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谊散文》一书连载

楼主:杨谊 字数:317815字 评论数:461条评论 帖子来源:天涯  访问原帖
一,亲情篇

1,挨打

我相信,中国绝大多数人小时侯都挨过打,我也毫不例外。不过我只挨过一次打,那是在很小的时候。

我小时侯很顽皮,也很好奇。见大杂院里有人上下楼,就想着人们为什么要住在楼上呢?楼上是个什么样子?我决定到楼去探个究竟。

可我爬楼梯正爬到一半时,一个邻居老太太看见了,她大声喊了起来。爸闻声而出,把我从楼梯上拽了回来。停了一会,我见没人注意,又溜出了屋子,开始了第二次探险。不巧又被刚才那个老太太看见,她再次喊了起来。爸又出来了。这次爸可没客气,他把我夹在腋下像夹一本书一样,回到了家里。他照着我的屁股打了两下。其实我穿着厚棉裤,一点也不疼。但我从没挨过打,我受不了这种待遇,同时我也认为我没错。

我既没哭,也没申辩,而是采取了软抗。这是我惯用的伎俩,也是我惟一的法宝。我用它来抵抗一切我认为不合理的事情。我闭上眼,爸打完一松手,我就势倒到了地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妈过来怎么哄也不行。后来我是怎么“醒”过来的我不记得了。但后来我再也没有爬那楼梯了。不是我怕打,而是没了兴趣。我想,如果我坚持要做一件事情,打是不能让我屈服的。

其实,被打掉的不光是上楼的兴趣,还有探知未来世界的好奇和勇气。好在我只挨过这一次打。中国不知有多少孩子就是被这样打掉兴趣的。屡遭打骂的孩子失去的可能还有想象力、创造力、自信和对父母的爱,他们甚至会产生仇恨情绪和冷漠心态。

可不可以用另一种方法来解决此事呢?我一直在想着用一个孩子的感受来提出方案。首先,爸应该问问我为什么要爬楼梯?是好奇,还是无聊?如果是好奇,就该带我到楼上去看看。我在满足了好奇心之后,见楼上楼下一个样,就没有兴趣了。即使有的话,也会喊爸同去的。因为在孩子眼里,家长是保护神,是会帮孩子克服困难的。如果我爬楼梯是用来取乐的话,就该守在我一旁让我爬个够。然后告诉我爬楼危险,必须由大人带领。我想我会接受忠告的。哪个孩子不爱和父母一起玩?这才是真正地为我好。

其实爸也不能24小时看着我,我爬楼梯的机会多得是,危险并没有因他打了我而减少或避免。假如孩子有逆反心理,越禁的越要做,最后还是要去偷着玩。由于不知道危害,大人又不在身旁,更容易出事。

虽然孩子都反对父母打自己,可到了自己成了父母时就又都忘了,又去打自己的孩子。现在我也有了孩子,但我从不打他,我总是从他的角度考虑问题,因为我没有忘记那次挨打。
杨谊2019-03-10 09:32:06 发布在 红袖天涯
是啊,我记一辈子
杨谊2019-03-10 16:54:47 发布在 红袖天涯
2,爸带我们去钓鱼

那应该是爸下放在农村的日子。有天他带我们到河里去钓鱼。

这河里有用毛竹和木板扎成的跳板。这不是普通搭在船上的跳板,而是两个两尺来宽的竹排,中间间隔着钉上一块块一尺多宽的木板。像窗框子一样。这是供人们洗东西用的人工平台。

跳板固定在河边,河堤旁就住着跳板的主人。那是简单的茅草屋,里面生活着很贫困的一家人。河的两岸,每隔一段,就有这样的一个跳板和这样的一户人家。

河堤上通向跳板的小路也是通向茅草屋的路。茅草屋门口都坐着一个人,上跳板洗东西要交两分钱。

人们通过一个木板来到跳板上,跳板很滑,要小心才是。人们蹲在各自喜欢的位置,把篮子、筲箕放下,拿出要洗的碗筷、菜、衣物来洗。人们一般都一次性地把能洗的,都带来洗,叫下河。两块竹排中间的木板是捶棒捶衣物的地方和从里面的竹排到外面的竹排的桥。

里面的竹排安全,万一不小心掉下去,河水不深,别人一拉就能上来;就是不拉,自己也可以爬上来。但里面的水浅,洗大的东西就不行,如被子什么的,会拖到泥上。

外面的水深,流动急速,也更干净。爱干净的人喜欢在外面洗,然后转过身来在那木板上捶衣物。但要是掉下去,不能肯定就能保命。

跳板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洗马桶必须在跳板的下游,洗吃的东西要在上游。

不过跳板的主人也不霸道,随便人们上不上跳板洗东西。有些人为了省钱,就在河堤的斜坡上侧着身子,小心地走到河边,蹲在地上洗东西。或找块石头来垫着捶衣服。但这样的人很少,因为岸边的水一碰就浑了,而且又不是平地,东西没地方摆。

我们去钓鱼,自然是在上游。因为人们在那儿淘米、洗碗。鱼贪吃,就都被吸引来了。爸带了小蚯蚓,用瓶子装着。我们没想到这儿会有这么多的鱼,而且品种单一,全是安吉。安吉是一种小型的鲇鱼,半尺长。黄色,身上有黑色斑块,背上的刺很硬,弄不好就会扎了手。

芜湖好象从来都没人钓鱼,更没人看到这河里丰富的安吉。虽然常可看到有人弄个竹子撑的帐篷似的网下在河边,并不时地把它拉出来看,然后用个小勺子把网上的匆匆过客舀了,倒到挂在腰上的鱼篓里。但那些鱼都是些小鱼,给猫吃的。按堆卖,5分钱一小堆,1毛钱一大堆。也有的穷人就买猫鱼自己吃。

