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逃离(耽美)

楼主:沈遇之2018 字数:4663字 评论数: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排雷:攻特别温柔。受依然是个写手,敏感多思。
大概有点儿虐?

沈遇之20182019-03-06 00: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1 再见
叶凡跌跌撞撞从酒吧跑出来,扶着墙蹲下身子吐了个天昏地暗。酒精混着食物的味道实在难闻。他自己都有些嫌弃,巴不得赶紧离开。
追出来一个男人,轻轻拍着叶凡的背,还贴心地递上一杯水。
叶凡含糊不清道了声谢就接过瓶子大口大口灌自己冷水。他总觉得冷水能让自己清醒。可是今天的水喝得一点都不舒服。
没过几分钟,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晕,眼前的画面也像是加了厚厚的滤镜,看都看不清了。
陈瀚文瞧他这个样子是没办法再谈什么,直接招手拦了辆车,把人塞进去,自己也坐了进去。
叶凡只是个小写手,这么多年自认为兢兢业业,但就是得不到赏识,浮浮沉沉这些年,还是个没人记得名字的写手,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作品。他的读者说他是佳作无人,他之前也信,可一次次佳作无人之后他就不信了。如果真的写得好,怎么可能没有人喜欢,怎么可能没有人留言没有人收藏。他开始怀疑自己,觉得不该一脚踏进这个自己不擅长的圈子。这是他最后一次为自己的梦想努力。
陈瀚文是网站的编辑,签下叶凡的那位。他喜欢叶凡的文字,更喜欢这个精彩的人。他曾经形容叶凡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情绪,是个顶有意思的男孩儿。
现在的网文圈,不好意思,那是个名利场。叶凡显然是没有市场的那种。
陈瀚文不可能不知道。
叶凡在酒店醒来,身边没有人,身上酸疼酸疼,他想去洗个澡,往浴室一站吓了自己一跳。身上都是看了让人羞愧难当的痕迹。他一下子懵掉了,脑子里乱七八糟毫无顺序地出现昨天晚上的情景。
他不是什么初入社会的小白,自然是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难怪陈瀚文执意要去酒吧谈,又灌他喝酒。
他现在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伤心?难过?愤怒?又或者是无所谓?他不清楚,好像都有,又好像都没有。只是又趴在马桶上干呕了一阵。
陈瀚文已经走了,哪有吃干抹净还不走的。
陈瀚文不是傻子,叶凡也不是傻子。
叶凡吐着吐着就哭了出来。
陈瀚文约他去酒吧谈,他就预料到之后的事了,他半推半就竟然成全了这桩不算阴谋的阴谋。只是现在又觉得自己真特/么脏。

沈遇之20182019-03-06 00:0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楚文尧结束了在欧洲的项目,又被老板派去充当了一下友好使者好不容易才抽身回来。他是个搞软件开发的,天生喜欢窝在家里与电脑为友,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儿社交恐惧症。要不是为了工作,他觉得自己可以一辈子不出门,反正现在买东西有快递,想吃饭有外卖,就连买菜都能淘鲜达。他一直觉得程序员都是一群死宅,不然为什么会做出来这么多可以让人不出门还好好儿生活的应用。
但是今天他突然想出去坐坐。
突然轻松下来就会想到一些别的事情,比如爱情。
他来到转角咖啡,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杯咖啡。他其实不喜欢喝咖啡,苦苦的涩涩的,没有白水好喝。但是叶凡习惯在写东西的时候手边放一杯咖啡,叶凡说那是情调,有情调才是生活。他不懂,但是也顺着了。两年过去了,他还是想不通叶凡为什么要分手,明明他所有的事情都顺着叶凡都宠着叶凡。
楚文尧想得出神,没注意到旁边叶凡常坐的位置上来人了,他是听到点单的声音才反应过来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又赶紧转头回来。叶凡不喜欢被人盯着看,尤其是写东西的时候,他这个角度可以很容易看到叶凡的电脑屏幕。
叶凡写东西的时候也很专注,根本不会注意旁边有什么人,更何况他现在全身都是负面情绪,巴不得赶紧趁着这会儿把最黑暗的一段写过去。
两个人就隔着几个桌子,叶凡没有注意到楚文尧,楚文尧只敢从杯壁上看叶凡的影子。

