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你说的我都听(现代 兄弟 耽美 训戒)

楼主:花灸妍 字数:194925字 评论数:1123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不太会,在研究中...




花灸妍2015-09-27 22:1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中秋特典
听到熟悉的声音,焰偏了偏头看见了此时决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夏晟,他家少爷的弟弟。
见夏晟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依旧高兴的和旁边的孩子说着什么,焰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
“少爷。”低声在齐君耳边唤了声,见他点头才敢离开。
“小少爷。”跟着夏晟进了卫生间,才开口叫住。
夏晟先是一愣,再是一僵,焰在这就说明他哥也在这...
“少爷不知道。”一听到这句,夏晟立马扬起笑容,讨好的蹭到焰身边。
“焰哥哥,你别告诉我哥好不好,要是被他知道我来这,他会打死我的!”不死也得脱层皮啊,要是要知道他哥也在这,他是绝不会答应霄跟着来的!
焰皱眉,他并没有把握瞒过齐君,可真要告诉齐君知道夏晟来这个地方,又不忍心见他受罚。
夏晟看焰的表情就知道他更想帮自己瞒着,于是双手合十满是祈求的看着他。
“焰哥哥,你就别告诉我哥...”
“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
门口传来冷冰冰的声音,吓得夏晟立马躲在焰的身后,身子忍不住打颤。
“你去外面守着。”齐君走进来,冷笑:“还要我请不成?”
感觉身后的衣角被扯了下,焰硬着头皮开口:“小少爷也只是一时贪玩...”
“再不出去他受双倍罚。”齐君打断了焰的求情。
眼睁睁的看着唯一一个可以保护自己的人走了,没胆子跑的夏晟往后退了两步。
关门上锁,才看向退到洗手池边的夏晟,这才抬脚向他走去。
“哥...”夏晟欲哭无泪,洗手间就这么大点地方,他哥腿又长,三两步就走到他面前,“我真的只是好奇...”
回应他的,是齐君伸过来的手,想起上次他去赌场被教训到半个月没能下床,也不知是哪里长出来的胆子,竟然推开了齐君的手。
“呵。”齐君冷笑,手一转抓了夏晟的手反扣在他身后,把他实打实的压在了洗手台上。
“啊!!!”如果不去确定齐君没带工具,他会以为齐君是在用皮带抽他,实在是太痛了!这真的只是用手?
突然想起这里是在外面,夏晟立马捂住了嘴,可是齐君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继续手掌起落狠揍了五下。
压抑不住的痛呼声从指缝中逃了出来,身后不断传来剧痛,可除了乖乖挨揍他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打,打不过;逃,逃不掉;躲,躲不了。而且他要是敢反抗...他哥绝对二话不说就拿皮带抽死他!
“这只是警告,回去在收拾你。”在心里默默数到二十,停手的同时也放开了对夏晟的压制。
“唔...”低声应了声,艰难的转身面对齐君,手忍不住伸到后面揉揉,手这么重还只是警告,要真罚起来...简直不敢想。

花灸妍2015-09-27 23:21: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焰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出来,沉默了会,站在了夏晟的身边,看着夏晟红着眼可怜兮兮的眼神,心疼的不行。
夏晟低着头跟着齐君走,心里暗暗庆幸,还好穿的是大一点的休闲裤,不然还不得疼死他。
跟进了齐君的房间,夏晟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皱着鼻子改成了趴在沙发上,数着自己犯的事。
“晟。”把布丁放在茶几上,是夏晟最喜欢的的水果味,齐君自然的坐在他身边喝茶。
本想呕气不吃,可没出息的抵抗不了布丁的诱惑,还是忍不住的伸手去拿。
夏晟胃不好,这些东西齐君并不让他吃,只是孩子闹脾气了,作为一个合格的哥哥,总也是要哄着些的。
夏晟也自觉,吃了一个也没要求第二个,缠着齐君陪他玩。也是因为齐君之前没有时间,他无聊才答应了霄跟来这地方。
好笑的看着刚刚还缠着自己的小孩安静了下去,齐君轻轻抱起夏晟,让他睡在床上。
第二天夏晟醒来,就已经在回市里的车上,呆呆的看了半天车外,转身继续抱着齐君睡。
再醒过来就是被饿醒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吃过饭就被告知去书房。
在书房门口纠结了会,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敲门。
“进来。” 没有让夏晟等,很快就进了门进入主题。
夏晟上半身趴伏在书桌上,等了半天也不见身后那人动作。脸渐渐红了起来,直到红透了,他也没动弹。

