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请粗暴一些(年下\/警察受vs流氓攻)

楼主:happy寒风小夜 字数:22694字 评论数:57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邹远:“顾警官,你后面漏了。”
顾北舔了舔舌头,:“人家想要吗?远。”
邹远摸摸顾北的头:“好,马上就给你。”
顾北瘪嘴,:“不要这么温柔,要粗暴一些。”
邹远无奈,与其陡然森冷:“**,给老子跪好,掰开后庭求爷进去。”
顾北喜滋滋的照做,“好嘞,爷。不过爷那里是屁/眼。”
邹远眼神凌厉的望向跪在地上的顾北,:“上来,自己动,**。”
一个被掰成s攻和一个天生的抖m相爱相杀的故事。
不喜勿进、不喜勿进、不喜勿进。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4 23:4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估计第一章还看不明白,下章会写。又来开坑了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4 23:5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5 00:0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下章进入主题,第一次写这类,应该不虐,但肯定是相爱相杀。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5 18: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又被删了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5 18:3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5 18:3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二章冲撞

驱车赶到现场,外围围满了人,顾北走上前,取证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顾队。”

“什么情况?”顾北脸色凝重,声音清冷的对女法医说道。

“被害者男性,年龄25-27岁之间。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全身有二十九处刀伤,没有一刀命中要害,腹部以下有被其殴打过有严重的淤伤。头部从脖颈处切不知去向,死亡原因还要做近一步的尸检才能得知。”

“先带回队里。”

顾北的老搭档项白环顾了整个案发地点,手里拿着根小草,悠闲的说道:“你怎么看?”

“少卖关子,说吧。”

项白甩甩头骚气的说道:“就会装酷,前方五十米处有拖拽过的痕迹,那边有一辆面包车的车印,应该是停在那里之后拖拽拉到这边进行的抛尸,嫌疑人不是一人而是多人。”

话说道一半停了下来,因为他要说话的对象现在已经往前边的胡同口走过去了。

“哎,你等等顾大队长。我还没说完。”

“这一带的小混混常常出没,或许能找到目击者。”顾北望着胡同口,心里有些不安。

“早就安排了,不用操心了。”

“说重点。”顾北并不想听这些表面上的东西。

““最主要的是找到这个。””项白手里的手机拍了一张照片。递给顾北。

顾北看了一眼,表情更加凝重,“又出现了。”

“我会向上级请示,其他人就先不必知道了。”

“放心,那就把人员撤回来,不必大张旗鼓的去查了,把死者以及死者的相关人员查清楚进行保护。”

“第几起了。”

“加上这次的已经10起。”

一栋废旧的仓库内

邹远坐在中间,旁边站着高高矮矮的男子,头发染着各种颜色,站在一起都能组成一条彩虹桥,这时候门外急急忙忙的跑进来两个男子,“邹哥,寒哥不好了。”

站在邹远旁边的男子脸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疤,眼神犀利光是看那身材绝对是练过的他是叶寒,再次回来一直跟着邹远,他们也见识过叶寒的能力,能打、耐抗并且有脑子。

“说。”叶寒冰冷的一个字那小弟吓得哆哆嗦嗦的,说话都开始打劫。

“北郊那块死人了,被桶了二十多刀。那块现在条子管的很严。”

叶寒皱了皱眉,“与我们的人有关系。”他一皱眉,脸上的那道伤疤更加的狰狞,小弟赶紧吞吞吐吐的说道:“死的那个人,我们认识。”

“嗯?”一声疑问,那小弟立马拽着几个不知道何时低下脑袋的四人被推了出来。

“他们,我……我……”小弟磕磕巴巴我了半天也没我出来。

被推出来的四个人,都低着脑袋,一副犯了错误的样子。

“给你们一次机会,说。”

站在最左边染的满头红发的开口说道:“没想杀他的,是他抢了我们小六子的女朋友。再说也没想弄死他谁知道他……突然就没气了。”红毛说话都一副颤抖的样子显然不相信他自己杀了人。

旁边的三人也都附和的点了点头,一副怕怕的样子,“小六呢?”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6 20:1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小六邹远有印象,个头不高心思很细,也很沉稳加入他们才三个月,年龄排行老六原名叫张伟。

