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岁月如歌(ABO向 A×O,甜,生子)by文九岁

楼主:夏未繁 字数:5700字 评论数:5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披着ABO皮的生子文,用一句话概括大概是:婚后一年多怀孕的O终于知道自家A老公暗恋自己多年一路撒糖的日常。
没有大设定没有大风大浪
不需要理由地甜٩( 'ω' )و

夏未繁2017-11-09 10:43:00 发布在 十世
预备备

夏未繁2017-11-09 10:44:00 发布在 十世
3

夏未繁2017-11-09 10:44:00 发布在 十世
2

夏未繁2017-11-09 10:44:00 发布在 十世
1

夏未繁2017-11-09 10:44:00 发布在 十世
宁钺已经三个星期没有回家了,相似措辞的短信林知予已经收到了十八条,并在晚上九点收到了第十九条,只是这一条说的是晚回家。林知予叹口气,把桌上的晚餐用保鲜膜裹好放进冰箱,然后自己去洗漱。
一个多月前,宁钺和林知予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忆往昔峥嵘岁月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两人微醺,直接在聚会的酒店住了下来。当天晚上宁钺压着林知予翻来覆去地做,甚至顶开了他的生殖腔。第二天林知予还是被抱上车的。因为不在发情期,两人都没有在意,事后林知予也没想起来采取紧急措施,一个孩子就这样悄然诞生。
宁钺那天晚上不对,林知予知道的。
在聚会上,宁钺重逢了他高中时代的初恋顾其宣,紧接着是接近一个月的不归家,甚至有好事的Omega给林知予发了宁钺和顾其宣一起的照片。
林知予同宁钺一个高中,不在一个班,但因为两个班的班主任互相教对方的班级的关系,两个班的同学相对熟悉。
林知予是宁钺班主任的宝贝课代表,宁钺是林知予班主任的暖心军大衣,但他们交集最多的时候也就是两个班主任日常互相吹捧对方班级的时候。
宁钺和顾其宣不一样,他们是彼此的初恋。高中时代林知予就经常看到他们腻在一起,氛围和谐美好。后来宁钺军校毕业后跟着宁家小叔从商,顾其宣一路读到博士留校任教,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分的手。
林知予出国留学,在国外自由过活了思念后回国,老老实实参加林家安排的相亲聚会,遇到同样被抓壮丁来的宁钺。两人认出对方后一合计结伴逃离,没想到第二天就传出他们俩故人重逢再续前缘干柴烈火的谣言。
一众人默认他们是一对,宁钺也似真似假地追求过林知予一段时间,林家顺水推舟加上宁钺求婚,林知予也就答应了。结婚一年多以来,宁钺对他非常好,好到林知予都觉得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他们除了两个人工作都很忙之外,其他当面都非常合得来,而且对方看起来也不像对自己没有好感。但对象是初恋这样的人,林知予就没有了底气。加上林家败落,即便这对他们的婚姻没有直接联系,但林知予身后就完全没有了支撑。
林知予抚上自己的小腹,八个周的胚胎,小小的一点像是脱了红衣的花生粒,和他分享同样的呼吸,同样的空气。这样的风口浪尖,林知予也说不清这个孩子来得是不是时候。
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将来会跑会跳会开心叫他爸爸的小花生。宁钺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并为此做出决定,即便这个决定林知予可能并不会履行。
林知予心底有一个模糊的想法,他应该是期待这个孩子的,他和宁钺的孩子。
这样,可能有点不妙。
独守空房的Omega开始胡思乱想,思绪一乱迷迷糊糊的他就睡着了,梦里宁钺和别人生了小孩,他带着小花生跑路,一个人抚养小花生长大,等到小花生终于长大了,白白嫩嫩的小花生摇着他的手臂哭着问他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两个家长而他只有一个爸爸。林知予很难过,抱着小花生默不作声地垂泪。
然后林知予醒了。感觉到有人在帮他擦眼泪,自己正抱着那人的一只手臂。林知予睁开眼,视线还是模糊的,但他知道,身边的这个人就是三个星期都没着家的宁钺,他的Alpha,肚子里胚胎的另一个爸爸。
“梦到什么了,哭得这么伤心。”感觉到浓重的Alpha的气味包裹住他,心理上的依赖让林知予不由自主地靠近宁钺,宁钺顺势把人搂近怀里,并不发问林知予今天突如其来的依赖。
“梦到你不见了。”林知予闷声说。
宁钺低头亲吻林知予的后颈,释放出更多的信息素安抚自家Omega的情绪“抱歉,我回来晚了。”宁钺再嗅了嗅,发觉自家Omega的气味好像更甜了一点。
“喝点水再睡?”宁钺问。
林知予点点头,宁钺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把床头柜上的水杯拿过来,林知予接过,小口小口地喝。
看林知予喝得差不多了,宁钺再把杯子接过来放回去“睡吧,我陪着你。”