花灸妍2015-09-28 00: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齐君也不急,抱着手等,果然,没有多久,夏晟自己受不了站了起来。手搭在腰上,犹豫着,他虽说是被齐君教训大的,可主动退裤这点却怎么也做不到。
齐君一向宠他,许多事都由着他,这次也不例外。没有让夏晟过多纠结,齐君帮他退了裤子,罚归罚,他并没有打算为难夏晟。
夏晟松了口气,重新趴了回去,专心受罚。
“解释。”拿着戒尺站在夏晟身侧,目光落在还有些微红的地方,抬手就是一下。
“唔...”夏晟拧着眉忍耐,戒尺落得不轻,还要分神解释,瞬间有种撞墙的冲动。
“我...嘶...我在家太无聊了...呃...霄正好邀请我...哥,轻点...我就去了。”
“呃啊!”尺子突然重了起来,知道是齐君不满这个解释,可身后持续不断的痛让他根本没办法思考怎么说才能让他哥满意。
齐君也是知道这点才每次都这样才让他解释,只有这样夏晟没功夫想着隐瞒。
“我只是去看看...”夏晟痛的冷汗直冒,可偏偏正式的惩罚还没开始。
“...哥。”脑子有些转不过弯,也不知道他哥到底想听些什么。
“哥...停一下好不好。”太疼了,根本连好好思考都做不到。
让夏晟没想到的是,齐君真的停了下来,愣了会,专心思考起来。

花灸妍2015-09-28 06:1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怕哥会生气才求焰哥哥帮我瞒着。”再说也只有这点了,夏晟纠结的咬唇。
“多了我也不罚,三十下。”等夏晟说完才慢悠悠开口,扔下手里的戒尺,拿起刚刚帮夏晟退裤时顺手抽出的皮带。
听到破空声,夏晟忍不住缩了缩,眼睛也不受控制的闭上。

花灸妍2015-09-28 23: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嗯...”极力捂住嘴巴还是掩不住发出了声音,痛的微微扬起身子,安慰自己三十下已经算少的了。
齐君无意为难他,快速打完,将皮带放置一旁。
趴了一会,夏晟才能起身,艰难的想把裤子穿上。
最终还是齐君看不下去,走过去帮他提上裤子,他很清楚,就算疼,夏晟也不喜欢这样晾着。
扶着他进了浴室,调好水温,让有洁癖的小孩洗澡。
闭着眼在头上制造泡泡,皱眉努力无视身后的疼痛。
齐君一向不喜欢讲道理,哪怕夏晟以后要接手夏家黑白两道的势力,他说了十八岁以前不准碰黑就是不准。
霸道的不行,可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但凡被发现就是一顿好打。这次也不知道是齐君心情好还是怎么了,他竟是还能站着自己洗澡。
“禁足一个月。”刚从浴室出来就听到这句话,呆了会,整个人都不好了。
“哥!”所谓禁足一个月绝不会是字面上那么简单。除了不能出去,还要断网,不能联系外面的人,尤其是,每天的体能训练...
“或者被我打的一个月下不了床。”意料之中夏晟反应很大,于是他给了另一种选择。
夏晟瞬间蔫了,身后还在疼着,无论如何也不想再挨一顿,更何况,齐君说一个月不能下床就真的会做到...
“去睡。”默认夏晟选了禁足,也没强求他说出来,揉揉夏晟软软的发,进了浴室。
咬唇看着齐君的背影,有些无力的拿起手机给霄发了条短信,自己突然失踪,想必霄一定着急了。
另一边,面色阴沉的龙霄瞪着跪了一地的人,“连个人都看不住,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晟要是出事,我就让你们生不如死!还不快去找?!”
狠狠的砸了下桌子,船上就这么大,夏晟能去哪。
“霄。”手机传来夏晟亲自录的短信专属铃声,迫不及待的打开,大概看了下是被齐君带走这才松了口气。
“他打你了?”龙霄扯了扯领带,坐在沙发上。
“...”夏晟回的很快,没好意思回答。
“跟我还害羞啊。”龙霄轻笑,“这次是我失策,没想到齐君也在。”
“你要请我吃饭!”
龙霄失笑,没一会又是一条消息:“你做的!”
“好。”不就是学做饭,只要夏晟想,让他做什么不可以?龙霄眼底透出宠溺,嘴角也忍不住勾起。
“等我出来。”发完这条,夏晟才关机拆了电池,趴在床上心满意足的闭上双眼。

