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兄弟阋墙

楼主:颖鞠未 字数:64329字 评论数:30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你本就不是我的弟弟,也不配享受这一切”
风雨俱来,昔日的情深,却还不如一个迷雾般的假象
“你想得到我们的原谅,可以啊,消失在我们的面前”昔日的温暖话语如梦如幻,只剩下冰冷的眼神和无情的话语
“大哥,二哥,我真的没有做过,为何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的亲兄弟”少年幼弱的心灵一次次遭受着打击,可当一切真相大白时………又将如何自处



颖鞠未2019-03-04 2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再次发一遍文,还是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谢谢大家

颖鞠未2019-03-04 2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啪,啪啪,啪。黑夜里,雷风大作,透露出一丝丝的诡异。
恐怖的鞭声从深处传来,伴随着仿佛已经疼到极致的幼嫩的尖叫声。可是鞭子的主人仿佛没有听见,依旧挥动着。
男孩已经几乎全是血的倒在地上,凭着一股意志力撑到了现在
“…哥………哥,真的…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男孩的声音断续微弱,仿佛下一秒就会听不见。但他依旧倔强的想要跟男人解释,哪怕知道接下来会受到更加严重的惩罚和冷漠。
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男人听到这句话,微微眯眼,目光一冷。手中更是加深了几分力气,一下又一下的像男孩甩过去。说出来的话更是冷入骨头
“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叫我哥哥,我只有天儿一个弟弟,而你……不过就是一个凶手,一个……将我们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凶手。”欧阳晨仿佛会想到了过去,下手便更是毫不留情。
背部与腿部布满了鞭痕,臀部早已深青一片,臀峰处甚至微微有些出血

“啊!啊啊……啊”
欧阳若再也忍受不住,开始尖叫着,也没有心思想要解释了。只希望哥哥可以把自己打晕,实在是太疼了,这种疼,深入骨髓直入心脏。男孩微微睁开他湿润的眼睛,感受着鞭子毫不留情的抽打。
哥哥,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那些事真的不是我做的。你和二哥……你们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
欧阳若想着想着,身心布满绝望和无力,意识越来越淡,逐渐的昏死了过去。

颖鞠未2019-03-04 23: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若渐渐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那些破旧的家具和陈老的摆设。欧阳若动了动,一股钻心的我疼痛从臀部上传来。欧阳若余光扫到桌子上,自嘲的笑了笑,绝望的闭了闭
“呵………连药膏都没有吗?哥哥……你真的想让我死吗?”
欧阳若尝试着起身,可以刚一动,身体又立马到了下去。欧阳若放弃挣扎,让自己放松的躺在木床上,平复着身上尖锐的疼痛。眼泪渐渐的侵入眼眶,欧阳若倔强的抬起头,硬生生的把眼泪逼了回去。
“欧阳若……不要哭,在这个家没有人会心疼你,不能哭……”低低的声音传来,让人如此的心疼他,感痛他的遭遇。


“少爷……少爷快醒醒”
谁在叫自己?是谁?欧阳若听到了这温柔的呼唤,强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个慈祥的面孔。
“张……”
欧阳若张了张嘴,但发现自己的唇早已干裂。张妈看到了,立刻从壶里到了一杯水,连忙递给了欧阳若。
得到水的欧阳若立刻迅速的喝着,不一会儿一杯水就见了底了。
“慢点小少爷,慢点,不够的话壶里还有。”张妈心疼的看着他,温柔的我出声
听到张妈这句话,欧阳若渐渐停止了喝水的动作,自嘲的笑了笑,眼里布满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绝望和无助。
“张妈……你以后不用叫我少爷了,这个家里有少爷,但不是我。”
“少爷……”
张妈满眼里全是心疼,她心疼这个孩子,明明只有十几岁,明明应该在哥哥的我怀里尽情的撒娇,但是没有想到当年的事情。使他们兄弟三人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张妈不用说了,这一切都是我自做自受,没哥哥就没哥哥吧,不就是挨鞭子吗?又不是挨不过去,他们应该还不会将我打死”欧阳若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中清明一片。
“张妈,真的不是我做的,可是无论我解释多少遍,他们都不信。既然如此,那就……不用解释了。”