但芜湖人对捞虾更感兴趣。夏天,傍晚,许多工人下班了,吃过晚饭,就来早早地捞虾了。看他们捞虾的人,比捞虾的人多。反正人们没事,在陶塘边散步,乘凉。所以看的人和捞的人一样有兴趣。

用块比手帕大的纱布做网,再用两根细竹竿交叉绑住,纱布的4个角就绑在竹竿的4个顶端。竹竿交叉处还绑半块砖,砖中间弄了一个浅凹,放点饭在里面。也绑了根绳子,然后就把网下到陶塘水下一点。牵着那绳子。

陶塘是市中心的两口很大的塘,中间有一桥,很像西湖,岸边也有垂柳。是以前一个陶姓的人挖的。解放后虽改名叫镜湖,可老百姓还是叫它陶塘。

过一会,一拉绳子,提出网,网中就有几个大虾。那也要卖8毛1斤呢。在天黑之前,一般一个人都可以弄半脸盆回去。我后来还用这方法带儿子在机关大院的小塘里捞过不少小虾。

那时也有人去捉大红虾(螯虾,读“熬”)。这东西又多又好吃。有时都会爬到路上。但这东西在哪里捉我就不知道。只听乡下人说它会打洞,它用那双大夹子耙土快得很。水稻田里的水,常常都被它在田埂里打的洞放光了。

可安吉是市场上卖的正宗的鱼,也要5毛一斤呢。爸一会就是一条,简直就象是在自家的鱼缸里捞鱼。我和哥兴奋坏了,来回穿梭地忙着。我们用泥在岸上做了一个小水塘,把爸钓的鱼全都养在里面。不一会,水塘就满了。那足足有两斤鱼!

爸收工了,我们3人像凯旋的将军,带着这么多的战利品回了家。
杨谊2019-03-11 12:27:36 发布在 红袖天涯
3,包裹

刚到南方来,什么都新鲜。逛了一家又一家商场,买了许许多多新玩意,都一古脑地寄给了妈。

妈收到包裹后异常高兴,把东西立刻与她的亲朋好友分享。不久,我也收到了妈的包裹。

南边的温暖,让我忘却了冬天。妈寄来的毛袜子、手套、帽子、围巾让我感到了冬日的温暖。年关已近,我一买了许多吃的,用两个大袋子寄走。

离开家乡,将近一年,又很想吃家乡的东西了。正巧妈打来电话,问我要什么,我不假思索地说了一大堆。元旦那天,我收到了妈寄来的咸鱼、咸肉、霉干菜及炒米糖。我儿子最喜欢收到包裹,因为里面常会有令他意想不到的惊喜。有玩具、儿童书籍、粘粘纸、手工本及许多新奇的小玩意和食品。

一次,很久没收到妈的包裹。儿子忍不住偷偷挂长途电话给妈,原来妈病了。妈听孙子说要她的包裹,满心喜欢,连连答应,说病好了马上就寄。

先生和同事都劝我,说别叫你妈再寄包裹了,既花钱又费事,有些东西这里又不是买不到。我说让妈花钱费事,妈高兴,省了这些钱和事妈伤心。我不也一样吗?如果家里拒绝我的包裹,那亲人就不像亲人了。妈说这儿 的海带结和紫菜好,很受欢迎。妈的亲友多,东西经常不够分。我就寄去二十袋,又顺便塞进干贝、淡菜干和荔枝干。我知道妈喜欢吃。同事笑我把中国到处都有的海带紫菜寄来寄去。我却正色道,这里是正宗的产地,东西质量都是上乘,我妈爱吃,又是女儿所寄,我妈当然会从心里高兴出来。
现在,我们仍然包裹不断。我们寄出包裹和收到包裹时,心里都会格外地喜悦。
杨谊2019-03-12 11:10:52 发布在 红袖天涯
4,奔向北大荒

爸在北京农学院毕业后,就报名参加了青年垦荒队,要求到北大荒开荒。

卡车把爸一行人拉到北大荒后,领队的用手向前划了一个大圈,说:“这就是我们的友谊农场。”爸抬眼一看,只见一望无边的一人多深的茅草,没有任何建筑标志。年轻人都纷纷跳下车,赶紧搭帐篷,然后放火烧荒,惊得野兔和珍稀动物四下逃窜。

他们晚上穿着棉衣钻进被子还冻得睡不着,帐篷里到处都结了冰,馒头冻得像石头一样。最有意思的还是他们的如厕,因为天气冷,大便一解出来就立刻结成了冰,他们捡起大便就往远处一扔,像扔砖头一样。

他们开荒、盖房、春天播种,靠着青春、热情、理想和智慧。当秋天来临的时候,一派丰收景象。爸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站在拖拉机前照了相。后来这张照片和采访稿被登在了《人民日报》上。

那时不存在求职,每个人一生的命运都由国家做主。人们可选择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奉献。

妈在南方生下哥后,带着哥,坐了7天7夜火车去北大荒看望爸,并在友谊农场怀上我。以后就是多年的两地分居。

后来妈病倒了,由于路途太远,爸不能“常回家看看”。那时也没有任何人想起要让这对夫妇生活在一起,他们就这样一南一北地搁着。直到妈鼓足勇气给省长写了封信,这省长在当时被称为“青天”。

省长才做主把爸给调了回来,但却放在另一个城市。不过这总好多了,来往都方便。可是好景不长,文革开始,爸又遭干部下放。他所在的农科院散了。原因是研究农业怎么能在城市?应该在农村。爸就去了离家不远的城郊。

爸回城后,当了大学老师,教了十余年书后又到了退休年龄。

爸退休后,找了份工作:给电大当辅导员。虽然工资只有200余元,但这是爸一生中第一次的自主择业。
杨谊2019-03-13 09:48:21 发布在 红袖天涯
是啊,讲得有道理
杨谊2019-03-15 09:28:03 发布在 红袖天涯
5,朝亡