沈遇之20182019-03-06 10: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楚文尧上了小号,去找那个已经撩了他好久的被动聊天。
“我回来了。”
“哦豁,恭喜你啊,终于回来了。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约一下?”
楚文尧觉得有点儿不对,今天对方一个表情包一个颜文字都不用,大概是心情不太好。楚文尧很喜欢这个小伙子,他用的表情包和颜文字跟叶凡很像很像。
“下午吧。”楚文尧发了酒店信息过去,然后偷偷摸摸结账走了。
没过多会儿,叶凡也收拾了东西离开了。
楚文尧开了房把自己整理得清清爽爽等着小被上门,他得正经一点免得吓到人家孩子。
叶凡按着信息找到地方,敲门。
楚文尧开了门吓一跳,“小凡?”
叶凡低了低头避开楚文尧的视线,一弯腰从楚文尧胳肢窝底下钻进房里去,把电脑扔在桌子上,蹬掉鞋子踩在地板上,又把自己扔进床里坐着。“你当不认识我吧。”
楚文尧明显感觉到叶凡不对劲,但也没什么立场去问,只要叶凡想做的他都会去做,反正实践的主动权在他手里,也不会伤到叶凡。
楚文尧从收纳桶里拿出树脂棍,又把它放了回去,换了根藤条出来,看了两眼还是觉得不合适,又拿出来戒尺,还若有所思。
“小黑棍吧。”叶凡看他纠结的样子直接给出了意见。
楚文尧显然有些吃惊,叶凡之前明明不是恋疼型的,第一次尝试树脂棍之后就坚决要求楚文尧把它扔进杂物间。

沈遇之20182019-03-06 13:0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叶凡看楚文尧从收纳桶里取出树脂棍之后沉默着爬到了床上,在床头靠近床沿的一边面对墙壁跪着,手撑在墙上。但凡是用了这样的姿势就表示叶凡已经准备好了不躲不逃。
楚文尧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怎么就两年没见,叶凡就变得这么让人心疼。他心里一定很苦吧,所以才会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发泄。楚文尧觉得被动都是极善良的一群人,他们难过的时候宁愿让自己受伤去发泄也不愿意去伤害别人。他们也是一群极其缺爱的人,否则怎么会想要用疼痛压住疼痛。
楚文尧走过去,掀开叶凡的上衣,解了他的腰带把裤子拉下来。
这样的动作他做了好多遍,他们本来就是实践认识的,那时候叶凡大一,楚文尧研一,叶凡是楚文尧的学弟,他们无意在同城群相遇,聊了几句发现是校友,楚文尧还是叶凡的直系学长。刚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实践,单纯的主被关系,后来一起做志愿者,一起上校选课,一起自习,感情好了很多,两个人算是日久生情,早就坦诚相待过了。本来事情就是自然而然发生的,两个人清醒过来才觉得事情荒谬,两个男人居然在一起了。后来两个人好久都十分默契地装糊涂当没发生过那事儿,又处了好久,甚至楚文尧还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女朋友,可惜俩人都没能找到女朋友,对女孩子好像是没什么兴趣的两个人逐渐变得更加没羞没臊。
楚文尧工作之后叶凡干脆就搬出宿舍跟楚文尧挤在一个狭窄的出租屋里,在一个集合了睡觉办公做饭为一体的小房子里过了一年半,叶凡不喜欢这个专业,毕业了没去找工作,好在上学的时候就靠着一篇古风权谋小说跟网站签了约,他毕业了就窝在家里写字,两个人过得也算有滋有味。
楚文尧下班就带叶凡出去逛,旁边的小吃街他们从街头到街尾不知道吃了多少遍,有时候也一起去逛超市,买些零食或者小菜一起回家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洗完澡他们不一起拿工具出来玩儿,就两个人两个电脑对着敲键盘,叶凡在写文章,楚文尧在码代码。就这么过了一年,楚文尧在公司步步高升,工资越来越高,不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多,他们换了个大房子却经常只有叶凡一个人住。
叶凡本来就害怕孤单,尤其是沉浸在小说里心情很差的时候,一个人待着让他几次想从十六楼跳下去。楚文尧不是很能理解那种感受,小说就是小说,你一个写手为什么会被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搞得要死要活?楚文尧不懂,叶凡就更难受。其实那个时候叶凡就跟别人约过实践,被打得在床上趴了一个星期,只不过楚文尧在出差,不知道罢了。
两个人聚少离多,叶凡终于是在楚文尧出差两周没回来之后打了电话说了分手,没等到楚文尧回来挽留他,他就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得干干净净离开了家,好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楚文尧就像一个调试得很好的代码一样,理解了叶凡的命令就执行了,一点儿bug都没有。

沈遇之20182019-03-07 18:5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跟我男朋友就这么分手的,牛逼不牛逼。我们初中就在一起,我们都学计算机,我复读所以他高我一届,我不喜欢写代码,大一的C语言基本上是他教我的。他以前也对我超级好,温柔的男孩纸要为我入圈,从武汉坐动车到厦门,我就那么几天放不开吧,对这个问题避而不谈,他回了武汉就很失落,觉得自己很不称职给不了我想要的,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也是最后一次。我们分手了,像楚文尧和叶凡一样干脆利落。
我的钥匙扣上到现在还挂着他的姓氏,QQ微信电话全删,但就感觉他还在身边。
我常常想要是当时我放开一点,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谈婚论嫁了。他妈妈也很喜欢我。
我时常痛恨自己身处这个圈子并且无力坦诚。

