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至上》古风he 皇帝瓶✘多重身份邪

楼主:yangyingbabyyy 字数:472893字 评论数:98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原创】《至上》古风he 主瓶邪微黑花,可能有胖云
1.钟情瓶子and不择手段护夫的小三爷
2.这是篇古风的宠文,前面可能有一点小虐,本文中小三爷性格多变,有天真可爱,有温润如玉,也有狠厉无情。
3.我看过很多文章都写的非常好,但还是有些自己的想法,所以开了此坑,不过既然开了,我会尽力把他写完,我也希望能和我有同样感受的人产生共鸣。
4.本文是集齐其他好文的共同特点,甚至抄袭了好词好句,不过思路还是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如果大家接受不了也不勉强。
5. 如有雷同,纯属故意! 如有雷同,纯属故意!! 如有雷同纯属故意!!!





yangyingbabyyy2016-11-18 23:21:00 发布在 瓶邪
盗过佳人便失踪,
求神问卜冀重逢。
思量昔日天真处,
只有依稀一梦中。

这是仓央嘉措的一首诗,觉得挺适合吴邪的,发出来给大家看看,不知可有同感

yangyingbabyyy2016-11-22 22:20:00 发布在 瓶邪
ps: 本文说的“帝都”指的是麟国的政治中心,当时的首都,大家可以把它当做北京来看

yangyingbabyyy2016-11-23 19:19:00 发布在 瓶邪
呃…关于@的问题…我想说我还不会…所以很抱歉啦,不过我每天会在七点左右的时候更文,大家在那个时后看就好了,暂时就不@大家了😁

yangyingbabyyy2016-11-24 19:06:00 发布在 瓶邪
那是吴邪称呼解雨臣的名字,他是知道的。虽然那两个字写的并不工整,但他还是看出那字体是吴邪从小就练的瘦金体,这里除了他没人会写。
张起灵只觉得现在心里有一股无名火冒上来,语气也冷了下来:
“你在给解语臣写信。”
虽然用的是陈述句,也没什么语调,但吴邪还是听出张起灵有生气的意思。
“是,怎么?”
“没用的,他现在收不到你的信,你的父亲也没事,不用担心。”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的话。”
“我从来不会骗你。”
“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
吴邪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张起灵确实有时候会瞒着他一些事情,可是不会骗他,即使是瞒着他也是为他好,张起灵处处为他着想,他还这么说他…
可是吴邪也是倔脾气,话已经说了,他也不会道歉了,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
“吴邪…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你现在在我心里是至上的,我怎么会骗你,怎么舍得骗你…
可惜,张起灵没能说出这句话。
吴邪愣了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张起灵又说:
“一会我让太医来给你换药。”
“不用。”
“难道你想让我亲自给你换?”

吴邪突然想到昨天张起灵为了让他吃饭竟然将他捏晕了!
“出去!”

吴邪就这样过起了安静的养伤日子,期间张起灵也几乎没有过来,即便来了他两也没有任何话可说,所以张起灵也就坐一会就走。直到第三天,吴邪觉得他身上的伤已经没有那么痛了,手腕也好的差不多了,这几天他一直按时吃饭,按量喝药,为的就是赶紧将伤养好出去找到解语臣打听他父亲的消息,和他父亲所在的具体位置,他好去救他父亲回来。
这天吴邪前脚刚踏出门,张起灵便来了。
他看吴邪穿戴整齐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
“你要去哪。”
吴邪感觉张起灵今天心情似乎不错,不过他也没在意,他现在一心只想着赶紧出去。
“去找小花。”
张起灵随即冷下脸:
“你哪都不许去!”

yangyingbabyyy2016-11-26 18:52:00 发布在 瓶邪
这两张有些密集…就一起发了,我也检查了两遍,但可能还会有错别字,如果大家发现就指出来

yangyingbabyyy2016-11-26 19:02:00 发布在 瓶邪
有人能猜出来那礼物是什么吗

yangyingbabyyy2016-11-26 19:28:00 发布在 瓶邪
这几章人物会陆续出来,人物也需要逐个介绍,所以进度比较慢,大家请耐心,不过这真的是甜文,不想让他们再吃那么多苦了