朝亡是我家乡的一种活人与死人的灵魂见面的方式。操作朝亡的人会让那个死人的灵魂附在自己身上,死人的灵魂就会通过她(一般是女人)与死者家属对话。

外婆去世后,妈非常悲痛。小姨说找个朝亡的吧,好与外婆讲讲话。妈虽不太相信这玩意,但思念外婆心切,就同意了。

妈和小姨一同去了那个朝亡的家。这是个中年妇女。在打听了外婆的姓名,生卒年月后,她便开始浑身发抖,闭上眼睛,神志丧失。然后嘴里喃喃地说:“我得了高血压,脑溢血……”小姨忙说:“我妈没高血压。”朝亡的立即醒了过来:“说这是同名同姓的,我再去找。”说完又昏了过去,说:“我的胃不好……”小姨又说:“我妈没有胃病。”朝亡的又醒过来,说还是同名同姓的。

如此搞了好几次,最后说是睡在床上突然死了。这个有点像,妈和小姨就认可了。小姨问:“妈见到我哥哥了吗?”(舅舅很早就去世了,家里一直瞒着外婆),朝亡的立刻说:“我见到他了,我俩抱头痛哭……”

朝亡的的话引得妈和小姨失声痛哭。朝亡的又说:“你们不要太伤心,我会去看你们的。我会变成一只小蝴蝶,停在你家门口。”

妈有点相信她的话了,回家后,天天守在门前。妈种了许多花在门前,一天,真的有一只小蝴蝶停在花上。妈去赶它,它也不走。妈顿时就哭了,说这是外婆。

妈后来同我讲这件事时,把我也弄得泪流满面。我知道那蝴蝶不是外婆,但妈相信它是,相信外婆回来看了她了,她心里就安慰了不少。
杨谊2019-03-15 09:47:15 发布在 红袖天涯
6,粗话罚款

我家禁止讲粗话,可儿子的那帮小朋友却粗话连篇。我竭力加以禁止,但没有用。
一天我想出了高招。我对儿子说,以后谁在我家讲粗话,就罚款,一句一毛。儿子赞成,他的那帮小朋友也赞成。于是开始执行。

小朋友都怕被罚款,就都不讲粗话了。一个大孩子大约是讲惯了,收不了口。儿子共罚他2元。可他说没带钱,下次带来。可他下次也没带来,再下次也没带来。儿子天天找他要,他就是不给。

我对儿子说,算了,这种人,这样的惩罚已经没用了。

在社会中,这样的人很多,这时就需要强制执行了,由执法部门的人来押着他完成对他的惩罚,这才能让他长记性。

所以,“禁止XX,违者罚款”,就得有人来收钱。可我们看到的是用滥了的口号,街上到处可见,就是没人来执行。这样的告戒口号就成了“聋子的耳朵——做摆设”。天天喊,“狼来了——”,结果根本就没狼,于是谁也不相信这世界上有狼了。

听说新加坡的“禁止XX,违者罚款”是真的,就专门有人来监督和强制执行。结果大家就真的很守法。有个老外偏不信,非要在墙上乱涂。结果就真的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屁股上挨鞭子。连老外的所在国的抗议都不管用。姑且不论挨鞭子这种惩罚是否人道和文明,但这种说一不二,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做法是对的。

“言必行,行必果”,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对国家就更重要,尤其是在法律方面。
杨谊2019-03-16 09:13:18 发布在 红袖天涯
7,带儿子回乡下

放暑假了,儿子辛苦了一个学期,也该放松放松了。我带儿子去了山里的婆婆家。

儿子到了乡下,什么都新鲜。他跑到猪圈待了半天,然后惊奇地告诉我,猪和猪八戒长得一模一样,连哼声都一样。接着儿子用水枪向猪喷水,猪不但不躲,反而还舒服地哼哼,把儿子逗得笑弯了腰。

儿子看到一群鸡,异常兴奋。当他看到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散步时,更是着迷。他悄悄走近小鸡,想捉住它们,不料小鸡敏捷地四下逃散了。经过反复练 终于捉住一只小鸡并把它关在鸟笼里,不断喂它吃米。然后又把它捉出来捧在手上。小鸡舒服地躺着,后来竟慢,慢地睡着了,连儿子把它轻轻放在桌上它都不没醒。

婆家门前有棵枣书,上面挂满了青青的枣子。儿子哪能等到枣子成熟?有事无事摘一粒吃,还说青枣有一点点甜味。下午儿子饿了,婆婆摘了几个嫩玉米,用筷子穿着,架起火来烤,儿子也不断地给火堆添加树枝。不一会儿,玉米就烤得焦黄爆裂,香气四溢了。儿子狼吞虎咽地吃了个饱。

晚上,夜空中布满了萤火虫,忽闪忽闪地像天上的星星。我和儿子用扇子去扑打,萤火虫被打晕了,掉在地上,我们就把它们一个个捡起来放在一个空酒瓶里。睡觉时,儿子把瓶子放在帐子里。瓶子就像神话中的魔瓶一样,闪耀着奇异的光芒。

儿子听说村子里有牛,非闹着要去看。我们只好挨家挨户去问。结果很失望,人们都把牛牵到山上去喂草了。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儿子见了牛又怕又爱,最后鼓足了勇气,让他爸抱着他骑上了牛背,还没坐稳又急急地要下来。儿子又听说有户人家生了小牛,忙和我们赶去看。主人见我们老站在牛棚外,就说:“牛有什么好看的,又脏又臭,快到房里坐坐。”儿子硬不肯走。我向主人解释道:“城里的孩子没见过牛,想看看。”