沈遇之20182019-03-07 19:4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002 不忍
楚文尧举起树脂棍蓄了力气抽下来,细细小小的棍子却像鞭子一样把空气都割裂了,嗖嗖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只是平时听到这声音紧张的应该是此刻任人处置的被动,而现在紧张的却是楚文尧。
楚文尧将叶凡小小的一抖看得真真切切,心也跟着抖了一下。一道红痕在叶凡身上浮起,很快变成肿起的一道痕迹,像身上趴了条虫子。叶凡把手指塞进嘴里,这种痛其实他是熟悉的,只一下而已却让他眼泪掉下来,不知怎么的心里就是像压了块大石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楚文尧知道叶凡此时肯定是特别难受,才想要用这种方式暂时忘记现实生活中的苦楚,可是他不知道叶凡到底是为什么难受。在他心里,叶凡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能用之谋生,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应该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他又不能问,从前叶凡就烦他问,现在更没有立场了。他只能陪着叶凡去玩这场游戏,他从来没有在实践的时候这么犹犹豫豫下不去手过。
可是十几棍下去叶凡屁股上已经是满布伤痕,交叉的地方甚至已经出现血点,没有经过热身直接用树脂棍的代价就是这样,他们都知道的。
叶凡把额头抵在墙上不肯让自己躲开一厘米,脑子里也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只剩下疼,他却觉得轻松,无比轻松。
堪堪二十下,叶凡身后已经破了皮冒出血珠子来。可是他还不叫停,楚文尧说什么也不肯再打了,把棍子扔到一边,掰过叶凡的身子让他看着自己。不出所料叶凡脸上满是泪痕。
楚文尧皱着眉头的样子颇有点儿怕人,叶凡瑟缩着身子被人抓着就像个待宰的鸡崽儿。
“你到底怎么了。”楚文尧问。
“没怎么。”叶凡糊了一把脸,伸手去推楚文尧的手。
楚文尧也有点儿恼火,放开叶凡的肩膀,气呼呼地坐下,背对着叶凡不去看他,也免得自己看到那些伤痕心疼。
“喂”叶凡笑了笑,“你是个主哎,这才二十,你就不玩儿了?”
楚文尧没有说话,他快要被气死了,他是不想再动手了,可是叶凡总是能最容易挑起他的火气。他原本是个调一晚上代码也能心平气和的人,可是面对叶凡就变得十分不理智。他捧在手心呵护的人为什么非要用这种伤害身体的方式去发泄也不肯向他诉说。有时候他只是气,气的是叶凡还是自己他都不知道。

沈遇之20182019-03-08 20:1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在线卑微是我变了还是吧友们变了,现在的你们究竟喜欢什么风格

沈遇之20182019-03-09 13:0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得,我还是约别人吧。”叶凡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下文直接从床上下来光脚站在地上,硬生生把裤子往上提,也不管臀上还有伤。
他真的很懂怎么撩起楚文尧的火气,就那么一句话一个动作就成功让楚文尧火冒三丈,当即站起来把叶凡按回去,拿起床上叶凡的皮带朝着人脊背上抽过去,一下子要把人衬衣抽破似的。
叶凡吃痛,两只手紧紧扒着墙壁。他觉着自己可真jian,一边出来约实践让人下重手,一边又觉得对方下手太重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爱护之情。
楚文尧盯着一个地方抽了五下,活生生把纯棉的衬衣撕开一个口子,露出来的肉红肿发紫。
叶凡见他又停手了,也是意兴阑珊。毕竟是楚文尧,跟别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叶凡穿好衣服就要走,这真不是一场令人心情愉悦的游戏。
楚文尧突然拉住他的手,“叶凡,你怎么了。”
叶凡突然很想哭。刚刚楚文尧按着他狠打的时候他没想哭,现在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他委屈了,极度委屈。
“文尧……”叶凡说话带着哭腔,可开了口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难道他能告诉楚文尧他为了能出本能挂个榜首把自己给卖了?还是恬不知耻拿已经被人玷污的身体跟楚文尧复合?或者借着自己被人打了就装可怜求安慰?他都不能。他什么都不能说。

沈遇之20182019-03-11 20:2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实名羡慕楚文尧,我是一个辣鸡计算机学生,切割钢材我都不会写(ಥ_ಥ),我连leetcode都不会用,我太菜了

沈遇之20182019-03-12 13: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