夏未繁2017-11-09 10:45:00 发布在 十世
也许是Alpha信息素的安抚起了作用,林知予睡得很安稳,一觉醒来天已大亮,身边的床空空荡荡,凉的,应该是早就走了吧。林知予裹了件外套起床洗漱,温水划过面颊,林知予清醒了些,微微唾弃了一会儿昨夜沉迷在宁钺温柔里的自己,下楼吃早饭。无论如何,他肚子里还揣着一个。
“醒了?”出门宁钺迎面而来,林知予低着头走的,两人差点撞上,好在宁钺先扶住了林知予。
“我还说叫你起床吃早饭呢。”宁钺自然地给林知予一个早安吻。目光扫过林知予的脚上在洗手间穿的凉拖鞋,宁钺把林知予牵回床边上,把脱在洗手间门口的毛拖鞋拿回来,蹲着给林知予换鞋,套毛拖鞋前宁钺还给林知予捂了一会儿脚。
做完这一切,宁钺伸手去牵人,林知予皱着眉头“宁钺你没有洗手!”
宁钺一副不可置信被伤到心的表情“宝贝你嫌弃我!”
林知予被这个称呼震惊了好一会儿,在他的记忆里,宁钺只有在两人做爱的时候才会宝贝宝贝的叫,有时候还逗他叫老公,极其恶劣。林知予瞪大眼睛望着疑似撒娇的宁钺,心想这只Alpha怕不是失心疯了。宁钺趁着林知予走神,凑过去亲他的嘴唇,顺势把人压倒了床上。宁钺轻轻地咬林知予的唇,很小心地把双手撑在林知予头的两侧,同时释放出信息素。
因为凑得近,林知予信息素的味道充斥在宁钺鼻尖,勾得宁钺更加动情地亲吻身下的人。林知予的味道非常好闻,平日里是那种淡淡的果香,情动的时候会变得浓郁甜美,发情期简直是天堂,浑身发热泛红的林知予泪眼朦胧地抱着他叫老公。天,宁钺简直想要腻死在林知予的信息素里。
一声拉长还打了旋儿的“咕噜噜——~”不合时宜地在啧啧的亲吻声中响起,林知予别开迅速烧红的脸捂住肚子。
宁钺笑了笑,还是忍不住再亲了一口“去吃饭吧小馋猫。”
林知予还是把脸埋在手里,像是没有从刚才的谜之尬场景里走出来,其实是内心再次唾弃自己怎么又被宁钺牵着鼻子走了。宁钺对此浑然不觉,趁机去洗手擦干,回来见自家软萌可爱的Omega还在装鸵鸟,直接上手把人抱起来往餐厅走。
Alpha大多数高大强壮,宁钺作为军校生中的佼佼者则更为尤甚,近两米的身高,抱起接近一米八的林知予也极其轻巧。Alpha的胸膛硬实温暖,林知予揪着宁钺的衣服纠结了一小会儿然后靠了上去,抚着小腹和小花生做精神交流,告诉小花生这是爸爸。
宁钺把人放到椅子上,去玄关另拆一双厚拖鞋给林知予套上,洗了手特意给林知予展示了一番再去端的粥。
林知予低头喝粥偷笑。
肉粥熬得软烂,入口即化几乎不需要咀嚼,林知予敏感地察觉到它与平时的不同,大概有了猜想“你做的?”
宁钺正往吐司里塞煎蛋,林知予一问他的手一顿,煎蛋“啪”一声滑到白色盘子里,林知予看着亮晶晶黄白相间的煎蛋以及盘子边的油渍,从胃部泛起一阵恶心。林知予捂住嘴往洗手间冲,撑在洗手池把刚吃的几口的粥吐得一点不剩,眼角还有点生理性泪水。
后赶进来的宁钺端着一杯温水,另一只手轻抚林知予的背,眉头皱起。林知予就着宁钺的手漱了口,吸吸鼻子冲宁钺摆手“没事。”
宁钺抚着林知予重新坐下,林知予这才发觉看起来油腻的东西都被撤下去了,宁钺重新给他盛了一碗热粥,坐到林知予旁边,一脸担心地望着他。
林知予扒着碗吃下小半碗,放下勺子想了想“你……今天有空么?”
“这周末我很闲,确切来说我把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空出来了。”宁钺一手握住林知予的手,一手抚上他的小腹“抱歉之前都没能回家,我只想到要腾出以后的时间,忽略了早期也会有反应。”
林知予低头轻声嗯一声算是回应,紧接着他回过神来“你……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怀孕的?”
宁钺还沉浸在自责中,拨弄林知予纤细修长的手指“三周多以前才发现的,还是因为信息素。”