儿子在乡下最高兴的事莫过于捉蟹捞虾摸田螺。当夕阳西下,我们满载而归时,儿子就像个常胜将军在前面开路。我把小虾田螺肉混在一起爆炒给儿子当菜吃,儿子觉得味道特别鲜美;儿子把捉来的小螃蟹养在木盆里,结果一夜间小螃蟹全逃得无影无踪,儿子非常懊恼。

儿子的堂哥还在树上拴个千秋让儿子荡,又用扁担挑着儿子四处转,儿子开心极了。
乡下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当问及儿子是尝里好还是乡下好时,儿子毫不犹豫地回答乡下好。

人在城里生活就想生活在真空,离大自然太远了,而在大自然中的感受又是任何书本都无法替代的。所以我带儿子回乡下,让他感受大自然。这就是我送给他的最好的暑假礼物。
杨谊2019-03-18 13:33:15 发布在 红袖天涯
8,当家长

不知道别人家长是怎么当的,反正我总觉得我这个家长当得别别扭扭的。

真正意识到当家长,是在儿子上小学后。尽管我对儿子了如指掌,但儿子在学校里扮演什么角色,我没把握。我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儿子平时都比我早回家。要是哪天我回家未见到儿子,心一下子就要提到嗓子眼,倒不是怕儿子在外面玩或是出什么事,而是怕他在学校犯错误被老师留了。其实也不是怕他犯错误,谁能不犯错误?(何况还不一定是错误)是怕我到学校去领他时,要面对老师。

老师不过20出头吧?儿子入学时我见过一次。说得不客气一点,她都可以做我女儿了。被这样的晚辈训了,实在是有点那个。错误又不是我犯的,我不能代表儿子。有个名人说得好,孩子是借我们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的,他完全属于他自己。

往往当我鼓足勇气,厚着脸皮赶往学校时,会迎面碰到脏兮兮的儿子,不是说值日大扫除了,就是老师拖课了,或是学校有什么别的活动。谢天谢地,儿子都二年级了,还没被老师留过。但这只能表明过去,不能代表未来,我仍不能掉以轻心。

家长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责就是签字,这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日何人发明的,意欲让家长督促孩子完成作业,了解教学进度,以配合学校的教育。我敢肯定现在的家长会百分之二百地配合,因为人人都望子成龙,即使没有这个签字制度,家长也会主动监督的。

可怜我天快黑时下班,打仗似地买菜、烧饭、吃饭、清洗。好不容易瘫坐在沙发上,正要喘口气时,儿子说:“签字。”签就签吧,领导整天签字都不累,我签这一下就累?“老师说要把课文读10遍给家长听。”那就读吧,我的眼皮开始沉重。儿子刚读完1遍,他自己就打个大大的哈欠。“你觉得行不行?”我问儿子。儿子说:“我觉得行。”我就在他书上签上“已读10遍。”

这还是省心的。最怕的是订正考卷。订正时要用另一张纸,把需要订正的题目抄3遍。

要写正楷字,和印的一样。儿子是经常考试,又经常出错的。那些数学应用题、语文填空题,抄起来真够受的,有时要抄好几张纸。等我抄完了,儿子才能去做,这样一弄就很迟,我就要冒火,怪儿子,“你不考100分,害我抄题。”老师还要求我每天出一张纸的数学题给儿子做。真不知家长若是文盲又该怎么办?

儿子说:“家长出的数学题我都做烦了,谁不知道几加几等于几?课文我都会背了,干吗还要读10遍?”其实,老师真应该相信孩子,老师对学生这点起码的信任都没有,又怎能要求学生诚实和主动地学习?我说:“你看着办,需要我签字的,我就签。”

儿子的作业我从不检查。儿子有些题目问我,我也不会。比如,图画上一个人正在跳高,要用“跳过”这个词造句,我不会,只会说:“他正在跳高。”“他已打破世界记录。”可能我智力有限。我叫儿子随便写上一句,反正老师会改。我又没上过儿子的课,怎么知道老师平时是怎么讲的?

晚上我得停止一切活动,来当老师要求的那种家长。我自己累点,抄抄写写不算什么,可儿子睡觉太迟就会影响健康。健康始终应是放在第一位的。

儿子的成绩单,我也是只看一眼。美术80分,我知道儿子美术不突出;体育80分,我就不明白了。一问才知是考跳绳,其实也没考,是老师要他们自己报能跳多少,儿子能跳30下,就报了30;班长报了150,得100分。这学期,儿子说体育不及格,要补考,我更惊讶。原来是学生两两赛跑,输的那个学生就不及格,这样全班就有一半不及格。补考时儿子和另一个同学赛跑,结果儿子赢了。其实儿子还不是那个儿子?
杨谊2019-03-20 14:00:22 发布在 红袖天涯
9,断断续续的梦

近一年来,我老梦见外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与你日夜厮守的人,从不入梦,而今生无法相见的人,却活在你梦中。

梦里,外婆一如既往地缝补着她那永远补不完的衣服;低声,自言自语式地和我聊天;认真地梳头;认真地看小说;惬意地抽烟。

有时理智闯入梦中,让我知道了外婆已不在人世,可当我看到外婆如常人般地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时,就禁不住暗喜,原来阴阳之隔并不起作用。同时我又多了一分担心,怕别人点破契机,外婆忽然明白自己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而马上逝去。我心里默念着,只要能生活在一起,灵魂也行。醒来后,心里常常倍感痛楚,现实真不如梦。

在我的潜意识里,外婆会永远活下去的,是不可能走到另一个世界里去的。然而,她就突然走了,突然得让我没有一点思想准备。我真应该一直守着她,直到她最后一刻,一如我小时侯她守着我,直到我长大。如果我在她身边,她也许就不会走。

一次在梦里,外婆铁青着脸,问我为什么不来看她,说完转身回房,猛地关上门。我敲着门,想解释,但说不出话来。我解释得清吗?