“小六人呢?”叶寒开口问道。

“小六今天去北胡同口交接去了。”

“你们两个把他叫回来。”叶寒随便点了两个人,那两人跑的比兔子还快。

“远子,大后天齐爷就来了,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还能顺利让齐爷收了我们。”叶寒的语气带了少许的担忧。

邹远坐在地上,胳膊支着头看不出他的表情。

空气一下全部安静了,没有人说话犯了错误的四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终于破旧的门的被推开小六被两人压了进来。

一进去小六就被踹了一脚,双膝砸到地上,刚好跪在离邹远并不远的地方,他伸个手就能碰到他。

“小六,你算计的挺好的。”

小六抬起头望着说话的邹远,那双眼睛深沉见不到底,速又低下头去,“邹哥,我没有。”

“来。”

邹远招了招手,小六想往后退被踹了一脚整个人趴到了地上,使劲的摇头。“不,邹哥,我真的没有。”

邹远站起来,缓步走过去,一脚踩在小六的头上,“你确实很聪明,拿着我们这么弟兄当枪手,你很不错。”松开脚踩在小六的手上。

小六疼却忍着没叫出声,邹远对着他的肚子狠命一踹。

“啊,唔,对不起,我真的没有。”

邹远继续前进,拽起地上的小六按在墙上,“头都剁掉了,你很厉害。带着手套,反侦察做的也很不错。”

小六依旧摇头,眼前的男人那双阴霾的眼神,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被弄死。

“邹……咳咳,哥,饶了我吧,真的没有。”

邹远用膝盖抵住小六的裤裆,勾起嘴角笑了笑,“这里我想没必要留着了。”那阴测测的笑,小六的两条腿直打哆嗦。

“我……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那家伙他该死,他不该对我珍视的人下手,他……”说着眼泪流了下来,有痛苦、还有一丝报复后的快感。

邹远松开他,小六滑到地上,抱着头微微啜泣着。“他该死,他该死。”

叶寒走过去拿出一张纸递给邹远,他接过纸擦了擦手,“后天计划不变,还在清香园。”

“好,那他怎么处置。”叶寒指了指靠着墙痛哭流涕的小六。

“做掉。”说完转身厉害了。

后面传出小六的呼喊声,“邹哥,邹哥,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有重要的情报。”

两个人上前按住他,小六使劲的挣扎,“呜,呜。”

邹远听到停下脚步,漏出了笑容,转过身。扬了扬手,小弟们立刻松开,“哦,说来听听。”声音上扬甚是愉悦。

小六从地上爬起来,颤颤巍巍的说道:“我说了,能放我走吗?”抓住那一丝救命稻草,使劲挣扎。

邹远挑了挑眉毛,对叶寒说道:“打断他的双腿。”

几个小弟跑的飞快过去抓住小六,其中一个拿着一根铁棒,小六惊恐的看着,“不,不要。我说,我说。”

拿着铁棍的小弟并没有听到暂停,走过去抬起铁棍对着小六的腿就是一击。

只一下他就疼的显些晕过去,叫都发不出声音来。

拿着铁棍的小弟抬起棍子想要再来一击,被邹远截住了,小弟退下,邹远走上前一只手捏起小六的下巴,“情报放回肚子吧。对了,你好歹也喊了我几个月的哥,最后教教你,凭本事作的死,哥怎么能不满足你。”

小六看着邹远的表情,这个人真的是个魔鬼。“我……”

邹远松开手离开,临走说了句,“用他的方法送他上路。”

邹远出了废弃的仓库,天已经黑了。

吃过饭,回到住处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拿出暂时正准备开门,他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气息他很熟悉。就站那里没动。

枪抵在他的腰上,“别动。”

邹远靠在门上,语气暧昧,“宝贝,我知道今天没满足你,现在我不是回来了。”

顾北放下手开了门进屋,刚进去,顾北就特别直白的对邹远说:“北郊发生的案子,跟你有没有关系。”并不是疑问句只是在陈述这件事情而已。

邹远抱起顾北,“你就这么不相信你老公,该罚。”

说完就退掉了顾北的裤子,顾北挣扎,“我跟你说正事呢?一会儿我们在……”那个玩字还没出口,邹远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直接让他禁声。

“啪啪啪”连着三下力道集中打到他的左边屁股上。

顾北被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弄的有些懵逼,但也不是不能忍受。

“邹远,你别,我再跟你说正事。”

邹远一言不发,“啪啪啪”又是三下同样的力道还是打在左边的屁股上。

“啪啪啪”还是左边加了力道。

顾北伸手去挡,被邹远打开,继续抽在左屁股上,“舒服吗?”

