过来一会,眼睛微微有些缓了过来,能看清一点了,我朝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手拿电锯的鬼朝这边一瘸一拐的走来,我吓懵了,一动也不敢动。我本来就有个和常人不一样的毛病,我在害怕的时候不喜欢叫。
“姐,快走呗。”我轻声说,说完便咬住下唇。
“emmm……这里一点也不可怕嘛。”姐姐轻松的怂怂肩,我能想象到姐姐那不屑的眼神。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8

“姐,你快点走呗……我害怕……你别停在这儿啊……”我的声音颤抖着,甚至还有一点哭腔。姐姐答应了,却并没有因此加快速度,只是走了起来仅此而已。
“姐……”我的声音又小了一点,拽住姐姐放在我眼睛上的手。那个拿着电锯的鬼跟了上来,跟在姐姐身后,举起了电锯。
“咚”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响起,随之轮椅不动了。我彻底慌了,转头向后看去,姐姐不见了!身后只有那个鬼,举着个真的电锯!正从后面要走到前面。我哭了,一时间什么都不怕了,抓住面前的鬼先生一阵乱打,一边打,一边哭,一边喊:“你!还我姐姐!还我姐姐!打死你!”
黑暗中,不知道姐姐从哪里出现了,拉开我们,赔礼道歉。我抱着姐姐继续哭着,时不时还糊里糊涂的插几句嘴:“是他先把姐姐藏起来吓我的。”
姐姐也知趣的不在停留把我推了出去,给那个被我打的“鬼先生”赔了些医药费。我也的却是打的很重,下手有点狠。
处理好事故后,我委屈的撅着嘴,低着头,憋气似的不看她。姐姐轻叱一声,侧身反手就给个我了个暴栗,我吃痛的哼了一声。
“好了,别生气了恩?”
“哼。”
“好了,下回不逗你了。”
“……”
“谁知道你能去打人家啊,还下手那么重。”
“哼,还不是你突然闲着没事系鞋带!还跺脚一下脚,吓死我了!你还说我!”
“好了~我错了嘛。原谅我。”
“不要。我要上厕所。”
姐姐没有再逗笑,推我在商场里瞎逛着找厕所。一路上几乎所有的昂贵化妆品的店员都向姐姐打着招呼,我撅撅嘴,不吭声,却看着一路上路过的各大牌子的化妆品,心里有些痒痒。小时候因为在福利院,根本就不知道有化妆品,后来看到姐姐和养母化妆才知道原来化妆品分这么多。但因为觉得那些太浪费钱了也没有用过。
不过今年我已经18了,一次妆都没有画过,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毕竟我也是个女孩子,即使有再强大的内心,心里却也偷偷藏着个少女。
我没有说什么低下头,姐姐继续往前走。停在了MAC的专柜。
“诶呀,念萧来了呀。”
“最近marrakesh还在断货吗?”
“是的啊,marrakesh现在一上世就被抢过,官方网店都不上市的。”
“那下一批什么时候上市?”
“大概月中,我可以帮您留一根。”
“好的。”
出了店,我问姐姐:“姐你才来着儿几天就认识了人家店员啊?”
“emmmm,这大概就叫人气吧。”
我满脸黑线,斜眼瞥了一下姐姐,想了想又喃喃的说了一句。“姐,我也想像正常人一样。”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
19

“恩?”显然姐姐没有听清我说的话。问我刚刚说了什么。我没说,想了想有些事应该留在心里才好,就没有再说下去了,姐姐也没有追问。
上厕所的时候我没有让姐姐跟进去,看着镜子中坐着轮椅的自己,和姐姐差距是那么的大。乱糟糟的头发,长着一张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脸,又因为呆在医院养身体的原因身体又持续发胖,衣服穿的也很随意,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样子。
可是之前我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跟方绘格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在意过当时还剪着男孩子的一般的短发,更无形象可言。
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我对自己的看法?无以考证。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长时间这种思想积压了太久,一瞬间爆发出来了而已。

回去的路上,又是一群人看动物一般的眼光,这种眼光真的让我觉得窒息。仰头看看姐姐,姐姐又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眼光。我陷入了困境,迷惑不解,徘徊在我大脑的最深处。
也许……真的不是一路人啊……
念头从脑中闪过的一瞬间,我慌了。用姐姐脱下的的外套盖住脸,这是耳边又传来姐姐没羞没臊的声音。
“怎么这么爱我?爱我爱的,连我的衣服都不放过?”
“没有。”我放下姐姐的外套,一路无言。
在路上买了些吃的玩的带了回去,在宿舍门口就遇到了方绘格和叶何。请他们进了屋子,安坐好吃饭。气氛一直尴尬着,只有不知情的叶何一直说着话,而我也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吃过了饭,姐姐站了起来,盯着方绘格看,活像个老虎在看早已盯上了猎物。屋内冷了近五分钟。最后我拉住姐姐姐姐看向我,我摇了摇头。
转过头,姐姐又冷冷的朝叶何说:“我记得咋俩还没正式说过分手。”
“恩?”叶何愣了一下“为什么分手?”
姐姐冷笑了一下,收拾着碗筷,“你可以问问某些人。”
我尬笑了一下,招呼着叶何不用在意姐姐都话,然后把他们全请走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松了一口气,终于把他们送走了,还好没出啥大乱子。拐回床边,从轮椅上扑到床上。艰难的脱掉裤子,衣服钻进被窝。
不行太热了。
翻腾着挣扎起来,开了空调,把枕头下的毛巾被拿过来盖在肚子上,准备sei觉。突然感到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随即听到一个赋有磁性却邪恶的声音:“你忘了今天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恩?宝贝?”
“恩?什么嘛。我答应过什么?”我睁开眼看看姐姐。
“看来我需要履行一下做姐姐的义务了。我要好好教教你什么叫信守“承诺”。”
说完翻身压在我的身上……

皨亞乙歌2019-06-06 10:22:00 发布在 百合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