那天我在梦里做着梦,梦见了外婆,醒后就想着要把所有梦里的外婆写下来,题目就叫“断断续续的梦”。早上醒来才发现是梦中梦。

白天,我常沉湎在如梦的往事里;夜里,我常生活在往事的梦中。其实,生活也就像梦。


杨谊2019-03-21 09:04:44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0,儿子,儿子

说起儿子,百感交集。虽然带孩子的辛苦劳累和厌烦失望远远超过孩子带来的喜悦,可过后回忆起来又都是甜蜜,人真是奇怪。

儿子对未来的职业有过无数次的选择。因为搭积木好玩,就要当建筑工人;因为爱乘汽车,又要当售票员。当问他为什么不当司机时,他说,撞车时司机会死掉,售票员在后面安全。他这副贪生怕死的样子注定他将来做不了英雄。

后来儿子又迷上小轿车,要当出租车司机,“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送你上下班,你就不要骑车了。”我听了心里热乎乎的,颇为感动,到底儿子是自己的好。

“我少收你一点钱。”儿子接着说。“什么?”我从美梦中惊醒,“妈妈坐车还要给钱?难不难为情?”儿子顿时无地自容,钻到我怀里。我的心凉了半截,这就是未来的青年!

一天,儿子宣布,不开出租车了,要做生意。我大为诧异,我家与商界无缘,家里也不谈金钱,怕对孩子有不良的影响。可社会到底是大染缸,人人都逃脱不了。问及儿子为什么要做生意,儿子说,听幼儿园小朋友说做生意会有很多钱。我问他要做什么样的生意,他说,开个小店。“这样我自己吃东西就不要买了。”原来如此。“那我去买东西要不要给钱?”我问,我希望上次不是儿子的本意。“当然要给了。”儿子说,然后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看来这条原则是铁的了。我对未来无法悲伤。

家里装了个电话,儿子欣喜若狂,一个晚上几进几出,匆匆跑到邻居家,然后又嘴里念念有词跑地回来,在一张纸上记下一些数字,接着马上打电话给人家。装电话的头3天,他每天都要给每家打3次电话。

他竟会开电话密码,私自打长途电话给外婆,“外婆,你怎么不寄包裹来?啊?病了?噢——你上次寄来的东西不好吃,我不爱吃。”我急得在一旁直打手势,可儿子并不理会,照说不误。“那些手工很好,下次要多买一点。还要买无线遥控赛车。”儿子得到许诺后,放下了电话。

儿子生日,我买回一个蛋糕。一进门,见许多小朋友在我家,我就要分蛋糕。儿子着急地说:“不行,饭前不能吃甜食,吃了饭吃不下。”小朋友全都吵着要吃,儿子急得要哭,坚决不让切。一些家长来领孩子回家吃饭,我只得解释,怕别人见怪。饭后,儿子切好蛋糕,去喊小朋友来吃,结果没一个人来。儿子急了,把蛋糕一块块地送到人家去。

这就是我儿子,遇到这种儿子,你有什么办法?
杨谊2019-03-22 10:05:39 发布在 红袖天涯
儿子承包“游园费”

二年级的儿子喜欢逛公园,倒不是他特别喜欢大自然景色,而是醉心于那里的各种游乐设施。每次去了,都要花它两百元才过瘾,我曾经为此伤透脑筋。

我虽然喜欢孩子开心的样子,但这样的开销我实在负担不起。后来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搞承包。中国农村的经济不就是靠搞承包才搞活的吗?人一吃大锅饭,就难免既没积极性又铺张浪费。我主意一定,只等儿子开金口了。

这个星期天,果不出我所料,早上已经一睁,儿子就提出要去公园玩。我说:“行啊,你准备花多少钱?”儿子一愣,显然心里没谱。我说:“50元怎样?”“这么少?”“60元?”“这还差不多。”儿子很满意。“这次怎么玩全又你定,剩下的钱归你,你不玩钱也归你。”“干吗不玩?我要把其那花光。”儿子豪情满怀,爱玩的秉性打败了他对金钱的占有欲,而且占了绝对上风。

我只带了60元钱,外加一瓶水和两个馒头,以防山穷水尽时饥寒交迫。

我俩骑车去了公园,从买门票、存车起,就在这60元里出。一进公园,儿子就相中了电动小摩托车,骑了一会,付了钱,还剩下50元。儿子看着钱,想了想,决定去玩我最喜爱的“碰碰车”。我要连玩6次,才过足瘾,平时我都只限他玩一次,他很不痛快。

儿子驾车横冲直撞后,带着十二分的满足走了出来。还剩20元,玩什么呢?儿子选了便宜的“脚踏船”,我俩在湖上到处转悠,边喝水边聊天。“还是去‘激流探险’”儿子突然说,原来他一直在想着最后的十元的最佳用途。

我俩急急上岸,儿子买了一张探险船票,和另一个半大的孩子同乘一条船下了水。船像小独木舟,随着激流一起一伏,最后隐进山洞。半晌,独木舟才出现在高高的铁桥上,突然向下冲入一片浅水中。儿子满脸是水,开心极了。

下了船,儿子说:“走吧,回家。”儿子的话使我大吃一惊,因为平时不到天黑他是不肯回家的。也难怪,现在腰包空了,没什么好指望的了。仅剩的两元在这儿能干什么呢?我们开始向门外走去,“还是吃一根冰棒吧。”儿子拿着钱奔向小卖部,他到底蛤光了所有的钱,重又变得一无所有。

我一看表,才上午十点。这是有史以来结束得最早、钱花得最少、儿子最满意的一次逛公园。
杨谊2019-03-23 09:40:58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2,儿子打老子

中国自古以来都是老子打儿子,而我家却是儿子打老子,这种逆向打法的发起人是我。

我家的政策异常宽松,每人都有相当大的自由,但道德水准却不亚于军队。我们也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儿子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自然不成问题,成问题的倒是先生。因为他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的,身上就或多或少地留有“江湖”气息。他是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不敢打人,却又要高高扬起手来;不骂人,却非要把国骂挂在嘴上。虽然他的国骂已经转变了功能,只是一种语气词,一种他乡遇故知,表示亲热的开场白;一种发泄感悟的结束语;一种思维上卡壳,需要时间来理顺的衔接语。但这终归是骂人的话。这种现象的存在,极大地影响了家庭队伍的纯洁,还会波及到下一代。儿子就曾经问,“他妈的”是什么意思。我说就是骂别人的妈。儿子问,为什么要骂别人的妈呢?