邹远没头没尾的一句,顾北愣了好一阵,反应过来他正在被邹远打光屁股,脸刷的有些红,“不是,我们先说正事,一会儿再打我。”

“啪啪啪”又是三下还是打在左屁股上。力道不减。

本来顾北没往那方面想,经过邹远的提醒他的抖m属性被激发了起来,下面也翘了起来。

赶紧挣脱,一把抓住邹远的胳膊,“你先住手,这件事情很大。”

邹远确实停了手,“你的下面可比上面诚实多了。”

顾北羞的不行,但又不能把这件事放下,“别转移话题,我贱我骚你又不是不知道。”

“过来,趴好。”

邹远的声音由开始的调笑变成了命令,顾北对这种口气喜欢的不得了。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6 20: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老老实实的趴了上去,趴下之后他才想到自己咋这么怂。

他一趴下邹远抽出他的皮带,在空中甩了甩,“嗖啪。”直穿整个屁股。

一条宽红印子。印在邹远的眼睛,“作为警察不需要我这个流氓教你,证据两个字怎么写吧!”

“嗷呜。痛”下面却翘的更高说好的不懂啥是主呢?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6 20: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到月底了,楼主要对账有些忙,等我休息了更,先看看别的文吧!对了,那本【老师,太骚了】我有在龙马文学城上更,最近没有上去没更等我两天

happy寒风小夜2017-09-28 13:0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三章 我和你

顾北虽然很疼但是小兄弟却更加雀跃了,内心也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不过他深知现在不是**耍贱的时候。

趴在邹远的腿上,难得的今天邹远竟然满足他的那点小小的爱好,当然正事却是更重要的,不过挨揍也能谈正事吗?这么一想他就不挣扎了,屁股也不夹的那么紧了。

胳膊支在沙发上,甚是惬意,“在你跟前不讲证据,只要你说的我就信,涉及太多案方面太多敏感的话题,我不能跟你说。”

邹远抬起的皮带在空中划出了好看的弧度,落在顾北的臀峰上,一条清晰可见的红痕。

顾北放松下来,突然的这么一下疼的他一仰头,“唔,这次事件很严重牵扯到的太多,我只希望你安安全全就好。”

邹远一只手轻轻揉着顾北的屁股,有些心疼,“还想要?是不是很疼。”邹远的小兄弟高高的抵在邹远的腿上,火热火热的,知道这家伙还想要。

不过他完全不知道顾北的那个点在哪里,想满足他又找不到那个点。

顾北听到温柔的疼惜声音,内心极度的不满意,高冷呢?霸气呢?主子的威严呢?他不满意的在邹远的腿上蹭了蹭,还晃了晃屁股,“不要这样,太温柔了。”

邹远揉着屁股的手一顿,果然抖m啊,抬起巴掌对着那道红痕狠狠的就是两下,“啪啪,顾警官发起骚来,真是挡也挡不住。”

顾北享受着,对,就是这种吊儿郎当的声音,“唔,远,还要。”

摇了摇屁股,小兄弟摩擦这邹远的大腿,眼带媚笑。

邹远也被顾北的骚给撩起了性、欲抬起手,“啪啪啪啪啪,叫的浪点不然哥不会停手的。”

“唔,啊哦,远,远,在大力点打我,打我,打我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草,骚、货,你这么浪平时装什么矜持。”

“唔,嗷嗷,还要还要。大力一些。”

顾北完全进入了状态,忘情的浪叫着,邹远确实被顾北给骚着了,抱起顾北扔到大床上,开始脱自己的裤子,对着顾北已经发红的屁股直冲而上,没有润滑甚至没有任何的前戏。

邹远被这种粗暴草的爽翻了,但是还缺一些还缺一些,还想要,想要邹远那调笑的声音,命令的语气。

“唔,远。还要,打我的屁股。”