花灸妍2015-09-29 12:32: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花灸妍2015-09-29 18:3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正文
唇色
龙霄单手抱着一个穿着短皮装的妖媚男孩,直接带着人坐在了夏晟身边。
“什么风把晟少吹来了,不是跟本少绝交了么?”一想到之前夏晟说的绝交的话,龙霄就气的牙痒痒。
“你是谁啊?”夏晟眼都没抬,伸手去拿刚刚侍者端来的烈酒喝。
龙霄这气,可再气也还是伸手在夏晟快喝到酒的时候把酒看了下来,直接送到自己嘴里。
就当没看见的夏晟招手,又要了一杯烈酒。
“你的胃不想要了是不是?!”龙霄气的直接推开一直抱着的男孩,揪着夏晟的衣领。
夏晟这才抬眼看着他,无所谓的说到:“反正你又不会真让我喝。”
手上又用力了几分,龙霄只觉得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可面前偏偏是这个人。
这世上他唯一一个无论如何不敢动半分的人,生怕他不舒服,不开心,这辈子所有的温柔耐心都给了他,又怎么能看着他痛苦。

花灸妍2015-09-29 19:2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那天...是我口误。”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在龙霄放手的时候才小声说道。
龙霄倒是意外,不过很快释然,用力掐了下夏晟的脸,恨恨的咬牙:“不许再有下次了!”
“嗯...”夏晟无辜的眨眨眼,“我饿了。”
龙霄无力的看着满脸无辜的夏晟,又实在舍不得他饿,报复性的又捏了下脸,才开口:“走吧。”
“你烧?”跟着走了两步,才想起什么似的开口,停下脚步,满脸都是‘你不烧我不吃’。
龙霄最后一点脾气也没了,只好妥协,“好,我烧。”
听到满意的答复,夏晟才扬起笑容,催着龙霄快走。
“主人...”身后被忽视了许久的男孩弱弱的开口,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龙霄的调(乖)教权。
两人同时回头,夏晟是疑惑,龙霄则是站在夏晟身后目光森寒的盯着男孩。
“奴想起有些事...”被那目光盯的浑身发冷,言不由衷的改了口。
“那霄就让他走吧。”龙霄的爱好他多少知道一些,只是龙霄一向不在他面前表现出来,如果不是这次两人闹僵,只怕他还看不到这个男孩。
“嗯。”满意这孩子还算识相,龙霄露出笑容,拉着夏晟离开。

花灸妍2015-09-29 23:28: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花灸妍2015-09-29 23: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龙霄停好车,才发现夏晟已经睡着了。只好动手把人抱上楼,皱眉发现手上的人又轻了许多。
“难道齐君不给你饭吃?”自言自语的看着睡的不太安稳的人,“莫不是又生病了?”
想到这几个月夏晟音讯全无,多半是又病了。
粥温在瓷瓮里,担忧的上楼去看夏晟,果不其然,夏晟脸上浮现红晕,摸着额头顿时气的咬牙切齿。
夏晟生病一向难好,偏偏还是个不老实的性子。时常病还没好就出门,回来又是病情反复

花灸妍2015-09-30 00:07: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林林一只手拿着电话,神情渐渐严肃,交代了几样注意事项,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推开身上的男人。
“孙少爷病了,我得赶紧去,你给我下去。”挂了电话,双手一起用力将男人翻到一边。
“林...”男人不满的抱怨,到底是爬起来帮他收拾,送他出门。
“回来补给你。”临出门,林林才扯住男人的衣领,蜻蜓点水的一吻落在他唇上。
终于不在抱怨,男人傻呵呵笑的嘴都合不上,想起什么似的追上去:“林,我送你去!”

花灸妍2015-09-30 08:1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怎么才来...”一听到门铃响就冲到门口开门的龙霄抱怨着,在看清门口的人是谁之后脸色立马变了。
可再不欢迎,也还是让了身子让他们进来。
“他在门口第一个房间。”首先招呼了林林去看夏晟,然后才正眼看齐君。
“果真是个让人讨厌的男人!”心里默默的嘀咕着,打死不承认自己比不上他。
如果说齐君是帝王的话,龙霄最多算个皇太子。齐君在多年的磨砺下,早已收敛了所有的张扬。而龙霄虽较为霸气,气势全显,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弱点。
这些年如果不是夏晟拦着护着,他只怕怎么死都不知道。可齐君不需要,甚至能够出手护住夏晟。
请他坐在沙发,递上一杯水,他可不会让齐君有机会说他礼数不足。
道了声谢,接过水喝了一口,齐君示意他也坐下。
“晟有时候太任性,有些话听过就算了,别和他计较。”齐君看着龙霄,眼里满是认真,“那天他回来很难过,跟我说:‘哥,霄不要我了。’我知道你对他很重要,可如果你再伤害他,我会用我所有的力量让你再也看不见他。”
龙霄怔住,眼神复杂的看着齐君,“你可能不知道,对晟来说...”
“霄!”谁也没注意,林林扶着醒来的夏晟出了卧室。
龙霄勉强笑了下,“走了记得关门。”说完也不等众人有所反应,径直进了卧室关门。