颖鞠未2019-03-04 23: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少爷……”张妈看到了欧阳若眼中的坚强,可是她知道,心死成灰。更加心疼这个孩子
“张妈…我先休息了,要不然过几天。等二……二少爷回来我又休息不了了”
欧阳若说着,又开始留下来眼泪。我现在有什么资格叫他们哥哥呢?
“少爷!!”张妈睁大眼睛看着他。“少爷现在连哥哥都不愿叫了吗?”
“正如他们所说,我不是他的弟弟”
既然如此又何必叫他们哥哥呢。
“少爷……”张妈正准备说些什么
“好了张妈,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欧阳若疲惫的闭了闭眼,一个晚上的责打早已让他身心疲惫。
“好吧…少爷你好好休息”
张妈看到欧阳若脸上的疲惫姿态,只能把说的话咽下去。趁着欧阳若已经熟睡,熟轻熟路的帮他上完药,蹑手蹑脚离开。
可是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如果没有家主的默许,张妈如何能进的来呢?
“家主……”莫站在一边,眼神复杂的朝着面向窗外的人看去
欧阳晨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一身家居服更加显示出了他的不羁。回想起在监视器中看到的一幕,听到欧阳若说的那几句话。心痛吗?不!不心痛!这是他应得的。
欧阳晨深沉的看着杯子里面的红色液体,将一杯上好的红酒一涌而进。杯子从他的手中脱落,碎了一地……

颖鞠未2019-03-04 23: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银吗

颖鞠未2019-03-04 23:3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dd

颖鞠未2019-03-04 23: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天哪!各位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今天是我们的国名男神欧阳天回国的日子。现场已经人满为患,众所周知欧阳天是国内外第一大财团——欧阳集团的少爷,但是他以一人之力凭借出色的演技和极高的歌唱专业从国内打响国外,并且也曾出色的赢得各个奖项,现在让我们来做跟踪报道。”
汉金酒店已经人山人海,各种疯狂的粉丝争先抢后。各路记者也开始加入其中。毕竟谁若是能够得到最新报道,今年的提成估计就可以到手了。而他们确谁都不知道,真正的欧阳天确根本就不在这家酒店之中。
“呼!还好有大哥帮我,要不然我就会被挤成豆腐了。”一位跟欧阳晨与欧阳若长的有八分相似的男人,此刻正毫无形象的瘫倒在为他特制的沙发上。跟欧阳晨不同的是,他长着一副勾人的眼睛。
“我说大少爷,你能不能稍微注意点形象,要是被拍到就麻烦了。”一位身着得体西装的男人一脸无奈的看着此刻毫无偶像形象的欧阳天。
“小橙子你怕啥,有我大哥派人帮我顶着,不会出什么事的。”
欧阳天听到后睨了他一眼,撇撇嘴不屑,就你这智商还想跟我混一块。
“得得!您老人家也别看不起我的智商,我闭嘴就是了”陈诚看到欧阳天的表情,立刻猜到了他此时的想法。
“哼~”
欧阳天换了一身家居服饰,慵懒的躺在沙发上。陈诚见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起身便走了。欧阳天看着远方的高楼,目光一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起身到了一杯红酒,细细地品尝,微微眯了眯眼。是不是的看了看表,仿佛……在等些什么人。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人悄无声息的进来,恭敬的站在欧阳天旁边。欧阳天仿佛没有看见他,依旧品味着他的红酒。时间仿佛静止,房间里悄无声息。
“听说大哥……又打了那个人了。”欧阳天皱了皱眉头,率先开口。
“是的,少爷。听说这次家主把小少爷打的……”
只听“啪”的一声,欧阳天把红酒杯狠砸到男子的头上。男子顷刻间额头布满血迹,活着红酒从脸部慢慢留下来,侵蚀的眼睛,让人看着一片毛骨悚然。
男子仿佛不知道疼痛似的,立刻单腿跪倒欧阳天的面前,两人一阵无话。
“玄,你坏了规矩,家里就我一个少爷还有大哥这个家主,哪里有什么小少爷。”欧阳天目光冰冷的低头看着跪扶在地一场狼狈的暗卫。
“是,属下知错。”玄听到主子愤怒的话语,自知触犯了主子的逆鳞。毫无情绪的我眼中快速眼中闪过一丝怜悯,明明只是个可怜的小孩子……