邹远对着顾北那红红的屁股,重重的抽了上去,“啪啪啪啪啪。真骚啊,顾警官,你的那些下属看到这么骚的队长是不是都要忍不住的去干你。小骚、货。”

“嗷嗷,远,远。”

邹远也是越骂越是兴奋,尤其每拍一下,顾北就会夹的更紧,销、魂的呻、吟声也勾的有了虐顾北的性欲,在加上顾北的声音本就是很有磁性,呻、吟起来甚是勾人。

顾北大力的晃着自己的屁股,“嗷呜,快点,快点,****小骚、货吧!”

两人很快到了顶点,这次两个人都***以往多,也比以往更累,不过邹远却是越来越精神了。

顾北射过之后趴在床上,一动腰好疼,屁股也疼,邹远抱起顾北进了浴室,给他洗干净也给自己洗干净,在浴室的时候古铜色的肉体,以及被温水蒸过后的苍白,有一种病态美。

顾北很温柔很温柔的在浴室又干了一次邹远。

换洗好床单,两人相拥而睡,“别担心,这次的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们不会成为敌人。”

邹远在顾北的额头上,轻轻了落了一个吻,“晚安。”

顾北躺在床上,脸刷的就红了,总觉得今天的邹远太过热情,有些不对劲心里也在打鼓,这次会不会又无缘无故的在消失两年、三年、或者更多年。

他幸福的闭上了眼睛,突然邹远开口说道:“嗯,我是不是应该研究一下你的喜好。”

顾北本来闭上的眼睛猛的睁开,迫不及待的回答,“快研究,快研究,早就该如此了好吗?”撅着嘴一副非常不满的表情。

顾北这么积极的样子直接让邹远再次无语,“骚气横秋的。”

顾北特不要脸的回道:“本来就骚,我骚我骄傲,反正这辈子也就骚给你一个人看了。”

邹远笑了笑,“好。哥尽量满足你。”

“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想要,你就要满足我。”顾北下个套想让邹远钻。

邹远去却没有回答,“受虐的难道不该是听我的。”

顾北不满的别过头,“哼,那谁让你平常那么温柔。”

邹远:“……”对自己爱的人温柔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

happy寒风小夜2017-09-30 19:3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留言留言快留言不要点赞点赞,快留言!把潜水的炸出来

happy寒风小夜2017-09-30 19:4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四章 我选择信你

阳光普照,闹钟在桌子上疯狂的震动,执行着每天要人起床的工作,邹远伸了个懒腰抬手按掉闹钟,看了眼表已经快九点了。

转过头嘴角勾起笑容,真是可爱的睡容好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他了,两人相识相知到现在已经七年多了,消失的那三年他什么也没有问,那份坚定的相信,哥何德何能,这辈子非你莫属了。我的小妖精。

轻轻的顾北的脸颊上洛上一个吻,顾北在睡梦中挠了挠脸,继续睡。

邹远打开手机开始在网上找他这个爱人喜好的事情,边刷边摇头,顾北好像还有视频,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他这么大的动静床上的人依然睡得跟猪一样,果然昨晚上做的太多了。

下了床才感觉到好像有些饿了,穿好衣服,今天有一天时间可以研究先把饭做了。

冰箱里有些青菜,随便做些早饭,烧个粥。等到做好进到卧室,顾北翻了身继续睡。邹远走上前捏着顾北的鼻子,嘴对着嘴硬是把某人从梦里给憋醒了。

顾北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睛,使劲推邹远,看到邹远一脸得逞的表情,“喂,哪有这样叫人起床的。”

“我的顾大警官,现在已经十点半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睡。“

顾北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他怎么可能会迟到,刚动一下,屁股上的刺痛让他皱了皱眉,转头拿过手机,开机10:35分看到表,他扔掉手机快速的穿衣服,“怎么不叫醒我。”

邹远欣赏着他的顾警官脱衣服穿衣服,经过昨晚上现在邹远看顾北做什么事情都觉得是骚气满满的。

冰着一张脸,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严肃。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顾北接过那话,“顾队,您在哪呢?南郊发现了一具尸体与北郊的发生的案子很是雷同。”

“马上到,让项白接电话。”

“项师兄,顾队的电话。”

手机那边顿时想起了骚气的声音,“呦,顾队也有迟到的时候啊,顾队你家那位现在这么凶猛吗?”