yangyingbabyyy2016-11-26 19:31:00 发布在 瓶邪
张起灵进来的时候看见吴邪在躺椅上睡着了,胸口上还放着一本书,毯子也一半垂在了地上。
他走上前将书本移开,把毯子拉起来给他盖好。
屋里虽然燃着火炉,可是还是有留窗子通风的,张起灵怕他着凉,本想将他抱到床上,可又怕将他惊醒,想了想,他还是起身去兑了个汤婆子给他塞在怀里暖上。但是路过案桌的时候,他看见桌子上有几张纸,便顺手拿了起来。
是吴邪的字,干净利落的瘦金体。
吴邪从小练的字便是瘦金体,瘦金体是一种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质瘦而不失其肉,瘦挺爽利,侧锋如兰竹的书体。
吴邪的字原本也是用笔畅快淋漓,锋芒毕露,富有傲骨之气,如同断金割玉一般,别有一种韵味。
而此时,吴邪的字倒是少了一丝锋利。多了一些柔和,他想,可能是因为最近吴邪的心态问题吧,也可能是手腕还有些使不上力。

不过,张起灵在意的并不是字体,而是吴邪写的那首诗:

但曾相见便相知,
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决绝,
免教辛苦作相思。

张起灵拿着纸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一时百感交集。他看了一眼吴邪,拿起笔写了一段话。

他将东西放好就坐在椅子的扶手上,侧身看着吴邪的睡颜。
吴邪侧着头,将头埋在颈窝,双手环着腰,像是抱着自己一样,这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胸口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阳光透过窗子撒在吴邪的身上,像给他镀了一层微光,竟显得有些不真实。
张起灵看着他的样子,真像一只在冬日阳光下睡觉的小懒猫。他轻轻拂着吴邪的脸,将他的头扶正,看着那微张的嘴唇,红红的,但没有那湿润润的感觉,张起灵看的久了,便情不自禁的向那张干涩的嘴唇吻去,他想把它润湿。
谁知吴邪嘴唇微张,他很轻松的就进入吴邪的嘴里寻到了那只湿漉漉的小舌,触感太过真实美好,让他有些失控。
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

吴邪在睡梦中觉得有些缺氧,迷糊糊的睁开眼便看到张起灵的脸出现在他眼前无限放大,他眨了几下眼睛,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张起灵在吻他,并不是他做的春梦!
“唔… 张…唔…”
早在吴邪醒的时候张起灵便感到了,可是他不想结束这个吻,反正已经醒了,那他也不用小心翼翼的了,他已经忍了好多天了,之前趁着吴邪昏迷他只能单方面的吻他,好不容易吴邪醒了他还不能见他,如今,既然他已经发现了,那他也不用有所顾忌了。
吴邪看张起灵吻的越发投入有些愣神,随即反应过来他们正在做什么,于是奋力的推开他。
“张起…唔… 张起灵,你放开……唔… 你疯啦!”
“是。” 他疯了,早就疯了。
“放开…我…唔…”
吴邪感觉他快缺氧了,立即用力咬了一下张起灵的舌头。
张起灵闷哼一声,退了出来。
一解放,吴邪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瞪着一双蒙着水汽的猫儿眼迷瞪瞪的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看着吴邪的眼睛和红樱桃似的的嘴巴,上面还沾着一丝他的舌尖血,要有多诱人就有多诱人,他只觉得一股邪火直冲下腹,脑子一热又吻了上去,这次比之前吻的都要凶猛,一股脑的在他口中攻城略地。
吴邪只觉得张起灵像是要把他吃了,疯狂的掠夺他肺中的氧气,口中被他搜刮了一次又一次,舌头都麻了,甚至他还能尝出一丝血的腥甜,他想,估计是他刚刚咬的太用力,张起灵的舌头肯定出了血。
“吴邪… 吴邪…”
或许是张起灵感到吴邪有些走神,轻声唤着他,又或者是张起灵情不自禁的低声呢喃,这两声叫的有些情欲的意味,声音低沉沙哑,还带着浓浓的不舍,听的吴邪有些恍惚。
可是吴邪突然听到从门口传来一丝惊呼,立马反应过来,使出吃奶的劲将张起灵推开,向门口看了一眼,没人…
他想起之前宫中的谣言,说他被张起灵抛弃了,说他失宠了,甚至说他…
吴邪当时还感到好笑,他堂堂吴家小太爷,道上的吴小三爷,什么时候落魄到成了张起灵的男宠,什么时候他的身份地位跟张起灵对他的态度有关了。
如今,张起灵这一做法无非是证实那个谣言,吴邪突然就有些生气。
“你在干什么!”
“我…”

yangyingbabyyy2016-11-28 18:55:00 发布在 瓶邪
本章中的诗句出自仓央嘉措诗集

yangyingbabyyy2016-11-28 18:56:00 发布在 瓶邪
标题打括号是因为不知道哪个标题好,你们可以给个意见

yangyingbabyyy2016-11-30 19:13:00 发布在 瓶邪
二十四. 心跳 (情不知所起)