这种现象再也不能维持下去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不得不挺身而出。我曾多次亮出黄牌警告,可先生就是装傻。我对既不能喝道:“违令者,斩!”也不能为了这事就跟他“拜拜”。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先生对不听命令的儿子扬起手的动作提醒了我。对他这种没耳性的驴,就得打!我授权给儿子,只要听他爸骂一次,就打他屁股一下,直到他完全改正为止。儿子兴奋异常,赶忙找来鸡毛掸。虽然他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为何别的家长总喜欢用这玩意揍小孩,但他还是为有劝使用这权仗而得意非凡。

先生每天总的挨几下,有时是十几下。儿子执法铁面无私,公正不阿,而且不分场合。有时先生一拿起电话,一阵惊喜之后,国骂跟出,儿子立即去拿鸡毛掸。先生只好一边听电话,一边躲闪来自背部的攻击;有时家里来了客人,先生神聊,国骂也似大珠小珠落玉盘,儿子的鸡毛掸立刻如数落在他的股盘上。

先生虽屡屡挨打,但国骂并没有减少。时间长了,他对这打,倒形成了条件反射。只要一说国骂,儿子在远处够不着时,他便自己拍自己屁股一下。都到这种地步了,他的国骂还是没改。

我深知一个人的恶习靠打是该不了的,但这打,对没有恶习的旁观者是有效的,要不怎么有“杀鸡给猴看”这一说呢?更何况还要猴子亲自动手去杀鸡?

我相信儿子每打他爸一次,就会给自己敲一下警钟,就会离国骂远一步。如果每个孩子都不会国骂,那么到了二十一世纪后半叶,国骂便可绝种了。
杨谊2019-03-24 10:03:10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3,儿子当官

儿子从小就是官迷,3岁起就自封为队长,天天操练邻居的孩子,人们说这孩子长大是个当官的料。

孰料,在幼儿园,儿子并没谋得个一官半职,就其原因是不能洁身自好,以身作则。但儿子信心不减,说幼儿园的班长是老师指定的,而非小朋友选出来的,老师只喜欢乖孩子。

小学两年过去了,儿子依旧是平头百姓。他还是那句话,班长是老师指定的,听说高年级就能选举了,儿子满怀信心地等待着大选。他计划着三年级弄个小队长,四年级弄个中队长,五年级弄个大队长。

在一学期一度的家长会上,我厚着脸皮把儿子的计划对班主任说了。原以为班主任会嗤之以鼻,不想班主任只漫不经心地说,有这个志向好嘛。从此,班主任就经常对儿子说,要想当小队长,就应该怎样怎样……儿子把老师的话奉为圣旨。

眼看四年级快结束了,班上还没大选,儿子还是儿子。有天,儿子突然满脸激动地告诉我,老师说,考验我10天,如果我能经得起考验,10天内不犯错误,就让我当小队长。原来的那个小队长被撤了,现在由我来代理,主持工作。儿子多年的夙愿总算有了实现的可能。

第二天,儿子向我索要漂亮的本子记东西,我拿一本工作日记小本子给他,他不要,说别的小队长都拿漂亮的本子记。我问记他什么?他说老师要他记录这一组每个人的行为,并向她报告。

我很惊讶,芝麻绿豆大的官,原来充当的是这样的角色,他们并不在是为同学服务,做他们的公仆。我真担心儿童的心灵会遭扭曲,也为中国未来的干部担忧。

直到学期结束,老师也没提“转正”的事,不过成绩单上的评语说,希望以后字写得好一点,更严格要求自己,争取当上小队长。但新学期换了一个班主任,后来, 儿子的“代理”也被撤了。儿子对当官再也没了兴趣,直到小学毕业都是平头百姓。
杨谊2019-04-11 11:33:42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4,儿子当木匠

如今,会拿绣花针的女孩和会拿锤子的男孩恐不多见了。因为现在的生活不需要他们去做这些,即使他们有兴趣,家长也不会让他们去做的。怕他们辛苦,怕他们危险。再说家长从心底里是排斥这些体力劳动的,认为自己的孩子将来肯定不会去做这些,不是科学家,就是教授,不是明星就是老总。

但我相信,肯定会有很多孩子愿当木匠的。我儿子的那帮朋友就在儿子的带动下,纷纷在我家做起了木匠。我家门前的走廊,也就成了他们的木工车间。每到下午放学,这儿就会响起叮叮咚咚的一片声响,几个孩子都在做着自己心爱的宝贝。

起因是附近一家在装修,儿子和小伙伴们发现了倒在外面的许多奇形怪状的木料,儿子就拿回来玩。玩着玩着,儿子就不满意了,因为作为兵器,“天然”的形状很不顺手。儿子就想改造它们。

家里的工具都现成的,缺的是钉子。儿子去买了一包钉子回来,然后就忙碌了起来。他把两个月牙形的木料钉在一根木棍上,成了月牙铲;把一刀状的木头钉在木棍上,就是关公的大刀;把两根短木棒中间钉在一起,就是十字飞镖……