顾北依然冷着一张脸,口气严肃,“说下情况。”

“啧啧,好好,就会转移话题,与北郊的那起案子基本相同,不过可以确实不是同一伙人所为,没有那个图案。身上的刀口也是二十九刀没有插到要害,但是发现大腿在之间又被打断。”

项白刚说完一大堆的话,顾北就把电话挂断了。

一抬头就看到邹远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我不吃了,来不及了。”从床上站起来,刚挪动了一下脚步牵动到屁股上的伤,微微吸了口冷气。

拿上帽子,急匆匆的就要出去,邹远一把拽住他亲了一口,顾北也在邹远的脸上亲了一下,“你今天不出去,中午若是能抽出时间,我就回来。”

邹远一下圈住了顾北,头刚好靠在顾北的肩膀上,笑嘻嘻说道:“我在,等你。”

那语气苏的顾北差点下面燥热,尤其还对着他的耳朵吹着热气,弄得脖子处痒痒的。

“好。”刚想挣脱,邹远又开始撩他了。

“今天,我们来玩角色扮演。”

顾北这会儿只是焦急的想快点赶到案发现场,附和道:“好,等我回来。”挣扎着要出来,邹远硬是不松手。

“远,我真的有急事。”

邹远继续在他的耳边吹着气,大手已经放到他的兄弟上,轻一下重一下,在这种摩擦之下兄弟高高的抵在裤子上。他红着脸,“远,拜托,回来随你玩。现在真的不行。”

邹远松开他,“角色扮演的名称叫做,主人与宠物。你想做狗还是猫?”他那满脸的疑问到是把顾北问住了。

邹远已经松开了他,可是顾北现在却没有挣扎转过头,“呃……已经研究好了。”

“恩,大概看了一下,不太符合我这流氓的气质。”

“那你要怎么符合你流氓的气质。”

“你现在不着急了。”

顾北听到邹远的提醒,才想起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先走了,晚上回来的时候你在说。”

转身就要跑,可是邹远后面悠悠传来了一句,“角色扮演就从现在开始。”

顾北哪还顾的上邹远话中的意思,反正他现在忙的要飞起哪还有那个时间去思考现在开始是什么意思。

屁股挨到车座的时候他都想跳起来,开飞车赶到现场,下体还是一片温热,远那家伙真的太会撩了。

听到下属的汇报,这件案子却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即使模仿作案凶手是怎么知道到底捅了多少刀?图案没有不过项白却发现了另外一个图案。

而这个图案是在被害者的身上,并且这个图案他在熟悉不过了,每天跟他在一起的那个人身上有着一模一样的图案,昨晚洗澡他还看到了。

“顾北,我打算去摸一下底。”

顾北转过头,“摸谁的底。”

“邹远。”

顾北皱皱眉,“他的底我想我更清楚。”

项白难得严肃的说道:“三年前的底我倒是相信没有比你更清楚的,但消失的那三年顾北我不相信他。”说道这的时候他是忿忿不平,那三年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很清楚顾北是怎么浑浑噩噩的过来的,把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

顾北低头沉思了一阵,“项白,我知道你为我好,不过我依然相信他。”

项白摇了摇头,“随便你,到时候别哭找我喝酒。”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1 2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他们回了队里开了会议,把工作布置下去,望着那张图案,这图案还是他高中时跟邹远两个人设计的,为什么现在却出现在了案发现场。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1 23:2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熟悉的手机铃声,接通电话,“远。”

“我的宠物想我了。”

“远,我……”他不是不信他,只是有很多的想问,却开不了口。

邹远听到电话那头的停顿,了然的笑了笑,很平静,“你该叫我主人。”

顾北拿着电话一愣,这是什么展开又想起,邹远早上的话,角色扮演而已,“远,等我回去在玩吧!”