颖鞠未2019-03-05 11: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更文了

颖鞠未2019-03-05 11: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银吗

颖鞠未2019-03-05 11: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觉得我还是不太适合写虐文

颖鞠未2019-03-05 11: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玄说完,又是一片平静。欧阳天站在那里,回想起过去的种种,眼神渐渐变暖。可过了一会儿,仿佛想起了不好的过去,脸色渐渐的阴沉。
“玄…”
玄听到这冰冷刺骨的声音,身体不自觉的抖了一抖,心也渐渐沉了下来。就怕是……
“是,主子有何吩咐。”尽管知道欧阳天要说什么,可还是阻止不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
“已经有快一个月没回家了,我们回家去看看我大哥,还有……还有那个人。”
欧阳天越说语气越冷,沉重的恨意从眼神中传来,从身体里散开。玄感觉到那片杀气,身体不由颤抖,心也在颤抖。
“主子……”玄想要开口阻止他,可话音刚到嗓边,又被生生咽下。
不行,如果求情,只怕小少爷会被大的更惨。
玄抬起头,眼中仿佛有雾气。回想当初那个见到下人就会问好的孩子,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为什么家主和二少爷就是不肯相信呢?明明只是空穴来潮的传闻,明明没有任何的证据。玄只是一介区区暗卫,并不能也不可能干涉着主子的行动,只能拜托张妈给小少爷上药了。
欧阳天低头看到玄眼神飘忽不定,不用想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准备做些什么。
“哼……”欧阳天冷笑一声,斜睨的看了他一眼,“玄,你到底是谁的暗卫。”
玄大惊,立刻把另一个膝盖放下,极为恭敬的对他说
“属下是欧阳家的暗卫…到死都不会背叛欧阳家。”
“呵…是啊!你是欧阳家的暗卫。但是你要记住。”说到这里,欧阳天周身其实瞬间爆发,使得玄又不得不把身体往下压了压,只听欧阳天继续说到。
“你—只是我—和我大哥的—暗卫”

颖鞠未2019-03-05 17: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其实在思考需不需要更虐一点呢?