张起灵一路将吴邪搂在怀里,生怕他再被雪冷到,快步的向寝宫后面的温泉宫走去,那里有两个温泉池,是引宫外的温泉水,每天都有专门的人负责引水更换。
他觉得温泉水总比烧的水要好的多,吴邪也可以多泡一会,不用担心水凉。
“不是去…洗澡吗…怎么跑这么远…”
吴邪一路上都将头埋在张起灵的怀里,生怕被人看到,他娘的,这太丢人了好不好,他堂堂吴家小三爷,居然被一个看起来比他还瘦的人给抱着,这要是被别人看到还得了。
“去温泉宫。”
“嗯?”
“温泉水祛寒气最好,你身体太虚,多泡一会有好处。”
“你才虚! ”
你全家都虚!
这种关乎男人底线的事情,吴小三爷是一定要据理力争的,他心说,你这种看起来细皮嫩肉,一副白面书生样子的人才虚!
可是他一想到张起灵那神鬼莫近的气场和牛逼烘烘的战斗力,立马心虚了,后面那句话也自然没敢说出来。
张起灵低头看着吴邪,眯了眯眼睛:
“你想试试?”
吴邪立马低头认怂。
一进温泉宫就感到一阵暖气迎面扑来,紧跟着的还有一股硫磺味。
张起灵将吴邪放入池中,宫女将帷账一层层放下,慢慢退了出去,虽然她们很好奇皇帝怀里到底抱着哪位美人,但中规中矩的她们还是不敢抬头看的,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八卦着,这自从皇帝登基以来,身边就没见过任何女人,倒是听说前两天来了一位歌女,莫非是…

吴邪自然是不清楚众人的猜测的,他从一进这个温泉宫就开始昏昏欲睡了。感觉身体被温水包围着,他慢慢睁开眼睛,便看到张起灵准备抬脚离开。
“你去哪?”
当吴邪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拉住了张起灵的袖子。
张起灵回头看着池子里的吴邪,没说话。
周围水汽太重,朦朦胧胧,吴邪看不清张起灵的表情,他低头喏了一声,说:
“小哥,你别走…外面冷…你也…”
张起灵看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不过他还是听懂了,便勾了勾嘴角,
“好。”
俯下身子揉了揉吴邪的头,又道:“我去吩咐她们拿衣服来。

吴邪靠在池边,脑子还有些迷糊,他回想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只觉得心里的愧疚感越来越强,他是真的误会张起灵了…
他口口声声说相信他相信他,可是一发生事情他又是第一个去质问他的人,连胖子都能说出绝对相信小哥的话,可是他自己却…
不过经过这件事,他也认清了自己的心意,他是真的在乎张起灵的,真的,很在乎。
只是不知道张起灵对他又是什么感觉,他想,若是张起灵也像自己喜欢他那样…
不,喜欢是没有什么公平一说的,即便张起灵不喜欢他,他也一定会继续喜欢张起灵,并且会更加喜欢,把他对自己的那份喜欢一起加上。
吴邪呼出一口气,心说,再也无法假装不喜欢了。