“我的宠物这么不乖,该罚。”

“远,晚上在罚吧!”

“我在下面。”

顾北一下子站了起来,就看到邹远朝着他办公室的窗户摆了摆手,“你怎么来了,我马上下来。”

“好,我在前面的咖啡店等你。”

顾北在咖啡店的玻璃上看到邹远的侧脸,依旧挺立的鼻,刀削般的轮廓微微上扬的嘴角带着坏坏的笑意。双手支在桌子上,慵懒却带着浓重的流氓气息。

他推开咖啡店的门,门外的装饰的铃铛像是在欢迎他的到来一般雀跃的欢呼着。

邹远一眼就望见了他,摆了摆手。

顾北一进去,“顾队长来了,欢迎,今天还是老样子蓝山不加奶。”

客服妹子两眼放光的盯着顾北,殷勤的要扑上来似的。顾北冷漠的点了点头,朝着邹远而去。

“你怎么来了。”

“恩,来玩你啊!”邹远扬起眉毛,坏坏的笑道。

邹远的脚从桌子下面踩在顾北坐的沙发上,顾北刚坐下缓了好一会儿才适应屁股上的疼痛,被邹远一句调戏的话弄的要跳起来。

还没跳起来,邹远的脚已经踩到他的兄弟上,时不时重一下,轻一下的裤子上还有些白色的脚印,兄弟的炽热感直击他的脑壳。这神展开。

他扭了扭的身体,又坐好难为情的说道:“远,别。”

“说了是惩罚的,记性这么不好吗?我的顾警官。”若是有人观察这间咖啡店,他们坐的位置是窗户边上。

顾北脸红红的低下头,也不敢动。“远,饶了我吧!”

邹远重重的撵了两下,继续笑笑道:“好啊。”

邹远又撵了一下撤回了脚,顾北一下子觉得下面空空的,他竟然还想要,还想被多踩两下,那种得不到的空虚感折磨着他的神经。

他细微的瘪了瘪嘴,“怎么想起找我了。”

“恩,不是没吃饭,这都中午了。”

顾北确实忙了那么久还没吃饭,早饭午饭都还没吃,看看表已经是三点多了。

邹远拿起饭盒递过去,“恩,你最爱的红烧肉,好久没做了,尝尝味道怎么样?”

顾北这才看到餐巾纸的旁边放着饭盒,拿过饭,心里暖暖的,再多的疑问都咽回了肚子里。

他大口的扒着饭,客服送上来咖啡,他还没碰到,“拿给我吧,给他一杯白开水。”

客服愣了一下,顾北冷漠的点了点头,客服刚走,他不满的撅了撅嘴,“这里的咖啡味道不错的。”

“你是想喝咖啡,还是……”话音说道一半,一双大脚踩在他的兄弟,这力道绝对比刚刚的那几下疼的多。他抽了口冷气。

赶紧补充道:“我喝白开水。”

邹远撤回了脚,“想去厕所吗?”

顾北被问的一愣,抬起头,还想说一会儿,邹远的大脚又踩了上来,“顾警官你的裤子脏了,不去卫生间擦一下。”

这怪谁啊喂。他心里吐槽,但是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点了点头,“走。”

他赶紧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两个人朝着卫生间走去。

刚一进去,邹远把厕所门反锁,“裤子脱了。”冰冷却是顾北喜欢的不得了的口气。

顾北老老实实的退裤子,他现在也被踩的情欲高涨。

伤痕累累的屁股暴露在空气中,兄弟高高的抬着头,“这么快就发情了。”

顾北扭过头委屈的瘪了瘪嘴,“都怪远。”

邹远把顾北一下子按到洗水台上,顾北的屁股高高的撅了起来,邹远使劲的抓了两把,抬起手就是两巴掌,“你个骚、货,被踩两下就发情。”

顾北昂着头,“呜,疼。”

邹远按着的手差点一松,赶忙又使劲按住,抬起手狠狠的甩了三下,“啪啪啪。”

“让你骚,你的下属要是看到你的红屁股,他们问你屁股为什么是红的,你就告诉他们你发情被主人打的。”

“嗷呜……主人,远、疼想要。”