颖鞠未2019-03-06 14:3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房外的那一片嫩绿,郁郁冉冉,青翠温润。配上那垂下的柳枝,就如那桃花流水般的动人,就如那小桥流水般的温柔,那树儿亭亭玉立,就像花儿般温柔细腻。
阳光普照,细线透过已经生锈了的护栏,直直的照在了欧阳若的脸上,给他惨白的脸涂抹上了一层红晕。仔细观察他的脸,也会发现他的面容,仿佛如同上帝的宠儿,手若柔荑,肤如凝脂。只不过没中不足之处,就是欧阳若在睡梦之中,依然眉头紧蹙。
同一时间,在欧阳家的的大厅处。伴随着佣人一声声恭敬的声音,欧阳天慢条斯理的走进欧阳家的书房。站定在房外,欧阳天皱起眉头,深情中带有一丝忐忑,一丝激动,一丝不安。略做呼吸,欧阳天推门而入,果不其然,只见欧阳晨坐在书桌后的牛皮椅子上正在认真的处理公文。金丝框条眼镜使得欧阳晨少了一份戾气,多了一丝和谐。
欧阳天按压住自己表露出来的情绪,敲了三下们
“咚咚咚”声音低沉又清脆
“进”欧阳天听到后,顿了顿笔,从嘴里缓缓说出。低哑,却带有说不出的魅惑。宛如大提琴的低音曲浑厚富有磁性,使之显的稳重,令人拥有安全感。
但是这样的声音却让欧阳天身形一颤,他立刻调整姿态进去,向欧阳天走去。
欧阳天在书桌前一米方向站定,垂下眼睑,微微弯腰,极为恭敬。
“大哥。”
欧阳晨听后并没有立即回应,连头也没有抬起,依旧认真的处理桌子上一摞摞的文件。
欧阳天没有听到大哥的回应,自然也不敢抬起身体。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微微抬眼,看到了自家大哥认真的神情。欧阳天晃了晃神,自从父母死后,大哥好似再也不曾笑过,每天都在处理这大小的公务,甚至忙起来连一连好几天都睡不了觉,长期不合理的饮食导致胃溃疡的不定时性的复发。
欧阳天越想,对若越发怨恨。
都是因为他!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他!
貌似是欧阳天身上的戾气越发深重,欧阳晨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之间欧阳天脸色阴沉不定,即使弓着腰,也分毫不减他身上的戾气。就在欧阳天快达到顶峰的时候。
“放肆”一道比他更有威慑力的声音袭来,书房的气温霎时降了几度。
欧阳天听后眼神出现慌乱,腰更是垂下去几分
“怎么?欧阳天,近一个月不见,把你该有的规矩都忘了吗?”欧阳晨缓缓的摘下眼睛,站起身子像欧阳天走去。
“天…天儿不敢”欧阳天听到大哥走过来的脚步声更是紧张,把头低下去,额上冒出了微微细汗。
欧阳天在弟弟身前站定,垂眼看着他,明明是才一月不见而已,欧阳天仿佛成熟了许多,身体更加的结识了。
感受到了大哥的目光,欧阳天丝毫不敢晃动。长时间的我弯腰动作使他的腰部极其酸痛,欧阳天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因为他知道,哥哥最看不得不重规矩的人,若是出现差池,少不得一顿狠打。可是确有一人例外。
欧阳若当初受尽大哥和父亲与母亲的宠爱。哪怕没有规矩,犯了错误,也不曾受过打骂,连自己都有点吃味。第一次,也是从那件事发生之前的那次狠打,还是因为自己。当时还小,不懂事,对家人的偏心和袒护很是不服,于是准备小小的算计欧阳若一下,打算让他吃点苦头。却不想自己一不小心弄坏了父亲亲自给母亲画的画像,当时父亲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立刻请出了家法。欧阳天因为害怕,一时情急说画像是欧阳若弄坏的。当时父亲真的气糊涂了,连问都不问,抓起鞭子一把把欧阳诺按在沙发上,对着屁股就是一顿猛打。当时的欧阳若不过才七岁而已,哪能承受着这样的力道,不一会就开始红肿起来。可是他除了大哭,竟也没有一句解释。要不是大哥和母亲即使出现,估计肯定会三四天起不了床。事后自己曾去房间探望时问他,为什么不说是我。谁知欧阳诺说“因为你是我哥哥,而且我本就年纪小,父亲就算在生气也会注意分寸的。”
当时自己差点哭了出来,什么注意分寸,父亲生起起来,又怎么会管你年纪小了。分明就是……
自那之后,自己就在也没有向弟弟吃过味,一直宠爱着他,把他当成自己的心头宝。拼劲全力也要完成他有时任性的愿望,哪怕有时候可能会被大哥打一顿就是了。
欧阳晨冷冷的望着他,同为亲兄弟,血脉相连,自己又何尝不知道天儿的想法。可是那件事情证据确凿,又是自己与天儿亲眼所见。欧阳晨痛苦的闭了闭眼,睁眼时,情绪已被深藏眼底。
“欧阳天…看来我要重新教教你规矩了”欧阳晨说完,见欧阳天一颤,从抽屉中拿出一柄紫檀木戒尺,厚度将有一尺,但却打人恰到好处,使人痛苦不堪却又不伤及肌理。
欧阳天看到后,腿不由得打颤,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霎时跪倒在地。只听大哥没有一丝温度的说到
“褪衣,趴好”