张起灵回来时看见吴邪靠在池边闭眼休息,他步子很轻,吴邪并没有发觉他回来。
他在吴邪的旁边停下脚步,轻轻下到池子里,一伸手就将吴邪搂进怀里。
“诶,小哥!”
吴邪吓了一跳,立即开始扑腾,谁知张起灵却越抱越紧,吴邪挣扎不开,本来周围温度就略高,他一扑腾身上就开始热了起来,心也跳个不停,导致他呼吸都开始困难了。
“小…小哥,你做什么…”
“冷…”
这一声还拖着一个尾音,声音黏黏的,听的吴邪心跳都慢了半拍,他停止动作,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张起灵慢慢松了禁锢,只是环着吴邪的腰,半晌,在他耳边轻呼了一口气,
“吴邪…”
“嗯?”
“吴邪…”
“嗯…我在…”
“吴邪…吴邪…”
“………”吴邪侧头看了看那个埋在他颈窝的脑袋,瞬间觉得心里很酸,又觉得暖暖的,他说:
“小哥,我在…我在这…”
张起灵没再叫他,只是亲昵的在他颈窝蹭了蹭便没有动静了。
吴邪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张起灵,他以前一直觉得张起灵是没有什么情绪的,也从不与人亲近,好像从没有什么人什么事能引起他的注意,他就是出尘的仙人…不,他更像不小心掉落人间的仙人,还没有沾到这人世间的红尘……
张起灵抽出手拂上吴邪的胸膛把正在走神的吴邪惊醒,他一把捉住张起灵的手腕叫了一声“小哥!”
说不吃惊是假的,说不紧张也是假的,他本就对张起灵起了心思,再加上这种环境,他是真的怕出事。
可是张起灵却好似没感到吴邪的阻止似的,自顾自的往上摸。
摸到心脏的位置停了手,他问他:
“疼吗?”
吴邪怔住,有一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
他在问他,疼吗?
那是…他之前被箭射中的位置,离心脏只有一节手指的距离…
吴邪摇了摇头,
“不疼了…”
现在已经不疼了,伤口已经要愈合了,甚至已经长出了嫩肉。
他回想了一下,好像当时也不怎么疼,因为那时心里的痛已经超过伤口的痛了。
张起灵将手放下来,又从池中握住吴邪的手,并带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他说:
“吴邪,你摸摸看。”
“吴邪,能感到心跳吗?”
“吴邪,我是有心跳的。”
“吴邪,我也会痛,会心痛的”
“因为你,我这里,差点就真的不会跳了。”

yangyingbabyyy2016-12-01 18:42:00 发布在 瓶邪
依旧不知道用哪个名字,再来一更吧

yangyingbabyyy2016-12-01 19:09:00 发布在 瓶邪
我最近在纠结什么时候让小哥吃到吴邪的问题…但是…无从下手…

yangyingbabyyy2016-12-01 22:35:00 发布在 瓶邪
二十七. 信

吴邪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张起灵已经不在了,吴邪看了看天,感觉还挺早,但是他也睡不着了,便起床洗漱更衣。
待他收拾妥当,推开门的时候把正在打扫院子的侍女吓了一跳,她们没想到公子今天起的那么早,所以都没人进去帮公子洗漱。
“公子,奴婢不知您起的早,没帮您打水洗漱,是奴婢…”
“没事,是我今天起的早,不怪你们,你们继续去忙吧,不用管我。”
“是…”
吴邪平时是起的比较晚的,尤其在冬天,若是没什么事情要做,他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他觉得,冬天就应该待在暖炉旁,或者窝在床上。可是现在张起灵不在,没人给他暖被窝,也就不想睡了。吴邪撇了撇嘴,觉得自己越发矫情了,才和张起灵呆几天,就开始养成离不开他的习惯了。

他走到院子里,伸了伸懒腰,虽然还是有点冷的,不过空气是真的好,貌似早起也是不错的。
他看了看院子里的梅花,想着前两天也是看着这同一片景色,可是心情却截然不同,果然,看风景也是得根据心情来定的,他终于知道那些诗人在做诗时的心境了,明明都是同一个季节同一片景色,可表达出的感情却不同。
他现在不就是这样嘛,因为心情好,看什么都顺眼。
四处看了看,都是白色的梅花,有些单调,不过…
吴邪眯了眯眼睛,他刚刚看到有一团黑色迅速移动了一下。
“谁在哪里!出来!”
可是半天也不见有动静。
吴邪低头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子掂量了一下,心说:
虽然他没有张起灵那百米之内指哪打哪的牛逼技能,但是,吓唬吓唬人他还是能做到的。
吴邪摆好姿势准备扔出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一个声音:
“哎哎哎,别动手,小三爷,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呀。”
随后就有一个黑影从上而下落到院子里。
吴邪上下打量了下,只见此人一身黑衣,眼睛上还蒙着一块黑布,简直…从头黑到脚,吴邪嘴角抽了抽,道:
“黑瞎子,你怎么在这。”