“骚、货。”邹远松开顾北。

顾北趴在水池边上晃着屁股,“远,主人,还要,大力的打我的屁股。”这种随时会有人进来的厕所,他竟然在**。想想他的小兄弟更雀跃了。

邹远看着顾北**,冷冷的命令道:“菊花给我掰开。”想了想好像m不喜欢这两个字。

“屁、眼给我掰开,我不在的时候,骚、货是不是经常自己扣屁、眼。”

污秽的词语,顾北不受控制的双手去掰后庭,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语气。好喜欢,好喜欢。

“呜,是。主人。远,想要。”

邹远从口袋里掏出跳蛋,对准顾北的后庭,使劲一按就进去了。

“带着这个吧!小骚、货。裤子提上,我先回家了,在家等你。”前半句痞气十足,后半句温柔似水。

邹远出去之后,想了想,应该是这样吧!我看那些帖子不是写着羞辱是小m最喜欢的吗?还有什么霸气,哥的霸气怎么用到这上面了。他的妖精真会出难题。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2 16:5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2 16:5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第五章 辞职信

顾北的性欲被邹远撩了起来,结果那家伙就给自己塞了个跳蛋,然后然后就走了……

就剩下他趴在水池边上撅着屁股保持着那羞耻的姿势,手一碰到兄弟下意识的就缩了回来,想要,想要、现在满脑子就这两个字。

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提上裤子,深吸一口气就出去了,后庭内带着东西他走路都有些一些不适应走路的步子的还不敢迈的太大生怕掉下来。

即使洗了一把脸,他还是觉得自己的脸特别的烫之后又看到某人撑在桌子上对着他特别温柔的笑着,确实应该用温柔两个字。

刚一坐下屁股就夹的更紧了,以及伤口的酸疼感一起充斥着他,空虚、想要。

顾北一坐下,邹远就用那种小流氓的表情望着他,扬起坏坏的笑,“我的顾警官,今天很可爱。”

顾北拿起筷子愤恨的说道:“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夹了块肉完全一副不满的样子。

“哈哈,好了,吃完快去忙吧,我回去等你。”

顾北一直别扭着,反正就是不高兴,他下午到了队里下属看到之后都离他离的远远的生怕摸到老虎的屁股。

在工作期间邹远一次都没有开过开关,他心里很清楚顾北一定不会让左右他工作的东西存在的,如果只是放着工作太过专注他就不会记得。

“当当当,请进。”顾北看着卷宗。

“顾队,两个死者的头部已经找到了,现在已经已经带到解剖室。”

“被害人的家属你们先不要告诉他们。”

小张有些犹豫,“顾队这……不符合规定啊。”

“去忙,有事我担着。”

小张还是犹犹豫豫的,看到那张依旧冷着一张脸的队长没敢在说什么就出去了。

小张一开门就看了项白,“项师兄。”

“小张,晚上哥请你吃饭啊,今天帮了大忙了。”

小张赶紧退的远远的,一副躲瘟疫的样子,“不用了不用了,都是小事,项师兄我先去忙了。”项师兄是gay这件事整个警队是无人不晓的,虽然项白这个人解决案子的能力是公认的,却是看上去及其轻浮的男人,见到男的都会撩一下。

刚来的年轻的小警察,长得阳光又帅气,项白不是摸摸人家的屁股,就是袭击人家的胸简直堪称不要脸的典范。

项白瘪了瘪嘴,做了个无奈的表情摊了摊手,推开门就进去了,“嘿,哥的批准下来了。”

顾北头不抬一下,“祝你好运!菊花被捅了,别回来哭。”

项白抓起上衣口袋的笔就扔了过去,“你好歹是人名警察,说话怎么这么流氓。”

顾北侧头一躲,“想清楚了,那里可是真正的龙潭虎穴。”

项白抬起头勾起嘴角,笑了笑,这笑容有些自嘲还有些悲伤,顾北从未见过这样的项白,“平静了这么久,我也该回去了。”

“你躲着你老子跑来当警察,你现在又以什么身份回去,向家二少爷,还是项警官。”

项白拿出一张纸放在顾北的办公桌上,三个字辞职信。

顾北抬头看着他,“你何必呢?”