颖鞠未2019-03-06 17: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人吗

颖鞠未2019-03-06 17: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自己抢个沙发吧

颖鞠未2019-03-06 17: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突然发现有些错别字,再次说声抱歉<(_ _)>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颖鞠未2019-03-06 22:4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欧阳天听后脸色一白,但还是听从了大哥的话,褪下衣服,跪伏在地上。
欧阳晨看到后很不满意,一个戒尺就向臀峰出抽去,顿时肿起一道红痕。
“嘶~”毕竟太久没有挨打,才第一下欧阳天就撑不住了,额头已经微微冒出细汗。大哥下手也太狠了吧!
好似听到欧阳天心中所想,欧阳晨对着相同的位置又是一顿狠抽。
“如果真的你忘了挨打规矩,我不介意重新教你。”欧阳晨越发狠厉的拍打。还没有正式开始,欧阳天的臀部就已经开始微肿。
“啊……啊…哥,大哥不…我不敢忘了规矩……大哥…”
感受到后面刺骨的疼痛,知道大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儿时对于大哥发自内心的畏惧与尊敬,使得他不由求情。
啪,啪,啪……!又是连续好几下毫无间隙都抽打在同一个地方。顿时其变得格外肿大,隐隐还有血丝露出。
“看来你是真的好久都不挨打了,我现在就一句一句告诉你。但是,每说一句打十下,之前打的都不算数。”
天啊!欧阳天只想立刻就能晕倒,现在少说已经打了将近四十板子了,在打下去估计又要趴上几天了。
啪啪!还没等欧阳天反应过来,又是两板子下去了。
“啊…哥我错了,我不敢了。”欧阳天现在就只想认错,希望可以免于受罚,可又怎么会这么轻松呢
“其一,一个月不入家门,不打电话,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欧阳晨说完,狠狠的五下又抽在臀峰处。
“啊……啊啊,哥你轻点,我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欧阳天感觉屁股都已经快不是自己的了。
“其二,欧阳家规,在挨打的时候不准出声,不准闪躲,报数并做出反思,这些你都忘了吗?”
“啊…天儿不敢忘,大哥轻点”欧阳天的眼渐渐变的温润,慢慢凝结成雾,再也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
唔…实在是太疼了,大哥的手劲怎么这么大啊。
看到欧阳天现在的样子,欧阳晨眼中闪过一丝不舍,轻轻叹了口气。
“一条十下,允许你趴在桌子上,不用报数了,但是不得闪躲,否则加倍。”
欧阳天听到后抽涕了一下,缓缓起身,趴在了大哥办公的桌子上。
“大哥我错了,请大哥责罚。”欧阳天深深吐出一口气,将胳膊伸直,手死死地抓住桌檐。
欧阳晨看到自家弟弟乖觉的模样,心中的怒火消去了一点。看到欧阳天的伤势,心中斟酌了一下力道,使出八分力气快速的五下抽到了右臀处。
“啊…啊!好疼,大哥…”欧阳天感觉到大哥减少了几分力气,心中微微一暖,可是疼痛顿时让他清醒。即使大哥减少了力气,但是本身又受了将近四十下,屁股已经红肿带青了。
啪啪…“欧阳天你听好,如果再敢有下次,就不仅仅是今天这么简单了。”
欧阳晨深知弟弟的极限,感觉时候差不多了,便加快了速度,最后几下打在了与大腿的交界处上。
“啊…啊!”欧阳天此刻已经满头大汗,感受到大哥已经惩罚完毕,弱弱的说了一句,“谢谢大哥赐打,小弟知错了,再不敢犯了。”
欧阳晨把戒尺扔在桌子上“下去叫李叔上药吧。”说吧变把欧阳天晾在一边,继续处理公务。
欧阳天费力把裤子穿好,将服饰整理好后。“天儿告退。”
欧阳天缓缓的走到门口,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
欧阳天关门后,过了一会儿,欧阳晨放下手中的笔,沉思片刻。按下了座机键,里面传出了一阵慈祥的中年女声。
“家主有何吩咐”
欧阳晨声音卡在了嗓处,仿佛有些尴尬。而对方好似知道欧阳晨的情况,并不着急催他。
“他……情况怎么样?伤口有没有恶化…”终于,欧阳晨吐出了这句话,脸色微微有些别扭。
“家主您说是谁?属下不是很清楚。”对方存心想要逗逗他,故意发问。
“张妈………”知道对方又在逗他,欧阳晨心里更别扭了,语气稍显不好。
张妈也知道适可而止,略略微笑
“小少爷的伤已经上好药了,但是这次比较严重”说到这微微叹了口气
“大少爷……您这次着实打的重了些”这三个孩子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又怎么会不清楚他们心中的结。
“行了”
欧阳晨打断张妈的话
“没把他打死就算是我心软了,这件事你就别说了。”
说完遍挂断了电话。
张妈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大少爷…你可知小少爷的心已经开始关闭了。
孽缘啊!
但是他们两人都不知道,谈话的过程被欧阳天听到了。欧阳天攥紧了拳头,平息自己的怒气。为什么还要给他上药?为什么还要关心他?他现在有什么资格?欧阳天现在被愤怒和仇视所覆盖,所以他自动忽视了藏在心底的不舍和听到欧阳若受伤严重的心疼。

颖鞠未2019-03-07 11: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更文了

颖鞠未2019-03-07 1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有人吗

颖鞠未2019-03-07 1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