花灸妍2015-10-01 17:40: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花灸妍2015-10-01 17:43: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烧已经退下来了。”林林忙活了半天才终于停下来喝水,想起什么又开口:“他还虚弱,你可别动他。”
齐君冷眼看着林林,“他有胆子不顾自己身体,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
林林无言,齐君向来宠着夏晟,可也是有底线的,一旦触犯绝不轻饶。想着从药箱拿了几瓶药出来,嘱咐了用量离开,赶着回家见自家男人。
“起来。”林林走后耐心的等了一会,齐君才冷冷开口。
睁开双眼,咬着下唇起身,不敢去看齐君的脸色。

花灸妍2015-10-01 18:2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我说起来。”
齐君声音更冷,像是冬天黑夜里最冷的寒风,夏晟身子控制不住的抖了抖,掀开被子下床站好。
“怕?”走到夏晟面前,看着他不由自主的向后缩了下,嘲讽似的开口。
咬着下唇的力道更重,现在说什么都只能让齐君更加生气,所以他选择什么都不说。
在生病的情况下从医院逃跑,不管是因为什么,齐君都轻饶不了他。
“没有下次,别让我毁了龙霄。”齐君捏住夏晟的肩,让他看见自己眼里的认真。
“哥!你不能...”惊恐的发现齐君是认真的,不顾肩上的疼痛抓住齐君的手。
“你大可以试试我能不能!”
齐君一向说到做到,夏晟无助且茫然,如果齐君要对龙霄下手,他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齐君收敛了刚才的冷酷,有些不忍自己照顾大的孩子这般模样。
“顾好自己的身子,哥就答应你不动他。”目的已经达到,齐君才松口。
“我答应,哥,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事关龙霄,又是他哥,根本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
“自己去拿鞭子。”

花灸妍2015-10-01 19:16: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倒抽口气,夏晟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哥要用鞭子抽他?
“...哥?”
看着面前慌乱的孩子,齐君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的不忍。但毕竟也只是一瞬,伸出手来作了个二的手势。
齐君面无表情的又竖了一指,眼见夏晟还是不'动,才道:“我去的话翻倍。”
那就是六十了...被这数字吓了一跳,夏晟才拦住准备去拿鞭子的齐君。
“哥,可不可以...换个?”他从小到大就挨过一次鞭子,那种痛他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
“藤条。”齐君没有半点停顿的回道。
可夏晟却连脸都白了,他唯一一次从齐君手里逃跑,回来以后就被齐君一顿藤条抽的小命几乎不保。

花灸妍2015-10-01 22:1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到底是心软了,齐君也不再强迫他,自己去拿了鞭子把夏晟按在床边。
鞭子抵在身后,夏晟不由自主的抓住床单,连呼吸都放轻了力道。

花灸妍2015-10-02 15:25: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交代一下前提:
1.齐君有个四岁的儿子,夏晟有双胞胎儿女都八岁。
2.支霄不好听改龙霄,比夏晟小。
3.宁葵和艾鱼是表兄弟。
4.齐君和夏晟是世交,两人无血缘关系。
5.我有点乱,整理去了。

花灸妍2015-10-02 15:54: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
齐君沉思片刻,妥协的伸手扯下夏晟的裤子,不是疼的受不了,夏晟是不会主动退裤的。
一开始打的并不重,只是反复的抽打让夏晟忍不住握拳,知道前二十不过惯例的热身。
果然二十下一过,夏晟就被抽的低声叫唤起来。身后一片绯红,又二十下,已经可以看到明显肿起的鞭痕,夏晟已经乱了呼吸。
四十一...明显更重的力道让他微扬起了身子,又强迫自己趴回去,承受接下来的责罚。
“哥...疼。”身后六道整齐的鞭痕红肿发亮,疼的忍不住口中细碎的呻吟,夏晟在结束后小声告饶。
这还仅仅只是加罚,罚他刚刚不去拿鞭子。

花灸妍2015-10-07 22:29:00 发布在 潇湘溪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