“哥早就想辞职了,这活没日没夜的,最主要的是哥还没时间泡汉子,回家当我的二世祖多好,有钱有车有房还有小三。没事包个小男秘,逛逛鸭店,想想就美好啊!”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少来,你那点小心思我还能不知道,要去探邹远的底是吧。”

项白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那就是顺便,好歹哥当初还调戏过你。”

“还有事没事,没事出去,把门给我关好。好走不送。”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情,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温柔点。”

“请出去。”

项白有些跳脚,“***的,顾北。”

顾北不再理他,项白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疑问的口气说道:“你昨晚上是不是跟邹远做多了,还是说你俩玩了什么情趣游戏。”

顾北皱眉,果然这货太烦人,“滚。”

“就算被我猜中了也不要恼羞成怒吗?”

顾北拿起桌子上的书,照着项白砸了过去,项白往后一跳拿着自己的辞职信就跑出去了。“还害羞了。”

项白一出去,顾北这才想起后庭还有东西,脸刷的就红了,那久违的欲望又开始侵蚀着他,看了一眼外面天已经快黑了。

发了条微信给邹远,“吃什么,一会儿我给你带回去。”

刚发过去,邹远发了两个字,“吃你。”顾北看到那两个字,脸腾的就红了,去车库取了车。

坐到车内屁股还没有挨到车座,后庭内的跳蛋开始剧烈的跳动,疯狂的摩擦着他的内壁。“呜,额……”

之后就收到邹远发来的微信,“贱、货,爽吗?”

顾北听到粗鄙的字眼之后,下面又在震动下的赶紧把手机扔到后座,眼不见心就静了,结果跳蛋变的更加疯狂了,到了他完全不能忽视的地步。

消息的提醒声在后座提醒着他,快过去拿过来,你需要它。

顾北顿时觉得自己太手贱了,干嘛给扔后面去,现在好了吧!本来想下车去开后车门,谁知道这时候他开着车窗传来一声清冷的声音:“屁股撅起来,爬后面去,叼回来。”

他一顿,转过头邹远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远,你怎么在这里。”

“叼回来。”三个字,虽然笑着但是顾北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3 21: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叼回来。”三个字,虽然笑着但是顾北感觉的一丝危险的气息。赶紧照做。

撅起屁股,一条腿跨过去,结果卡在那了,但是趴下去用嘴还是能叼到了,把手机叼到嘴里,这个姿势还是在车里,好爽。在加上他现在穿着警服。那种耻辱感。

邹远从里面打开了车门,做进去,抬手照着顾北撅起来的屁股就是两巴掌,“啪啪,嗡嗡嗡。”

顾北委屈的扭着头,“呜呜。”邹远拿过他嘴里的手机。“远,疼。”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3 21:1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LC懒残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3 21:2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顾北接过菜还有些愣,下一秒他就落入了邹远那熟悉又温暖的怀抱,把外套往顾北身上一搭,抱着顾北两人就回了自己的家。

进了房子,顾北被邹远放了下来,邹远声音清冷道:“找个地方跪着去。”

顾北委屈的瘪了瘪嘴,“啊,远。”

邹远拿起菜,声音由开始的清冷变的严厉,“滚去跪着,撅高你的屁股。”

果然邹远就看到顾北麻溜的就跑到沙发旁边跪着去了,一脸满足,这么这么用贱这个字是不是有些侮辱这个字了。

这时候邹远的手机响了起来,把手机夹在肩上,“远子,齐爷提前来了。”

邹远拿着菜快速的进入厨房,把菜放下,“现在到了吗?”

“快了,应该不会用多久就到了。”

“啧啧,齐爷的探子还真是够速度的。”

“计划还按照原先的来吗?”

“恩,按照原计划。等我。”

“好。”

邹远挂掉电话,洗好菜,做了几个小菜,烧了粥出去之后把顾北从地上抱了起来,“屁股还是要上些药。我这几天要出去,不要太想我。”

顾北抬起头看了看邹远,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问,“好,我等你。”

“乖,饭菜好了,我去端过来。”亲了一口顾北,即使顾北没有表现的多么在意。那微微颤动的眉毛,邹远心疼了。

happy寒风小夜2017-10-04 23: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