夏未繁2017-11-09 10:45:00 发布在 十世
绝望_(:з」∠)_审核是什么鬼

夏未繁2017-11-09 10:51:00 发布在 十世


夏未繁2017-11-09 10:54:00 发布在 十世


夏未繁2017-11-09 10:55:00 发布在 十世


夏未繁2017-11-09 10:56:00 发布在 十世
“老师,今天份的。”小徒弟梁学枫端着食盒走进林知予的办公室,冲放下笔的林知予挤眉弄眼“宁老师可真贴心呀。”
林知予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古灵精怪的徒弟“就你话多,采访稿写完了么?”
林知予在国内一家老字号的纸媒文艺板块字花做编审工作,有个副主编的名头,在这个新媒体井喷式发展的时代,他们显得墨守陈规又特立独行。顺应投资商的意愿成立了新媒体部门,但依旧以纸媒为主。
但字花在文艺界本身就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年年日常拿奖,许多作家编剧都是从字花出来的,投资商并不担心字花的后续发展,林知予当然也更心大。梁学枫是年轻一辈里能力出众的,交际手段也很好,是林知予钦点的助理。算起来还是他的师弟,老师的关门弟子。
“午饭时间哎老师!”梁学枫苦哈哈挣扎,他就是傻,不仅要吃狗粮,每天还要从宁钺助理手里拿老师的爱心午餐,天知道从食盒里露出来的丝丝香气多么地诱人。
“好了,这个给你。”林知予把甜点给梁学枫“吃了饭赶紧工作去。”
梁学枫笑嘻嘻地接过,临走不忘嘱咐两句“老师,你也别太拼了,注意身体,你最近都瘦了,怪不得宁老师给送午餐。”
林知予笑着应了一声,看梁学枫出去了,再心有戚戚地把食盒从袋子里拿出来。
这是他准点收到“爱心午餐”的第二个星期。宁钺是真空闲下来了,从前忙起来一个星期两人也就能见两三次,现在林知予每天早上起床就有宁钺亲手做的早餐,饭后两人一起出门上班。午餐是被宁钺死皮赖脸从宁爸宁妈家请过来的徐阿姨做的,放在保温饭盒里准点送到林知予手里。
午餐附带的甜点是宁钺的主意,林知予也明白宁钺的意思,他的孕吐反应有些厉害,见不得腥味,每天的吃饭对他来说算是变相煎熬。
“吃过饭才可以吃甜点哦。”就像是哄小孩一样。然而事实是林知予现在更吃不下甜点。