儿子的伙伴们看得眼馋,也都纷纷以自己的想象和能力,借我家的场地,做起了各种兵器。做完之后,他们会拿着自己的新式武器,比试一番,然后发现缺点,再去修改。当他们离去的时候,兵器也都丢在我家,不敢带回去。

所以,他们一放学,就不约而同地来了,首先去“工地”选材料,然后汗流浃背地一捆捆地抱回来,接着就开始锯啊,钉啊。孩子的想象力是丰富的,他们能根据找到的不同的形状的木材来设计自己的兵器。我看了都不禁叫好。

儿子还设计了一个东西,我说这就是弩。那是一块木板钉在木棍上,像铲子。然后又在木板上左右钉两个钉子,中间拴上橡皮筋。儿子拿了一根削好的箭,将“小铲子”托在左手,右手拿箭顶住橡皮筋往后拉,铲柄抵着右眼,这样可以瞄准,然后一放箭,箭可以射得很远。

儿子和小伙伴每天都要造4、5样兵器,收工时,都要把兵器藏在我家阳台上。当阳台上堆了快一半的时候,丈夫开始偷偷地每天扔掉一部分。我们发现后,给予了坚决地制止。我这时才想到,应该用照相机把它们拍下来。可惜当我拍的时候,已经被扔掉了一半了。

我家的兵工厂一直开了几个月,直到人家装修完毕,再也没有木料倒出来为止。随着儿子的注意力转移,阳台上的兵器也最终都被丈夫扔得干干净净。好在我有照片,记录了儿子的光辉历史。

我想现在学校也是不重视这些的,这难道不是孩子创造力的表现?不是孩子动手能力的综合体现?学校什么时候能开办了木匠兴趣小组了,那就是真正地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和不歧视劳动了,不会再让孩子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错误的世界观了,让孩子在将来即使考不上大学,也会用自己不同的劳动方式生存和创造财富,而拥有自己的价值了。
杨谊2019-04-12 11:58:11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4,儿子当木匠

如今,会拿绣花针的女孩和会拿锤子的男孩恐不多见了。因为现在的生活不需要他们去做这些,即使他们有兴趣,家长也不会让他们去做的。怕他们辛苦,怕他们危险。再说家长从心底里是排斥这些体力劳动的,认为自己的孩子将来肯定不会去做这些,不是科学家,就是教授,不是明星就是老总。

但我相信,肯定会有很多孩子愿当木匠的。我儿子的那帮朋友就在儿子的带动下,纷纷在我家做起了木匠。我家门前的走廊,也就成了他们的木工车间。每到下午放学,这儿就会响起叮叮咚咚的一片声响,几个孩子都在做着自己心爱的宝贝。

起因是附近一家在装修,儿子和小伙伴们发现了倒在外面的许多奇形怪状的木料,儿子就拿回来玩。玩着玩着,儿子就不满意了,因为作为兵器,“天然”的形状很不顺手。儿子就想改造它们。

家里的工具都现成的,缺的是钉子。儿子去买了一包钉子回来,然后就忙碌了起来。他把两个月牙形的木料钉在一根木棍上,成了月牙铲;把一刀状的木头钉在木棍上,就是关公的大刀;把两根短木棒中间钉在一起,就是十字飞镖……

儿子的伙伴们看得眼馋,也都纷纷以自己的想象和能力,借我家的场地,做起了各种兵器。做完之后,他们会拿着自己的新式武器,比试一番,然后发现缺点,再去修改。当他们离去的时候,兵器也都丢在我家,不敢带回去。

所以,他们一放学,就不约而同地来了,首先去“工地”选材料,然后汗流浃背地一捆捆地抱回来,接着就开始锯啊,钉啊。孩子的想象力是丰富的,他们能根据找到的不同的形状的木材来设计自己的兵器。我看了都不禁叫好。

儿子还设计了一个东西,我说这就是弩。那是一块木板钉在木棍上,像铲子。然后又在木板上左右钉两个钉子,中间拴上橡皮筋。儿子拿了一根削好的箭,将“小铲子”托在左手,右手拿箭顶住橡皮筋往后拉,铲柄抵着右眼,这样可以瞄准,然后一放箭,箭可以射得很远。

儿子和小伙伴每天都要造4、5样兵器,收工时,都要把兵器藏在我家阳台上。当阳台上堆了快一半的时候,丈夫开始偷偷地每天扔掉一部分。我们发现后,给予了坚决地制止。我这时才想到,应该用照相机把它们拍下来。可惜当我拍的时候,已经被扔掉了一半了。

我家的兵工厂一直开了几个月,直到人家装修完毕,再也没有木料倒出来为止。随着儿子的注意力转移,阳台上的兵器也最终都被丈夫扔得干干净净。好在我有照片,记录了儿子的光辉历史。

我想现在学校也是不重视这些的,这难道不是孩子创造力的表现?不是孩子动手能力的综合体现?学校什么时候能开办了木匠兴趣小组了,那就是真正地培养孩子的动手能力和不歧视劳动了,不会再让孩子有“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错误的世界观了,让孩子在将来即使考不上大学,也会用自己不同的劳动方式生存和创造财富,而拥有自己的价值了。
杨谊2019-04-13 20:19:29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5,儿子的红领巾

儿子还没上学时,同事就告诉我,将来得准备五十到六十条红领巾,不然不够丢的。我听了将信将疑。

儿子上一年级后,没多久,就喜滋滋地挂着红领巾回来了。我告诉他该如何如何爱护红领巾。儿子似听非听,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戴上红领巾的第二天,儿子就光这脖子回来了。原来他上课讲话,红领巾别没收了。老师要他写保证书。儿子只好在我的口授下,写了一份既作自我批评又对将来承诺的保证书。一星期后,老师将红领巾还给了儿子。

