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凰宫》(男男生子,h,古风)

楼主:陈23陈陈小雨 字数:1968字 评论数:7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5:00 发布在 十世
俪宫内,乐女轻柔的奏着曲子,软塌上,竹涩一袭墨绿色绢衣。趁的他肤白如雪,面色如玉,瀑布似的黑发只用一根单色绸子送送的系在耳后。微微摆手,乐声戛然而止,贴身女侍快步向前扶了竹涩的玉掌,问:“小君,可是身体酸伐”。竹涩缓缓侧过身,衣服虽是宽松,却也能清楚的看见男人腹间高高的隆起,竹涩纤指抚过肚腹,女侍华雪立马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腰部,好让已有五个月身孕的竹涩舒服些。
凰朝,以男为尊,女为婢。男子可产后代,女子无生育权利。凡聪慧女子可入后宫为女官,医侍,近侍,可光耀门楣,此为凰朝女子唯一出人头地之路。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5:00 发布在 十世
“皇上赐下的育胎师,今早已经到了,小君还在休息,奴将他安排在了侧宫。”华雪语气轻柔,手下却未停止按摩的动作。“嗯,用过膳后遣他伺候”竹涩只是略略抬了抬头。育胎师在凰朝。不仅是为怀孕的男君保育胎儿。更多的是伺候孕夫,毕竟怀胎十月,总是会有些空虚难耐。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6:00 发布在 十世
晚膳照旧有七七四十九道菜,菜虽精美。却多为汤羹炖煮,一是便于怀孕的竹涩吸收,第二,也防备着他孕期大解困难。可从前朝就传下来的规矩难道从未想过,孕夫胎儿压着膀胱。汤汤水水更增加了小解的麻烦。膳毕一个时辰,宫女们侍候着竹涩褪去外衫,只留小衣,原本清瘦的竹涩,虽在孕中期稍稍发福丰满了些,可携着五个月的肚子,仍是看大。华雪将竹涩的小衣解开,在他腰后放上两个软和的垫枕,用桃花露细细的擦拭着竹涩浑圆饱满的大腹。自孕三月开始,每天,竹涩都用花露擦拭腹部,御医说此花露可以帮助皮肤扩展,让涨大的肚腹不至出现丑陋的肤纹,现在看来。倒是有用,肚子虽然大了很多但却雪白剔透,竟似比脸上的肌肤还要光滑。竹涩出神间,雪华已褪下他的小裤,用着松间水细细的擦拭他下吕体的柔嫩肌肤。
“臣下柳木明参见竹君。”清体之事原不避讳内侍,竹涩只轻轻点了点头,“即是皇上赐下的,就上前来伺候着。”柳木明再拜起身,却不急着服侍,只耳语内侍取了放了薄荷烧开的热温水仔细净手后又不急不慢的泡了好一会儿。才跪在竹涩塌前,接过雪华的巾子。柳左手轻轻囊住竹涩根下两颗柔软,右手抖落两下巾子,一下子包住了竹涩的敏感,柳木下的手原在热水中泡了这么久,这带了松下水的巾子抖落后又是带着点凉,这一冷一热,竹涩如何吃的消,竟抵不住的顶起腰半弓呻吟“啊~”,与此同时敏感迅速膨胀发烫。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7:00 发布在 十世
柳木明手未动作,只问:“小君可还吃的消?”竹涩脸上已露红晕,未想到身子越重却越敏感了,微微点头。柳木明心中就已知了。左手依旧在双蛋处轻轻揉囊,右手却不去触碰竹涩的敏感根,反在下腹处缓缓顺着,此时已过膳两个时辰,竹涩渐有尿意,可耐不住这久违的舒爽。已憋了一会,这时开口“先生,我欲小解。此时柳侍医却未停手,只放动作,瞧了瞧竹涩脸上的意犹未尽,禀:“臣下还有些手法,可让小君再舒服些。不知小君可想一试”。竹涩略微思量,皇上赐下的必是有分寸的。该不会伤着自己和龙胎,于是又摆着舒服的姿势躺好。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7:00 发布在 十世
柳木明见状,左手加大在双蛋在揉囊。右手缓缓在肚脐处探波,手指柔柔竖立。由肚脐划过大腹至小腹至根而止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7:00 发布在 十世
引得竹涩一阵战栗。几欲喷涌而出,柳木明却更快的用温热的手指抵着他湿热的花 1口,竹涩哪里抵得住这般,当即呻吟出声“啊~啊~啊先~啊~先生嗯~让我1~啊~让我出来~”柳木明听话并未停止手上动作“出不来有出不来的舒爽”微微一笑,右手手掌揉按在竹涩小腹处,又是一阵战栗,竹涩兴奋的顶腰弓身半起“哈啊~啊~啊啊~”。柳两三下后手指转做弹琴狀,轻轻点弹画圈~小腹~双丸~大腹~肚脐。同时左手紧裹膨胀的敏感,上下游移。失去最后一道屏障,一股热流从下而上,袭过竹涩的身体仿佛陷入云端“啊~哈啊~啊~啊~嗯~”一股浊白喷涌而出,竹涩则舒爽的仍难自已“嗯~嗯~啊~”,面色潮红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7:58: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01:00 发布在 十世
楼楼看了一下,前后有bug,竹涩有胎足七月哈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01: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02: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23:00 发布在 十世
郸城殿中,帷帐内,翘君李桐半倚在美人榻上,淡紫色的丝袍勾勒出浑源饱满的腹部,腰身却丝毫不见臃肿,小婢轻轻揉着他的大臂,翘君温柔的抚摸着丝袍下的腹部,妖冶迷人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31:00 发布在 十世
帷帐外,李相正座在太师椅上,眉头轻皱,喝着新进贡的白茶:“翘君,您已有孕六月有余,正是孕中孕的最佳时间,俪宫中那位,还有四月即要临盆,您该有所行动。”李桐侧了侧身,揉了下腰,许是有些酸伐,“义父急切之心,桐儿心中有数,可孕中孕实非小事,若瞒着陛下贸然行事,即便我怀上皇太子,却丢了圣上的信任与喜爱,岂不得不偿失,桐儿绝不会让义父的大业毁在桐儿手中。望义父切勿心急,给桐儿时间等待最佳时机。”。“桐儿能有所觉悟,为父也能安心。”李相放下茶杯,从随从手中接过药包,双手递向帷帐,“这是有主动情和受孕的欢福散,你按时服用,也想法子让圣上服下。”翘君摆了摆手,小婢颔首接下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48:00 发布在 十世
李相走后,翘君面色并不好看,欢福散他已服了足足半月,却始终找不到正当理由和圣开口,如今身子越来越重,再不行事可能就真的没有办法,他捏了捏拳头,打算冒一次险,胜败就此一举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8:53: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9:09: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9:18: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29 19:34:00 发布在 十世


陈23陈陈小雨2017-08-30 21:31:00 发布在 十世