吴邪是认识黑瞎子的,曾经和张起灵在一起的时候还见过他,不过对他倒是没什么太好的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觉得此人非常怪异,时常一身黑衣,就连眼睛上都蒙着一块黑布,他很好奇他能不能看见,甚至还很犯傻的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结果收到黑瞎子一口整齐的白牙,黑瞎子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了,他说:“小三爷,瞎子我是能看见的,而且这蒙着比不蒙看的更清楚。”
吴邪还知道此人身手不错,和张起灵在道上并称“南瞎北哑”。貌似很早之前就认识张起灵,不过,此人性格怪异,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环境下总能笑嘻嘻的,连胖子这种广交好友且自来熟的人都告诉他此人不简单,最好少与他来往。
当然,胖子的原话不是这样的,胖子那时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吴邪说:“小天真,你别看谁都是好人行不行,让胖爷我省点心,小心哪天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那个人是好相与的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你别一根筋的凑上去。”
所以,吴邪对他一直是敬而远之的。至于黑瞎子对他的称呼,那是因为他之前也帮过他三叔出过任务倒过斗,和三叔也算认识,因此,他见到吴邪也会称呼他一声小三爷,只是这一声小三爷有多少尊敬有多少嘲讽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黑瞎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让他多少有些防备之心。
“我来这当然是找哑巴张讨债的。”
“讨债?讨什么债?”
“当然是… ”黑瞎子看了看吴邪,嘴角一挑,又道:
“不过…哑巴张不在,你还也是一样的。”
吴邪皱了皱眉头,心想:难道小哥欠他很多钱没还?现在来讨债看到小哥不在就准备绑架自己威胁小哥?想到这,吴邪一时有些警惕。
“小三爷别紧张呀,又不是人命债,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就算我有这个心,也怕哑巴张找我索命,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本来嘛,这事也和你有关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吴邪有些不耐烦,心说:这人怎么神神叨叨的。
“呐… 哑巴张之前让我去保护你父亲,一路护送他到长沙,我这一路隐在暗处,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的不行,现在任务完成了,可不得找哑巴张要点报酬。”
“我父亲!小哥让你一路护送我父亲去长沙!”
吴邪有些激动,虽然解雨臣已经
告诉他张起灵并没有将他父亲发配巴蜀,但他并不知道张起灵还派人一路保护他父亲,而且还送去了长沙…
“是的啊,小三爷,你说,你是否该感谢我一下。”
“应该的应该的!非常感谢! 那我父亲现在是否平安?”
“小三爷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不不不,我就是…”
“小三爷放心,你父亲现在安好,并且已经到了长沙老家,哑巴张派去的侍卫也已经到了,不会有人伤得了你父亲的。”
原来,原来小哥早就细心的安排好了一切,他那么好的人,自己居然还会误会他…
小哥…小哥…

yangyingbabyyy2016-12-03 18:44:00 发布在 瓶邪
吴邪立马放下书,向张起灵迎去:
“小哥。”
张起灵点点头,将大氅脱掉交给身后的侍从,便看向吴邪:
“何时起床的,吃饭了吗?”
“吃过了吃过了。小哥你…”
“咳咳,那个啥,我是不是有点多余。”
黑瞎子实在受不了那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立马出声提醒。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看向黑瞎子:
“你怎么来了。”
看看,看看,这人现在才看到他,合着他一直都没看到其他人在场,黑瞎子郁结,该死的哑巴张,难道你眼里就只有一个小三爷?

“我来当然是找你有事。”
张起灵刚想问什么事,吴邪就道:
“黑瞎子说,他来找你讨债。”
张起灵一听,皱了眉。
“咳!小三爷瞎说什么大实话呢,真爱开玩笑。”黑瞎子摆了摆手,接着说道:
“那啥,小三爷如此热情的款待我,又请吃饭又喝茶的,瞎子我那么大气的人怎么还好意思要酬劳,咳,就…就免了,免了,嘿嘿。”
黑瞎子怕张起灵找他麻烦,立即转移话题:
“哑巴,我有事跟你说,探子传来消息,说‘那边’有发现了…”
说完看了看吴邪,又转头看向张起灵。
张起灵明白黑瞎子的意思,他是提醒他吴邪在场,有些话能不能说的问题。
张起灵点点头,对着黑瞎子道:
“无妨,吴邪是我的人。”