没几天,儿子到底还是把红领巾丢了。上体育课,儿子脱衣服时连同红领巾一起脱了,可穿衣服的时候并没有把红领巾一起戴上。

我向同事打听卖红领巾的商店。同事说:“怎么样?领教了吧。我家红领巾多得很,给你一条就是。”儿子的同学也送给了儿子一条。两条正好换洗。于是我就郑重其事地告诉儿子,街上买不到红领巾,所以这两条再也不能弄丢了。为了保证红领巾不丢,我也采取了防范措施。我在红领巾上绣上了儿子的姓名、班级(以希望别人捡到会还给他)又用别针将红领巾别在衣领上,让这两个容易分离的东西永不分离。除非儿子把衣服也丢了。

果然,红领巾没再丢过。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别针的功劳。日子一久,我也疏于防范,忘了弄别针,连红领巾上绣的字也被无意扯了,但红领巾依然没丢。到现在为止,已经一年多了。

同事感到奇怪,我把其中的原委告诉他:因为没有红领巾就不能入校,而儿子又知道“街上买不到红领巾”。太重要了,不能丢,所以就没有丢。人们往往珍惜那些难以得到的东西,现在的儿童恰恰是什么都太容易得到,所以对什么都无所谓。要想让孩子懂得什么叫珍惜,只有增加获得的难度。
杨谊2019-04-14 15:40:37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6,儿子的女友

儿子的女友众多,当问他最终要谁时,他答道:“都要。”儿子在外面与谁好不得而知,可在家里却与邻家女最好。

邻家女整个一球,圆脸圆身。可儿子对她却情有独钟,一刻不见都如隔三秋。早上眼睛一睁,儿子想到的就是她。衣服一穿好,就去看她。有时哪怕正在吃饭,或在看电视,只要一听到门外有动静,就立刻冲出去,怎么喊也不回来。家里有好吃的,儿子自己都来不及吃,就立刻送了过去。儿子常常和她手牵手回来。儿子见了她就眉开眼笑,说话也柔声柔气。儿子常拉着她的手,在她的头上拍拍,脸上摸摸。

邻家女对儿子也是言听计从,俯首帖耳。她也常来。有时早上就要来好几趟。下午只要一听到我家开门的声音,马上就过来,不论儿子在家与否。她妈常在门外怒喝,让她回家,她硬是不走,拗不过时,就哭着离去。

邻家女在我家从不客气,有吃的不要喊,都自己拿,而且悄无声息,直到吃完为止。她对吃喝也从不讲究,哪怕碗里只剩一口稀饭,盘子里有一点点汤,都要用勺子刮得干干净净。就是看到一杯白开水,也要喝个底朝天。

儿子和邻家女最爱在床上活动。在床上看书,聊天,吃东西。有时房里没了声音,丈夫忍不住探头看一下,然后就对我招手。我过去一看,原来他俩并排躺着,合盖一床被子,在闭目养神。当房里传来哗啦啦的声音时,丈夫就紧皱眉头。因为儿子习惯在痰盂里小便,邻家女亦是如此。

当丈夫端着小便去倒时,嘴里骂骂咧咧,“给儿子倒小便就算了,还要给她倒!”我就劝他,“你就好比多生了一个女儿。”丈夫立刻回瞪我一眼,“都是你惯的!”

当儿子和邻家女双双出门后,丈夫就阴沉着脸进屋,抖掉床上的食物碎屑,整理狼籍一片的床,然后又会和我交上火。我也不甘示弱,说:“他又没杀人放火,只是在自己家里轻松一下,难道不行吗?说实在话,你不如儿子,儿子对女友多好。她在家里哭了,儿子还特地跑回来讨手绢去给她擦泪。哪像你!”

邻家女和儿子一下好了,一下又恼了。她常常气鼓鼓地开门就走,儿子也不去追她,不到5分钟,她就又喜笑颜开地回来了。我常在背地里叫儿子要善待来客,不要惹她生气。儿子答应得好好的,可到时候就忘了。儿子虽然大错误不犯小错误不断,但对她的热情却一直不减。

我不知道他们能否一直这样相处下去,直到天长地久。毕竟儿子才4岁,邻家女才两岁。
杨谊2019-04-16 11:36:58 发布在 红袖天涯
17,儿子想当班长

儿子有管人的癖好。三岁多时,就能把邻居的孩子管得有条有理。一会儿把他们拉出去操练,一会儿领着他们打仗,一会儿派他们干活。邻居都说儿子是个当班长的料。

儿子上学了。我们时刻都等待着他的就职新闻。一个月过去了,儿子没动静。问他,答曰,班上还没选班长。又过了许久,又问,儿子才懒洋洋地答道:“有班长了,是老师叫当的。”“那你当组长了?”“也没有。”儿子没好气地说。看来儿子只能被人管了。

一天,儿子兴高采烈地告诉我,“班长被撤了。”瞧兴奋的样子,我不禁脱口而出:“叫你当班长了?”“没有。”儿子声音底了八度。此后儿子专挑新班长的毛病,不断报告他的无能和差错。“老师说,他再这样就把他撤了。”儿子幸灾乐祸溢于言表。

班长走吗灯似地换了好几个,就是没轮到儿子。一天,儿子又谈班长的问题。我问:“如果这个班长撤了,会让你当吗?”儿子摇摇头,“为什么呢?”儿子拖长了声调“那要学习很好啊,又要很乖。”我明白了,说:“除了这两条外,你其实很适合当班长的,因为你很能干。但是新班长这两点都比你强,他就有资格当班长。你实在想当的话,就要搞好学习,管住自己。一个学习好,守纪律,又能干的学生不当班长,谁当呢?”儿子没吱声,若有所思地望着地。

儿子从此不提当班长的事,但我看得出,他在暗暗使劲,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想当班长总比不想当好,把嫉妒转为动力则更好。
杨谊2019-04-17 11:38:39 发布在 红袖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