夏未繁2017-11-09 11:01:00 发布在 十世
林知予和宁钺是高中校友。宁钺的班主任是林知予的数学老师,林知予的班主任是宁钺的物理老师。通常学校里把这样的班级称为CP,加上两位班主任也是大学校友,一A一B,经常被两个班的同学起哄。
两个班本就挨得近加上各种联动,促成了好几对。AB多O稀少的正常大数据之下,林知予这样长得好看成绩不错的Omea特别招人喜欢,宁钺和林知予这样交集甚少的也被传过绯闻,其中最火的就是粤语和凝固两个CP,两家CP粉掐架多年最后三人行He大和谐。林知予不知道,但宁钺有所耳闻,因为他不止有暗恋林知予的队友,还有一个对三人行He喜闻乐见的伪初恋。
宁钺和顾其宣在一起的导火索就是这几朋友起哄。那时的顾其宣还是个对待别人的追求有些羞涩的单纯Beta,热爱篮球游戏电影音乐,和众多Alpha爱好相似。顾其宣喜欢小众电影音乐,想追他的Alpha也就投其所好,但始终不得要领。宁钺本来是不喜欢这些东西的,但有个社会学教授的妈,宁妈见识广学识渊博,多年耳濡目染,顾其宣说的他也能接上话。
一波又一波Alpha团灭后,顾其宣感叹“知我者唯有宁钺啊。”
有人在旁边随口一句“不如你俩在一起试试?”
然后他们就试试了。不得不承认在一起后他们相处得更好了,志趣相投兴趣爱好相似,游戏可开黑学习可搭档新电影可互约音乐可分享同笑点同泪点,但他们对彼此的身体没有任何兴趣。少年人热血沸腾的第一次以两人对彼此赤身裸体非常嫌弃然后通宵双排告终,第二天两人的段位从铂金直逼大师。之后他们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继续当朋友一起玩耍,并且因为两个人审美太过相似,顾其宣对林知予很有好感。
宁钺一直珍藏着他同林知予为数不多交集的记忆,高中每周四班主任会,当天的作业就交给两个班四个课代表晚自习批,许多个周四的第一节晚自习,他们就这样互相陪伴着,批作业。
有一次另外两个课代表被拉壮丁只剩下他俩。宁钺才从球场跑回来,一身汗,对着空调吹得不亦乐乎。林知予见了,放下笔起身给宁钺拧了块热毛巾。
糙惯了的Alpha看着白色毛巾和跟白色毛巾差不多白的Omega的小手,一时愣神。林知予直接抓住宁钺的手,把毛巾放到他手上,然后继续批作业。
林知予戴着屏蔽器,但宁钺总觉得他闻到了空气里甜甜的味道,神游四方的Alpha许久之后都还记得那双手的触感。
等到两人毕业后再次相遇,宁钺后知后觉,那时念念不忘的大概就是这样情窦初开的感觉。只是当时他还没来得及问林知予的联系方式,林知予就被匆匆叫走了。但谁能想到呢,惦念了许久的Omega竟然成了自己的相亲对象,他们结了婚,还有了第一个孩子。
宁钺把林知予外套的拉链拉得更高了一点,顺着Omega的视线望过去,那是小区里的游乐园,算是整个住宅区最热闹的地方。粉嫩的小姑娘站在滑梯上对着下边的家长喊“爸爸接住我!”
宁钺笑了笑“小花生肯定更漂亮更可爱。”
林知予摇摇头“我觉得是个男孩子,男孩子还是沉稳帅气一点比较好。”林知予指指站在大人旁边有些紧张兮兮看着滑梯上小姑娘的小男生“那个小男生那样的。”
宁钺假装没看到,凑得极近“哪儿呢?”
“那里,那个家长、”
宁钺偷亲成功,一脸满足“哦~这下看见了。”
林知予瞪,趁着宁钺得意洋洋,四处看了一圈,迅速地亲一口宁钺的脸,溜了。
宁钺眼疾手快牵住林知予“宝贝!”
宁钺大步跟上去“宝贝,下次产检之后跟我回我爸妈家好不好?他们从过年一直念叨你到现在,泡芙和核桃也很想见你。”
林知予和林家父母的关系比较疏远,连带着不怎么愿意和长辈相处,宁钺知道以后也不勉强他,除了必要的节日出席,其他日子都是随林知予意。
林知予闷声笑“泡芙和核桃怕是只想我给的零食吧。”
“我发誓绝对没有!我之前回过家,它们一见我就往我身后看,没见到人可难过了,泡芙喵喵喵得我都快心碎了。”宁钺举双手表示清白。
看林知予的反应,宁钺知道林知予是默认了,兴冲冲给宁妈打电话“妈,下个月我带知予回家,给你们一个惊喜!”
母子俩又讲了一会儿才挂电话,宁钺越看林知予越可爱,搂着林知予又亲了一下,林知予也大大方方让他亲。
“叔叔羞羞!”两人回头,刚才那个滑梯小姑娘不知何时跑到他们身后,从指缝间偷看。
林知予蹲下身,认真地和小姑娘辩驳“他是我的Alpha,才不羞羞!”

夏未繁2017-11-09 11:03:00 发布在 十世
遁了遁了_(:з」∠)_

夏未繁2017-11-09 11:04:00 发布在 十世
摸鱼上来发现迷之被吞了好长一段
夏未繁2017-11-10 12:13:00 发布在 十世


夏未繁2017-11-10 12:16:00 发布在 十世





夏未繁2017-11-10 12:19:00 发布在 十世
然后才是接24楼
之后会记得标号
果然人不能太懒了
夏未繁2017-11-10 12:22:00 发布在 十世
来自游击队的地雷





夏未繁2017-11-11 00:51:00 发布在 十世
主CP卡肉了_(:з」∠)_
于是转而写副CP的番外,兴冲冲写到三点半,才想起来副cp在主线里还没露正脸

夏未繁2017-11-12 08:48:00 发布在 十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