yangyingbabyyy2016-12-03 18:52:00 发布在 瓶邪
另一边,黑瞎子向张起灵说道:
“那群人表面上是在出售古董,但是却一路打听风水人情,且不问城市的富裕情况,一般来说,卖古物肯定会找那些富裕的城市,不然那些穷乡僻壤的地方哪有人会买,可是,这群商人却专门找这些偏僻的地方,且对地方传说格外关注,我本以为他们可能是一群盗墓贼,可是经过调查,发现他们并不盗墓,真的只是单纯的走货,那么,他们打听这些不就有些奇怪了嘛… 最近我还发现,他们越走越偏,甚至,在西域也发现了这伙人。”
“西域?”
“是的,我本想继续调查,可是我派去的人都不能私自出境,也无法继续调查了。因为商人是有货源和出货地的,联系两地交易买卖,沟通两地文化交流,所以他们可以随意出境,可是,我们的身份却不能。”
“所以呢。”
“所以,能否出境还是需要你这个皇帝的令牌和手谕呀。”
张起灵闭目思考了一会,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他想,他若是突然派人去西域一定会引起他人的关注,皇帝的一举一动都会使人猜测,他不能贸然这么做。他看向黑瞎子:
“不用,我亲自去看看。”
他可以化装成别人,人不知鬼不觉的行动,这样不会让人发现,并且他亲自会肯定会发现的更细致,派别人去他不放心。
“亲自去?你怎么去?”
“我自有打算。”
黑瞎子盯着张起灵看,奈何看了半天也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半晌,他道:
“要和小三爷说嘛,他肯定会跟着去的吧。”
张起灵皱了皱眉头,吴邪…
“不会。”
“嗯?”
“不会让他去。”
“你确定他不会去?他那个性子,啧…”
张起灵没说话,显然他是明白黑瞎子的意思的,怎么劝吴邪不去确实是个难题…
黑瞎子看张起灵半天不说话,又想了想之前那个话题,他觉得张起灵还没满足他的好奇心,又作死的问道:
“我说,哑巴,你到底和小三爷发展到哪步了?”
张起灵没理他,连一个眼神也没赏给他,黑瞎子不死心,又想起张起灵之前黑的跟锅底似的脸,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嘿嘿一笑,继续问道:
“莫非…你现在还没把小三爷吃了?”

yangyingbabyyy2016-12-04 18:57:00 发布在 瓶邪
晚上,吴邪坐在案桌前盯着信封发呆,不过他并没有在想信的事,而是还在想如何去西域的事情。他必须得单独去,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且不能让张起灵起疑心。他该用什么理由才能瞒过去呢… 吴邪想的太过认真,以至于张起灵回来他都不知道。
“在想什么?”
张起灵从后面将一件披风披在吴邪身上,并从后面搂住吴邪,弯下腰将头枕在吴邪的肩窝,又在吴邪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唤回了吴邪的思绪。
吴邪被突然出现的张起灵下了一跳,又因为张起灵的亲昵抖了一下。
“小哥…”
“嗯。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吴邪不能告诉张起灵他发呆的原因,便拿起桌子上的信给他看:
“黑瞎子今天给了我一封信,是我父亲写的。”
张起灵点点头并没有接来看。
“没关系的小哥,你可以看。我父亲在信里对我说了很多事。”
张起灵拆开信看了一遍,半晌他放下书信搂住吴邪,道:
“你没有。”
“嗯?”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吴邪摸不着头脑,张起灵叹了一口气,解释道:
“你没有给我添麻烦。”
吴邪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指的是信中吴一穷让吴邪不要误会张起灵也不要给张起灵带来麻烦的事情。
张起灵的回答是,他没有给他添麻烦。
吴邪回头在张起灵的脸上落下一问,他说:
“小哥,我的确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谢谢你一直包容我,这次也的确是我误会你了,以后一定不会,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信你,所以,如果有什么事,你也要告诉我,不要因为为我好就隐瞒,我也想和你并肩的。”

yangyingbabyyy2016-12-04 19:00:00 发布在 瓶邪
商代,一尺合今16.95cm,按这一尺度,人高约一丈左右,故有“丈夫”之称 周代,一尺合今23.1cm 秦时,一尺约23.1cm 汉时,一尺大约21.35——23.75cm 三国,一尺合今24.2cm 南朝,一尺约25.8cm 北魏,一尺合今30.9cm 隋代,一尺合今29.6cm 唐代,一尺合今30.7cm 宋元时,一尺合今31.68cm 明清时,木工一尺合今31.1cm, 七尺男儿就是指当时来说比较高,比较魁梧的人。这个词应该出于三国时期,那么大概是170cm左右吧,当时来说的确很高了! 商代一丈十尺
所以说,吴邪181 差不多八尺左右吧,我不知道具体的尺寸,所以如果不对的话大家提出来,我再改正

yangyingbabyyy2016-12-06 19:03:00 发布在 瓶邪
很好,你们的肉肉被吞了

yangyingbabyyy2016-12-07 19:05:00 发布在 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